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丑的我再转生的...吧 关注:1,745贴子:1,784
  • 13回复贴,共1

第三话 道を取るか身を取るか 后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译者:@興國物語
第三话 道を取るか身を取るか 后编
 
「然后呢然后呢,けーくん,你听人家说喔」
「恩……怎样?」
「人家啊,这个月要给金融先生的利息还不够呢。不能帮人家想点办法吗?呐,けーくん帮帮我」

在房中铺好的床单上,两人的男女裸着身子躺着。当然就是父亲及其爱人。爱人小姐用那颜色众多的指甲在父亲的胸膛上画圈圈,一边用甜美的声音这样说。
 
「美穂子……你又搞牛郎吗?」
「欸嘿嘿、暴露啦?」
 
被叫做美穗子的爱人一点都不心虚,就像是小学生恶作剧被父母抓到一样浮现天真无邪的笑容,父亲见此,只是笑着说句真是拿你没办法后在他的额头上亲一下。
 
(……那个表情)
 
在房间角落川著制服抱膝蹲坐看相两人的我,因为父亲的态度,那和对我还有母亲有着180度差别的态度,不禁多看了一眼。 ……至少我和母亲看过那笑脸什么的……是不曾有过的。
 
「……真是的,真是让人没办法的家伙呢,你这家伙」
  
父亲站起来后,打开房间深处的衣柜,打开褐色信封。
然后将里面的纸钞全都交给爱人。
 
(……欸、欸?信……信封……?)
 
我不禁站起来。
 
「那、那个……父亲。那个是我送新闻打工赚来的薪水……」
 
即使带着被殴打的觉悟也不问不行。
因为那些钱是我拼死赚来的。
因为是前天发薪日才拿到的薪水,所以还没有动过一毛钱。
……是作为有什么万一的生活费,非常重要的钱。
所以这些钱……不能交出去。没理由交出去。
 
「嘿。怎样?」
 
父亲毫无做错事般地俯视着我。
怎样,有问题吗──他的视线如此述说。
即使一瞬间被他用眼神灭了气势,我还是不服输地抓住父亲的手。
 
「那个……要是没有那些钱的话、这个月的房租和电费、还有生活费……就都付不出来了。所以……那个、这个、……。可、可以至少不要拿走这些钱吗… …?要是拿走这些钱,我……会死掉的」
「…………」
 
就这样保持无言,父亲突然笑了。
受影响的我也欸嘿嘿,浮现讨好的笑容。
 
「既然这样,就去死吧」
「欸……?」
 
噗……这低音在狭窄的室内回响。
 
「唔……!?」
 
我只知道肺中的空气在被踢到的同时全都一口气吐了出来。
 
「哦呼……哦呼っ……哦呼っ」
 
趴在地上,我不断试着呼吸。
那一瞬间,温暖的液体从嘴巴深处开始滴滴答答地流出。
茶色的榻榻米,漂亮地染上了红色的鲜血。
 
(骗人……血。……出、出血了)
 
这血是在嘴巴受伤时流出来的吗,还是说,是因为身体更深处受伤才出来的……虽然不知道,但看着自己身体内的鲜血滴滴答答地不停滴落不禁就吓白了脸……要是继续被打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死。这样一想,我抓住父亲的手也松开了。
 
但是这次换父亲吊起眉毛抓住我的头。
 
「呐……伊月。……别穰我太生气喔。那么想被父亲关注的话、要不要在这房间玩摔角?现在爸爸就叫朋友来,大家一起亲密地玩摔角!?啊!?」
 
 ――把你抓去轮奸喔。
 
父亲的眼神如此暗中述说。
被如此威胁,我能做的事情早就没有了。
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我尽可能挤出现在能做出最好的笑容笑着。
 
「……请拿去吧。这些钱请随父亲喜欢使用」
 
知道就好。父亲这样说,轻轻地拍了我的头。
 
 
 
 
 
日期改变。
时间正好是PM 0:00。
 
然后场所也变了,我现在正为了去车站前的便利商店一个人走在夜路上……虽然这样说,但也不是为了买东西才去便利商店。只是因为被父亲命令去商店架上偷酒回来才提步前去的。
 
 
是要选择继续被殴打但什么不偷,做为人的道路。
还是为了保护自己身而偷东西,离开人的道路呢。
 
 
 
 
 
现在的我,正站在人生的分歧点。


回复
1楼2016-12-03 19:49
    @興國物語


    收起回复
    2楼2016-12-03 19:49
      男主就不会想着去报警吗?这是家庭暴力吧?而且还这么严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12-04 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