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xial王道吧 关注:3,120贴子:29,603

回复:S.X.161024-原創-全員-亭醬短篇合輯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宏X】

躺在床上,拉緊棉被,把自己縮成一團,摟著自己的雙臂,臉上濕黏的觸感讓他一陣噁心。

羅弘証不知道這是第幾次了,只要自己半夜突然醒來,就一定會沒來由的哭。

沒有哭的原因,卻比傷心時還撕心裂肺。

胸口變得敏感,只要呼吸,就會開始疼痛,不是一刀砍進去的感覺,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好像有人拿自己的心臟來磨刀,癢,也痛。

只要意識到一次那種感覺,就會哭得更慘,止不住的反應。

每次都哭到再次入眠,等醒來後,以為自己是在做夢,可枕頭還未乾。

他總覺得自己好像睡了很久,可實際上不超過一小時。

他不懂,為什麼自己會這樣,他不敢、不願意,更沒時間去和心理醫生聊天,他甚至沒告訴過任何人這件事。

這不是倔強,是好像有什麼聲音在阻止著他,讓他說不出口。

他只知道,每次哭的時候,他都希望緊貼自己背部的不是棉被,是與自己相似的溫度。

但,僅限於哭的時候。


回复
129楼2016-12-18 18:38
    【晨熙】

    那天,開朝會的時候,突然有個人站在屋頂上,拿著大聲公,對下面大喊。

    「連晨翔我喜歡你,我要你做我老婆!」

    底下一片寂靜,陳向熙一下就尷尬了。

    嗚嗚,人家只是玩遊戲輸了嘛…

    被點名的連晨翔走上司令臺,搶過老師手裡的麥克風,對上頭喊著。

    「我不要當你老婆。」
    「那真是太好了…」
    「陳向熙我愛你,我要你做連太太!」


    回复
    130楼2016-12-18 18:38
      【宏翔】

      「欸,晨翔!」
      「......」
      「喂!連晨翔!」
      「......」
      「大牌了是不是?有名了就不理我們這些小人物了啊!」
      「啊?」

      聽不清對方的話,連晨翔只是看著他氣憤離開的背影。

      又闖禍了啊...

      其實連晨翔從來沒公開說過,自己的左耳從小就聽不見,從他左邊傳來的聲音,很容易被無視。

      「羅弘証你又欺負我啊...明明知道我左耳聽不見,幹嘛還站我左邊!」
      「那我不說話行嗎?連大爺。」
      「欸,你說什麼啦!我聽不到!」連晨翔跑到羅弘証左邊。
      「我說你很吵。」羅弘証默默走回原本的佔位。
      「你又欺負我!有這麼欺負弟弟的嗎,你當哥的人怎麼這麼幼稚!」
      「你這小子,明明平常都不喊我哥的...」

      羅弘証,除了連父以外唯一知道他左耳聽不見的男人。

      兩人一路打打鬧鬧,不斷的換位置,最後是連晨翔累了,自己乖乖站到右邊,看他噘著嘴,滿臉不開心的樣子,羅弘証只是寵溺一笑。

      連晨翔你知道嗎,情話要說給左耳聽。


      回复
      131楼2016-12-18 18:39
        【閎杰】

        首個十人的舞台,第一場屬於自己的演唱會,雖然沒有和粉絲一樣,哭得泣不成聲、撕心裂肺,可該泛淚的,該哽咽的,也都沒忍住。

        他們一直調侃著,和林子閎相識最久的許名傑,會不顧形象的抱著他大哭,可在舞台上,當大家都抱著林子閎時,只有他一個人在旁邊默默的笑著。

        偷偷在他耳邊問他怎麼這麼冷靜,他也只是笑著搖搖頭。

        而正當大家已經整理好情緒,回到後臺時,才發現許名傑哭了。

        表情要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問他怎麼了,他只是拉著林子閎的衣角。

        「我出來的時候這傢伙該死的不在,我們都隔了一年半才一起站上舞台…」越說越委屈,許名傑狠狠瞪著林子閎。
        「對不起…」林子閎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替許名傑擦擦眼淚。
        「都過了520還這麼閃,欺負小孩啊。」易柏辰故意說著,把臉埋在馬振桓肩後。

        弟弟的舉動也成功讓哥哥們笑了,原本感傷的氣氛,一下子歡樂了起來。

        想想,這一路的心酸,不斷的變動,不完整的舞台,無數的批評,好像所有的不快樂,都是為了這一刻的感動。

        永生難忘的完美,好像一切都值得了。

        「十.全.十.美!大家好,我們是SpeXial!」

        他們想喊著這個口號一直走下去。


        回复
        135楼2016-12-19 18:56
          【閎杰】

          「想當年,我們牽手,我們擁抱,我們意外的把初吻獻給對方…我們有好多好多回憶,我們吵架過,我們後悔的抱著彼此哽咽過…」
          「而現在,你已為人父,我卻站在同一個位置,看著你和你上輩子的情人…」

