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苑吧 关注:3,810贴子:167,358
  • 15回复贴,共1

【宇众不同】相思劫(主越恭)(大三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小短文,祝大家食用愉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11-20 21:23
    琴川首富欧阳华有一子,名曰欧阳少恭温文尔雅,医术超绝,在琴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每次出行都略有困扰,因为琴川的姑娘们太热情了,每次见到欧阳少恭都恨不得扑上去……
    这天,少恭好不容易摆脱了大姑娘小媳妇的围追堵截,来到郊外的山上采草药,谁知在半道上捡到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少恭本着医者仁心,把男人扶到树边坐下,为男人把了脉,没有多重的伤势,轻微的一点内伤和皮外伤,身上的血不是他本人的。
    少恭素手执帕,轻轻擦干净男人脸上的血迹,漏出一张英俊的脸,双眼微闭,薄唇紧闭,双眉微微蹙起,似有什么心事。
    少恭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丹药喂进男人的口里喃喃道:“上好的固元丹便宜你了。”
    正在这时一把剑横在少恭颈间,他微微转头,看到一个越十七八岁的少年,身穿红色苗疆服,俊秀的脸上略带怒气,只见他厉声道:“你是谁?你要对我师兄做什么?”
    少恭嗤笑一声:“你看不到吗?我在救他。”
    少年看到他手中的瓷瓶,脸色微红讪讪放下手中的剑道歉:“对不起,我们刚才被人追杀,我还以为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少恭摇头:“这些都是小事,你师兄的伤要静养,我是大夫:不如去我那里养伤吧。”
    少年感激的点头:“多谢大夫,我叫百里屠苏,我师兄名叫陵越,以后就多打扰您了。”
    “在下欧阳少恭,你叫我少恭即可。”少恭道。
    正在两人说话时,靠在树边的男人醒了,看到少恭时愣了一会说:“是你救了我吗?”
    少恭转头看向他说:“无事,我本是大夫,治病救人实数应当。”
    陵越:“我叫陵越,多谢你救我。”
    少恭:“既然你醒了就一起回去吧。”
    陵越不知在思索什么,与屠苏便同少恭去了少恭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11-20 21:24
      待的屠苏回到欧阳家,便看到陵越与少恭一个弹琴一个舞剑,两人相视,眼里皆是情意。
      屠苏被这一幕气的眼睛血红,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不接受我,是因为大师兄吗?呵呵,既然你这样,我把你抢过来你是不是就属于我了!
      屠苏唇角勾起一抹邪笑,拔出剑直接向陵越攻去。
      陵越听到身后有剑刺破空气的声音,立刻挥剑回挡,一盏茶的时间,两人便交手百余回合。
      “屠苏,屠苏!你醒醒,别被煞气控制!”陵越趁着回挡的空隙大声喊到。
      “哦?”屠苏嗤笑:“陵越,我很好,现在非常好,我才知道原来拥有煞气是这样的美妙呀。”
      “屠苏,你放下剑,有什么我们不能好好说吗?”少恭见屠苏的剑就要刺到陵越身上,忍不住开口。
      屠苏转头,看着他说:“你不开口,我差点就忘记正事了。”说罢他便虚晃一招,掳了少恭便御剑而去。
      陵越大惊,他没有想到屠苏是为了少恭而来的,直接御剑追去。却没有想到被煞气控制的屠苏法力惊人,不到一会便找不到他的身影。
      陵越落在地上,想了想,从怀里拿出一枚玉环,施出天墉城的追踪法术,看着灵光向前延升去。
      陵越心下一沉,那边的方向是,蓬莱!
      蓬莱三百年前毁于天灾,只剩一半岛屿屹立,岛上毒瘴遍布,妖怪无数,少恭身体那么弱,不知道……
      想不了太多,陵越担心少恭安危,催动全身法力向蓬莱飞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11-20 21:25
        蓬莱:
        “少恭,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屠苏抚着少恭如玉般的侧脸说:“你我本是一体,不应分开,少恭,来,来我的怀里,我们应该融为一体,这样才会永生。”
        少恭不为所动,只是冷淡的说:“你不是屠苏,你是谁?”
        “呵。”屠苏冷笑:“我不是屠苏我有事谁?”
        “屠苏不是这样的,他不会这样对陵越的。”少恭说。
        “哦?”屠苏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你是说他啊,呵,他就是一个懦夫,喜欢你却不敢去追求你,想占有你,却不敢行动,我是来帮助他实现愿望的~”
        “那你为什么又说你是屠苏?”少恭有些疑惑。
        “不知少恭听说过上古神剑焚寂吗?”屠苏看了一眼被扔在一边的剑说。
        “焚寂?!”少恭脸色大变问道:“你是焚寂剑灵?!”
