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猫蓝兔吧 关注:32,658贴子:1,987,604

【逗仙】劫生缘(剑缘番外/古言半武侠/HE/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在《剑缘》中,作者橙子创造了仙儿这一个角色。在下念其命途坎坷,情路多难,特作此番外,希望她在我延展的次元里能过得幸福。
在下承诺写此文之日,距今已近两月,然终能完成这篇番外,余心甚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11-05 19:43
    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请见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11-05 19:53
      谢谢楼主配合工作~


      收起回复
      4楼2016-11-05 19:57
        感谢楼主对新格式支持谢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11-05 21:35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11-05 22:45
            章三 浮生寻
            次日早,跳跳在房间里踱来踱去,“逗逗到底想没想清楚啊!”这时敲门声响起,跳跳立即跑到门边开门,门外的却是紫苏,“原来是紫苏姑娘,有什么事吗?”紫苏告诉跳跳:“逗逗要动身去找仙儿,虹猫请你去议事。”“原来是这样,”跳跳心里还埋怨了一番逗逗不先告诉自己计划,紧接着道:“好,我这就过去。”
            跳跳来到玉蟾宫主厅,见到大家都是一脸凝重,便问道:“出了什么事?”达达回答道:“方才我和逗逗提到在逗逗祛除蛊毒之后,我见仙儿昏迷就探了一下她的脉搏,发现她的脉搏和中毒的逗逗相似,且似有反其道而行的感觉,我觉得是仙儿疲劳过度,逗逗却说天煞孤星非同一般,逗荼曾运用以毒攻毒,逆行天煞孤星的治疗办法,如此看来仙儿必是中了毒了才要离开。”逗逗心中着急,对虹猫讲:“我很担心仙儿,我要立刻动身去找她。”虹猫听此言,即刻说:“仙儿姑娘是我们七侠的朋友,我们一定要帮助她,逗逗你一个人前去我不放心,跳跳江湖经验丰富,人脉广博,逗逗和跳跳一起前去,有事就用灵鸽通知我们,我们即刻就到。”“好,就这样办。”
            逗逗和跳跳决定先去鼠族寻人,毕竟当初仙儿离去时说是想家了要回鼠族。逗逗一行辞别玉蟾宫便快马加鞭赶路,除却必要的休整的时间,其余时候可以说是马不停蹄,直奔鼠族而去。
            二人来到鼠族,鼠族门前守卫因之前见过,便引逗逗跳跳直到鼠后殿前。鼠后见他们再次来访,略显惊讶,但随后便镇定下来,“不知两位再次前来有何贵干?”“仙儿在哪?”逗逗焦急地问鼠后。本来跳跳已经打算由他和鼠后交涉,不像还是被焦急的逗逗抢了先。“鼠后我们有要事要见圣女,不知圣女可在此处?”鼠后略一沉思,道:“圣女现在并不在鼠族,前些日子圣女回来,她说想出去生活一阵,我允准了,她现在在哪我也不清楚,只是不知二位少侠究竟有什么事这么着急要见她?”
