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xial王道吧 关注:3,121贴子:29,603

回复:S.X.161024-原創-全員-亭醬短篇合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閎熙】 我不會愛妳

他叫林子閎,是學校無人不知的校草,也是學生會長,她叫白蝶,是學校最得人疼的校花,也是學生會的成員,而這個總是跟在校花身邊的天然呆,叫做陳向熙。

白蝶一直很喜歡林子閎,但林子閎對她並不感興趣,甚至稱的上討厭,而林子閎喜歡的是誰,白蝶並不知道…如果讓我知道,我就毀了她、白蝶這麼想著。

「熙,你查到了嗎?」白蝶冷冷的問。
「報告小姐,還沒有…」陳向熙弱弱的開口。
「你們到底在幹什麼啊!一群飯桶!」白蝶冷哼了聲,轉過身不願與他相視。
「對不起,不要生氣啦…」陳向熙擺出可憐的表情,他知道這樣會讓她心軟。

看著陳向熙的表情,白蝶果真心軟了,習慣性的摸了摸他的頭,便要他回去忙自己的事,陳向熙正要打開門走出去,卻又走了回來。

「報告小姐…林子閎少爺約我下午見面…」
「約你?約你要做什麼?」
「我不知道…」陳向熙苦惱的說。
「好吧,你到時候再告訴我。」白蝶扶額,看起來有些疲倦。

陳向熙離開了教室,教室裡頭只剩白蝶一人,而要見自家小姐心上人的陳向熙,回到教室後,整理了下服裝儀容、確定不會丟自家小姐的臉後,陳向熙往約好的地方走去,沒有發現跟在自己身後的那人......

「你來了啊?」林子閎站在哪裡問,明明離約定的時間還有點久。
「對不起,讓林少爺久等了…」陳向熙低下頭道歉。
「不要緊啦,還有,不用對我這麼恭敬…」
「那…請問少爺找我來有什麼事嗎?」
「你應該知道白蝶喜歡我,但我討厭她的事吧?其實我喜歡的人…是你。」
「原來少爺喜歡的是…咦!?」

聽到不可思議的答案,陳向熙睜大眼睛,愣望著眼前的林子閎…就算我經過專業人員之手,可以扮成女生,但也只有臉勉強可以吧?少爺腦袋燒壞了嗎?我可是比他高的男人啊!

「果然很難相信吧?哈哈…」林子閎尷尬的笑著。
「我不懂…少爺和小姐明明很速配的…」陳向熙說。
「配不配是第三者的感受,當事人才會知道是不是真的速配,不是嗎?」
「可是…我…」
「別可是了,你只要記得我是真心的。」林子閎走向前,緊緊抱住陳向熙後,便離開了。

“原來就是你啊…別說我冷血,看在多年的情分,就讓你多開心幾天吧。”

明明已經入冬了,今天卻意外的炎熱,同學們紛紛換上短袖衣褲,白蝶穿著短袖制服上衣,下身是半透明的絲襪和膝上五公分的百褶裙,不意外的吸引很多男同學目光。

「說吧,那天林子閎對你說了什麼。」走進無人的學生會辦公室,白蝶淡淡的問。
「少爺他…他…」陳向熙無法回答。
「他喜歡的是你啊…哈哈,我還想說是哪家的大小姐呢,原來是你…即使你對我有恩,我也必須毀了你…」
「小姐你要做什麼?把刀放下很危險!」
「如果我說你對我做了什麼…你覺得大家會相信誰?」

白蝶拿起辦公桌上的美工刀,割爛了自己的裙子和絲襪,也解開部份扣子,巧妙的破壞上衣,陳向熙想阻止卻來不及了…大家會相信大小姐還是她的僕人?哈哈…這還要問嗎?當然是大小姐。

而在陳向熙慌亂時,白蝶也拿起桌上的花瓶,往自己的額角上砸,暗紅的血留下,花瓶裡的水也沾濕了她,而這個時候,上鎖的辦公室被打開了…

「是誰在裡面…白蝶?」看著眼前的景象,林子閎傻眼。
「嗚…幸好你來了…向熙他對、對我…」白蝶撲進林子閎懷裡,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演技十分精湛。
「少爺,事情不是這樣的!我、我…」陳向熙著急的解釋著,還沒說完就哽咽了…唯獨這個人,他不想被他誤解。

林子閎輕輕推開白蝶,往陳向熙走去,要陳向熙抬起頭看著他,接著,給他一個響亮的巴掌,白蝶在一旁戲謔的笑著,陳向熙撫著自己的臉,這巴掌打在臉上,卻痛在心上。

「為什麼…為什麼是我…?」陳向熙顫抖著問,豆大的淚珠落下。
「你知道為什麼我會打你嗎?」林子閎問。
「為什麼…為什麼…」陳向熙仍顫抖著,眼神顯得空洞。
「我打你,是氣你認為我會誤會你。」林子閎說,上前抱緊陳向熙。

陳向熙睜大眼睛,再次不可思議的看著林子閎,白蝶也驚慌失措,這個結果出乎他們意料,現場安靜了幾秒,林子閎才開口。

「再怎麼精湛的演技,也都只是演技…你演的很好,我今天看了一場讓人覺得噁心的戲。」林子閎笑望白蝶。
「不可能…這不可能!」白蝶激動的說,血流入了眼睛,痛的她泛淚。
「如果人生是一場戲…請你飾演那個陪伴我的人,演一輩子。」林子閎深情的說,吻上比自己高的陳向熙。

心裡一暖,林子閎又逼出了陳向熙的眼淚,這股溫柔…是不是從被送進白家後,就不曾擁有過了?小姐小時候明明還會拉著自己玩,長大後就變了…果然…

「對啊,人生如戲,請你演那個愛我的人,這一秒也好…」陳向熙抱緊林子閎。
「來林家吧,在白家待下去你會出事的…還有白蝶,你這樣實在很難看,我等等會請醫生看你的傷口,這是你的尺寸的校服,快把身上的衣服換掉。」

說完,林子閎就離開了,白蝶打開了衣服,還未從失神中清醒,便看見一個疑似信封的東西,仔細一看,信封上寫著「白蝶收」三個大字。

“我不會愛妳,謝謝妳愛過我,即使我知道妳喊著愛我,只是想催眠自己,催眠自己愛的人不是向熙…對不起,我愛著他,我敢表達,所以他是我的了。”
「原來是這樣嗎…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白蝶失控的笑著,或許是血流太多了,她感受到一陣暈眩,看起來狼狽不堪,後悔的淚水落下,卻挽不回什麼。

「向熙,你跟我走,是因為什麼?愛我嗎?」
「這麼說有些自私,但…我眷戀你那份,我自此進入白家後,就不曾擁有的溫柔。」
「姑且當作你愛我吧…真的愛我,好嗎?」
「好啊,我會盡力的。」

或許,一切都還沒結束。


回复
190楼2017-01-26 16:14
    【宏晨】青黃不接

    我很討厭黃色,尤其是鵝黃,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羅弘証出過意外,發生什麼意外、為什麼發生,知道的人不多,但知道的人,每每想起那時的事,都會倒抽一口氣,沒有人願意告訴羅弘証他發生了什麼事。

    「弘証,我們走吧。」連晨翔拉過羅弘証。
    「不要走這麼快啊…」羅弘証無奈的說。
    「弘証你又怎麼了?不要啊!」
    「黃色…討厭…」

    出門,羅弘証看到了一輛黃色的車,眼神一變,就準備踹那輛車,要不是連晨翔反應快制止了,那太車早就毀了吧…讓連晨翔緊張了下。

    自從那次意外後,羅弘証就很討厭黃色,看到黃色的東西,就是要把東西移開或破壞,再不行…他就會咬破自己的手指,讓東西染上一抹血色。

    「你踹壞了要賠你知道嗎?」連晨翔生氣的說。
    「黃色…討厭…」像是當機般,羅弘証不斷唸著。
    「算了,今天別出門了吧。」連晨翔勾住羅弘証,往他家的方向走去。
    「黃…色…」羅弘証看著那輛險些被自己破壞的車,心裡湧起了一種感覺…啊,頭好痛…

