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xial王道吧 关注:3,119贴子:29,608

S.X.161024-原創-全員-亭醬短篇合輯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樓給我的CP們。
宏晉、閎杰、晨熙、桓易、風綸、魚子醬、執峰鎮樓。








回复
1楼2016-10-24 19:33
    這裡是亭醬的短篇合輯,大概不會再開新帖了,會把文都放在這。
    在弟弟生日這天開帖,希望這樓不會被吞。


    收起回复
    3楼2016-10-24 19:38
      【宏易】

      「嗚嗯...不要...給、給我...」壓在羅弘証身上,易柏辰苦苦哀求著。
      「喔?那你求我啊。」看了眼易柏辰,羅弘証勾起一抹壞笑。
      「求你嘛...哥、哥哥..」
      「啊啊啊,不要哭。」

      被那句「哥哥」說軟了,羅弘証抹去易柏辰的淚,摸摸他的頭滿臉歉意,抽了抽泣,易柏辰笑了笑,天真的看著羅弘証。

      你問他們在幹嘛?就是呢,我們的團長大人,幹了一件很無聊的事——搶小孩子的東西。

      看著擔心自己小孩會被虐待的黃偉晉,氣勢十足的拖走羅弘証,易柏辰忍不住笑了,緊緊抱著馬振桓的照片。


      收起回复
      5楼2016-10-24 19:42
        【勾衛】

        從水果行走了出來,勾追往王大衛家走去。

        不知如何進了王家大門,勾追敲了敲王大衛的房門,如果他沒算錯,王大衛差不多該醒了。

        「嗯...?是追啊...」打了個哈欠,王大衛揉揉惺忪睡眼,看著勾追。
        「給你。」把手上的東西放到王大衛面前晃了晃,勾追笑著。
        「哇~」
        「喂喂喂!這樣會壞掉!」

        看見自己最愛的草莓,王大衛一把撲上,勾追也不知道是真的重心不穩,還是故意跌倒,王大衛剛好躺在他胸口上,差點壓著了勾追手上那袋草莓。

        王大衛心疼的看著他可愛的草莓,等他回過神來,勾追塞了顆草莓到他嘴裡,愣了會,王大衛咬起了草莓,露出滿足的笑容。

        「好吃嗎?」勾追笑著問。
        「當然好吃啊~不對,你怎麼這麼好心送草莓來?」意識到不對,王大衛板起臉來,卻依然沒停下吃草莓的動作。
        「吃個草莓就變聰明啦?那我也來吃一下。」
        「咦?咦!?」

        隨手把草莓往旁邊一丟,勾追搬正王大衛心疼的臉,提起他的下巴,探入他的口腔,撬開混雜草莓味的齒貝,仔細品嘗著。

        鬆開缺氧的王大衛,他的雙眼變得迷濛,那眼神挑起了勾追的「性」致,惡質的啃咬他的鎖骨,惹得王大衛泛淚。

        「追...痛...」
        「乖,我吃完就換你了。」

        安撫著王大衛,勾追吻掉他眼角的淚。

        此時,日月王站在不遠處,不知道該慶幸那不是自己兒子,還是感嘆那個被壓的,就是自己的侄子,看著一旁的草莓糾結著。

        純種日行者一族,又度過了平安快樂的一天,除了第一順位繼承人——王大衛。


        回复
        6楼2016-10-24 19:44
          【閎綸】

          「欸,子閎我跟你講,我最近都遇到奇怪的事。」王以綸認真的說。
          「什麼事?」林子閎不以為意的問。
          「就我最近搭車的時候,都覺得有人在摸我,可是轉過去都沒人,我是不是遇到鬼?」
          「這樣吧,下次我陪你出去,幫你看看後面有沒有鬼。」

          原本嚴肅的說,但林子閎止不住笑意,忍不住大笑,一旁的王以綸不解的看著他。

          林子閎還沒告訴他,那個「鬼」就是他面前的自己。

          「子閎,我還是覺得有人摸我欸!」
          「你的錯覺吧,我沒看到有人摸你。」
          「我該不會真的遇到鬼吧!?」
          『笨蛋,也不想想只有我站在你後面。』