            听得此言,跳跳和逗逗立时明白仙儿没有告诉鼠后实情,这个傻姑娘啊,总是把痛苦由自己默默承受,却不愿意让别人为她担心,外面披着柔弱的外衣,可她的内心,真的,真的比谁都乐观坚强,这样的姑娘,绝对会让人愿意将她放在自己的庇护下,不让她受一点伤害,让她幸福地生活…
            跳跳心思细腻,事情经过他已经猜了个大概,仙儿不愿让鼠后担心,即使鼠后并未将仙儿当做女儿去呵护,仙儿也不希望鼠后为她担心,不过跳跳已经把利害关系看清楚,而且,不论如何,鼠后都是仙儿的生母,应该了解到实情,思及此,跳跳道:“仙儿离去匆匆,乃是因中了剧毒……”待到跳跳把事情说完,鼠后已然脸色苍白,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没了一个女儿,如今又要再失去一个。逗逗见此状,急忙说到:“我们如此急着找到仙儿也是因为此事,哪怕粉身碎骨我也一定会全力救仙儿的。”神医逗逗平常时常开玩笑,不过这次,他绝非妄言,那不仅是他对鼠后说的,也是他对自己的心说的。鼠后听逗逗这样说,心也略能宽些,“既然这样,仙儿的安危就全在二位的身上了,你们先去休息一下,让我静一静,也让我想一想。”“也好,我们权在此歇息一宿,明日我们将再次动身,烦请鼠后有什么消息一定要告诉我们。”
            夜里,跳跳对逗逗讲:“我知道你着急找到仙儿,但是你也太大意了,居然直接喊出了仙儿的名字,这可是会对仙儿姑娘不利的。”“我这不是一时着急没反应过来嘛,我会注意的~”
            “谁!!”跳跳多年潜伏魔教,偷听打探自不必说,此时跳跳分明感觉到外面有人偷听,跳跳立刻冲到门外,却谁都没有,跳跳正要奇怪,却见一个侍女走来,自称是鼠后的心腹,说有一重要物什要交给他们,此时逗逗也过来了,那侍女就面对逗逗说:“我家主人有一重要物品暂时交由他们保管,此物关系重大,切勿透露旁人。”“既然这样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何要交给我们保管?”“此物可能与圣女相关……总之我家主人自有用意。”待拿出来,逗逗看那是一本古书,就收下了。“告退。”那侍女匆匆离去了。回到屋里,逗逗正想查看一下那古书,却发现那书是加了封印的,虽不是什么霸道封印,可要解开却也要费上一番功夫,“看来我们还是暂为保管吧,鼠后似乎并不想我们如此轻易就查看里面的内容。”跳跳说到。“也好,我们先休息吧,明天还要去找仙~圣女呢。”

            鼠族神殿。“哦?你说的都是真的?”“属下确信无误,且现在七侠中人已到鼠族。”“我果然猜得不错,地方查清了吗?”“已经查清楚了,就在……”“好,准备人手,此事干系重大,我们要立刻行动,免得鼠后做手脚,其余的由我亲自处理!”“遵命。”

            次日,官道上,灰色道袍和青黄身影一前一后疾行。“驾,驾,我们现在去清溪镇瞧瞧,我想仙儿怕是回到清溪镇了。”“你了解你家仙儿,行,听你的,驾~”
            这一路上马踏飞尘,疾风卷叶,或许从前没有什么,但此次却注定了此行的不平凡,也是她与他这劫缘的序幕的拉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11-06 07:32
              那雾是有毒的瘴气,出去必死无疑,而且我们这么重要的人他们居然只派了两个人来押送,黑衣人一定是不愿意到这里来,由此看来那两个人一定不知道出来的路而且就算知道也一定是假的,而且我估计就连那个黑衣人的头都不知道怎么出去。”“那我们再过几个时辰等瘴气散去后我们再出去查看。”
              逗逗在山上到处走着,还好自己有月牙圣玉,有了它我就可以根据光芒的强弱来判断仙儿的方位了。逗逗拿出月牙圣玉,玉石润泽的光芒点燃了逗逗眼睛中的希望,“在前面”,道袍的少年在密林中穿梭着,只见自己的周围迷雾渐起,“不好,这是瘴气。”逗逗一番查看,自己把大部分药丸都给了跳跳,自己身上的药物已经所剩无几了,“看来当前只能先吃一粒解药,在药效失去之前想办法找到其他办法了。”
              密林中瘴气越来越浓郁了,逗逗放心不下仙儿,只得加快自己的速度,可不知为何,月牙圣玉的光一直没有变强,“莫非我一直在这里绕圈圈!”回想起来,这天虞山中云雾缭绕,地形极其复杂,树木丛生,地面难走非常,确实很容易迷路,就是还有点奇怪……奇怪在哪里呢?忽然间逗逗知道了,这林子太静了,明明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却没有看到一只鸟,地上树枝杂乱,落叶遍地,这样的地方按理来说应该有什么蜈蚣毒蛇之类的,于是逗逗一掌而去,掌风凌厉,地面的杂草瞬间被吹开,可是什么都没有。“怎么什么都没有,这怎么可能!瘴气本就是动物腐烂之后形成的,没有动物哪来的瘴气?!这样看难道不是瘴气?”逗逗自行调息,发现自己已经有些遭到毒物侵蚀了,“果然不是瘴气,这是一种别的毒气。”不过这毒气似乎没有想象中迅速。逗逗心想:“看来我的药丸还是有一定抑制作用的,这样也好,只要我坚持到正午,那时阳气强劲,毒气必退,那时我应有一个多时辰的时间,足够我神医配出解药了,当下我要全力找到仙儿,然后给跳跳发信号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11-06 08:09
