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哈吧 关注:19,047贴子:166,850

【翻译】Proof of Existence(是敌是友后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标题:Proof of Existence
译名:存在之证(暂定)
作者:Niger Aquila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4300140/1/Proof_of_Existence
分级:T
分类:Angst/Friendship
配对:原著配对(如果有的话)
内容提要:世界已变,但过去未死。是敌是友的问题已不再重要,哈利只想着眼于未来。然而,过去永远无法被抛在身后,即使是一个被遗忘的过去。是敌是友续集。
授权:You have received a private message from:
Name: Niger Aquila
Profilehttp://www.fanfiction.net/u/505933/
Sorry for the late reply, I'm been out of the country for the past week. Yes, certainly you can translate Proof of Existence (I'm a faithful reader translated version too ;D). Again, thanks for your interest in mystories.

标注:引子是vlucia翻译的,现在联系不到她,而我现在断网了,无法联系原作者。发过来只想让各位不要重复前两章的劳动。之后由于无法上fanfiction,如果想要我继续翻译的话,只能说:对不起,请提供作者原文。
以下,正文开始。



广告
引子
(vlucia翻译)
他拼命地奔跑着。他看不清前方。他只知道自己必须离开这个地方。
在他前方,沉浸在阴影中隐约可见的是一堵墙的轮廓,挡住了他的去路。但当他靠近时,他发现那不是墙壁,而是一道石砌的拱门。一幅破旧的黑色帷幕悬挂在拱门上,虽然四周的空气一片死寂,帷幕却在微微鼓动。
他突然停下脚步,感到惊恐万分,他开始朝后退却。但,他依然可以感觉到身后有人在朝他靠近。他边转身边抽出魔杖。
一个身着斗篷的身影悄无声息地朝他走来。一双红色的厉眼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但他拒绝移开自己的目光。
身影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停下来。没有交谈,一切尽在无言中。
他和对手同时举起魔杖。他俩开始转圈。两人都紧紧握住魔杖,时刻准备着发射死咒。
哈利猛然睁开双眼,心脏还在砰砰直跳。他迅速打量四周。终于,他知道了自己身在何处,他轻轻哼了一声,强迫自己放松下来。
只是一个梦。还是那个梦。
他艰难地从硬地板上爬起身,倚靠在离自己最近的墙上。他努力将梦魇驱逐出脑海,低头看着脖子上的项链。在过去的11年里,无论发生了什么,他一直坚持将项链留在身边。
“你是决不会抛下我一个人的,是不是?”他呢喃道。他缓缓伸出一只手,擦掉项链末端水晶石上聚集的灰尘。
他听见一阵脚步声,他放下项链。脚步声越来越响。终于,脚步声停止了,有人在对他说话。
“该走了,波特。


回复
举报|2楼2008-10-05 20:16
    第一章 终章之后
    (carolsheep翻译)
    在被提升为国际魔法合作司司长多年之后,珀西.韦斯莱已经习惯于应付各种微妙的局势了。他不再是当年那个毛手毛脚的低级文官了。
    那为什么,他现在会如此紧张?
    毕竟,这就像别的任何一项任务一样,只是事实上它是有点特殊……并且更加私人。
    “为了迎接哈利.波特重返巫师世界,”部长说着,拍了拍珀西的肩膀。“我相信你会尽其所能帮助他。”
    微微在椅子中摇晃着,珀西光扫视那扇正对着他的木门,仿若已经上百次了。他早在半个小时以前就被直接送往这间小小的房间里。部长本人亲自护送,随后便留他一人,自己折回大楼入口,无疑是要应对那帮记者。
    这非常不合常规,但既然哈利被牵扯其中,却甚为必要。这一件小事就已将巫师世界各地记者全部吸引过来。所有人都想找出真相,有关这位即是救世主,又是背叛者的真相;那个在阿兹卡班度过了十年,今天即将刑满释放的男人。
    除了那些逃脱的,哈利是唯一一名没被宣判终生监禁的忠诚食死徒。原因很简单——哈利.波特为他们赢得了战争。
    但哈利并未保持英雄多久。战争结束三个月后,哈利再度震惊了世界。他坦供述自己是一名食死徒,一名忠诚的食死徒。在他第一次审讯过后一年,哈利要求再次接受检查。珀西不知道在供述背后全部细节;哈利全部所言,只是在最终战役结束后,他的记忆开始一点一点恢复了。
    木门后的一阵突如其来的声响立即将珀西拉离了自己的思绪。他从他的椅子上站了起来。门最终开启,一名傲罗首先进来,身后跟着一个苍白的哈利.波特。
    “在这儿将由我接管。”珀西对傲罗说,后者貌似对哈利的在场感到非常不自在。珀西心想,这是否与丽塔•斯基特的新书有关,那本书详细介绍了哈利的悲惨童年如何引导他投靠黑魔王伏地魔以寻求安慰。它迅速成了畅销书。
    年轻傲罗僵硬的点点头。他将手中握着的包裹推给珀西,给了珀西脸上那道长长的伤疤一个不那么微妙的瞥视,慌忙朝木门撤去。
    当门在傲罗身后关闭时,珀西转向哈利。十年的愧疚和孤独已经彻底改变了年轻的英雄。对比他十七岁,哈利现在更加消瘦,脸色也更为苍白。他乌黑的头发变得粘腻而肮脏。乱糟糟的头发下面,那双绿眼睛充盈着的严酷的认命感,和一种原先并不存在的成熟。
    “怎么样,哈利?”珀西试探性的问。
    哈利疲倦的环顾小屋,“感觉很奇怪。”他说,“出来,在这里。”
    “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珀西说,并不知道在这种场合下他究竟该说些什么。
    哈利点点头。他低头盯着自己,扮了个鬼脸。“我看起来真是一团糟。”
    “你看起来并不太坏。”珀西温和的说。
    哈利轻哼了一声。一道被逗乐的神情进入他的眼睛。“那是因为你见过我更糟的时候,珀西。”
    珀西的嘴角微微上扬。“的确。”他承认。但在他能说什么之前,一个尖锐的声音从入口方向传来,打断了他。
    “——成为下一任黑魔王,这是真的么?”
    哈利僵住了,珀西只能勉强停止自己瞪着那扇通向入口的门。即便门是关着的,他仍能听到记者们带来的喧哗声响。
    “这里是哪儿?”哈利问,他的眼睛依然固定在门上。
    “在海港附近的一处魔法部中转站。”珀西不需要解释,海港中所有的船只只有一个目的地。“我们不会在这儿呆很久。”他急匆匆的补充,“一旦你准备好了,我们会尽快离开。”
    “我不认为我还能准备好。”哈利说。
    “我们不会从那儿出去。”珀西说。“我们将通过门钥匙离开。一个注册过了的,当然。”他补充。他感到满意,当哈利为他的玩笑微笑时,即便那笑容并没有到达他的眼睛。
    “但我们要去哪儿?我——我不认为我有任何能呆的地方。”
    珀西不安的动了动。“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住在我家,直到你找到合适的去处。房子不大,但应该有足够的空间供你住了。”
    哈利吃了一惊。“珀西,你不必——”
    “我已经跟奥德丽谈过了,我们两个都同意这种安排。”珀西插话,在提及妻子时微微笑了笑。“你是受到欢迎的,哈利。”
    “那你们的孩子们怎么办?”
    “小莫丽实际上是那个邀请你的人。她简直等不及见你了,哈利。”
    依旧震惊着,哈利犹豫了一下,随后点点头。“谢谢你。”他说,面带感激。
    珀西以从包中掏出一只银色钢笔作为回答。他用魔杖敲了敲门钥匙,将它捧在手心。“当你准备好时,哈利。”
    --


