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吧 关注:1,843,731贴子:51,736,365

写给紫灵仙子 紫灵传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太喜欢紫灵了,忍不住写了关于她的小说。希望大家轻喷。
故事从紫灵和韩立交换金雷竹开始,希望大家喜欢。



“紫灵,你要记住,美貌是女人的武器,也是女人的软肋。”

紫灵昏昏沉沉地从睡梦中醒来,脑海里不断回旋着梦中已过世的母亲说的话。她秀眉微皱,揉了揉发昏的脑袋。自从踏入修仙界以来,已经好久没有像今天这种头脑发昏的情况了。

“师妹,”门外传来了师姐卓如婷的声音,“你可起来了?我们应该好好商量一下本门今后的发展了。”

“知道了,我马上出来。”紫灵听到后,随口回应了一声。

客栈雅阁内。

范静梅和卓如婷已经在等待紫灵了。三人围坐在一张圆桌旁,面目严肃,却没有人先开口。

目前妙音门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不仅门内没有结丹期的人坐镇,连门人弟子也因为不久前隐煞门与乌丑一战中死去了不少,剩下的都只是一些练气期小辈。目前门内仅有的三名筑基期就是在场的三位了。即使是一个宗门,没有结丹期的人坐镇,也是岌岌可危啊。

范静梅首先开口了:“师妹,不如我们想办法去拉拢乾坤真人,他是结丹初期的前辈。听说他好色如命,只要我们送给他一些绝色女修,他肯定会同意担任我们妙音门长老的。”

“不行,我们和这个乾坤真人素来没有交往,这样冒冒失失上去结交,不一定有用。反而可能会招来祸患。”紫灵表情严肃,认真思索了一番,开口问道,”那个曲魂前辈如何?他和那位师侄韩立似乎很可靠。”

卓如婷听了紫灵的话说:“这个提议似乎是可以,不过当初我们找来他们两个人帮忙,其实是因为他们想找金雷竹。”

范静梅也开口:“是啊,师妹,金雷竹法宝现在已经没了。我们门里哪里还有其他的东西可以让他们二人看上眼啊?”

“原先我还来不及问你们两人,不知道你们是如何拉拢他们的。原来是金雷竹。那没关系,我这里还有一节金雷竹。”

“还有金雷竹?!”范静梅和卓如婷面带惊讶,异口同声惊叫。

紫灵缓缓说道:“总之师姐你先发一道传音符给他们二人,剩下的我来谈。本门能不能在乱星海存活下去,就看这一次了。”

“好,就如师妹所言,我这就约他们二人出来。”范静梅说完就去准备传音的事情了。卓如婷也借故走了,只留下紫灵一个人坐在原地。

那张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坚毅的表情。

很快,韩立和曲魂就如约来到了约定的地点“隆兴客栈”。而紫灵早已在三楼的房间内等候多时了。

紫灵感觉到外面有人到来,马上发出神识,知道来人的的确确是韩立之后才放心下来。小手一挥,白光闪动,解除了笼罩整个房间的禁制。

房门被推开,韩立和曲魂两人大大方方走进来。韩立目光在屋里转了一圈之后,目光定格在紫灵身上:“你是紫灵姑娘?”

紫灵轻轻一笑,淡然地说:“前辈有些吃惊了?是不是紫灵的容颜让韩前辈有点失望了?遗憾的是,这的确是小女子的真容。”

紫灵仍然记得梦里母亲对自己说的那句”美貌是女人的武器,也是女人的软肋“。虽然这句话从小母亲就告诉自己,可是没有哪个时刻比现在让紫灵感觉这句话是如此正确。早先隐藏面容的轻魂纱固然玄妙无比,可是当乌丑看到自己那一刻,紫灵隐隐约约觉得乌丑看穿了自己的真容。于是又找到了一种秘法,把轻魂纱的功效更进一步。如今除非是结丹后期,否则是不可能看到自己真正的容貌的。

”真容?“韩立显然有些不信,摇了摇头,却也没有说什么。

紫灵倒不在意韩立的举动,她相信韩立就算不相信也不会有什么举动。她隐约感觉对面的人似乎是个苦修之士,并不在乎女色。

紫灵嫣然一笑:”这位曲前辈是前辈的身外化身吧!“

韩立眼中寒光一闪,冷冷地说:”紫灵姑娘如何知道?“

紫灵看到韩立眼中的寒光,却不慌张,只是缓缓说道:”前辈不必吃惊。这分身练祭之术本门也有一种法门的。只是耗费太大,练祭成功率又太低,所以门内之人才罕有人修炼。“

这是实话,不过这种修炼方法也是从别的本派抢来的。妙音门多是女修,修炼的功法大多数都是一些媚功,迷魂法。当初紫灵的母亲觉得仅仅修炼这些功法无法使妙音门壮大,才去其他小宗门寻找其他更厉害的功法。这分身练祭之术就是从其他门派抢来的功法之一,不过缺陷很大,所以没有什么人修炼。紫灵恰好看过,又对比韩立身边的曲魂,两者相互对比,才发现曲魂的真身是一具化身。