                目前发了一半了,手机发文好累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11-06 08:14
                  一行人度过深壑,来到了主峰的下面。“逗逗师傅,你看那里,好像是一些残垣断壁。”跳跳和其他人迅速前去查看,“这确实是一些残存的建筑,而且这上面的花纹…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时想不起来了。”逗逗查看一番,随后说到:“我看这些东西很像是上古九黎族留下的,这些花纹的特征和我看过的九黎族祭器上的很像。”
                  “啊,圣女你怎么了!”逗逗猛然回过头来,看见仙儿迷迷糊糊走路不稳,半夏正扶她坐下。逗逗连忙上前为仙儿诊治,虽然没有了双手,导致手腕处的脉搏基本无法表现,不过逗逗作为神医,早已练就了运用任何一处经络了解病情的办法。逗逗专注地感受着仙儿的经络,
                  而仙儿则是安静地看着逗逗专注的样子,嘴角略微上扬,显露出恬静美好的微笑,从前她就喜欢看逗逗为人诊治时的认真,现在也一样。
                  逗逗诊治完毕,从身上取出月牙圣玉给仙儿戴上,圣玉发出祥和的光芒,逗逗回身到仙儿背后,运起内力助仙儿调理气息,“仙儿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逗逗问仙儿,语气中带着不能抑制的焦急。“嗯,好多了。”“这里颇为怪异,这里的迷雾有毒,好在不是什么大毒,月牙圣玉是灵物,可以避毒,我们休息一下继续走吧。”
                  一会后大家继续前行,越向前,越感到荒凉。
                  忽然一阵大风吹来,一条巨大的身影呼啸而过,盘踞在大家的前面。“这好像一条蛟龙,却有六个脑袋!”逗逗大声呼喊,“快退后,这是六首蛟,大家小心。”六首蛟向逗逗一行人发起了攻击,逗逗拔出雨花剑抵挡,忽然看见仙儿独自站在一旁,心中大叫不好,连忙冲过去拉走仙儿,跳跳手持青光剑且战且退,半夏忍冬从旁协助同时撤退。逗逗单手紧紧怀抱仙儿,同时带大家远离蛟龙,他不能让仙儿再受伤了。行到一处有利地形,逗逗将仙儿护在身后,雨花剑横在自己前面,严阵以待。蛟龙向逗逗发起攻击,跳跳大惊,“青光双剑,双剑合璧!”青色的剑气直冲向六首蛟希望吸引它的注意,“落花满天!”逗逗施展雨花剑法协助跳跳进逼蛟龙,
                  恢复剑魂的宝剑威力更胜从前,两人的剑气一时间击退了六首蛟。不过六首蛟也为此激怒,再次排山倒海而来,众人避无可避,跳跳全力抵挡蛟龙,逗逗也使出全部力量保护仙儿,忽然间听到一个熟悉浑厚的声音:“五剑合璧!”“是虹猫蓝兔他们来了!”只见压倒性的剑气冲向六首蛟,蛟龙抵挡不住,迅速逃走了。
                  “虹猫,你们怎么来了?”“是跳跳飞鸽传书告诉我们你们到了天虞山,我担心你们出什么事,就和兄弟们一起赶过来了,没想到正好帮你们解了围。”
                  “不过虹猫,你们没有迷路吗?”跳跳疑问道。“我想你们去找仙儿却到了天虞山,就先去鼠族找鼠后打听了一番,鼠后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就通过密道把我们送过来了。”“那密道在哪里?”“秘道只能进入山中,不能回去,鼠后曾说这里凶险异常,是我坚持要来的,她拜托我一定要将仙儿姑娘救出来。”“那我们该怎么出去啊!”“逗逗别着急,我们先去山顶,之后和你们细说。”

                  天虞山主峰峰顶
                  那是一片开阔地,山峰的周围有巨石阻隔,周围围绕着一层云雾,薄雾迷蒙中,隐隐可见巨石上奇怪的图案,地面上纵横交错的线条,虽然饱经风霜的洗礼,仔细去看却如同昨日才刻画完毕。这里诡异,肃杀,安静地似乎千年来未有人至,巨石下的白骨却斩钉截铁,不容置疑,有人的,有野兽的,有大蛇的,有鸟的,也有月牙形状的……生与死的气息就在这里循环。逗逗看到虹猫和蓝兔眼神中的冷静和果决,似乎他们已经知道要面对的是什么。逗逗拉住仙儿的胳膊,仙儿轻轻转头和逗逗对视,这次仙儿没有错开眼神,她就那样望着他,眼神中满是坚定,她和他心里都知道,不论接下来的是什么,他们都会和虹猫蓝兔,大奔莎莉一样,一起面对,不离不弃,生死与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11-06 14:59
                    章八 太古事
                    天虞山主峰出现奇怪的图案,这究竟是什么呢?
