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xial王道吧 关注:3,117贴子:29,608

回复:S.X.161024-原創-全員-亭醬短篇合輯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勾衛】 殤

勾追,名字唸起來像閩南語的「可愛」,本人卻非時時刻刻都能可愛,整天把別人耍得團團轉,與其說可愛,不如說他可怕,每天為了沒有新鮮事而感到無趣、今天又是個平淡的一天。

勾追總喜歡捉弄大衛,不管再過分,大衛卻總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讓勾追十分苦惱,卻也漸漸多了一種感情、一種想要一輩子欺負他的心情。

「大衛!大衛!」走到了平時擺攤的位置,雖然東西還在,卻不見大衛的人。
「原來在這啊,吃飽就睡,睡飽就吃,還真幸福。」無奈的說,勾追走近了大衛。

看著大衛的睡臉,安詳的如已無生氣,時而喊著食物名稱的嘴證明了他還在呼吸,心頭揪了一下,勾追對這平靜的睡臉心疼了起來。

身為純種的日行者,魔性還未開發,又加上個性過於和善,大衛從小就時常被欺負,雖然有勾追擋著,但也不是每次都能擋的到,在勾追不知道的時候,大衛不知道受了多少欺凌。

想起那即使受傷,也依然天真笑著的樣子,勾追的心再次抽痛,心疼無法言語。

等勾追回過神來,他的唇已經貼到了大衛唇上,只是個蜻蜓點水的吻,卻讓他震驚不已,對自己的行為而感到驚訝,或許只是憐憫。

「嘿嘿,今天要一起吃晚餐嗎?」

或許是睡昏了,亦或者根本還未清醒,大衛傻笑著說。

眷戀方才的觸感,勾追再次吻上了大衛,並非蜻蜓點水的吻,而是更激烈些的,著實吻醒了大衛。

「勾追你在幹嘛?我們都是男人欸!」
「我知道你是男人。」

或許只是友情,或著是變質的愛情,又或著是那如家人般的羈絆,勾追也不清楚,只是單純的想吻他罷了。

而大衛,他沒有多餘的反抗,站起了身,抱緊了勾追,勾追默默的讓他抱著,腦子裡想著,為什麼是他?

明明至今欺負的對象,有無數個,為什麼唯獨他,讓自己想欺負一輩子?

「啊,我喜歡你。」

告白了,平淡的不像玩笑。

大衛想了想,自己為什麼不反抗呢?如果是別人,自己大概會反抗吧。

因為他是勾追吧,因為是他,所以可以。

「走一輩子,嗯?」

勾追牽起大衛的手,大衛沒有反抗,兩個人坐在一起,等著夕陽西下。


回复
194楼2017-01-26 16:17
    【晨熙】一座牆的距離

    “…天黑之後天亮,愛不在身旁,兩個人之間有一座透明的牆,選擇投降來不及假裝堅強,太深的傷,劃到底無法抵擋…”

    一座牆的距離,是多遠?我不知道。

    隔閡,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或許,是因為拍戲的關係吧…還能恢復嗎?當初的愛。

    「Teddy要拍戲了喔。」連晨翔走進化妝間,對陳向熙說著。
    「嗯。」陳向熙冷冷的回答。
    「小熊…」
    「有事嗎?沒事我要走了。」
    「不,沒事…」

    連晨翔看著陳向熙的冷淡,感到十分不解,為什麼他最近總是對自己如此冷淡?但這個問題無解,如果要去問本人,也總覺得怪怪的。

    嘆了口氣,連晨翔離開了攝影棚,打電話給了許明杰,打算約他出來,約他出來談一些事…關於自己和他的事,也想找個人聽自己說話。

    「你們到底怎麼了?在電話裡說的斷斷續續的。」許明杰問。
    「小熊最近都不理我啊,也不知道為什麼。」連晨翔苦惱的說。
    「我或許知道原因…」許明杰說,卻看起來不想提起。
    「什麼原因?」連晨翔激動的問。

    據許明杰所言,可能是因為拍攝終極惡女的關係,喜歡查理的人越多,遺忘熊亞的人也越多,這可能讓陳向熙產生了「是我不夠好嗎?為什麼他就比較受歡迎?」的想法,再多粉絲的安慰也抵不過這股痛,所以看到連晨翔可能就會覺得煩躁。

    「班2、班3的時候我和子閎也這樣過,雖然知道自己這種過於特別的人,永遠不會是最受歡迎的,但看到他成功了自己卻不及他的一半,還是會很難受。」許明杰淡淡的說,眼睛矇上了一層霧水。
    「那你們後來怎麼和好的?」連晨翔問,很怕下一秒許明杰就會哭出來。
    「我們還沒和好,但…怎麼可能討厭的了,明明是最愛的人。」許明杰苦笑,眼角泛出淚光,聲音也微微顫抖。
    「謝謝你今天過來,你先回家休息吧。」連晨翔拍了拍他的背,安慰著。

    和許明杰分開後,連晨翔獨自走在路上,不斷想著許明杰說的那些話…連晨翔決定了,明天自己和陳向熙都沒有戲,要約他出去談談。

    「小熊,我們去吃飯,補你生日大餐。」連晨翔說,拉著陳向熙的手。
    「我想休息…」陳向熙看起來有些不願意的說。
    「不要這樣嘛,難得放假啊。」連晨翔不顧陳向熙的掙扎,直接把他拖走。
    「......」陳向熙無奈,卻無法再多說什麼。

    到了餐廳,連晨翔訂了一個包廂,不是他想炫富,而是想談重要的事…吃飯時,連晨翔說了很多話,但陳向熙都只是敷衍的回答,讓連晨翔十分不滿。

    「小熊,為什麼你要對我這麼冷淡?」連晨翔口氣有些衝的問。
    「我沒有。」陳向熙冷淡的回答。
    「還說沒有!你知道你這樣讓我很難受嗎!?」
    「比我成功的你還想說什麼!」

    原本想繼續說的,但陳向熙的眼淚,讓連晨翔把那些話都吞下去了,默默的走近,連晨翔抱緊了顫抖著的陳向熙,陳向熙雖然起初有些反抗,但也漸漸停止了掙扎。

    「我現在突破了嗎?我們之間那座透明的牆。」連晨翔撫著陳向熙的背問。
    「嗚…哼呵…」陳向熙沒有回答,只是回抱連晨翔。
    「我可以愛你嗎?向熙。」
    「叫、叫名字…犯、犯規啦…」

    連晨翔笑了,提起陳向熙的下顎輕輕一吻,雖然只是平淡的吻,卻讓人覺得幸福,陳向熙盡量的平復情緒,緊抱著連晨翔不放…他在眷戀這股溫柔。

    「犯規?我只是想知道自己可不可以愛你啊,向熙。」
    「嗚嗚…可以啦…」
    「那、向熙,我愛你。」
    「嗯…我也愛你…翔…」

    兩人依然沒有分開,就這麼抱著抱著…如果可以,就這麼抱一輩子吧,可以嫉妒、可以吵架,但不可以放棄這段關係,那座透明的牆,讓我們一起Break it down吧。

    許明杰在門口看著他們,為他們的幸福而笑,但笑著笑著,就哭了,輕輕關上門,離開了餐廳…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幸福。

    「什麼時候,才能換我們打破那座透明的牆?」


    回复
    195楼2017-01-26 16:17
      【神聖】禁斷之戀

      走在這即將通往老街的路上,有許多攤販,也有人在表演,雖然陀螺不是這兒的特色,但人們還是忍不住停下腳步,看著表演者用陀螺打出新風貌。

      「哥哥~哥哥~那個人好厲害!」小男孩興奮的說。
      「乖,我們吃完火鍋再看吧,嗯?」哥哥牽起他的手,露出溫暖的笑容。
      「好~人家最喜歡哥哥了~」
      「走吧,快跟不上爸爸媽媽了。」

      兩兄弟手牽著手,看起來感情很好,那時的他們,一個才六歲,一個才五歲,而、這些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現在的他們,一個上了高中,一個今年國三。

      「哥你再不起床會趕不上公車喔。」敲了敲哥哥房間的門,葉聖大喊著。
      「啊…好睏…」揉了揉眼睛,葉神不甘願的起床了。
      「你以後要早點睡啦,你自己不是也說熬夜會影響皮膚嗎?」
      「我知道啦,你別唸了,我要出門了。」

      弟弟葉聖,是一個品學兼優的乖寶寶,深受老師和同學們喜愛,雖然偶爾也會被欺負,而總是幫他出頭的哥哥葉神,是個成績尚可,愛玩的孩子,喜歡捉弄弟弟,卻比誰都疼他。

      葉聖總是先回到家,趁著哥哥不在,偷偷拿起兩人小時候被父母偷拍的照片,那時葉神和葉聖在睡覺,兩人面對彼此側睡,還握著彼此的手,爸媽覺得可愛就拍了,摸了摸照片,葉聖將照片收起來、葉神快到家了。