          許名傑看著手機裡,自己和林子閎的合照,苦笑。

          而她只是一臉鄙視的走向林子閎。

          「把拔,媽嘛他為什麼看著你們的合照哭。」林櫻蝶表示不解。
          「櫻碟乖,你媽嘛中二病犯了…」林子閎嘆氣。


          回复
          136楼2016-12-19 18:56
            【執峰】

            晚上,回到飯店房間,剛洗好澡的趙志偉穿著休閒服,未乾的頭髮上搭著毛巾,隨意的擦了幾下。

            見隔壁床的呂鋆峰還沒睡,認真的盯著手機,還皺眉了,似乎連自己出來了都沒發現。

            好奇他看什麼看的這麼認真,趙志偉偷偷湊了上去。

            突然發現有人靠自己靠的這麼近,呂鋆峰嚇了一跳,趕緊把手機藏起來。

            倒是他這個動作,惹得趙志偉不開心了,硬是要搶他手機,呂鋆峰掙扎,卻抵不過趙志偉的力氣。

            對他擺了張驕傲的臉,趙志偉看著手機畫面,又是SpeXial疑似變動的新聞,自己是那個疑似的新團員,而底下的,是粉絲一連串的咒罵。

            習慣了,可看著還是不舒服。

            「以後別看這個了,看了只會心煩。」趙志偉退出新聞畫面,把手機還給他。
            「我就看不慣他們欺負你…你為什麼不學大熊直接曬人身攻擊的私信?」呂鋆峰皺眉。
            「我不想,沒有意義,反而會被Anti攻擊的更嚴重。」
            「你裝什麼聖人…明明也會難過…」

            呂鋆峰語氣裡帶著一絲委屈。

            一委屈,眼淚就掉下來了,趙志偉無奈一笑,抱住他。

            「人家罵我呢,你哭什麼。」
            「就心疼大熊和你不行嗎…」
            「人家大熊有彭彭陪呢,你擔心什麼。」
            「那你怎麼辦…」
            「我不是有你嗎。」

            呂鋆峰沒回話,就安靜的讓他抱著。

            最長情的安慰,是陪伴。


            回复
            137楼2016-12-19 18:57
              【風綸】

              終極一班十年同學會,兼終極一班4發布會。

              在這個會讓人忍不住感嘆「貴圈真亂」的時代,整場發布會都充滿了一股奇怪的氣氛...用主持人的話來說,就是CP感爆棚。

              而這場發布會,也苦了風田了。


              他特別感嘆,自己做為一個客串演員,好不容易可以上台了,為什麼還不讓自己講話了?不讓說日文就算了,中文也不讓說!

              從頭到尾嗚嗚啊啊的,倒是一旁的呂鋆峰,玩得可歡了,盡情的當自己的翻譯,還時不時的表達什麼叫做沒有偶像包袱...

              明明沒做什麼,卻特別得累。

              一回到飯店,風田卸完妝、洗完澡,倒頭就睡。

              可半夜時,身上卻多了一股重量,而且壓得他喘不過氣...難道是鬼壓床了?不對啊,自己還能動...


              「大峰?」風田知道呂鋆峰愛玩,所以試叫了聲。
              「你就那麼喜歡那傢伙?」上頭的人說話了,聲音還有點耳熟...
              「以綸?你怎麼在這裡?」風田驚訝的問,這貨不是還在拍戲嗎...
              「來看你們『榊覔悉溪』有多甜蜜啊!」
              「以綸,那是演戲...」
              「憑什麼!辜裘一起黃偉晉還可以湊一腳,你們倆偷偷摸摸我只能看戲!還最萌身高差,你高你了不起啊!」

              看著爆發了的王以綸,風田突然覺得無言以對。

              他實在不想吐槽他「偷偷摸摸」這個詞,也不想把林子閎搬出來,誇讚王以綸這私生閎茶多優秀,他覺得以自己的中文水平,很難和王以綸溝通...


              可人家說嘛,肢體語言才是真正的通用語言。

              至於之後這鬧劇演變的怎麼樣,我們無從得知...


              「志偉...隔壁那什麼聲音啊,這麼大聲...」被吵醒的呂鋆峰有氣無力的說,揉了揉因為冷氣太強而過敏的鼻子。
              「乖,快睡吧,人家務事呢,我們甭管。」把冷氣溫度調高些,趙志偉攬過呂鋆峰,進入了夢鄉。


              你問對面的宏晉和樓上的閎杰在幹嘛?這大半夜的,當然是睡覺嘛,不然你以為呢?