”不过前辈的分身很奇特啊!一般的分身必定修为比修炼之人低上许多,可韩前辈的分身竟然和前辈同样进入了结丹初期,这还真是稀奇的很啊!“

韩立倒是大方承认:“既然紫灵道友都看出来了,韩某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倒是其他二位道友为何不在这里?”

卓如婷和范静梅早前已经被紫灵叫去办一些其他重要的事情了,所以不在这里。紫灵听到韩立这么问,倒也没有惊慌,随便打了个马虎:“前辈先请坐!两位师姐现在去坊市买些东西去了,并随便要在天星城买座洞府准备长住了。”

“怎么,三位道友不打算回妙音门了?”

“回妙音门?我们姐妹怎么敢啊!既然和极阴岛的人结了大仇。再加上门内大两位长老都背叛了过去。回去的话不是再落入那些魔头的手里,也会被其他的中小势力趁机吞并的。”紫灵略有苦笑,叹息了一声,“我们已决定暂时将妙音门搬迁至天星城内。反正本门这些年来还是有一些积蓄的。”

“哦!”韩立默默地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紫灵仙子倒没有在乎韩立的反应,反而起身给韩立倒了一杯香茶,然后才矜持地说道:“我们姐妹逃离那些炼尸拦截时,正好远远看到前辈制也制服了炼尸,所以知道前辈同样无恙。后来又听范师姐说,前辈是为了天雷竹才出手相助的。小女子就让范师姐发了传音符,请前辈到此一叙。”

韩立却没有在乎这些,而是有些心急地问道:“传音符中说紫灵道友手中还有天雷竹,这是真的吗?此物不是被极阴岛的人劫去了吗?”

听到韩立如此开门见山的询问,紫灵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用圆润悦耳的声音回答说:“前辈真快人快语,那紫灵也不卖关子了。当初我们妙音门。从那小门派传人手上得到的并非是一节天雷竹,而是两节。但为了能多卖出些价钱,家母就将此竹一分为二。只带走了上半截,而含有根部的一节就留在了我这里。若前辈想要的话,晚辈可以将此物给韩前辈。”

韩立脸上并没有露出激动之色,反而大有深意的望了紫灵一眼,沉声说道:



“给?紫灵姑娘何必说这些没用的话。既然道友用此物约我来此,到底有什么条件就说出来吧。在下自会斟酌一二的!”

紫灵也知道韩立不会轻易答应自己赠送金雷竹的好意,不过听到韩立如此直接的话语,紫灵也是表情微微一怔,笑容收敛了起来,沉吟了一下后,才认真的说道:“其实天雷竹对如今的妙音门来说是无用之物。就凭前辈上次地出手之恩。赠给前辈也是应该的。但本门现在频生巨变,以晚辈等人的实力根本支撑不起妙音门这么大一个门派。因此,晚辈想以此竹外加每年三百灵石地代价。雇请前辈作为本门的客卿长老。还望前辈不要推辞!”

“客卿长老?”韩立脸色微变。

想必韩立万万没有想到,紫灵会提出这样一个请求吧。紫灵也知道,金雷竹固然珍贵,不过高阶修士也不是那么好拉拢的。所以才给出了最有利于韩立,也算是目前对妙音门最好的提议。

即使如此,以韩立前面表现出来的种种行为来看,可能仅仅金雷竹还无法打动他。于是紫灵又说了一句:“除了上面说的条件外,前辈若是练功需要上佳的双修炉鼎,本门也可以挑出一位出色的女弟子,赠予前辈做妾。”

这句话即是拉拢韩立的筹码,又是紫灵对韩立的一次试探。看看韩立是不是真的是一个好色之徒,又或者是一个苦修之士。如果韩立接受这个条件,那么以后打交道可以多用女色拉拢。如果韩立拒绝,固然妙音门不会被韩立夺去,可是后面要韩立出手,又得费一番功夫了。

无论韩立如何抉择,都各有利弊。一时之间,紫灵也不知道自己希望韩立做何选择。

反观韩立,脸上没有露出什么异样表情。不知道他心里是如何思量。过了一会,韩立说道:“这个条件不行!韩某早就习惯了独来独往,根本受不得门派的拘束。紫灵道友还是另换一个条件吧。要不,在下愿意出比市价高出三成的灵石,将此物买下如何?”