                    虹猫飞身上前,眨眼间已经身在空地的中央。“这里是什么,马上就知道了。”虹猫说罢,跳跃到空中,双掌运起至刚至阳的长虹内力,便朝着地面重重打下去。一时间沙尘四起,掌力带起的风揭开了这尘封的面纱。
                    随着烟尘和迷雾的散去,这空地全新的面貌终于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是,这是!!”逗逗一见空地上图案的真容,不禁发出惊讶之声。“山海图!”
                    巨大的空地上线条交错,勾勒出山川与大河,这绝对不是天工造物,这定是后人的杰作!
                    这时蓝兔突然问逗逗:“鼠后可曾交给你什么东西?”逗逗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不错,当时我和跳跳还在鼠族,鼠后的贴身婢女将一本书交由我们暂时保管。”说着便将那本书拿了出来,在拿出的瞬间,跳跳突然想起来了:“就是这个图案,这本书上面的图案和岩壁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仙儿突然走上前,双目盯着这本书,袖子一挥,那本书上的封印竟然寸寸瓦解,点点的金光飘散出来。“仙儿竟然能解开这封印。”跳跳不由得发出赞叹之音。虹猫的声音响起:“金月封印,记载说上古之时曾出现过,后来封印之法失传,只留下一个名字,此封印非有缘者不可解除,如果强行破除,封印的东西会自行毁灭。”逗逗惊讶:“难道说仙儿就是有缘之人?!”大奔喊道:“管它什么封印,先让老子看看里面写了什么鬼东西。”大奔夺过去看,“怎么什么都没有?”虹猫笑道:“看来只有仙儿能看到上面写的什么,仙儿姑娘你来看下吧。”
                    逗逗扶仙儿坐下,将书打开放在仙儿面前,仙儿静静地默念着,其实逗逗也很喜欢看她读书的样子。
                    记得从前逗逗先来仙儿教她医术,那天讲“望闻问切”中的“望”,逗逗:“这‘望’在这四条中排在首位,尤其突显出它的重要,医生可以通过它判断病人的状况,欸仙儿,你老是盯着我干什么?”“逗逗师傅,仙儿这不是在练习‘望’嘛!”逗逗哭笑不得,“我这还没讲‘望’的要领呢,好吧,那你说说你都望出什么了?”仙儿浅笑,蕴含着她特有的聪慧,“逗逗师傅是饿了。”逗逗略显吃惊,但随即又压了下去,“其实我没饿,哈哈。”“逗逗师傅稍稍等一下。”仙儿奔出门去,不一会就带来几个鸡腿回来。“哇,我都流口水啦。”“逗逗师傅还硬要说不饿吗?”逗逗心道仙儿居然在开自己的玩笑,“好吧好仙儿我错了,我饿啦。”仙儿笑得更开心,递过鸡腿,“这就对了嘛。”
                    “啊!”逗逗被仙儿的惊叫拉回了思绪,“仙儿怎么了?”逗逗知道仙儿的性子,她一向是处变不惊,如今她竟然如此吃惊,必定是有什么惊人大事!