    回复
    举报|3楼2008-10-05 20:16
      在向哈利展示了去浴室的路并确保他拥有一切浴用品来一场急需的热水澡后,珀西走回起居室,暗自又理了一遍清单。魔法部释放哈利的文件已经完成。哈利多年前留在陋居的行李箱现在正放在客房中。奥德丽带孩子们出去了,直到晚上不会回来,这样哈利就能在见到他们任何一个之前休息一整天。
      满意于自己没有任何遗漏,珀西安坐在壁炉旁一把扶手椅上,允许自己放松一阵儿。
      今天对巫师界来说是特别的一天。自从十年前的审讯之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这一天的来临。并不吃惊,珀西推定,从哈利的审讯如何结束判断,他——像许多人一样——依然清晰的记得哈利那天在威森加摩法庭中所说的话。
      屋中震惊的鸦雀无声。几乎没人会相信他们听到的话语。房中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哈利.波特,他们的救世主。
      “让我再问你一遍,波特先生。你承认你曾涉嫌食死徒活动?”
      “是的。”
      几阵抽气声响起,紧跟在哈利的回答之后。珀西扫视公共长凳第一排成员。他的家人正坐在那儿。即便隔着距离,珀西也能清楚的看出他们脸上难以置信的神情。
      “并且你是否,波特先生,承认在战争中为那个不能提及名字的人工作?”
      短暂停顿,随后哈利平静的声音回荡在无论如何都鸦雀无声的房间中。
      “是的。”
      深吸了一口气以平静自己,珀西强迫自己集中于他的法庭职责。他抓起羽毛笔迅速而潦草写下哈利承认了什么。他的手正不停的颤抖。
      “为什么,哈利?”观众席某人叫出了声——莱姆斯.卢平。
      私语声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等待着哈利的回答。观众中有一些甚至仿若在期待着哈利透漏:这仅仅是他打败伏地魔的计划的一部分。但珀西知道哈利不是间谍,而是一名忠诚的食死徒。
      “我不知道。”
      珀西猛然抬头,为这个出乎意料的回答。
      “这是什么意思,波特先生?”一名来自威森加摩的女巫问。
      哈利低头盯着自己的手,后者并没有被椅子扶手上的铁链捆绑。“我不记得了。”他说,声音苦涩。“如果你检查一下圣芒戈的记录,你可以看到,伏地魔一年前更改了我的记忆。他让我相信我被捕了,并且处于他的掌控之下。但战争之后,他移植在我身上的那些虚假记忆开始消散。我开始想起真正发生的事情,但并不是全部。我知道我——我自愿服从了他的命令,但我不记得为什么。”
      珀西震惊的盯着哈利。哈利不记得他为什么加入食死徒了?
      “但神秘人为什么要那样做?”震惊中,珀西没有看到这次是谁开的口。
      哈利丧气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窃窃私语再度响起,随后一名年长的巫师,依然来自威森加摩,问道,口气几乎是带着某种好奇,“那你为什么要自首,波特先生?公众视你为英雄,你本可以一直保持那样的。”
      哈利沉默一段时间,随后,从审讯开始以来第一次,他看向珀西的家人,和一些凤凰社成员坐着的地方。他很快再次转移了目光,好似为此感到羞耻。
      “我不是英雄。”他说,声音轻柔却坚定。“我无法记起我做过的每件事,但我知道的够多了。而我可以对你们说,称呼我为英雄会成为一种侮辱,尤其是那些付出生命代价反抗我所称呼为主人的怪兽。”
      珀西无法忘记哈利眼中的苦涩,当他在所有他所关心的人们面前承认自己的背叛


      回复
      举报|4楼2008-10-05 20:17
        意料之中,哈利的供述对巫师世界造成了极大的影响。魔法部中经历的一场漫长的辩论,讨论是否应该把他们的“救世主”投入监狱。一些人曾强烈反对,而剩下的却觉得审判太轻了。与此同时,有关哈利加入食死徒不可言说的原因探讨如洪水般蔓席卷了媒体,诸多猜测层出不穷,从哈利对权利的渴求到伏地魔是哈利真正的父亲。即便过去十年,疑团也从未获得过解答。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哈利从阿兹卡班刑满释放,会吸引全世界的注意。为了迎合观众的兴趣,媒体甚至将哈利的释放变成了某种蔚为壮观的公众大事。所有人都相信,本世纪以来最大的谜题总算会在今天揭晓。
        当然,哈利不可能永远躲藏下去,珀西知道,他现在也绝对没准备好面对公众。谢天谢地,魔法部长沙克尔认同珀西的观点,他非常支持有一名前任凤凰社成员看管哈利的主意。所以当珀西提议让哈利住在他家中,部长几乎是立即就答应了。说珀西就是那个最可能让哈利感到自在的人选。
        如果多年前有人这么对珀西说,他或许会认为这是双胞胎的一场玩笑。毕竟,他与哈利的关系从未像他父母和兄弟姐妹一般亲密。但当哈利失去了他的记忆时,一切都变了。珀西突然发觉,自己成为少数知道真相的人员之一。
        知道哈利在身为食死徒期间都干了什么,珀西很难接受在哈利第一次审讯中的无罪裁决。邓不利多教授告诉过他,向哈利透露真相会击垮哈利,即便这是为了维持公正。在战争期间,珀西没有多少选择,他只好保持沉默。
        不过接下来,当战争结束后,珀西再一次感觉到真相的重担。他再度面临艰难的抉择,当哈利扔掉了他的名声,供述他是一名食死徒时。
        非常清楚于究竟发生了什么,珀西对那些不着边际的虚假故事感到厌烦,那些是哈利在审讯后获得的一种新的回敬。因此,审讯四个月后,当魔法部需要有人去检查哈利在阿兹卡班中的状况时,珀西第一个自愿参加。
        即便摄魂怪不在看守阿兹卡班,当他沿着漆黑不详的过道时,珀西依然得强制压抑住一阵寒战。一种无望的感觉充斥其间。当他无意中看到一名囚犯在牢房后部瑟瑟发抖,一边发出饥饿的呻吟时,他反胃的将头转开了