拒绝?居然不同意!虽然他的说法并不感到意外,紫灵心里还是思量起来:原来此人真是个苦修之士。不过妄想推脱长老之职还想得到金雷竹,绝对不可能答应的。看他愿意出高三成的价码,估计金雷竹对其及其重要,那么......

紫灵面带微笑,对韩立说:“前辈真是说笑了。三大神木这等顶阶材料,哪有什么市价可讲。落在用不上的修士手里,它是一文不值。但在修炼木属性功法的修士眼里,多半又是无价之宝了。”

韩立紧锁双眉,面带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紫灵看到韩立的样子,脸上没有怎么样,但内心却有些动摇:万一此人忍不住杀人夺宝怎么办?自己一个筑基中期的小修士,可打不过他一个结丹期的前辈。

紫灵略微思考之后,说:“前辈既然不愿受拘束,那就当本门名义上的长老吧!既可以享受长老的待遇,也不用实际接受本门门主的命令。而本门最起码可以借助前辈的结丹修士名头用以自保。不知这样,前辈意下如何?”名义长老?”

韩立露出了愕然的神情,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办法。紫灵见状,觉得这个办法很有可能打动韩立,继续说道:”前辈是同意了?“

“若妙音门遇到大敌,我也不用出手?”韩立有点疑惑的反问道,脸上露出不信的神色。

“若本门真的遇到什么麻烦或者真需要前辈出手的话,前辈可以自行斟酌答应与否,并且事后我等姐妹会另行重谢的!”紫灵毫不犹豫说道。

“紫灵道友!若我没有理会错的话,几位只想要我这结丹修士的大旗替妙音门壮下声势,别让妙音门被一些居心不良的势力,趁着最虚弱的时候前来找麻烦。而我在你们放出风声的时候,只要明面上对外不加以否认,这就可以了。”韩立低头想了一会儿后,抬首缓缓的问道。

“韩前辈说的不错!到时候我们也会将前辈的这位分身,也说成是一位结丹期修士的。这样一来,就弥补了赵孟两位长老背叛所带来的极糟影响。”紫灵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

“若真是这种条件的话,在下倒可以答应的!不过在其他修士面前,我可不会主动承认自己是贵门长老的。几位也别指望在下会替贵门做什么表面文章。怎么让人家相信我成为了贵门长老,这全靠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行,只要到时候前辈不否认此事,我等姐妹自然有办法处理好一切的!”紫灵脸上露出了喜色,脸上流光溢彩的说道。

既然达成了交易,紫灵倒也没有拖拖拉拉的意思,从身上摸出一个似玉盒放到了桌上。似玉盒非木非金,通体呈半透明之色,还依附着一层淡淡的青霞,是存放金雷竹的绝佳器具。紫灵看韩立露出奇怪的神色,想必是对似玉盒感到好奇,于是轻声给他解释道:“此盒使用一种叫做膏玉的东西制成,虽然名字里头带玉但实际上并非玉石,并不列五行之内的。也只有此物可以长期保存那天雷竹,而不怕灵气外泄了。”

韩立听完点了点头,倒没有说什么。

接下来,紫霞伸出一根葱嫩如玉的手指,指尖上一闪,一粒黄豆大小的绿光浮现在了其上。然后她毫不犹豫的往那盒盖上轻轻一点,绿光和盒子上的青霞一碰触后,发出“噼啪”一声的轻微爆响,顿时霞光消退的一干二净,盒盖自行的缓缓打开了。

“这就是天雷竹?”韩立脸色阴晴不定的问道。

盒中竟是短短一截普通的枯竹,两寸来长,小手指粗细,还带一点明显萎缩了的根须,和一般的竹子无二!

韩立似乎有些不信,面无表情的瞅了紫灵一眼。

紫灵轻笑一声,将这半黄半绿的枯竹夹在了玉指之间,然后玉手一翻,另一只手中多了一把晶莹四射的匕首。“砰”的一声清响,紫灵用匕首飞快的往竹子使劲斩了一击。而在刀刃接触的刹那间,竹子表面泛起了一道纤细的电弧,将匕首马上反弹了开来。