              回复
              138楼2016-12-20 18:49
                【閎杰】 感冒

                子閎坐在床上滑手機,看起來病懨懨的明杰枕在子閎腿上,呆呆望著子閎。

                「子閎......」明杰聲音微弱的喊著子閎的名字。
                「嗯?怎麼了?」子閎放下手機,望著自己腿上的人兒。
                「我好像感冒了...」明杰把子閎的手拉到自己的額頭上。
                「我去拿藥。」感受到高於自己許多的溫度,子閎隨即起身。

                明杰遮著臉,一臉很懊悔的樣子,恨不得打死自己,雖然希望子閎關心自己一下,但...他討厭吃藥啊!

                「快吃。」子閎拿著藥和一杯水回到房間。
                「不要。」明杰縮在被窩裡。
                「你不是不舒服?」子閎掀開棉被,只見明杰緊閉雙唇。

                子閎感到無奈,捏住明杰的鼻子,掙扎了一會兒,明杰最終投降張開嘴巴,不過才剛張開嘴巴,就感受異物入侵口腔。

                「嗚...嗯!?林子閎這樣你會被傳染你知不知道!」明杰羞紅著臉,掩住嘴把藥吞下。
                「炸毛了?」子閎的嘴角揚起一絲笑意。
                「回答我的問題!」明杰面露不滿。
                「我被傳染沒關係,你快休息。」子閎把明杰壓在床上,幫他蓋好被子,寵溺的摸著明杰的頭。
                「哼...」或許是累了,又或者是安心了,明杰很快的進入夢鄉。

                過了幾天,明杰的感冒好了,走到子閎房間想通知他一聲,順便...想跟他道謝。

                「哈...哈啾!」明杰在房門不遠處聽到了聲響,加快了腳步。
                「子閎你怎麼了?」他有點擔心的問。
                「......」子閎沒有答話,只是把一團衛生紙丟進垃圾桶。
                「你活該。」明杰笑了,拿一顆藥塞進子閎嘴裡。
                「還不是你害的,要怎麼賠償我?」子閎拉了拉明杰的頭髮。
                「賠償什麼,休息啦!」明杰鼓著臉走出子閎房間。
                「愛炸毛的小貓。」子閎起身,離開房間走往某個地方。

                子閎望著自己的掌心,他眷戀著方才手中柔軟的觸感,果然、無法放手。


                回复
                140楼2016-12-26 19:17
                  因為是回顧舊文,所以會有好一陣子都是七人時期的文。
                  到最後面,就是十人接十二人了...不過近期的沒幾篇呢。


                  回复
                  143楼2016-12-26 19:20
                    【中花】 萬花中靈(一)

                    那天,8歲的花靈龍偷偷跑出家中,走到附近的公園,看見一個年紀相仿的孩子不知道在幹嘛,好奇的走過去。

                    「你在幹嘛?」花靈龍歪著頭問。
                    「......」他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看著眼前。
                    「嗚?」花靈龍順著他的視線看去。
                    「......」
                    「慘了,是他們...」

                    花靈龍一把拉過他,還搞不清楚狀況的他,只是一臉不耐煩的跟去,一路跑到了花叢中。

                    「為什麼要拉著我...」他不悅的說。
                    「咦?你會講話嗎?」花靈龍驚訝的說。
                    「......」見他再度沉默,花靈龍趕緊開口。
                    「不要生氣啦!其實我是偷跑出來的,剛才那群人是來找我的,情急之下就...」
                    「他們叫你...花少爺?你是花氏企業的少爺?」
                    「嗯,我叫花靈龍,叫我靈龍就好,你呢?」
                    「中萬鈞。」他簡短的回答。
                    「那我就直呼你萬鈞嘍?不能讓他們擔心太久,我先走了。」

                    我們打勾勾約定好,能再見面的話,就一起玩喔。

                    「嘖......」花靈龍身為史上最帥的高中生,起床的樣子卻也十分邋遢。
                    多久了呢?沒有夢見十年前的那件事...不過都十年了,對方早就忘了我是誰吧,那次之後也再也沒遇見他了...