        回复
        举报|5楼2008-10-05 20:17
          所有在这里的人都理应受到惩罚,珀西坚定的告诫自己。
          他尽自己最大可能记住了来的路,当他跟随相伴而来的傲罗走入越来越深的狱中。他们走着,一路都不自在的保持沉默。最终,傲罗在了一条安静的走廊前停下。
          “那就是他。”傲罗说,示意走廊中的单间牢房。
          “你将他与别的囚徒隔离起来。”珀西评论。
          “为他自身安全着想。”傲罗说。毫无疑问,食死徒们想让哈利死,胜过其他任何事情。“很讽刺,你不同意么?”
          珀西没做任何回答。他从不是那个喜欢欣赏讽刺的人,而自从一年多前发现哈利的秘密之后,他甚至开始憎恨它了。
          他盯着哈利的牢房,从他站立的角度,他只能勉强看到。他思索着——恐惧着——害怕他可能在那扇门后面发现什么。稳了稳神,他转向傲罗。
          “多谢你的协助。”他说,“我应该能够找出离开的路。你可以返回你的职责了。”
          傲罗似乎有点失望。当然,珀西黯淡的想,没人能抵抗住从哈利.波特手中获得第一手资料的机会。
          从离去的傲罗身旁离开,珀西掏出魔杖,施了一道反窃听咒。作为沙克尔——部长,珀西纠正自己——的代表,他是允许留有自己的魔杖的。他犹豫了一阵儿,随后走下漆黑的走廊,朝哈利的牢房走去。
          他的心因迎面而来的场景而紧缩。蜷缩在牢房的一角,哈利在那儿,他的膝盖拉向了胸脯。他看起来比珀西上次见到的还要瘦,仿佛最近四个月以来他几乎没吃过饭。他正空洞的盯着牢房中的石质地板,看似没有意识到珀西的存在。
          “哈利?”珀西上前一步,靠近了栅门。
          哈利紧缩了一下,随后缓缓抬起了他的头。珀西几乎为哈利翠绿的眼中提心吊胆的神情而颤抖。
          “珀西?”哈利声音十分沙哑。“怎么——为什么你会在这儿?”
          “部长派我——”珀西打断了自己,不舒服的意识到,他从未把这次试探看成是魔法部的一项工作。“我自原来的。”他补充,“我需要与你谈谈。”
          哈利垂下了头。“我记不得我为什么这么做了。”他疲倦的说。“当金斯莱上次前来时,我已经告诉过他了。”
          “不,我不是为了从你身上获得信息而来。”珀西说,试图表达他并无恶意。他停顿了一阵儿以重新找回他的沉静。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经默念过他该对哈利说些什么。“我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哈利。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一切。”
          哈利皱眉,当他看向珀西时,他变得更加疲倦了。“这是什么意思?”
          珀西吞咽。“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你成为了一名食死徒。我早在一年多就知道了。”
          “什么?”哈利的眼睛睁大了,总算将全部注意力放在了珀西身上。
          “我发现它是一次意外。”珀西说,“当你的标记炙烧时,我正在与你谈话。我相信那是在你五年级期中的时候。”
          “但你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哈利说,盯着珀西,处于显而易见的震惊之中。“还有谁知道?”
          “我不太确信你告诉过谁,但邓不利多教授知道。”珀西回答。哈利眯起了眼,“在你第一次审讯过后,邓不利多教授告诉我不要将我所知道的告诉任何人。他说,当你记不得你做过什么,对你的审讯是不公正的。”
          “但我依然杀死了他们。”哈利紧绷着面孔说。“即便那时,我没有记忆。”
          “他只想要保护你。”珀西说。即便一部分的他希望能对哈利的观点表示同意。然而,大声说出他的观点会太过残忍。“不过,现在并不重要了。”他补充,无意识的盯着将他们分隔开来的栅门。
          “所以这就是你恨我的原因。”哈利平静的说,“因为你知道我是一名凶手,而邓不利多禁止你告诉任何人。我——我很抱歉,珀西。”
          “我不——”珀西又停顿了。他知道,在过去的一年中,他对哈利并非友善。他叹气,“当我发现你是食死徒时,你告诉了我加入伏地魔的原因,我同意为你保守秘密,因为我相信你不会逃离你的作为所带来的后果。而我……在你第一次的审讯之后失望了。”他承认。“但这并不公平。我不应该期待你承认那些你所不记得的。”
          哈利眨眼,仿佛他不知道在这种局势下该如何作答。“珀西,这不是你的——”
          珀西摇了摇头。“没有食死徒肯自愿招供,哈利。你的所作所为非常勇敢。”他说,将自己的不安压回心底,他继续,“我来这儿是因为我想帮你,哈利。我不知道你还记得多少,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将我知道的告诉你。”
          什么东西闪过了哈利的眼睛。“当然,”他低语,“请告诉我,珀西。”
          于是珀西照做了。他告诉哈利他所知的一切,有关尼克.勒梅和时间旅行,有关哈利的食死徒生涯,有关哈利加入伏地魔的真正意图。这是场古怪的谈话,因为珀西知道的一部分原本就来自哈利自己。
          哈利坐着,在珀西叙说过程中一直保持着沉默。回想过去对珀西而言已经足够困难,他无法想象哈利此时将会有怎样的感受。
          “我——我回到了过去?”哈利不相信的说,“回到五十年前?”
          珀西点头。
          “而我去了霍格沃茨,与汤姆.里德尔,待了一年?”
          珀西再度点头。“我知道这很难以置信。”他补充。
          “并不是我不相信你,珀西,你告诉我的已经比任何人都多了。”哈利说,“但为什么——为什么我完全记不得过去的那场旅行?我其他的记忆都在恢复,但有关五十年前,我完全没有记忆。”
          “记忆咒语正在被打破,但在你能记得全部之前,或许需要一定的时间。”珀西说。
          在过去一年中,珀西的确花了些时间钻研记忆咒语的本质。他想要了解伏地魔对哈利的记忆究竟造成了多大的损害。他所找到的并不像他试图表达的那样乐观。哈利能找回自己的部分记忆已属奇迹,考虑到是伏地魔这样强大的人实施的记忆咒。
          “我不明白,”哈利说,“为什么一年中发生的事情会让我——我是指,为什么我会想要救赎伏地魔?那怪物带走了的一切。”
          珀西无法回答。他能说什么?说哈利曾经将伏地魔视为他的“朋友”?
          “我还记得我接受黑魔标记的那天。”当珀西沉默时,哈利继续,他一直盯着地板。“我记得肯求他标记我,尽管我不得不杀掉一个人来获得他的接纳。这——这很恶心。”他将膝盖抱紧了。“我甚至不恨他了。我想要做的,就是想愉悦他。每当我回想起那段记忆,我就感觉我完全是在一个陌生人的脑中,即使我知道,我就是那个陌生人。”他摇了摇头。“我很抱歉,珀西。我看起来似乎在胡言乱语,是不是?”
          珀西痛恨看到哈利如此压抑,而他同样恨自己什么都不能做。哈利在过去做出的选择是只有哈利自己能够理解的,而能理解一切的关键,就存在于哈利有关五十年以前的那些记忆中。珀西只能期盼那些记忆还完好无损,为了哈利自己