见此情景,韩立这才疑心尽去,小心的将天雷竹放进盒内,重新收好了。

看到韩立满意的表情和举动,紫灵拿出一块腰牌给了韩立,那是可以证明妙音门长老的身份证明。然后两人聊了一会,韩立就起身告辞了。


不久,范静梅和卓如婷就一同返回了客栈,在听紫灵说起此事后,两人面面相觑了老半天。

“师妹,这样做和原先商量的不太一样啊。我们是不是太吃亏了!就凭这天雷竹的名声,完全可以找其他的结丹修士啊,何必如此迁就这人?”范静梅忍不住有点埋怨。

卓如婷在一旁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柳眉微皱,同样露出了不解之色。

紫灵却不以为然:“两位师姐不知。我当时一提出来让他当本门长老时,对方脸上神色很难看,而且从对方眼神内,我一眼看出此人心志极坚,就是不要这天雷竹也不可能答应此事地。更何况师姐也说过,此人根本不怕我们的媚术。”

接着紫灵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至于用天雷竹来请其他的修士。师姐你们也太高看这件鸡肋东西的价值了。要知道,天雷竹虽然号称修仙界三大神竹之一。但是实际上能用上此物的实在少之又少。不是要炼制顶级的木系法宝,谁会用此物来做材料。而懂这种法宝炼制方法地,咱们这一点点天雷竹,又根本派不上什么用场。而且你们也知道,就是天雷竹也是分三六九等的。我们这根天雷竹只是数千年份的白雷竹。就是炼制成了法宝,也不会有太大威力的。还不如先用此物,和这位交好再说呢。更可况,他既然答应了做本门的长老。我们姐妹只要对其恭恭敬敬,每年孝敬不断,到时本门真遭遇了大敌,他会好意思拒绝援手吗?而且就算真有其他人对天雷竹动了心,愿意做本门的长老。以本门现在的情形就真敢接纳了吗?到时候恐怕是前门拒虎,后门进狼啊!当初家母也是倚仗自身就是位结丹期修士,才能采用制衡的策略,让赵孟两位长老老老实实为本门出力地。毕竟单凭媚术和女色笼络高阶修士,很容易遭到反噬的!”说完,紫灵微微露出一丝苦笑。

听了这番话。范静梅和卓如婷都安静了下来。看来经过最近门下大批叛变的事情,她二人也对自己的媚术有点信心不足了。

看到两位师姐的样子,想必是认同了自己的话,于是紫灵接着说道:“现在门内的事情由我们三人共同处理。暂时就不立门主了。等我们三人或门下哪位女弟子能够结丹了,再立门主也不迟的!”

“这位韩长老,会不会倚仗修为高深硬插手本门地事物,要不要提前预防一下?”卓如婷有点担忧。

紫灵摇了摇头,略有点羡慕的说道: ”不会的。这人我虽然接触不多。但从其言谈上我还是看地出来。此人似乎是个苦修之士。大概除了修炼外,就没有什么事情能让其动心了。否则。当时我提到赠送一位女弟子给他做妾时,不会丝毫表


鼓励!


回复
举报|4楼2016-12-10 19:01
    不会丝毫表情没有的。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此人才能够进入结丹期的吧!”

    “咳!不知道,我等姐妹还有机会结丹吗?”范静梅幽幽的叹息了一声,似乎对结丹并不抱多大地希望了。

    卓如婷听了这话,脸上也露出几分寂寥之色。

    ”好了,不谈那个人了。既然他已经答应了我们,想必是不会反悔了,到时候真要利用他们二人,我们再想办法。“紫灵面色一沉,转开了话题,”我交给你们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范静梅和卓如婷听了紫灵的话,也一扫前边低落的神情。两人凑近紫灵,低声说:”已经打听清楚了,小星越城附近的确有一个阴风窟。每个十数年,的确有一次阴风衰减时期。师妹你的消息来源真的正确吗?“

    紫灵听了卓如婷的话,心里的肯定更是添加了几分。”师姐放心,阴风窟内有星震真人的功法和秘宝这个消息绝对是真的。师姐你记得那个星针派吗?“

    ”就是那个门主前几年带领我们去消灭的那个小门派?“

    ”是的,我的消息就是从这个门派的典籍中看到的。原来这个星针派是星震真人的一系后人所创立的,不过没成什么气候就是了。我从他们的一个不起眼的典籍中注意到,这个阴风窟很可能是当年大名鼎鼎的星震真人一处修炼的密室。以星震真人结丹后期的修为,想必他的密室里肯定留有不少功法和秘宝。如果运气好,甚至有对进阶结丹的丹药。“

    紫灵的话说完,范静梅和卓如婷都吃了一惊。结丹后期对她们来说,真的是很遥远的存在。

    ”听说星针派的那位星震真人的后人在创派不久就死于派内争斗,所以很可能没来得及把星震真人的密室的消息传给后人,才让我们捡了个漏。过半个月就是十几年一度的阴风衰减期,到时候我们安顿好门内弟子,我们三人前去阴风窟寻宝。要是运气好,说不定可以进入结丹期。“

