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xial王道吧 关注:3,121贴子:29,603

回复:S.X.161024-原創-全員-亭醬短篇合輯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其他】

那天,發飆、Break it bown、Love Killah、貼身四個兄弟聚在一起,要選出誰是讓SpeXial成為台灣大勢的幕後推手。

「我一出現就備受期待,還有自己的微電影,所以我是我們之中最強的!」貼身驕傲的笑著。
「呵呵。」Love Killah冷笑,眼裡是滿滿的不屑。
「那算什麼,我得的冠軍紀錄是你們打不破的。」Break it bown滿臉「還不服了爺?」的樣子,Love Killah無奈的擋著想過去打他的貼身。
「那都不重要。」

一直保持沉默的發飆起身,背對著他們,走向大門,在離開前說了一句。

「至少我的SpeXial,是幸福的。」


收起回复
105楼2016-12-04 20:12
    【晨翔】

    連,是父親唯一留給他的。

    晨,性子高冷,不喜歡別人靠他靠得太近,一張冰塊臉沒給過別人好臉色,沉默且高傲,防備心重。

    翔,開朗活潑,喜歡交朋友,總是笑臉迎人,很天真很單純,而且話很多,有他在的地方不會冷場。

    連著晨和翔的性子,這具軀殼名為連晨翔。

    「你別總是傻笑,臉都被你丟光了。」
    「難道要和你一樣成天一張臭臉?看到粉絲太開心,沒忍住嘛。」
    「算了,還有你別對黑粉那麼親切,出事了我還要出來幫你收拾。」
    「不是還有你嗎,擔心什麼嘛。」

    陳向熙偶爾會聽見連晨翔自言自語,可他從沒放在心上。

    但這一刻,他後悔了。

    上節目,兩個人一組玩遊戲,知道粉絲愛看,陳向熙對連晨翔摟摟抱抱的,一開始還笑著回抱的連晨翔,不知道怎麼了,眼神一變,給了自己一巴掌。

    「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別貼我這麼近!」
    「我不是真心想打你啊...」
    「我就是討厭你靠近我!」

    看連晨翔時而愧疚時而憤怒的樣子,陳向熙無助的想哭,愣在原地,也不敢哭出聲,微微顫抖著...這個男人,是誰?

    節目暫停,其他人趕緊把他們分開,易柏辰抱著陳向熙,想用孩子氣的語調讓他安心些,羅弘証則帶走連晨翔。

    他並不想譴責連晨翔,因為剛剛的情形...不像單純的壓力太大或一時情緒失控。

    「你還好嗎?」羅弘証問。
    「哥,對不起,我...」連晨翔低下頭,不敢看他。
    「沒事,你現在狀況不好,先回家休息吧,我幫你和公司說一聲。」
    「謝謝哥。」

    離開攝影棚,連晨翔嘆了口氣,回家了。

    放下包包,他突然覺得好疲倦,放滿了熱水,緩緩坐進浴缸內,雖然天氣很熱,但泡個澡總覺得舒服多了。

    他覺得這是個適合溝通的氣氛。

    「晨,今天那是節目,你為什麼要跑出來鬧?」
    「我鬧?你明明不知道我不喜歡被碰。」
    「那是工作,是滿足粉絲,小熊也不是什麼陌生人,你今天反應怎麼這麼大?」
    「翔,你明明知道啊,我一直很愛很愛你...」
    「把身體交給我的那一刻起你就不該再干涉我的行動了。」
    「交給你了又怎樣,我有權利決定他的去留。」

    右手緊緊壓在脖子上,左手想掰開右手,卻無能為力,聽覺被壓迫,耳鳴了一般,耳朵也變紅,臉上的表情時而愉悅時而痛苦。

    「晨你別鬧...快放開...」
    「毀了這軀殼有什麼不好,在那個世界我們可以真正的見到彼此啊。」
    「不要...晨不要...」

    身體失去了力氣,右手漸漸鬆開,沉浸了水裡。

    打了好幾通電話都沒接,羅弘証有些擔心,工作倒是其次,但連晨翔昨天那失控的樣子,讓他放心不下,只好跑到他家去找人。

    怎麼敲都沒有回應,一股不安襲上心頭,羅弘証強行破門而入,找遍了所有房間,最後在浴室找到連晨翔。

    沉在水底,已失去呼吸心跳的軀體,左臉是徬徨畏懼,右臉是安祥笑顏。


    收起回复
    106楼2016-12-04 20:12
      【宏晉】

      他走得沒有預兆,他走得毫不猶豫,他走得自認瀟灑,他走得太倉促。

      SpeXial,台灣大勢男子偶像團體,團長羅弘証,疑似副團長黃偉晉,第一代成員許明杰、林子閎,第二代成員連晨翔、馬振桓、陳向熙,第三代成員風田、王以綸、易柏辰。

      一個十人唱跳團體,表演時,舞台上卻只剩八個舞者,八個歌手。

      羅弘証走的時候,噓聲一片,被說利用團體炒名氣,等團體成了阻礙就一腳踢開,有人說他作為一團之長,離開實在太不負責任。

      這不是粉絲心裡的那種感情,但、

      黃偉晉離開那一刻,羅弘証就決定也離開了,而且知道其他人也會陸陸續續跟著離開,這團終究會散。

      缺了一個副團長,就不是當初的特別了,不特別又麼會是SpeXial,不是SpeXial自己又何必守著團長的身份。

      他的離開不是厭煩,是愛,就因為他比誰都還愛SpeXial,所以不願意輕眼見到他消失。

      寧願被唾棄也不願看見。

      「你為什麼這麼傻?沒有團長的團要怎麼繼續下去?」

      聽見那熟悉的哭腔,羅弘証只是微笑,沒注意到自己濕了的眼眶。


      回复
      108楼2016-12-06 18:23
        【不明】

        愣了愣,看著自己的手,溫度還在,卻好像少了什麼,空空的。

        「說好的永遠,你怎麼就先放手了?」


        回复
        110楼2016-12-06 18:24
          【閎杰】

          九人強勢回歸,原本該是十個人的舞台,硬是空了一個位置,而位置旁的那個人,只是帶著一貫的笑容。

          開朗如他,沒有人發現他眼底的落寞...我回來了,那你呢?

