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尾蛇的纪录吧 关注:4,645贴子:10,345
  • 38回复贴,共1

054異世界的车窗【机翻+脑补】欢迎校对+补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6-10-27 01:42
    女性声音低哑。但是、不像是不高兴的様子。这因该是她天生的嗓音。
     觉得耳朵被深深打动的莱纳斯、轻轻吹了吹鼻子。

    「当然、伊丽莎小姐――」

    「不要叫小姐」

     伊丽莎、被这样称呼的女人鋭利的打断了。莱纳斯冻结了起来。
     她把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下。

    「这个身体、是作为历史的王国騎士」

    「――失礼、巴尔巴斯特卿」

    「嗯,那就好了」

     心满意足的点头后、伊丽莎再次闭上了眼睛。
     年轻伯爵的表情,再次扭曲了了。

    「你、现在可以认真工作了吗?」

    「嗯?」

    「莱纳斯、不要说得那么过分」

    希莫娜看不下去而开口了、丈夫无视。

    「从刚才开始就闭上眼睛默默不语。怎么看都不是正经的警護。我想你在睡觉吧」

    「啊啊、是睡着了哦?」

    「んなっ!?」

    意想不到的答复,莱纳斯开口便语塞了。
     睡着了? 在王国伯爵面前、作为护卫? 非常識也要有个限度。希莫娜也吃惊的眨着眼、執事上衣的右肩也是一个不小心滑了下来。
     面对今天有好几次僵硬的莱纳斯,伊丽莎若无其事的继续说明。

    「稍微、護衛任務中睡眠的時間有些少。在没有袭击的时候进行小睡。这是理所当然的」

    「就、就是这样! 神経太大条了、目光不离随时准备应付事態才是护卫该做的吧!?」

    「那是基本中的基本。我的是応用編。馬車的周囲都有人並走着。在車中我是没有必要那样子的。而且、就跟伯爵说的为了准备应付意想不到的事態、要养精蓄锐才是吧?」


    回复
    5楼2016-10-27 01:43
       再次不高兴的闭上眼睛、郁闷的说着。只做必要的、除此之外、没有必要进行护卫護。伊丽莎的言行、让莱纳斯无法反驳。

      「最后、只要你打个招呼马上就能起来。如果有襲撃声音肯定不小。絶対起得来。完全没問題。……所以、这个时候最害怕的就是神経疲劳。像刺猬一样进行护卫是没有意义的、伯爵」

      「……呼」

       希莫娜像是无法忍耐的叹气。伊丽莎觉得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张脸。

      「怎么了? 伯爵夫人」

      「呼、呼呼呼。没有、失礼了。那个、你和我想象中是完全不同的人呢」

      「是吗。夫人的想像是怎么样的、虽然觉得没有关系……」

       看着为真面目思考着的女騎士、希莫娜更想笑了。那个伊丽莎的反応、越来越纳闷的歪着头。
       然后、看着被逗笑的妻子的莱纳斯、不高兴的嘟哝。

      「你该不会……真的是、传闻中的【巴尔巴斯特的姫騎士】吧?」

      「……那个叫法不太喜欢」

       伊丽莎小小的吹着鼻子。

      「对我来说、这个异名把我至今惊心动魄的武勇都给覆盖了」

      「阿啦、先不说武勇、惊心动魄吗? 还真是浪漫啊」

      「被浪漫吸引的、只有軟弱的男人哦伯爵夫人。比起那些只会喝着泥水的盗贼、我的心中更希望想有一戦的夙愿」

      「那太失礼了。……我们、应该再早点儿说吧? 到现在为止的无聊时间真是有点可惜」

      「同感。睡不到另外谈、睡起来真是不舒服。能够稍微磨点時間也可以」

       究竟是什么触动了心弦,突然打成一片。
       咬着牙齿完全不知道女人之间的会話、属于局外人的莱纳斯完全不被理睬。

      (那个老头、根本没有看女人的眼光……)

       面对给自己与伊丽莎引线的那个老陰謀家、心中恶狠狠的咒骂着。想起来、就觉得那个满脸皱纹得意洋洋的表情浮现就在馬車的玻璃、非常可气。


      回复
      6楼2016-10-27 01:43
        (还有、这种不知礼儀知骑马率军的家伙、真的是王国騎士的精華吗?)