                    虹猫说到:“当日在鼠族,鼠后曾言说鼠族有一惊天隐秘,不过她说她感到事情迫在眉睫,她已经将核心机密托付给逗逗和跳跳,如有非常之事,请到天虞山主峰顶开启机密,不过机密一旦开启,面临的就是巨大的考验,可能我们要面临的就是这个了,大家要有所准备。”虹猫转身对仙儿说:“仙儿姑娘,请问书中可有记载出去的方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11-06 15:03
                      这丹木,它可以呈现出五种清新色彩,发出五种清新的香气,正是一味天地孕育的奇药,现在世上已经见不到这种植物了,这里凭借封天印的灵气果然还有丹木,有了它,我就可以很快治好你的手了。”
                      仙儿听了这话,心口莫名涌出感动,眼泪也止不住流出来,他还记得,那时他说他会治好她的手,逗逗师傅在仙儿心中一直都是遵守诺言的人。“仙你怎么哭了?”逗逗赶紧来照看仙儿。仙儿随即将自己的头埋在逗逗胸前,青丝被微风轻轻吹拂,怀里传出低低的嗓音,“逗逗师傅,谢谢你。”逗逗抬起手,温柔而宠溺地帮仙儿挽了耳发,“这都是你应得的东西,我不会再让你因我受伤了。”
                      傍晚时分,在一块空地上逗逗终于结束了忙碌,“仙,我简单搭了一个茅草屋,一会你就到里面休息吧。”仙儿道:“那逗逗师傅呢?”逗逗嘿嘿道:“我随便在外面找个地方就好了,常年行走江湖,这点小事没问题的。”仙儿突然觉得好温暖,低头轻轻咬了下嘴唇,抬眼望着他说道:“师傅还是到屋子里休息吧,这几天连日赶路,要好好休息才是。”逗逗略尴尬:“这,仙儿这不太好吧。”仙儿着急了:“师傅,仙儿都不介意,你还介意什么?再说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用得着在意这些细枝末节吗?”“那,好吧”
                      晚间吃过干粮,仙儿让逗逗再教教她医术,逗逗从袋子里取出一本书递过去,正是《济世医典》,逗逗对仙儿说,“这本医典是神医世家祖传的,其实它和鼠族也是颇有渊源,如今你有空可以多看看它,对提升医术有很大帮助。”仙儿接过医典,认真地阅读着,不过毕竟路途奔波让人疲惫,过了一段时间,仙儿就昏昏欲睡了。逗逗轻轻抱住仙儿,浅浅道:“累了就睡一觉,师傅在这,别怕,安心睡。”在仙儿心里,逗逗从来都是让她安心的依靠,听到他的话,她心里一阵暖流涌过,但她还是强撑着睡意说道“仙儿再看一会,早日学成医术就可以早日帮师傅了。”但她毕竟只是个小姑娘,实在太困了,片刻后已经依偎在他怀里睡着了。逗逗看着她安静而的睡颜,嘴角还挂着微笑,也不由得浅笑,他抚弄着她柔软的发丝,小声说着,“我从来没想着让你去帮我什么,我做的这些只是希望你能快乐罢了。不过你乐于帮我,我也很开心,不管是什么,只要是你做的,我其实都很喜欢。”他的瞳仁里满是爱怜,爱怜中是她乖巧的身影。他怀里的她,明明安安静静地睡着,一点衣襟却似被落下的泪水润湿了…


                      四天后逗逗仙儿已经赶到日月山。“逗逗你们终于来了,我们正打算去找你呢。”虹猫看到逗逗和仙儿一切平安,也是送了一口气。逗逗一听这语气,还有其他人脸色上的阴霾,赶忙问道:“究竟出了什么事?”虹猫:“你看远处。”逗逗将眼神投向远处的天际,乌云渐渐聚集,清澈的天空逐渐灰败,大地生气一点一点流失,从远处刮来强劲的风,似要将一切都吹成齑粉,这样的境况,还记得当年黑龙剑完成最后一次淬火,灵山门主召唤出黑暗之门之时也曾出现,这是相柳即将冲破封印的征兆。莎莉叹息,“终于还是来了”,手中紫云剑却是坚定无比,长虹冰魄出鞘,橙红色和冰蓝色的光芒交相辉映,奔雷剑上隐现雷鸣之力,青光双剑在握,刚柔并济,旋风剑散发着强大的剑气,因守护而存在。逗逗看向仙儿,仙儿亦看向逗逗,“去吧师傅,仙儿相信你。”“好好等着我。”下一刻雨花出鞘,绿色的剑气萦绕周围,同时回到七侠阵营。
                      虹猫肃然:“此战关乎天下安危,只能胜,不能败,明白吗?!”
