文言文吧 关注:46,680贴子:286,036

文言文吧与新文言论坛合作官方年度活动:文言创作嘉年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文言文除旧迎新年度创作嘉年华活动!
为了除旧迎新,欢度祥和春节,鼓励文言创作,新文言论坛(http://www.newwenyan.com)与百度贴吧文言文吧联袂举办“创作嘉年华活动”。本次活动不设具体题目,增设多个奖项,以达到最底的门槛、最大的狂欢的目的。

活动规则
一、活动主持
新文言论坛:石修、匪圣
文言文吧:子玄居士
二、要求:
1、 以文言成篇,文字不得少于300字
2、 文中严禁掺杂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文字
3、 来稿需原创、未发表的新作
4、 每人限投一稿
三、投稿起止日期
2016年12月22日00:00-2017年1月15日00:00
四、投稿办法
1、在新文言论坛文斗版发贴投稿(贴主题需注明“新文言嘉年华”,网址链接:http://www.newwenya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02&page=1&extra=#pid3808
2、将作品发至邮箱597429895@qq.com (来稿邮件主题需注明“新文言嘉年华”)
3、此主题贴后跟帖回帖(并注明”新文言嘉年华“)
五、获奖办法及奖项设置
1、所有合格来稿根据投稿时间顺序公示于新文言网“嘉年华活动”主题贴下及文言文吧“嘉年华活动”主题贴下。
2、截稿后,所有合格来稿根据投稿时间顺序在新文言网、文言文吧、微信公众号开设投票。开设投票日期为:2017年1月16日至20日
3、奖项:
1)最佳人气奖一名(根据新文言网、新文言微信、文言文吧投票总数,得票数最多者获奖);新文言推荐奖一名(由新文言管委会从推荐一篇较佳来稿,其作者为获奖者)
奖品(三选一):日式茶具
微景盘植

故宫日历

2)争先奖一名(根据新文言网、新文言微信、文言文吧投票总数,得票第二多者获奖)
奖品(三选一):檀木笔架
微景盘植

禅意盘玩

3)恐后奖一名(根据新文言网、新文言微信、文言文吧投票总数,得票第三多者获奖)
奖品(三选一):文房伴友
枯山水盘

奇山镇纸
4)快马奖一名(最先投稿者获奖)
5)丽人奖三名(最先投稿的前三名女士获奖,需私信提供不涉及隐私的证明)
6)四通八达奖共四名(根据来稿时间次序,逢尾数第四、第八名投稿者获奖,先到先得;)
7)安慰奖一名(根据新文言网、新文言微信、文言文吧投票总数,得票倒数第二低者获奖)
8)热情奖二名(根据微信朋友圈转发“新文言嘉年华活动”贴集赞最多者获奖。须在2月10日前发截图至投稿邮箱)
以上(4)-(8)奖品(多选1):
16GU盘;便携洗漱包 ; 茶具;洗漱用具; 蔬果收纳架; 妆台收纳屉;小台灯
注:图片顺次为奖品实物展示
六、补充说明
1、每篇投稿只限获得一个奖项,不设重复获奖,获奖者以最高奖项为准(新文言推荐奖不受此限)。
2、为让更多人获奖,四通八达奖如出现重复获奖,则根据投稿时间次序顺延一个号,如:第四号如获最佳人气奖,则不获四通八达奖,而由第五号获得四通八达奖。
3、其他未尽事宜以新文言、文言文吧官方解释最终解释为准。
4、官方合作,诚信活动,如有中奖请放心提供必要的个人信息,以便奖品顺利到达
七、特别鸣谢
新文言论坛
文言文吧
石修、文普


!补充说明!
!奖品加码!
最佳人气奖与新文言推荐奖的两名得主可以获得广东著名书法家蘧庐主人的手写毛笔小楷《心经》一副。
蘧庐主人作品欣赏:


回复
举报|3楼2016-12-21 16:41
    好多好东西!