          回复
          7楼2016-10-24 19:46
            【閎杰】

            走到廚房,許明杰拿出兩個杯子,把茶包放在裡頭,按下飲水機的按鈕,泡了兩杯熱茶。

            端著茶杯,坐到餐桌上,在兩頭各放一杯茶,坐下後淡淡的笑著。

            「子閎,可以喝茶了。」
            「子閎?子...閎...」

            看著對面那張,林子閎生前的最後一張照片,和那沒有了主人的位置,許明杰泣不成聲。


            收起回复
            8楼2016-10-24 19:46
              @我爱言和 開新帖了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10-24 19:47
                【超忠】

                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馬超漫無目的的尋找那個,自己曾深愛過的那個人。

                「忠!我…」
                「借過。」


                收起回复
                11楼2016-10-25 19:07
                  【唯查】

                  打了個哈欠,唯一坐在操場旁的樹蔭下,現在離第一節課還有些時間,他突然覺得頭有些暈,他總是意識到自己不舒服,才想起來自己沒有吃飯。

                  「你看你,每次都不吃飯。」

                  抬頭一看,來人是不知從何出現的王查理,接下他手上的便當,唯一苦笑,明明自己年紀比他大,卻總是他在照顧自己。

                  「查理你的手…」
                  「不、不小心刮到而已…」

                  注意到王查理手腕上的傷痕,唯一皺起眉,他知道,王查理一直很要求自己,只要犯錯,他就會在自己手上劃上一痕,紀錄錯誤似的傷痕。

                  像是害怕什麼似的存在著。

                  「很痛吧?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因為大家只需要不會犯錯,完美的王查理。」
                  「你知道沒有人是十全十美的吧?傷害自己沒有意義!」
                  「你懂什麼了?我不想再體會不被需要的感覺!」

                  或許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查理受傷過…

                  為什麼,感情這種東西,就是無法好好傳達呢?

                  在成為「完美的王查理」前,或許查理都不會停止,用自殘警惕自己的習慣,但這沒有盡頭。

                  手上一道道清楚的紅線,或許不會消失,但我們之間的那條分隔線,什麼時候才能跨越?


                  回复
                  13楼2016-10-25 19:10
                    【晉閎】

                    「啊~晉哥不要~」
                    「老子肖想當攻很久了,你認命吧!」
                    「不是啊,你這台詞很奇怪吧?」
                    「劇本不是你寫的嗎...」

                    林子閎原本裝出嬌羞的樣子,讓黃偉晉牽著自己的手,卻又隨即變回原本的樣子,很認真的看著黃偉晉,對他說教。

                    「哥,我家子閎怎麼了,敢碰大嫂...」
                    「你太久沒回來了,他大概瘋了吧。」

                    許明杰和羅弘証看著眼前情景,忍不住冒冷汗,絕症都好過相思病,相思病會讓人變成瘋子...雖然只是少數案例,例如在他們眼前發生的。


                    收起回复
                    14楼2016-10-25 19:11
                      【奇晉】

                      「黃米奇你配合點好不好,不是吧,連你也要欺負我嗎...」
                      『我討厭拍照。』撇頭。
                      「拍幾張就好嘛,拜託啦~」
                      『哼,本大爺就入鏡一下好了...』

                      看著依然一臉不屑的愛貓,黃偉晉嘆了口氣,抱起他拍照,即使熱臉貼冷屁股,也裝作不在乎,勾起笑容。

                      牠是黃米奇,黃偉晉的愛貓,行為舉止卻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總是閃著黃偉晉的鏡頭,但還是乖乖讓他抱起自己,完成拍攝。