          回复
          举报|6楼2008-10-05 20:18
            在第一次探视之后,珀西继续经常性的探视哈利。因为获取进入阿兹卡班的批复需要时间,而珀西拒绝再度使用魔法部的名义获取特殊探视,他不得不限制他的探视次数,大约一年一次。尽管珀西害怕且痛恨阿兹卡班,他的责任感依然将他年复一年的带回到监狱里——第一次是为检查哈利的身体健康;随后则仅仅以珀西.韦斯莱的身份,帮助哈利。
            或许是因为珀西是那个告知哈利真相的人,哈利也表达出愿意与他谈话的倾向,而他没有对任何其他部里的人有过同样意愿。这就是为什么珀西比任何人都清楚,哈利这段时间以来都经受了什么。他目击哈利如何因过去的罪行而几乎垮掉,哈利如何挣扎着克服他的罪恶感,而最终,哈利如何成功的将自己从地板上拉了起来,尽管他站着的双脚是赤裸的。
            而现在,更甚于以往,珀西希望能确保哈利不再屈从于他必定很快即将面临的重压。
            迷失于自己的思绪中,珀西几乎没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他抬头,恰好看到哈利从浴室里出来。清洗过后,哈利现在看起来比珀西长久以来见到的都好得多。他不像刚刚从可怖的囚徒布条中脱身,换上干净衣服时那样消瘦。他的脸也回复了些许颜色。仍然远离健康水准,当然,不过这是个好起点。
            当哈利朝他走来时,珀西站了起来。他从长袍口袋中掏出他今天早些时候从魔法部取回的东西,将它递给哈利。后者在看到珀西手中的物品时明显呆住了。
            “欢迎归来,哈利。”珀西说,温和的笑了。
            “我原以为它理应被折断。”哈利小声说。
            “威森加摩没有剥夺你使用魔杖的权利,而既然你在审判之前已达法定年龄,你的魔杖不会被折断。”珀西解释。
            哈利盯着他的魔杖,久久没动。随后,他犹豫着伸出手,从珀西手中接过了它。出于某种缘由,哈利似乎对他的魔杖感到害怕。
            “你是否知道,我曾多次使用这根魔杖杀人?”他平静的说,目视他的魔杖。
            “你已经为你的所作所为做了偿还,哈利。”珀西说,“是时候将过去抛在身后了。”
            哈利别开了视线。“我得到的惩罚比我应该的要少得多。在所有人之中,你应该最清楚。”
            “你为自己挣得了提前获释。”珀西坚定反驳道,“你通过阻止一场战争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哈利。”
            哈利看着脖子上的项链。“我没救任何人。”他说,“我做的一切,就是犯下另一桩谋杀。”
            珀西感到自己开始紧张。哈利从未对他或是任何人提及那天在神秘事物司中发生的一切。
            “我使用了死咒,”哈利说。当他开口时,他的眼睛奇怪的变冷了。“他手中甚至没有武器,当我杀死他时。”
            --
            (第一章完)
            作者注释:是的,序言中的场景在阿兹卡班。哈利在他十七岁生日那天被送入监狱。(大约在是敌是友之后一年),因此在这部小说中他已经27岁了。
            Cherri202猜对了题目由来。“Proof of Existence”是在Kindom Hearts II(是的,我喜欢那个游戏)接近结束的一处地域,那是个类似坟墓的地方,为那些永远不应存在的人们准备。(for those who are never meant to exist。)


            回复
            举报|7楼2008-10-05 20:18
              第二章 被遗忘的友谊
              (carolsheep翻译)
              他抓紧身体一侧的魔杖,顺着燃烧的街道前行。到处散落着无生命的尸体。他看到一个小女孩,鲜血正从前额汩汩流下。一个男孩穿着霍格沃茨制服,一个男人,脸被一张白色面具遮蔽。他杀死了他们全部。
              当一个高高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停下脚步。立即跪倒在地,抬头期待着盯着那双无人性的鲜红双眼,尽管他完全不明白他在期待什么。
              随后,一阵尖叫从他身后响起,他猛然一震。当他认出那个声音时,一阵冰冷的恐怖感觉横扫全身。依旧跪着,他从他的肩膀转身,刚好看到一个熟悉的红头发坠落在地。他们的眼睛霎那相遇。在他倒下的友人的蓝眼睛中,他能看到的全部,就是仇恨和背叛。
              哈利尖叫着醒来。他的眼睛疯狂的扫视四周。直到过了阵儿,他才意识到他不是躺在牢房中冰冷的石质地板上,而是一张舒适的床。又过了会儿,有关昨天发生的事情再度回归脑海。他闭上双眼,深深吸了几口气,试图将梦中那些扰人的场景清除出大脑。
              不情愿的坐了起来,哈利审查他周围的环境。墙边靠着一个巨大的储物柜,紧挨着门。正对着窗口的那一面有一张写字桌,而哈利的老行李箱正放在靠近它的地板上。对比他在阿兹卡班的小且阴暗的牢房,这张床舒适的就像天堂。一切都干净整洁,当然,考虑到这是谁的家,倒也并不吃惊。
              当想到珀西.韦斯莱时,梦中那个坠落的红头发再度浮现眼前。一种铺天盖地——却又异常熟悉的——负罪感抓住了他而哈利紧紧的闭上了他的眼睛,希望自己能平静下来。
              找跟支柱,哈利。他严厉坚定的告诉自己。
              在过去的十年,罪恶感已经成为他的常客。若不是珀西的拜访,他或许早被逼疯了,尤其是最初的几年,当他过去的记忆以一种缓慢而又磨人的方式一点一点的恢复时。
              考虑到所有的一切,珀西完全有理由让他烂在阿兹卡班。相反,通常迂腐呆板的韦斯莱却坚持每年来拜访他,支持着他,尽管——或者也许是因为——两人之间的历史。而现在,哈利至少能报答那种善良的——一种他完全不值得拥有的善良——就是尽最大努力把握第二次机会,停止对过去纠缠不休。
              或者至少在尝试中死去。
              哈利发出了一声挫败的叹息,他意识到,仅仅是想到迈出他房中的这扇门,就已经心生畏惧。令他羞愧的是,他发现自己尽管为获释而高兴,他同样为重回他已经离开十年的世界而恐惧。
              摇摇头,哈利将自己拖出了床铺,换上了珀西为他准备的长袍。对于珀西像母亲一般的关照,他可不只有一点点不好意思——梅林在上,他二十七了——他暗记下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一定要尽快买些新衣服。再度犹豫了一阵,他从床头柜拾起魔杖,没看第二眼,就将他插入了口袋。
              没有更多的理由拖延不可避免的事情了。哈利鼓起来无论如何残留下来的格兰芬多勇气,迈出了房间。
              ———