    回复
    举报|4楼2016-12-21 17:33
      其实不限水平都可以参加,都有机会得奖,只有一个奖靠文学水平评比哦


      赞👍


      投稿 新文言嘉年华
      《祭母文》
      杨天骄 女 21岁
      今日午后,江色青苍,楚天茫茫。俄而地动天摇,驰风骋雨。风如拔山之弩,雨似决河相倾。吾不禁悲从中发,先慈去时,天气无异于此。
      余家中姊妹二人,妹尚小,高堂已老。家慈在时,常教余以做人之道:和以处事,善以报人。遥想慈母当年,生于贫寒,锄禾薅秧。下抚姊弟,上尊高堂。举止静贤,敏行礼让。宽容隐忍,耿直坚强。有口皆碑,美誉传扬。奈何天道莫测,人生无常。积劳成疾,丝尽蚕亡。秋灯琐忆,杜宇啼伤。浊酒一杯,思亲泪两行。
      歌云:“无母之子似孤草。”诚然。人之有母,如木之有根,水之有源也。今无根无源,孤灯一盏,寸心已碎,爱何存焉?庄公思母,尚可阙地及泉,余若悲亲,与谁隧而相见!夫天地之间,草木禽兽,何其幸哉?今年春时兰蕙谢,来春复葳蕤。可怜吾亲一凋零,千呼万唤永不回。羊可跪乳还母恩,鸦能反哺报母义。独吾抚松而临风,松欲静立风更疾。
      愿为忡惕一梦,梦残归来,慈亲仍于枕边,穿针引线,挑灯补衣。莞然一笑,温良淑懿。无奈造物偏心,罔顾人世;苍天无情,使生别离。惟一步一泣涟,一念一神伤,泪眼枯白发,万箭痛穿心。
      至午夜时分,睡意消残。推窗而望,星月不见。凉风送爽,夜色拂面。伫立良久,忽觉细雨轻洒,如万千游丝,辗转飘飞,恍若尘灵,轻抚吾面。吾顿然而叹曰:“此皆吾萱堂矣。”身化为风,体化作雨,风雨相随,何曾离之弃之?盖余视其不见耳。
      汝一去三年,妹已入庠序,耳聪目慧,所见诗文,过目成诵。父虽消瘦几许,白发乍现,却也安健。余负笈求学,万事甚好,惟思母之心昭昭。愿此情遥寄九天:云路渺渺,瑶池泛泛,白鹿衔枝,灵鹤相伴。尚飨,勿念。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6-12-22 00:28
        是谁创作的

        ________从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楼上胖次!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12-22 12:02
          是谁创作的

          ________从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楼上胖次!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12-23 05:13
            回复 @辰迷丨情灬逆天 : 没看懂你说的是啥


            回复
            举报|10楼2016-12-23 11:11
              路过帮顶


              2018-06-25 12:12 广告
              新文言论坛除旧迎新年度创作嘉年华活动,自二十二号征稿开始,截至目前,已经收到十二篇作品,现帖如下,以飨文吧诸吧友,同时也欢迎各位吧友积极参加鄙论人的新春嘉年华活动!!!
              1:【先主伐吴论】
              作者/tian
              夷陵之战,世所共知。先主以命世英才,举全国之兵而攻吴。不期天命无常,一朝火烧连营,而数万大军灰飞烟灭。先主一世之雄,遂败于黄口孺子之手。军以覆灭,身以孤危。至于托孤白帝,含恨而亡。后世之人每读至此,未尝不废卷凝噎,叹先主不纳忠言,致有此败。其意先主当忍气吞声,行成于吴。捐二弟之仇,以固吴蜀之势。
              吾意独不然也。羽、飞为先主何人也?非特君臣,更乃手足兄弟也。二人随先主周旋,不避艰险。羽有千里单骑,飞能古城相须。羽为觅兄长,过关斩将;飞誓保大哥,吼断长板。自涿郡起兵,及蜀汉开基,尔来三十有七年矣。青春委质,皓首相随。未尝一朝背义,曾无半点弃心。历览千古典籍,似此君臣者能有几人?
              夫人情莫不贪生恶死,亮、云所言,不无道理。先主当以社稷为重,释二弟之仇,成吴蜀之好,共拒曹公。如此,乃可长享祚位,坐拥江山。然备心独明,微二子之力,己身尚犹不保,遑论蜀汉之基?今一旦取天下,则弃兄弟之情,贪万民之拜,刘备岂其人耶?况三人桃园盟誓,不求同生,惟愿共死,今两弟皆丧,先主安忍独生?是以不顾社与稷,不念子与妻,而誓将兴兵伐吴。云、亮所言,名为社稷,实则以利为上,先主虽愚,尚明情义为重。
              先主入吴,固已败矣。然为君子之信而败,因兄弟之情而败。身虽败,情义可昭于天地;己虽危,信义可贯于长虹。吾谓先主,千古真君子,堂堂伟丈夫也!
              然不期近世以来,宇内动荡。诗书典则,焚毁殆尽。礼义教化,不行于世。众惟知一利字耳。又兼网络繁兴,传媒日盛。非奇言无以动众听,非怪论无以合众意,必乖于古论然后可,必标新立异然后行。是故言及先主,则斥之为伪君子,呼之以大耳贼。至于兴兵伐吴,益讥其不识兵法,不用良言。
              呜呼!予每闻此言,未尝不痛心疾首也。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先主取义成仁,情重天地,反遭世讥。先主之过欤?众庶不明之过欤?予不忍先主九泉之下,叹人心不古,故不量轻弱,作成此文。愿捐天下之弊,而归众论于正。唯君子察焉。