      「弟,媽還沒回來嗎?」葉神打開門,對裡頭喊著。
      「媽今天要加班。」葉聖冷靜的回答。
      「啊…葉聖你去做晚飯好不好,我不想吃泡麵…」葉神掛到葉聖身上,用撒嬌的口氣說。
      「我知道啦,你明天要考試吧?去看書吧。」
      「葉聖你比媽還囉唆啊。」

      葉神走回了房間,葉聖走到了廚房,準備著晚餐,想起了方才葉神掛在自己身上的感覺…他的懷抱,從小就是如此溫暖啊,這麼說有點怪,但想被他這麼一輩子抱著。

      今天,是段考結束的日子,葉聖被同學拉去慶祝,有點晚才回家,卻過了很久都沒見葉神到家,打開抽屜,發現自己的日記被翻過,心理有股奇怪的感覺,跑出去找葉神,卻遲遲找不到人。

      「哥!葉神!你去哪了?」
      「媽嗎?哥他不見了!」葉聖打電話說。
      “神那孩子不見了?你有聯絡過他的朋友嗎?”
      「問了,也去過他常去的地方,但找不到…」葉聖微帶哭腔的說。
      “你別著急,我去通知你爸,你繼續找。”

      在那之後,葉神沒有回過家。

      葉聖哭了,不管再多安慰都止不住淚水,看著小時候那張照片,他不再哭泣,但一股心酸擁上心頭,讓他的雙頰變得僵硬…哥哥你離開,是不是因為我…?

      打開了日記,裡頭寫著滿滿的愛…沒錯,葉聖他愛著自己的哥哥,他知道這是不被接受的,但愛要怎麼放下?平常都擺的好好的,那天突然有被翻過的跡象,葉聖不得不懷疑,是葉神看到日記而刺激太大。

      而在葉神失蹤後,又過了十年。

      「葉聖,你對那個叫陳偉的有什麼看法?」蒼穹問。
      「嗯…感覺人還不錯啊。」葉聖回答,不解的看著蒼穹。
      「果然是葉聖會有的答案啊,我最討厭那種受女生歡迎的小白臉了。」蒼穹不滿的說。
      「你只是羨慕吧?我倒覺得他讓我感到很親近。」

      現在,葉聖住在夏人宿舍裡,蒼穹等人是他在宿舍裡的朋友,聽說有一位叫陳偉的整形醫師要搬進來,和他見過幾次面的葉聖,覺得他很親切…像哥哥一樣。

      「我可以進去嗎?」這天,陳偉敲了敲葉聖的房門。
      「嗯?請進。」葉聖說,放下了手上的書。
      「我買了東西,但大家好像都不在,我們就一起吃吧。」
      「好啊,坐吧。」

      兩人吃著熱騰騰的豆花,在這寒冷的夜裡特別溫暖,真的聊過天後,兩人才發現彼此有很多共同的興趣,也讓兩人的感情更貼近…真好,好像哥哥還在的時候。

      今天,是陳偉的生日,宿舍大家長之一的雄哥準備了一桌豐盛的菜餚,都是陳偉愛吃的菜,宿舍裡的大家也齊聲為他祝賀,讓陳偉十分感動,而吃完飯後,葉聖把陳偉拖進自己房間。

      「這是我很小的時候哥哥送我的陀螺,雖然他失蹤了,但我覺得你就像我的哥哥一樣,所以,我想把這個送給你。」葉聖說,將陀螺遞給他。
      「這麼充滿回憶的東西我不能收。」陳偉推辭著。
      「沒關係啦,有你這個哥哥我很開心…啊,我在講什麼啊!當我沒…」
      「我看到你也有種親切感,我們以後以兄弟互稱吧,這個禮物我手下了。」陳偉露出招牌笑容說。

      陳偉回房後,葉聖躺在床上,忍不住傻笑,這種找回哥哥的感覺、真的很好,不過…哥哥可以喜歡但不能愛…越想越煩,葉聖索性關燈睡覺。

      葉聖總覺得,最近大家好像都有什麼事瞞著自己,而陳偉也有一樣的感覺,但…兩人也開始在猜疑彼此,覺得彼此有問題,兄弟有漸行漸遠的徵兆。

      「…原諒我,我也想找回我弟弟。」陳偉淡淡的說。

      葉聖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的行蹤,不過大家第一個想到的,都是H聯盟,但H聯盟的人抓葉聖要做什麼呢?他不是異能行者啊…但也絕非麻瓜。

      陳偉很難受,因為他其實知道葉聖去哪了,心一陣一陣的刺痛,葉聖就像他的親弟弟一樣,其實已經沒有要找回弟弟的必要了,自責卻也來不及了…不,或許還有挽回的餘地。

      集合了蒼穹、寒、脩、夏美等人,陳偉帶著他們闖進H聯盟的基地。

      「陳偉你怎麼會知道H聯盟的基地?」脩問。
      「你們應該…原本就有所察覺了吧。」陳偉淡淡的回答。
      「別囉唆了,我們快救葉聖。」寒催促著。
      「對啊,我們快進去!」夏美跟著附和。

      進到了裡頭,他們看見了被綁住的葉聖,以及…一個清潔的老伯伯,看起來有點怪異,但大家沒有多想,想上前救葉聖卻被阻止。

      後續,陳偉忘了,等他醒來時,發現自己看不見東西,眼睛上纏上了布,手腳也被綁住,嘴和耳朵卻沒有被封住。

      「為什麼我為什麼在這裡?有人嗎?」陳偉問。
      「你忘了嗎?你昨天代替了你弟弟葉聖啊。」

      一個聲音傳入陳偉耳裡,讓陳偉一瞬間轉不過來…弟弟?葉聖…是我弟弟?親弟弟!?所以大家把葉聖救出去了嗎?

      「你,就是葉神,葉聖就是你弟弟。」
      「什麼?你到底在說什麼!?」
      「現在聽我指示“尬拉啞怛伊呀(殺了他)”!」
      「不要…我不要!」不管他是不是我弟弟。
      「不要太超過了“ 尬拉啞怛伊呀 ”!」
      「不…“骸嘍(遵命)”。」

      那一晚,惡原力舉起了刀,強行突破了善原力的結界,用闇刃瓦解了善,善沒有掙扎,只是留下類似液體的善結晶,在被瓦解之前,也剝奪了惡的力量,善不再了,惡的力量也逐漸消逝,這場戰爭,大概沒有輸贏,兩個人都輸了一切。

      善惡必須平衡,若只剩下一方,世界必定毀滅。

      「你做的很好。」那男人笑了,出現在他身後。
      「你幹了什麼!?你讓我殺了我親身弟弟啊!」陳偉…不,是葉神吶喊著。
      「我讓你找回弟弟,這是你應該報答我的。」
      「如果要這樣,我寧願不要找回他!我們連相認都沒辦法了…」

      男人消失了,葉神崩潰大哭,童年的記憶不斷湧上,那些美好的畫面,那些溫暖的笑容,彷彿都還在眼前,卻早已物是人非…而造就一切的正是自己。

      「雖然忘了你和爸爸媽媽的事,但我還記得那個東西喔…聖你的日記。」

      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但葉神在被消除記憶後,只記得一本日記的內容,裡頭紀錄了,自己和弟弟從小發生的事,也紀錄著弟弟對自己的愛…並非手足之情,而是愛情。

      我們的愛,神聖卻也禁斷,明明愛是偉大的,我們的愛卻不被接受,因為我們有血緣關係,因為我們都是男人,因為…善和惡必須共存,但無法融合。

      「如果我早點知道你愛我…如果我們不是善惡原力…如果我們不是兄弟…是不我們就能在一起?」葉神問,但回答他的,是寂靜的空氣。

      善不再了,惡也選擇不再,世界彷彿沒有平衡了,卻也還有平衡,因為下一任的善惡原力仍會出現,但願,只能但願善惡能有永遠平衡的一天。

      「許明杰!你怎麼又欺負我啦!」
      「因為偉晉你好欺負啊。」

      在時空夾縫裡,他們再次相遇了,沒有了前世的記憶,卻依然忘不了那份愛。


      回复
      198楼2017-02-08 18:04
        【閎杰】 一切都是誤會

        經歷上次宏晉的誤會後,Evan決定了,他以後一定要好好確認真相,有時候自己聽見的不一定就是現實,而這天,Evan打算去關心明杰,因為他瘦的很誇張,想問他有沒有好好補身體。
        而Evan進去明杰房間時,便臉色發白,又瞬間染上了一陣紅暈,快速的關上門,他看到了子閎在脫明杰的衣服…但,事情其實是這樣的......
        「阿姨不是說要幫你補身體嗎,你怎麼還是這麼瘦?」子閎皺起眉問。
        「我也沒多瘦啊,你比我高又比我輕,有什麼資格說我?」明杰不以為意的回答。
        「大家早習慣你的肌肉了,你變瘦多少粉絲心疼啊?」
        「我知道啦,子閎你囉唆欸。」
        「你看看,肌肉呢?」子閎拉過了明杰,明杰重心不穩倒在床上,子閎則很順手的掀開他的衣服,摸著他的胸部。
        「不要亂摸啦,很癢…」明杰掙扎著。
        而這個時候,Evan剛好進來了,一切就是這麼發生的。
        雖然說好了要搞清楚狀況,但Evan還是忍不住誤會了,誰能不誤會哪?孤男寡女共處一世還掀衣服的…不,是孤男和孤男。
        「Evan他是不是又誤會了什麼…」明杰問。
        「嗯,有99.9%的機率。」子閎肯定的回答。
        「我們快把Evan找回來吧,不然他又要到外面惹禍了。」
        「我們還是快一點吧。」
        所有誤會,還沒有結束。


        回复
        199楼2017-02-08 18:05
          【晨杰】是戀愛,不是攻略遊戲!

