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吧 关注:71,244贴子:6,638,212

【林默天系列同人第二弹】瘟疫战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祭天


回复
1楼2016-11-07 23:36
    不知大家还记不记得入院积极分子林默天同志……前一个故事在此:
    http://tieba.baidu.com/p/4376632441?pid=84704487920&cid=0#84704487920
    前几次更新中有关广州市防疫情况的介绍似乎意犹未尽,只展现了风险无处不在,却没有后续进展;近期的更新也基本上是围绕江户川·子玉·柯南·李的一系列探案故事了,同人似乎也少见理工农医方面的技术同人,我就庖代一笔,尝试着写一下公共卫生和疾病预防方面的同人,暂为草稿,有公共卫生领域的元老请不吝斧正。
    正文见下。


    收起回复
    2楼2016-11-07 23:3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11-08 11:09
        【一更草稿】
          随着广东局势逐渐明朗,省港总医院遥远的距离已经不能满足广东军民的求医需求了——连广州市都满足不了,于是林默天和邓铂鋆一合计,搞出来一个医护支前队,把琼州和香港的医生派去广东帮忙。随着医院和医生的缺口也越来越大,医护支前队逐渐由临时轮岗的制度变成了半固定的医院,最后干脆独立出来,由“广州支前医疗大队”变成了“广州支前医院”,最终合并成立了“广州支前总医院”。像元老院治下的其他医院一样,名头很大,编制很少——不是因为上头不给编制,而是因为人手实在太缺。但是好歹也算从无到有的突破,像林元老日后在回忆录中所说的那样,“为一片黑暗的广东卫生事业带来了第一缕曙光”。
          其实刘三心里并不是很乐意向林默天打这个秋风。虽然林默天一直对卫生口诸位大佬尊敬有加,但和他相处并不让人觉得舒服。林默天此人几乎从来没有主动要过官,但是跟他共事过的人都知道,他绝对不是一个清心寡欲、对权力毫无追求的人。恰恰相反,没能在加官进爵的浪潮里赶上第一趟车的林默天在要求进步方面相当积极,省港医学院和麻醉专科的创立就是很好的证明。
          但这至少说明这是个想做事的人,刘三心想。在诸多元老已经满足于琼州的小日子的环境下,执着于做实事的人还是很难得的。况且既然做了事就不能亏待,既然大家跑来穿越都不是抱着什么伟光正的心思,而且几乎已经注定此后都将成为各学科领域的创建者或领头人,那么让他当当官也并无不可。
          再说,医学院到底是业务方面的,行政级别和实权并没有那么强势。
          揣着满胸的心事,刘三来到了支前总院的院办。推门进去,发现林默天正在面色凝重地看着一份文件,连他推门进来都没有注意。
          “老林,看什么呢?”刘三发现林默天的表情他其实非常熟悉——不是因为和林默天相处多深,而是因为刘元老最近经常出现在自己的镜子里看到这种表情。
          “哦,刘专员……”林默天赶紧站起身来,“真不好意思……快请坐。”
          “怎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我看你这边医院搞得很红火啊。”刘三没有坐下,而是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了那份让林默天眉头紧锁的文件。结果只看了一眼标题,刘三的心就沉了一沉——《关于广州特别市解放一年来防疫工作进展的报告》。
          这份报告刘三很熟悉,实际上报告中的很多数据和段落就来自于他自己做的调研工作。而这份报告也是他本人近日愁眉苦脸的一大原因。
          从公共卫生行政管理的角度来看,广州的卫生工作进展很难称得上令人满意——虽然这些进展对于明代百姓已经堪称翻天覆地了。由于元老院提倡的新生活运动和牛痘疫苗下乡之类的初级计划免疫工作都在逐渐展开,痢疾、霍乱、天花的疫情都较往年有了明显缓解,尤其是天花的控制。明代百姓对于防天花的“人痘”接种并不陌生,对于更加安全的牛痘自然接受起来更加容易——更何况“牛痘疫苗下乡”还有费用减免。而随着“新生活运动”的推行,“不喝生水”“三管一灭”的习惯也随着伏波军的刺刀、民兵队的长矛和村公所的大喇叭渐渐推广到了村镇当中,加之饥荒也在被逐步消灭,痢疾和霍乱疫情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缓解。更何况元老院还有对付消化道传染病的利器:静脉输液加抗生素,这三种疾病在广东的传播比往年好转了不少。
          另一方面,从不那么伟光正的角度来说,对于早早接受了各种疫苗接种、又有特供饮食和无与伦比的卫生条件的元老或归化民高级干部而言,天花、霍乱一类的传染病是可防可治的,没有那么可怕。所以他们并不是特别担心这一类传染病的疫情。