    一听到结丹期,卓如婷和范静梅都心动了。两人蠢蠢欲动,却还是有一丝担心。

    卓如婷问:”真的没有问题吗?凭我们几个筑基中期的小辈,去闯结丹后期高人的密室。说不定密室里有很厉害的禁制。还有那阴风窟,虽然是阴风衰减期间。不过听说阴风窟的阴风可以杀人于无形,凡人被吹到就会七窍流血而死,就是我们修仙者没有法宝的支撑下,也会死于非命的。“

    紫灵眉头一皱,脸上也有些担心的神情。但是嘴里却坚持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师姐你也知道,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完全安全的方法,在修仙界就更是如此了。不冒一点风险,又怎么可以有进阶的机会。我拜托你们去寻找回复灵力的丹药,还有防御的法器,你们找到了多少?“

    范静梅开口说:”丹药难找,我们二人只在交易会上勉强找到三颗‘聚灵丹’一颗服下去可以回复三成的灵力。还有找到一把银銫伞和一件白影盾,都是上阶防御法器。花费了我们偌大的代价,几乎是我们门内的大半家产了。“

    ”好的,有了这些,我们生存的几率就大了很多了。加上我们门内的至宝木龙碑,我们有七八成的几率可以全身而退。“紫灵似乎下定决心,”我们一定不能再像上次那样失败了。对了,妙音门新的


    洞府安排得怎么样了?“

    ”师妹放心。“范静梅说,”我们已经安排妥当,很快就可以入住。好在我们妙音门没有太大的家业,可以很容易就转移宗门。“

    ”我们安顿好门内事务,马上就可以出发了。“紫灵淡淡地说道。

    范静梅和卓如婷两人也同意,于是三人各忙各的事情去了。


    没人看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12-10 20:42
      有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12-10 21:50
        从早到晚、你们在厚颜无耻的刷经验,还刷得这么俗不可耐,对于你们这种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的行为,对于这些人,我想送你们四个字:请带上我…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6-12-10 23:15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6-12-11 11:22
            “这里就是阴风窟?”

            只见一个阴森森的巨型洞口,洞口顶上悬挂着上百只尖锐的怪石,像是怪兽的利齿,张大嘴要把人吞噬。

            此处方圆百里渺无人烟,荒凉恐怖。而三名妙龄女子正站在洞口,神色凝重地望着深不见底的洞穴。

            “没错,师妹,这里正是阴风窟。师妹你确定这里面有星震真人的密室吗?这阴风窟虽然算是一处险境。可是也可能被许多前辈高人进去探究过,别是星震真人的密室里面的宝物早已让人搬运一空了。”

            此三人正是紫灵,范静梅与卓如婷。

            距离上次和韩立交易过后已经过去半个月,三个人安顿好妙音门门内各项大大小小的事情之后,就一起动身前来小星越城附近的阴风窟。

            紫灵说道:“两位师姐不必担心,我当初从星针派典籍上看到的不仅仅是密室的地点,还有进入密室的方法。”

            卓如婷听了紫灵的话若有所思:“难道进入密室还需要特殊的法门?”

            “是的。那份典籍其实是用秘法写的。表面上只是随处可见的低阶功法,实际上暗自写了星震真人的密室信息。如果不是我这件轻魂纱破除幻术的功效,我也会被此典籍骗过。估计这份典籍就是星震真人留给他后人的,想必应该也有教给后人类似看穿幻术的功法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12-11 13:36
              写得不错呀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12-11 15:11
                哎,罢了,就与你一篇《长生诀》自己去参悟吧,能领悟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
                显密圆通真妙诀,惜修生命无他说。
                都来总是精气神,谨固牢藏休漏泄。
                休漏泄,体中藏,汝受吾传道自昌。
                口诀记来多有益,屏除邪欲得清凉。
                得清凉,光皎洁,好向丹台赏明月。
                月藏玉兔日藏乌,自有龟蛇相盘结。
                相盘结,性命坚,却能火里种金莲。
                攒簇五行颠倒用,功完随作佛和仙。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12-11 16:38
                  “师妹这件轻魂纱果然好用。不仅可以隐藏相貌,还带有看穿幻术的奇效,真是令师姐羡慕。”范静梅语气微酸,似乎有些不满。

                  紫灵笑了笑说:”师姐花容月貌,有何必需要我这件轻魂纱呢?用了轻魂纱岂不是浪费了师姐的美貌?“

                  范静梅听了紫灵这些话,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倒也没说什么。而卓如婷倒是开口了:”那师妹,你如何确定星震真人的后人没有来过?万一星震真人的后人已经看过那份典籍,早我们进入密室,把宝物全都取走了,我们岂不是白来一趟?“