          愛情攻略遊戲,顧名思義就是要攻略對方的遊戲,在遊戲裡,你的角色必須帥,必須有智慧,必須受歡迎,本人可以不要長相,但一定要有技巧。

          攻略遊戲,其實我很有興趣,但我並非享受戀愛,而是喜歡攻略成功的成就感,不過…我不想攻略真人啊!更不想被攻略…有個網名「希望飛翔」的人讓我很困擾。

          “嘿,你在嗎?”
          “在啊,又要幹什麼?”
          “只是想問…你決定好要在哪裡見面了嗎?什麼時候?”
          「每天上線就馬上問我這個問題不煩嗎!」

          索性關下線,許明杰嘆了口氣…雖然自己在遊戲裡,是女男通吃的,但不代表自己對現實世界的男人有興趣啊…而這個攻略過無數男女角色的「希望飛翔」,好像二次元攻略不夠,還想轉到三次元…

          簡單來說,他每天都在約許明杰出門,但許明杰根本不打算和他出去,和這位大神撕破臉的話,也會讓自己在攻略界站不住腳,真的是兩難啊。

          「算了,見個面敷衍一下吧…」

          定好了時間和地點,許明杰將訊息傳了出去,對方一口氣答應了,揉了揉太陽穴,許明杰突然覺得頭有點暈,直接撲到床上睡覺。

          今天,是約好見面的日子,許明杰一臉無奈的坐在百貨公司前,這是離他家最近的地方,而那位希望飛翔卻始終未到,讓許明杰非常不爽。

          「我是希望飛翔,我看到你就馬上認出來了。」突然,一個人跑到許明杰面前。
          「啊…啊?喔,我們進去吧。」

          在看到希望飛翔的瞬間,許明杰有些驚訝…他以為對方可能是宅男的樣子,不過對方出乎意料的帥…不對,看到他帥我是在開心什麼?我又不是女人!

          「你很可愛欸,在遊戲裡的樣子。」他笑著,眯眼看著許明杰。
          「是嗎,哈哈哈哈…」許明杰敷衍著,他現在只想回家。
          「對了,我的名字是連晨翔,你呢?」
          「連晨翔嗎…我叫許明杰。」

          聊了很久,許明杰開始覺得連晨翔人還不錯,不是自己想像中的怪人,也不會很愛亂講話,而且人也蠻帥的…等等,這是不對的!難道他是在攻略我嗎!?我抵死不從!

          「大神你攻略過真人嗎?」許明杰沒頭沒腦的問。
          「啊?是沒有啊,真人不好攻略啊,因為真人沒有固定的模式。」連晨翔微笑說。
          「喔…原來是嗎…」許明杰點頭。
          「怎麼,你想攻略真人嗎?可不要玩弄別人的感情喔。」
          「才不會呢!」
          「哈哈,那就好。」

          不知不覺,兩人聊到都天黑了,驚覺時間的流逝,兩人買單後,便分開了,而要分開的時候,總讓許明杰有種感覺…啊,好寂寞。

          其實,他當初會踏上攻略這條路,也是因為寂寞啊,因為朋友一個個的離開,於是想藉此忘掉一切…但又有誰知道呢,玩個遊戲也能打出一片天。

          莫名其妙的攻略所有角色,結果贏得了獎金,認識了希望飛翔,也認識很多人,開始喜歡這個世界,這個虛擬的世界,讓原本那個開朗的自己,沉到了谷底。

          「上次那個遊戲你攻略成功了嗎?」連晨翔問。
          「還沒欸,那個女主人設超奇異的。」許明杰抱怨著。
          「嘿嘿,那種人大概就是要跟著她瘋吧,不過過頭的時候要柔性勸導。」
          「有這種見解,果然是大神啊。」
          「我也沒有那麼厲害啦,只是比較擅長觀察。」連晨翔靦腆的笑著。
          「我倒是很羨慕你,可以了解其他人。」許明杰嘟嘴。

          其實他很可愛啊…許明杰這麼想著,但也只不過是想想而已,因為覺得男人可愛,在現實是不被接受的。

          兩人的感情變得很好,會互相討論攻略秘訣,也會討論角色的造型,偶爾會約出來聊別的,連晨翔他是個溫柔的人,許明杰有困難的時候他會全力幫助,讓許明杰也對他多了些好感。

          「如果有一天有人攻略你,你會怎樣?」連晨翔問。
          「啊?是不太想啦,但應該不會怎樣。」許明杰回答。
          「這樣嗎…我最近有一個想攻略的人欸。」
          「是怎麼樣的人啊?什麼系的?」
          「嗯…有點傲嬌、女王吧,但又很陽光。」
          「你這是雜系嗎…原來你喜歡這種的啊。」

          突然,陷入了一陣沉默,原本還笑著的許明杰,看見連晨翔嚴肅的臉後,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就這麼愣在那,僵笑著。

          「其實那個人,你認識喔,從你很小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連晨翔認真的說。
          「我媽!?我爸!?不是吧,不要告訴我這是真的!」許明杰一臉驚恐的說。
          「你真遲鈍…我想攻略的就.是.你。」
          「是我啊…是我!?」

          腦袋像是當機一般,許明杰還會意不過來,連晨翔的話是什麼意思…等會意過來後,許明杰不知道該為自己的父母慶幸,還是先為自己擔心…我要被攻略了!?

          「我可以攻略你嗎?陽光的傲嬌女王。」連晨翔燦笑著。
          「啊?什麼啦!這是愛情,不是攻略遊戲!」許明杰微臉紅的說。
          「那我可以愛你嗎?」

          面對燦笑的連晨翔,許明杰心裡有無限無奈,自己明明不想被攻略啊…但為什麼會這麼開心?這很不科學,但人生嘛,總要有點不科學的事,才會有意義…

          「好啊,你可以愛我,只要你能成功攻略我。」
          「剛剛不是還說不要把愛情當攻略遊戲?」
          「要你管,我開心。」
          「好,被我攻略到就不要反悔。」
          「儘管來啊。」

          因為你早就攻略成功了。


          回复
          200楼2017-02-08 18:06
            【查熊/熊查】反攻日記


            不知不覺的在一起了。

            原本,他們是類似敵人的存在,如今卻成為了這種關係,如果是以前,他們打死也不會相信吧?但現在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了。

            「王查理,你又想做什麼啊!」
            「做正常情侶會做的事。」
            「你看起來一點也不正常…」
            「你不要太超過,本少爺的耐心是有限的!」
            「你們別吵了啊…」

            尹小楓很困擾,這兩人前陣子突然說他們在一起了,不想被其他人找到,所以要借住她家…雖然說是借住,但也只是來白吃白喝的而已。

            兩人很坦然的接受喜歡彼此的事實,他們不抗拒牽手、擁抱、接吻…等,就像熱戀的情侶般甜蜜,但唯獨一點,他們一直吵到現在。

            攸關男人的面子、誰上誰下的問題。

            「欸,查理。」熊亞拉了拉王查理的衣服。
            「幹嘛…嗯!?」王查理不耐煩的轉過頭,卻瞬間愣住。
            「嘿嘿,就說我是攻嘛,看你一臉受樣。」熊亞微笑,用食指點了下他的唇。
            「誰跟你受了!你全家都是受!」王查理大喊。

            兩人起鬨,在尹小楓的房間打了起來,而這一打,也打到了床上,熊亞躺在床上要扯王查理的褲子,王查理騎在他身上要扒他的衣服。

            而尹小楓非常配合劇情,在這個時候走了進來…

            「你們…啊!!!!不要在別人床上幹這種事啊…」尹小楓見他們衣衫不整,隨即轉頭遮住眼睛。
            「啊,對不起。」

            兩人隨即起身,穿好了衣服,要尹小楓轉過身,而尹小楓稍微瞄了下他們,確定他們衣服都穿好了,才轉過身,怒氣沖沖的看著兩人。

            「你們給我離開!」尹小楓鼓著臉說。
            「對不起啦,小楓…這是誤會…」熊亞祈求的說。
            「什麼誤會!我明明看到你們…你們…」尹小楓語氣激動的說。
            「我們只是在打架。」王查理如同平時一樣高傲的說。

            一氣之下,尹小楓把他們趕了出去,兩人搔了搔頭,嘆了口氣,只能離開尹小楓家。

            看了看彼此皺巴巴的衣服,兩人忍不住笑了,誰說愛一定要用做的?愛不一定要包含性,愛情是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礎上,他們牽著手,走向了熊亞家,想著要如何向其他惡女解釋他們的關係。

            在他們的愛情面前,攻受問題顯得渺小…只可惜,他們的愛過於龐大。

            「王查理你在摸哪裡啊?給我住手!」
            「被反攻也無所謂,第一次才不讓你當攻!」

            聽到這,熊亞不掙扎了,乖乖任憑王查理擺佈,王查理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如餓狼般將熊亞吃抹乾淨。

            而熊亞並未享受過程,只是默默的計畫自己的反攻計畫…他一定會好好運用自己的能力,對王查理加倍奉還。

            到底是誰說攻受不重要的呢?