                    優雅的吃完早餐,花靈龍坐著自家名貴的轎車來到芭樂高中,到終極一班的門口望進,是一如往常的景色。

                    「早安。」那個誰一如往常的向花靈龍打招呼。
                    「早啊。」花靈龍一如往常的回答。

                    「上課了,還不快坐好。」蔡雲寒依然拿著痛不欲生實話鞭進教室,外頭卻好像有什麼不明黑影。
                    「有人?」花靈龍皺起眉頭,手持玲瓏水月錐心刺骨鏡。
                    「今天有兩個新同學,先請他們自我介紹一下。」
                    「哈嘍,我是史上最強高中生汪大東!」汪大東進了教室,後頭跟著冷著臉的人。
                    「中萬鈞。」他簡潔的介紹自己。
                    「中萬鈞啊...中萬鈞!?」想起自己的夢,花靈龍無意識的大喊。
                    「花靈龍同學,你有事嗎?」蔡雲寒老師問。
                    「不,請繼續上課。」他露出王子般的的帥氣笑容。

                    上完令人乏味的國文課,那個誰搖了搖花靈龍,他卻沒有反應,尋著他的視線過去,看到的是熟睡中的中萬鈞。

                    「喂,你幹嘛一直盯著那個中萬鈞看?」那個誰又搖了搖他。
                    「你是不是不舒服?」裘球也擔心的問。
                    「嗯...這個嗎...」花靈龍遲疑了會,把小時候的事情告訴他們。
                    「咦?原來你們認識?」裘球驚訝的說。
                    「我不敢確定啦,雖然名字一樣,個性也很像,但...就算他就是那個人,他也忘記我了吧...」
                    「被告白9999次、談過999次戀愛的花靈龍也會苦惱?」
                    「這又不是戀愛!」況且我根本沒談過戀愛...他想著。

                    遇到十年前的初戀情人,對方竟然也喜歡了自己十年,兩人再一起的Happy End太超展開啦...等等,他是男的也不是我的初戀情人啊!?

                    十年後的今天,花靈龍無心上課,只是發著呆又時不時望向中萬鈞,睡醒的中萬鈞察覺有不明的視線對著自己,微微皺眉。

                    「有事嗎?」放學了,中萬鈞眼帶微微殺氣,走到花靈龍面前。
                    「想和你談一些事,等會能到花草香咖啡店談嗎?」他盡量保持鎮定的說。
                    「嗯......」他沒多說什麼,提著書包走人。
                    「靈龍,你跟萬鈞在說什麼?」雷婷隨後走來,問著。
                    「不,只是私事,king我先走了。」花靈龍勾起微笑,走出教室。

                    雖然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但其實心裡十分忐忑不安,但過了十年還能見到他,這何不讓人困惑、心跳加速呢?等等,心跳加速是多餘的啊!

                    「你到底有什麼事?」中萬鈞語帶不悅的問。
                    「這個...那個...哈哈哈哈,請再給我一杯咖啡。」花靈龍對一旁的服務生說。
                    「是的,花少爺。」
                    「你喝掉十幾杯咖啡了,你到底要幹嘛?我要走了。」
                    「再、再給我一些時間...」

                    兩人在花草香咖啡店的VIP室坐了兩個小時,花靈龍喝掉了十多杯咖啡,中萬鈞遲遲等不到花靈龍的答案,表情顯得火大。

                    「你記得...你十年前...曾今在這家咖啡店前,遇見一個金髮男孩嗎?」花靈龍問。
                    「不關你的事。」中萬鈞提著書包走人。
                    「欸?等等!」花靈龍大聲制止,但中萬鈞沒有回頭。

                    花靈龍苦惱的坐下,只好吩咐點不小備車,準備回到花宅。

                    回到花宅,花靈龍不斷的跑廁所,上完就一臉不解的樣子走出來,讓點不小很擔心,不斷詢問他還好嗎,花靈龍只是一直回我很好。

                    那傢伙到底記不記得我?還是我認錯人了?這個問題一直在花靈龍腦海裡盤旋。


                    回复
                    148楼2016-12-27 18:55
                      【宏晉】 紫色風信子

                      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房裡傳出了些微的對話聲。

                      「羅弘証先生...我必須慎重的問你一件事。」黃偉晉面帶嚴肅的問。
                      「嗯?什麼?」放下手上的遙控器,羅弘証看著湊向自己的人兒。
                      「如果我死了...你會難過嗎?」眼神帶著認真,卻又帶著害怕。
                      「不會喔。」突然,嘴角揚起了笑意。
                      「為什麼!?你很過分喔!」 黃偉晉靠的更近,拍打著羅弘証。
                      「乖。」摸了摸黃偉晉的頭,羅弘証的笑容帶著寵溺。