    回到家,羅弘証看著自己滿是水藍的房間,心情放鬆了許多…他喜歡藍色,因為那是黃色的相反色,雖然人家說藍色代表憂鬱,但這憂鬱卻能讓羅弘証放鬆。

    「喝吧。」連晨翔熟悉的走進羅家廚房,泡了一杯奶茶。
    「謝謝。」喝了口奶茶,果然…很甜啊。
    「你明明不愛甜食,卻習慣了喝這牌子的奶茶。」連晨翔坐在羅弘証對面,直盯著他。
    「因為感覺喝了,能想起什麼…」羅弘証淡淡的說。

    喝完了剩下的奶茶,甜味散發在嘴裡,讓羅弘証不由得一陣噁心,卻已經習慣了這種感覺,而沉浸在自己感覺裡的他,沒有發現連晨翔臉色變得有多難看。

    一個安靜的午後,羅弘証和連晨翔坐在客廳裡,看著電視,羅弘証厭煩的轉檯,最後索性直接關掉電視,看了眼一旁的連晨翔…啊,睡著了。

    怕吵醒連晨翔,羅弘証輕輕的起身,拿了件外套蓋在他身上,而連晨翔動了動身,外套滑落,羅弘証無奈的過去要幫他用好,卻看見他身上有一張照片。

    「這個人…是我?那旁邊的是誰?嘖…我的頭…」羅弘証抱著頭,表情十分痛苦。
    「嗯…弘証你怎麼了?那張照片…!?」連晨翔看了眼照片又看了眼羅弘証,無法多想,拿起手機就是叫救護車。

    羅弘証逐漸沒了意識,慢慢的閉上眼睛,他看見了連晨翔著急的樣子,看起來好像急的快哭了,羅弘証卻無力確認,在意識完全消失前,他彷彿看見了一個熟悉的笑容…

    “弘証,起床了喔~”
    「你!」聽見了熟悉的聲音,羅弘証驚醒,卻發現那人不在哪裡,而自己在醫院。
    「弘証…你醒了?還好嗎?」連晨翔揉揉眼睛,看起來十分疲倦。
    「還有別人在這邊嗎?」羅弘証著急的問。
    「沒有啊,怎麼了?」連晨翔不解的問。

    羅弘証覺得,自己好像快想起了什麼,腦子裡卻始終只有那個人的背影,到底是誰…為什麼想到他會這麼痛苦?為什麼他會和我牽著手?為什麼我會和他一起戴著黃色的圍巾?為什麼…為什麼…

    「那條…黃色的…圍巾…」
    「弘証你在說什麼?不要再想了!」
    「偉晉…黃偉晉…為什麼!?為什麼他就這麼離開我了!?為什麼!?我不要自己一個人!」
    「醫生!醫生!病患現在情緒很激動!」

    在眾人的壓制下,才讓醫生替激動的羅弘証注射好鎮定劑,看著睡著了,卻依然喊著黃偉晉的羅弘証,連晨翔失神的站在一旁,想開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為什麼你不能愛我…?」

    不知道過了多久,連晨翔吐出了這句話,卻沒有人回答他,淚水不斷落下,沾濕了衣襟,也落在羅弘証臉上,他開始放聲大哭,不在意會吵醒羅弘証,也不在乎有其他人會聽見,這些痛他不知道忍了多久。

    「為什麼你寧願和他一起離開,也不願意愛我…?我就不行嗎?」

    事情,要追溯到,一年前的十二月,二十三日,聖誕夜前夕......

    「弘証,今年聖誕節你要去哪裡過?」黃偉晉問,勾著羅弘証的手臂。
    「你想去哪就去哪吧。」羅弘証溫柔的說,寵溺的吻了他的額角。
    「唉唷,你明明知道我沒辦法決定…」黃偉晉不滿的嘟起嘴。
    「好啦,買那家的蛋糕在我家過,嗯?」羅弘証微笑,戳了下他的唇。
    「嗯,好啊。」黃偉晉傻笑著。

    十二月二十四日,一個寒冷卻見不到飄雪的夜晚,兩人手牽著手,一起走在街上,後頭跟著一個人,沒錯、那個人就是連晨翔。

    看著眼前的小情侶,連晨翔心情很複雜…看著自己喜歡的人和自己的好朋友甜甜蜜蜜的,誰能很輕易的放下?真的,一邊是友情,一邊是愛情,左右都為難了自己。

    「晨翔,幫我們拍照好不好?」黃偉晉轉身,看向了連晨翔。
    「啊?喔…」拿起手機,連晨翔拍下了他們牽手的照片。

    誰知道,那是最後一張合照…聖誕節當天,黃偉晉準備親自做一頓燭光晚餐,好和羅弘証過個溫暖的聖誕節。

    「碰!」

    但誰知道呢?鍋子竟然會爆炸…鍋子炸裂的碎片劃傷了黃偉晉的臉,裡頭的湯灑了出來,燙傷了黃偉晉不少地方,痛得他想打電話給羅弘証卻無力。

    等羅弘証回到家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黃偉晉的臉已經救不回來了,而黃偉晉醒來後,看見了自己的樣子,砸碎了玻璃杯,當場自殺,而羅弘証在場卻沒有阻止。

    看見那條沾染血跡的圍巾之後,羅弘証病了,他忘了黃偉晉是誰,他開始討厭鵝黃,討厭這個淡淡的、卻最耀眼的,代表他的顏色…連晨翔把他的房間染上了一片藍,是黃色的相反色,也是能和自己的綠同稱為「青」的藍色。

    海,愛上了天空,選擇變成和他一樣的藍色,每天看著黃色的太陽、橘色的夕陽、黑色的夜晚,又怎麼會愛上那坐遙遠的青山。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會愛我…?」連晨翔失控的喊著。
    「愛不能勉強啊,晨翔…」剛醒的羅弘証皺起眉。
    「是不是和他一樣把這片綠染上鮮紅你就會愛我?」
    「不,晨翔…不…不要!!!!」

    羅弘証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屍體,一年前,他失去了自己最愛的人,一年後,他失去了最愛自己的人。

    愛有所匱乏,難以為繼......如我們的顏色。

    青黃不接。


    回复
    191楼2017-01-26 16:15
      【查熊】 捉不住的那顆星

      “以後,你不用再和流星許願了,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
      “我要你永遠平安、健康。”
      “為什麼不許我們都平安?”
      “因為一瞬間只想到你嘛…”

      因為有人得到,就代表有人會失去。

      「小熊我告訴你,我今天遇到一個叫查理的人!他就是小颺想保護的那個人嗎?」小楓激動的問著。
      「…那個叫查理的傢伙,我很討厭他,別靠他太近。」熊亞淡淡的說,放下書站起身。

      小楓吃著桌上的甜點,試著理解這個複雜的人物關係…潔客、查理、小颺、小熊,這四個人到底是什麼關係?就目前的發展,查理、小熊都喜歡小颺,但小颺喜歡的…是那個查理吧。

      「你為什麼討厭他?」小楓問,她也知道自己不該問這個問題。
      「小颺和我締結契約,是為了守護他…那小颺會死,他也有責任。」那麼,和她締結契約的我,又如何呢…

      小楓沒有再問下去,看著面露悲傷的熊亞,雖然自己對小颺死了的悲傷絕對不亞於他們,但她感受到了,小颺對他們的重要性…就由我來守護吧,小颺愛的和愛小颺的人。

      小楓轉到了馬卡龍學院,才知道查理也轉來了,而熊亞和惡女們也都在不學無術班,其實…並不訝異,但一切都太巧了,不管是什麼。

      「大家好,我是尹小楓!」小楓笑著介紹自己。
      「......」相對於小楓的開朗,查理顯得冷漠,什麼都沒說就走了。
      「那個查理很帥欸!」
      「可是他是黑二代欸…」
      「叫小楓的蠻可愛的。」
      「哼,差我一點點。」

      對於小楓這位開朗可愛的新同學,大家自然很歡迎,但對身為高富帥的黑二代的查理,有人支持也有人反感,查理並不在乎他們的看法,他現在只想著一件事…為什麼熊亞和尹小楓會在這?

