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棋研究所吧 关注:5,855贴子:103,027
  • 24回复贴,共1

【推演战报】SEEKRIEG 5 一万八千海里 vs 一小时 对马海战自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苦难征程的终点
从利堡到对马,这支舰队已经航行了18000海里。七个月前自波罗的海出发时还是秋季,现在已经快到第二年的夏天了。这次苦难重重的征程眼看就要到达终点海参崴,但最大的考验也随之而来。日本联合舰队无疑就等在前面。太平洋第二舰队眼下有两条路,是直穿对马海峡,经日本海去海参崴;还是绕道日本东部洋面,再从津轻或宗谷海峡进入日本海去海参崴呢?
“我认为从对马来。”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东乡平八郎海军大将做出了决断,并率舰队主力在镇海湾待机,等候俄国太平洋第二和第三舰队的到来。



二、一些关于SEEKRIEG 5的闲扯
SEEKRIEG 5是我非常喜欢的桌面海战模拟游戏,可以说它满足了我对二战前的海战,特别是舰队炮战的方方面面的妄想。总的来说SEEKRIEG 5的一下几个特点让我尤其满意。
1、船只毁伤模型
虽然SK5中的船只同样有DP(Damage Point)值,但是在DP之外,还有一套DE(Damage Effect)系统。在SK5中DP为0并不意味着沉船,而是指这条船作为战斗单位已经失去意义,它可能仍然漂在水面上,甚至还有一两门炮能正常工作。但是在游戏当中,玩家很可能看不到DP为0的时候,因为DE效果的存在,使得船只在DP归零之前就已经沉入了海底或是全员弃舰,或是不得不撤出战斗。DE听上去很像Critical Hit,但还是有些区别。引发DE的原因并非仅是被炮弹命中,也包括了船只在战斗中的累计损伤和船上持续燃烧的大火。后两条在某些情况下可以给船只带来更大的伤害,甚至比炮弹更加致命。
2、命中判定
SK5中的命中判定很有意思,它考察的是每一发炮弹是否击中了敌舰。对我来说这无疑提高了代入感,当然代价是计算和查表的时间延长。不过在熟悉了规则和有Excel相助的基础上,推演还是能比较流畅地进行。
简单的说,海战中涉及到的环境条件、装备和人员素质,比如Crew Rating、天气、火控、敌舰行动方式等等,最终会量化到一个命中变量H上。之后再以H为纵坐标、发射的炮弹数为横坐标查表I,掷骰决定到底打中了几发。通常说来,H越大、射出的炮弹越多,炮击的效果就越好。
SK5中炮弹能击中的位置也是多种多样,但要注意的是,这些位置,比如1H DECK(H代表水平装甲),并非仅指代甲板,而是指一个包括了所有和甲板具有相同装甲值的位置的集合。在我看来,这样建模的作用有两个:其一是将船只的装甲值细化,使船只的模型更加准确;其二是方便游戏流程中后面判定产生何种DE。命中甲板可能因发的DE和命中司令塔(4V CON,V代表垂直装甲)引发的DE有很多事不同的。比如命中4V CON可能会出现DE140、DE143,和命中1H DECK可能出现的DE100、DE125。


回复
举报|2楼2016-10-30 14:33
    正是这样的游戏系统让我这个偏爱GEEK向游戏的玩家非常开心。SK5中存在着大量的细节,但是一旦熟悉了游戏的运作方式之后,得到的快乐也是巨大的。个人感觉单纯论学习难度的话,它不会比《全面战争》系列更难。
    三、OOB和SETUP
    本次推演仅包括双方的主力舰,也就是俄国的战列舰第一、第二和第三分舰队共12艘战舰,日本的第一战队和第二战队,四艘前无畏舰和八艘装甲巡洋舰
    1、俄军OOB


    战列舰第一分舰队:
    苏沃洛夫公爵号(OBB, Old Battleship)
    亚历山大三世号 (OBB)
    博罗季诺号(OBB)
    鹰号(OBB)


    战列舰第二分舰队:
    奥斯利亚比亚号(OBB)
    伟大的西索依号(Sisoi Veliki,OBB)
    纳瓦林号(OBB)
    纳西莫夫海军上将号(CR)


    战列舰第三分舰队:
    尼古拉一世号(OBB)
    阿普拉克辛海军上将号(OBB)
    谢尼亚文海军上将号(OBB)
    乌沙科夫海军上将号(OBB)