                      一條平靜的大街,因為一場車禍變的面目全非,在這場車禍中死傷無數,現場的目擊者臉上不是帶著驚恐,就是淚水和恐懼。

                      此時,羅弘証抱著自己傷痕累累的戀人,不斷叫著戀人的名字,只是、不管他怎麼哭喊,戀人就是毫無反應,不計形象的放聲哭喊,緊緊的抱住黃偉晉,突然黃偉晉的眼睛張開了——

                      「偉晉!黃偉晉你給我清醒!清醒啊!」羅弘証不斷搖著他。
                      「嘖...弘証...?」黃偉晉微睜著眼。
                      「你醒了?你還好嗎!?」羅弘証激動的問。
                      「痛...痛...我的腳...我的手...」黃偉晉面的容猙獰了起來。
                      「不要講話了,我現在送你去醫院。」羅弘証將他公主抱。
                      「不、不用了...我...」話還沒說完,黃偉晉的雙眼再度闔上。
                      「偉晉!」

                      羅弘証大喊,但這次黃偉晉沒有醒來,羅弘証緊緊抱住逐漸冰冷的身軀,不管有多少的人在他們背後指指點點,他都不在乎,他現在只希望他的黃偉晉醒來......

                      上救護車時,黃偉晉早沒了呼吸心跳,羅弘証仍堅持要送醫,從現場到醫院的路上,從其他五人看著黃偉晉蓋上白布的那刻,羅弘証都沒有開口。

                      「弘証...你...」多話的許明杰想開口,卻說不出話來。
                      「我要冷靜一下,你們出去。」羅弘証的表情冷靜的不像話。
                      「可是你...」許明杰想再說什麼,但被一旁的林子閎阻止了。
                      「我們先出去吧。」臉色凝重,林子閎催促其他人跟著出去。

                      『偉晉,我去找你了喔,等等我。』
                      在五人走後,羅弘証沉思著,到了半夜,獨自走到醫院頂樓,往下跳了下去,被發現時也早已沒有呼吸心跳。

                      「羅弘証先生...我必須慎重的問你一件事。」黃偉晉面帶嚴肅的問。
                      「嗯?什麼?」放下手上的遙控器,羅弘証看著湊向自己的人兒。
                      「如果我死了...你會難過嗎?」眼神帶著認真,卻又帶著害怕。
                      「不會喔。」突然,嘴角揚起了笑意。
                      「為什麼!?你很過分喔!」 黃偉晉靠的更近,拍打著羅弘証。
                      「乖。」摸了摸黃偉晉的頭,羅弘証的笑容帶著寵溺。
                      『因為,你到了哪裡,我都會跟隨。』

                      紫色風信子花語:「得到我的爱,你一定會幸福快樂」


                      回复
                      150楼2016-12-27 18:57
                        【閎杰】 紫色風信子

                        坐在房間裡的床上,林子閎看著手裡的書,許明杰枕在他腿上,呆呆看著林子閎。

                        「吶,明杰啊。」林子閎闔起書,認真的看著許明杰。
                        「嗚...嗯!?怎麼了?」看他看得出神,被呼喊時,許明杰愣了一下。
                        「我問你喔...如我有一天我死了,你會傷心嗎?」林子閎問著。
                        「會喔,但只有一個小時半。」許明杰坐起身,勾住林子閎的手臂。
                        「你...真是怪人。」
                        「喔?林子閎同學你沒資格說我喔。」

                        急促的呼吸聲,隨即又淡的不像話......林子閎的呼吸十分紊亂,開心走進來的許明杰撞見,手裡的蛋糕滑落在地,看不出原貌。

                        「子閎你怎麼了!?」許明杰著急的問。
                        「呼...明、呵...呼...呵...」林子閎想開口,卻無法回應。
                        「你先不要講話,我送你去醫院!」許明杰真的急了,表情顯的無助。
                        「不、不...用...」緩緩閉起雙眼,林子閎沒了反應。
                        「子閎?喂,林子閎!」許明杰不斷搖著他,但他沒有醒來。

                        慌忙的打電話叫救護車,把林子閎送上車後,許明杰自己也跟上去了,在去醫院的途中,他沒放開過林子閎的手,怕這次放開就再也握不住了。

                        「子閎怎麼了?」其他五人也趕到現場,羅弘証喘著氣問。
                        「不知道。」許明杰眼神恍惚的回答。
                        「明杰你...明杰!?」黃偉晉擔心的走上前,卻看見許明杰隨即倒下。
                        「你還好吧?喂!」三人也跟過去,眾人緊張得讓許明杰也進病房。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許明杰緩緩睜開眼,見他醒了,連晨翔、陳向熙、馬振桓等人起身,馬上往病床走去。

                        「你還好吧?」連晨翔問。
                        「子閎呢?他沒事吧?」許明杰著急的問。
                        「他...走了...原因是...」陳向熙面有難色。
                        「哥和偉晉呢?」許明杰沒有把原因聽進去,只是淡淡的問。
                        「他們去買吃的回來。」馬振桓回答。
                        「你們出去跟他們說我要吃那間的布丁,不要跟我說可以打電話,快點出去找他們!」