         这样想着、窥视了一下与妻在会話正兴的女騎士的侧脸。
         王国騎士最精鋭中的最精鋭、近衛第二騎士団。在極端的実力主義与過酷的選抜過程中诞生的猛者、史上最年少的女性団長。

         那就是她――伊丽莎・萝兹蒙特・巴尔巴斯特的头衔。
        但是、从自堕落的在護衛対象面前睡觉、现在还和妻子談笑风声的身影来看、实在是很难相信。难道说、又被拉瓦莱侯爵骗了。
         但是、

        「……不要用那么担心,伯爵」

         伊丽莎也不看这边,就像是看透了莱纳斯。

        「咦?」

        「什、什么……!?」

         困惑的希莫娜还有被看透而慌张的莱纳斯。在两人的眼前、伊丽莎放胆的支起肘用手掌托住脸颊。

        「对陰謀老头的命令不用过度猜测、他是把近衛大方的借出来的人。而且、我也是騎士。这样说有点不胜惶恐、作为光栄的近衛任命为第二骑士团的这个身体。只要说了守护对方的话、就必定会拼死守护」

         必要的话甚至会豁出生命,就是这意思。就像是和希莫娜谈家里闲话一样、没有虚张声势的意思。
         就这样、没有任何夸耀之意。她是真心的、为了骑士的任务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死。感觉不到是为了什么特别的事情、才这样说的。
         知道貴族社会的陰惨裏側、见过好几次虚虚实实的策略的莱纳斯、能够明确感觉到。

        「是……吗。能够得到如此刚毅的護衛、真是幸运」

         ――这个女人,没有谎言。

        「说的事情好像有点不一样、算了。对了、夫人。你在说什么?」

        「咦、嗯嗯。确实……」

         然后,恢复到了女人们的平凡的会话。
        但是,莱纳斯看着她的眼神完全变了。


        回复
        7楼2016-10-27 01:43
          心情不好。本来在王都的在最高護衛下、现在却成为有可能被扔掉的棋子。当然会不高兴。
           但是、或许这次有杀死宿敵的可能性、仅仅如此。就算是把对方找来、也找不到冤枉的方法。而且、这次実行命令的是第二近衛。虽然讨厌这种有风险的命令、现在只能靠運气与自身的器量解决憂患了。
           ……这样想的话,至少有心情会好点。

          「哦、景色変了。那是有名的沃尔丹葡萄田吧」

          「真是新鲜的东西啊。还是第一次看到」

           莱纳斯在憂鬱的时候、那个两个女人却在悠闲看地着窗外的景色。

           高地的山野,在那个平缓的丘陵上,描绘着一条叫做果园的宽广地毯。赤紫色夫人葡萄果实累累,添加了鲜艳的绿色。
           沃尔丹州是有名葡萄酒、赤霞珠的産地。而且在大地与芸術之国称的、丰收的阿尔圭尔王国、一句『有名的葡萄酒産地』就要让候補们付出许多的苦労。

          「你是怎么了?这不是很令人怀念的景象吗?」

           希莫娜、难得的心情很好。这是因为旅行的高涨气氛、以及与伊丽莎会話的原因吧。
           但是、莱纳斯可不喜欢这愉快的話題。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毕竟、几乎都是在王都生活」

          「……咦?」

           这是完全不想的回答吗、希莫娜眼睛睁得老大。莱纳斯好像又有什么坏主意了。真的是这样子。

          「父亲、对做成領地内葡萄酒的阿蒙川的水非常怀恋吧。成为当主后、就一直在布洛森奴。当然、也是在養育我的。离开沃尔丹、今天也是第一次」

          「那么貴公当主就任後到这里来不就可以了?」

           意外的想法、伊丽莎擦嘴了。真是不想向外人説明、她的角色実質上就是拉瓦莱用来监督的。但是听了就必须回答。

          「没有那样的空闲。因为前年才刚刚当主交替完毕、王都的政务就和山一样多。去年的婚礼……也是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

           说了下非常白痴的话。前代是在王都玩物丧志了、所以接下来的当代、才继承的二年内原地踏步。沃尔丹的土地在这二代都是这样、除了在紙上都是不知道領地的領主。


          回复
          9楼2016-10-27 01:44
            「双方、大儀。奥布尼尔伯爵家当主、莱纳斯・斯特莱茵。……咦、托里乌兹。难道你、就是因为为了见面才到这里的?」

