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月恋吧 关注:4,251贴子:253,162
  • 19回复贴,共1

【守护地月恋】【原創】再一起 就好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潛水很久了,第一次貼文,防止被吞。一樓先給度娘。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6-11-21 01:06
    不知道看不看的懂繁體字,還是必須直接改成簡體字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6-11-21 01:12
      Act2
      「媽咪早,父親呢?」走到餐廳,只見到育子一個人吃著早餐,月野兔好奇的詢問著
      「今天開會,爸爸一早就出門了」笑笑,望著月野兔
      「是嗎?」嘆了一口氣,其實自己很怕父親的。身為新月建築的長女,父親對自己是嚴格的。她很少看到父親的笑容,只有一次,他記得…弟弟出生的時候,父親那溫暖的笑容。
      「吃飯吧,等等介紹幾個人給你認識」育子溫柔的望著自己的女兒,已經虧欠阿兔好多了,至少在最後的一年能讓他對『家』有好的回憶。
      「夫人、小姐,人已經來了,需要請他們在外面等嗎?」美奈子打開門恭敬的問著。
      「請他們進來,快請他們進來!」月野兔好奇的望著外頭,站著3個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女生。月野育子則是站起身迎接著。
      「容我為小姐介紹,這位是亞美,負責教導您高中及大學未完成的課業」是一位看起來很溫柔的女孩,俏麗的短髮更顯得知性。
      「這位是麗,負責教導您基本的禮儀」很漂亮的女孩,烏黑的長髮加上靈性的雙眼讓月野兔看的目不轉睛。
      「小姐,注意您的禮儀。不可以這樣盯著人家看」美奈子輕聲的在月野兔的耳邊說著。
      真是失態啊!月野兔趕緊道歉。
      「這位是真琴,您的保鏢。請您記得,不管你在哪裡都必須知會她,她必須保護您的安全」很高的女孩,伸出手:「請多關照!」看樣子是個很活潑的人啊。
      介紹完畢,美奈子遞給月野兔很厚的資料:「小姐,這是老爺排給您的行程,請您記得完成」
      父親嗎?
      自己不是很聰明,唯一的強項就是很快可以和陌生人打成一片吧?
      「好,美奈子我知道了」接過資料夾,深吸一口氣,準備接下來的挑戰。
      ※※※
      「老師,為什麼阿兔要休學?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奈留驚訝的看著自己的班導,為什麼身為阿兔的好朋友,他竟然不是第一個知道的。
      「這我也不清楚啊!大阪同學」老師也是一副不知情的表情。一早來,就接到月野兔要休學的消息,手續全都辦好了,連要詢問原因的機會都沒有。
      「怎麼這樣…」淚水流了下來,奈留哭了出來。阿兔是一年級的時候轉學來的。她是一個很溫暖的女孩,對每個人都是笑臉迎人,可是為什麼卻說走就走呢?
      「嗚嗚…」哭像是會傳染似的,不久全班的女生都哭成一團。當然,課也沒辦法繼續上了。
      「對了,地場衛。阿兔的男朋友!」站起身,拿著書包衝了出去。
      「大阪同學、大阪同學!」飛也似的跑出教室,任憑老師吼叫。
      K大學
      「我記得他是商系的學生」朝著自己的印象走了進去。之前常常和阿兔一起來找地場衛,果然走不到幾步路就可以看到熟悉的身影。
      「你…」
      「你…」
      兩人異口同聲的看著對方。
      「看樣子,你也沒有阿兔的消息」像是洩了氣的皮球,奈留轉過頭離開。
      月野兔似乎沒有存在過這個城市般,一點蹤跡都沒有留下…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6-11-21 18:53
        Act3
        「If you went to…小姐、您睡著了嗎?」看到月野兔趴在桌子上,似乎已經快睡著了。
        「沒事,我們繼續。」趕緊拿起書,認真的聽著。
        一個月過去了,每天都有需要上的課程。連一點喘息的空間都沒有。原本就瘦弱的身體,似乎更加虛弱了。
        「休息一下吧,喝茶好嗎?」亞美放下書,從櫃子拿出茶具。
        「我說亞美啊,你有交過男朋友嗎?」房間充滿紅茶的香氣,月野兔好奇的望著亞美。
        「男朋友?小姐怎麼會這麼問呢?」拿起茶杯,疑惑的看著月野兔。
        「沒事,我問問而已」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似乎隨著時間的推移,衛的臉怎麼有些模糊了呢?
        「小姐,您怎麼哭了?」趕緊遞上手帕。
        「咦?我怎麼哭了。呵呵…」趕緊擦拭自己的淚水,又喝了一口茶。不是說要忘記他嗎?怎麼一直盤旋在腦中,忘不了?
        「小姐,時間到了。接下來要上餐桌禮儀課程了」休息不到3分鐘,門開了,麗踩著高跟鞋走了進來。
        「好,我知道了」換上水晶的高跟鞋,走了出去。
        「您的身體必須在往前頃,下巴在收一點」餐桌上,麗耐心的教導著月野兔,而月野兔也很認真的學習著。
        「好了,今天就先休息了」過了2小時,終於結束今天的課程。月野兔整個人趴在餐桌上。
        「辛苦囉,小阿兔!」桌上放著香噴噴的檸檬派,月野兔立刻伸手過去拿。
        「小姐,禮儀!」麗無奈的望著月野兔,剛剛才上2個小時的禮儀課程,怎麼一下都忘光光了。
        「是,對不起」趕緊坐正,小心的品嘗香甜的檸檬派。
        「真琴,你帶阿兔出去走走吧!已經悶在家裡一個月了,得去曬曬太陽了」育子甜甜的看著自己的女兒。
        「是的,我立刻準備」真琴點點頭,走了出去。
        「哇,媽咪,最愛你了」開心的摟住育子,終於可以出門走走了。那是要去逛街?看電影?吃美食?海邊?有好多好想去的地方啊!
        月野兔穿上簡單的白色洋裝,上了淡淡的妝。藏不住的興奮不斷的催促真琴。
        「小姐,您走太快了!」真琴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這個小姐可真像個孩子啊!
        「對了,以後別叫我小姐了。叫我阿兔就好了」漾起甜甜的笑容說著
        沒有答話,兩人走了出去。
        「真琴,你看這好可愛哦!」興奮的指著玻璃窗的擺飾,走了進去買下自己看上的東西。
        兩人逛了好久,直到店面都打烊了,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家。
        「你讓阿兔去逛街?你難道不知道,最近治安不好,阿兔遇到危險怎麼辦?」一走進大廳,就能聽到父親的吼叫聲。
        「可是,阿兔她累了。我希望在這一年能夠讓她活的開心、有意義啊!」難得聽見育子激動的說著。
        「不需要,她只需要乖乖的當新娘嫁過去就好。只要能讓新月建築的版圖更加闊大,犧牲阿兔也是在所難免」
        「小姐…」聽到這句話,真琴心疼的望著月野兔。怎麼會那麼殘忍?學了這麼多東西,只是為了家族的業。
        「走吧,我們回房間」強忍淚水,往另一個方向,是啊。自己早該明白。過去的那2年只是假的,現在的生活,才是未來要過的生活。
        「你先下去吧!我想要一個人」揮手,月野兔走進房間。按捺不住的淚水宣洩而下。
        「衛…我好想你,我好想你」緊抱著地場衛送的兔子娃娃,任由淚水沾溼…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6-11-22 13:21
          謝謝各位的支持,都是用手機完成作品。看的眼睛很痠痛……
          週末會在努力工作。 如果用電腦版,應該就可以改成簡體字。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6-11-25 00:34
            看文的人似乎不多啊……⊙_⊙〃
            Act9
            R市,令人懷念又不捨。深怕自己會遇上認識的人,幸好在機場的時候,已經準備好車子,讓他們可以直達會場。
            「上車吧!」全白的Porsche 911turbo,流利的線條,加上極致的車身讓人不禁想多看一眼。內部則是加大的座位,咖啡色的皮椅顯得低調奢華,坐起來令人感到完全放鬆。
            「這是今天需要注意的部分,董事會似乎搞不定,才需要您出馬」4人坐上車,夜天立刻遞給星野這次遇到的問題資料。
            「還真是棘手啊…」看著手頭的資料,連星野光也忍不住低頭沉思著。月野兔則是默默的看著窗外,憶起之前在這裡的生活。
            很快,車子在一棟大樓停了下來。純黑的建築,完全看不出這是什麼公司。4個人停好車位走了進去,一進大廳,紅色的地毯,雪白的牆面。掛上世界各國的名畫,大理石砌成的柱子,金色的水晶燈,透明的電梯,卻有著祖母綠做成的按鍵,可以想見這棟大樓的擁有者財力多麼深厚。
            「哇,這裡還真是漂亮」4人走進電梯,按下17樓的按鍵,電梯緩緩爬升,令月野兔十分吃驚,因為完全和新月建築純淨的風格完全不一樣。
            「這一棟是萊斯雅特最新完成的商業大樓,似乎是想進軍建築業。最近很多他們跟無限集團一起的建案」大氣看著眉頭深鎖的星野緊張的說著。
            「萊斯雅特明明就是以美容及貿易為取向的公司,無限集團不也是走科學研究的嗎?怎麼他們兩間公司會湊在一起?」抓著頭,口氣似乎有些急躁。
            「萊斯雅特他們似乎有研發出最新的一種抗老藥物,而且無限集團本來就有涉獵醫療這一方面。所以他們才要合開一家醫院,似乎是萊斯雅特最新的企劃。」小聲的在星旁邊說著。
            「該死的醫院…」因為R市的醫療本來就不強,所以政府只要聽到有人要在R市蓋醫院當然十分願意,還是由全球最有名的無限集團,如果真的在這裡蓋醫院對政府而言無更是一大行銷。
            「我們本來的建案就是蓋在醫院的旁邊,這都還好。重點是,無限集團的人說我們佔用到他們500坪的土地,R市開照給我們的日期竟然跟無限集團是一樣的日期…」這才是重點,一塊地竟然有2家建設公司重疊到。
            叮—
            電梯到達17樓,一片很大的落地窗,厚實的門,雕刻細緻的花做成的手把,看得出設計者的完美要求,4個人走了進去。
            很大的會議圓桌,坐在中間的是一位個頭不是很高的女孩,藍紫色的短髮加上靈性的雙眼,白皙的皮膚穿著全黑的洋裝。
            「星野光?等你很久了」女孩輕輕的笑著。
            「這裡可能會談很久,小兔你先在街上逛。這是我的證件,如果晚上我還沒完成,你就直接去樨星飯店休息,拿出這張證件,他們就會知道了。還有這是我的信用卡,有想買的東西都可以刷,我讓夜天陪你吧!」看到眼前的女孩,直覺一定要跟她周旋很久,還是先讓小兔去休息比較好。
            「好,那我知道了,夜天不用陪我了,他還是跟在你身邊,一定會給你幫助的」露出燦爛的笑容,離開。
            「忘了自我介紹,我是土萌瑩」這是月野兔離開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月野兔決定先去飯店變裝,他可不想在被別人發現自己。都已經離開這裡了,那就必須徹底的藏好自己的行蹤。一走進飯店,亮出星野光給自己的證件,飯店人員立刻帶領月野兔到50樓的總統套房。50坪的空間,King size的雙人床,60吋的電視,一組義大利進口的黑色沙發,眼紅繚亂的各種酒靜靜的在酒櫃裡。這些東西,似乎都用不著啊…
            捲起頭髮,戴上黑色的鴨舌帽,加上幾乎擋了半個臉的墨鏡,穿上墨綠色的大衣,完美偽裝。
            「順便上個妝吧!」拿起化妝包,自己在R市還沒有上過濃妝。微施粉澤,輕點朱紅,如同芙蓉出水,傾國傾城。可惜把自己的美貌完全遮起來。無法看到如此美麗的女子。
            自己的變裝技術還真是一流,在咖啡廳遇到的客人也認不出自己,好幾次差點走過去打招呼…
            累了,在露天咖啡廳點了一杯果汁,坐在人來人往的望著自己住了2年的城市…
            「小貓咪?是你吧!」一台顯眼的紅色法拉利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駕駛走了下來,過於細緻的臉龐,金色的短髮,明眸皓齒,穿著白色的襯衫,藍色的牛仔褲。摘下墨鏡,望著月野兔。而因為過於顯眼,每個經過的路人都忍不住多看幾眼。
            「阿…阿遙」整個人撲在天王遙懷裡,撒嬌著。
            「我的小貓咪啊…」輕咬著月野兔的下唇,品嘗著月野兔的口紅香,笑著。
            「我覺得你不適合A43的口紅啊,太濃郁了。你應該用C55的口紅,甜膩而令人眷戀的味道。」擦掉月野兔的口紅,從車上拿出一條口紅,幫月野兔畫上去。有著百合花香的味道,粉嫩的顏色,更加襯托月野兔的氣質出眾。
            「阿遙怎麼在這裡?」上了天王遙的車,好奇的問著。
            「聽說你要嫁給星野?樨星下一任的總裁?」沒有回答月野兔,反倒是有些生氣的問著。
            「是啊…父親想擴充新月的版圖,所以要我嫁給星野」低頭,苦笑著。
            「那你怎麼會出現在R市…」天王遙轉頭望著月野兔。
            「我跟星野一起來的,聽說是建案有些問題。好像是跟無限集團…無限、無限。阿遙,不就是無限的總裁嗎?」像是想到什麼,指著天王遙問著。
            自己跟天王遙認識也是一種奇妙的緣分,那是在自己小學2年級時參加的一個舞會上,為了救一隻貓咪,整個人跌入水池裡,沒有一個小孩願意靠近自己,身旁的大人也因為談公事,沒時間去理會自己。只能默默的站起來,這時她發現當自己穿著漂漂亮亮時每個人都會圍過來,而當自己弄得一身糟時,每個人都立刻退了好幾步。
            「嗚嗚…」月野兔跑進花園裡,大聲的哭了出來,此時一雙細嫩的手遞上手帕,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
            「小貓咪,別哭了」見到月野兔沒有接過手帕,他跪了下來擦拭月野兔髒掉的臉。
            「我不是小貓咪,我是月野兔」愣愣的望著眼前的人,穿著合適的西裝,傳來古龍水的味道,令人感到十分有安全感。
            「你現在的臉就像小花貓,當然是小貓咪」天王遙輕輕笑著,拉過月野兔的手,走進房子裡。
            「雪奈,幫我準備一件衣服給這個小女孩穿,順便幫他梳洗一下」
            「是的」眼前出現一位墨綠長髮的人,黝黑的皮膚,如星星般的雙瞳,紅色的口紅,親切的看著月野兔。然後自己就被徹底清洗一番…
            半小時候—
            月野兔換上粉紅色露肩的洋裝,踩著粉紅色鑲有水鑽的鞋子,只擦上粉色的唇蜜,頭髮被稍微燙捲,像是洋娃娃般。
            「小貓咪,果然很可愛…」走上前,咬著月野兔的下唇,笑著。
            「雪奈,幫她改成265的唇蜜,這個味道對小貓咪而言太不搭了」
            「是的」雪奈立刻拿出另一支唇蜜,幫月野兔擦上。雖然是一樣的顏色,味道卻比較像糖果一樣。
            「你是誰?為什麼對我那麼好?」開心的望著眼前的人
            「我是天王遙…」笑的很燦爛,介紹著自己。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6-12-12 22:34
              不知道大家看的懂這篇嗎?一直處於【現在】【過去】的不同時空,對於【過去】的描述會慢慢減少…畢竟【現在】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月野兔是新月集團的大小姐,為了鞏固家族事業只好跟星野光結婚。是個單純的女孩(真的很單純,連阿遙咬她的下唇都以為是在試口紅的口味而已…後面會在出現很多單純案件)
              希望大家可以多給我建議啊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6-12-14 00:31
                好久不見了,最近開學比較忙,沒時間更新~