                      牠的主人很天然,喜歡一個人都寫在臉上,看著他每天拿著羅弘証的照片傻笑,黃米奇總是不屑的白眼照片。

                      「這樣一來你就不痛了,可是真的很捨不得你,但還是要跟你說再見,謝謝你十年來的陪伴,在天堂要乖乖的,記得要來我夢裡玩,永遠的兄弟。」
                      『喂,你哭屁啊,搞得我好像對你很好。』

                      一道強光閃過,他由動物的型態轉變成了人類,舒適的伸伸懶腰,不屑的看著哽咽的黃偉晉,沒錯,他就是黃米奇...不,黃米奇不過是他任務期間的名字。

                      『任務完成,你可以回來了。』
                      「終於可以不用當貓了...」

                      看著那抱著自己曾使用過的身軀的男人,他的心情複雜了起來,就這麼捨不得嗎?

                      「身體不痛了...那心呢?」
                      「米奇...米奇...」
                      「我睡著了,只是這次會睡很久,睡到你離開人世的那天。」

                      走過去,他緊緊的抱住黃偉晉,知道他感覺不到,卻仍不放手,都感覺不到了,抱著又何妨。

                      「我沒有離開,我永遠是你的天使。」

                      為了表揚他任務完成,上帝給了他一個願望,他自願化做人間的一陣塵埃,散落在黃偉晉身邊,直到黃偉晉死去。

                      他們說好了,要在那個世界相遇。


                      回复
                      15楼2016-10-25 19:13
                        【宏熙】

                        「為什麼你的視線,總是追尋著他?」
                        「我,就不行嗎...」

                        看著對那人傻笑的羅弘証,陳向熙在心裡想著,自己的視線總追尋著他,但他的目光,從不在自己身上。

                        「一個看著一個,這畫面多淒涼?」
                        「為了你...我願意退出,但我退出了,他會愛你嗎?」
                        「如果你不幸福,那我的退出又是為了什麼?」

                        那人喃喃自語,他的視線總對著陳向熙,但陳向熙眼裡只有羅弘証,而羅弘証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人總是如此矛盾,去追求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卻把愛自己的人一把推開,祈求著不屬於自己的幸福,到底算什麼?


                        回复
                        17楼2016-10-27 21:12
                          【桓熙】

                          手上拿著香草冰淇淋,陳向熙一臉不耐煩的舔著,明明是冬天,他實在不知道今天在熱什麼,難道全球暖化又更嚴重了嗎!?

                          「小熊你在幹嘛?」
                          「很熱啊,吃冰。」

                          沒有正視馬振桓,陳向熙舔著冰淇淋,呆呆看著前面,融化的冰淇淋從嘴角留下,滑過白皙的鎖骨,和汗融化在一起,感受到異樣的黏膩感,陳向熙舔了舔唇。

                          「小熊,這樣不可以喔。」
                          「嗯…?Evan你幹嘛啦!」

                          馬振桓舔過陳向熙的鎖骨,順勢舔到嘴角,敏感的抖了一下,陳向熙遮住脖子,兩頰泛上了一片紅暈,惡狠狠的瞪著他。

                          「好啦,小熊你別…」
                          「我不理你了啦!」
                          「嗚?嗚嗯!?」

                          一氣之下,陳向熙把冰淇淋塞進馬振桓嘴裡,困難的吞下冰淇淋,馬振桓追上氣憤的陳向熙,陳向熙淡淡的笑著,偷偷回頭看後頭的馬振桓。


                          回复
                          18楼2016-10-27 21:25
                            【熙晉】

                            「為什麼要離開?」我問。
                            「因為,不愛了。」他淡淡的說。
                            「好,不送。」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你問我為什麼不感傷,甚至還笑著?因為自己也不愛了?才不是呢。

                            「小熊你很壞欸…怎麼不留我…」
                            「誰叫你要跟哥靠那麼近,下次還敢?」
                            「不敢不敢…」

                            看著哭哭啼啼的他,我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燦爛,因為我知道他不會真的離開。


                            回复
                            20楼2016-10-27 21:27
                              對不起昨天忘了更文


                              回复
                              23楼2016-10-27 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