      「你又不是神,憑什麼支配他們的人生和命運?小颺的死是不是和你有關!」這天,查理失控的問著。
      「......」熊亞沉默著,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知道什麼,對不對?」查理直盯著小楓,手在她肩上的力道逐漸加大。
      「和小楓沒關係,走,我們出去談。」嘆了口氣,熊亞把查理拉了出去,並交代小楓不准跟來。

      到了醫院附近的一片空地,小楓還是偷偷的跟來了,看著那兩人一副要打起來的樣子,小楓想出手制止,卻有一個聲音告訴她…不,現在不要過去。

      「我什麼都可以給小颺的…你把我的命拿去換小颺好不好?」查理捉住熊亞的手臂,用祈求的語氣說著。
      「如果可以,我早就拿我的命去換了!」甩開查理的手,熊亞撇過頭。
      「你…在哭?果然…你也喜歡小颺,早就有感覺了。」查理笑了,笑得很瘋。
      「我答應過小颺…要代替她守護你…」突然一陣暈眩,熊亞無力的跪坐在地上,淚水落在地上。

      看到熊亞又快昏倒了,小楓很想過去關心,但又來了,那個聲音又來了…不,不要過去,小楓你現在不要過去。

      當小楓回過神,熊亞已經昏倒了,現在顧不了那麼多,小楓正打算衝上去,卻被查理搶先一步…查理的動作意外的溫柔,與冰冷的印象不同。

      見到查理抱著熊亞要回醫院了,小楓也趕緊跟上,看著他們的背影…好溫暖、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很溫暖,明明他們兩個剛才還在吵架…

      「他怎麼了?」護士問抱著熊亞的查理。
      「昏倒了,我帶他回病房。」查理淡淡的回答,沒有再聽護士的話,直直的走向病房。

      把熊亞抱到病床上,查理靜靜的看著他…這傢伙,真的很瘦呢,或許是他太高吧,感覺他比小颺還柔弱…這手,會不會一折就斷?

      「進來。」查理冷冷的說,沒有回頭,躲在門口的小楓默默的走過來。
      「小熊他還好嗎?」小楓問。
      「他應該等等就醒了,等他醒後你就出去。」
      「為什麼我…!」
      「我有話要和他單獨說…放心,我們不會打起來。」

      不知道等了多久,熊亞都還沒醒,小楓打了個哈欠,查理看了她一眼,沒想到…已經睡著了,她應該沒有嗜睡症吧?嘆了口氣,查理把她抱到隔壁那個沒有人的病床,或許一切真的太剛好…這個時候,熊亞醒了。

      「是你把我送回來的…?你還想做什麼?」熊亞微帶防備的問。
      「我只是想和你談一件事,你如果不答應我就馬上離開。」查理冷淡的說。
      「什麼事?」熊亞皺起眉。
      「欸,我們在一起好不好。」查理深呼吸一口氣後說。
      「為什麼?」
      「因為…」
      「嗯,我們在一起吧。」

      「「因為我們都愛著,一個沒辦法再愛自己的人。」」

      查理牽起熊亞的手,遮住了自己的臉…熊亞知道,自己手上那股濕熱是什麼,默默的使用能力,好讓查理發洩出來,查理發現了卻沒有制止…這股溫暖,就像小颺的溫柔。

      躺在隔壁的小楓,沒有動作,沒有表情,只是默默的讓淚水滑過雙頰。

      “太好了…小颺,現在你想守護的人,有人守護了…”

      《看見了再多的流星,也始終抓不住,那顆代表你的星。》


      回复
      192楼2017-01-26 16:16
        【閎杰】灰姑男

        在一個名為「斯翡玊」的地方,住著一個叫做林子閎的男孩,爸爸在他還小時就離開了,媽媽嫁給了一個叫羅弘証的男人。

        「子閎,幫爸爸搓背。」羅弘証喊著,林子閎馬上走了過去。
        「爸爸你的手…」林子閎面顯無奈,羅弘証總是藉機吃自己豆腐。
        「子閎我們一起睡。」陳向熙說。
        「哥哥,可以不要嗎…」
        「不可以。」連晨翔拉著林子閎上床,和陳向熙一人一邊抱住他,不時的亂摸。

        雖然表面上是感情好的父子,但實際上,這位爸爸在媽媽去世後,就常和其他兩個兒子調戲、欺負林子閎,甚至逼他穿上女裝,就這麼一直到了他18歲......

        這天,是翡國舉辦舞會的日子,雖說是舞會,但不過就是為了讓王子選妃而舉辦的,而在翡國同性戀結婚是合法的,所以這場舞會邀請男人也邀請女人。

        「小熊,要參加嗎?」拿著邀請函,連晨翔笑著問。
        「嗯…都可以吧,不過那個髒兮兮的林子閎就免了。」陳向熙說,看了眼正在打掃的林子閎。
        「怎麼可能讓他去,他連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我們三個一起去吧。」羅弘証說,和兩個兒子相視而笑…

        “他可是我們的,被王子看上了要怎麼辦?”

        到了晚上,三人離開了,打掃完了的林子閎坐在客廳,嘆了一口氣…雖然我沒愛過男人,但我也想看看王子長什麼樣子啊…如果可以逃離爸爸跟哥哥的「狼爪」,要我嫁給男人也無妨。

        「我聽見你的心願了~」突然,一個男人穿著奇怪的服裝突然出現了。
        「你是誰?」林子閎驚訝的問。
        「我叫桓,是這個國家的精靈,你想參加舞會是吧?讓我來幫你吧~」自稱為桓的人說。
        「真的嗎?」林子閎興奮的問。
        「當然,一呦一唷一嗨哩哦~」

        一聲像是咒語般的話語傳入林子閎耳中,回過神一看,發現自己帶上了白色的長髮,臉上多了一層妝容,身上則穿著紫色的禮服,照了眼鏡子…不對吧,我是男的啊!?

        「唉呀,扮成女生要吸引王子比較方便嘛~坐馬車去太慢了,我會直接把你送進皇宮,還有,12點你就會變回男生的樣子,所以時間到了要出來喔~準備好了嗎?走~」
        「欸?喂!!!!」

        林子閎尖叫了聲,等他再次睜開雙眼,自己已經在皇宮裡了,看舞會好像快開始了,林子閎趕緊走進舞廳,看見了最前方的一個人…原來,王子就是這樣嗎?明明沒做什麼,卻散發著光芒…

        「舞會即將開始,請各位歡迎王子出場~」一旁的侍衛說,現場人們激動了起來,讓林子閎一度站不穩。
        「啊,好痛…」不知不覺間,林子閎被人群擠到了前頭。
        「你很美啊…願意和我共舞嗎?」一隻手伸到了自己眼前,仔細一看…是許王子啊!
        「當、當然。」林子閎緊張的說,搭上了許明杰的手。

        不知道被多少女生怒視,林子閎怯怯的靠近他,非常的緊張。

        林子閎沒跳過舞,過程中不時會踩到許明杰的腳,但他並不在意,反而細心的帶起林子閎的腳步,順利的跳完了一支舞,而要跳第二支舞時,時間已經來到11點50分了…

        「我、我必須走了!」林子閎慌張的說,雖然還有十分鐘,但這皇宮可也不小。
        「欸?等等!」許明杰喊著,林子閎卻頭也不回的走了。

        逃離了人群,還有一分鐘就要12點了,林子閎死命的跑著,許明杰也在後頭緊跟著,林子閎在下樓梯時,掉了一張照片,卻顧不了那麼多,而追不上的許明杰只能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並撿起那張照片。

        「…偉晉!偉晉!」許明杰對裡頭喊著。
        「小的在!王子有何吩咐?」被喚為偉晉的他飛奔而來。
        「幫我查這個人住哪裡。」
        「是的,小的這就去!」
        「果然啊…有趣了啊,哈哈哈。」看著自家王子大笑的樣子,黃偉晉雖然覺得無奈,還是吩咐他人下去查照片裡的人。

        隔天,許明杰帶著黃偉晉和兩個保鑣離開皇宮,準備去找那個人…昨天讓王子一眼相中的白髮少女,正確來說、應該是林子閎。

        「有人在嗎?」黃偉晉對裡頭喊著,並敲著門。
        「來了…是皇宮的人!?蠻可愛的嘛。」羅弘証驚訝的說,隨後恢復鎮定,勾起黃偉晉的下巴笑望著他。
        「請不要調戲我的僕人,我們今天來是為了這個。」許明杰拿出照片。
        「嗯?晨翔、向熙你們出來一下。」

        羅弘証看了眼照片後喊著,連晨翔和陳向熙馬上跑了出來,看見來人是王子,驚訝的睜大眼睛…為什麼王子會在這?這不科學吧!難道王子看上了我們!?

