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蛮夫妇吧 关注:3,079贴子:71,000

【幽幽蛮心】君之我所系 卿之我所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幽蛮续文💕
喜欢幽蛮夫妇但是结局太虐了💔
所以想给他们一个好的结局
第一次发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11-20 23:10
    〖第一章〗契阔

    『“臭龙幽”她带着哭腔唤他
    清澈的眼眸透过泛起的泪光凝望着他
    一向笑着的她此时却那样的悲伤
    让他心疼的有些绝望』
    他有些慌乱地睁开双眼,脱离了梦境,梦里伴随着的铃铛声也戛然匿迹
    近来这样的梦境越发真切
    “小蛮……”轻念出她的名,稳了稳心绪,朝窗外望去。
    正是深夜,月色很浓,他披上外袍走出房门。
    他轻轻靠在门口的石柱上,今夜风很凉,裹紧了外袍,凉风却还是顽劣地钻进来
    “我才不要你那漏风的外袍呢”
    ――忽然想起她曾这样说过
    “原来你说的是真的啊,果真是漏风的外袍”
    他失神地自言自语。
    十载光阴,将生离的思念熬得越发浓烈,越发不堪忍受,不可收拾。
    『“见或不见,你都要想我,念我”』
    见或不见?可一辈子还有那么漫长
    “当真是准备好了再也不见吗”
    他不敢想后会无期究竟一种怎样的概念
    只想带着希望等下去,若有一日能再复相见,那无论百年千年的等待,穷极一生也值得
    深邃的眼眸颤抖着合上
    不易察觉的泪在幽冥的夜风里悄然冷却
    “小蛮,十年了
    你还依旧在月下等着臭龙幽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11-20 23:35
      你新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6-11-21 23:29

        一袭红裙的少女独自坐在幽冥之隙中,呆呆望着泛着银光的封印漩涡
        这是自他离开以来她第一次回到这里,
        时隔十年,一切都还如初,恍惚间好像一切都回到了从前。
        『“我叫龙幽”
        “我叫小蛮”
        “小蛮?好名字,
        小巧玲珑,娇蛮可爱”』
        那是他们的初遇。从那一刻起一切就已注定了。
        小巧玲珑,娇蛮可爱。她觉得他说出来的话好像永远都那么好听。
        “龙幽…你是不是早就把我忘了啊”
        声音在空荡的空间里微微回响,然后又是死一般的寂静,她感觉自己活脱脱一个自言自语的疯子。嘴角强扯出来的笑颓然消失,把头深深地埋进怀里。
        “臭龙幽,你知道我有多想念你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11-25 23:3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11-25 23:40
            哭泣没有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12-04 08:44
              正文是不是太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12-04 08:45
                等着米更文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12-04 23:25
                  来更文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12-12 00:25
                    我发现我总是喜欢在半夜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12-12 00:26
                      看完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12-14 22:53
                        更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12-15 19:59
                          一直都在幽蛮吧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7-02 23:23
                            准备在幽蛮夫妇吧也更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7-02 23:24
                              天色渐暗了,烟火和花灯照得全城灯火通明
                              长长的栈桥建在水上,栈桥廊顶挂满了精致的花灯照得整片湖泊都闪动着光亮。
                              龙幽独步穿行在人群中。人间繁华而温暖——一如它曾经的样子。
                              眼前就是她所守护的天下苍生,是神魔之井另一边的世界。
                              担负起各自的使命,成为真正的守护者和统治者——这是曾经许下的约定,是女娲后人和幽冥王生离的约定。自那时起,一方封印便隔绝了两个世界,隔绝了龙幽和他曾经的一切,离开朋友,离开小蛮。从此成为幽冥王,独自踏上了荒凉的路。
                              他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潇洒地离开,可以全身而退回到幽冥界,只当在人间做了一场梦
                              可梦太过刻骨,他忘不了
                              忘不了小蛮的眼睛,忘不了她的笑靥,忘不了她的铃音,忘不了那个拥抱,忘不了那一吻。
                              十年太久,久到足以让年纪尚轻的小蛮忘了那个遥遥无期的约定;足以让情窦初开的傻丫头重新对另一个人动心。
                              忽然传入耳中的,
                              是一串银铃声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7-02 23:25
                                人潮灯海漫无边际,小蛮漫无目的地走着,忽然撞上了故意挡在她身前的姜云凡
                                “哎,你怎么不看路啊”姜云凡夸张的捂着胸口
                                “很疼吗难道”小蛮白了他一眼
                                “你这么大一颗头撞上来能不疼吗”
                                小蛮很生气并且用力踩了他一脚
                                “啊呜……”

                                “云凡”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烟花,小蛮忽然叫他,语气很轻,轻到让姜云凡感觉到不安
                                “嗯?”