                        面對許明杰瞬間的轉變,三人無奈卻也只能離開,留許明杰一個人在病房裡。

                        見病房裡沒有別人了,許明杰從口袋拿出一張照片,那是他和林子閎的合照。

                        「你怎麼先走了?不是說下次要去那裡嗎...」
                        「你倒是說說話啊,你知道我受不了沉默。」
                        「啊,走慢點,別跑那麼快。」

                        大約過了半小時,眾人回到病房,看見許明杰倒臥在微乾的血泊中,面色蒼白如紙,枕頭上的是那張兩人的合照。

                        「你們在下面,記得要幸福喔,我們在上面祝福你們。」

                        坐在房間裡的床上,林子閎看著手裡的書,許明杰枕在他腿上,呆呆看著林子閎。

                        「吶,明杰啊。」林子閎闔起書,認真的看著許明杰。
                        「嗚...嗯!?怎麼了?」看他看得出神,被呼喊時,許明杰愣了一下。
                        「我問你喔...如我有一天我死了,你會傷心嗎?」林子閎問著。
                        「會喔,但只有一個小時半。」許明杰坐起身,勾住林子閎的手臂。
                        「你...真是怪人。」
                        「喔?林子閎同學你沒資格說我喔。」
                        『因為我會花一個小時又二十九分鐘把所有事做完,再花一分鐘去找你。』

                        紫色風信子花語:「得到我的爱,你一定會幸福快樂」


                        回复
                        154楼2016-12-28 19:38
                          【中花】 萬花中靈(五)

                          隔天,花靈龍到了學校,卻沒見到那個誰,也沒看見中萬鈞,他皺起好看的眉,一臉沉重的看向裘球。

                          「裘球,中萬鈞和那個誰今天有請假嗎?」花靈龍問。
                          「嗯...好像沒有,怎麼了?你的臉色不太好。」裘球回答,面顯擔憂。
                          「沒什麼,謝謝。」花靈龍起身,往雷婷走去。
                          「king,你有看到中萬鈞嗎?」花靈龍問。
                          「萬鈞?沒有欸,怎麼了嗎?」雷婷反問。
                          「不,沒什麼,只是有些不好的預感。」花靈龍說著,默默回到座位。

                          此時,中萬鈞和那個誰沒有在學校上課,而是在「花草香咖啡廳」裡喝咖啡......真的只是在喝咖啡嗎?

                          「你今天找我來有什麼事?」兩人坐下後,那個誰馬上開口問。
                          「只是想問你一個問題。」中萬鈞淡淡的回答。
                          「什麼問題?」那個誰問。
                          「你是不是...喜歡花靈龍?」中萬鈞的眼神凌厲了起來。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麼樣?」那個誰勾起笑容,感興趣的看著他。
                          「不,沒怎麼樣。」我絕對不會讓你有機會怎麼樣。

                          中萬鈞沒說什麼,逕自的起身離開咖啡廳,留一臉困惑的那個誰在場。

                          「唉,我為什麼要幹這種苦差事?」

                          那個誰咕噥著,提起書包,也和中萬鈞走向同一個方向,往芭樂高中前進。

                          「你怎麼現在才來?」那個誰到學校後,花靈龍問。
                          「不小心睡過頭啦。」那個誰搔搔頭,表情尷尬的回答。
                          「你很少遲到啊,不舒服嗎?」花靈龍微皺起眉。
                          「沒有啦,不用擔心。」你再擔心我就真的要出事了啦......
                          「喔,下一節體育課,我們先去體育館吧。」花靈龍說著,套上體育外套。
                          「等我一下喔。」把進教室前買的布丁放在桌上,那個誰跟著花靈龍走出去。

                          花靈龍和那個誰到了體育館時,上課鐘聲剛好響了,曹吉利老師站在籃框前,等著同學們到齊......中萬鈞早就到了。

                          「今天比三對三鬥牛,辜戰、止戈、中萬鈞一組,金寶三、汪大東、花靈龍一組。」
                          「雖然這種會流汗的事不適合本少爺,但青春就是用來揮霍的啊。」花靈龍說著,帥氣的甩了一下瀏海。
                          「老弱殘兵。」辜戰輕視般的說。
                          「辜戰同學你不能這麼說,我們可是集合了史上最強、史上最老和史上最美啊!」
                          「戰你那樣說太過分了啦。」聽見金寶三的抱怨,止戈說著。
                          「嘖......」無視他們,中萬鈞看了眼花靈龍,又看了眼以奇怪眼神看著自己的汪大東。