                ACct10
                「不说我了,那你呢?你怎么出现在这里?我记得你现在应该是在N市生活吧?怎么会来R市呢?」摇摇头,疑惑的望着天王遥,桌上果汁里面的冰块似乎随着溶化而使杯子沁出许多小水珠,月野兔轻啜了一口,似乎对于已经不冰的果汁感到有些生气,下意识的推开桌上的果汁。


                「既然你是跟樨星建筑的人一起来,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小兔,你这样我会怀疑你是不是间谍啊...」看到月野兔推开果汁的举动,天王遥立刻挥手请服务生过来,又点了一杯和月野兔一模一样的果汁。


                「才,才不是呢!我好奇的是,身为无限集团的总裁,你怎么没有去处理这是建案的问题?星野要是知道不是总裁出面处理,他一定气死了的样子,月野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那就让他气死好了,这样我跟地场才能合力开发R市啊!」哈哈的笑着,望着服务生刚送上来的果汁,意指月野兔赶快喝。


                「我说,小兔。你知道前几天是我的生日吗?」低沉的声音逼近月野兔,让月野兔的脸又刷红了不少。
                「我的礼物呢?」天王遥撑着桌子靠在月野兔的耳畔说着,一股清淡的香水味加上过于靠近的脸庞,让月野兔一动都不敢动,仿佛石象般矗立着。


                「人家没有准备啊...」声音如同蚁蚋般,可是两人的距离太过靠近,天王遥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没有准备啊,那你今今陪我逛逛吧!当作是我的生日礼物如何啊?」声音似乎更加低沉,月野兔感觉自己的心跳声都让天王遥读的一清二楚,点头,头却低的不能在低了。


                「那上车吧!」把钱压在帐单上面,牵着月野兔的手离开。过于快速的步伐,让月野兔原本戴在头上的帽子不小心飞了下来,金黄色的长发也之宣泄而下,在场的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那是...”如果自己没有看错,在这个城市生活那么久,只有看过那个女生有这种头发的颜色,可在她身边的竟然不是平时出现的那个男人,反而是另一个个迅速的拍照,然后传了出去


                「奈留,我刚刚在D茶茶店,看到月野兔的样子啊...」紧张的打给奈留,希望看到的一切不是幻觉。


                「嗯,我有看到你传的讯息了,可是,在小兔旁边的男人是谁啊?」疑惑的问着电话那一头的人,担心的问着。小兔是个生性善良的人,真怕她被骗了。


                「我也不清楚呢」想跟也追不到啊,车子在他拍照传讯息的时候就已经开走了,只能说那个男人长得很帅,真的很帅。


                “你好,我是好了,我立刻过去”两人才刚离开茶店,天王遥就接到了工作的电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小兔,我要去处理另一个计画,我和他们的总裁有些问题还要讨论,你要和我一起去吗?”拍拍月野兔的头,无奈的说着,看来今天想要开心的约会是没有办法了。


                “另一个计画?所有这个计画比你丢给你的小秘书的工程还要大啰?”有些惊讶的看着天王遥,他只知道无限集团朝建筑的那个案件,想不到在R市还有另一个建案


                「什么小秘书,别看小萤这样,她的实力有时候连我也招架不住呢!还有,这是秘密,你可千万不可以跟星野说,虽然我的公司主要是以医疗为主,说到医疗,就得到那些生技啊!所有我和莱斯雅特秘密的计画开发新的话医疗器材,如果成功的话,对于心脏病的患者可以有许多好处呢!“毫不避讳的告诉月野兔自己的计划。


                “那你要跟我一起去吗?”好奇的问着月野兔


                「好啊,不然一个人也无趣,等事情处理完,我再请你吃饭,就当作我忘记你的生日吧!」甜甜的漾起微笑,两人朝无限集团前进。


                收起回复
                33楼2017-02-08 16:23
                  两人走到无限集团的办公大楼,黑色的大理石建筑,整个建筑只有黑色和白色两种颜色搭配而成,令人感到有些庄严的感觉。等一下,这个建筑怎么跟之前住的房子风格有些呢?


                  鞋子清脆的踩在地板,月野兔加快脚步跟在天王遥的身后。
                  「地场,不好意思。我们开始吧!」敲敲门,走了进去,只见一个黑发男子坐在沙发上看着上厚厚一叠资料两人走到一间办公室里。办公室的大小,如同一间教室一样,红色的地毯加上全黑的办公桌,黑色的沙发搭配透明的桌子,一再显现这个集团喜欢的风格。
                  「不会,我也刚把资料看完而已」
                  「阿遥,你走太快了!我跟不上你」气喘吁吁的走进办公室,月野兔有些生气的望着天王遥,丝毫没有注意还有一个人在办公室里。
                  「小卫?」
                  “兔子?”
                  两人惊讶的望着对方,月野兔则是快一步的躲在天王遥的后面,拉住天王遥的衣服,脑中一片空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又跟地场卫相见。
                  「两个认识啊,那就不用我介绍了!小兔,他是地场卫」指着眼前的男人说,天王遥可以感觉到,气氛明显有点僵,天王遥走到沙发区,紧紧拉着月野兔的手坐了下来。而地场卫的眼睛也直察盯的看着天王遥的手,眼神令人恐惧。
                  「我说地场,你的眼睛有点可怕啊」笑着,似乎想化解尴尬的气氛
                  「天王,你怎么跟兔子认识的...」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坐在天王遥的对面,轻轻的说
                  “跟小兔怎么认识的?这个吗...”眼睛飘向看着月野兔,感觉这种话从自己口中说出来会有危险,而月野兔则是从头低着头,只是紧紧的拉着天王遥的衣角。
                  「让我们两个谈话好吗?天王」吃醋的看着两个人的举动,地场卫现时也是脑筋一片空白,消失两年的人,现在竟然跟无限集团的总裁一起出现,他不得问清楚才行。
                  「这个...可是小兔似乎不能意啊!」可以感觉到月野兔把自己拉的更紧,天王遥淡淡的说了,其实这个情况,天王遥当然希望两个人好好谈,可是看到月野兔的表情,天王遥知道现在绝对不能让月野兔一个人去面对现在的窘境。
                  “兔子,难道你一点也不想跟我聊聊你这两年的生活吗?我找你半年了,你像是消失一样,连一句道别都没有,就消失了,你知道我找你找的多辛苦吗?“站起身,拉过月野兔的手,而月野兔被他突如起来的举动给吓着了。
                  「够了,地场!小兔也有自己的苦衷,你别这样逼他!」站了起来,拉过月野兔的手,走了出去。
                  「看样子,今天不适合谈公事,你冷静之后再来找我吧!」天王遥拉着月野兔走了出去,一出出办公室,月野兔的泪水宣泄而出,整个人靠在天王遥的怀里大哭着。
                  「阿遥,我么怎么办,怎么办。呜呜...」天王遥拍着月野兔的肩膀,轻轻的搂着月野兔,安慰着抱着月野兔。
                  「小兔,我想,你要不要冷静一点之后,再去找地场谈谈呢?」温柔的靠在月野兔的耳边说着。
                  「我不敢,我不要,我不要...」脑袋混乱的无法思考,天王遥拉着月野兔走进另一间办公室里。
                  「那你在这里好好冷静一下...」话一说完,月野兔的手机响起。月野兔默默的拿起手机,却害怕的把手机丢在地上,天王遥走近一看