        「你們不覺得那張照片很眼熟嗎?」羅弘証指著照片問。
        「這個…看起來真的很眼熟…好像是某人…」連晨翔皺起眉盯著照片。
        「我想起來了!這是子閎14歲生日的女裝照!」陳向熙激動的說。
        「原來他叫子閎啊…請問他在嗎?」許明杰問。
        「不在。」三人十分一致的回答。
        「怎麼了?叫我嗎?王子!?」

        在這個時候,林子閎好死不死的出現了,許明杰先是燦笑看了三人一眼,隨後走向林子閎,叫黃偉晉把準備好的東西拿來,便在林子閎面前單腳跪地。

        「您這是在做什麼?快起來!」林子閎著急的說。
        「不用對我這麼尊敬,因為…你即將成為我的妃子。」許明杰接過了戒指,放在林子閎面前。
        「妃子…我!?王子,我其實是男人你應該知道吧?」
        「當然知道,但在翡國同性結婚不犯法吧?」

        聽到這,林子閎和三人都傻眼了,看著眼前笑著的許明杰,而猶豫了會…林子閎決定了,他要「嫁」給王子,脫離爸爸和哥哥的騷擾。

        「我不允許!」連晨翔激動的說。
        「嗚嗚,子閎不要走…」陳向熙緊抱著林子閎。
        「想去就去吧。」羅弘証淡淡的說,因為…他現在已經有其他中意的人選了。
        「那…我走了。」向家人揮了手,林子閎準備跟著許明杰回皇宮,心裡帶著微微的不捨。

        三天後,是林子閎和許明杰的婚禮,三人也受邀參加,羅弘証很開心的摟著黃偉晉,天知道他們怎麼在一起的…連晨翔和陳向熙一臉不甘願的參加,而算是他們媒人的馬振桓,也飛在天上參加他們的婚禮。

        婚禮結束了,公主和王子從此之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你以為有可能這麼簡單嗎?

        「我是王子欸!王子不是應該當攻嗎!」許明杰哀號著,怒瞪在自己上方的林子閎。
        「偽娘就一定是受?那種情節漫畫才會有的。」
        「喂,不要亂摸啊你!還我當初那個白毛小受啊!!!!!!!!」

        從此以後,王子和公主,就過著性福快熱的日子。


        回复
        193楼2017-01-26 16:16
          【勾衛】 殤

          勾追,名字唸起來像閩南語的「可愛」,本人卻非時時刻刻都能可愛,整天把別人耍得團團轉,與其說可愛,不如說他可怕,每天為了沒有新鮮事而感到無趣、今天又是個平淡的一天。

          勾追總喜歡捉弄大衛,不管再過分,大衛卻總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讓勾追十分苦惱,卻也漸漸多了一種感情、一種想要一輩子欺負他的心情。

          「大衛!大衛!」走到了平時擺攤的位置,雖然東西還在,卻不見大衛的人。
          「原來在這啊,吃飽就睡,睡飽就吃,還真幸福。」無奈的說,勾追走近了大衛。

          看著大衛的睡臉,安詳的如已無生氣,時而喊著食物名稱的嘴證明了他還在呼吸,心頭揪了一下,勾追對這平靜的睡臉心疼了起來。

          身為純種的日行者,魔性還未開發,又加上個性過於和善,大衛從小就時常被欺負,雖然有勾追擋著,但也不是每次都能擋的到,在勾追不知道的時候,大衛不知道受了多少欺凌。

          想起那即使受傷,也依然天真笑著的樣子,勾追的心再次抽痛,心疼無法言語。

          等勾追回過神來,他的唇已經貼到了大衛唇上,只是個蜻蜓點水的吻,卻讓他震驚不已,對自己的行為而感到驚訝,或許只是憐憫。

          「嘿嘿,今天要一起吃晚餐嗎?」

          或許是睡昏了,亦或者根本還未清醒,大衛傻笑著說。

          眷戀方才的觸感,勾追再次吻上了大衛,並非蜻蜓點水的吻,而是更激烈些的,著實吻醒了大衛。

          「勾追你在幹嘛?我們都是男人欸!」
          「我知道你是男人。」

          或許只是友情,或著是變質的愛情,又或著是那如家人般的羈絆,勾追也不清楚,只是單純的想吻他罷了。

          而大衛,他沒有多餘的反抗,站起了身,抱緊了勾追,勾追默默的讓他抱著,腦子裡想著,為什麼是他?

          明明至今欺負的對象,有無數個,為什麼唯獨他,讓自己想欺負一輩子?

          「啊,我喜歡你。」

          告白了,平淡的不像玩笑。

          大衛想了想,自己為什麼不反抗呢?如果是別人,自己大概會反抗吧。

          因為他是勾追吧,因為是他,所以可以。

          「走一輩子,嗯?」

          勾追牽起大衛的手,大衛沒有反抗,兩個人坐在一起,等著夕陽西下。


          回复
          194楼2017-01-26 16:17
            【晨熙】一座牆的距離

            “…天黑之後天亮,愛不在身旁,兩個人之間有一座透明的牆,選擇投降來不及假裝堅強,太深的傷,劃到底無法抵擋…”

            一座牆的距離,是多遠?我不知道。

            隔閡,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或許,是因為拍戲的關係吧…還能恢復嗎?當初的愛。

            「Teddy要拍戲了喔。」連晨翔走進化妝間,對陳向熙說著。
            「嗯。」陳向熙冷冷的回答。
            「小熊…」
            「有事嗎?沒事我要走了。」
            「不,沒事…」

            連晨翔看著陳向熙的冷淡,感到十分不解,為什麼他最近總是對自己如此冷淡?但這個問題無解,如果要去問本人,也總覺得怪怪的。

            嘆了口氣,連晨翔離開了攝影棚,打電話給了許明杰,打算約他出來,約他出來談一些事…關於自己和他的事,也想找個人聽自己說話。

            「你們到底怎麼了?在電話裡說的斷斷續續的。」許明杰問。
            「小熊最近都不理我啊,也不知道為什麼。」連晨翔苦惱的說。
            「我或許知道原因…」許明杰說,卻看起來不想提起。
            「什麼原因?」連晨翔激動的問。

            據許明杰所言,可能是因為拍攝終極惡女的關係,喜歡查理的人越多,遺忘熊亞的人也越多,這可能讓陳向熙產生了「是我不夠好嗎?為什麼他就比較受歡迎?」的想法,再多粉絲的安慰也抵不過這股痛,所以看到連晨翔可能就會覺得煩躁。

            「班2、班3的時候我和子閎也這樣過,雖然知道自己這種過於特別的人,永遠不會是最受歡迎的,但看到他成功了自己卻不及他的一半,還是會很難受。」許明杰淡淡的說,眼睛矇上了一層霧水。
            「那你們後來怎麼和好的?」連晨翔問,很怕下一秒許明杰就會哭出來。
            「我們還沒和好,但…怎麼可能討厭的了,明明是最愛的人。」許明杰苦笑,眼角泛出淚光,聲音也微微顫抖。
            「謝謝你今天過來,你先回家休息吧。」連晨翔拍了拍他的背,安慰著。

            和許明杰分開後,連晨翔獨自走在路上,不斷想著許明杰說的那些話…連晨翔決定了,明天自己和陳向熙都沒有戲,要約他出去談談。

            「小熊,我們去吃飯,補你生日大餐。」連晨翔說,拉著陳向熙的手。
            「我想休息…」陳向熙看起來有些不願意的說。
            「不要這樣嘛,難得放假啊。」連晨翔不顧陳向熙的掙扎,直接把他拖走。
            「......」陳向熙無奈,卻無法再多說什麼。

            到了餐廳,連晨翔訂了一個包廂,不是他想炫富,而是想談重要的事…吃飯時,連晨翔說了很多話,但陳向熙都只是敷衍的回答,讓連晨翔十分不滿。

            「小熊,為什麼你要對我這麼冷淡?」連晨翔口氣有些衝的問。
            「我沒有。」陳向熙冷淡的回答。
            「還說沒有!你知道你這樣讓我很難受嗎!?」
            「比我成功的你還想說什麼!」

            原本想繼續說的,但陳向熙的眼淚,讓連晨翔把那些話都吞下去了,默默的走近,連晨翔抱緊了顫抖著的陳向熙,陳向熙雖然起初有些反抗,但也漸漸停止了掙扎。

            「我現在突破了嗎?我們之間那座透明的牆。」連晨翔撫著陳向熙的背問。
            「嗚…哼呵…」陳向熙沒有回答,只是回抱連晨翔。
            「我可以愛你嗎?向熙。」
            「叫、叫名字…犯、犯規啦…」