          但是元老院对整体局面还是不满意的。按照旧位面的标准来说,鼠疫、霍乱都属于最高等级的甲类传染病,一经发现需要立即上报的那种。可是现在他们连最基本的社区卫生院和村卫生所都没有建立起来,基层机构一塌糊涂,在卫生工作方面发动群众的难度之大远超琼州的局面,因此传染病的控制只能是“相对好转”,“消灭”实在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任务。
          所以真正的挑战正是出现在最可怕的疾病上:鼠疫。
          在旧位面,广东并没有爆发鼠疫的确切记载,只是笼统地记载为“大疫”。但是卫生委收到的疫情报告却并不乐观,从广州各府县匆忙建立起来的卫生机构发来的残缺不全的报告来看,广东目前已经隐隐有了鼠疫流行的趋势。
          经过摸排,卫生委最终查明了本次鼠疫流行的来源:没有超出之前的预计,问题果然出在皮革贸易上。
          广东攻略正式开始前后,元老院曾经大规模购买了一大批粗皮,极大地刺激了相关的贸易。然而粗皮价格低廉,除了伏波军之外民间所用极为有限,而由于小冰河期的严寒和紫明楼引领的时尚潮流,皮草在广东越来越成为时髦的选择,而元老院先进的甲醛鞣制法又为这一产业提供了更多的可能,皮毛贸易的利润非常可观,因此不少商贩便顺道贩卖了几批毛皮。其实在与后金进行贸易谈判时,元老院曾明确提出过严格限制貂、狐狸、水獭等野兽毛皮的输入——而且都需要经过严格的检疫,怕的就是鼠疫的流行。但是以广东当前的局面,根本做不到对全部商品都进行严格的卫生检疫,而皮草的利润又相当高,很多未经检疫的毛皮直接或间接进入了广州的市场。而更重要的是,广州解放之后,元老院的统治在流民遍地、狼烟四起的明末提供了一块世所罕有的乐土,极大地刺激了这座大城市本已十分活跃的人口流动:空前自由的市场吸引来了各地的投机者,新开办的工厂更是收纳了不计其数的逃荒流民,闭塞的村镇开始出现了打工潮,城市和村镇之间的各种货物和运载它们的商贩也变得空前繁忙。
          熙攘拥挤的流动人口,粗陋糟糕的住建条件,尚且落后的卫生意识,一团浆糊的基层组织……广州的公共卫生系统以现代人的视角来看简直漏的像筛子一样,一场没有发生于旧位面的鼠疫疫情正趁机悄悄地在广东攻城略地。
          元老院这只蝴蝶,掀起的风暴已经越来越猛烈,历史已经开始渐渐脱离大图书馆的预测了。


        收起回复
        5楼2016-11-09 01:10
          吼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11-09 01:33
            临床出身的写这方面东西难免心里没底,求公共卫生或预防医学领域的元老提供技术支持。


            收起回复
            7楼2016-11-10 00:04
              @pioneertime 话说卫生方面的同人还有用不?感觉牛大最近的章节基本上着眼于社会改造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6-11-10 11:10
                问题 现在元老院就能点亮制备抗生素的技能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11-10 13:02
                  专业!


                  回复
                  12楼2016-11-10 16:06
                    我听@骑马与打晕 说链霉素是特效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11-10 16:43
                      需要死亡医生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11-10 16:44
                        好看,楼主快更!


                        回复
                        15楼2016-11-10 17:08
                          老鼠会老鼠会


                          回复
                          16楼2016-11-10 20:03
                            吼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11-10 20:38
                              好的狠,临高需要这样的好同志,加油加油,不要学东方不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11-10 2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