                  来电显示:星野光


                  「小兔...」自己最舍不得月野兔伤心的样子,天王遥和月野兔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任人手机不断的响起,两人紧紧的牵着对方的手,倚靠着...


                  回复
                  36楼2017-02-08 17:49
                    直接把全文貼到翻譯裡面,似乎有些會翻的不完整呢!只能一段一段翻譯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ct12


                    “小兔怎么回事,电话也不接。是跑到哪里去了?”因为没有谈成功的工程,想要找月野兔诉诉苦,却连电话都没有接,让星野光开始烦躁了起来。
                    「会不会是遇到认识的人,所以没有听到电话铃声啊?」大气看着烦躁的星野光,叹了一口气,虽然损失那一点地对工程的影响并不大,可是原本可以扩展自己的事业版图,竟然被一个小女生狠狠的驳回,连自己都忍不住想要站在对方那边,难怪星野光的情绪会那么浮躁。
                    「我先去洗澡休息一下,大气,你帮我继续打电话吧!」把手机丢向大气,走进浴室。
                    「好点了吗,小兔」摸着月野兔的脸,轻轻的问着。
                    「阿遥和小卫怎么认识的呢?」避避问题,直视着眼前的墙壁,语气平淡的问着。
                    「他是莱斯雅特的总裁,我们也是这几年才认识的,之前他在R市上学的时候,租了我们集团刚落成的房子。我记得,他那时候也有问我,有一个女生也要租房子...」看着月野兔,不可置信的望着她
                    「对,那个女生就是我。还真有缘啊,原来那时候的房东是你,怪不得小卫在跟你通电话时,一直觉的声音很耳熟」声音太过于平淡,天王遥紧紧的月野兔抱在怀里,此时,月野兔推开天王遥。


                    「阿遥,我没事。我想还是得跟小卫谈谈我的事情才是,毕竟他还不知道我是新月建筑的人,这样对他太不公平了!」露出笑颜,很灿烂的笑容。天王遥却可以感觉到那个笑容背后有更多的无奈,悔恨,懊恼...
                    「需要我陪你吗?」
                    「阿遥不用陪我,我自己可以处理。只有,如果我要哭的话,你会陪我一起哭吧!」咬着下唇,轻轻的说着,感觉眼泪又在眼眶打转,又要哭了吗?
                    「这是我的电话,你遇到事情就打给我!」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月野兔。
                    「对了,我还得回星野电话呢!」拿起掉在手上的手机。未接来电已经多达100多通,深吸一口气,回拨着电话。
                    「小兔,你在哪?我立刻过去接你!」电话响不到3声立刻传来紧张的声音,可以感觉到星野光一定担心的同同火锅上的蚂蚁。
                    「我跟老朋友聚会,你不会介意吧!」故作镇定的说着,身体却不断的在发抖。
                    「什么老朋友?我也想见见他,你在哪个餐厅,我立刻过去。」急促的语气,可以感觉到星野光似乎有些生气。「两个女生欸,你不要来啦!我等等就回饭店了,你乖乖等我啊!就这样,ByeBye」迅速的挂下电话,不给星野光说话的机会。
                    「说谎了啊,小兔...」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内容,可以感觉到星野光是个醋坛子,掌控欲很强的男人。
                    「嗯,被阿遥发现了!」点点头,不多做回应。
                    「我想地场应该已经离开了,你要去莱斯雅特找他吗?」
                    「嗯,我自己去」点点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天王遥抋了电梯,两人坐到地下室,上了天王遥的车子。
                    夜晚的R市,显得灯火通明,虽然是晚上,月野兔却仍然戴上帽子,车子以很快的速度开到了莱斯雅特的办公大楼。也许是下班时间已经过了,大楼里面的灯大多都关了,只剩下高楼层的电灯还有几个是亮着的。
                    「这里是莱斯雅特的办公大楼,地场也住在这里。我记得没错应该是在28楼」下车,帮月野兔开门。
                    「阿遥,我…」迟疑了,现在该去面对小卫吗?刚刚的自信跑哪里去了?
                    「放心吧,我会在这里等你。不管多晚…」似乎打了强心剂,月野兔点点头,下车。
                    「你好,我要找地场卫!」两人走进大厅,守卫档下两个人,盘查两个人的身分。
                    「已经那么晚了,地场先生已经休息了,有事明天请早吧!」旁边突然出现的保镳,让月野兔感到有些害怕。「你告诉地场,天王遥找他!」天王遥站在月野兔的面前,说着。
                    「原来是天王先生,我立刻帮您打电话通知地场先生」一听到天王遥的名字,守卫立刻拨打电话。
                    「是,我知道了,好的!」电话一接通,守卫懦懦的望着天王遥。
                    「我们总裁说现在不想见任何人,包含您阿,天王先生。」不断的低头道歉着,看到天王遥那个冷到冰点的脸跟旁边似乎哭很到眼睛都红肿的女孩,真不晓得总裁跟他们是什么关系啊!
                    「你电话给我,我亲自打给他!电话是多少」抢过守卫的电话,冷冷的望着守卫,那眼神让人动弹不得。
                    「天、天王先生!」害怕的告知总裁房间里的电话 。
                    「我不是说我任何人都不见吗?」电话的一头,传来气愤的语气,可以感觉到地场卫现在的火气很大 。
                    「你不见我可以,你连小兔也不见吗?」话一说完,电话立刻递给月野兔。
                    「卫…」感觉泪水又要流了出来,故作镇定的声音 。
                    「兔子?是你、你来找我了?赶快上来、赶快上来!」兴奋的说着,守卫惊恐的帮月野兔解开电梯锁。
                    「你要等我喔,阿遥,你不可以跑掉!」踏进电梯,月野兔拉着天王遥的手,紧张的道 。
                    「放心,我说过了,不管多晚,我都会等你」给了月野兔温暖的笑容,便把她推进电梯,按了28楼的按键。


                    回复
                    38楼2017-02-08 19:31
                      好久沒更新了,一次更更更~~!!!
                      邊寫邊PO的文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ct13


                      说真的,自己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信心去见地场卫,只见电梯缓缓的爬升,后悔的想按下往下的电梯,却因为已经被锁定,电梯只能直达目的楼层。
                      叮-电梯打开了,月野兔却愣愣的站在里面,一动也不动,直到电梯门再度关上。
                      「嗯,就这样吧!就这样吧…」反正明天上班时间,电梯一定会再启动,到时候自己再趁机逃走就好了。坐在监视器下面,这样就看不到她了。对,就这样就好了。
                      (30分钟)
                      「兔子怎么那么久?还是我下去找她好了,他一定是不好意思上来!」看着时钟,距离刚刚打电话上来已经过了半小时,竟然完全没看到月野兔的身影。
                      叮-门一开,只见月野兔已经躺在电梯里哭到睡着了。
                      「天啊!」地场卫赶紧抱起月野兔,走进自己的房子里,富丽堂皇的房子,搭配象征高贵的水晶灯,一组黑色的沙发及大理石的桌子,一大片的落地窗,可以眺望R市的风景,地场卫把小兔抱进房间里,一张King Size的床,手工的蚕丝被,加上一个特制的衣柜,以及一张办公桌,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这就是地场卫的房间。
                      「唔…」似乎感觉到,有人抱住自己,努力的睁开双眼,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惊恐的起身,只见地场卫坐在自己的旁边,温柔的笑着。
                      「你怎么不多休息呢?你看样子累坏了。」摸着月野兔柔顺的发丝,温柔的说着。那个眼神令月野兔不禁又流下泪水。
                      「我、我…」语欲言,又止。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什么都不用说,你只要好好休息,明天有事情再说吧!」
                      「不行,我现在就要说!」过于温柔,让月野兔更加害怕失去眼前的人,想要逃避,但也知道逃避不是最好的方法。
                      对了,如果真的没办法,还有阿遥会陪我啊!我不会是孤单一个人
                      「我、我…」一句话却说不出口,连自己是新月集团的人都说不出口啊!咬着下唇,然后任由血流了下来。
                      「好了,我不要听你说了」亲吻月野兔的唇,阻止她在说话。
                      「不行,我一定要说!我、我是新月集团的人」脸红的望着地场卫,推开他。
                      「原来你是新月集团的人,没关系,我也没告诉妳我是莱斯雅特的人,所以我们算是打平了吧!兔子」笑着,似乎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还有,我、我跟阿遥是…」泪眼汪汪的望着地场卫,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你跟天王遥是好朋友吧!我知道的,天王已经有一位未婚妻了。是海王满,只是看到你们再一起,我还是会吃醋,我真是太小心眼了,对不起,吓到你了,兔子」又是温柔的语气,让月野兔整个人动弹不得。
                      为什么,小卫那么温柔呢?接下来最后一件事情,自己舍不得开口,不敢开口,不愿意开口。
                      「既然误会都解开了,那我们可以继续再一起吧!再过半年,我们和无限集团就要推出最新的药剂,到时候,我们就结婚吧!我答应你的,等到你毕业之后立刻结婚。放心,我会亲自去你家拜访你爸妈的!」紧紧的抱住月野兔,开心的说着。
                      原来兔子担心的事情这么微不足道,自己竟然还生气兔子,真是不应该。
                      「不是的,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皱眉,面露难色的望着地场卫。
                      「什么事情?你说吧!」看到地场卫的笑容,那一句话又狠狠的吞了下去。自己仿佛站在悬崖边,如果小卫知道自己已经要结婚了,会怎么想?
                      铃-
                      手机声响起,月野兔赶紧接起手机。 糟糕,已经11:00了,刚刚答应星野会早点回去的。
                      「小兔,你也太久了吧!你到底是和谁在一起?」星野光的语气十分生气,月野兔赶紧跳下床,走了出去。
                      「我在回家的路上了,星野,你不用等我了,你先休息吧!」小声的说着,害怕地场卫听到。
                      「我会等你回来的…」生气的挂下电话。可以感觉到地场卫站在自己的后面,月野兔直挺挺的站着,不敢回头。「星野?是星野光?樨星建筑的人?」脑中浮现星野的姓的人只有最近在建筑业急速扩张版图的星野光。「我是他的未婚妻」月野兔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说着,仿佛不关自己的事情般。