              回复
              举报|27楼2016-12-26 14:17
                2:【祭母文】
                作者/[女]杨天骄
                今日午后,江色青苍,楚天茫茫。俄而地动天摇,驰风骋雨。风如拔山之弩,雨似决河相倾。吾不禁悲从中发,先慈去时,天气无异于此。
                余家中姊妹二人,妹尚小,高堂已老。家慈在时,常教余以做人之道:和以处事,善以报人。遥想慈母当年,生于贫寒,锄禾薅秧。下抚姊弟,上尊高堂。举止静贤,敏行礼让。宽容隐忍,耿直坚强。有口皆碑,美誉传扬。奈何天道莫测,人生无常。积劳成疾,丝尽蚕亡。秋灯琐忆,杜宇啼伤。浊酒一杯,思亲泪两行。
                歌云:“无母之子似孤草。”诚然。人之有母,如木之有根,水之有源也。今无根无源,孤灯一盏,寸心已碎,爱何存焉?庄公思母,尚可阙地及泉,余若悲亲,与谁隧而相见!夫天地之间,草木禽兽,何其幸哉?今年春时兰蕙谢,来春复葳蕤。可怜吾亲一凋零,千呼万唤永不回。羊可跪乳还母恩,鸦能反哺报母义。独吾抚松而临风,松欲静立风更疾。
                愿为忡惕一梦,梦残归来,慈亲仍于枕边,穿针引线,挑灯补衣。莞然一笑,温良淑懿。无奈造物偏心,罔顾人世;苍天无情,使生别离。惟一步一泣涟,一念一神伤,泪眼枯白发,万箭痛穿心。
                至午夜时分,睡意消残。推窗而望,星月不见。凉风送爽,夜色拂面。伫立良久,忽觉细雨轻洒,如万千游丝,辗转飘飞,恍若尘灵,轻抚吾面。吾顿然而叹曰:“此皆吾萱堂矣。”身化为风,体化作雨,风雨相随,何曾离之弃之?盖余视其不见耳。
                汝一去三年,妹已入庠序,耳聪目慧,所见诗文,过目成诵。父虽消瘦几许,白发乍现,却也安健。余负笈求学,万事甚好,惟思母之心昭昭。愿此情遥寄九天:云路渺渺,瑶池泛泛,白鹿衔枝,灵鹤相伴。尚飨,勿念。


                回复
                举报|28楼2016-12-26 14:17
                  3:【岁末感怀】
                  作者/刘承林
                  王羲之《兰亭集序》名传千载,不唯字秀,文亦动人。群贤毕至之盛景,彭殇殊途之悲戚,古今一也。贤果贤否?悲真悲耶?有董狐直笔,亦有陈寿曲意,时人呶呶,后人攘攘,以一家纸上文字承接今昔,兼乎?偏乎? 金谷园内绿珠坠楼,有怜香惜玉者,有忧心时局者,有莼鲈之思者,如此,后学者投谁门下?
                  转益多师如蜀道,从来歧路易亡羊。 孔孟方正,惶惶如丧;墨翟机锋,讷讷如镞;庄周旷达,忽忽如梦;韩非竣峭,恢恢如网。罗列百草,烹饪调试,务求疗世之方。国犹人也,四肢百骸,先天不可测,后天多损削。春秋安养,寒暑侵袭,辛辣扰之,甘甜奉之,岂一方可以疗之?
                  吾起于蓬蒿,生性惫懒,从无摩天之志,只愿一世自在。人之处世,犹立足急湍,或从容,或裹挟,俱东流入海,孰能幸免?既如此,当从容入海。 屈子之志,吾无心无力。谢安之志,吾无才无财。几番权衡,平常人最好。野老争席,海鸥无机。 莫学那林下养望,身在江湖心存朝堂; 莫学那悠然南山,手挥无弦四顾萧然; 莫学那华亭东门,钻营谋政拙于谋身; 莫学那章台秦淮,欢笑由人转如尘埃。 然则如何?无他,求心安而已。
                  难矣哉。 得一物,把玩终日,日夜不舍,及倦怠,随手抛掷,任灰土漫撒,虫蚁碾压,偶有念及,亦不过陈阿娇献《长门赋》于汉武帝,一时感慨,瞬目见光彩不复,痕迹斑斑,拂袖顿去。 得一人,言谈相契,引为知己。而人心如珠盘桓不定。或尘心正炽,周旋公门尚且不暇,安能坐而论道?或嘉宾盈门,长袖舞于觥筹,谀词流于笔端,岂有子期之念? 此正是“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 于物,雕匣可也,枯木可也,无损本质;于人,虚左可也,穷巷可也,无损本心。 俱往东海,何必强为逆流?俱为世人,何必厚此薄彼?坡翁点破世相:“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如是而已矣。其他虽吾亦不能知也。”


