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尾蛇的纪录吧 关注:4,645贴子:10,345

055莱纳斯・奥布尼尔的肖像【机翻+脑补】欢迎校对+补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6-10-27 22:37
    「……什么都没有」

    「是! 但是、要是随便大声――」

    「已经说了什么都没有了吧!? 还有、近卫的家伙连敲门的规矩也不知道吗!?」

     感觉到不对的騎士、更加的焦躁了。看着丈夫的様子、妻孕育着複雑想法的視線。惊讶与苛责与厌恶还有稍微的憐憫、是混入了许多难以言语的感情視線。

    「对不起。这个人、怎么说……就是那样的人」

    「是、是……那么、没問題了吧? 失礼了」

     对希莫娜的説明、勉勉强强接受后、騎士离开了房间。
     莱纳斯被人当成了狂人。那个疯狂、甚至超过了弟弟。
     联想到这样,又感到不愉快。。

    「……稍微出去一下」

    「要去哪里?」

     莱纳斯的脚后跟还没出去、希莫娜学生没有兴趣的问了一下。
     ――如果不想知道、那就别打听。
     这样想着、粗暴地回答。

    「散歩。領主在領地散歩、有何問題」

     真的只能出去走走了。托里乌兹为何到这里来还不知道。但是、比起这个、和希莫娜在同一个房间更加的痛苦。
     她也有同感吧。用新婚的时候想象不到的、恶毒的微笑送别。

    「啊啦、是吗。请随意、伯爵閣下」

    「……吃屎」

     在焦躁的状态下,打开门扉,、猛烈地关上了。
     在外待命的骑士露出惊讶的表情,无视他们走过了走廊。从几度背后传来的声音,是敷衍的回答。途中、与不时遇到的带着项圈没有生气的奴隷擦身而过产生了不少不愉快感。

    (这到底是谁的宅邸了)

     这样宛如、不对実質上已经被先来到宅邸的托里乌兹支配了。管理宅邸与領地的家臣对于猝不及防的带着大量行李出现的本家次男、好像无法拒绝。在远离王都的沃尔丹、他的悪名好像也一并穿了过来。估计就连书信都写好了。


    回复
    6楼2016-10-27 22:38
      (……胸闷)

       在宅邸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托里乌兹奴隷的眼睛、眼睛、眼睛。就像是窥视着他的感情一样、就算是莱纳斯也不可能应付的了那么多的瞳孔。对于作为貴族已经习惯的他来说、那些視線就像是有着物理的的圧迫感一样。就算是在屋内也完全不安心。
       所以,到外面去了。
       一人、在吹着高原的冰涼夏風下、终于有了复活的感觉。

      「呼呜……」

       黄昏时高地的空气,对于夏天而言有点冷。都是反而比什么都爽快。感觉身体看不见的污秽、全部都被吹跑了。

      「完全、就不是一个像样的女人」

       心底里的不快、就如同被诱惑了一样吐露了出来。
       但是、这种感觉不可能马上消失。平时说不出来的话、全部上升到了喉咙里。

      「瞎眼的悪妻、厚脸皮の女騎士。而且托里乌兹还把奴隷带来了! 为什么、我身边的女性都是这样的!?」

      现在焦急也没用。如果在王都这样的时候、作为这身打扮的发泄。就只有懦弱而迟钝、只有嘴巴严这个优点的、那个女奴隷。因为帰領的时候带着奴隷实在是太不自然了、结果放在本邸反而适得其反。莱纳斯的憤懣现在无法承受。
       想起来、就觉得可惜。与希莫娜的夫婦関係、去年开始的最悪形式以来、都没有改善过。为了给後継者一些儲备、在義務感下在晚上见面就已经是极限了。从这点来看、已经算是做得非常好了。对那貴族千金的妻子、也是屡次忍让。一言半句的抱怨都没说只是任劳任怨、自己毕恭毕敬的完成工作、仅仅只是満足了男人的自尊心。可那男爵千金的习性、希莫娜的架子摆得太高了、简直――

      「等一下、我在考虑什么……」

       感觉向危険的領域思考了、慌忙的转回来。
       本来、貴族的正妻与女奴隷是没有这个权力了。这之上、自己的内心居然向那个貴族的女人低头、而且自己的位置甚至还在奴隷之下、这真的是认真的思考吗。
       不经意间想着有可能被托里乌兹洗脳了、可是礼装毫无反应。
       也就是说、这个想法完全是莱纳斯内心的想法――

      「不对……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

       双腿失去了力量、跪在了夏天的草地上草用膝盖支撑着。鲁莽地、多次用头敲打地面。

      「我是誰? 莱纳斯・斯特莱茵・奥布尼尔、沃尔丹領主、王国伯爵、而且是貴族。与父亲那个废物不同、是出色的奥布尼尔家当主! 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想这种事情的。不可能、不可能……っ!」


      回复
      7楼2016-10-27 22:38
         得到团長的许可后、房间里集合的各位全部坐了下来。只剩一个空席、那是在桌子窗边位置的椅子。伊丽莎ツカツカ地走到那里、坐了下来。

        「那么、諸君。说说在路上、大家的感受吧」

        「是真的呢」

        「坐馬車的大姐头可真好、我们这些騎馬的。腿都擦成那样了」

         在団長的发话下、部下的隊長们纷纷说出奚落的话。那里、没有任何的悪感情。就跟孩子们互相开玩笑一样、语气显得非常和气。。
         对此、副団長阿尔弗雷德轻轻咳嗽。