                      接下來的劇情,嗯…有點不敢寫下去啊!
                      謝謝大家的支持喔~愛你們


                      回复
                      40楼2017-02-08 21:03
                        Act 14


                        「未婚妻?所以你要结婚了?」地场卫拉住月野兔的手,不可置信的望着月野兔。只见月野兔撇过头,沉默着。
                        「兔子,所以你之前都是在骗我?亏我还这么相信妳。原来对妳而言,我只是妳在R市无聊消遣的对象而已?」地场卫的脸色巨变,拉住月野兔的手也加重了力道,一字一句听在月野兔耳哩,格外刺耳。
                        「不、不是的,我跟星野…」自己的手感觉要断掉了,可是地场卫现在说的话却让她更加痛苦、难受。
                        原来,心痛的感觉,真的这么痛…
                        「所以你只是来告诉我,我们之间结束了?还是要来请我参加你的婚礼呢?」地场卫的语气让月野兔恐惧,泪水无法控制般的流了下来。是自己造成这一切的,所以必须解决这件事情的,明明在来这里的时候,就想到了。只是亲眼看到地场卫那可怕的眼神,脑袋像是无法思考般,刚刚的勇气在哪里?难道一切都是自己再逞强吗?
                        「那我恭喜妳要结婚了,至于婚礼,我是不会参加的」拉着月野兔的手,走到电梯,月野兔从头只是低着头,眼神有如死去一般,呈现完全空洞。竟然连泪水都流不出来。
                        「再见了,月野兔。」地场卫面无表情的目送月野兔离开
                        地场卫走进客厅,摊坐在沙发上,想不到再见面,竟然听到这个消息,地场卫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是如何的扭曲。摇摇头,喝了一口水。至少,他知道月野兔是安全的,并没有消失,就好了…
                        「刚刚一定吓到兔子了」看着杯中的倒影,地场卫苦笑了一下。自己现在的表情,十分可怕,该说自己还是第一次有这种表情啊。
                        「阿遥,我们走吧!」电梯一到一楼,月野兔拉这天王遥的手,走了出去。天王遥没有多说话,帮月野兔打开门之后,自己也走到驾驶座开车。
                        车子开得很快,穿梭在R市的街道。现在的路上并没有什么车子,天王遥的油门踩的更下去,车子呼啸而过。红色的法拉利,在夜晚显得十分耀眼。
                        「要去哪里?今天要住我那里吗?」天王遥小心翼翼的问着月野兔,月野兔的表情如同娃娃般,头只是低低的,仿佛与世隔绝般。
                        没有等到答案,天王遥开着车前往自己的住家。
                        黑色的建筑,磅礡的大门,眼前是一个很大的庭院,天王遥开着车子进去。车子停好之后,天王遥抱着月野兔走了进去。
                        一走进大厅典雅堂皇的布置,大理石砌成的地面,墙上挂着许多名画,一盏水晶做成的水晶灯,红色的地毯打扫得一尘不染,可以感觉到打扫的人,很细心的整理。
                        「少爷,你怎么那么晚回来」雪奈便走了过来担心的问着天王遥。
                        「处理一些事情,还有,除非我走出房间,否则不要来敲门。」径自的走上楼。
                        「好,我知道了」雪奈点点头,没有多问。天王遥走进房间里
                        「小兔,你好好休息吧!」房间里有一张大床,水蓝色的棉被,简单的装饰,传来阵阵清香的味道,那是天王遥专属的味道。很香、让人感到很温暖。
                        「阿遥…」眼皮好重,什么都忘记吧!月野兔缓缓的进入梦乡。


                        回复
                        44楼2017-02-09 09:41
                          Act15


                          天将亮未亮
                          月野兔慢慢的睁开双眼,房间里面一个人都没有,缓缓的环视了房间四周,典雅的布置,可以感觉到这间房间的主人是个细腻的人。身上的衣服也已经被换了下来,有点大的睡袍,她知道是天王遥的衣服。小心的下床,铺着羊毛的地毯,让人感到很温暖。打开门便可以看到天王遥坐在椅子上睡着了。而月野兔只是静静的望着天王遥那张虽然睡着依旧很英俊的脸。


                          干脆,跟阿遥结婚好了!

                          脑中竟然浮现这种想法,捂着嘴,叹了一口气。

                          「妳醒了阿,小兔?」过人的听力,在月野兔开门的时候,天王遥便惊觉到月野兔醒来的声音。天王遥看着月野兔,笑着。
                          「是啊,让你担心了,对不起」微笑着,眼神似乎恢复很多。
                          「对了,虽然我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件事情。妳的手机,是不是被人家定位了?」拿起月野兔的手机。
                          打开讯息:【小兔,为什么妳现在在无限集团? 】
                          看着时间,是凌晨传来的讯息。
                          「是星野?怎么会…」吃惊的望着自己的手机,什么时候被安装晶片了,自己竟然完全不知道。
                          「我派一个女孩陪你回去吧!妳就说,她是在无限集团工作的。」站起身,拨打电话。
                          「可是,这样不是…」摇头,她不想再麻烦天王遥了。
                          「听话,这是我能帮你想到最好的办法了。」天王遥露出温暖的笑容,拍拍乐野兔的肩膀。这是他唯一能够帮月野兔的事情了。
                          「她是露娜,露娜,这位是月野兔。你陪她回樨星饭店」不久,眼前出现一个黑色长发,皮肤黝黑的女孩。很漂亮的女孩,笑起来像是糖果一样甜。
                          「是的,少爷」点头,随即,天王遥又递了一张纸给露娜:「去之前,先把这张纸看仔细吧!小兔就麻烦你了,露娜」
                          两人一起离开房间。
                          「我是露娜,请你多多指教」女孩的笑容让月野兔安心了不少。
                          「我是小兔,月野兔…」努力的微笑,让人感到温暖的微笑。
                          两人缓缓离开天王家,坐着专属的车子到樨星饭店
                          「嗯嗯,原来如此啊!」笑着看着天王遥交给自己的纸条,眼神又飘向坐在旁边的月野兔,紧张的样子表露无遗啊!
                          「你放轻松点,连我这个外人都看得出来妳那么紧张。等等樨星建筑的少东不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吗?」握着月野兔的手,细细的再她的耳边说着。
                          很快,车子开到饭店前面,两个人走了进去。
                          「小兔,妳总算回来了!星野快气疯了,你怎么会跑到无限集团,天王遥的家阿?」大气跟夜天一看到月野兔,飞也似的跑到月野兔的面前。
                          「我是…」
                          「她是来找我的,我们聊得太开心了,所以忘记回来了。真对不起」露娜赶紧赔罪着
                          「妳是…」夜天好奇的打亮眼前的女孩
                          「我是露娜,在无限集团服务,这是我的证件」匆匆忙忙的从皮包里拿出自己在无限集团的工作证。
                          「原来是这样,那你赶快上去吧!星野等你很久了」检查着露娜的证件,发现没有造假之后,把证件还给露娜,然后推着月野兔上楼。
                          「露娜,谢谢妳陪我回来」月野兔嫣然一笑,随即便挥手跟露娜说再见。
                          电梯缓缓的爬升,天空似乎越来越亮了。三人走到星野光的房间里。
                          「小兔回来了,光!」开门的是夜天,只见星野一脸严肃的看着三个人。大气一脸无奈的表情,推了月野兔一把,三个人走了进去。
                          「她的朋友似乎是在无限集团工作,是一个叫做露娜的女孩子」夜天说着刚刚的情况给星野听。
                          「是吗?原来小兔有认识无限集团的人?」笑容有些令人恐惧,月野兔退了一步。平常的星野是很温柔的,怎么会露出这种笑容?
                          「我说你阿,认识的那个人是个女孩。而且似乎只是个打扫的女仆而已!跟天王遥没什么关系的!」夜天档在月野兔的面前,帮月野兔挡住星野光那看似要喷火的目光。
                          「原来是这样,害我误会妳了,以后不管妳去哪哩,我都会陪着你的!当然,为了怕你遇到危险,以后妳外出必须经过我的同意好吗?小兔」星野光灿烂的笑容让月野兔感到恐惧。
                          「还有,妳的手机我先暂时替你保管,以免我又找不到你了!」拿起月野兔的包包,取出手机,放在自己的口袋。
                          「对了,如果有事情的话,你就用这个电话打给我就好了!在我处理好R市的事情之前,你就乖乖的待在这里吧!以免我又找不到你,我很担心的,小兔」指着椅子旁边的家用电话,笑着。
                          月野兔知道,自己根本就是被限制在这个房间里。点点头,没有做任何反驳。
                          「等到工程结束,我们就结婚吧!明天我会开记者会宣布我们两个人的婚礼的,你很期待吧!小兔?」开心的抱住月野兔,亲吻她的脸庞。