                                “怎么办,我等不到臭龙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7-02 23:26
                                  人潮喧嚷,但那叮叮当当的声响却越发真切。
                                  他知道是她。
                                  龙幽快步寻着铃音,来回穿梭于人群中,兜兜转转,耳边的铃音越发清脆。他慌慌张张不敢停下脚步,连心跳都变得不同以往。
                                  是要见到她了吗
                                  思念了多久,希望转眼竟已到了眼前。
                                  可它消失也只不过一瞬
                                  当他绕过那条廊桥,她的声音已彻底听不到了
                                  “小蛮!”他慌乱不知所措,脱口喊出她的名,可是她的的确确已走远了,听不到呼唤,更没有应答。任他再怎样寻找,都没有踪影。
                                  明明已近在咫尺了啊,竟被一道廊桥隔断了。
                                  曾经是封印,现在是廊桥。
                                  还是错过了,又一次地错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7-02 23:27
                                    姜云凡独自坐在天玑宫外的台阶上,呆呆地望向远方。雨柔和草谷看见他后走了过来。
                                    “小蛮明早就要回苗疆了,一起去帮她准备些吃的吧?”雨柔说
                                    “你在这呆坐着做什么?”草谷开口
                                    “她不能走!”云凡听她们提及小蛮,忽然开口
                                    “……什么?”
                                    “胡闹,小蛮已经是苗疆大祭司了,她说有重要事务要赶回去,怎么能耽误”草谷说
                                    “她是要去送死!”云凡几乎是喊出这句话
                                    『三日前 长安
                                    “怎么办,我等不到臭龙幽了”
                                    “怎么会,胡说”云凡一愣,立刻否决她的话
                                    “真的……”小蛮说
                                    “你知道吗,苗疆最近很不太平”
                                    “……怎么了?”
                                    “魔兽异动,危害百姓”
                                    他忽然明白了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所以我……”
                                    “别说了!”他忽然大声打断,转过身直直看着小蛮有些泛红的眼睛
                                    “不可能,你不会死!”
                                    “我会”她回答,声音已经哽咽得只剩气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7-02 23:27
                                      云凡放下手中的两坛醉仙酿,并排坐在小蛮身边。星月相掩,凉风徐来。
                                      “一定要走吗……
                                      哪怕晚一点……”
                                      “是真的来不及了啊,苗疆危机四伏,师父是拼尽全力,才为我争取了十天时间。
                                      这是宿命,我逃不了的。”
                                      “……”
                                      “醉酒时外公总跟我说起娘和外婆,说她们了不起,却也怨她们一个个离开把他扔下。
                                      现在啊,我要去做和她们一样了不起的事了。他一定为我骄傲。”
                                      “师父他会伤心,会怨你扔下他的。
                                      我也会怨你扔下我们的”
                                      “雨柔姐姐不是回来了嘛,你们一定会幸福”
                                      “那你呢,你还没有等到龙幽”
                                      “我没有时间了”小蛮咽下一口醉仙酿,夜里凉凉的风吹在她有些温热的脸颊上
                                      “历代女娲后人都是如此啊,不得善终”
                                      “他也会怨你扔下他的”
                                      “如果有一天他能回来
                                      如果他还记得我
                                      告诉他
                                      我爱他”
                                      云凡感到痛,那样开朗幼稚的小蛮,是经受了多久的悲痛折磨,静默无声的十年间爱的如何深重,又有多少的无奈和不甘才能说出这般沉重的情语。
                                      云凡看见小蛮眼角闪动的泪光坠入脚下看不到底的深渊。多少的等待,挣扎,痛苦,思念,都随着泪的消逝即将就此埋葬。
                                      他们的守候,终是要一并灭亡了。

                                      天还未完全亮透的时候,小蛮离开了蜀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7-02 23:28
                                        龙幽来到蜀山找到姜云凡的时候,他正独自倚在小蛮房间的门口。
                                        他瞥见熟悉的暗蓝衣角时愣了一下,然后缓缓抬起头来
                                        蓝瞳,蓝发,龙幽。
                                        云凡定定地不知道盯了他多久,忽然轻笑起来
                                        “云凡,我回来了”
                                        “你还知道回来啊,**”云凡还是笑着,却是狠狠地吐出了**这两个字
                                        龙幽眸中有一丝的颤动,却无可否认
                                        “是,我**”
                                        云凡无声喑哑,他不知道该再如何开口,如何告诉他,小蛮离开,才是昨天清晨。
                                        此刻云凡才知晓,命运是如何作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7-02 23:2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7-02 23:30
                                            卡在这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07-03 13:05
                                              “小蛮!”