                      众侠同声:“明白!”
                      虹猫:“料想相柳冲出封印的瞬间,必定有大量的邪气喷发,我们用阵法先困住相柳,邪气因封天印还未彻底崩溃还会被锁在这里,之后我们全力对付相柳,将其彻底除去。”
                      说话间,只见山海世界寸寸瓦解,之前所见山川河流悉数化为虚空,虚空中浮现出赤色的光芒,正是先前所见山海图阵法,虹猫声音响起,“各入阵法!”七侠随即排列阵势,七把宝剑横列身前,“剑势升!”随着长虹剑主一声令下,七侠的强大内力灌注到剑中,剑从剑柄开始升腾起七彩的光芒,光芒温暖,却似剑的锋刃,剑锋过,金石断。
                      山海图阵法周围集聚黑云,逐渐化成通道的模样,覆盖大半个天空,震慑人心;另一面,日月山山顶,七彩的剑势冲天而起,强大的能量使得整个日月山还有周围的一些地方化出猛烈的飓风,剑气横扫,摧枯拉朽。双方还未交手,能量却已经几乎使得整个山海图洞天动荡非常。
                      忽然间前方血色的山海图封印中黑气喷涌而出,“终于还是来了”,七剑随即将剑气前引,先前集聚的能量化作一柄巨刃,朝着喷涌的黑气挥砍而去,两股力量交锋造成的冲击几乎将周围的一切都摧毁殆尽,而受冲击最大的,必是七侠众人。随是如此,大家还是凭借超凡的内力重新严阵以待,“我们顶住了相柳破封印释放的能量,大家怎么样?”“我们没事。”“好,接下来我们全力对战相柳。”
                      黑气缭绕中只见一巨大的九首巨蟒呼啸腾转,待黑气散去,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个身着重铠的极为强壮的身影。虹猫大声喝道:“你就是相柳?!”那铠甲答到:“无知小儿既然知晓吾的名字,那还不给吾滚开。”虹猫:“你若愿意弃邪从善,我等自然会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11-06 18:35
                        ”虹猫:“你若愿意弃邪从善,我等自然会放你一条生路,否则,我等必让你粉身碎骨!”相柳:“就凭你们也想阻止我,真是不自量力。”相柳伸出巨爪,一握的瞬间,巨大的黑气聚集起来,再一刻,便是黑云化作长龙带着磅礴的气势冲向七侠,那是完全不弱于黑龙剑的强大力量,其积蓄千年的毁灭之力更是完胜当年魔化的三郎。七剑全力抵挡,似乎可以对抗黑龙的冲击,可接下来的事实证明相柳的话绝非虚言,七侠完全被压制,然后便是被黑龙冲飞,“虹猫!”虹猫回头只见那抹蓝色的身影在黑气中闪烁,随后消失在了视野。“蓝兔!”虹猫怒火中烧,“给我灭,火舞——旋风!”长虹剑冲天而起,天下至强的剑招迅速而有力,无数的剑影斩过周围的黑气,至刚至阳的长虹内力灌注到剑上,火红的疾风冲破一切阻碍化为巨大的龙卷,锋刃一般的浩然正气在虹猫的愤怒中将黑气形成的巨龙撕的粉碎。“蓝兔,你在哪!”“虹猫,我在这。”虹猫看向另一边,熟悉的兄弟姐妹都在,她也在,虹猫略安心的同时,再看刚刚的日月山,居然已经在刚刚的交锋中被削去了一半。虹猫示意大家赶快调息,逗逗赶快检查众人的伤势,还好,都只是轻伤。相柳的声音响起:“能挺过我这一击实属不易,不过我没有时间和你们纠缠,我要赶快去破开封天印离开这个鬼地方,你们,就和他们斗吧,然后葬身在这里,哈哈哈!”那令人厌恶的声音传到虹猫等人耳中,达达突然喊道:“不好,小心。”只见周围突然出现众多的野兽将七侠众人团团包围,似乎要将他们困在这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11-06 18:42
                          件神器,魂飞魄散,散魂之时,托付诸事于墨烨,墨烨答应她千年后相柳覆灭后去陪她。墨烨苦练剑法,千年间每当年老时便耗费魂魄之力传承记忆与术力剑法,后任鼠族司祭长老,歿与天虞山。