              回复
              举报|8楼2008-10-05 20:18
                莫丽.韦斯莱盯着楼梯,早餐早被遗忘了。“我听到楼上传来声响,我猜他正在浴室里。”她宣布。
                她的母亲咯咯的笑了,到给她一杯牛奶。“没必要这么紧张,亲爱的。”
                “我不是紧张,”莫丽低语。她只是为有一位客人住在他们家感到兴奋……或许还有些惊吓。但这是正常的,她推论。毕竟,他们的客人在莫丽还未出生时就被送入了阿兹卡班。
                莫丽不知道太多有关阿兹卡班的事情,除了那是一个关押最可怕的巫师和女巫的监狱。但那在三个月前被改变了,当她无意中听到她的爸爸正告诉妈妈有关他刚刚拜访过的一名囚徒时。不是随便哪个囚徒,而是一名食死徒。可爸爸却称呼他为“朋友”。
                就像任何同龄人一样,莫丽听过那些有关食死徒的恐怖故事。她知道在战争中,食死徒为伏地魔工作。他们滥杀无辜,绑架儿童,而他们都很邪恶。
                这就是为什么这完全讲不通,她爸爸,一名战争英雄,会有一位食死徒朋友。
                当她的好奇膨胀的难以承受时,她最终决定去问问爸爸。吃惊的是,爸爸对她的问题表现的非常不安,以至于他都忘了惩罚她的偷听行为。她那天学到了很多,不仅仅是有关那名神秘的食死徒,同样有关韦斯莱一家——她自己的家庭。她依然清晰的记得那次谈话。它是以一个非常出乎意料的问题开始的。
                “你对哈利.波特了解多少,莫丽?”
                莫丽的眼睛瞪大了。没有韦斯莱曾提起过哈利.波特。这是规矩!它成为一条规矩是因为无论那名字何时被提及,她的祖母就会哭泣而所有其他人都会变得十分不安。
                困惑不已,莫丽只能勉强嘀咕,“只有他的名字。”
                他的父亲点点头,一点儿也不吃惊,他将她抱上大腿。“我认识哈利很久了。”他平静的开口。“他和你的罗恩叔叔在同一年上的霍格沃茨。自从一年级起他们就是最好的朋友。有时在暑假,哈利会拜访陋居,并在我们家住上几个星期。你的祖母非常喜爱他。”他短暂停顿了一会儿,继续道。“但后来,战争打响,事情开始变得……困难。我们都必须做出抉择。而哈利选择成为一名食死徒。”
                莫丽倒吸了口凉气。哈利.波特是名食死徒?这就是为什么所有人避免提及他的原因么?但为什么爸爸告诉她——
                “你——你在拜访他,是不是,爸爸?”她突然问道。“那个你拜访的狱中的食死徒——”
                “是的,是哈利。”爸爸平静的说。
                “但是,为什么?”她叫了出来,没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为什么你要去拜访他?他伤害了祖母和金妮阿姨,还有——所有人!”
                她的父亲叹气。“作为食死徒,哈利的确做出了某些恐怖的事情,但他同样为这个世界做了许多好事。我们现在的和平很大程度上应该感谢他。”
                莫丽皱眉。“怎样?”
                “他回到了我们一方,莫丽。最后,哈利选择对抗伏地魔,而不是帮助他。”当他说话时,一道古怪的神情划过爸爸的面庞。“在最终战役中,哈利击败了他。”
                莫丽花了些时间才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哈利.波特是那个击败伏地魔的人?”
                她的爸爸点点头。“哈利为我们赢得了战争。他本应该成为一名英雄,受人称赞,但他扔掉那些,并为他在作为食死徒期间的所作所为承担罪责。在战争结束后,他向魔法部自首,而自从那时起他就一直呆在阿兹卡班。”
                莫丽吞咽,身体更加靠近她的爸爸,寻求舒适。
                “哈利为他所犯下的罪行感到自责,而这每天都在折磨着他,即便是现在。这就是我为什么拜访他。在他为我们做出的一切之后,这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少的事情了。”
                莫丽开始理解发生了什么。“但所有人依然恨他。他们从不谈论他。”
                “他们不恨他,莫丽。”她的父亲说,再次变得非常不安。“他们仅仅是为他的选择而伤心。哈利曾经与我们的家庭靠得非常近。”
                莫丽坐着,一声不吭,她思索着哈利.波特,那个打败了黑魔王伏地魔的人,那个最终变好的食死徒,那个同样是他爸爸朋友的人。她咬着嘴唇,做出了她的决定。
                “你认为我也能见见他么,爸爸?”
                自从三月前的那次对话,莫丽开始了解到更多关于哈利.波特的情况。从他爸爸告诉她的话来看,哈利.波特曾救过金妮阿姨的生命,在他依然是霍格沃茨的一名学生时。而当她的爸爸在战时被捕,同样是哈利.波特救了他。发现了这些,有关这个对她而言一直是个谜的男人,她感到既兴奋又害怕。而今天,她总算要看到他本人了。


                回复
                举报|9楼2008-10-05 20:19
                  她没有等多久。当她听到有人从楼梯上走下来时,她猛然抬起头看了过去。在她身旁,她的爸爸从座椅上起身。
                  一个男人出现在视野之中。他在楼梯底部停下,不确定的看着四周。他非常瘦,仿佛忍饥挨饿了好多年。他黑色的头发杂乱的垂在肩膀,古怪的朝各个方向发散,尽管它们已经很长了。在那双眼镜之后,他绿色的双眼空洞无神。莫丽感到一阵寒颤。
                  她爸爸是那个首先打破沉寂的人。“早上好,哈利。”
                  “早上好,珀西。”哈利.波特的声音比莫丽想象中的要柔和。
                  突然为她的爸爸将客人引入房间感到紧张,莫丽迅速将目光垂下。她可以听到妈妈正与哈利.波特谈话。而随后——
                  “这位就是我的女儿莫丽。”
                  当她感觉爸爸的手放在她的肩膀时,莫丽绷紧了神经。她站了起来,礼貌的向他们的客人打招呼。
                  “很高兴见到你,波特先生。”
                  她抬头,发现自己正看着那双刚刚吓着她的绿眼睛。它们现在不在那么没有生气了,而莫丽可以看出——且很惊异——哈利.波特看起来就像她自己一样紧张。
                  “很高兴见到你,莫丽。”他说,微微一笑。“请称呼我为哈利。”
                  莫丽羞涩的笑了。
                  早餐安静的度过了。没人说太多,除了莫丽一岁大的妹妹露茜,当她被喂食时总会发出有趣的声音。莫丽注意到,不像通常的早晨那样,她的父亲今天没读预言家日报。事实上,报纸无处可见,尽管她确信邮递猫头鹰早就来过了。
                  坐在她爸爸对面的是哈利.波——哈利。他正抿着他的茶,已经吃完了。他吃得很少。当妈妈关切的提及时,他说到他的胃不习惯消化太多食物。莫丽不明白他的意思,但她不认为此时提问是礼貌的行为。
                  随后,在莫丽意识到之前,早饭吃完了。在告诉莫丽去照顾露茜后,她妈妈收起盘子回到厨房。莫丽听话的将她妹妹搂在怀里,微笑于露茜的小手伸出触摸她。从眼角处,她可以看到哈利正注视着她。她挣扎着隐藏起她的不适,并为片刻后,哈利将注意力再度转回她的爸爸而松了口气。
                  “珀西?”哈利的声音充满了不确定。
                  “有什么需要的,哈利?”
                  莫丽在座椅中动了动。她总结道,既然她正坐在大人们身旁并且没人命令她离开,那么她就没再偷听。
                  “我计划今天去拜访他。”哈利说。
                  莫丽并不知道哈利在指谁,但她可以感觉到她的爸爸在她身旁紧绷起身体。
                  “一切都开始出错,在他——自从那天。”哈利解释。“如果我准备将过去抛在身后重新开始,我必须要见见他,就一次。”
                  停顿。随后,“你需要我的陪伴么?今天我得回魔法部,但是——”
                  “不,我自己可以应付。”哈利停顿。当他继续时,他的声音又变得不确定了。“这——这没问题么,珀西?允许我去拜访他,我是指。”
                  “当然。”回答很迅速。在珀西的声音中有一丝惊异。
                  “谢谢你。”
                  “哈利,你不必征求许可。你是他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哈利以一种古怪的腔调重复。“我不认为那还是否管用——在一切之后。”
                  莫丽思索哈利在说些什么,而为什么她爸爸会在哈利的叙说中畏缩。尽管她没有机会找出答案了,因为她爸爸最终认定让她听到他与哈利的谈话是不合适的。
                  “莫丽,你为什么不上楼去和露茜玩会儿?”
                  莫丽想要反驳,但房中有客人,而她必须展示出她最好的一面。她不情愿的听从了爸爸的命令。
                  ———