    2、日军OOB

    第一战队:
    三笠号(OBB)
    敷岛号(OBB)
    富士号(OBB)
    朝日号(OBB)
    春日号(CR)
    日进号(CR)




    第二战队:
    出云号(CR)
    吾妻号(CR)
    常磐号(CR)
    八云号(CR)
    磐手号(CR)
    浅见号(CR)


    以上是双方登场的舰只,两军各自的旗舰分别为苏沃洛夫公爵号和三笠号。还有两艘战舰虽然没有在本次推演中上场,但是我们也不能忘记的,那就是俄军的阿芙乐尔号和被日军俘获,并编入第五战队参加此战的镇远号
    俄军旗舰苏沃洛夫公爵号


    日军旗舰三笠号


    一声炮响的阿芙乐尔号


    镇远号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6-10-30 14:38
      这场海战发生在对马海峡的东部海峡,总的说来并不广阔。前一天的晚上俄军仍被浓雾笼罩,但到了双方接战时已不是。联合舰队的电报说“天气晴朗但波浪高”,那么此时的天气情况到底如何呢?在FG&DN的日俄海战中,关于天气的设定是这样的:“能见度70%,海况四级,风速22节,风向225°”。在SEEKRIEG 5中,海况四级无法对200DP以上的船产生影响,因而决定找一个更加符合“能影响舰炮瞄准和船只操作”的海况。正好在SEEKRIEG 5中有一套表格,将全球的海洋划分成了55个海区,并按照海区列出了每个月常见的海况和可能的风向,还给出了每种天气出现的概率,是个对自编战役很有用的小工具。参照这套表格将Beaufort Scale取为6.
      Beaufort Scale=6会导致1200DP以上的船的炮击命中变量即H-1,1500DP~3500DP的舰上工作效率降低15%。
      双方的舰员素质也是影响战斗表现的重要因素。此战前日军经过如月的训练,而俄军则经历了七个月的航行,整支舰队已经疲惫不堪。两相比较,明显日军舰员的素质要高出一筹。再参照SK5中的 Crew Rating Determination表的内容,最后将日军的CR选为+3(Well-trained with extensive battle experience),俄军则为0(Trained with little or no battle experience)。
      由于在一场战斗中海况和舰员素质几乎是不变的,所以将这两者合起来成为Battle Rating。对于本次战斗中登场的军舰来说,BR=Beaufort+CR,俄军的BR为-1,日军为+2。此数值将会影响舰炮的命中。
      之后是舰上的损管情况。根据游戏中表B3,1909年之前的各国军舰的损管水平相差不大,而和减员素质关系密切。掷骰后得到俄军损管DCR=2,日军的DCR=4。在之后舰上的损管工作中用得上。每一点DCR可用来应对舰上的一个险情(火灾或是带有持续效果的DE)。
      下一项是弹药。日军在战斗中大量使用了下濑火药和伊集院引信,使得他们的炮弹爆炸引火的效果很好。这就引出了两个问题,一个是这种弹药的特性和它给游戏带来的影响,另一个就是此战中各舰携带的弹药比例。
      首先解决的是第二个问题。俄军的比较好办,根据游戏中的介绍,旧式战舰的12"、9"和6"炮的AP和HE的比例大概是7:3。日军的要麻烦一些,首先是使用了新式火药和引信的但要是何种炮弹,AP、SAP、COM还是HE。通常了解到的是日军在对马海战中大量使用了HE弹,但是在FG&DN的日俄模组中,作者提到了这种装药和引信用在SAP弹上,并说明了这种半穿甲弹的作用是“击穿其弹径一半厚度的装甲后爆炸”。而这样的炮弹在SEEKRIEG 5中恰恰是COM弹。顺便一提,SK5中的SAP弹可以击穿3/4弹径的装甲。所以我决定用“写作SAP,读作COM,DE参照HE”这种和稀泥的办法来解决。至于是否是HE弹的问题,我决定暂时搁置,统一把各舰携带的炮弹按照SK5中英国Old Battleship的例子看作AP:SAP:HE=25:63:12(6"炮),AP:SAP=32:68(12“炮)。
      回过头来看第一个问题,这种新式装药和引信有没有什么会影响游戏的特性。下面的内容有不少来自FG&DN的日俄模组。这种装药对压力非常敏感,再加上一个同样敏感的引信,使得在1904年4月日军的SAP弹连其1/4弹径的装甲都无法击穿就提前引爆,甚至在炮管中也有炸膛的可能。幸运的是到了1905年的5月,改进后的引信投入使用。这下SAP可以击穿其1/2弹径的装甲厚引爆,但仍有一定的炸膛率。根据FG&DN的有关内容,约为1%。这里也规定当查表I时,如果D100=00,就发生炸膛。炸膛的炮管彻底损坏,无法使用或修复。
      另外这种使用了新式装药的炮弹在点火时有非常明显的效果,所以决定提高SAP命中发生DE的概率。做法是将所有未击穿装甲(CLASS C)的情形看作是是CLASS B,这大概能将6"炮的炮弹引发DE的概率从8%提高到19%,12"炮从10%提高到23%。当然要是炮弹能击穿装甲的话,DE发生的概率更大。
      还有一条规则同样来自FG&DN,就是俄舰上的火灾危险。在对马海战之前,为了长时间的航行,俄军在舰上装载了大量的煤。这些煤堆满了每个角落,由于装煤的袋子是布做的,所以煤灰四散,飘得到处都是。但是俄军舰队司令并没有意识到,这是这种能让舰队到达海参崴的唯一方法,埋下了舰队毁灭的种子。这一层煤灰使得日军炮弹袭来时更容易起火,也烧得更大,所以这里将游戏中所有火灾的严重程度S+10。
      最后一条是长期航行对舰船的影响。长时间的航行、交战前经历过恶劣天气,很久没有清理过船底,长时间服役而没有大修都会给船只的情况带来非常不好的影响,具体到俄军舰队的身上,根据A8表,每条船都有1/4的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长期航行导致炮弹失效,很久没有清理船底导致的减速,或者是弹药升降机故障导致主炮射速减半等等。由于这次是solo,记录每一艘船只的情况会非常繁琐,所以这一条就当作是可选规则。