                          那时,他仿佛看到了她巧笑倩兮的身影向他伸出手来,“你来了” 他浅笑,亦伸出手,“对,我来了,千年之约已到,我来陪你了。”

                          七侠众人离开山海图封天印后,天虞山迷阵已然消失,变成了普通的山林,而封天印也崩塌殆尽,众人叹息不已。虹猫:“此间事毕,我们先回玉蟾宫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11-06 18:55
                            《劫生缘》跋

                            历经一个多月,《剑缘》的仙儿番外《劫生缘》终于完成了,欣喜万分。
                            橙子的《剑缘》是我见到的最贴近原著的作品,我非常喜欢,我只是橙子无数读者中一个最普通的一个,橙子创造的仙儿性情坚忍,外柔内刚,聪慧温婉,这个角色实在是太让人喜欢了,可惜她情路坎坷,满腔爱意真的要付之东流,毫无所得?我觉得其实逗逗不是不喜欢仙儿,他给自己借口无法面对灵儿,实际上是无法面对自己的内心,一直在逃避罢了。仙儿真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姑娘,爱得无怨无悔,其实重新创造一个人物给她不是不可以,奈何在下文笔拙劣,难以塑造一个充实的人物,而我觉得能给仙儿幸福的最好的角色还是逗逗(其实是因为懒…),于是有了逗逗出寻仙儿,引出后面内容,第一件事,解开心结,第二件事,加深感情,第三件事,该求婚啦哈哈哈
                            人们对幸福的理解不尽相同,我的想法比较贴近唐七公子《四幕戏•起》里的看法“我当然希望有爱,如果没有爱,那就给我钱,如果没有钱,有健康我也会觉得幸福”,不过仙儿这样的姑娘应该不会觉得钱这样重要,于是我先送她两个侍女照顾她,爱嘛,就看逗逗的了,钱嘛,鼠族圣女还缺钱?健康嘛,必须的,手断了接上,新的手,新的开始,不过给仙儿接爪爪真是好费脑筋,本来还设计了一些其他道具比如巴蛇之骨什么的,我差点都要动净元珠了,感觉线太长,最后还是用丹木给她接爪。她没有自我保护的力量,于是我送给她凤凰琴,哈哈,没有人可以再欺负她喽。橙子亲妈我对你二女儿好吧(๑ºั╰╯ºั๑)
                            文中提到的很多奇怪东西都取材自《山海经》,什么相柳,六首蛟,峚山,丹木,飞蛇,天虞山等等都是,中华文化源远流长,顺便弘扬一下,呵呵。最后那个boss,没设计成什么饕餮穷奇是我觉得这些似乎被用烂了,还是再找一个的好,于是我和我的挚友遍寻山海,选择了相柳,悲催的怪啊,本来都被大禹杀了去领盒饭了结果还得临时上场再死一次…
                            这段日子尽量抽空完成这篇番外,不过时间长,心境也不同,很多地方衔接不当,第一次写文也在所难免。在我看来,历经这一次磨难,仙儿逗逗终于走到一起,也算是圆满了。里面写的司祭长老墨烨,鼠族女子灵音的故事纯粹是写着写着灵感突现,自我感觉墨烨好像夜华哦,墨烨灵音死在一起也算是无憾了,至于为什么他这么强,呵呵,我听说虹殿使出天地同寿时也很无敌啊,一个因为灵音,一个因为蓝兔。
                            我不喜欢悲剧,内心受不了,写暖一点还不太会写,用沈从文的话说是“掌控不住文字”人物性格有偏差,我都纠结啊。不过最终我还是完成它了,不管结果如何,橙子或是其他读者喜欢还是无感,到这一步,并无后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11-06 19:12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11-14 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