                                              就在海棠夫人无力抵抗的那一刻,小蛮赶回了她的身边
                                              小蛮双手翻转,转眼间便凝结出一股力量,光芒由指尖倾泻而出。不过顷刻间,眼前的魔兽直直倒了下去。
                                              “师父,小蛮回来了”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里,苗疆节节败退。
                                              苗疆虽有强大的小蛮守护,但魔兽泛滥,终究寡不敌众。如今只有女娲后人生祭以唤起女娲神力才能换得苗疆的安宁
                                              这一天终究到来
                                              所有族人都已被召回巫月神教,无人抵抗,妖兽大肆进犯。红衣的少女只身应战,凌身而起,身后泛着金红的光芒。
                                              “大胆妖兽,胆敢进犯苗疆!”
                                              小蛮双手伸展,蛇尾显现,眼中是嗜血的光芒。她手腕翻转间,金色的法印重重落在兽群中。随着她眼中神色的涌动,无尽长空顷刻间血色弥漫,闪电隐隐闪动,江河之水冲破山口向着兽群铺天盖地翻涌而来。惊天动地的雷铭浪啸穿透天际。
                                              她低吟着不知名的咒,天蛇杖泛起耀眼的光芒,女娲之力重临大地,神力犹如金色的烈焰燎过原野,数不尽的魔兽随着震耳欲聋的低吼,彻底消失在茫茫大地。
                                              结束了,这场战争最终以魔兽的灭亡结尾。
                                              即使远在巫月神教也将这一切听得真真切切。
                                              “小蛮...小蛮...我的小蛮...”
                                              海棠夫人凝望着远处血色的长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7-03 22:56
                                                女娲之力充斥着小蛮的躯体,胸腔里撕裂一般剧烈地疼痛,肺腑骨骼像是碎成了粉末
                                                她失去支撑,直直向地面坠落下去
                                                灵力逐渐涣散,意识已经控制不住地模糊
                                                可是那张脸却清晰依旧啊
                                                “小巧玲珑,娇蛮可爱”
                                                “小蛮,只要你需要我,无论是刀山火海,我都会奉陪到底”
                                                “这不是我们最后的结局,一定不是”
                                                “我以为我可以潇洒安静地离开,原来我做不到”
                                                好疼啊。臭龙幽,我好像要死了。
                                                可是我好想你,好想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7-03 22:57
                                                  云凡没说错,龙幽的确见到了小蛮
                                                  可小蛮却没能见到龙幽
                                                  “小蛮...小蛮...”