                  回复
                  举报|29楼2016-12-26 14:18
                    4:【百年老屋】
                    作者/清泉
                    鲤溪古村,傍溪而建,始祖乃北宋开宝年间进士李少和,曾为太学博士。后辞官归田,精研歧黄,救人解难。迄今已历三十余世,后人崇拜,尊为“李真人仙师”,建庵祭祀,威灵远播,香火不断。
                    近年村中老屋废、新居兴,新老错落,犬牙差互。百年老屋,缘稀而贵。逢年过节,每返老屋,温馨备至。吾家所居,名“文德堂”,寓意文德双馨。老屋全木结构,为百年前高祖所建,取材同一古木,惊叹树之大而不知虚实!
                    老屋形方正而西向,自前门入,便得道坛1。右植一柚,春暖花白而清香,秋凉果熟而味酸,然其皮烫后炒制亦爽。以坛中线为轴,两侧各八房,吾家居右正房。
                    忆幼时,夏日道坛满竹榻,故事声里望星空;八尺长椅挤孩童,竞相猜谜乐融融;皮筋迷藏不知倦,饭时母呼方知归;同居老屋邻里睦,一家饺子众家尝。垂髫时光乐无忧,忽见小女将比肩。
                    及中学,常坐阁楼,睹窗外柚子梧桐、时闻鸟鸣,眺烟峦云岫、暮色苍茫,偶入沉思。母尝语予曰:“何默默在此类女郎?”其时年事渐长,一改幼时弄武之习,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彼时若家父许予习武,性或开朗、不致木讷。
                    光阴荏苒,年近不惑。今环屋皆新,旭日难见,不禁喟叹!然屋既老,而人犹在。予无成就,但求上孝父母、下育子女,希冀后辈承袭勤俭朴实之风,继往开来,光耀门楣,服务苍生!
                    (注:1道坛,浙江永嘉农村方言,类似天井。)


                    回复
                    举报|30楼2016-12-26 14:18
                      5:【静秋轶录选】:
                      作者/六月雪
                      石井者,自名石修,静秋堂主也。
                      初,六月雪误入静秋,畏石主淫威,讷讷不敢言。居无何,听笛兄平易近人,延引六月,六月始言,无所惧焉。虽然,石主少言,若夫子,六月犹畏(敬服),窃以为其乃高人也,正所谓“智者寡言”。
                      然,久之,六月始知,修诚一破“石头”也。何以言之?曰:
                      “拜六月为管理,而数恶六月所喜,言辞无状,咄咄逼人,迫女子于无所退避之境,六月涕泣涟涟,无可奈何,幸师兄及诸同僚护持,尚得保一隅,幸免见害。呜呼,悲哉!
                      六月问石修:‘君既知余甚喜柳耆卿、成容若之辈,何屡屡贬损之?’修得意洋洋,曰:‘杀鸡儆猴也!吾不发威,诸管理以吾病猫也?’六月晕厥,鄙视之。幸,此厮孝悌忠信礼义廉七者具备,唯一者未有。
                      六月尝与修辩‘红颜祸水’之是非,修言:‘卿乃女子,必言女子无罪,无所依据之言,谬也。’六月哑然,鄙视之。如此如此,辩说之辞不可一一而足。
                      今,修已节操尽碎,无所蔽之。静秋之主,碾落成泥,诚憾事也!
                      欲结文,然偶入空间,见修有一诗云:东坡稼轩远凡胎,易安衰年别有才。我愿九泉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六月复哑然。去日,六月言其服(敬佩)东坡如“青藤门下一走狗”六月欲以刺其唐突古人,其反取之自谓。诚不知其何所欲为也。
                      后记:谓之井主,何也?曰:“横竖皆‘二’也。”
                      于井主节操完碎次日,六月雪特为文以记之。


                      回复
                      举报|31楼2016-12-26 14:19
                        6: 【短文二则】
                        作者/忙趁东风放纸鸢
                        退兽记
                        乡间有盗,尝一夕至田家行窃,见有牛舍,欲盗耕牛。然一虎已将牛啖之,复卧之于舍。窃者无知,以故骑而纵驰。虎惧焉,以为降己者,随之驱驰。至平旦,盗者乃知,非牛是虎,大惊愕,见道旁有树,欲得命于其上,迫而奋臂跃然。虎觉,乃知人尔,故召豺、狼之属,有能履树者,分而啖之。存亡之时,忽闻道旁有一人厉声呼曰:“阿兄,曩者债我狼、虫、虎、豹之皮,约为今归,兄不违约;兄无虑,猎者来矣。”诸兽闻之,惧怖奔逃,盗者亦得免。
                        由此言之,虎狼之属,徒猛恶之形也,变化几何?一语反走。世间魁悍之人,亦此类也。
                        冥讼记
                        邑之乞者,夜宿城隍庙;庙豢三狼,馁,围乞而啖之。乞者孤魂愤懑,径投丰都,讼之冥君。言城隍险恶,庙饲馁狼,以至殒命,虽为神役,实则枉吏,冀为明断。
                        城隍闻之,惧,乃私赇谒鬼判,庶冀其一二,鬼判正言以斥之。对质森罗殿,城隍诉曰“彼非狼啖,乃病馁而卒也,后啖其尸。”二者各执一词,互指有理,冥君无端,俾鬼判出簿以证之。则视其上书云:“某年月日,乞者病馁而卒。”
                        既已明指,送往投生,则鬼判嘱之于吏曰:“嗟夫,往生善处而矣已”