            回复
            202楼2017-04-29 18:43
              【宏閎】 如果不是錯覺


              或許,對你的那感覺不是愛,只是對與自己相似的你,而產生的憐憫。

              我,有想過去死,但我不是笨蛋,我知道自己死了,也不會有人施捨那卑微的愛。

              而我曾經認為,他和我是一樣的……

              「弘証早啊。」
              「嗯,早安。」

              他總是每天都很早來學校,然後擺著那張「生人勿近」的臉,女生都很喜歡他,但總害怕他那張臉,等到有男生去打招呼,看到弘証他笑了,女生們才會湊過去。

              他跟誰都和的來,卻沒有固定的朋友,有時候會一個人坐在位置上,呆呆都看著外頭,眼神又恢復那嚴厲,直到有人和他搭話,他才再次綻放笑容。

              我很喜歡他的笑容,也覺得他和我很像。

              我從小就沒有朋友,還是該說我從小就拒絕有朋友呢?不管怎樣,反正我就是沒朋友,總是看著那些小團體,扮演稱職的路人。

              「子閎,橡皮擦借我。」
              「自己拿。」

              別人總是有求於我時,才會和我對話,平時團體活動,我總是唯一被所有人拒絕的,就算沒說出口,我也知道大家的眼神在說「拜託,不要選我們…」。

              很多女生和我告白,但都只是喜歡我的外表,沒有人是因為「我」而喜歡我,我總是莫名的和她們在一起,然後又被甩掉,有差嗎?她們本來就不是真心愛我。

              我沒有過愛的感覺,直到遇見了他、羅弘証,一個讓我覺得相似的人,只是…騙誰呢,什麼一樣嘛,他是真心被愛著的,我呢?又有誰來愛我?

              反正這場人生本來就沒有意義了,那就給他一個結局吧。

              「弘証,你放學有空嗎?」我走到他旁邊問。
              「是有啦,怎麼了?」他笑著說。
              「我想和你討論一些事,約在那裡可以嗎?」
              「喔…可以啊。」

              得到他的同意後,我便離開了,「那裡」指的是學校後山,那裡很少有人經過,要談私事那裡是個好地方,也常常是女生們告白的地方,不過路有些崎嶇,所以男生不一定會去。

              感覺今天的時間過的很慢,到放學時,我已筋疲力盡,但和他約好了,要見面啊……

              放學後,我走上那崎嶇的道路,在不遠處,看見了正在等我的他,有些緊張的走去,看見了我,他露出那燦爛的笑容向我招手。

              「對不起我來晚了…」我喘著氣說。
              「不要緊,是說你有什麼事?」他問。
              「我就直說了…我喜歡你。」
              「啊…?你在開玩笑嗎?」

              原本掛在他臉上的笑容,瞬間染上了驚訝,又隨即變成了厭惡,那厭惡的表情我看過,很久以前就有看過……

              那個表情好可怕,就像那些人的表情…不要這樣看我好不好?我不是怪物,不要用看到奇怪東西的眼神看我…我不能喜歡人…自己不是早就知道了嗎?我真是笨蛋…

              「對,這是個笑話,因為這不是愛,只是自以為是的憐憫。」我冷冷的回答,轉身離開。
              「瘋子。」他也冷冷的回答我。

              那兩個字冷進了我心裡。

              對,我就是個瘋子,才會相信有人會接受我,就是瘋了才會把那當作愛,就是瘋了才會自以為是的憐憫你,以為你和自己一樣。

              你和我不一樣,你沒有必要奢求別人施捨的愛。

              「咦?」
              「小心!」

              等回過神來,自己已經摔到山腳下了,額角傳來一陣濕熱,用手一抹…原來是血啊?剛剛好像不小心跌下來了…好痛啊,全身都好痛。

              如果我就這麼死了,會有人傷心嗎?我是笨蛋嗎…哈哈,他們會開心的手舞足蹈吧?或許離開了比較好呢,但實在不想看他們開心啊。

              不過死了或許也不錯,不用看見他們噁心的嘴臉,真的好猶豫啊…欸,是弘証?他的表情好慌張啊,看了心情真好,原來我死了,會有人著急啊…

              就這麼死了吧。

              「你還好吧?醒醒啊,我現在送你去醫院!」
              「不用了…謝謝…你…」

              帶著安心了的笑容,林子閎靜靜的離開了,安詳的不像曾經活過,身軀逐漸變得冰冷,羅弘証不知所措,只是看著滿臉血的他…或許現在是「它」了。

              輕輕的抱起他,把他送到醫院,默默聽著醫生宣布搶救失敗,羅弘証面無表情,他並不愛林子閎,但大家好歹同學一場,要完全不傷心是不可能的。

              羅弘証其實知道,林子閎一直很孤獨,明明應該是受歡迎的人,卻封閉自己的內心,總擺出厭世的表情…或許他有察覺,讓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他自己有責任。

              林子閎的喪禮,沒有人參加,羅弘証也不打算讓別人參加,看見那些人的嘴臉,林子閎會不好走吧?

              在火化前,羅弘証吻了林子閎的遺體,這個吻,是給他的最後一個尊重。


              回复
              203楼2017-04-29 18:44
                【閎杰】幻想日記


                一個極為普通的日子,卻是他們在一起三週年的紀念日,通常這種時候,多數情侶會選擇慶祝,但他的戀人不但忘了這個日子,甚至在回想起後,也不願慶祝。

                花靈龍生氣了,提著行李說要回娘家,而還躲在房間不知道在幹什麼的中萬鈞,沒有發現。

                「靈龍你怎麼回來了?今天不是你和萬鈞的紀念日嗎?」見弟弟提著行李回來,花伏龍問。
                「那個該死的中萬鈞!忘記紀念日就算了,竟然還說知道了也不會慶祝!」花靈龍難得在姐姐面前如此激動。
                「那傢伙竟然這麼對待少爺?我要去找他算帳!」點不小準備實行護主行動。
                「點不小你別衝動,我還想看到弟夫呢。」

                花伏龍實在不知道,自己應該跟著弟弟罵弟夫的不是,還是感嘆弟弟像個女人似的,竟然為了一個紀念日,和老公吵架還回娘家。

                感到有些無奈,雖然喜歡欺負他,但花伏龍還是很疼花靈龍的,摸了摸他的頭安撫著,花靈龍雖然怨氣未消,但也沒有剛才火大了。

                「竟然連個簡訊都沒有…中萬鈞我打死也不原諒你!」

                關上手機,花靈龍十分不滿的說,把臉悶在枕頭裡,感受著那要窒息,卻又無法窒息的感覺…很痛苦,但沒有比中萬鈞的態度,來的讓他痛苦。

                關了燈,花靈龍輾轉難眠,揉了揉眼睛,正想著要不要起床吃顆安眠藥,就感覺到有人鑽進自己被子裡。

                照理來說,一般人的偷襲花靈龍不可能沒發現的,但這個人不但能入侵花家,還能扣住花靈龍,讓他無法動彈,這個發展怎麼想都不太妙。

                「你這傢伙是誰?放開我!」花靈龍掙扎,卻敵不過對方的力氣。
                「……」對方沒有回答,只是讓他躺正面,壓制他的雙手。
                「嗚…萬鈞救我…」被不認識的人壓在床上,不管對方是男是女,花靈龍都覺得自己的貞操不保。
                「叫我救你做什麼?」

                聽見熟悉的聲音,花靈龍不由的睜大眼睛,房間的燈瞬間亮起,看著那張深深吸引自己的臉,花靈龍哭了,這個壓制自己卻有控制力道的溫柔男人,正是他家那個該死的中萬鈞。

                「為、為什麼要這樣…我以為自己要、要被你以外的人、人…嗚…」花靈龍哽咽的說。
                「伏龍姐姐打給我,叫我把你打包帶走啊。」中萬鈞扶起花靈龍,抹去他的眼淚。
                「萬鈞…抱抱…」那甜膩的聲音在中萬鈞耳邊響起,讓他忍不住一顫,聽到這聲音還不抱是男人嗎?
                「乖,別哭了。」中萬鈞抱緊了花靈龍。

                像隻小貓似的,花靈龍在中萬鈞懷裡蹭了蹭,中萬鈞吻上了花靈龍的唇,花靈龍沒有掙扎,任由中萬鈞對自己上下其手。

                把手伸進花靈龍的衣服裡,中萬鈞冰冷的手讓他一顫,撫上胸前兩點,花靈龍呻吟著,手往下移動,中萬鈞一把握住花靈龍那……

                關上書,林子閎深呼吸一口氣,一大早看這種東西對心臟肯定不好…看著封面上「萬花中靈 番外篇」幾個大字,林子閎嘆了口氣。

                他家許明杰什麼時候才能跟花靈龍一樣,對自己如此乖順,而不是一不爽就冷戰呢?明明都是同一個人,為什麼中萬鈞還沒道歉就能出手,自己道歉了還要被打?