                                                  任他如何呼唤,怀里的温热都愈渐冰冷
                                                  理智断了线,低声的嘶吼在空荡的血色原野中久久反复,悲恸而绝望
                                                  可女娲后人
                                                  她听不到
                                                  凭什么啊,他的小蛮,笑起来那样温暖的小蛮,他那样深爱着的小蛮,要为了众生死去。
                                                  小蛮魂归圣灵珠的那一刻,龙幽有了选择。
                                                  覆灭如何
                                                  生灵涂炭又如何
                                                  我只要你回来
                                                  我只要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7-03 22:57
                                                    后来他们在战后那片有些荒芜的土地上找了很久很久,却找不到小蛮的任何踪迹,只有土石间触目惊心的血迹斑驳。
                                                    “小蛮...”雨柔念着她,悔恨没能替她分担哪怕一点的忧患
                                                    那天清晨小蛮离开之后,雨柔,一贫,玉书,草谷即刻悄悄随她回了苗疆,但在女娲之力降临时生成了强大的结界,任何人都没能靠进一步。
                                                    “傻小蛮”玉书怎么都不想相信,那个成天缠着他叫他玉小书的傻丫头,竟就这样没了。
                                                    “你们走之后,龙幽回来了”云凡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
                                                    “龙幽...他回来了?竟只迟了一步吗...”
                                                    “是,就在第二天清晨,我和他一起来了苗疆”
                                                    “可能是龙幽带走了小蛮!”雨柔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
                                                    “也好,无论小蛮是否活着,至少她等到龙幽了”海棠夫人轻轻闭上了有些酸涩的眼,傻丫头,其实还是没等到他。
                                                    “她也等了太久,太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7-03 22:58
                                                      都没有人理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7-03 23:42
                                                        小蛮在混沌中似乎听到渺远的心跳声,越发急促紧迫,她猛地睁开眼睛。
                                                        她记得她该是死了,可是她没有
                                                        小蛮感觉自己像是和谁躺在榻上,她被揽在怀里,她的头靠在他的怀里,耳朵刚好贴近他的心跳。
                                                        蓝黑的硬质衣衫,散落在她耳边的蓝发,特有的冷冽气息。
                                                        她怎么都不敢相信是龙幽,直到抬起头看到了那熟悉的清俊模样和看着她有些泛红的幽蓝眼瞳。
                                                        “龙...幽...”她试探地开口,有些干涩的喉咙只能发出沙哑的声音
                                                        “小蛮”他回应她,温柔地笑着
                                                        “臭龙幽...你干嘛抱我...”小蛮还有些怔,说着,已有泪夺眶而出。
                                                        “我好想你”有酸涩涌上来,声音变得更哑。她很想继续嘴硬下去,但她更想把那么久的思念全都说给他听。
                                                        “我也想你”龙幽心疼地把她抱得更紧。
                                                        小蛮什么都不想问
                                                        只想留住久违的拥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7-04 23:11
                                                          小蛮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沉睡中不知经历着什么,紧握着龙幽衣袖的手力道越来越大,不自觉地向他怀里靠紧了一些。
                                                          时隔十年,他们曾经的一切,生离时不敢回想的一切,都在他再一次拥抱她时一并复活。
                                                          原来关于她的一切,他从未遗忘。
                                                          小蛮的眉头天生就生得有些委屈的味道,但她总是很爱笑,笑的那样好看,像是最温暖的光照进了他沉重而苦痛的过往里,他竟就此再也忘不了她。
                                                          小蛮总是缀着一身精致的银铃,一举一动都带着细碎的声响。他离开人间后的很久,都总觉得她的银铃声响还回荡在耳边。
                                                          小蛮总是叫他臭龙幽,大概天上地下,敢这样叫他的也就只有她一人。
                                                          小蛮醉心制蛊,记得她研制了驱除邪煞之气的蛊,竟差点让他丧命,傻丫头为了叫醒他,日夜守在床边说个不停。她可能至今还不知道,她的的臭龙幽沉睡中听进了每一句话,铭记至今。
                                                          小蛮很努力地想要制情蛊,却总恼恨不能成功。其实情蛊早已制成,臭龙幽中了她的情蛊,至今未解蛊毒。
                                                          小蛮是最出色的的女娲后人,可她也是最笨的,最笨的大傻瓜。从来没有哪位女娲后人不顾性命,竟是为了给幽冥人求一场雨。
                                                          小蛮幼稚贪玩,却也接过了天蛇杖,是自己的私心吗,让她那么早就注定了不得善终。
                                                          龙幽握住了小蛮那因为抓紧他而有些骨节泛白的手。
                                                          小蛮,别怕
                                                          你纵是不得善终
                                                          大不了臭龙幽陪你一起,不得善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7-04 2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