                          回复
                          45楼2017-02-09 10:47
                            Act16
                            月野兔缩在棉被里,就连送进来的餐点,她一口都没吃。
                            这个早就是既定好的事实,为什么当星野这么说的时候,自己还无法忘记小卫呢?不可能在一起的两个人,自己还能奢望什么?只是徒留感伤罢了…
                            翌日一早,社会头条便大肆的公告星野光于早上6点传出来的声明稿
                            『我将与新月建筑的长女-月野兔于10月13日举办婚礼』虽然只是一张纸,却让各媒体争先恐后的报导。原因无他,一个是目前正在急速发展的樨星建筑,另一个也是小有名气的新月建筑。可是却从来没有人看过新月建筑的千金-月野兔长什么样子。
                            「星野先生、星野先生,这次怎么会突然宣布要结婚?」
                            「星野先生,月野小姐长得如何,你们有见过面吗?是为了促进2个公司的合作利益,所以才和新月集团的千金结婚吗?」
                            「月野小姐应该也在R市吧?怎么没看到月野小姐?你打算把月野小姐藏到结婚那一天麻?」
                            一早,樨星饭店便挤满了各大媒体人员。每个人看到星野光出现,便争相采访着,而星野光只是笑笑,没有回答任何问题。
                            「我说星野,你也太急促了吧!突然的决定婚礼,你知道一早,新月建筑的人就打来开骂吗?」一上车,夜天便无奈的看着星野光。
                            没错,他们是决定结婚,可是并没有寻问月野家族的人。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星野自己决定的。
                            「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再跟他们解释的!」星野光哈哈的笑着,似乎完全不把这件事情当一回事,只是眼神似乎闪过一丝忧虑。
                            「你是怎么回事,平常的你可是不会做这么仓促的事情,你在还未跟月野家的人讨论婚事,竟然自己擅自决定婚期?你怎么解释,虽然你和小兔一定会结婚,可是似乎有些不尊重月野家的人啊?」察觉到星野光刚刚的闪过的忧虑,大气小心翼翼的问着星野光。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星野光才会做出这么不符合自己做风的事情。
                            「是啊,我总觉得,小兔似乎已经有喜欢的人。虽然她隐藏的很好。可是自从之前与他碰面到最近的行为表现。我都强烈觉得她在疏远我…」星野光皱眉,椅靠在窗边,有些生气的说着。紧握的拳头,让大气和夜天都低下头,没有再说任何一句话。
                            气氛顿时降到冰点-
                            三个人没有再接下话题,继续去谈着今天原订的公事。直到天黑,才开着车准备回樨星饭店。
                            「我说,星野,如果小兔真的有喜欢的人呢?」这句话,大气似乎已经憋了很久了。如果事情真的如他所说,月野兔在没见面的这几年爱上别人,那星野该怎么办?
                            「我当然会祝福她,我也不想让小兔沦为只是为了集团利益而结婚的人。只是,如果她不跟我说,我就打算没有这件事情,我们就结婚。」握紧的拳头在发抖着,夜天和大气对视凝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星野从小就喜欢月野兔,这个是众所皆知,只是月野兔对星野似乎没有这层面的看待,只是把他当做好朋友而已。所以当新月集团决定把月野兔嫁给星野光时,星野兴奋到好几天都睡不好觉。也是为了能给小兔更好的生活,所以最近他才大肆的开发新的建案。
                            「我在等小兔开口,如果她真的那么喜欢对方…」虽然外头艳阳高照,可是星野光的内心却如同暴风雨无法停止。
                            铃-
                            电话铃声打断了三个人,夜天接起电话
                            「是,好,什么?我们立刻过去!」只见电话一头传来急促的声音,一下就可以听到匆忙挂掉电话的声音。
                            「星野,不好了。小兔她,绝食了。听说送去她房间的餐点,她一样都没有碰,如果这样推算,她已经一天半没吃饭了…」
                            「什么?」星野拉过夜天,紧张的说着。
                            「没什么事情,只是营养素不足,已经送去医院了。我们直接去医院吧!」车子加速的开到医院门口。
                            幸好没有人认识月野兔,也因为天色黑的关系,并没有人注意到那台低调奢华的黑色车子。三人把车子停在停车场,便赶紧下车直冲医院\。
                            「我记得是在1706房」三人直奔电梯,按着按键,等到电梯一来,立刻走了进去。由于跑得太快,三个人喘气的靠在电梯。
                            「这间医院是…」低调的风格,似乎是新成立的医院,每个地方都十分新颖。
                            「是无限集团最近开立的医院」大气指着电梯,可以清楚看到∞的符号。
                            「无限…集团吗?」低下头沉思着,想想R市,似乎也只有无限集团是最好的医院了。电梯很快的到17楼,立刻冲到柜台。
                            「请问1705的病房在哪?」星野一看到护士,便急促的问着。
                            「左转,走到底…就是1705了」被星野的行为吓到,护士指着左边,紧张的说着。话一说完,三个人立刻消失在柜台,如风一样。
                            「欸,我说啊。刚刚那个是不是樨星建筑的总裁啊…」坐在柜台的护士,指着刚刚跑过去的人再看看今天看到的报纸,两人面面相觑。
                            「好像是欸…」突然,两个人欢呼般的握着手尖叫着。
                            「第一次见到本人,好帅喔!」
                            「真的很帅,根本不输我们总裁,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两个护士在柜窃窃私语着。
                            「这件事要不要告诉总裁啊?毕竟是樨星建筑的人?」好奇的问着对方,两个人皱眉思考着。
                            「欸,我说啊!在1705房是谁啊?」在柜台里的护士赶紧翻着病床名单。
                            「月野兔?啊啊,莫非是…」一想到今天星野光在媒体上宣布的事情,立刻捂住嘴巴,另一个护士赶紧凑了过去,好奇的看着柜台里面的报纸。
                            「是星野先生的…」两个人互相捂住对方的嘴巴,幸好已经很晚了,医院并没有什么人。
                            「我想,还是通知总裁吧!」两个人嘿嘿的笑着,打着电话往上呈报。
                            ※※
                            「小兔…」轻轻的打开门,女孩苍白的脸颊,毫无血色的嘴唇,让星野光看的事十分心疼。身上已经换上医院的衣服,左手已经挂上了点滴,现在的月野兔感觉就像睡着一样,一动都不动。
                            「应该没什么大碍,只是饿过头而已」拦下刚刚出去的医生,像是威胁对方问着,医生一说完病情,立刻转身而逃。
                            「没事就好,小兔。我很担心你的…」轻轻吻着月野兔的唇,温柔的笑着。
                            「我们明天一早再来吧!等等秘书还有事情要交代」夜天拍拍星野的肩膀,笑着。
                            「也好,让她好好休息吧!」3个人关上门,默默离开。


                            回复
                            48楼2017-02-11 17:46
                              Act17
                              很快,【樨星建筑的总裁未来的妻子-月野兔目前在1705房】在无限医院传着众所皆知,每个人都好奇的想看看【1705】房的人长的是圆是扁、是方是正。几乎可以看到还在值班的护士或医生再17楼闲晃着。可惜在这件事情传到总裁时,立刻下了禁止令,理由是:『不需要为了一个病人就砸掉我们的招牌,而且不过是个饿过头的人,有什么好八卦的』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很快17楼的人便鸟兽散的离开,如果被总裁发现自己还没回去自己的工作冈位,一定马上被革职。
                              时间已经半夜,就连在值班的护士也忍不住打盹。没有发现清脆脚步声朝自己靠近。
                              「累了,喝杯咖啡吧!」低沉酥麻的声音传来,护士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
                              「总裁!」眼神立刻发亮,立刻站起身。
                              「别这么拘束,这些咖啡就给你们喝吧!」把手上的纸袋递给眼前的护士,转头就朝病房前进,轻新的古龙香水味,白色的衬衫加上随性的牛仔裤。搭配一双布鞋,让人看的目不转睛。
                              「啊!是总裁!」可以听到后面的护士不停的尖叫着。
                              「还是总裁比较帅啊。」接过手上的咖啡,脸红的说着。
                              「刚刚不知道是谁说樨星建筑的总裁比较帅啊!」护理区传来护士嘻笑的声音。天王遥没有回头,走进了1705病房。
                              「小兔…」拉张椅子坐了下来,轻轻的摸着月野兔的脸颊。脸上是缓缓有了血色,可是却可以感觉到脸上呈现挣扎的表情。
                              「小卫,对不起。对不起…」似乎是做了恶梦般,眼泪不断的流着。天王遥紧紧握着月野兔的手,担心的望着月野兔。
                              「阿遥…」不久,月野兔慢慢的睁开眼,看到天王遥握着自己的手,整个面容完全舒坦的看着天王遥。
                              「妳醒了吗?听说你是饿坏了?怎么回事,星野光不给你饭吃是吗?」靠在月野兔耳边,轻声的问着。
                              「饿坏吗?可能吧!当星野告诉我已经决定我们的婚期,我就,我就…」整个人靠在天王遥的怀里,紧紧的拉着天王遥的衣服,任由泪水浸湿他的衣服。
                              「所以婚礼是星野决定的?」轻抚月野兔的头,温柔的问着。
                              「是啊,他告诉我会昭告媒体我们即将结婚的事情。只是我没有想说竟然这么快,怎么办?阿遥,小卫也知道这件事情了对不对?我不要嫁给星野,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整个人瘫软在天王遥的怀里,看到月野兔眼神空洞,早已没有认识之前活泼可人的样子,天王遥好心疼,他真的很想好好的给星野光一拳。为什么要把小兔逼到这个窘境?
                              「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你先别紧张。你好好放松,我会帮你解决的…」首先只能先安抚眼前月野兔不平静的情绪,月野兔默默的点头,却依旧把天王遥的衣服拉着很紧。
                              「阿遥,你陪我好吗?」语气轻轻的说着,现在只有天王遥能够陪自己了。如果再没有人陪她,自己就像是被推入海里面,会窒息而死。
                              「我会陪妳的,你放心。只是,我可能先得把你换个病房,因为星野已经知道你住院的事情…」发现一说到星野,月野兔拉得更紧。天王遥无法想像,月野兔所承受的压力到底是多大。
                              「好,我知道」点点头,躺了下来。天王遥立刻联络护士站,并且传递消息:「月野小姐必须观察一阵子,这几天暂时无法探视。」
                              天空出现鱼肚白
                              一早,星野光便直奔无限医院。
                              「为什么?我不能探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声音过于大声,让每个人都转过头看着。只见一位高挑的男子虽然戴着墨镜确可以感觉到男子英俊挺拔的脸,在护理站大吼着,每个人都不禁多看他几眼。
                              「对不起,这是我们总裁下的命令。我们只能执行…」护士害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虽然长得英姿焕发,可是却可以感觉到男子的火气正逐渐上升。
                              「那请你们总裁出来,我和他谈谈!」星野光生气的望着眼前的护士。
                              「哎呀,这不是樨星建筑的星野先生?什么事情让您这么大动肝火?」温柔的声音从护理站里面传了出来,绿色的卷发,加上气质非凡的态度,星野光的火气似乎降低了不少。
                              「经理,是…」看到救星般,小护士赶紧离开现场的位置。
                              「你是谁?我找你们总裁!」星野光的语气也稍微放缓和一点的望着眼前的女生,很美的女生,精细的五官,白皙的脸颊,穿着一件纯白的套装。就像女神般。
                              「我们总裁有事目前走不开,我想您是来找月野兔小姐的吧!只是月野小姐似乎除了营养不足还有些问题啊…难道星野先生不想让月野小姐健康出院吗?」虽然是笑笑,可是一字一句确实说出月野兔目前的状况不是很稳定。