            連晨翔笑了,提起陳向熙的下顎輕輕一吻,雖然只是平淡的吻,卻讓人覺得幸福,陳向熙盡量的平復情緒,緊抱著連晨翔不放…他在眷戀這股溫柔。

            「犯規?我只是想知道自己可不可以愛你啊,向熙。」
            「嗚嗚…可以啦…」
            「那、向熙,我愛你。」
            「嗯…我也愛你…翔…」

            兩人依然沒有分開,就這麼抱著抱著…如果可以,就這麼抱一輩子吧,可以嫉妒、可以吵架,但不可以放棄這段關係,那座透明的牆,讓我們一起Break it down吧。

            許明杰在門口看著他們,為他們的幸福而笑,但笑著笑著,就哭了,輕輕關上門,離開了餐廳…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幸福。

            「什麼時候,才能換我們打破那座透明的牆?」


            回复
            195楼2017-01-26 16:17
              楼主真的不写新文了吗,潜水看文已经快半年了,好舍不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6楼2017-01-26 19:26
                旧文都看过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7楼2017-01-27 14:34
                  【神聖】禁斷之戀

                  走在這即將通往老街的路上,有許多攤販,也有人在表演,雖然陀螺不是這兒的特色,但人們還是忍不住停下腳步,看著表演者用陀螺打出新風貌。

                  「哥哥~哥哥~那個人好厲害!」小男孩興奮的說。
                  「乖,我們吃完火鍋再看吧,嗯?」哥哥牽起他的手,露出溫暖的笑容。
                  「好~人家最喜歡哥哥了~」
                  「走吧,快跟不上爸爸媽媽了。」

                  兩兄弟手牽著手,看起來感情很好,那時的他們,一個才六歲,一個才五歲,而、這些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現在的他們,一個上了高中,一個今年國三。

                  「哥你再不起床會趕不上公車喔。」敲了敲哥哥房間的門,葉聖大喊著。
                  「啊…好睏…」揉了揉眼睛,葉神不甘願的起床了。
                  「你以後要早點睡啦,你自己不是也說熬夜會影響皮膚嗎?」
                  「我知道啦,你別唸了,我要出門了。」

                  弟弟葉聖,是一個品學兼優的乖寶寶,深受老師和同學們喜愛,雖然偶爾也會被欺負,而總是幫他出頭的哥哥葉神,是個成績尚可,愛玩的孩子,喜歡捉弄弟弟,卻比誰都疼他。

                  葉聖總是先回到家,趁著哥哥不在,偷偷拿起兩人小時候被父母偷拍的照片,那時葉神和葉聖在睡覺,兩人面對彼此側睡,還握著彼此的手,爸媽覺得可愛就拍了,摸了摸照片,葉聖將照片收起來、葉神快到家了。

                  「弟,媽還沒回來嗎?」葉神打開門,對裡頭喊著。
                  「媽今天要加班。」葉聖冷靜的回答。
                  「啊…葉聖你去做晚飯好不好,我不想吃泡麵…」葉神掛到葉聖身上,用撒嬌的口氣說。
                  「我知道啦,你明天要考試吧?去看書吧。」
                  「葉聖你比媽還囉唆啊。」

                  葉神走回了房間,葉聖走到了廚房,準備著晚餐,想起了方才葉神掛在自己身上的感覺…他的懷抱,從小就是如此溫暖啊,這麼說有點怪,但想被他這麼一輩子抱著。

                  今天,是段考結束的日子,葉聖被同學拉去慶祝,有點晚才回家,卻過了很久都沒見葉神到家,打開抽屜,發現自己的日記被翻過,心理有股奇怪的感覺,跑出去找葉神,卻遲遲找不到人。

                  「哥!葉神!你去哪了?」
                  「媽嗎?哥他不見了!」葉聖打電話說。
                  “神那孩子不見了?你有聯絡過他的朋友嗎?”
                  「問了,也去過他常去的地方,但找不到…」葉聖微帶哭腔的說。
                  “你別著急,我去通知你爸,你繼續找。”

                  在那之後,葉神沒有回過家。

                  葉聖哭了,不管再多安慰都止不住淚水,看著小時候那張照片,他不再哭泣,但一股心酸擁上心頭,讓他的雙頰變得僵硬…哥哥你離開,是不是因為我…?

                  打開了日記,裡頭寫著滿滿的愛…沒錯,葉聖他愛著自己的哥哥,他知道這是不被接受的,但愛要怎麼放下?平常都擺的好好的,那天突然有被翻過的跡象,葉聖不得不懷疑,是葉神看到日記而刺激太大。

                  而在葉神失蹤後,又過了十年。

                  「葉聖,你對那個叫陳偉的有什麼看法?」蒼穹問。
                  「嗯…感覺人還不錯啊。」葉聖回答,不解的看著蒼穹。
                  「果然是葉聖會有的答案啊,我最討厭那種受女生歡迎的小白臉了。」蒼穹不滿的說。
                  「你只是羨慕吧?我倒覺得他讓我感到很親近。」

                  現在,葉聖住在夏人宿舍裡,蒼穹等人是他在宿舍裡的朋友,聽說有一位叫陳偉的整形醫師要搬進來,和他見過幾次面的葉聖,覺得他很親切…像哥哥一樣。

                  「我可以進去嗎?」這天,陳偉敲了敲葉聖的房門。
                  「嗯?請進。」葉聖說,放下了手上的書。
                  「我買了東西,但大家好像都不在,我們就一起吃吧。」
                  「好啊,坐吧。」

                  兩人吃著熱騰騰的豆花,在這寒冷的夜裡特別溫暖,真的聊過天後,兩人才發現彼此有很多共同的興趣,也讓兩人的感情更貼近…真好,好像哥哥還在的時候。

                  今天,是陳偉的生日,宿舍大家長之一的雄哥準備了一桌豐盛的菜餚,都是陳偉愛吃的菜,宿舍裡的大家也齊聲為他祝賀,讓陳偉十分感動,而吃完飯後,葉聖把陳偉拖進自己房間。

                  「這是我很小的時候哥哥送我的陀螺,雖然他失蹤了,但我覺得你就像我的哥哥一樣,所以,我想把這個送給你。」葉聖說,將陀螺遞給他。
                  「這麼充滿回憶的東西我不能收。」陳偉推辭著。
                  「沒關係啦,有你這個哥哥我很開心…啊,我在講什麼啊!當我沒…」
                  「我看到你也有種親切感,我們以後以兄弟互稱吧,這個禮物我手下了。」陳偉露出招牌笑容說。

                  陳偉回房後,葉聖躺在床上,忍不住傻笑,這種找回哥哥的感覺、真的很好,不過…哥哥可以喜歡但不能愛…越想越煩,葉聖索性關燈睡覺。

                  葉聖總覺得,最近大家好像都有什麼事瞞著自己,而陳偉也有一樣的感覺,但…兩人也開始在猜疑彼此,覺得彼此有問題,兄弟有漸行漸遠的徵兆。

                  「…原諒我,我也想找回我弟弟。」陳偉淡淡的說。

                  葉聖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的行蹤,不過大家第一個想到的,都是H聯盟,但H聯盟的人抓葉聖要做什麼呢?他不是異能行者啊…但也絕非麻瓜。

                  陳偉很難受,因為他其實知道葉聖去哪了,心一陣一陣的刺痛,葉聖就像他的親弟弟一樣,其實已經沒有要找回弟弟的必要了,自責卻也來不及了…不,或許還有挽回的餘地。

                  集合了蒼穹、寒、脩、夏美等人,陳偉帶著他們闖進H聯盟的基地。

                  「陳偉你怎麼會知道H聯盟的基地?」脩問。
                  「你們應該…原本就有所察覺了吧。」陳偉淡淡的回答。
                  「別囉唆了,我們快救葉聖。」寒催促著。
                  「對啊,我們快進去!」夏美跟著附和。

                  進到了裡頭,他們看見了被綁住的葉聖,以及…一個清潔的老伯伯,看起來有點怪異,但大家沒有多想,想上前救葉聖卻被阻止。

                  後續,陳偉忘了,等他醒來時,發現自己看不見東西,眼睛上纏上了布,手腳也被綁住,嘴和耳朵卻沒有被封住。

                  「為什麼我為什麼在這裡?有人嗎?」陳偉問。
                  「你忘了嗎?你昨天代替了你弟弟葉聖啊。」

                  一個聲音傳入陳偉耳裡,讓陳偉一瞬間轉不過來…弟弟?葉聖…是我弟弟?親弟弟!?所以大家把葉聖救出去了嗎?