             面对扫兴的脸,托里乌兹表情只是看起来快乐的笑咪咪的样子。
             猛烈又讨厌的预感,袭向莱纳斯。

            「这是什么意思、当然是为了歓迎才来了。撒撒、那是宅邸的方向! 跟王都的时候不一样、为了让哥哥能够好好散心所以给整理了一下」

            「什!?」

             这句话,让莱纳斯的心脏直跳。
             托里乌兹直接无视、向背後发话。

            「喂、有好好準備吧优妮?」

            「是的、主人。打扫和床的整理好了都没有死角。虽然离晩餐还有点时间、但是要是你们希望的话、可以吃点軽食。洗澡水和煮炊、差不多都完成了」

             在那里的想当然、跪在主人旁边報告的是那女奴隷。依然如故、作为奴隷的分身份对【奴隷殺手】的奉仕非常执着――不对、比起那个。

            (じょ、开玩笑的吧!?)

             房间?吃饭?洗澡?那所有的一切,都出手吗? 认识到这个事実的莱纳斯、眼前一片黑暗。
            托里乌兹抢先到达了沃尔丹、当然莱纳斯的宅邸也被动了手脚。如果他的目的是洗脳与暗殺的话、那么这算是基本完成了。而优妮的话、更加煽动着这个危惧感。至少今天、在这个宅邸的生活全部、都在托里乌兹的宣言下完成。

            「开、别开玩笑了!」

             脱口而出的怒声,带着恐慌的同时脸上也出现了悲鸣之色。。

            「怎么了,哥哥。有什么不合适的事情吗?」

            「一切都不合适! 作为子爵的身份居然随意进入伯爵領的宅邸、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对家中进行整理、没常識也要有个限度!」

            「哦,是吗?」

             对于装傻的托里乌兹、莱纳斯巴不得想用双手掐上去。不、如果可以的话现在就想勒死他。


            回复
            12楼2016-10-27 01:44
              ……本因如此。

              「没有这么麻烦的事情、伯爵」

               具足发出像是铃铛的声音、是在華麗的馬車下来到达地面的女騎士、伊丽莎・萝兹蒙特・巴尔巴斯特。

              「希望能不要过分地说奴隶的话。我们是不分出生的,也不是就一定高于奴隶的存在。听了伯爵的话、他们也觉得不舒服」

              「巴尔巴斯特卿……!」

               莱纳斯不禁仰望天空。
               忘记了。本来的予想中只有托里乌兹的登場、但是这里还有一人、是与他同様把常識挂在脑后的人。
               哥哥的后面、作为事態元凶的弟弟、对出现的女人恭敬的低头了。

              「这位客人。让你看到不好的地方、妨碍到下車真是抱歉」

              「稍微等了一点也没有关系。我有耐性这点可是自负的」

               十三歳就杀死侮辱自己的对手的女人、真敢这么说。就跟十歳的小姑娘一样。

              「自报家门有点晚了。伊丽莎・萝兹蒙特・巴尔巴斯特。只是一个晚輩、作为近衛第二騎士団之身。请随意」

              「这么说、谢谢……玛尔兰領主、托里乌兹・修日南・奥布尼尔。巴尔巴斯特卿的高名早有耳闻」

               说完、視線交合。伊丽莎像是在估价一样、托里乌兹则是表示出笑脸实则毫无兴趣。
               莱纳斯、对二人初次见面的印象就是这种感觉。


              回复
              14楼2016-10-27 01:44
                054【完】


                回复
                15楼2016-10-27 01:45
                  跪谢大佬翻译


                  回复
                  17楼2016-10-27 02:51


                    回复
                    19楼2016-10-27 04:28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10-27 04:42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10-27 05:46
                          给爷跪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10-27 07:23
                            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10-27 09:07
                              →_→女骑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10-27 09:10
                                有几个地方感觉有点小错误,比如【理亏的莱纳斯,被周围的骑士看见了】,虽然原文我还没看,不过这里应该是周围的骑士被理亏的莱纳斯看见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10-27 09:29
                                  鬼子应该是鬼之子吧?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6-10-27 11:21
                                    女骑士是团长吗,到底多少岁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10-27 12:40
                                      厉害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10-27 14:22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10-27 14:38
                                          哥哥就是因为是普通人,所以对天才有妄想被迫害的想法,对一切有能力的都有种恐惧


                                          回复
                                          30楼2016-10-27 16:51
                                            不能接触被奴隷的手碰过的房间、不能睡在奴隷整理过的床、不能吃奴隷作的食物、不能用洗奴隷泡好的洗澡水。。。。。。我就想知道,还要奴隶做什么?


                                            收起回复
                                            31楼2016-10-27 16:56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10-27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