                        回复
                        举报|32楼2016-12-26 14:19
                          7:【文城一日游】
                          作者/一叶知秋
                          丙申冬月,工会活动文成游。朝抵黄庄,舍车就路,循麓而行,峰回路转,得百丈漈。久闻乃“神州第一瀑”,今仰观其飞流直下,际天而来,龙跃在潭,声若雷霆,势极雄豪,果不虚传!
                          红枫古道,闻名遐迩,岭多枫古,以大会岭为首。曾登山比赛于此,无暇赏玩。今故地重游,望漫山丹枫,经霜怒放,层林尽染;登石级渐升,百步一枫,千步一亭。相传古为通商要道,挑夫为求荫庇而植,今已亭亭如盖,可谓前人栽树,后人观光。适逢天朗气清,欣感山间草木清风,与长空丽日云彩,耳得为声,目遇成色,取之无尽,用之不竭,是大自然之馈赠也,而众人之所共赏。漫步山岭间,已而夕阳在山,瞑色苍茫。
                          暮至客栈,喜见山肴野蔌杂然(井然)前陈,文成长桌宴也。众人欢宴,觥筹交错,起坐喧哗,疲劳顿消。宴酣而止,整装归途,欣叹独乐不如众乐,游玩之乐不在山水宴饮,而在心怡乎!


                          回复
                          举报|33楼2016-12-26 14:20
                            8:【略评网络文友之陶鸿扬】
                            作者/画眉鸟
                            狂儒陶扬鸿,网名广莫君,自号陶子,湖南邵阳人,自称“渊明”后裔。幼而喜读,善属文,有辩才,狂荡不羁,好谈狂悖之见,其文自云法史迁、效韩愈。虽未入大学,而自学奋进,博览诸子典籍,诗词文赋,亦颇具造诣,彼之诗赋,余甚爱之。
                            其志不在小,尝自言欲逾历代古贤而卓成绝代大家,慷慨之情,足令闻者为之瞠目。狂儒为文,引经据典,洋洋洒洒,铺张扬厉至于万言,不独采贤圣之论,亦尝多抒己见。其才情张扬毕露,网络中知其者不可胜数,好文学而喜文言者皆知之,其身后粉丝不计其数。余识狂儒,始于高中,初,余观其文,大为震撼,佩服之情,油然而生,彼之言论,惊世骇俗,然亦多狂悖,余震撼之余,乃讶异之。然则愚以为少年才俊,虽曰言语张狂,然当世固不多见也,故多褒赞。余高中之时,多崇拜之,及至大学,乃辩证而观。狂儒之才,有目共睹,然文才有余,而狂妄自恋,时而高谈阔论,时而神经兮兮,时而一本正经,时而放荡不羁,彼好出狂言,然不知实干,才气有余,而务实不足,数年前如此,今亦如此。彼之文章也,文言为主流,磅礴大气,气势雄奇,无古文之晦涩,无今文之絮叨,铿锵有力,颇有余味,其势颇有梁任公之风。观其早年文章,虽不成熟,然趣味十足,今之文,论理者多,徒有其势耳!而趣味不存矣!弃趣味而泛谈空洞之理,乃弃佳肴而食馒头也,虽能充饥,然难以下咽。狂儒此人,可敬可佩,可悲可笑,可气可叹,可忧可恨,观其言行,颇为滑稽,然彼能坚持不懈,我行我素,特立独行,亦诚为不易也!彼虽好发狂悖之论,然亦有其见解,能自圆其说,非口号狂徒所能比。彼常叹怀才不遇,吾亦感彼流落社会实为可惜,吾尝问之何不入学深造,彼轻视教育,藐视学堂,此余所不能接受!然则狂儒“学力”尤有也,知识亦非庸众所能及,只可惜未能更上一层楼。嗟乎,哗众取宠也好,才华盖世也罢,皆无可后非,让其折腾去吧,哈哈哈!