                  「你,就是葉神,葉聖就是你弟弟。」
                  「什麼?你到底在說什麼!?」
                  「現在聽我指示“尬拉啞怛伊呀(殺了他)”!」
                  「不要…我不要!」不管他是不是我弟弟。
                  「不要太超過了“ 尬拉啞怛伊呀 ”!」
                  「不…“骸嘍(遵命)”。」

                  那一晚,惡原力舉起了刀,強行突破了善原力的結界,用闇刃瓦解了善,善沒有掙扎,只是留下類似液體的善結晶,在被瓦解之前,也剝奪了惡的力量,善不再了,惡的力量也逐漸消逝,這場戰爭,大概沒有輸贏,兩個人都輸了一切。

                  善惡必須平衡,若只剩下一方,世界必定毀滅。

                  「你做的很好。」那男人笑了,出現在他身後。
                  「你幹了什麼!?你讓我殺了我親身弟弟啊!」陳偉…不,是葉神吶喊著。
                  「我讓你找回弟弟,這是你應該報答我的。」
                  「如果要這樣,我寧願不要找回他!我們連相認都沒辦法了…」

                  男人消失了,葉神崩潰大哭,童年的記憶不斷湧上,那些美好的畫面,那些溫暖的笑容,彷彿都還在眼前,卻早已物是人非…而造就一切的正是自己。

                  「雖然忘了你和爸爸媽媽的事,但我還記得那個東西喔…聖你的日記。」

                  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但葉神在被消除記憶後,只記得一本日記的內容,裡頭紀錄了,自己和弟弟從小發生的事,也紀錄著弟弟對自己的愛…並非手足之情,而是愛情。

                  我們的愛,神聖卻也禁斷,明明愛是偉大的,我們的愛卻不被接受,因為我們有血緣關係,因為我們都是男人,因為…善和惡必須共存,但無法融合。

                  「如果我早點知道你愛我…如果我們不是善惡原力…如果我們不是兄弟…是不我們就能在一起?」葉神問,但回答他的,是寂靜的空氣。

                  善不再了,惡也選擇不再,世界彷彿沒有平衡了,卻也還有平衡,因為下一任的善惡原力仍會出現,但願,只能但願善惡能有永遠平衡的一天。

                  「許明杰!你怎麼又欺負我啦!」
                  「因為偉晉你好欺負啊。」

                  在時空夾縫裡,他們再次相遇了,沒有了前世的記憶,卻依然忘不了那份愛。


                  回复
                  198楼2017-02-08 18:04
                    【閎杰】 一切都是誤會

                    經歷上次宏晉的誤會後,Evan決定了,他以後一定要好好確認真相,有時候自己聽見的不一定就是現實,而這天,Evan打算去關心明杰,因為他瘦的很誇張,想問他有沒有好好補身體。
                    而Evan進去明杰房間時,便臉色發白,又瞬間染上了一陣紅暈,快速的關上門,他看到了子閎在脫明杰的衣服…但,事情其實是這樣的......
                    「阿姨不是說要幫你補身體嗎,你怎麼還是這麼瘦?」子閎皺起眉問。
                    「我也沒多瘦啊,你比我高又比我輕,有什麼資格說我?」明杰不以為意的回答。
                    「大家早習慣你的肌肉了,你變瘦多少粉絲心疼啊?」
                    「我知道啦,子閎你囉唆欸。」
                    「你看看,肌肉呢?」子閎拉過了明杰,明杰重心不穩倒在床上,子閎則很順手的掀開他的衣服,摸著他的胸部。
                    「不要亂摸啦,很癢…」明杰掙扎著。
                    而這個時候,Evan剛好進來了,一切就是這麼發生的。
                    雖然說好了要搞清楚狀況,但Evan還是忍不住誤會了,誰能不誤會哪?孤男寡女共處一世還掀衣服的…不,是孤男和孤男。
                    「Evan他是不是又誤會了什麼…」明杰問。
                    「嗯,有99.9%的機率。」子閎肯定的回答。
                    「我們快把Evan找回來吧,不然他又要到外面惹禍了。」
                    「我們還是快一點吧。」
                    所有誤會,還沒有結束。


                    回复
                    199楼2017-02-08 18:05
                      【晨杰】是戀愛,不是攻略遊戲!

                      愛情攻略遊戲,顧名思義就是要攻略對方的遊戲,在遊戲裡,你的角色必須帥,必須有智慧,必須受歡迎,本人可以不要長相,但一定要有技巧。

                      攻略遊戲,其實我很有興趣,但我並非享受戀愛,而是喜歡攻略成功的成就感,不過…我不想攻略真人啊!更不想被攻略…有個網名「希望飛翔」的人讓我很困擾。

                      “嘿,你在嗎?”
                      “在啊,又要幹什麼?”
                      “只是想問…你決定好要在哪裡見面了嗎?什麼時候?”
                      「每天上線就馬上問我這個問題不煩嗎!」

                      索性關下線,許明杰嘆了口氣…雖然自己在遊戲裡,是女男通吃的,但不代表自己對現實世界的男人有興趣啊…而這個攻略過無數男女角色的「希望飛翔」,好像二次元攻略不夠,還想轉到三次元…

                      簡單來說,他每天都在約許明杰出門,但許明杰根本不打算和他出去,和這位大神撕破臉的話,也會讓自己在攻略界站不住腳,真的是兩難啊。

                      「算了,見個面敷衍一下吧…」

                      定好了時間和地點,許明杰將訊息傳了出去,對方一口氣答應了,揉了揉太陽穴,許明杰突然覺得頭有點暈,直接撲到床上睡覺。

                      今天,是約好見面的日子,許明杰一臉無奈的坐在百貨公司前,這是離他家最近的地方,而那位希望飛翔卻始終未到,讓許明杰非常不爽。

                      「我是希望飛翔,我看到你就馬上認出來了。」突然,一個人跑到許明杰面前。
                      「啊…啊?喔,我們進去吧。」

                      在看到希望飛翔的瞬間,許明杰有些驚訝…他以為對方可能是宅男的樣子,不過對方出乎意料的帥…不對,看到他帥我是在開心什麼?我又不是女人!

                      「你很可愛欸,在遊戲裡的樣子。」他笑著,眯眼看著許明杰。
                      「是嗎,哈哈哈哈…」許明杰敷衍著,他現在只想回家。
                      「對了,我的名字是連晨翔,你呢?」
                      「連晨翔嗎…我叫許明杰。」

                      聊了很久,許明杰開始覺得連晨翔人還不錯,不是自己想像中的怪人,也不會很愛亂講話,而且人也蠻帥的…等等,這是不對的!難道他是在攻略我嗎!?我抵死不從!