                「林子閎吃飯了。」他身後傳來冷冷的聲音。
                「靈龍?不,是明杰…我現在去吃飯。」林子閎慌忙的把書收起來。
                「那是什麼?」
                「不,沒什麼…不!」

                林子閎還來不及阻止,許明杰就把東西搶走了。

                翻了翻那本番外,許明杰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林子閎也跟著冒冷汗,看了後面幾頁,許明杰闔上書,狠狠的把書摔在桌上。

                「你很喜歡花靈龍對吧?」
                「不…明杰你聽我說,這是誤會…」
                「我現在就把你打去金時空找他!」
                「不要啊!」

                就在林子閎覺得自己要被打時,許明杰收手了,睜開一隻眼睛,林子閎看許明杰沒有反應,有些擔心的問他怎麼了,只見他都沒有反應。

                「子閎……」
                「呃,怎麼了?」
                「我要抱抱。」
                「咦…!?」

                等林子閎反應過來,許明杰已經坐到他腿上了,緊緊靠著林子閎,如小貓般對他蹭了蹭…不對,這個場景怎麼有點熟悉?

                「要我撒嬌也是可以的喔。」許明杰在林子閎耳邊說。
                「請一輩子只對我撒嬌吧。」林子閎緊緊擁抱許明杰。

                感受著這甜蜜的氣氛,林子閎終於等到了,等到許明杰如此乖順的一天,心裡除了感動還是感動,啃咬許明杰的鎖骨,舔著自己造成的咬痕,見許明杰有感覺的扭腰,林子閎順勢把他抱去房間。

                接下來,是你我都知道的。

                只是,林子閎沒有發現,那本番外的最後一頁寫著「此書經SpeXial 明杰認證,官方授權。」等字,以及對自己撒嬌的人兒,臉上的燦笑。


                回复
                204楼2017-04-29 18:44
                  【勾衛】 無名戲


                  他姓勾單名追,興趣是捉弄魔物到死,喜歡欺負王大衛。

                  他姓王名大衛,魔性未開發的純種日行者,有個無底胃。

                  異能行者和魔物是對立的存在,自古正邪不兩立,而他們卻是朋友,也是家人、好兄弟,更上一層樓的關係,則會打破這平衡。

                  「大衛你在幹什麼?」
                  「追?啊,沒什麼。」

                  到了吃飯時間,勾追卻還未見王大衛下樓吃飯,他會忘記吃飯的話,那天可能要下紅雨了。

                  自己一個人猜測也沒什麼用,勾追索性上樓叫他吃飯,打開房門,只見他慌慌張張的收起一本東西,成功引起了勾追的興趣。

                  「那是什麼?借我看嘛。」勾追伸手要去拿。
                  「不要啦!」王大衛不肯,卻敵不過勾追。

                  打開那本東西,勾追有些驚訝,裡頭記錄著,自己和王大衛從認識到現在,一起拍的所有合照,和發生過的大小事,每個字都是王大衛親手寫的,照片也是他一張一張貼上去的。

                  「大衛這是什麼?」勾追拿著東西問。
                  「我們從以前到現在的點點滴滴啊,你生日快到了,本來要當你的生日禮物。」王大衛語帶不滿的說。
                  「對不起…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追你沒睡醒嗎?我們是朋友啊!以後我也會記錄下去,等我完成再給你吧。」

                  大衛,你以後可能沒辦法記錄了…因為有一天,我必須親手殺了你。

                  拋開腦中的想法,勾追拖著王大衛下樓吃飯,像是要掩飾自己的想法,勾追故意避著王大衛的眼神,而天然的王大衛,自然沒注意到他奇怪的舉動。

                  「欸,王大衛,我喜歡你。」勾追不明所以的說。
                  「我也喜歡追啊,幹嘛突然說這個?」王大衛不解的問。
                  「我說的可不是什麼家人、朋友的喜歡,而是愛情的喜歡喔。」
                  「我再怎麼蠢,也不會跟在你身邊這麼多年,卻不知道你喜歡我。」

                  王大衛的回答,在勾追意料之外。

                  勾追沒有反應,只是站在原地,似乎還沉浸在不解裡,王大衛看了他一眼,走到他面前,微微墊起腳尖,在不知所措的唇上落下一吻。

                  「我是純種日行者,你是異能行者,我知道有一天你必須親手殺了我,但在那之前陪我演一場戲吧,演一場名為愛情的戲,到你不得不殺了我的時候。」

                  看著眼前的王大衛,勾追覺得有點陌生,但那個雖然嚴肅卻依然天真的眼神,的確是他沒錯。

                  他沒有同意也沒有反對,王大衛等不到回應,就當作他默認了,上前緊緊擁抱他,誰知道呢?這會不會是最後的幸福。

                  「大衛你可別亂跑啊,我現在去找你。」
                  「追你如果遲到要…啊!」
                  「大衛你怎麼了?王大衛你給我撐著,要死也要死在我手裡!」

                  趕到現場,勾追看見被魔化的熊亞在攻擊王大衛,王查理和尹小楓也在一旁,他顧不了那麼多,他只知道自己要救王大衛。

                  要對付剛吸取純種日行者種子的熊亞,即使是勾追,也有點吃力,在技安到場後,勾追帶走了王大衛,熊亞對他不重要,現在救王大衛才是重點。

                  看著王大衛痛苦的表情,勾追的心揪在一塊,他什麼都可以失去,唯獨王大衛他無法放手…大衛你不準死,我跟你的戲,還沒演完。

                  「追…?」
                  「大衛你醒了?」
                  「我怎麼在這裡…」
                  「那些不重要,謝謝你醒了。」

                  勾追上前,給王大衛一個大大的擁抱,王大衛沒有說什麼,只是回抱他,這個溫度,是他等了很久的幸福。

                  但魔物和異能行者,如果關係從友情、親情更上一層樓,而轉變成了愛情,那將會打破平衡,打破原本還算平靜的生活。

                  「追,快動手…趁我還…(閉嘴!)」
                  「大衛我下不了手…」
                  「快動手啊!我要不行了…(我早就叫你別白費力氣了,勾追不會出手的)」
                  「大衛不要…不要!」

                  王大衛衝向了勾追,讓黃泉雙鉤斬傷害自己,魔性被開發的那個人格,被黃泉雙勾斬逼出體外,而原本那個沒被魔化的人格還留在體內,但那副已經殘破不堪的身體,也撐不了多久。

                  「大衛!大衛!你不要亂動,我現在帶你去醫院!」
                  「追…咳咳…來、不及了…」
                  「才不會來不及!我們的戲還沒演完!」

                  用著正在顫抖的聲音,勾追抱起王大衛,他沒有多餘的手抹去眼淚,王大衛沒有掙扎,只是吃力的抬起手,想抹去勾追眼角的淚水,但這段不長的距離,自己卻如何也無法觸及。

                  「追,吻我。」
                  「你別再轉移我的注意力,我現在要用最快速度送你去醫院。」
                  「你還沒主動吻過我。」
                  「如果你不活下去這輩子我都不會吻你。」

                  見王大衛沒有回答,勾追也跟著沉默,不是怕王大衛鬧脾氣不去醫院,只是…不想去確認他的心是否還在跳動。

                  到了醫院,王大衛已經沒了呼吸心跳,勾追發狂了,他揪著醫生的衣服說機器有問題,要醫生趕快救王大衛,如果沒有日音王前來阻止,這家醫院可能已經被他毀了。

                  「我們王家不歡迎你,能麻煩你滾嗎?」
                  「是,日音王。」

                  吻了王大衛的屍體,勾追離開了急診室。

                  走在熟悉的街道上,卻少了熟悉的聲音,熟悉的笑容,勾追如行屍走肉般,現在的他不過是個沒有靈魂的空殼,任務完成了,他卻無心稟告盟主。

                  走到王家,勾追拿走了王大衛要給他的禮物,走到他們常去的那家餐廳,打開禮物,一頁一頁的仔細閱讀。

                  勾追看了都沒什麼反應,就這麼一頁一頁的翻過,一直到最後一頁,他才停下動作。

                  “追,我喜歡你,我們要一起玩扮家家酒,你當老公我當老婆,養一隻狗當小孩,我們會等你一起回來吃每一餐,假日一起去散步,一起做很多事,我們要玩一輩子喔。”
                  「王大衛你真的好狠…」

                  你是天使裡的惡魔,用最卑劣的手段給我幸福,你是惡魔裡的天使,讓我心碎的方式,是讓我笑到最後一刻,才發現刀刺進了身體。

                  人生是一場戲,演得好演得壞,全要演員自己負責,人生是一場沒有劇本的戲,說好的永遠,永遠不會永遠,人生是一場無名戲,被世人遺忘,卻讓一個人無法忘記。

                  我們明明說好了,要一起演這場戲一輩子,不是嗎?