                            回复
                            举报|34楼2016-12-26 14:20
                              9:【讀戰國策札記】
                              作者/誠敬
                              秦二齊助楚攻秦
                              中庸曰:“愚而好自用,賤而好自專。”豈其謂楚懷王乎?當其時,秦欲伐齊,畏楚齊交善,乃用張儀之策,反間於楚。待二國相絕,然後取之。儀受命,南說楚王。至,欺曰:“若絕齊,割地六百。”浮論形勢,言楚斷齊,則一計三利云。
                              王聽而篤信,大說,廣宣於庭。聞者畢賀,唯陳軫弗往,且諫之。
                              軫言秦所許者,意在齊楚交絕,是兩離相弱之謀,非真善楚耳。秦志在六國,輕信義,厚祿利,必不能與地。曰:“聽其言,必受欺,楚患不免,兵且至焉。”
                              善哉軫之諫也,達勢而見害,可謂知者。而懷王弗納,毅然孤行。
                              是時,懷王但務取地。先出使絕齊,不及還,再發使絕之,又遣勇士辱之。既絕,索地於儀,對曰:“但許六里,未聞六百也。”
                              楚果見辱於秦,與齊交惡。王震怒,欲討之,軫再諫,又不聽。遂攻秦,魏章大敗之丹陽,斬首八萬。又攻之,再敗於藍田。其明年,秦韓魏環攻,懷王三敗,割地以和。楚自此益衰,終至於亡。
                              竊謂楚之敗,內拒陳軫之諫,外信張儀之言也。此以事論。究其實,厥有二端。諺云:“利令智昏。”昔史公引之,譏平原君也。夫懷王亦如是,見利忘弊,乃見欺於秦,此其一也。《論語》曰:“義然後取,人不厭其取。”《禮記》曰:“臨財勿茍得。”皆明利不可輕取,必以義為先。楚王貪利棄義,與齊交惡,國乃孤弱,此其二也。
                              有此二端,難不致者,未之有也。如是,懷王之敗也豈非宜耶。


                              回复
                              举报|35楼2016-12-26 14:21
                                10:【检讨书】
                                作者/灵均
                                西南半壁崔嵬,古江之侧千秋,翠屏灵秀兀华峰。流杯破壁,枕地坤天乾。戎州学府,开世纪新风。群景荟萃,集蜀南之灵秀;登科及第,聚兰桂于其中。
                                金玉棺椁,败腐难通。自萌学首,粗鄙浅陋,浅希近求。故常以文墨,略作补充。无以为傲,难成大事之才;忝列门墙,弗敢称学艺之功。庚子癸亥,先生作圣哲之学。余时盖半,吾因温习为课,翌日书展为迫,去教学之堂,趋远方如渴。本以短则须臾少顷,长则一时半刻,竟亡白师长为先,只记取展物为念。此吾之咎也。
                                予从未生自是之意,以班长之名,殊于殊异。自为此始,实非本愿,战兢若临于渊冰,恭礼至色颜蹈矩。生恐落他人之肩踵,耻惮望别者之项痈。著集会,通消息,学百艺。日久则自知甚浅,时长亦身心毁念。更适祸事,仓皇失措,颜面无存。学堂之上,不可朽木为官;清流之间,怎能涅者食禄。本应典范,却使众人蒙羞;愧作样板,而令斯文扫地。玉璧微瑕,瑕者致社稷为丘墟;白圭之玷,玷处令无辜受屠戮。璧瑕圭玷,美中难存,清中之浊,安作表率?班危之际,无所作为,寸功未立,枉作袖袂。清者恶浊,亘古难变,强加不变,适得其反。反思叩首,愈萌生退意;夷犹良久,益芒刺如身。乞后者干青碧玉,望来兮严守戒律。
                                师者,德之本也。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余为弟子,学高难比先达,又性顽劣,身正何企圣哲。人伦大理师长为先,吾即为弟子亦将为师。欺师,吾之过也。子曰:“五刑之属三千,而罪莫大于不孝”,父母含辛数载,余则旷课自乐,感愧难忘,欺家,吾之过也。《道》云:“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弗智弗知,自欺,吾之过也。欺师、欺家、自欺,此三者也,少一则无以立人,况于三乎?
                                光明往昔,不知何为检讨;耻辱瑕玷,亦作立命警校。检讨修已心性,端正身行,此乃自省也。吾定以此为鉴,照金玉表里,思是非过咎;以已为镜,正衣冠袪袖,常扬抑整拂。目昏就昧,得指引而见光;耳聋则聩,闻教诫以成声。耳目同行,纤悉具透,定当自省,莫敢能忘。言不达意,常喟学艺不精至此;鲁钝笨拙,徒叹德行志节具失。一无是处,空谈灵均之志;寸功未立,何陈兴邦之言。此后立志以书励精冶性,修己安人,群观书苑,博闻强记,慎思审问,明辨笃行。我自年少,韶华倾覆,放肆轻狂,不羁流年。惨绿青春,难作未来之憧景;狰狞岁月,何谈缅怀与驰念。既往成过,来则应改,余当奋进,尚德尚行。誓言诚敬师导,皆悉守规。如蒙概允感谅,意尽难忘。祈师长谅我以初度,行为之鲁莽,念往昔之劳绩,察来日之方长。余不胜怖矜,百感涕零。是以检讨,久龙牛马走百拜言上。
                                丙申年庚子月甲子日子时