                      「大神你攻略過真人嗎?」許明杰沒頭沒腦的問。
                      「啊?是沒有啊,真人不好攻略啊,因為真人沒有固定的模式。」連晨翔微笑說。
                      「喔…原來是嗎…」許明杰點頭。
                      「怎麼,你想攻略真人嗎?可不要玩弄別人的感情喔。」
                      「才不會呢!」
                      「哈哈,那就好。」

                      不知不覺,兩人聊到都天黑了,驚覺時間的流逝,兩人買單後,便分開了,而要分開的時候,總讓許明杰有種感覺…啊,好寂寞。

                      其實,他當初會踏上攻略這條路,也是因為寂寞啊,因為朋友一個個的離開,於是想藉此忘掉一切…但又有誰知道呢,玩個遊戲也能打出一片天。

                      莫名其妙的攻略所有角色,結果贏得了獎金,認識了希望飛翔,也認識很多人,開始喜歡這個世界,這個虛擬的世界,讓原本那個開朗的自己,沉到了谷底。

                      「上次那個遊戲你攻略成功了嗎?」連晨翔問。
                      「還沒欸,那個女主人設超奇異的。」許明杰抱怨著。
                      「嘿嘿,那種人大概就是要跟著她瘋吧,不過過頭的時候要柔性勸導。」
                      「有這種見解,果然是大神啊。」
                      「我也沒有那麼厲害啦,只是比較擅長觀察。」連晨翔靦腆的笑著。
                      「我倒是很羨慕你,可以了解其他人。」許明杰嘟嘴。

                      其實他很可愛啊…許明杰這麼想著,但也只不過是想想而已,因為覺得男人可愛,在現實是不被接受的。

                      兩人的感情變得很好,會互相討論攻略秘訣,也會討論角色的造型,偶爾會約出來聊別的,連晨翔他是個溫柔的人,許明杰有困難的時候他會全力幫助,讓許明杰也對他多了些好感。

                      「如果有一天有人攻略你,你會怎樣?」連晨翔問。
                      「啊?是不太想啦,但應該不會怎樣。」許明杰回答。
                      「這樣嗎…我最近有一個想攻略的人欸。」
                      「是怎麼樣的人啊?什麼系的?」
                      「嗯…有點傲嬌、女王吧,但又很陽光。」
                      「你這是雜系嗎…原來你喜歡這種的啊。」

                      突然,陷入了一陣沉默,原本還笑著的許明杰,看見連晨翔嚴肅的臉後,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就這麼愣在那,僵笑著。

                      「其實那個人,你認識喔,從你很小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連晨翔認真的說。
                      「我媽!?我爸!?不是吧,不要告訴我這是真的!」許明杰一臉驚恐的說。
                      「你真遲鈍…我想攻略的就.是.你。」
                      「是我啊…是我!?」

                      腦袋像是當機一般,許明杰還會意不過來,連晨翔的話是什麼意思…等會意過來後,許明杰不知道該為自己的父母慶幸,還是先為自己擔心…我要被攻略了!?

                      「我可以攻略你嗎?陽光的傲嬌女王。」連晨翔燦笑著。
                      「啊?什麼啦!這是愛情,不是攻略遊戲!」許明杰微臉紅的說。
                      「那我可以愛你嗎?」

                      面對燦笑的連晨翔,許明杰心裡有無限無奈,自己明明不想被攻略啊…但為什麼會這麼開心?這很不科學,但人生嘛,總要有點不科學的事,才會有意義…

                      「好啊,你可以愛我,只要你能成功攻略我。」
                      「剛剛不是還說不要把愛情當攻略遊戲?」
                      「要你管,我開心。」
                      「好,被我攻略到就不要反悔。」
                      「儘管來啊。」

                      因為你早就攻略成功了。


                      回复
                      200楼2017-02-08 18:06
                        事实证明,还是刀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1楼2017-02-25 12:12
                          【查熊/熊查】反攻日記


                          不知不覺的在一起了。

                          原本,他們是類似敵人的存在,如今卻成為了這種關係,如果是以前,他們打死也不會相信吧?但現在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了。

                          「王查理,你又想做什麼啊!」
                          「做正常情侶會做的事。」
                          「你看起來一點也不正常…」
                          「你不要太超過,本少爺的耐心是有限的!」
                          「你們別吵了啊…」

                          尹小楓很困擾,這兩人前陣子突然說他們在一起了,不想被其他人找到,所以要借住她家…雖然說是借住,但也只是來白吃白喝的而已。

                          兩人很坦然的接受喜歡彼此的事實,他們不抗拒牽手、擁抱、接吻…等,就像熱戀的情侶般甜蜜,但唯獨一點,他們一直吵到現在。

                          攸關男人的面子、誰上誰下的問題。

                          「欸,查理。」熊亞拉了拉王查理的衣服。
                          「幹嘛…嗯!?」王查理不耐煩的轉過頭,卻瞬間愣住。
                          「嘿嘿,就說我是攻嘛,看你一臉受樣。」熊亞微笑,用食指點了下他的唇。
                          「誰跟你受了!你全家都是受!」王查理大喊。

                          兩人起鬨,在尹小楓的房間打了起來,而這一打,也打到了床上,熊亞躺在床上要扯王查理的褲子,王查理騎在他身上要扒他的衣服。

                          而尹小楓非常配合劇情,在這個時候走了進來…

                          「你們…啊!!!!不要在別人床上幹這種事啊…」尹小楓見他們衣衫不整,隨即轉頭遮住眼睛。
                          「啊,對不起。」

                          兩人隨即起身,穿好了衣服,要尹小楓轉過身,而尹小楓稍微瞄了下他們,確定他們衣服都穿好了,才轉過身,怒氣沖沖的看著兩人。

                          「你們給我離開!」尹小楓鼓著臉說。
                          「對不起啦,小楓…這是誤會…」熊亞祈求的說。
                          「什麼誤會!我明明看到你們…你們…」尹小楓語氣激動的說。
                          「我們只是在打架。」王查理如同平時一樣高傲的說。

                          一氣之下,尹小楓把他們趕了出去,兩人搔了搔頭,嘆了口氣,只能離開尹小楓家。

                          看了看彼此皺巴巴的衣服,兩人忍不住笑了,誰說愛一定要用做的?愛不一定要包含性,愛情是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礎上,他們牽著手,走向了熊亞家,想著要如何向其他惡女解釋他們的關係。

                          在他們的愛情面前,攻受問題顯得渺小…只可惜,他們的愛過於龐大。

                          「王查理你在摸哪裡啊?給我住手!」
                          「被反攻也無所謂,第一次才不讓你當攻!」

                          聽到這,熊亞不掙扎了,乖乖任憑王查理擺佈,王查理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如餓狼般將熊亞吃抹乾淨。

                          而熊亞並未享受過程,只是默默的計畫自己的反攻計畫…他一定會好好運用自己的能力,對王查理加倍奉還。

                          到底是誰說攻受不重要的呢?


                          回复
                          202楼2017-04-29 18:43
                            【宏閎】 如果不是錯覺


                            或許,對你的那感覺不是愛,只是對與自己相似的你,而產生的憐憫。

                            我,有想過去死,但我不是笨蛋,我知道自己死了,也不會有人施捨那卑微的愛。

                            而我曾經認為,他和我是一樣的……

                            「弘証早啊。」
                            「嗯,早安。」

                            他總是每天都很早來學校,然後擺著那張「生人勿近」的臉,女生都很喜歡他,但總害怕他那張臉,等到有男生去打招呼,看到弘証他笑了,女生們才會湊過去。

                            他跟誰都和的來,卻沒有固定的朋友,有時候會一個人坐在位置上,呆呆都看著外頭,眼神又恢復那嚴厲,直到有人和他搭話,他才再次綻放笑容。

                            我很喜歡他的笑容,也覺得他和我很像。

                            我從小就沒有朋友,還是該說我從小就拒絕有朋友呢?不管怎樣,反正我就是沒朋友,總是看著那些小團體,扮演稱職的路人。

                            「子閎,橡皮擦借我。」
                            「自己拿。」

                            別人總是有求於我時,才會和我對話,平時團體活動,我總是唯一被所有人拒絕的,就算沒說出口,我也知道大家的眼神在說「拜託,不要選我們…」。

                            很多女生和我告白,但都只是喜歡我的外表,沒有人是因為「我」而喜歡我,我總是莫名的和她們在一起,然後又被甩掉,有差嗎?她們本來就不是真心愛我。

                            我沒有過愛的感覺,直到遇見了他、羅弘証,一個讓我覺得相似的人,只是…騙誰呢,什麼一樣嘛,他是真心被愛著的,我呢?又有誰來愛我?