      说完了特殊规则,接下来就是游戏的目标。目标非常简单,就是推满一个小时,看看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这一个小时中的主角是双方的主力舰,也就是战列舰和装甲巡洋舰们。这也是这篇战报标题的来历。
      舰队队形和运动命令主要来自于日军关于对马海战的官方报告,和东乡在战前发布的命令,比如东乡的命令里面有将双方距离控制在3000米以上的内容,这点在推演中也会遵守。
      日本方面的对马海战的官方报告可以在http://www.russojapanesewar.com/documents.html找到,网站里还有不少好东西。顺带一提,这个网站的建立者就是FG&DN 日俄战争模组的作者。


      回复
      举报|5楼2016-10-30 14:54
        五、流程战报
        唠叨了这么多,正篇终于开始了
        T1 1405
        俄军舰队司令罗泽德斯特凡斯基海军中将发布旗舰命令,“随我前进”、“Battle Station!”(为什么我总想加上“确信天佑,全军突击”呢?)
        日军舰队提督东乡平八郎海军大将命令全舰队跟随旗舰依次左转至ENE(67.5°),并准备开火。






        回复
        举报|6楼2016-10-30 14:58
          T2 1407
          见日军舰队开始转向,俄军拥有射角的头几艘战舰纷纷开火,绝大多数炮弹都砸向领头的三笠号,而联合舰队由于正在转向中没有开火还击。一时间三笠号周围弹如雨下(字面意义上的),水面上不断掀起高大的水柱。但以当时的火控水平,即使是这样的距离(约8000 yds)也很难命中。特别是在如此多的舰炮射击之下,了望手更难分辨自己炮对应的水柱(主炮和副炮的命中率都分别只有1%和2%)。
          由于射出的炮弹数量很多,三笠号还是被亚历山大三世号的一发副炮炮弹和鹰号的一发主炮炮弹射中。两发炮弹都命中7V 位置,在这么远的距离上也都没有击穿装甲,伤害不大(30DP,65DP)。但是那发主炮炮弹不仅震坏了船身结构(DE176,DP翻倍),还成功的让船上起了火(S=20,如果不扑灭会持续伤血,到了一定程度还会引发别的DE效果,S即为火灾的严重程度,也是每回合的伤血量)。