                  「不要這樣弄我啦!很癢欸…羅弘証你有在聽我講話嗎!」
                  「當然有聽到啊。」
                  「那就不要一直欺負我啊…」
                  「不喜歡你就不會想欺負你啦。」

                  這次,我不會再放你一個人逃,下次要走,記得帶上我。

                  在時空夾縫,在十二時空,不管在那裡,我都依然愛你。


                  回复
                  205楼2017-04-29 18:45
                    很久沒更這個帖的我
                    現在沒有在寫SX同人了,發的全是舊文。
                    不想脫飯,畢竟有這麼優秀的公司,這麼完整的成員數,還有這麼強的團魂...說真的捨不得啊,太心疼他們了。
                    看了刺客先生的「英雄」,真心覺得讓他們六個好好的組一個團吧。
                    不離不棄的特使們啊,和我好好一起守護他們吧。


                    回复
                    206楼2017-04-29 18:51
                      【閎杰】都是優格棒惹得禍

                      隨著地球暖化,天氣也越來越古怪,現在明明是冷死人的季節,今天卻意外的炎熱,有28度的高溫。

                      林子閎拿著扇子,表情嚴厲的看著電視,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在生氣,但他只不過是太熱而已,偏偏宿舍的冷氣趁著冬天拿去送修了。

                      「子閎,給。」許明杰靠在他背後,把優格棒遞給他。
                      「別貼著我,很熱…」林子閎皺起眉頭。
                      「不吃還我啊!」
                      「沒這回事,我吃。」

                      把優格棒折成兩半,林子閎把一半遞給許明杰,兩個大男人擠在沙發上,就算有冰涼優格棒,也顯得悶熱。

                      「欸,你過去一點啦。」林子閎推許明杰。
                      「為什麼不是你過去一點?」許明杰擠林子閎。

                      兩人不斷推擠,一副要打起來的樣子,等回過神來,手上的優格棒已經空了,仔細一看,發現優格都流到身上了,黏膩的觸感讓林子閎皺起眉。

                      「嘖嘖,浪費。」林子閎舔著裡頭剩餘的優格。
                      「…子閎,你知道你在幹嘛嗎?」許明杰認真的問。
                      「啊,我怎麼了?」
                      「你在有意無意的誘惑我。」

                      林子閎微愣,睜大雙眼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突然,他有種不好的預感,想要掙脫,卻發現自己敵不過許明杰的力氣。

                      許明杰俯下身,舔了林子閎嘴邊的優格,一路往下舔,惡質的啃咬林子閎的鎖骨,林子閎痛的泛淚,心裡不經想著,自己的力氣何時敵不過他了?

                      「明杰…不要…痛…」林子閎無力的推著許明杰。
                      「這是你浪費食物的懲罰。」許明杰燦笑,舔著林子閎手腕上的優格。
                      「嗚嗯…感覺、感覺好奇怪…不要舔了…」
                      「我偏要,怎麼樣?」
                      「…許明杰你大中午的發什麼情!」

                      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林子閎一把推開許明杰,在許明杰錯愕之際,羅弘証也剛好經過,見有人來了,林子閎奔向羅弘証,留下許明杰一個人愣在那。

                      「嗚,弘証…明杰欺負我…」林子閎一把撲進羅弘証懷裡哭訴著。
                      「你的上半身真的慘不忍睹啊…」看著皺成一團的上衣和咬痕明顯的鎖骨,羅弘証嘆氣。
                      「好痛…」林子閎淚汪汪的看著羅弘証。
                      「乖,不哭不哭。」羅弘証摸著林子閎的頭。
                      「不要無視我的存在啊!」

                      看著那兩人親密的互動,許明杰吃醋似的,惡狠狠的看著羅弘証,而他們沒有分開,也沒有理睬許明杰,就這麼抱著。

                      “子閎你放手啊,他等等對我動手怎麼辦?偉晉回來看到怎麼辦?”
                      “放心,偉晉那好處理,要對付明杰比較麻煩,時機到了我就放手。”
                      “…同意,加一。”
                      “按照我的指示進行。”

                      兩人在耳邊小聲交談,以許明杰的角度十分曖昧,讓許明杰喊到都快哭了,卻還是沒人理他。

                      事情總是剛好的,黃偉晉走了進來,被激到的許明杰起身,往黃偉晉走去,一把抱住他。

                      「明杰你怎麼了?弘証子閎你們…」
                      「偉晉我們不要打擾他們,我們走。」

                      氣氛一瞬間變得詭異,兩對情侶交換了伴侶,並和交換的伴侶抱在一起,這畫面怎麼想都不正常,只見一邊快忍不住笑了,令一邊則快哭了。

                      「這是什麼情形?」陳向熙看到這個場景不經倒退三步。
                      「不要管他們,你只要看著我一個人就夠了。」連晨翔把陳向熙拖走。

                      無視出來打醬油的兩人,四人的氣氛除了詭異還是詭異,讓人不寒而慄,而林子閎推開了羅弘証,往許明杰走去,分開了他們,把黃偉晉推向羅弘証。

                      「解釋就交給你啦。」
                      「不用你說我也會解釋。」

                      在黃偉晉和羅弘証離開後,林子閎抱緊了沉默的許明杰,許明杰不滿的掙扎,林子閎卻不放開他。

                      「林子閎你放開…」許明杰微帶哭腔的說。
                      「乖,別哭了。」吻上許明杰的髮絲,林子閎微笑。
                      「你欺負我啦…」
                      「欺負你?也不想想這咬痕是誰搞的,很痛啊。」

                      許明杰沒有回話,把臉埋在林子閎懷裡,林子閎把他抱到沙發上,輕輕放下他,吻上有些發紫的唇,抹去人兒眼角的淚水。

                      「那兩個不會做起來吧?」黃偉晉問。
                      「不重要。」羅弘証拖走了還搞不清楚狀況的黃偉晉。
                      「翔,我要怎麼回房間?」陳向熙看著對面自己的房間苦腦著。
                      「就來我房間吧。」連晨翔拉過陳向熙。

                      就在這六人享受「甜蜜」的同時,有一個身影佇立在門口,遲遲不敢進去,發出了疑似怨念的哀號。

                      「我回來的不是時候啊…嗚…」

                      馬振桓蹲在門口,為自己想給他們驚喜,未告知自己回國日期而後悔…不過,就算說了,還是會遇到一樣的情景吧?馬振桓嘆了口氣,等待那不知何時才能結束的甜蜜。


                      回复
                      207楼2017-05-06 18:37
                        【熊查】弟控汁


                        「所以你這裡一直在哭,哭到我都快無法承受了。」
                        「誰要你多管閒事?我的事…」
                        「查理,我們都該往前走了。」
                        「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啊,誰准你碰我了?」
                        「我只是想幫你療癒,沒有其他的意思。」

                        我以為再一次緊緊擁抱你,你就會像以前愛我,就會喚起你的記憶,但…我錯了,我的愛再也無法傳達給你。

                        「尹小楓你在幹什麼?」
                        「王查理你恢復了?太好了!」

                        看著王查理不再對自己擺出哥哥的姿態,尹小瘋鬆了口氣,拍了拍王查理的肩,告訴王查理唯一找他。

                        而被記憶搞的混亂的王查理,沒有多看尹小楓一眼,轉過身,往頂樓走去。

                        「找我什麼事?」見唯一身旁還有人,王查理皺起眉。
                        「你來了啊,眼罩可以拿下來了。」唯一說,轉向身旁的人。
                        「查理…」