                  回复
                  举报|10楼2008-10-05 20:19
                    北京专业汽车贴膜连锁,价格公道质量好,50万+车友的共同选择! 本月下单最低五折!
                    广告
                    第二次巫师大战于六月结束。从伏地魔复活算起,战争持续了两年。对比历史上其他巫师战争,这相对短暂。但依然,许多人在噩梦结束之前死去。在他们之中,有一些人,为了阻止伏地魔、保卫世界而牺牲了生命。为了纪念他们为世界做出的贡献,魔法部在霍格莫德附近的一座小山上建起了一处墓地和一个纪念碑。地点的选择是因为魔个沃茨是最最重要的战场——而且是在战争中的最后一场战役——霍格沃茨之战。
                    在伏地魔想巫师世界公开宣战九个月后,魔法部被占领了。魔法部失守正直十月,而从那时起,有阿不思.邓不利多作为校长,霍格沃茨成为抵挡伏地魔和其军队的最后阵地。
                    著名的霍格沃茨之战发生于六月,但伏地魔早在那儿之前就已经开始清除他征服世界的最后一处障碍了。在魔法部陷落两个月后,伏地魔向霍格沃茨教职工和学生们送去了警报。它发生在一个霍格莫德周末——其中仅有的几个未被取消的周末之一,而食死徒选择那天袭击这座魔法村庄。那天在霍格莫德死去的人,半数以上都还未成年。
                    有关那天的突袭和所有发生的一切伴随着哈利走向墓地。记忆依然不断的在哈利脑中回放。当他快要靠近目的地时,胃中恶心的感觉变得更糟了。他配不上这个地方。这是一个纯粹为安置战争中的英雄们的地方,尽管珀西说过,但哈利非常清楚,他在这儿并不受欢迎。
                    因为在阿兹卡班的牢狱生涯,他的身体依然虚弱。当他爬上楼梯顶层是,哈利已经气喘吁吁。他可以从这里看到纪念碑,但是那个站在纪念石碑前面的人吸引了他的注意。划过脑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快逃,以后再来。他很快打消了那个懦弱的想法,硬着头皮朝前走去。感觉到他的在场,那人转身,小小的倒吸了口气。
                    “哈利。”
                    “赫敏。”名字几乎是以耳语说出。
                    哈利最后一次见她是在威森加摩法庭上。他们那时都已经十七岁了。对比在镜子中几乎很难认出自己的哈利,赫敏十年来并没太多改变,至少是在外貌上。她的头发貌似更长了,脸也变尖了。她身上有一股权威的感觉,而她也的确是。依据珀西,赫敏正工作于神奇动物管理与规划司中一个相当有影响力的职位上。
                    “我在等你,我想你今天或许会来。”赫敏说。“我知道你想要探望他,一旦你——”她闭上了眼睛。她的平静外表开始破碎。“哦,哈利,他们都对你做了什么?”
                    哈利颤抖。“阿兹卡班对每个人都这样,赫敏。”他说。“你知道我罪有应得。”
                    赫敏看似非常痛苦,但她并未驳回他的陈述。“在你的审讯中,你说你的记忆恢复了。”她谨慎的说。“你现在记起来都发生了什么?”
                    “我的记忆依然留有漏洞,但我几乎可以回想起发生在五年级中的一切。”哈利说,知道谈话的走向。他盯着被衣物遮盖的左臂。“我猜你想知道为什么?”
                    “你猜我想知道为什么?”赫敏尖锐的问。她深吸了一口气,明显试图找回她的冷静。没有用。“所以你现在愿意与我们分享你的秘密了,哈利.波特?已经十年了!十二年如果从你自时间旅行回来算起。”
                    哈利的下巴掉了下来。“你刚刚说什么?”
                    “你告诉罗恩和我了,记得?”赫敏说,“那是你给我们的全部解释。”
                    “赫敏,我——”
                    “邓不利多教授告诉我有关亚历克斯的事了,哈利。”赫敏打断道,而哈利在她提及他所谓的另一个自我时僵住了。“我试图找出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这完全没有任何道理,在所有人之中,你会去为伏地魔工作。我知道一切开始于你从时间旅行回来之后,但我无法找出是什么让你改变了这么多。最终我决定去问邓不利多教授——他的画像——直接去问。他告诉我你和汤姆.里德尔在过去是——是最好的朋友。而你变成一名食死徒是因为——”
                    “因为我想要救赎他。”哈利结束道,当赫敏看起来好似无法继续下去。“我真是个傻瓜。”
                    他避开了她的眼睛,他为自己感到羞愧。罗恩和赫敏都是他的朋友,他最好的朋友,而他却选择了他所谓的与里德尔的友谊,高过他们,超过所有曾经关心过他的人。


                    回复
                    举报|11楼2008-10-05 20:19
                      “我不明白。”赫敏说。她现在平静的多了,但挫败感一点儿也没有消散。“是什么让你以为伏地魔可以——可以回头?难道他做过任何——”
                      哈利摇摇头。赫敏试图弄明白他所作的一切仅仅使事情变得更糟了,因为在他那可怖的决定后面不存在原因,或者至少是哈利现在不记得任何原因了。
                      “我对自己做出的决定不比你明白,赫敏。”他平静的承认。“我一部分的记忆从未恢复。我不记得回到过去,而我完全不记得自己曾经是‘亚历克斯’了。”
                      赫敏似乎很吃惊,随后陷入深思。“这有可能,一部分遗忘咒的牺牲品恢复过来,但是永远失去剩下的全部。”她说,基本上是在自言自语。
                      哈利发现,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在他和汤姆.里德尔过去发生的事情,并不像多年前在珀西第一次告诉他有关亚历克斯的事情时,那样的困扰他。事实上,哈利恐惧于那段往事会让他,作为亚历克斯,自愿在“友谊”的名义下去做那些事情。如果任何记忆的回归意味着他会再度变成那个人——那个残忍的白痴——再一次的,或许,让亚历克斯保持死亡状态,会是最好的选择。他也这样跟赫敏说了。
                      “你为他杀过人,是不?”赫敏犹豫地问。
                      “我是名食死徒,赫敏。”哈利柔声回答。“它可不仅仅是一个名字和一个标记。我做了他让我做的事情。”
                      “还有阴尸?”
                      哈利垂下头。“在突袭时我负责控制他们。”
                      赫敏转移了目光,眨着眼不要让眼泪流出来。
                      “我很抱歉。”哈利说,尽管他怀疑这是否对她有任何意义。
                      “我差不多猜到了,尤其在看到你在霍格莫德的表现。”赫敏说,“只是听到你亲口承认会感觉不同——哦,你怎么能,哈利?”
                      “我很抱歉。”他重复着他的话,何况这是他能说的全部了。
                      他们长时间的站立着,寂静无声。直到赫敏低声问话打破了令人窒息的沉默。
                      “那,你成功了么?在……救赎他方面?”
                      哈利眨眼。“什么?”这个主意真是绝顶荒缪,赫敏肯定能看出来的?“是什么让你认为——”
                      赫敏不耐烦的叹了口气。“当你在神秘事物司与伏地魔决斗时,我们都在霍格沃茨战斗着。你从未告诉任何人他是如何死的。但坦白而言,哈利,你看起来不太可能在一场直白的决斗中胜过他。”
                      “所以那就是为什么你会认为一定是别的什么发生了?”哈利回答,他和伏地魔那场灾难性决斗浮现眼前。“为什么,这重要么,无论如何?救赎与否,他现在都死了。这不就是最重要的?”他说,微微有点冷酷。
                      赫敏皱着眉研究着他。“的确不重要,至少对我来说,哈利。”她平静的回答。
                      哈利咬紧牙关转身离开了她。为什么他会关心伏地魔是否被救赎,既然他已经死了?他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杀死了那头野兽。
                      一只手触到了他的胳膊,他猛然抬头。赫敏正对他悲哀的笑着。
                      “来吧,哈利,你计划着要去墓地,是不是?”她说。
                      “是的。”哈利说,急切的想要摆脱有关伏地魔的探讨。“我欠他一个解释,和一声歉意。”
                      他们一起朝墓地走去,一路无语。两人都在想着各自的心事。一排排墓碑场景很快痛苦的进入他们的视线。
                      “那么,我会留你一人与他私下聊聊,哈利。”赫敏柔声说,在墓地门口停下。
                      哈利点头。“多谢,赫敏。”他说。“我真的感到抱歉,为了……一切。”
                      赫敏将她的眼睛从他的注视中转开。过了会儿,她转身静静离去,没有承认哈利的道歉。
                      哈利闭上双眼。他并不吃惊于赫敏拒绝原谅他——她怎可能?——但这依然带给他许多心伤。
                      摇了摇头,哈利将注意力转回他最初的任务。他缓缓走入墓地,小心翼翼的穿过那些墓基,回想着接受审讯的前一天他最后一次拜访这个地方所走过的路径。最终,他到达了他来的目的。他的喉咙开始紧绷,当他盯着眼前的墓碑时。
                      罗纳德 比利尔斯 韦斯莱
                      1980年三月1日——1996年十二月14日
                      挚爱的儿子,兄弟和朋友
                      ————
                      (第二章完)