                                回复
                                举报|36楼2016-12-26 14:22
                                  11:【黄石记】
                                  作者/路荣
                                  蕤宾之月,岁在乙未,与夫驱车西行,凡四百英里,游于怀俄明之黄石。草阪绵延,寒潭沉璧。野芳烂漫,湖光旖旎。时有清流激湍,飞瀑喷泉。麋鹿麇集,熊罴徜徉。疑崐仑之瑶池阆苑,恍渤海之蓬莱瀛洲。
                                  于是弭节揽辔,舍车弃舆,信步而行。苍鹄引路,赤狐相伴。仰观云气舒卷,俯察点萤明灭。怡然陶然,不知所止。少焉,日落于桑榆之上,月隐于斗牛之间,夕晖漫天,云霞斒斓,蔚为壮观。适有罡风来自天际,锦茵揺漾,潆波微兴,飒然而至,入于胸襟,不禁引领披怀,如沐兰汤。于是夫浩然长啸,继而击掌歌曰:“朱轮兮华毂,朝为羲和兮暮望舒。悠然兮予怀,驰苍梧兮骋玄圃。”其声朗然,如嗟如欷,如叹如惋,缭绕不绝。振于林木,遏止行云。鹰隼低回,豺虺驻足。
                                  吾愕然,问夫曰:“何为其然也?良辰美景,岂独米国有之哉?九寨桃源,莫非中华之宝地乎?”夫正色曰:“中国诚有瓌丽如此者,然翳霾弥漫,不得见日,楼舍栉比,难睹月容。至于风者,亦择贵贱高下而加焉,富贵者得之,伐势矜财,我常侧目;冻馁者得之,瑟瑟缩缩,令人扼腕。且人炫富尚奢,耻于淡泊。武陵剧变,熙熙攘攘,渊明焉知?辋川徒存,水穷云起,摩诘难再!”
                                  吾以为然,欷歔久之。乃执手漫步,容与盘桓,凡五昼夜,乃去。


                                  回复
                                  举报|37楼2016-12-26 14:22
                                    12:【致某公书】
                                    彭门野人百拜于某君足下:
                                    吾近日尝入贵群,得窥先生一二言,颇有感怀。世异时艰,吾属习古学者,虽技馨而寡用,有学而不求致用者,以为乐趣,独免先生怀才之恨矣。
                                    盖闻圣人厄而作春秋,先生以德才比列,当其然乎?不然,恐自戕威仪,累先生嘉名矣。倘有大笔若椽,就百章而损一毫,称贬述论,恣意之如泄洪流者,岂患人之不知耶?不知则怪其鄙,知则必致其服膺,而后自可名重九州,妇孺皆咏。然先生徒假口舌之锋,私究薄微之由,咎乎时世,岂其然哉?
                                    夫世无恒定,知变者弗止进,凭古学辅志佐行,日趋时新,从时善,通达可待也。涉水惧溺,登山恐蹶,而侥时之大幸,浅探斯文歧路者,甫越小溪,跨小封,辄姿态倨傲,以为无伦者,竟生含天下之气,睥睨异属,自觉望尊同好,是以固步。古学式微,百无一习者矣,略识二三僻字奥句,旋生风神,气凌万士。嘻,以古学显于新时,如锥置囊中,必然脱颖,偶逢稀疏敌手,便觉才不世出,敢望退之文正,更悲乎生不逢时,束于恶世也。余自十五习古学,渐得其浅,而越知其深,虽偶能成文作诗,非敢盲目自大,何耶?盖余越学越广,广则宏观听,益博知,博知则自鄙,自鄙则废傲慢,修逸性,以企望古贤之万一。屡闻先生之德隆才胜,当世无几,合效古圣贤,困不缚手,力作鸿文,籍以彰冠世之识也。不然,何以服众?如此,某甘为牛马,助力先生腾达之志也。粗鄙之人某,谨呈微辞。


                                    收起回复
                                    举报|38楼2016-12-26 14:22
                                      川有二民,家储巨粮。.共为鼠扰,苦不堪言。一日村来卖猫者,携猫二,一黑一白。言其猫皆善捕鼠,神迅异于常。数日即可平鼠患。并吆曰: “莫论白黑,得鼠者雄”。
                                      二民心动,遂购之,购毕,各携猫归。月余,卖猫者复来,二民共携猫至。

                                      购黑者,言其猫捕鼠灵迅,三日则白日不见鼠。又二日,则黑日亦不闻鼠声。然猫性劣,家蓄一鹦鹉甚慧,尝自投饵。一日因故出,鹦鹉则为所吞。家之碗碟为损之无算。

                                      购白猫者,言其猫捕鼠不及黑,半月鼠患稍平。然其乖敏,家有小儿闲时常与之耍,不为所伤。爱洁,溲溺有固处。

                                      朱不才曰:“ 卖猫者言之差已。黑者捕鼠可称一绝,然其劣行则甚。虽可除一害,然害己更甚。白者捕鼠虽不及黑者,然其行正,人皆爱之。故凡事皆有损益,人须辩其损益之多寡,方可行。切不可唯利而不辩损益尔。”