        「大家、不要说些无聊的话。这边是我们的団長。大姐头咳嗽等着我们的回答呢」

        「咔、真是顽固呢阿尔的旦那」

        「当然了。要是我说的话、这个騎士団的纪律就会变得非常放松了。……还有、跟我一样叫副団長」

        「嘛、阿尔总是不理这些牢骚呢」

         サラリ与副団長的辛苦被无视了、伊丽莎继续讲。

        「那么,听下报告吧。对这个宅邸检查之后、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没有」

         一瞬间、四个人異口同音的回答。
         隊長一人作为他们四人的代表进行发言。

        「当然、只是今天要彻底搜查房子是很难的、我们的調査能力有限只能调查一部分。但是、对当主使用的房间进行重点调查后。結果、发现現段階进行暗殺和绑架、洗脳的可能性至今都找不到」

        「右边相同」

        「我也一样」

        「呼呜……? 难道那个子爵、真的只是来迎接哥哥的?」

         把马尾的发尾、像是玩具一样之进行玩弄。这是思考事情时伊丽莎的习惯。その仕草に、阿尔弗雷德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回复
        9楼2016-10-27 22:38
           如同文字一样、用鼻子笑着回答。

          「那家伙的身边、有怎么样的人? 有原精明强干冒険者在那里、又有【奴隷殺手】对人体深刻的认识」

          「【銀狼】的优妮。能够审判騒動的主角之一、是吗」

           副団長小声说着。王国最精鋭的近衛騎、与貴族沙龙一样的其他騎士団不同。他们有着对付人類共同脅威的魔物、相対于冒険者的实力。与天真的第一騎士団不同、作为実力主義的第二骑士团要是有实力问题的人、当天就会被踢出去。

          「C等级里拥有异名的可以说是例外中的例外。想必相当有本事吧」

          「确实如果是她、有着能够让对方受重伤而不死的可能吧」

          「加之、今日子爵的举止、完全不是身体有毛病的人。都被刺客暗杀差点丧命了、侥幸从政敵的据点逃跑成功后、都没有留下一点後遺症。喂喂、这是什么级别的幸運啊?」

          「确实」

          「如同大姐头所说、确实有许多疑点」

           其他队长们,听到伊丽莎的话也深深地同意了。以诸侯的武威为导扬,所以离开王都的有很多,但他们的原警卫大部分都是近卫。关于暗殺的威胁的讨厌手法都又被教授过、実戦中负伤后也知道这么找关联。这样考虑、去年托里乌兹暗殺騒動确实充满可疑。

          「可惜,一个也没有物证也没有」

          「卡尔丹原伯爵与约瑟芬夫人、还有那些召唤的裁判証言者都怎么样? 在联想到暗殺騒動也是没有证据、无法审判――」

          「那样的东西,那个阴谋家已经尝试了。但是、没有办法。那些就算洗脳的=解除了找高等法院也没有用。这些是颠覆性的方法、等証文出来时早就迟了。输了的那一方估计都死了……只能这样想了」

          「但是、对貴族洗脳可重罪啊。事実上这样的话就连高等法院也没有面子了――」

           正如副团长所说的那样,贵族的洗脑与暗杀同罪的。扭曲他人的意志、与暗殺一样是会引起社会混乱的。那可不是什么可以忽视的事情。
           但是,伊丽莎用手翩翩的摇动。

          「等証文出来时早就仅仅只是迟了而已吗? 现在托里乌兹・奥布尼尔、可是和那个多尔多兰辺境伯爵組み成派閥了。如果随便出手的话可是会受到猛抗議的。会说是捏造,冤枉、拉瓦莱的陰謀等。这样的话就不仅仅是中央集権派的怨念、还会与地方分権派合流。哪边都会把老头作为敵人。这样子就是内乱了。这样下去、派閥就直接崩溃了」


          回复
          11楼2016-10-27 22:39
            「那就走吧。快点哦? 一刻也不能让護衛対象处于無防備的状态」

            「当然、大姐头!」

            「所以、団長由大姐头来做真是――啊啊、太好了……」


            回复
            14楼2016-10-27 22:39
              055【完】


              回复
              15楼2016-10-27 22:39
                楼主好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10-27 22:58
                  跪谢大佬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6-10-27 22:59
                    樓主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10-28 00:21
                      连续更新辛苦了,话说镇楼的七罪是哪一卷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10-28 00:39
                        //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10-28 02:28
                          竟然现年二十八岁了..不知不觉就过了十年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10-28 02:33


                            回复
                            24楼2016-10-28 04:19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10-28 05:32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10-28 06:37
                                  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10-28 08:13
                                    辛苦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8楼2016-10-28 08:24
                                      樓主是唯一一個我還留在百度的原因喔
                                      翻譯辛苦了~


                                      回复
                                      29楼2016-10-28 09:47
                                        辛苦了,楼主强无敌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10-28 10:04
                                          总觉得这个名字翻得怪怪的,“莱纳斯・奥布尼尔其人”?


                                          回复
                                          31楼2016-10-28 11:28
                                            LZ辛苦了
                                            这美女骑士结局不是洗脑就是拿去喂狗
                                            男主的尿性一直如此
                                            不要好歹给我啊


                                            回复
                                            32楼2016-10-28 11:46
                                              楼主大大幸苦了


                                              回复
                                              33楼2016-10-28 12:31
                                                感谢楼主


                                                回复
                                                34楼2016-10-28 12:32
                                                  感谢楼主,真是神速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10-28 13: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6-10-28 13:50
                                                      感謝翻譯


                                                      回复
                                                      37楼2016-10-28 15:23
                                                        楼主神速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6-10-28 1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