                  ”师姐不必担心,这点小妹也想到了。实话告诉师姐,当初那份典籍上的信息不知道星震真人用了什么办法,居然在我看过之后自行消失了。那份典籍也就变成了一份记载低阶功法的普通典籍。也就是说,这个消息是一次性的,被人看过之后就会消失。所以我敢保证,我绝对是第一个看到这份消息的人。星震真人的后人绝对没有看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12-12 08:59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12-12 09:11
                      紫灵继续解释说:“而且典籍中不仅记载了密室的位置,密室还必须要这个东西才能开启。”

                      紫灵手里白光一闪,出现了一个玉佩。玉佩上面花纹古香古色,是一只不知名的怪兽。

                      “密室的位置在阴风窟一个很隐蔽的地方,寻常修士如果不知道底细,是玩完找不到的。不必要担心其他修士抢先一步找到密室。”

                      听了紫灵解释之后,卓如婷松了一口气。不过她立马又深呼吸:”那么,我们进去吧。“

                      ”好。“紫灵和范静梅异口同声说道。

                      ”洞口的阴风不是很强,我们三人只要小心一些,用护体灵光护住身体就不会有事。等到中途我们再拿出木龙碑,银銫伞和白影盾。估计就可以撑到密室的位置了。如果灵力消耗太快或者其他事情发生,我们还有聚灵丹,还有不少灵石。相信应该可以支撑到密室的。“

                      卓如婷最后再说了几句,把一切弄妥之后,三人进入了阴风窟。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12-12 13:46
                        阴风窟内阴风不断,凡人沾之即死,越到后面阴风越强。好在三人早有准备,一路上倒也没有什么危险。而在她们三人后边,却诡异地出现一只血红小眼,在静静地悄悄地跟着她们三人。

                        阴风窟内。

                        ”师妹,还有多久?“问话的范静梅,她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紫灵三人进入阴风窟已经有一个时辰了。虽然阴风不断,却也没有什么危险。这些阴风居然没有生出什么鬼物邪祟,也是奇怪。

                        ”应该快了,师姐别急。“紫灵缓缓说道,”就我得到的信息,只要找到三个分岔路口,选取左边那条路,再走一小段,找到一个圆柱形的石柱就可以了。“

                        范静梅说:”好吧,那我们加把劲。这条路比我们想像的要长,而且阴风也比我们想像的要厉害得多,我先吃一颗聚灵丹,然后我用银銫伞在前边开路。“

                        卓如婷和紫灵点点头:”一切听师姐的。“

                        范静梅从怀里掏出一颗聚灵丹,一张嘴吞了下去。然后运用法力,银銫伞所发出的光罩更强烈,范围也更广阔一些,抵挡了大半部分的阴风。紫灵和卓如婷也不禁感觉更轻松了一点。

                        时间缓缓流过,又过了小半时辰。三人终于来到紫灵所说的那个圆柱体石柱面前。

                        ”好了,辛苦师姐了。接下来看我的吧。“

                        紫灵说完手中白光闪动,手里出现那块开启密室的玉佩。一阵不知名的咒语从紫灵嘴里念出,那块玉佩也随之发出更加耀眼的白光。

                        ”轰轰轰“的声响,圆柱体石柱一分为二,底下居然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阶梯,深不见底。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12-12 19:02
                          我倒更喜欢冰凤 紫灵没感觉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12-12 21:39
                            写的不错,继续更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12-13 00:31
                              老衲先顶~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6-12-13 00:40
                                三人小心翼翼地往下走。阶梯深不见底,越往下走越是感觉到气氛的凝重,生怕出现什么禁制。好在一路上还算平安,看来星震真人没有给期后人设下什么麻烦的禁制。

                                而在密室入口的圆柱体石柱旁,一个血红小眼凭空出现。然后以血红小眼为中心,忽然出现一圈漩涡,并且在不断扩大中......刹那间,血红小眼就变成了一个浑身冒着魔气双眼血红的男子。那男子看着底下漆黑得可怕的阶梯,嘴角竟然露出一丝微笑......

                                阶梯并不长,很快就走到底了。

                                出现在紫灵三人眼前的是一间巨大的石洞,石洞顶上挂满尖锐的岩石倒刺。在石洞的中间,摆着一张供桌,上面有三个锦盒。锦盒周身灵光闪烁,居然悬浮在供桌上方。供桌不远处还漂浮着一张画像,画像上市一个白须白眉的男子,看来似乎是星震真人的画像。

                                “这里就是星震真人的密室?”