                                      回复
                                      举报|39楼2017-01-03 21:54
                                        可惜了,至少要三百字以上


                                        回复
                                        举报|40楼2017-01-06 22:00
                                          庶贿,子玄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7-01-07 13:38
                                            围观。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01-08 12:08
                                              13:【射箭口村记】
                                              作者/无忌
                                              窝洛子村东北可十里,地濒黄海之处,有小村曰射箭口。是村也,远离国道,三面环山,每值春日,落英缤纷,垂柳绵绵。予外出公务,数经此地,感其淳朴,徘徊流连。村东有山名姚家山,登极颠可观沧海。怪石莽莽,群峰相眺,仿佛峄山风光。或曰此处乃崂山余脉,吾不能知也。有溪水过其村,小桥无数,流水人家,树木疏朗处,犹可寻茅舍竹斋。桥头有碑,上载村史,云洪武年间有刘姓舍此成村,尔来六七百年矣。予每谓此真世外桃源也,然异日复经行村口,见有宣传牌新挂,依稀可见“三个代表”四字,乃喟叹我国家修养理极,教泽人心向慕,泱泱乎,德之广布也!似此大隐之地,仍不忘理论研习。予平生有志,寻一佳山胜水,起宅三间,犁田二亩,冷眼尘世,笑看风云。或值佳丽日游山,或于霖雨中垂钓,吟诗作赋,了此余生。人生多劳碌,郁郁不开颜。居处有山水如此,没身又何憾?
                                              尝记临别岛城之夜,梦中见红灯笼高挂,忽闻画外音曰“可怜姚家山”。是山可怜耶?抑或予身可怜耶?既别此间,或恐终生不得复临射箭口村,更不得复攀陟姚家山矣。


                                              回复
                                              举报|43楼2017-01-11 20:56
                                                14:【三打白骨精】
                                                作者/司空敏慧
                                                白晶,黔西窭人也,幼多疾,羸如柴,故乡人号之曰白骨精。虽然,性桀骜,不睦众,是以恒遭祸患,屡受庭训。方十岁时,尝至邻家窃蜂蜜,为蜂所蛰,晶愤然,毁其巢,灭其王。甫至家,邻亦随而至之,以状诉诸父,父大愤,捶晶,邻乃去。后晶与父形如陌路。寻,晶又于校中断同学臂,父亦断晶臂,晶怨愤离家去。
                                                即入世,凡有问晶之籍贯及其亲者,皆云已殁,无怙可依,故而入世谋食,以养身也。及弱冠,未尝还乡,营居于京。晶有男,幼,然其性与晶少时无以异也,故至门索者有之,诉状者有之。是时,晶方汲汲于衣食,无暇以诲其子,故凡有尤,则以杖相责。晶亦渐知其为父母之艰也,深惟其去家离乡之事,甚悔之,乃遂归乡梓。
                                                及见其父,已气息奄奄,闻子归,号而泣曰:“昔之杖汝,诚父过也!虽然,彼时吾家贫,子毁人蜂巢,其主索之于我,吾无金以当其值,非杖汝,则彼焉能去之?至于断臂,亦如是也,子其怨我乎?子怨我乎?”
                                                晶泣曰:“大人在上,何敢言罪,忤逆不孝之子,性顽愚,弗能早明大人意,以一隙之嫌,弃父母于今日不顾,诚乃不肖子之罪也。大人何以言罪!”言已,匍匐于地,弗兴。
                                                父喟然而叹,强执杖,击于晶曰:“父将殁已,今杖汝,愿息子识之,端行于世也。”言讫而终


                                                回复
                                                举报|44楼2017-01-11 20:57
                                                  15:【川有二民】
                                                  作者/免费领取
                                                  川有二民,家储巨粮。.共为鼠扰,苦不堪言。一日村来卖猫者,携猫二,一黑一白。言其猫皆善捕鼠,神迅异于常。数日即可平鼠患。并吆曰: “莫论白黑,得鼠者雄”。二民心动,遂购之,购毕,各携猫归。月余,卖猫者复来,二民共携猫至。
                                                  购黑者,言其猫捕鼠灵迅,三日则白日不见鼠。又二日,则黑日亦不闻鼠声。然猫性劣,家蓄一鹦鹉甚慧,尝自投饵。一日因故出,鹦鹉则为所吞。家之碗碟为损之无算。
                                                  购白猫者,言其猫捕鼠不及黑,半月鼠患稍平。然其乖敏,家有小儿闲时常与之耍,不为所伤。爱洁,溲溺有固处。
                                                  朱不才曰:“ 卖猫者言之差已。黑者捕鼠可称一绝,然其劣行则甚。虽可除一害,然害己更甚。白者捕鼠虽不及黑者,然其行正,人皆爱之。故凡事皆有损益,人须辩其损益之多寡,方可行。切不可唯利而不辩损益尔。”


                                                  回复
                                                  举报|45楼2017-01-11 2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