                          比賽正式開始,金寶三準備傳球,卻被辜戰攔截,辜戰把球傳給止戈,止戈準備投籃時被花靈龍蓋火鍋,持球的花靈龍準被射籃——

                          可惜,那球偏了,籃下的中萬鈞跳起身要搶籃板,和敵對的汪大東距離瞬間縮小,汪大東的手不經意襲上中萬鈞的腰際,馬上激動的退開。

                          「幹嘛靠我那麼近!?」汪大東激動的說著。
                          「汪大東你今天真得很奇怪,發燒了嗎?臉很紅。」中萬鈞往他前進一步,想上前關心。
                          「不要過來!」汪大東說完,跑出了體育館。
                          「他吃錯藥嗎...」中萬鈞滿臉無奈。
                          「我怎麼聞道...戀愛的味道...?」汪大東他...喜歡中萬鈞?心裡這股感覺是...
                          「我也聞道愛情八卦的味道。」金寶三跟著說,被花靈龍白眼。

                          緊接著的是國文課,在運動過後還要聽著老師唸經般的聲音,除了止戈這種乖學生,還有幾個會認真呢?我們萬鈞同學現在就陣亡了。

                          「這傢伙...睫毛蠻長的嘛...」汪大東看著中萬鈞的睡顏,臉頰微紅。
                          「嗚......」中萬鈞微皺起眉,卻依然不影響帥氣度。
                          「汪大東那傢伙到底有什麼事啊...」雷婷看著兩人,小聲嘟噥著。
                          「那眼神、是喜歡吧。」花靈龍淡淡的說著,看不出情緒。

                          下課時,花靈龍坐在位置上,表情有些凝重,沉思著,王者總是孤獨的、非稱為「king」的那人的花靈龍,不知為何給人這種感覺。

                          「你怎麼了?臉色很難看。」難得的起身,中萬鈞走到花靈龍身旁。
                          「不,沒什麼。」花靈龍回答著,對中萬鈞露出一個微笑。
                          「是嗎...你放學有空嗎?」裘球不在位置上,中萬鈞自然的坐下。
                          「有啊,怎麼了嗎?」聽見他的問題,花靈龍不可思議的睜大眼睛。
                          「不,只是有事想聊聊...放學後花草香咖啡廳見。」中萬鈞起身,往自己座位走去。
                          「嗯。」花靈龍緩緩的點頭。

                          雖然表面上很冷靜,但花靈龍和中萬鈞都知道,自己的心臟跳的很快,與冷靜外表形成強烈對比。

                          漫長的一天告一段落,中萬鈞一放學就出校門了,花靈龍則隨後才跟去,反正目的地一樣不是嗎?是一切的起點。

                          「你今天找我來有什麼事?」一樣坐在VIP室裡,花靈龍問。
                          「就...我們算是...交往了吧,我在想,要公開嗎?還是先告訴一些人?」中萬鈞搔搔頭,看起來有些苦惱。
                          「這個嗎...」

                          沉默,是沉默,還是沉默,依然還是沉默;尷尬,是尷尬,還是尷尬,依然還是尷尬。

                          兩人你看我我看你的,對看了大約十秒,卻不約而同的笑了,笑到有些眼眶泛淚,才收起笑容。

                          「其實也不用想那麼多啦。」花靈龍笑著說,擦了擦眼角。
                          「嗯,他們不能接受,就再想辦法吧。」中萬鈞也露出花靈龍認識他至今,最燦爛的笑容。
                          「先告訴king吧...你很在乎她的感受吧?」花靈龍勾起一絲苦笑,即使心痛也仍說著。
                          「明天早上再告訴雷婷吧。」中萬鈞說完,兩人起身,準備離開咖啡廳。

                          今天,花靈龍沒有叫點不小備車,而是叫點不小先回去,讓中萬鈞護送自己回家,公主與騎士般的存在、只可惜這公主是男的。

                          兩人刻意挑人少的地方走,四隻腳走著,兩隻手默默的緊握著,夕陽啊夕陽,你美麗卻又短暫的身影,是否代表著對兩人的祝福?