                                问话的是范静梅,她虽然有些不相信这么容易就到达了目的地,但话语里还是隐藏不住的激动。

                                “应该是这里,当初的典籍上只说用玉佩就可以打开密室,并没有说接下来还要怎么样。”紫灵思索再三,还是只能这么说,“不过这些东西也不会平白无故摆在这里让我们拿。师姐小心,说不定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陷阱。”

                                紫灵说完暗自运用轻魂纱的功效,希望可以看出什么。要知道,她这件轻魂纱可是她母亲留给她的,在隐蔽面容和破除幻术上有意想不到的奇效。只要此纱一直罩在她的面容上,就是一些奇妙的禁制也逃不过她的眼睛。紫灵凭借着这件轻魂纱可躲过了不少敌人暗中设下的禁制,好几次死里逃生。

                                可是此时此刻,紫灵却大吃一惊——她完全没有看到密室里的禁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12-13 13:22
                                  范静梅和卓如婷也发现了,此地完全没有禁制的影子。难道星震真人没有布下禁制?

                                  三人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范静梅说:“师妹,你说会不会星震真人真的没有布下什么禁制?”

                                  “师姐,如果是你在此地留下重宝,会让它们直接放在这里,然后让其他的修士白白拿走吗?”紫灵并不赞同范静梅的话。

                                  “会不会有这种可能,星震真人这些宝物是留给后人的,所以就没有布置禁制。”卓如婷说,“如果师妹你不是凑巧看到那份典籍,也就不会知道这里有一个密室。这么隐蔽的消息,说不定星震真人就是认为这里除了他的后人不会有人找到,才这么大胆放心地把宝物摆在这里而不设下禁制。”

                                  紫灵摇摇头:“我始终认为不太可能。虽然这个密室很隐蔽,可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我们不就找到了?星震真人不可能没想到消息会走漏的可能性的,应该是有做出什么措施才对。”

                                  范静梅说:”那现在怎么办?白白看着宝物在眼前不去取?“

                                  ”取是一定要取。可是要谨慎。要知道,我们妙音门不是什么大门派,就是靠着小心谨慎才走到今天的。“紫灵想了想接着说,”我们先不要走过去取宝。反正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什么人进来这个阴风窟。我们先休息一下,取出灵石补充灵力。等到法力恢复七八成了,我们再去取宝。这样出现什么意外,我们也可以更好的应对。“

                                  范静梅和卓如婷也觉得此主意好,也就默认了。三人纷纷拿出灵石在地上打坐,恢复灵力。

                                  紫灵三人在地上打坐,吸取灵石,周身闪动着白光。不远处的三个锦盒也是在微微闪烁白芒。一时之间,整个石洞寂静无声,就只有白光闪烁,一付祥和的景象。

                                  不过很快就有人打破这片祥和——有人闯了进来。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12-13 17:18
                                    只见漫天血雾在空中聚拢,瞬间就变成一个双眼血红的男人。

                                    ”你们三人还真是谨慎,宝物近在眼前居然不动心。哈哈哈,没想到吧。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些宝物我就帮你们收了。“

                                    ”不好,是结丹期老怪。“紫灵用神识探查了眼前的男人之后,不禁大惊失色。

                                    ”是血馗教的馗老魔!你怎么会在这?你跟踪我们?!“看到血红男人的脸,范静梅一下子惊叫起来。

                                    馗老魔不以为然:“你们三人随随便便就想在天星城成立宗门,你以为我们就不会注意到你们吗?还如此大张旗鼓得收集法器和丹药。不枉我跟踪你们,这阴风窟里居然有一个密室。看那张画像,是传说中后期大成的星震真人吧。哈哈哈,现在他的遗宝归我了。”

                                    紫灵三人听了馗老魔的话自觉不妙,没想到这次居然微他人做了嫁衣。对方是结丹期的修士,虽然不知道具体修为,可是凭着自己这边三个筑基期修士,被对方杀死还不是像捏死三只蚂蚁那么简单。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12-13 21:29
                                      本来遇到这种情况一定拿出木龙碑能逃多远逃多远。可是现在宝物就在眼前,一时之间,紫灵三人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没等紫灵她们思考多久,浮在空中的馗老魔阴森森地说:“你们三个也别想走了,留下来帮我解除禁制吧。”

                                      说完大手一挥,紫灵三人感觉到一股吸力,让自己身体飞往馗老魔的方向。紫灵三人大惊之下,急忙运功抵挡。可是还是迟了,离馗老魔最近的卓如婷一下子就被馗老魔吸到空中。这也是她们三人和馗老魔修为差太多的缘故,她们三人几乎是没有胜算的,一丝一毫都没有。

                                      浮在空中的馗老魔凭空抓住卓如婷之后,不顾卓如婷的花容失色,一下子把卓如婷往供桌那里扔去。他居然想让卓如婷触发禁制,自己在一旁观察有没有危险,再坐收成果!