                      作者注释:我并不想要杀死罗恩,诚实而言,但……这里有一个原因。他的死亡开始了一切,最终引发了伏地魔的死亡。你们会在接下来的一章中发现更多。而困扰哈利的不仅仅是他感到愧疚,珀西还不清楚完整的真相


                      回复
                      举报|12楼2008-10-05 20:19
                        这篇文章有把人逼疯的潜力,尤其是在不看虐文很长时间之后,我觉得这文章是在虐心,看的人超心痛


                        回复
                        举报|13楼2008-10-19 11:17
                          撒花~~~~
                          翻翻居然在翻译续集,我太感动了!


                          回复
                          举报|14楼2008-11-11 08:24
                            然后然后~~~~~~~~~~~~~~~~~~~


                            还有可不可以继续转载这篇~~~~~~~~~~~~


                            回复
                            举报|15楼2008-11-21 21:04
                              转吧,反正我是没问题。
                              carolsheep


                              回复
                              举报|16楼2008-12-06 00:28
                                还有么。。等得快S了!


                                回复
                                举报|17楼2008-12-07 01:06
                                  关于此文 因为该文作者现在在写另一篇同人 恐怕要等那篇完结了才会继续(那作者有这习惯 他不喜欢同时更新两篇及以上文章)

                                  那篇同人是关于另一平行宇宙的Tom空间旅行到了我们这个Voldemort存在的世界 写得蛮不错 这种情节的同人MS也只有这一篇 大家可去看看


                                  回复
                                  举报|18楼2008-12-24 09:32
                                    不是吧~ ~又掉进一个坑了。。。


                                    回复
                                    举报|19楼2009-01-27 14:12
                                      好像又是一个无底坑~


                                      回复
                                      举报|20楼2009-01-29 23:52
                                        超级无底坑- -


                                        回复
                                        举报|21楼2009-02-12 11:49
                                          >_<英文版第三章更新啦
                                          希望大大们快快翻译啊OTLT__________T


                                          回复
                                          举报|22楼2009-02-12 21:53
                                            ls童鞋 加上引子一共三章 有的都翻了~!


                                            回复
                                            举报|23楼2009-02-13 08:49
                                              原文


                                              Disclaimer: This story is based on characters and situations created and owned by JK Rowling, various publishers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Bloomsbury Books, Scholastic Books and Raincoast Books, and Warner Bros., Inc. No money is being made and no copyright or trademark infringement is intended.

                                              A/N: Again, thanks to my beta Tristifico.

                                              --

                                              Proof of Existence

                                              Chapter 2: Forgotten Friendship

                                              He clutched his wand by his side as he walked along the burning street. Lifeless bodies were everywhere. He saw a little girl with blood dripping from her forehead. A boy wearing the Hogwarts uniform. A man whose face was covered by a white mask. He had killed them all.

                                              He stopped in his tracks as a tall figure appeared before him. He dropped to his knees at once and stared up into the pair of inhuman crimson eyes expectantly, even though he had no idea what he was expecting.

                                              Then a scream rang out from behind him and he jerked, startled. A cold wave of fear swept over him as he recognized the voice. Still kneeling, he looked over his shoulder just in time to see a familiar redhead falling onto the ground. Their eyes met for a brief second. All he could see in his fallen friend’s blue eyes were hatred and betrayal.

                                              Harry woke up screaming. His eyes darted around wildly. It took him a moment to realize that he was not lying on the cold stone floor of his cell, but on a comfortable bed. A second later, the memories of what had happened the day before came back to him. He closed his eyes and took in several deep breaths, trying to clear his mind of the disturbing images from his dream.


                                              回复
                                              举报|24楼2009-02-13 16:48

                                                Sitting up with some reluctance, Harry surveyed his surroundings. There was a large cabinet by the wall, just next to the door. Facing the window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room was a writing desk and Harry’s old trunk was placed on the floor beside it. Compared to his little dark cell in Azkaban, this comfortable bedroom was heaven. Everything was clean and orderly, which was not surprising considering whose home it was.

                                                Images of the fallen redhead from his dream flashed before his eyes once again at the thought of Percy Weasley. An overwhelming – yet familiar - sense of guilt seized him and Harry shut his eyes tight, willing himself to calm down.

                                                Get a grip, Harry, he told himself sternly.

                                                Over the past ten years, guilt had become his constant companion. Had it not been for Percy’s visits, he probably would have been driven insane long ago, especially in the first few years, with his past memories returning bit by bit in a slow, torturous fashion.

                                                All things considered, Percy had every reason to let him rot in Azkaban. Instead, the usually stuffy and uptight Weasley had made it a point to visit him every year, supporting him despite – or perhaps because of - the history between them. And now, the least Harry could do to repay that kindness – a kindness that he hardly deserved - was to make the most of this second chance and stop dwelling in the past.

                                                Or at least die trying to.

                                                Harry let out a defeated sigh when he realized that mere thought of stepping out of this room filled him with dread. To his shame, he found that even though he was glad to be free, he was also terrified to go back to the world that he had not been part of for ten years.


                                                回复
                                                举报|25楼2009-02-13 16:48

                                                  Shaking his head, Harry pushed himself out of the bed and changed into the robe that Percy had prepared for him. He was more than a little embarrassed at the way that Percy seemed to be mothering him – he was twenty seven, for Merlin’s sake – and he made a note to himself to buy some new clothes as soon as he had the chance. After a second of hesitation, he picked up his wand from the bedside table and stuffed it into his pocket without sparing it another glance.

                                                  There was no more reason to delay the inevitable. Harry called forth whatever was left of his Gryffindor courage and strode out of the room.

                                                  --

                                                  Molly Weasley stared at the stairs, her breakfast long forgotten. “I heard sounds coming from upstairs, I think he’s in the bathroom now,” she announced.

                                                  Her Mummy chuckled, pouring her a glass of milk. “There’s no need to be so nervous, dear.”