                          回复
                          155楼2016-12-28 19:39
                            【閎杰】 紫色風信子

                            坐在房間裡的床上,林子閎看著手裡的書,許明杰枕在他腿上,呆呆看著林子閎。

                            「吶,明杰啊。」林子閎闔起書,認真的看著許明杰。
                            「嗚...嗯!?怎麼了?」看他看得出神,被呼喊時,許明杰愣了一下。
                            「我問你喔...如我有一天我死了,你會傷心嗎?」林子閎問著。
                            「會喔,但只有一個小時半。」許明杰坐起身,勾住林子閎的手臂。
                            「你...真是怪人。」
                            「喔?林子閎同學你沒資格說我喔。」

                            急促的呼吸聲,隨即又淡的不像話......林子閎的呼吸十分紊亂,開心走進來的許明杰撞見,手裡的蛋糕滑落在地,看不出原貌。

                            「子閎你怎麼了!?」許明杰著急的問。
                            「呼...明、呵...呼...呵...」林子閎想開口,卻無法回應。
                            「你先不要講話,我送你去醫院!」許明杰真的急了,表情顯的無助。
                            「不、不...用...」緩緩閉起雙眼,林子閎沒了反應。
                            「子閎?喂,林子閎!」許明杰不斷搖著他,但他沒有醒來。

                            慌忙的打電話叫救護車,把林子閎送上車後,許明杰自己也跟上去了,在去醫院的途中,他沒放開過林子閎的手,怕這次放開就再也握不住了。

                            「子閎怎麼了?」其他五人也趕到現場,羅弘証喘著氣問。
                            「不知道。」許明杰眼神恍惚的回答。
                            「明杰你...明杰!?」黃偉晉擔心的走上前,卻看見許明杰隨即倒下。
                            「你還好吧?喂!」三人也跟過去,眾人緊張得讓許明杰也進病房。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許明杰緩緩睜開眼,見他醒了,連晨翔、陳向熙、馬振桓等人起身,馬上往病床走去。

                            「你還好吧?」連晨翔問。
                            「子閎呢?他沒事吧?」許明杰著急的問。
                            「他...走了...原因是...」陳向熙面有難色。
                            「哥和偉晉呢?」許明杰沒有把原因聽進去,只是淡淡的問。
                            「他們去買吃的回來。」馬振桓回答。
                            「你們出去跟他們說我要吃那間的布丁,不要跟我說可以打電話,快點出去找他們!」

                            面對許明杰瞬間的轉變,三人無奈卻也只能離開,留許明杰一個人在病房裡。

                            見病房裡沒有別人了,許明杰從口袋拿出一張照片,那是他和林子閎的合照。

                            「你怎麼先走了?不是說下次要去那裡嗎...」
                            「你倒是說說話啊,你知道我受不了沉默。」
                            「啊,走慢點,別跑那麼快。」

                            大約過了半小時,眾人回到病房,看見許明杰倒臥在微乾的血泊中,面色蒼白如紙,枕頭上的是那張兩人的合照。

                            「你們在下面,記得要幸福喔,我們在上面祝福你們。」

                            坐在房間裡的床上,林子閎看著手裡的書,許明杰枕在他腿上,呆呆看著林子閎。

                            「吶,明杰啊。」林子閎闔起書,認真的看著許明杰。
                            「嗚...嗯!?怎麼了?」看他看得出神,被呼喊時,許明杰愣了一下。
                            「我問你喔...如我有一天我死了,你會傷心嗎?」林子閎問著。
                            「會喔,但只有一個小時半。」許明杰坐起身,勾住林子閎的手臂。
                            「你...真是怪人。」
                            「喔?林子閎同學你沒資格說我喔。」
                            『因為我會花一個小時又二十九分鐘把所有事做完,再花一分鐘去找你。』

                            紫色風信子花語:「得到我的爱,你一定會幸福快樂」


                            回复
                            156楼2016-12-29 19:07
                              【宏晉】一切都是誤會

                              這天,是Evan從加拿大回來的日子,他沒有告訴大家,而是偷偷的跑回來。
                              回到宿舍的Evan,輕步走著,想給大家一個驚喜,正當他打算打開宏正房間的門,卻止步了......
                              「偉、偉晉...小力一點...我的腰...」
                              「那你不要亂動啊。」
                              『等、等等...哥和偉晉的聲音...這不科學啊!?』Evan愣住,把耳朵貼在門上偷聽。
                              「啊嘶...痛...慢點啊...你有沒有塗潤滑油啦!」
                              「就跟你說有了嘛。」
                              『這超過我腦袋的負荷量了...』
                              渾渾噩噩的離開宿舍,Evan不知道過了多久才回過神來,而在他離開後,房裡的對話依然沒有停止。
                              「有人叫你按摩按那麼大力嗎!?」宏正大吼著。
                              「那就不要叫我按!都幾歲了還亂來閃到腰!」偉晉狠狠的把藥布拍在宏正腰上。
                              「痛!老婆大人我錯了...」
                              「哼,知道錯就好。」
                              事實證明,不要去惹「小動物」,因為小動物也會咬人......宏正有深刻的體會。


                              回复
                              157楼2016-12-29 1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