                              「我们当然知道你担心月野小姐,可是医治病人最重要的是让患者多休息,如果每个人都像您一样,只看一眼就好。那一位病人不就时常要让人『看一眼』,虽然对你们而言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对病人来说却是少了很多能够休息的时间呢!」不断的逼近星野光,那气场让星野光似乎也难以招架。
                              「那,我至少可以知道小兔的情形吧?」拉着眼前的人,温柔的笑着。
                              「当然,我们聘请了最专业的医生为月野小姐看诊,您可以安心的把月野小姐交给我们照顾」没有挣脱,似乎笑的更灿烂。
                              「你叫什么名字」星野好奇的问着眼前的人。
                              「海王满…」
                              月野兔被安排在无限医院的VIP病房,必须有密码的人才可以进来。原本身体就没什么大碍,天王遥帮月野兔准备简单的食物,方便她进食。
                              「我说,阿遥,你打算把月野小姐留多久啊?你就不知道刚刚樨星建筑的少东来,快把我吓死了」走进天王遥的办公室,海王满无奈的望着眼前的人。
                              「什么人有办法把小满吓死呢,别开玩笑了!」宠溺的看着海王满,表露无遗。周围仿佛出现了各式缤纷的花朵,让人不敢靠近。
                              「我打算让小兔跟地场说清楚,很多事情不说清楚,只会让彼此留下遗憾」整理着桌上的文件,看着海王满。
                              「那阿遥有没有跟我说清楚呢?」走在天王遥面前,低下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天王遥。
                              「说清楚什么啊,小满…」摊手,望着海王满。眼神却透露出一丝邪恶的气息。
                              「说你爱我啊!」靠在天王遥的耳边,那有如海水般深沉而清澈的声音,天王遥没有说话,拉过海王满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咬着海王满纤细的肩膀,很快,肩膀便出现一个明显的齿痕。
                              「阿遥,你好坏。你明明知道人家晚上还有宴会的,这样人家就不能穿那件露肩
                              洋装了」海王满环着天王遥的颈,撒娇的说着。
                              「谁说你不能穿,你晚上就是必须穿那件洋装,这样人家才知道你是我的。」轻抚自己留下的印记,会心一笑。
                              「阿遥真霸道啊」故意靠在天王遥的身上,身上的重量也慢慢加重。
                              「是啊,只有我能这样对妳霸道而已啊!」不等海王满开口,天王遥抬起海王满的下颚,不断的亲吻着…




                              _________________(I'm可愛的分隔線)________________
                              不是很喜歡寫長篇小說,感覺劇情會越來越奇怪。預計20-22篇結束。
                              很喜歡天王遙跟海王滿【大人】的戀愛。後面的那一段是私心啊~~~


                              回复
                              49楼2017-02-11 19:01
                                好久沒更新囉,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喔!!!


                                Act18
                                夜晚,为了庆祝无限集团跟莱斯雅特合作的酒会。天王遥和海王满坐着专属的车子来到会场。天王遥穿着白色裁剪和宜的西装,黑色发亮的皮鞋加上有东方木质调的古龙水味道,身边挽着海王满,海王满穿着鹅黄色镶着碎钻石在裙尾,戴着祖母绿的项链,白色的高跟鞋,镶着宝石,身上传来清淡的香水味。让人的目光都落在他们身上。
                                「看样子我们有点迟到了阿,遥」宠溺的靠在天王遥,笑着。
                                「没关系的,还有人还没来呢!」搂着海王满的腰走了进去。
                                「恭喜、恭喜!无限集团竟然会害莱斯雅特合作,这可是前所未见的商业组合啊!」迎面就看见一个矮胖的男人,抽着烟斗,过于肥胖的肚子,导致在走路时,肚子的肉似乎不断的跳动。
                                「没有,您夸奖了!」笑着,敷衍眼前的人。他们现在要找的是地场卫。怎么身为主办方之一,主人竟然还没出现。自己也没资格说别人,宴会是7:00开始,自己也7:15分才进来啊。
                                「阿遥,地场来了!」海王满指着门口,看到一位斯文有礼穿着一袭黑色礼服的男人走了进来。天王遥和海王满慢慢的走了过去
                                「地场,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啊」海王满看着眼前的男人,虽然已经努力让自己打起精神,但是原本清澈的双眼似乎多了许多涣散。地场卫只是看着他们,不发一语。
                                「哎呀,笑一个吧!你可是黄金单身汉呢,你看身后的女孩子一直用着爱慕的眼神看着你呢!你是不是该礼貌性的招招手?」海王满指着地场卫身后的女孩子,温柔的笑着。
                                「那些女孩我没兴趣!」没回头,只是冷冷的说着。
                                「也是啊,你已经有了一个那么可爱的女朋友了」海王满的语气似乎有些无奈,更多的是为身后的女孩感到可惜,无法好好的结识眼前的男人。
                                「好吧!那我也不勉强你,宴会要开始了,做为这次的主办人之一,你应该先在台上说几句话吧!」天王遥制止海王满继续说说下去,走到地场卫面前说着。而地场卫没有理会天王遥,直接走到台上。
                                「看样子,对你敌意颇深啊,遥」海王满靠在天王遥的怀里,小声的说着。
                                「是啊」地场卫一上台,整个会场便鸦雀无声,听完地场卫简单的诉说今年公司的愿景及目标,台下每个人不断的拍手叫好。
                                「地场先生,还不打算结婚吗?」突然眼前出现一个女子,黑色的卷发白皙的皮肤加上勾人的双眼,穿着一袭黑色的礼服走到地场卫面前。
                                「这位小姐,请您不要靠近。」一群保镳站在地场卫身边,紧张的说着。
                                「我听说,地场先生目前还单身,却从来没有传出过绯闻。而眼前这么多单身的女生,总该有地场先生喜欢的类型吧?接下来,您不是必须到A市参加国际性的医疗研究会,我记得没错,那里似乎需要携伴参加吧!地场先生要不要就在这次的宴会上找出一个心仪的女孩呢?」女孩似乎对地场卫德形成了若指掌,一时之间,会场上每个人面面相觑着。
                                「既然地场卫先生目前没有心仪的人,那我想我应该会很适合你,你是否愿意和我交往看看呢?」女孩的毛遂自荐,让在场的人惊呼。
                                「是吗?既然你对我这么了解,那你应该也知道我对来路不明的人没有兴趣。如果今天你是因为工作的事情想来认识我,那请你先找我的秘书吧!他会另外在排时间的」地场卫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女孩,露出淡淡的笑容。
                                「你没试看看怎么知道呢?」女孩露出灿烂的笑容,似乎想逼地场卫接受自己。
                                「我说这位小姐,地场先生这样說妳还不懂吗?虽然他没有传出绯闻,不代表他没有女朋友不是吗?」海王满惊人的爆料,让在场的人不断的交头接耳。原来地场卫已经有女朋友了?
                                「是吗?那怎么没带她来会场?海王小姐,我知道你们无限集团和莱斯雅特合作,可是这不代表您可以说谎。这里的人物都是在社会上的名人,您也是。您可不能为了帮地场先生解困,就说出这种谎话喔!」女孩的眼神虽然充满迷惑,可是可以感觉到,她所说的话都是一针见血。
                                「如果你不相信,一个月后的国际医疗研究会,你可以亲眼来见识,地场先生的女朋友啊!」海王满充满自信的笑容,让女孩生气的转头离开。
                                很快,这个消息立刻透过电视媒体、网路、报纸,整个社会都遥传着【黄金单身汉-地场卫的女朋友】是谁?
                                宴会结束之后,3个人走进了VIP休息室。
                                「地场…」
                                其实在海王满说出地场卫有女朋友这件事情之后,地场卫在会场上整个脸难看到不行,没有人敢接近他。
                                「你们两个找我有事吗?没事的话,我要先回去处理公事!」坐了下来,解开勒住很久的领带。
                                「小兔病了」天王遥叹了一口气,望着眼前的男人。男人身体一震,遥头。只是冷冷的说:「然后呢?我想星野会好好照顾她的」
                                「她在我那里,她很想妳…」天王遥坐了下来,盯着地场卫。
                                「怎么可能?星野难道没有照顾兔子?」惊恐的拉着天王遥的衣领,生气的问着。
                                「你要看看她吗?」天王遥低下头,好奇的问着地场卫。
                                「当然!」地场卫紧张的望着眼前的海王满跟天王遥,似乎马上就想离开这里。
                                两台车快速的行驶着,很快的就到无限医院。三人走到VIP病房。
                                「你先在这里等着,我怕小兔看到你会害怕。」三人走到月野兔的病房前,天王遥看着地场卫说着。
                                「你可以先从这个小房间看看小兔,只是你不可以发出一点声音,不然她会发现的」海王满指着旁边的小房间说着。一走进去,那是一个黑黑的小房间,可以看到月野兔的身影。苍白的脸颊,原本总是挂着灿烂的笑容,现在却充满忧愁。身形似乎也消瘦了许多。
                                「怎么准备的东西你吃那么少啊?」看着桌上已经冷掉的食物,天王遥有些生气。
                                「对不起,阿遥。我吃不下!」尽量挤出笑容,却是如此勉强。
                                「吃不下还是得吃,我去准备你喜欢的圣代给妳吃吧!」摸摸月野兔的头温柔的说着。
                                「阿遥今天去哪里?怎么那么晚才来找我?」好奇的望着天王遥,似乎想让这个话题中止。
                                「今天有场宴会,要去参加。忘记跟你说了,小兔,对不起」轻抚月野兔的头,温柔的说着。
                                「没关系,公事比较重要的!」揉揉眼睛,一脸疲惫的样子。
                                「你累了啊?要不要休息一下?」天王遥好奇的望着月野兔。
                                「好奇怪,我已经睡好久了,为什么那么想睡觉?」疑惑的望着眼前的人,不解的问着。
                                「因为你都一直待在房间啊!我带你去走走好吗?」天王遥宠溺的问着月野兔。
                                「不要,我待在这里就好了,难道连小遥也要赶我走了?」害怕的望着眼前的人,询问着。
                                「怎么可能呢,你赶快休息!」月野兔甜甜的笑着,走上床。一下就睡着了。不久,海王满和地场卫走进房间。
                                「兔子…」就连睡着也是眉头深锁。地场卫不舍的看着月野兔。
                                「最近她都是这样子,吃饭只会吃几口。在这里只是发呆、睡觉。如果要带她出门,她就会躲在墙角哭。我都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天王遥似乎对月野兔这个情况很伤脑筋。
                                「可以让我和她独处吗?」地场卫盯着月野兔,轻轻的问着天王遥。
                                「当然可以,只是请你不要说出话刺激她…」话一说完,海王满第天王遥走出房间。