                                                  “I’m not nervous,” muttered Molly. She was just excited to have a guest staying over at their house… and probably more than a little scared. But it was only natural, she reasoned. After all, their guest had been in Azkaban since before Molly was even born.

                                                  Molly didn’t know much about Azkaban, except that it was a prison for the most horrible of wizards and witches. But that had changed around three months ago when she accidentally overheard her Daddy telling Mummy about a prisoner he had just visited there. Not just any prisoners, but a Death Eater. And her Daddy had referred to him as a ‘friend’.

                                                  Like every child her age, Molly had heard horror stories concerning the Death Eaters. She knew that the Death Eaters worked for Voldemort in the war. They killed innocents, they kidnapped children from their parents, and they were evil.


                                                  回复
                                                  举报|26楼2009-02-13 16:48

                                                    That was why it made no sense at all for her Daddy, a hero in the war, to have a friend who was a Death Eater.

                                                    When her curiosity became too much to bear, she finally decided to ask her Daddy about it. To her surprise, her Daddy had become so uneasy with her questions that he had even forgotten to reprimand her for eavesdropping. She had learned much that day, not only about the identity of that mysterious Death Eater, but also about the Weasleys - her own family. She still remembered that conversation clearly. It had started with a most unexpected question.

                                                    “What do you know about Harry Potter, Molly?”

                                                    Molly’s eyes widened. No Weasley ever talked about Harry Potter. It was a rule! It was a rule because whenever that name was mentioned, her Grandma would cry and everyone else would become very upset.

                                                    In her confusion, Molly barely managed to mutter, “Only his name.”

                                                    Her Daddy nodded, not at all surprised, and carried her onto his laps. “I have known Harry for a long time,” he began quietly. “He and your Uncle Ron were in the same year at Hogwarts. They were best friends since their first year. Sometimes during summer holidays, Harry would visit the Burrow and spent a few weeks with our family. Your Grandma was really fond of him.” He paused briefly before continuing, “But then the war started and things became… difficult. We all had to choose a side, and Harry chose to become a Death Eater.”

                                                    Molly gasped. Harry Potter was a Death Eater? Was that why everyone avoided talking about him? But why was her Daddy telling her-

                                                    “You- you were visiting him, weren’t you, Daddy?” she asked suddenly. “That Death Eater you were visiting in prison-”


                                                    回复
                                                    举报|27楼2009-02-13 16:48

                                                      “Yes, it’s Harry,” said her Daddy quietly.

                                                      “But why?” she cried, unaware that her voice was growing louder and louder. “Why would you visit him? He has hurt Grandma and Aunt Ginny and- and everyone!”

                                                      Her Daddy sighed. “Harry has done some horrible things as a Death Eater, but he has also done this world a lot of good. It was largely thanked to him that we are at peace now.”

                                                      Molly frowned. “How?” 

                                                      “He turned back to our side, Molly. In the end, Harry chose to fight against Voldemort instead of helping him,” An odd look crossed her Daddy’s face as he said that. “And in the final battle, Harry defeated him.”

                                                      It took Molly a moment to realize what that meant. “Harry Potter was the one who defeated Voldemort?”

                                                      Her Daddy nodded. “Harry won the war for us. He would have been praised as a hero, but he threw that away and took responsibility for what he has done as a Death Eater. He turned himself in to the Ministry after the war and he has been staying in Azkaban ever since.”

                                                      Molly swallowed and leaned in closer to her Daddy for comfort.

                                                      “Harry felt so guilty for the crimes he has committed that it’s hurting him badly everyday, even now. That’s why I visited him. It was the least I could do after all he’d done for us.”

                                                      Molly was beginning to understand what had happened. “But everyone else still hates him. They never talk about him.”

                                                      “They don’t hate him, Molly,” said her Daddy, again looking uncomfortable. “They were just hurt by his choices. Harry used to be very close to our family.”

                                                      Molly sat in silence, thinking about Harry Potter, who had defeated the Dark Lord Voldemort, who was a Death Eater turned good, who was also her Daddy’s friend. She bit her lip and made her decision.


                                                      回复
                                                      举报|28楼2009-02-13 16:48

                                                        “Do you think I can meet him too, Daddy?”

                                                        Since that conversation three months ago, Molly had learned much more about Harry Potter. From what her Daddy had told her, Harry Potter had saved Aunt Ginny’s life when he was still a student at Hogwarts. And when her Daddy was captured during the war, Harry Potter had also been the one who saved him. Finding out all these about the one man who had always been a mystery to her had been both exciting and frightening. And today, she was finally going to meet him in person.

                                                        She didn’t have to wait long. She looked up sharply as she heard the sound of someone coming down the stairs. Beside her, her Daddy rose from his seat.

                                                        A man came into view. He stopped at the bottom of the stairs and looked around uncertainly. He was very thin and he looked as though he had been starved for ages. His black hair hung around his shoulders messily, sticking out in odd directions despite the length. Behind the pair of glasses, his green eyes were dull and lifeless. Molly shivered.

                                                        Her Daddy was the one who broke the silence. “Good morning, Harry.”

                                                        “Morning, Percy.” Harry Potter’s voice was softer than Molly had imagined.

                                                        Feeling suddenly nervous as her Daddy led their guest into the room, Molly hastily shifted her gaze downward. She could hear her Mummy talking to Harry Potter now. And then-

                                                        “And this is my daughter Molly.”

                                                        Molly tensed as she felt her Daddy’s hand on her shoulder. She stood up and greeted their guest politely.

                                                        “Nice to meet you, Mr. Potter.”

                                                        She looked up and found herself looking into the green eyes that had scared her just moments ago. They didn’t seem as lifeless now and Molly could see – to her amazement – that Harry Potter seemed to be just as nervous as she was.


                                                        回复
                                                        举报|29楼2009-02-13 16:48

                                                          “Nice to meet you, Molly,” he said, smiling. “And please, call me Harry.”

                                                          Molly smiled back shyly.

                                                          The breakfast that followed was a quiet affair. No one talked much, except Molly’s one-year-old sister Lucy, who was making funny noises as she was fed. Molly noticed that her Daddy was not reading the Prophet today like he usually did in the morning. In fact, the newspaper was nowhere in sight, even though she was certain that the delivery owl had already arrived.

                                                          Sitting across from her Daddy was Harry Pot- Harry. He was taking sips from his cup of tea, having already finished eating. He had only eaten very little. When her Mummy commented on it in concern, he had said something about his stomach not being used to too much food. Molly didn’t understand what he meant, but she didn’t think it would be polite to ask.

                                                          Then, before Molly realized it, breakfast was over. After telling Molly to look after Lucy, her Mummy gathered the dishes and retreated into the kitchen. Molly obediently cradled her sister in her arms and smiled as Lucy’s little hand reached up to her. From the corner of her eyes, she could see Harry watching her. She struggled to hide her discomfort and was relieved when, moments after, Harry turned his attention back to her Daddy.

                                                          “Percy?” Harry sounded uncertain.

                                                          “Is there anything you need, Harry?”

                                                          Molly shifted in her seat. She concluded that since she was sitting right next to the adults and no one had told her to leave, she was not eavesdropping.

                                                          “I plan on visiting him today,” said Harry.

                                                          Molly didn’t know who Harry was referring to, but she could feel her Daddy tense up beside her.


                                                          回复
                                                          举报|30楼2009-02-13 1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