        “不是我。”屠苏亲昵的挨着他的侧脸说:“是我们,我们是一体,只不过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们两个分开了,现在找到你了,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少恭不再言语,对他的动作也视而不见。
        忽然,屠苏脸色一变,拿起剑,看向天空中那道蓝光,略带兴味的说:“没想到他来的还挺快。”
        陵越。少恭心底默念这个名字,心里划过一丝甜蜜,纵是逆天而为,他也要和陵越白首到老。
        “屠苏,你收手吧。”陵越脸上带着悲悯的表情。
        “若要战那便来战,何必要说这些假惺惺的话!”说罢,屠苏便飞身而上。
        少恭看到他俩打的难舍难分,心里很着急,生怕陵越会有什么事。
        只见屠苏收回剑反手一掌向陵越攻去,陵越不忍还手只能用胳膊格挡,却不想屠苏直接一脚踢中陵越的胸口。他直接吐出一口鲜血向后倒去,显然受了内伤。
        “陵越!”少恭见陵越受伤,失声叫到。
        “既然你这么在乎他,我就杀了他!”屠苏勾勒出一个血腥的笑容,直接提剑向陵越刺去说:“只有杀了他,你才能和我在一起,只有杀了他,我们才能融为一体才能永生!”
        “刺啦。”这是剑刺入身体的声音。
        “不!”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少恭,少恭。”陵越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少恭,忍不住落下泪来。
        原来是少恭看到屠苏真想要杀死陵越,直接扑了上去挡在陵越的身前,代陵越受了这一剑。
        在剑刺入少恭身体的那一刹那,屠苏眼中的血色褪去,眼含悲伤,手不住地颤抖着。
        “屠苏,别自责,这不是你的责任。”少恭躺在陵越的怀里虚弱的说:“陵越,看来我是不能陪你踏遍万里河山了,以后好好修炼,替我看看这红尘万丈。”
        “少恭,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屠苏泣不成声。
        “屠苏,我还你剩下的魂魄,我想留下一魄陪着陵越,不知你可否愿意!”少恭虚弱的笑笑问。
        “对,魂魄。”屠苏慌乱的说:“我把魂魄给你你是不是就会好起来的?我把魂魄给你,你等会。”
        “不必了。”少恭拒绝:“天魂在你那里,我只能把魂魄给你,若你真是自责,那以后你可不能因为我与陵越有了隔阂。”
        屠苏点头。
        “少恭。”陵越用力搂了搂他说:“你怎么能骗我,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白首到老的吗?你都收了我的同心结了,我们要白首同心才对,你怎么能先走……”
        少恭吃力的摸摸陵越脸上的泪说:“我送你的玉环你一定要收好,我会用我的一魄陪着你,你定要好好修炼,切不可辜负紫胤真人对你的期望。”
        “我都答应你,答应你!”陵越头埋在他的颈间,不让他看到他脸上的泪。
        “那……就……好……”少恭含笑闭上眼睛,头靠在陵越怀里,已然没了气息。
        从少恭身体里飞出一魂四魄,留下一魄飞入陵越腰间的玉环,瞬间玉环发出一道灵光,显然,少恭的一魄已经寄生在陵越的玉环中。
        剩下的一魂三魄飞入屠苏的眉心,红色的灵光闪过,屠苏不由闭上了眼,片刻后他睁开眼,已然已经破了活不过双十的命格。
        陵越祭起灵火,瞬间,少恭的身体变成一捧白色的骨灰,被陵越装入一个小锦囊中,贴着心口放好。他拿起剑,看了一眼屠苏说:“屠苏,你回去后和师父说陵越不孝,百余年后自当会回天墉城向他请罪。”
        “师兄,你要去哪?!”屠苏着急道。
        陵越摸摸放在心口的玉环和锦囊,说:“我曾对少恭说我要带他踏遍万里河山,行侠仗义,看遍世间美景,现在我要去兑现我的承诺了。”
        “师兄。”屠苏鼻子一酸,眼眶发红说:“都是我不好,若我不被煞气所控少恭也不会……”
        陵越拍拍他的肩说:“少恭说不会责怪你,要我们好好的,我自不会对你做什么,以后师父还请你多多照顾。”
        屠苏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那么就此别过。”陵越转身,摸着心口漏出一个温柔至极的笑容小声说:“少恭,我这就带你去看红尘万丈,带你去行侠仗义,我们再也不分开。”
        他怀中的玉环一闪一闪的散发着灵光,似是同意他说的话。
        “那么就先去桃花谷,我记得那里有一片非常美丽的桃花,长年不落……”声音越飘越远,他带着他的骨灰和魂魄,去实现当初的诺言。
        今岁重寻携手处,空物是人非春暮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11-20 21:26
          首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11-20 23:30
            短小精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11-21 10:45
              真虐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12 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