                            反正這場人生本來就沒有意義了,那就給他一個結局吧。

                            「弘証,你放學有空嗎?」我走到他旁邊問。
                            「是有啦,怎麼了?」他笑著說。
                            「我想和你討論一些事,約在那裡可以嗎?」
                            「喔…可以啊。」

                            得到他的同意後,我便離開了,「那裡」指的是學校後山,那裡很少有人經過,要談私事那裡是個好地方,也常常是女生們告白的地方,不過路有些崎嶇,所以男生不一定會去。

                            感覺今天的時間過的很慢,到放學時,我已筋疲力盡,但和他約好了,要見面啊……

                            放學後,我走上那崎嶇的道路,在不遠處,看見了正在等我的他,有些緊張的走去,看見了我,他露出那燦爛的笑容向我招手。

                            「對不起我來晚了…」我喘著氣說。
                            「不要緊,是說你有什麼事?」他問。
                            「我就直說了…我喜歡你。」
                            「啊…?你在開玩笑嗎?」

                            原本掛在他臉上的笑容,瞬間染上了驚訝,又隨即變成了厭惡,那厭惡的表情我看過,很久以前就有看過……

                            那個表情好可怕,就像那些人的表情…不要這樣看我好不好?我不是怪物,不要用看到奇怪東西的眼神看我…我不能喜歡人…自己不是早就知道了嗎?我真是笨蛋…

                            「對,這是個笑話,因為這不是愛,只是自以為是的憐憫。」我冷冷的回答,轉身離開。
                            「瘋子。」他也冷冷的回答我。

                            那兩個字冷進了我心裡。

                            對,我就是個瘋子,才會相信有人會接受我,就是瘋了才會把那當作愛,就是瘋了才會自以為是的憐憫你,以為你和自己一樣。

                            你和我不一樣,你沒有必要奢求別人施捨的愛。

                            「咦?」
                            「小心!」

                            等回過神來,自己已經摔到山腳下了,額角傳來一陣濕熱,用手一抹…原來是血啊?剛剛好像不小心跌下來了…好痛啊,全身都好痛。

                            如果我就這麼死了,會有人傷心嗎?我是笨蛋嗎…哈哈,他們會開心的手舞足蹈吧?或許離開了比較好呢,但實在不想看他們開心啊。

                            不過死了或許也不錯,不用看見他們噁心的嘴臉,真的好猶豫啊…欸,是弘証?他的表情好慌張啊,看了心情真好,原來我死了,會有人著急啊…

                            就這麼死了吧。

                            「你還好吧?醒醒啊,我現在送你去醫院!」
                            「不用了…謝謝…你…」

                            帶著安心了的笑容,林子閎靜靜的離開了,安詳的不像曾經活過,身軀逐漸變得冰冷,羅弘証不知所措,只是看著滿臉血的他…或許現在是「它」了。

                            輕輕的抱起他,把他送到醫院,默默聽著醫生宣布搶救失敗,羅弘証面無表情,他並不愛林子閎,但大家好歹同學一場,要完全不傷心是不可能的。

                            羅弘証其實知道,林子閎一直很孤獨,明明應該是受歡迎的人,卻封閉自己的內心,總擺出厭世的表情…或許他有察覺,讓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他自己有責任。

                            林子閎的喪禮,沒有人參加,羅弘証也不打算讓別人參加,看見那些人的嘴臉,林子閎會不好走吧?

                            在火化前,羅弘証吻了林子閎的遺體,這個吻,是給他的最後一個尊重。


                            回复
                            203楼2017-04-29 18:44
                              【閎杰】幻想日記


                              一個極為普通的日子,卻是他們在一起三週年的紀念日,通常這種時候,多數情侶會選擇慶祝,但他的戀人不但忘了這個日子,甚至在回想起後,也不願慶祝。

                              花靈龍生氣了,提著行李說要回娘家,而還躲在房間不知道在幹什麼的中萬鈞,沒有發現。

                              「靈龍你怎麼回來了?今天不是你和萬鈞的紀念日嗎?」見弟弟提著行李回來,花伏龍問。
                              「那個該死的中萬鈞!忘記紀念日就算了,竟然還說知道了也不會慶祝!」花靈龍難得在姐姐面前如此激動。
                              「那傢伙竟然這麼對待少爺?我要去找他算帳!」點不小準備實行護主行動。
                              「點不小你別衝動,我還想看到弟夫呢。」

                              花伏龍實在不知道,自己應該跟著弟弟罵弟夫的不是,還是感嘆弟弟像個女人似的,竟然為了一個紀念日,和老公吵架還回娘家。

                              感到有些無奈,雖然喜歡欺負他,但花伏龍還是很疼花靈龍的,摸了摸他的頭安撫著,花靈龍雖然怨氣未消,但也沒有剛才火大了。

                              「竟然連個簡訊都沒有…中萬鈞我打死也不原諒你!」

                              關上手機,花靈龍十分不滿的說,把臉悶在枕頭裡,感受著那要窒息,卻又無法窒息的感覺…很痛苦,但沒有比中萬鈞的態度,來的讓他痛苦。

                              關了燈,花靈龍輾轉難眠,揉了揉眼睛,正想著要不要起床吃顆安眠藥,就感覺到有人鑽進自己被子裡。

                              照理來說,一般人的偷襲花靈龍不可能沒發現的,但這個人不但能入侵花家,還能扣住花靈龍,讓他無法動彈,這個發展怎麼想都不太妙。

                              「你這傢伙是誰?放開我!」花靈龍掙扎,卻敵不過對方的力氣。
                              「……」對方沒有回答,只是讓他躺正面,壓制他的雙手。
                              「嗚…萬鈞救我…」被不認識的人壓在床上,不管對方是男是女,花靈龍都覺得自己的貞操不保。
                              「叫我救你做什麼?」

                              聽見熟悉的聲音,花靈龍不由的睜大眼睛,房間的燈瞬間亮起,看著那張深深吸引自己的臉,花靈龍哭了,這個壓制自己卻有控制力道的溫柔男人,正是他家那個該死的中萬鈞。

                              「為、為什麼要這樣…我以為自己要、要被你以外的人、人…嗚…」花靈龍哽咽的說。
                              「伏龍姐姐打給我,叫我把你打包帶走啊。」中萬鈞扶起花靈龍,抹去他的眼淚。
                              「萬鈞…抱抱…」那甜膩的聲音在中萬鈞耳邊響起,讓他忍不住一顫,聽到這聲音還不抱是男人嗎?
                              「乖,別哭了。」中萬鈞抱緊了花靈龍。

                              像隻小貓似的,花靈龍在中萬鈞懷裡蹭了蹭,中萬鈞吻上了花靈龍的唇,花靈龍沒有掙扎,任由中萬鈞對自己上下其手。

                              把手伸進花靈龍的衣服裡,中萬鈞冰冷的手讓他一顫,撫上胸前兩點,花靈龍呻吟著,手往下移動,中萬鈞一把握住花靈龍那……

                              關上書,林子閎深呼吸一口氣,一大早看這種東西對心臟肯定不好…看著封面上「萬花中靈 番外篇」幾個大字,林子閎嘆了口氣。

                              他家許明杰什麼時候才能跟花靈龍一樣,對自己如此乖順,而不是一不爽就冷戰呢?明明都是同一個人,為什麼中萬鈞還沒道歉就能出手,自己道歉了還要被打?

                              「林子閎吃飯了。」他身後傳來冷冷的聲音。
                              「靈龍?不,是明杰…我現在去吃飯。」林子閎慌忙的把書收起來。
                              「那是什麼?」
                              「不,沒什麼…不!」

                              林子閎還來不及阻止,許明杰就把東西搶走了。

                              翻了翻那本番外,許明杰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林子閎也跟著冒冷汗,看了後面幾頁,許明杰闔上書,狠狠的把書摔在桌上。

                              「你很喜歡花靈龍對吧?」
                              「不…明杰你聽我說,這是誤會…」
                              「我現在就把你打去金時空找他!」
                              「不要啊!」

                              就在林子閎覺得自己要被打時,許明杰收手了,睜開一隻眼睛,林子閎看許明杰沒有反應,有些擔心的問他怎麼了,只見他都沒有反應。

                              「子閎……」
                              「呃,怎麼了?」
                              「我要抱抱。」
                              「咦…!?」

                              等林子閎反應過來,許明杰已經坐到他腿上了,緊緊靠著林子閎,如小貓般對他蹭了蹭…不對,這個場景怎麼有點熟悉?

                              「要我撒嬌也是可以的喔。」許明杰在林子閎耳邊說。
                              「請一輩子只對我撒嬌吧。」林子閎緊緊擁抱許明杰。

                              感受著這甜蜜的氣氛,林子閎終於等到了,等到許明杰如此乖順的一天,心裡除了感動還是感動,啃咬許明杰的鎖骨,舔著自己造成的咬痕,見許明杰有感覺的扭腰,林子閎順勢把他抱去房間。

                              接下來,是你我都知道的。

                              只是,林子閎沒有發現,那本番外的最後一頁寫著「此書經SpeXial 明杰認證,官方授權。」等字,以及對自己撒嬌的人兒,臉上的燦笑。


                              回复
                              204楼2017-04-29 1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