                                回复
                                56楼2017-03-11 14:11
                                  Act19
                                  诺大的房间,只有在床头边有一个小小的夜灯,地场卫走近一看,只见女孩的身形瘦了许多,原本红润的双颊似乎显得更为惨白,就连睡着眉头也是深锁着。
                                  「小兔…」轻抚女孩的脸颊,心如刀割般的痛苦。他不知道原来自己那么不经意的一句话,竟然害着眼前的女孩如此悲伤、痛苦。
                                  「阿遥…」虽然是在睡梦,嘴里喊着竟然是另外一个人的名字,看样子现在只有天王遥可以安抚月野兔而已吧?
                                  「小兔,对不起,我没有在你身边陪着你…」紧握着月野兔的手难过的说着,也许是月野兔还未完全睡着,月野兔缓缓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人。
                                  「小卫!」突地的惊醒,然后立刻抽出被紧握的双手,往墙壁靠了过去。过于冰冷的墙壁,让月野兔完全惊醒,她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出现的男人。作梦吗?不断的环顾四周,确认自己还在病房里,所以这不是作梦了。
                                  「你怎么在这里…」眼神飘到另一方,完全没有和地场卫交集,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看得出来,月野兔很恐惧、害怕。
                                  「我想看看你,小兔。」温柔的轻抚月野兔的发丝,却被月野兔下意识的推开,以前的月野兔绝对不会有这个举动。
                                  「嗯,我很好,谢谢」抱着身旁的枕头,努力的把自己的头埋在枕头里,不愿意再多看地场卫一眼。
                                  「是吗?」对于月野兔的反应如此大,地场卫毫不气馁的望着月野兔露出最温柔的微笑,想攻下月野兔的心房。
                                  「我累了,我想休息,可以麻烦你离开吗?」揉揉眼睛,温和的下着逐客令,月野兔现在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态看着地场卫,仿佛快窒息般。无法呼吸,最好的方法就是让眼前的人离开自己的视线,这才是上上策…
                                  「那你休息吧!我在你身边陪你好吗?」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似乎没有离开的打算,让月野兔吃惊的望着眼前的男人,照理说,自己都开口请他离开了,正常人应该会知难而退吧?想不到眼前的男人竟然坐在椅子上用温柔的眼神看着自己,让原本的睡意顿时消失。
                                  过了一会儿,只见月野兔不断的翻身着,似乎就算很努力还是睡不着。
                                  「小兔,睡不着吗?」笑着看着转辗反侧的月野兔。
                                  「大概有一点吧!」还是不愿意把头转过去看地场卫,努力的把被子拉高,让对方看不到自己。突然一片沉寂,月野兔慢慢的拉下棉被,只见地场卫脱下累赘的衣服,爬上床躺在月野兔旁边。
                                  「小卫你…」吃惊的望着地场卫,过于接近的距离,让月野兔立刻刷红了脸。
                                  「我陪你睡吧!」把月野兔抱入自己的怀中,让月野兔心跳加速,不是已经决定要忘记地场卫了吗?为什么现在看到他还会小鹿乱撞呢?
                                  身上不断传来的是地场卫特有的味道。让人觉得安心。缓缓推开地场卫,摇摇头。
                                  「我不睡了,我们聊天,好吗?」排斥的力量似乎已经减少很多,月野兔下床,走到冰箱打开了果汁。倒在玻璃杯,放在桌子上。地场卫哑然一笑下床走到椅子边。
                                  「最近还好吗?听阿遥说,你们合作的计画,似乎又有更大的突破了!」温柔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地场卫看得出来,那是『朋友』的眼神不是『恋人』的眼神,看样子对月野兔而言,自己只是她的一个朋友而已。
                                  「还不错,接下来我要去参加医疗研究会。然后还要再去参加R市的建筑公会周年庆」缓缓的说出自己的行程。
                                  「医疗研究会阿,我有听阿遥说过呢!阿遥跟小满都会参加呢!小卫呢?一定很开心可以受邀吧?」像是为朋友祝贺般的言语,让地场卫感到有些心痛。曾经的恋人,现在却如同普通朋友般,无法牵手、无法拥抱…
                                  想想,也是自己把月野兔推到十里外,自己也无法多说什么。
                                  「那你要和我去参加医疗研究会吗?」试探性的询问着,只见月野兔陷入沉思,这一思考,却花了不少时间。
                                  「我想还是不要吧!毕竟我跟星野要成亲了,我也不想耽误你…」笑得很甜,如同不是自己的事情一样。而这句话,却如同一把利刃一样,狠狠刺入地场卫的心。
                                  「我不要你跟星野成亲,我决定了!我们结婚、明天一早我们就去办理登记。」拉着月野兔纤细的手,手被抓的隐隐作痛。白皙的手腕立刻红了起来,月野兔死命的挣扎着。
                                  「不行、这样星野会难过的,我不能辜负星野的心意!」努力想挣开地场卫的手,那手的力道却越抓越紧,感觉骨头似乎要断了。
                                  「你不能辜负他,那你就能辜负我吗?兔子,感情是一辈子的,不是同情的。你这样同情星野,他难道会开心嘛?」拉过月野兔,把她抱入怀中,可以感觉到地场卫身上熟悉的古龙水味道以及熟悉的胸膛。
                                  「答应我的求婚,好吗?」深情缓缓的看着月野兔,不自觉的点头。深深一吻…






                                  ---------------`
                                  好久沒更文囉!!


                                  回复
                                  58楼2017-05-06 15:40
                                    Act20
                                    一早,如梦初醒,身旁不再是空无一人,取代的是她所爱的人,也是他永远的爱人。脑中不断充斥的昨晚的对话。
                                    自己,真的想结婚吗?真的想和眼前的人走一辈子吗?
                                    那星野呢?自己不愿意做个伤害别人的人,可是感情又该如何勉强自己委曲求全呢?脑袋从未如此的混乱过。如同暴风雨中的大海,将自己吞噬殆尽。却仍旧想继续沉沦…
                                    「妳醒了阿…」低喃的声音,在自己耳边。眼前所爱的人,是如此真实。紧紧拉着地场卫的手,露出有如天使般的笑颜。让人感到如此温暖。
                                    「是的,我醒了!」脸红的如同刚采收的苹果,让人不禁想咬一口。
                                    今天,是崭新的开始,也是结束的开始。
                                    轻轻的下床,简单做个梳洗。从冰箱拿出天王遥为自己准备的土司,烤了2片。然后涂上自己喜欢的草莓果酱。然后装了2杯牛奶,放在桌上。地场卫也简单的做个梳洗然后坐在餐桌上。
                                    「小卫,没什么好吃的。你先吃吐司吧!」甜甜的笑容,似乎稍微恢复精神,疲惫的神情却还是令人担忧。
                                    「那妳呢?妳吃什么?」看到桌上准备的早餐,只有一人份而已。疑惑的望着月野兔。
                                    「我喝牛奶就好了…」
                                    喀-
                                    话未说完,门已经被打开了。天王遥走了进来。
                                    「阿遥…」走了过去,像是小猫般的撒娇着,这个举动让地场卫感到些许的吃醋,却只是冷眼的望着天王遥。
                                    「怎么了,小兔!」摸摸月野兔的头,如同小孩般,宠溺的问着。
                                    「谢谢你这些日子的照顾。我想,我应该自己去面对所有的事情,我不能在逃避下去了!」虽然脸色还是有些许难过,可是却透露出愿意面对的神情,让天王遥忍不住抱住月野兔。
                                    「咳咳…」看到这一幕,地场卫忍不住的出声看着他们两个人,天王遥,真是个可怕的存在啊…是不是该让小兔跟天王不要那么常见面比较好?
                                    「看到小兔精神好多了,我也很开心,只是接下来的事…」不舍的望着月野兔。
                                    「放心吧!我会保护小兔,而且我们也已经决定好了,今天就去公证结婚!」把月野兔拉到自己的怀里,宣示主权著。
                                    「是吗?那恭喜你们了!」开心的拍着地场卫的肩膀笑着。
                                    「什么嘛,我才没有答应呢!而且爸爸跟妈妈也还没答应啊…」嘟着嘴半挣扎着看着身后的男人。
                                    「好吧,既然你们都决定好怎么做了,我也不便再介入了。只是,地场我警告你,你要是让小兔难过的话,我会毫不迟疑的把她带走,让你永远都找不到他!」坚定的神情望着地场卫,都快不知道谁才是月野兔所爱的那个人了。
                                    两人离开无限医院。
                                    「为什么你跟天王感情那么好」一坐上车,地场卫忍不住问着月野兔。
                                    「因为阿遥从小就一直很照顾我啊!我很喜欢他!」毫无掩饰的告白,让地场卫握着方向盘的手,打滑。
                                    「那跟我比较起来,你比较喜欢谁?」有些生气的询问着月野兔。
                                    「当然是阿遥」没有一丝犹豫的回答,让地场卫不可置信的望着月野兔。
                                    「可是,我爱的人是你阿…」低下头小声的说着,让地场卫原本皱紧的眉头舒展开来。
                                    对月野兔而言,喜欢跟爱,是两种不一样的情感
                                    「带我去找星野吧!我还是得跟星野说清楚!」脸上没有任何犹豫,已经决定好要跟地场卫在一起了,那就不可以伤害星野,至少要把自己的心意好好告知他。两人来到樨星建筑门口。刚好遇到星野正准备外出。
                                    「星野,我回来了!」车一停下来,月野兔首先下车走向星野光。
                                    「你总算回来了,妳让我很担心啊!」紧紧抱住月野兔,只差泪水没有掉下来。月野兔缓缓的推开他。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漾起甜甜的笑容,鞠躬。
                                    「我还是不能跟你结婚,对不起星野。我不想骗我自己,而且我也不想伤害你!」一口气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完,顿时鸦雀无声。
                                    「是吗?看样子你还是忘不了地场吧…」冷笑,拍拍月野兔的肩膀。
                                    「你怎么知道…」有些吃惊的望着星野光,记得自己从来没跟他说过地场卫的存在啊!
                                    「不知道是谁在网上PO出你的背影照,我循着照片找到拍照的人,似乎是妳在R市的朋友。他告诉我的…」星野光忆起那天的情况。


                                    「我说星野,这是小兔的背影吧!」大气在R市论坛上看到一张神似月野兔的背影照片。
                                    「是小兔!这是谁拍的?拍这张照片要做什么?」星野推开大气,紧张的问着。
                                    「似乎是寻人启事啊…」
                                    『这个女孩是我的朋友,如果有人知道她现在在哪里,请与我联络。 』
                                    然后3人沿着对方留下的Mail联络到【奈留】这个女孩…
                                    才知道原来小兔在R市所发生的事情,还有跟地场卫交往的事情。
                                    「小兔,我希望你幸福,当然了,如果地场他敢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会狠狠的教训他的」叹了一口气,无条件的把月野兔让给地场卫。毕竟自己所爱的人并没有如此爱自己,那又何苦强求呢?