                        王查理發現,那個人是昨天抱住自己的熊亞,想上前和他理論,卻見他硬生生的倒下,王查理著急的上前詢問。

                        「他怎麼了?」
                        「事情是這樣的…」

                        時間回到了,王查理到頂樓的半小時前。

                        “唯一老師,拜託你的東西準備好了嗎?”
                        “好是好了,但熊亞同學,這麼做好嗎?這…沒有意義吧?”
                        “沒關係,這是我所選擇的。”

                        唯一打開鐵盒,熊亞喝下了「阿~天王弟控汁」,並要求唯一矇住自己的眼睛,等王查理到頂樓時,再取下眼睛上的眼罩。

                        「阿~天王弟控汁?我怎麼不知道我家有這東西?這跟那個妹力餅不是除了性別都一樣嗎?」
                        「有幾點不一樣,熊亞他會把你當弟弟,但不會一昧的疼愛,會變得愛對你說教,開心可能緊緊抱著你,不爽可能罵你還補你一拳,重點是…恢復後,他不會有和這個有關的記憶。」

                        王查理不明白,為什麼熊亞要喝下這東西,而且他沒有記錯的話…這東西根本還在實驗階段,但他也不像被強迫的,讓王查理摸不著頭緒。

                        王查理抱著熊亞到保健室,把他放在病床上,便離開了。

                        「查理,你怎麼又在睡覺?晚上沒睡好嗎?」從保健室回來,熊亞湊過王查理問。
                        「誰要你多管閒事了?」王查理不爽的睜開眼睛。

                        看著這兩人的互動,同學們雖然感受到一絲詭異,但都沒什麼反應,只有尹小楓激動跑向王查理,想要告訴他熊亞的事,卻被阻止了。

                        「王查理,小熊他…」
                        「我知道他喝了啊~天王弟控汁。」
                        「不要碰我家弟弟。」
                        「誰是你這隻病態熊的弟弟了?」
                        「要好好叫我哥哥。」

                        同學們紛紛轉過身,看著那氣氛不尋常的三人,熊亞從後頭擁住王查理,微帶敵意的看著尹小楓,王查理一臉無奈,尹小楓則看起來有些著急。

                        「小熊怎麼了啊?」香凝問。
                        「跟前幾天的王查理一樣怪怪的。」艾莉兒跟著說。
                        「尹小楓好像知道。」嚴炎皺起眉。
                        「為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叮噹大喊。
                        「小熊…」凱特擔心的看向他們。

                        上課鐘聲響起,唯一走了進來,同學們紛紛回座位上坐好,熊亞也乖乖回到位置上,讓王查理鬆了口氣。

                        下課,王查理完全笑不出來,自己去哪裡熊亞都要跟,只要有人接近自己,不管對方是男是女,他都惡狠狠的看著對方,還要抱住自己。

                        「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恢復正常…」王查理嘆氣。
                        「可能下一秒,可能永遠不會,這還在實驗階段,所以偶爾我也會恢復正常。」熊亞說。
                        「正常了就放開我啊…」
                        「抱著又何妨?」

                        捉著攬住自己的手,王查理其實希望,熊亞永遠不要放開他,但他又怎麼說得出口?這一點都不符合他的個性,而且他抱著自己,不過是因為把自己當成弟弟…

                        突然,王查理覺得自己的心,絞痛了下。

                        已經一星期了,熊亞都還沒恢復,王查理雖然困擾,但他有些不希望他恢復,因為如果他恢復了,就會忘了自己和他這段時間的事。

                        「你是不是又忘了吃飯?」看唯一走的搖搖晃晃,王查理問。
                        「我有吃啦,只是在擔心熊亞同學。」唯一說。
                        「哥…病態熊他又沒怎樣,擔心他幹嘛?」
                        「那個弟控汁也不知道有什麼副作用,我會擔心啊。」

                        聽到唯一的話,王查理也擔憂了起來,如果他真的一輩子都好不了怎麼辦?如果自己一輩子,都只能當他的弟弟…不對!我不想當他的弟弟,也不想跟他有其他關係!

                        而時間,在那之後過了一個月。

                        「查理同學早安。」
                        「哥哥你恢復正常了?暫時的?」
                        「查理同學你在說什麼?你把我當哥哥我很開心,但我的年紀應該比你小呢。」
                        「誰會認你這隻病態熊當哥哥!」

                        熊亞雖然對王查理感到不解,但依然對他微笑,王查理對他的笑臉反感,離開他的面前,回到自己的位置,而尹小楓則擔心的看著他們。

                        「已經…忘記那段日子了嗎?」

                        王查理淡淡的唸著,沒有人聽見。

                        一切變得很正常,和一個月前一樣,而王查理的心,卻無法回到一個月前,看著熊亞和別人交談,他開始感到不舒服,覺得心痛。

                        他已經不屬於我了嗎?他已經不會在關心自己了嗎?他…已經不會在我痛苦的時候,緊緊抱著我,告訴我他會陪著我嗎?

                        王查理對自己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議,腦海浮現了模糊的影像…那一刻,王查理想起來了。

                        「病態熊我有事找你。」
                        「什麼事?」

                        王查理一把抓住熊亞,把他拉去外頭,其他人想要追上,卻被尹小楓和唯一阻止,擔心的留在原地,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

                        王查理把熊亞拉到頂樓,兩人面對面,沒有人開口,王查理低下頭,熊亞有些擔心的看著他。

                        「查理同學你找我什麼事?」
                        「不要再叫我查理同學,叫我查理。」
                        「好…查理,你找我什麼事?」
                        「看你那笑容不都什麼都知道了嗎…」

                        王查理哽咽,上前緊緊抱住熊亞,熊亞沒有抗拒,而是揚起那令人安心的笑,摸了摸王查理的頭,吻上他的髮絲。

                        在一旁偷看的唯一和惡女們,都不可思議的睜大眼睛,不過都沒有打擾他們,而是默默的離開,他們兩個的事,外人管不著,也沒資格心痛。

                        「查理乖,你想起來就好。」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忘記你…」
                        「不哭不哭,我知道你忍很久了。」
                        「你不可以走喔…」

                        如果讓別人看到這樣的查理,大概會覺得不可思議吧?但他這個可愛的樣子,只有我能看到呢…揚起得意的笑,熊亞抱緊王查理。

                        < Because for you 害我的心不斷的跳動 Because for you 讓我的愛感染了天空>

                        即使忘了彼此,我們的愛也不曾停歇。


                        回复
                        208楼2017-05-06 18:38
                          【桓易】一夢鍾情

                          四月,春夏交替的日子,也是馬振桓要歸臺的日子,雖然說了自己回來的時間,但沒有人來迎接,畢竟現在還是大家最忙的時候。

                          走到有些懷念的宿舍,馬振桓打開了門,卻發現一個陌生的背影。

                          「Evan好久不見~」
                          「明杰?好久不見!」

                          在門口遇見了休假回來的許明杰,馬振桓露出稍稍安心的笑容,又看了眼裡頭的人,注意到馬振桓的視線,許明杰一把拖著他進門。

                          「前輩好。」一見到許明杰,易柏辰馬上起身打招呼。
                          「就說了叫我明杰就好,什麼前輩的我沒那麼老,我旁邊這個是Evan。」
                          「你好,我叫易恩,本名易柏辰。」
                          「嗯…你好…」

                          有能言善道的許明杰在,三人很快的聊了起來,馬振桓和易柏辰互相介紹彼此,馬振桓突然發覺,這個小自己幾歲的人,有些地方和自己有些相像。

                          到了晚點,十個人都到齊了,慶祝馬振桓完成學業回臺灣,但馬振桓有些心不在焉,視線總不自覺的飄向他,易柏辰,讓其他兄弟們都虧他主角分心、在想國外的女朋友。

                          那晚,馬振桓很快的入睡,也做了一個很真實的夢。

                          馬振桓夢到了,一個戴貓耳、裝貓尾的男人,看起來比自己矮一些,感覺還很年輕,好像很開心。

                          馬振桓不自主的想上前查看,而那人轉過身,映入馬振桓眼簾的,是對自己燦笑的易柏辰,純白的貓耳意外適合他,讓馬振桓不禁看呆了。

                          「E~van~」
                          「嗚…」

                          看見他的樣子,馬振桓忍不住一顫,臉不自覺的染上一片紅暈,在易柏辰靠向他、貼在他身上,耳朵和尾巴動了動後,馬振桓就清醒了。

                          醒來後,馬振桓難以入眠,一想到易柏辰的樣子,他就徹底清醒了,自己竟然對一個男人有這種幻想嗎?而且還是一個剛成年的孩子…

                          在那之後,馬振桓不敢正視易柏辰,易柏辰不解的眼神卻不時落在他身上,讓馬振桓覺得壓力很大。

                          誰說一見才會鍾情?一夢也能鍾情的!