          T3 1409
          三笠号完成转向,但首先要做的是救火,上回合的火灾已经造成了20DP的结构伤害。舰长伊地知彦次郎大佐命令灭火(分配1点DCR),但是很可惜,舰员们没有完全扑灭火灾(S=20-16=4,下回合继续伤4DP),考虑到当时的损管水平,舰员一没有受到合适的损管训练,二没有趁手的设备,这也是正常的,俄军方面只会更糟。
          在救火的同时,三笠号也向苏沃洛夫公爵号开始了齐射。之前的训练起到了良好的效果,在首轮射速减半的情况下(模拟目标瞄准的过程),仍然命中了一发主炮和一发副炮(1H DECK 50DP, 9V SUPERSTR 25DP),可惜的是没能燃起大火(主炮炮弹和福炮炮弹各自引起DE的概率为23%和19%)。但首轮命中的成绩仍然非常优秀,对后面的战斗也有帮助(下一次射击H+2)。
          俄军罗泽德斯特凡斯基海军中将听取了参谋谢缅诺夫中校的建议(注,此处为虚构,谢缅诺夫中校交战后一直在后舰桥等处活动,在撤离苏沃洛夫公爵号之前与舰队司令几乎没有交谈,可参见其著作《对马海战》),按两艘俄舰对一艘日舰的方式攻击,并将命令分派给了全舰队。由于命令传递需要时间,各舰在下一个回合才能执行。因而本回合还是群起而攻,不过有部分舰长将目标转向了还在转向中速度更慢的敷岛号,以及更后面的富士号身上。
          比起日军,大部分俄舰的炮击乏善可陈(游戏中的原因是火控简陋+火力过于集中惩罚),这一回合第一分舰队无一命中,第二分舰队击中了三发副炮,但都没有击穿敷岛号的装甲,不过其中一发命中1H DECK附近的炮弹却成功让敷岛号的烟雾发生器彻底损坏,还让后主炮塔暂时失去动力,下回合无法开火(DE130)。
          第三分舰队的目标是富士号,但只打中了富士号一发主炮炮弹(7V BARBETTE)。同样没有击穿,损伤微乎其微(55DP)。
          在本回合东乡大将发出命令,由各舰一对一展开战斗(主要是考虑到此时距离尚远,过于集中火力于一两条船上会带来非常大的命中惩罚,而火控系统的正面修正却将其无法抵消,造成命中率极低。预备在距离更近时再适当集中火力于苏沃洛夫公爵号和奥斯利亚比亚号身上,亚历山大三世号和“伟大的西索依”号是备选目标,这也是历史上日军的战术。)


          T4 1411
          俄舰队停下了之前的全舰队开火,改用二对一的方式射击。苏沃洛夫公爵号和亚历山大三世号的目标仍然是三笠号,博罗季诺号和鹰号的目标变成了敷岛号,奥斯利亚比亚号和伟大的西索依号则瞄向了富士号。后面的日舰由于还没有完全露出来所以没有作为目标。
          日军方面则以三笠号对苏沃洛夫公爵号,敷岛号对亚历山大三世号,富士号对奥斯利亚比亚号的顺序射击。之后的朝日号开始转向,春日号也到达了转向点。
          本回合俄军的炮击仍然不够犀利。苏沃洛夫公爵号命中三笠号一发福炮炮弹(9V SUPERSTR, 30DP),亚历山大三世号命中一发主炮炮弹(1H DECK, 65DP),仍然都没有击穿装甲。
          三笠号由于之前的未扑灭的火灾又损失了4DP,这样目前累积的损失(总DP达到了279,跨过了Tier 1,游戏中每条船的DP都划分成十级,由Tier 1到Tier 10表示,损失的总DP每越过一级,都会掷骰查看是否引发DE)带来了结构性的损伤。主炮和FCS震出了底座(H-1),管道也有了裂缝造成了蒸汽泄漏,损失1节航速,正在附近灭火的减员和设备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DCR-1),桅杆倒塌,Z字旗落入水中!而且不能再发无线电和旗语了,这样旗舰的指挥能力大打折扣。Z字旗落了下来,难道是个不好的预兆吗?
          俄军的炮击还在继续,但只有奥斯利亚比亚号打中了富士号一发主炮炮弹(7V BARBETTE,55DP),幸好没有击穿。
          日军的成绩要好看得多。三笠、敷岛、富士三舰各自命中敌舰两发副炮炮弹,可惜未能引火。其中苏沃洛夫公爵号被打中7V BARBETTE,伤害(25+25)DP,亚历山大三世号分别被打中5V MAIN BELT和7V BARBETTE,伤害(25+25)DP,奥斯利亚比亚号被打中7V BARBETTE和8V TURRET,伤害(25+25)DP。
          日军的炮术明显占优,命中率更高,等到舰队完成转向之后,俄军即将遭受灭顶之灾。此时敷岛号上的故障也已经排除,下回合主炮就能全力射击了。


          Z字旗坠落——会是某种预兆吗?