                                    回复
                                    60楼2017-05-15 21:40
                                      Act21
                                      想想,放手很難,卻很簡單。成全一個人的幸福,卻是如同拿把刀自己的心臟狠狠刺下去。時間在走,總能沖淡苦澀。而現在,那個時間,卻似乎走得太過緩慢,雖然是日復一日。傷痕卻絲毫沒有結痂的痕跡‥
                                      「唉…」這是星野不知道第幾次的嘆氣。從那之後,他把公司的事情丟給了大氣和夜天,總是窩在房裡不肯出門,就連食物也是別人送到門口。
                                      「他變得很憔悴、快認不出他了。」兩個禮拜的醫療研究會,大氣碰巧遇見和地場衛一起來參加的月野兔,趁著地場衛和其他教授說話時,拉過月野兔,小聲的說著。
                                      「是嗎?我過幾天去看看星野…」白皙的臉龐多了擔憂,面容似乎也差了許多。點點頭,揮別了大氣。趕緊跑到地場衛的旁邊。
                                      「兔子,怎麼了?」疑惑的看著擔憂的月野兔,地場衛輕撫月野兔的頭詢問著。
                                      「沒什麼,只是想到明天就要帶妳去見爸爸媽媽,有些緊張而已。」勉強露出微笑,說謊了…
                                      「是嗎?我很期待的」看得出月野兔在說謊,似乎沒有人告訴過她。說謊的時候,她會不自覺的摸著左邊的耳朵…地場衛沒有說破,只是笑笑的望著月野兔。然後牽起她的手,在舞池上跳了一首又一手的舞
                                      「哎呀唉呀,這不是小貓咪?」潔白的西裝,清香的古龍水,月野兔開心的跑到聲音的方向,然後大大的一個擁抱。
                                      「阿遙,我等你好久。」沒有任何猶豫,整個人靠在天王遙的懷中。地場衛和海王滿搖搖頭的看著兩個人的互動。『彷彿是相隔許久的伴侶』看樣子,以後要禁止他們見面,海王滿地場衛互看了一眼,內心的想法看起來是一樣的。
                                      「小貓咪,我真捨不得妳嫁人…」無視地場衛在後面,親吻著月野兔的臉頰。這一幕讓地場衛和海王滿傻住了。「有什麼好捨不得的!我們還是好朋友阿,阿遙。」無害的笑容,讓天王遙忍不住又想親吻。
                                      「夠了,阿遙!」海王滿拉住天王遙而地場衛趕緊把月野兔拉入自己的身旁。
                                      「 呵呵」深覺自己做得有些過分,天王遙摟著海王滿的腰,頭也不回的離開。
                                      「你剛剛打算親她哪裡阿?阿遙」手肘狠狠的撞了天王遙一下,有些不滿的說著。等等被誤會了怎麼辦?
                                      「啊,什麼…」嘿嘿的傻笑,似乎不想繼續接下來的話題,看著兩人的離開,地場衛捧起月野兔的臉頰,深深的親吻那誘人的嘴唇,對於突如其來的吻,月野兔似乎有些難以招架,拉住地場衛的衣服,彷彿空氣不夠般,脹紅了臉。
                                      「傻瓜,接吻,還是可以用鼻子呼吸的…」鬆開了月野兔,看著月野兔因為缺氧如大力的呼吸著,地場衛頓時覺得有些好笑。
                                      翌日
                                      兩人搭機回到新月建築的總公司,對於地場衛,月野夫婦深感滿意。也很快就決定了兩人的婚事。就訂在一個月之後。兩人開始忙碌接下來的婚禮,而月野兔似乎也忘記答應大氣要去探望星野的事情。等到想起來已經是距離結婚一個禮拜前的事情了…
                                      「怎麼辦、怎麼辦,我答應大氣要去看星野的。」想想自己會忽然記得這件事情,也是從今天早上的新聞看到的消息。【星野建築即將拓展版圖】她還記得當看到這個新聞時,手上的牛奶還不小心掉了下來,驚嚇到了衛。
                                      「小姐、禮服已經準備好了,您先穿看看吧」門口傳來興奮的聲音,月野兔小心的開門,只見美奈子跟亞美開心的拿著禮服走了進來。純白色的白紗,小露香肩,胸前鑲著藍色的寶石,細緻的縫工,,輕盈柔順的裙擺。彷彿典雅氣質的公主,令人目不轉睛。
                                      「哇,小姐真漂亮,可惜地場先生目前不在,不然一定被你迷的神魂顛倒」亞美跟美奈子開心的在月野兔旁邊打轉著。
                                      「小姐,我幫你拍張照片吧!」拿起月野兔的手機,開心的幫月野兔拍了好幾張照片。
                                      「好了,你們先出去吧!」脫下禮服,意示他們兩個離開。打開手機,立刻打給星野光
                                      「小、小兔?你怎麼打給我」難掩興奮的聲音。
                                      「對不起,星野。我本來答應大氣要去看你的,我下禮拜就要結婚了,你會來參加我的婚禮吧!」擔心的聲音讓星野捨不得。而要星野看著小兔結婚,他無法給予祝福,或許是自私,不過,在感情這條路誰不自私?
                                      「小兔,很抱歉,妳結婚那一天,我剛好有事情,可能沒辦法去參加你的婚禮了」嘆了一口氣,該慶幸月野兔現在沒看到自己的表情啊,將近絕望的表情。
                                      「是、是嗎?那我知道了…」彷彿聽到眼淚的聲音,月野兔掛下電話。任由淚水不斷的流下來。原來自己對星野,做了那麼過份的事情。自己獲得幸福了,那星野呢?傷害他並不是自己的本意啊…月野兔摀著臉大哭著,這些日子自己的美好,卻深深的傷害星野的心,為什麼自己那麼自私?為什麼自己那麼可惡?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淚水像是水龍頭般,停不住...


                                      好久沒更文囉,之前忘記了密碼。一直拖到現在真是抱歉。
                                      下章是終章。如果有什麼想看的題型,可以告訴我喔!!我儘量滿足大家!
                                      讓大家久等了,在跟大家致上最深歉意><


                                      回复
                                      62楼2017-09-03 23:49
                                        终章
                                        距离婚礼还剩下2天,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笑容。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开心的,眼前的男人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叹气了,大气无奈的看着星野,茶不思饭不想着…


                                        公事完全严重延迟阿


                                        「是吗?您愿意回来了?」只见夜天偷偷的在门外打了一通电话,眼神充满开心及喜悦的表情。立刻冲进办公室在大气耳边细声的说着。
                                        「你是说真的吗?她要回来了?」话一说完,夜天立刻捂住大气的嘴,转头看着发呆的星野,刚刚那句话他似乎没听到。


                                        很快的,地场卫和月野兔即将结婚,这件事情虽然已经传遍各城市。媒体上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仿佛这天就像是平凡的一天一样。


                                        「小姐,您总算来了」看到眼前矮自己一截的女孩,赶紧站起身迎接着。女孩一头红发,白皙的皮肤,令人不禁多想看一眼。女孩放下手上的行李,走到星野的面前,狠狠的拍了桌子一下,这下可把三个人全吓坏了。看到眼前的女孩,星野手上的笔也掉在地上,发出锵的一声。


                                        「火球、妳怎么回…」惊讶的望着出现在自己眼前出现的火球,整个人差点连椅子都摔了下去。


                                        「听说你公事严重落后,我能不回来吗?你最好赶快把你手上的工作完成,我还得去参加婚里呢!」拿出电脑,温柔的看着星野光。那温柔的神情令人不寒而栗,虽然火球常常笑脸迎人,可是就算是在气头上,依旧是那抹微笑,根本不知道她生气的点在哪,反而手上会多了一堆莫名的工作。


                                        「婚礼?谁的婚礼?」感觉心揪了一下,也有些后悔询问。


                                        「唉呀,你不知道?我跟月野兔可是旧识呢!当然是去参加她的婚礼阿」依旧是那抹温柔的微笑,大气赶紧捂住火球的嘴巴,防止她继续说下去。


                                        「唔唔…放手啦!我知道星野喜欢小兔,可是人家都要结婚了,你总该好好祝福她不是吗?她不爱你,你强留她做什么?」指着星野光,无奈的说着。虽然自己没资格说这句话,可是既然小兔都要结婚了,当然是得好好祝福她阿,何必搞得两败俱伤?


                                        「火球…」夜天赶紧拉走火球,以防等等星野又不知道惠作出什么奇怪的举止,还是先逃为上策。星野愣愣的看着火球,叹了一口气。


                                        「我发现妳說的没错啊,既然我自己当初都放手了,现在还执着什么?火球,这两天的工作就麻烦妳跟我一起努力了!」露出那灿烂的笑容,星野坐了下来,开始工作。


                                        「我才怕你最近脑袋迟钝了呢…」挣开夜天的手,火球跟星野开始埋首工作,看着星野恢复平时的样子,夜天和大气相视而笑。


                                        果然能治住星野的,只有火球啊…


                                        婚礼当天,虽然媒体都知道今天举办的世纪婚礼,可是这次他们只有邀请几位朋友,媒体记者全都被挡在门外,虽然听到不少抱怨。例如:因为抢婚,所以才要低调举行吧?说不定那个月野兔也长得不怎么样?可能地场卫被下蛊,总之,各种奇怪的谣言满天飞…


                                        「呐,对于外面的传闻,你有什么看法?」海王满看着正在梳妆的月野兔,疑惑的问着。月野兔轻轻拉着自己的裙摆没有转头,可是却十分有自信的声音传来:「时间总是惠证明一切的不是吗?就像妳跟阿遥…」洁白的礼服搭上白皙的皮肤,红嫩的脸颊,令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小兔,妳很美」海王满走到月野兔身后,从皮包里拿出一串项链,特制的银色月亮造型,镶着小小的钻石,戴在月野兔的脖子上。


                                        「有时我还真羡慕妳啊,阿遥竟然送那么漂亮的项链给妳…」轻抚在月野兔脖子的项链,海王满叹了一口气,那无奈的眼神,月野兔全收入眼底。


                                        「可是阿遥爱的人是妳啊…」又是那无害的笑容,海王满似乎有些了解天王遥对月野兔的情感了。


                                        「无害的笑容,像那纯白的羽毛,想好好保护,不让她受到一点污染…」像是自言自语般,海王满转头离开。


                                        「哇,这项链可真漂亮呢!地场先生的眼光果然不一样。」美奈子看着月野兔胸前的礼物,羡慕的说着,月野兔只是温柔的笑着,不发一语。


                                        很快,亲朋好友都已经来到现场。虽然只是个小小的教堂,却依旧人声鼎沸。婚礼开始进行着,月野兔看看四周,发现星野光依旧没有出现,眉头不禁一皱,那小小的动作地场卫收入眼底。


                                        「放心吧,我相信星野会来祝福我们的」轻轻的靠在月野兔的耳边说着。


                                        婚礼开始进行,宣誓誓言、交换戒指。没有多繁复的手续,两人在此刻互订终生…


                                        「恭喜妳啊,小兔」结束了婚里的仪式,火球和星野气喘嘘嘘的出现在大家面前。每个人吃惊的看着两人,月野兔可以感觉到泪水似乎在打转般…


                                        「火球、星野…」看着两人走到自己面前,那抑制不住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


                                        「哭什么、哭什么,妳今天是新娘耶,等等把妆哭花怎么办?」火球赶紧拿出手帕帮月野兔擦着眼泪。


                                        「地场,如果你让小兔不幸福,我一定会把妳身边把小兔带走的!」指着地场卫星野笑了出来。


                                        「啊,放心,我绝对会好好照顾小兔…」搂着小兔的肩膀,低头吻住小兔…


                                        他们会很幸福,一定…


                                        End


                                        回复
                                        68楼2018-01-22 1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