                          他們的路,還很長。


                          回复
                          209楼2017-05-06 18:39
                            【雜CP】親愛的,我懷孕了


                            活動名稱:親愛的,我懷孕了
                            主辦者:亭醬
                            協助者:黃偉晉、許明杰、陳向熙
                            測試者:羅弘証、林子閎、連晨翔、馬振桓
                            活動內容:測試攻君聽到自家受懷孕了的反應

                            =宏晉的場合=

                            晴朗無比的好天氣,外頭艷陽高照,黃偉晉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打開他與羅弘証的房間,看著那專心玩遊戲的戀人,戰戰兢兢的走向他。

                            「弘証…」
                            「有什麼事?」

                            繼續低頭滑手機,羅弘証看都不看他一眼,讓黃偉晉十分火大,一把搶過他的手機,遊戲被迫中斷了,羅弘証這才不甘願的看著他。

                            「親愛的,我懷孕了。」
                            「懷孕?你一個大男人懷什麼孕?如果你想生小孩,那我就來幫你吧…」
                            「欸?羅弘証你放開我!不要摸那邊…」
                            「來.不.及.了。」

                            隔天,羅弘証滿臉笑容的請大家喝飲料,黃偉晉則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偷偷把大家的飲料拿走,一個人全灌完了,也因此拉肚子。

                            =閎杰的場合=

                            林子閎拉著許明杰出門約會,臉色有些慘白的許明杰沒掙扎,就這麼被林子閎拖走了,一路上都沒有專心聽林子閎講話,讓林子閎有些不悅。

                            「噁嘔…」
                            「明杰你怎麼了?還好嗎?」

                            許明杰一副想吐的表情,讓林子閎著急了起來,緊緊的攙扶他,不斷問著怎麼了,但許明杰沒有多加理睬,只是不斷乾嘔。

                            「親愛的,我懷孕了。」
                            「你懷孕了?我要當爸爸了嗎!?」
                            「呃…那個…」
                            「小孩子要叫什麼名字?如果是女生的話…」

                            看著林子閎開心的樣子,許明杰實在不忍心吐嘈他,男人沒辦法懷孕,而在一星期後才發現事實的林子閎,被眾人笑了好一陣子。

                            =桓晨熙的場合=

                            看著外頭烏雲密佈,連晨翔不滿的嘟嘴,他今天本來要和馬振桓、陳向熙出門的,馬振桓拉過了他,讓他坐在沙發上,陳向熙露出沉重的表情。

                            「親愛的,我懷孕了。」
                            「你懷孕了…」
                            「小孩子是誰的!?」

                            聽見陳向熙的話,馬振桓和連晨翔討論了起來,怕小孩不是自己的,更怕小孩就是自己的…還說要去驗DNA,聽的陳向熙滿臉黑線。

                            「你們不是剛笑完子閎,現在開什麼玩笑啊?」
                            「啊,被發現了。」
                            「討論起來蠻好玩的嘛。」

                            三人忍不住笑了,開始討論起如果真的有小孩,要幫他取什麼名字、以後要不要也讓他也進演藝圈,又擔心起了他會不會被叫星二代,被別人欺負…

                            =眾人的場合=

                            經過許明杰的說明,攻君們終於知道自家小受怎麼了,有人面帶微笑,有人滿臉怨念,而也有人滿臉困惑。

                            「我們加入的到底是什麼團體…」
                            「不知道啊…」

                            易柏辰問,王以綸和風田也無奈的回答,看著眼前的前輩們,忍不住冒冷汗,他們到底加入了什麼樣的團體呢?等他們的基本盤重新制定好,大概就知道了吧…

                            七人對三位後輩揚起嘴角。

                            他們未來的路,還很長,也還會有很多「驚喜」。


                            回复
                            210楼2017-05-06 18:40
                              【閎杰】白天的月亮

                              「林子閎、許明杰」,當初被遺棄的他們,籃子裡放的紙上的名字。

                              在六年前的清晨,院長打開了孤兒院的大門,發現有兩個嬰兒躺在那,籃子裡放了一張紙,上頭寫著他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兩個小嬰兒躺在同一個籃子裡,露在棉被外的小手,緊握在一起,到底是誰這麼狠心,丟棄了這麼可愛的孩子?她不知道,只是把孩子抱進院裡。

                              「子閎快點~我們走了~」
                              「嗯…」

                              過了六年,當初的小嬰兒,成了健康的小男孩,而今天是他們要見新父母的日子,許明杰興奮的拉著林子閎,林子閎則抱著娃娃,跟著許明杰。

                              愛撒嬌的許明杰受人疼愛,而沉默少言的林子閎,則時常被忽視,有時還會被欺負,但許明杰都會為他依依擋下,林子閎依賴他的心,逐漸加深。

                              而又過了十年,十六歲的他們羈絆不變,卻好像多了什麼,又好像少了什麼。

                              「如果我消失了,會有人發現嗎?」林子閎喃喃自語著。
                              「不要想那麼多,至少我會發現。」許明杰勾住林子閎。
                              「那你會來找我嗎?」
                              「廢話,當然會找啊!」

                              你騙人,怎麼會有人發現,怎麼會有人來找我,就算是你…但你的溫暖就像白天的星星,看不見,卻不曾消失過。

                              對你的依賴,已經開始變質了,如果你知道我喜歡你,你一定會和他們一樣,對我冷嘲熱諷對不對?就算是你…

                              不想打破現在的幸福,卻沒有人教我,怎麼放下對一個人的感情,變質的感情。

                              「明杰…嗚…」
                              「不要感動到哭嘛,我們是好兄弟啊。」

                              兄弟…對,只是兄弟,只能是兄弟。

                              如果超越這個界線,一切都會變了調,過多過少的感情,都會讓現在的幸福蕩然無存。

                              我知道,如果只當兄弟的話,你就能一輩子陪著我。

                              「你和明杰每天黏在一起,你們該不會是同性戀吧?噁心死了!」
                              「不是,我們只是好兄弟…」

                              林子閎的心在刺痛,卻不能大喊自己的愛,他不想許明杰和他一樣,被別人欺負,被別人瞧不起…要痛他一個人痛就好。

                              而許明杰突然搭上他的肩,讓林子閎嚇了一跳,不過他馬上恢復鎮定,推開了許明杰。

                              「不要碰我!」
                              「子閎你怎麼了…」
                              「哎呀,同性戀情侶吵架啦?有夠噁心!」
                              「你說什麼?」
                              「明杰你不要衝動!」

                              許明杰毫不猶豫的上前給他一拳,林子閎想阻止他卻無法,在那人嘴角滲血後,一群人衝了出來,朝許明杰拳打腳踢,人數多的他無法應付。

                              在這個時候,羅弘証闖了進來,拍了拍愣在原地的林子閎,問他發生什麼事。

                              「現在是什麼情形?」
                              「弘証你快帶子閎走!再不走我就撐不住了…」
                              「不要,我不要走…」
                              「我一個人就夠了,子閎你快跟弘証走!他我們惹不起…」

                              林子閎不肯,卻敵不過羅弘証的力氣,看著許明杰被一群人痛毆,林子閎掙扎,吼著哽咽的聲音,卻怎麼也幫不上忙。

                              因為遠了,也因為許明杰吼不出來了,林子閎聽不見了他的聲音。

                              《集體霸凌圍毆 高一男陳屍校園》

                              看著斗大的標題,林子閎沒有表情,一旁的羅弘証拍了拍他的肩,離開了。

                              「我消失了你會找我,那你消失了我該去找你嗎?」

                              想起那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林子閎喃喃自語著。

                              如果你是太陽,那我就是月亮,白天躲在你的耀眼,晚上必須靠著你,讓我重現光芒。

                              現在的你變成了星星,我依然還是月亮,我和你一樣高掛天際,明明知道你未曾離開過,也看的到你,但卻再也無法觸及,過於遙遠的距離。

                              「沒有你,誰來幫我擋那些災禍?我是不是太依賴你了…」

                              是因為我的依賴,害你喪命嗎?對不起…對不起…

                              你回來好不好?我好想你…爸爸媽媽對我好冷漠,親戚們也都對我指指點點,他們都說我為這個家帶來不幸…

                              最後一次好不好?讓我依賴你最後一次…

                              愛何時成了罪,連幸福都變得悲憐,想再見你一面,卻無言以對…

                              「現在去找你,你會接受我的愛嗎?吶,下輩子要在一起喔。」

                              拿起準備已久的刀,林子閎在自己的頸子劃上一刀,沒有血色的雪白染上鮮暗交錯的紅,那畫面美的如一副畫。

                              羅弘証扛起失血過多的他,趕往那救不回他的醫院,他並不打算阻止林子閎,帶他去醫院,不過是要讓醫生宣佈死亡時間。

                              「你下去了有他陪,那我走了又有誰陪?」

                              在一路上,羅弘証祈禱著,在那個世界他們能有情人終成眷屬。


                              回复
                              211楼2017-05-06 1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