          这张地图是原配地图吗?怎么说呢,感觉不知道怎么形容。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6-10-30 15:16
            T5 1413
            本回合日军损失惨重。三笠号在苏沃洛夫公爵号和亚历山大三世号的炮击下被屡屡命中。一发来自苏沃洛夫公爵号的主炮炮弹击穿了后炮塔,使得后炮塔的舰员出现伤亡,下个回合将无法开火;还毁掉了左舷RF的部分速射炮(DE115)。另一发击穿了烟囱然后爆炸,无法排出的浓烟和炮弹的冲击波使得全舰都很难瞄准(H-1),最大速度降低1节,右舷部分速射炮损失,右舷探照灯组失去供电(DE148)。亚历山大三世号也命中了一发主炮炮弹,正好击穿了主炮塔附近的侧舷装甲,不仅震坏了前炮塔和FCS(H-2),使得下回合无法开火,目标的观瞄数据也要重新采集计算(ROFx1/2),左舷的部分速射炮和观瞄设备同时损坏(DE112)。
            这还算不上本回合三笠号上最倒霉的事。就在三笠号向苏沃洛夫公爵号开炮时,前炮塔内的一发装填有下濑火药和伊集院引信的炮弹炸膛了(I表掷骰时2D10=00),1%的概率发生了,前炮塔的主炮彻底损坏。
            此时三笠号已经累积了574DP,跨过了Tier 2,结构损伤又带来了一次伤害,船体开始漏水,对转向能力造成很大影响,不仅无法进行规避机动,连每回合最大转向角度也变成了之前的一半,同时失去了部分损管能力(DCR-1),舰桥指挥能力(BCR-1),2节的航速和主炮观瞄设备,前炮塔彻底失效,右舷二级主炮也受了损失(-2)【DE606】。
            三笠号几乎丧失了作战能力,但日军的灾难还没有结束。
            有两条舰向日军的敷岛号射击,博罗季诺号和鹰号。只有博罗季诺号的一发主炮炮弹击中了敷岛号前炮塔附近的侧面装甲,在不足6000 yds的距离上击穿了装甲兵引发了弹药库的殉爆,整舰瞬间被毁,只有残骸还漂浮在水面上,几乎无人幸存……(DE100)
            敷岛号后面的是富士号,同样是被两条俄舰集中火力射击。富士号被击中两发主炮炮弹,一发击穿右舷副炮处的装甲并爆炸(5V MAIN BELT),使得右舷的副炮ROF减半(DE106),另一发打穿了烟囱,引起了和三笠号上类似的伤害(DE148),还摧毁了副炮的观瞄设备(DE161)。
            最幸运的是刚完成转向的朝日号,尽管此时的航速还没有恢复到12节,但是只被命中了两发主炮炮弹(8V TURRET),受到了210DP的结构损伤。
            本回合的俄军战果甚大,但是日军联合舰队也不是吃素的。
            苏沃洛夫公爵号被三笠号打中了两发副炮炮弹,分别命中了5V MAIN BELT和7V BARBETTE,结构损伤(25+25)DP,没有着火。
            亚历山大三世号则几乎被敷岛号的副炮打成了筛子。接连命中了七发(6V, 8V, 5V, 9V, 6V, 3H),结构损伤175DP,所有的SAP弹都没有击穿就爆炸了。其中打中副炮塔的一发不仅炸毁了左舷副炮塔,还毁掉了左舷副炮塔的观瞄设备(ROFx1/2),燃起了大火(S=20),左舷速射炮部分被毁,左舷探照灯也是一样(DE113)。
            另一发击中高级军官舱室的炮弹不仅毁掉了舱室和右舷探照灯,还引发了大火(S=30)。
            最后一发炮弹打在了舰桥附近的上层建筑上(3H SUPERSTR),损坏了附近的副炮观瞄设备(DE159, S=41,此DE有效的时间内,影响副炮的命中)。
            被富士和朝日集火射击的奥斯利亚比亚号也受到了损伤,三发炮弹都来自富士号,两发主炮(5V, 5V),一发副炮(8V),累积了60+60+25=155DP的结构损伤,未引发DE效果。
            T5-俄军炮击计划


            T5-日军炮击计划(漏掉了朝日号)


            敷岛轰沉


            博罗季诺号和前面着火的亚历山大三世号


            造成轰沉的一炮(2D10=02)