                                      “砰”的一声,卓如婷整个人都砸在供桌上,三个锦盒的光芒似乎也受到影响暗淡了几分,却也没有什么损坏。竟然真的没有触发什么禁制!

                                      这下子不仅紫灵她们,连馗老魔脸上也是出现一丝疑虑:难道真的没有禁制?宝物就白白放在那里?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12-13 23:20
                                        纵然是馗老魔这样见多识广的结丹期修士,也被星震真人的做法搞糊涂了。以往他去寻宝的时候,哪个宝物周围不是设下重重禁制?这里居然一反常态,一个禁制也没有?

                                        还没有等馗老魔思考完,卓如婷马上就反应过来,直接一手一一只,抓住两个锦盒,扔给了远处的紫灵和范静梅。

                                        因为馗老魔一直浮在空中,而且被星震真人的做法搞糊涂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居然就让卓如婷得手了,成功把两个锦盒扔给了紫灵和范静梅。馗老魔大怒之下,居然凭空出现一件褐色的铁叉,往卓如婷的方向攻击。

                                        而紫灵和范静梅这边,接到了卓如婷扔来的锦盒,两人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一是没有想到锦盒居然这么简单就得手。二是想到一下子有了两个锦盒,可能馗老魔就会放弃卓如婷那里,转而攻击这边。心里不禁又是惊喜又是抱怨。而卓如婷在瞬间就想到如此有利于自己的计谋,心机之深可想而知。

                                        不过卓如婷往往没有想到的是,馗老魔没有去攻击拥有更多锦盒的紫灵和范静梅那边,而是攻击只有一个锦盒的自己!无奈之下,立刻起身放出白影盾苦苦支撑褐色铁叉的攻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12-15 09:01
                                          而另一边,范静梅也是聪慧之人,知道三人加起来也不是馗老魔的一个人的对手。拿到锦盒之后,丝毫没有帮卓如婷的打算,居然径直往入口遁去。

                                          紫灵看到两位师姐一人一边,她何尝不知道目前的情况。可是情急之下居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忽然身后一声惨叫,紫灵回头看去。原来是范静梅,她居然没能逃出去——入口被人下了禁制!

                                          “哈哈哈,你们几个别想逃出去。入口已经被我下了禁制,你们是逃不掉的。”馗老魔看到范静梅的举动不禁大声笑起来。原来他早就神不知鬼不觉在入口下了禁制。怪不得他一开始没有去对付拥有两个锦盒的紫灵和范静梅,而是攻击惹怒他的卓如婷。原来他早就知道范静梅和紫灵逃不掉。而且想先杀了这个想愚弄自己的卓如婷。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12-15 12:15
                                            听到馗老魔的话,紫灵的脸色“唰”的一下白了,而范静梅的脸色更是白的和纸一样。入口的禁制不是什么可怕的禁制,可是破除似乎不是一时半刻就可以完成的。

                                            “怎么办,师妹?我们三人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啊。”范静梅声音颤抖地问紫灵。

                                            纵然是机智无双的紫灵面对这种情况也是束手无策,只能狠狠地说:“不管怎么样,馗老魔是不会放过我们,既然如此,师姐你也不要有什么逃跑的想法了。还不如三人联手,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6-12-15 19:05
                                              范静梅也是果断之人,想到当前的处境,咬咬牙:“好,我们和馗老魔拼了!啊,不好,卓师妹挡不住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6-12-15 20:20
                                                馗老魔在和紫灵她们说话的时候,手里的攻击也没有停止,褐色铁叉不停进攻之下,卓如婷终于快撑不住了。

                                                正在这紧要关头,紫灵和范静梅同时出手。范静梅使出随身至宝白银轮,紫灵拿出红绳缎。这两个都是目前两人最厉害的法宝,一齐向空中的馗老魔攻击去。她们知道,只要攻击奏效,留给卓如婷一丝空闲的时间,都可能让卓如婷脱逃而出。

                                                在白银轮和红绳菱两件法宝的猛烈攻势下,即使是结丹期的馗老魔也不敢贸然接下。连忙在自己身体四周布下防护罩,一个黑色的小盾。

                                                就在馗老魔的一丝分心之下,卓如婷终于抓住机会,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躲开馗老魔褐色的铁叉的攻击,飞遁前往紫灵的方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12-15 2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