            T5终了


            六、推完后杂七杂八的感想
            在五个回合(10分钟)之内,交战各舰都伤痕累累,现代海战的残酷可见一斑。日军联合舰队可谓损失惨重,先是舰队旗舰丧失指挥能力,接着几乎被打哑,后是队列中的二号舰敷岛号被博罗季诺号一发入魂击破弹药库,引燃火药殉爆而沉,几乎是在瞬间就把一艘完好的战舰带向终点,舰上水兵的命运可想而知。如此的场景依稀让那个人想起了1941年5月24日的胡德号。队列中的三号舰富士和四号舰朝日也都受到了可观的伤害。
            反观俄军,尽管总的来说受到的伤害不大,但是敷岛号6“炮一回合内命中亚历山大三世号七发的战绩,充分说明了速射炮的实力。本次推演中看似俄舰主炮频频建功,造成日舰接二连三损失,但游戏中在6000 yds以上时主炮理论命中率为7%,在5500 yds左右时最高也才34%,推演中能击中那么多发也确实是个小概率事件。要看到在当时的条件下,速射炮依靠较高的射速提高命中弹数才是王道。就像敷岛号的最后一轮射击一样,主炮没有命中,但是副炮在两分钟内打出了84发炮弹(7x6x2=84),最终命中了7发。这7发炮弹不仅给亚历山大三世号造成了严重的伤害(175DP),随之而来的火灾和DE效果更会在后面的进程中带来非常多的麻烦,甚至是致命的决定性的伤害。
            由此可见,尽管旗舰三笠号和敷岛号一伤一沉,但是日军的主力实际上是后面的八艘新锐装甲舰上的速射炮,以及由下濑%火%药和伊集院引&信带来的强大的纵火能力,还有高航速。这和历史上是一致的。
            俄军这一边最出人意料的是主炮的频频命中。我将其归功于运气。但是造成如此大的伤害却并非运气,而是炮弹命中后能顺利引爆。在历史上俄军的弹药质量并不好,很少有击中后引爆的。这一点我到推完五回合之后才想起来。游戏中击穿后引爆、过穿和未击穿各自引起DE的概率是完全不同的,以俄军常见的12”主炮为例,各自的概率分别为70%、25%和11%。推演中引发的DE多是由70%而来,也正是DE效果给日军战舰带来了毁灭性的伤害。(还记得被一发入魂的敷岛吗?DE100)
            原先我对这一点并没有特别重视,觉得之前的各条特殊规则对俄军的削弱已经够厉害了,但万万没想到正是这命中的寥寥几发重炮炮弹让战舰在其面前变得如此脆弱。以后再推演的时候会酌情考虑加入此条规则(但加入后俄军还有胜利的可能吗,这种条件下的俄军会有人愿意玩吗?)
            最后想说的是炸膛,没想到1%概率的事情发生了,FG&DN中应该是2%。虽然听上去这个概率已经非常小了,但是自己在游戏中遇到之后,再看到日俄战争的海战时的日军炮手,对他们肯定会多一层看法。
            本次推演到这里暂告段落,本来以为不会和历史相差太远,但由于自己的疏忽,竟出现了如此戏剧化的效果,简直让人欲罢不能。这也算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海战兵棋的魅力吧。以后有机会肯定会把这条世界线上的对马海战继续下去的,目标是30个回合,看看这场海战中还会发生什么出乎意料的事。究竟日军能否如历史上一般取得胜利,还是俄军能顺利抵达海参崴?当然我最关心的实际上是苏沃洛夫公爵号上的Eugene S. Politovsky能否再见到他的妻子(他作为Engineer-in-Chief to the Squadron参加了这次远征,航行中多次修复了故障船只,并把途中写成的家信分批寄给了彼得堡的妻子。最后一批是在5月24日由上海启航前寄出的。这些书信在1906年集结成册出版,书名叫“从利堡到对马”,E. S. Politovsky随苏沃洛夫号沉没。)


            补一下之前的第四楼
            3、初始设置
            游戏的初始设置见下图。紧接着东乡下令左转之后开始,此时是14时05分。比例1/12000,战舰模型用算子代替,因而有些时候可能会看着别扭,所有的距离都以船头测量。日军航向203,航速12节,两舰间距离500码。俄军航向023,其中战列舰第一分舰队航速为11节,其余为9节。俄军苏沃洛夫公爵号与奥斯利亚比亚号相距2600码,与三笠号相距约8000米。海况6级,风向225,风速22节。




            回复
            举报|13楼2016-10-30 15:29
              精彩!


              大作!


              收起回复
              举报|15楼2016-10-30 17:53
                很有画面感!!


                回复
                举报|16楼2016-10-31 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