          Talking時間,主持人分別問團員們一個問題,最後,輪到了許明杰。

          「最後一個問題,是要問明杰的喔,請問你和哪一個團員感情最好?」

          愣了一下,七年間的回憶,彷彿還歷歷如繪,依依浮現在腦海中,忍不住紅了眼眶,雙眼變得濕熱。

          「他不在。」

          語氣裡帶著一絲顫抖,帶著濃濃的哭腔,底下的粉絲也跟著哽咽。

          好像忍不住了、許明杰也不打算忍,但淚水奪眶而出的前一刻,有一股熟悉的溫度遮住了濕潤的雙眸。

          「你有病嗎,我只是當兵又不是死了。」

          看見走出來的「神秘嘉賓」,原本還有一絲激動和感動的,但他那充滿鄙視的語氣,讓大家忍不住笑了。

          淚水順著眼角落下,只有許明杰的笑容,帶著一絲幸福。


          收起回复
          111楼2016-12-06 18:24
            【晨熙】

            女孩抓著連晨翔的手,死死的纏著他,連晨翔感到各種煩躁,但他良好的紳士素養告訴他,不可以對女孩動粗,於是他又要一番好心勸說。

            「乖,你放開我...」
            「不放不放,我這麼喜歡你你怎麼就不能喜歡我?」
            「我們不適合...」連晨翔忍不住爆青筋,但還是忍著。
            「我們哪裡不適合了?」女孩氣憤的甩開他的手。
            「你真的是...性別!」

            面對連晨翔的暴怒,女孩臉上沒有半點的委屈,默默拿出手機,打給了陳向熙。

            「哥,我說過你有希望的。」


            回复
            114楼2016-12-08 18:53
              【晨熙】

              看著連晨翔的喜帖,婚紗照上,他和身旁的人笑的甜蜜,陳向熙有些失落,默默看著時鐘,連晨翔單身的最後一天快結束了...

              偷偷跑進連晨翔房間,陳向熙鑽進他被窩裡,從後頭抱著他。

              「翔,我真的很愛你,可你明天就要結婚了...」
              「陳向熙你發什麼神經。」

              打開床頭燈,連晨翔不耐煩的轉過身,看陳向熙一臉委屈的樣子,無奈的嘆了口氣,摸摸他的頭。

              「陳向熙你知道嗎?新郎新娘結婚前一晚是不能見面的。」


              收起回复
              115楼2016-12-08 18:54
                【閎杰】

                結婚前的一個星期,女孩拿著許名傑的照片,去找一個聽說很靈的算命師,想算算他們的命。

                看了照片,算命師說。

                「我不知道你們什麼關係,但七天後,他最愛的那個人會因他而死。」

                女孩沒把那些話放在心上,就算會死,她也要嫁給許名傑,七天後婚禮照常舉行。

                婚禮進行到一半,會場的水晶燈開始搖晃,即將砸向許名傑,一旁的伴郎見狀趕緊推開他。

                看著林子閎滿臉的血,許名傑哭的泣不成聲——

                我16歲的時候,和許名傑相識。
                我21歲的時候,和許名傑相愛。
                我27歲的時候,和許名傑同居。
                我32歲的時候,和許名傑一起步入禮堂。
                他是新郎我是伴郎。


                收起回复
                116楼2016-12-08 18:54
                  【不明】

                  『如果我死了,你會難過嗎?』
                  『不會。』
                  『為什麼?』
                  『因為我會和你一起走。』

                  他面無表情,看著逐漸冰冷的手從自己身上滑落,感受不出情緒。

                  「說好的一起走,你怎麼就先放手了?」


                  回复
                  121楼2016-12-18 13:48
                    【晨熙】

                    「連晨翔,嫁給我。」
                    「不要。」
                    「...連晨翔,娶我。」
                    「好。」

                    見連晨翔面無表情,陳向熙怒了。

                    「你當著我的面親別人你敢說你要娶我!」
                    「親愛的,第一,那只是節目效果而且沒親到,第二,台灣同性戀婚姻合法化前我沒辦法娶你。」
                    「嗚...我知道你不愛我了...」

                    看陳向熙一副要哭了的樣子,連晨翔嘆了口氣。

                    「我們又不是明杰和子閎,我總不能幹直接把你拉過來強吻這種無節操的事啊。」
                    「哼,吻我,不要問我。」
                    「是是是。」

                    熟悉的觸感貼上自己的唇,陳向熙滿意一笑。

                    連晨翔忍不住苦笑,愛他很累,可也很幸福。


                    回复
                    122楼2016-12-18 13:48
                      【晨X】

                      那天,連晨翔的婚禮。

                      伴郎是他從小到大的竹馬,新娘當初學生時代默默守護著他的校花。

                      紅毯上,新娘挽著新郎,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

                      伴郎只是微笑,用低不可聞的聲音,對新郎說著。

                      「翔,太好了,我們終於一起步入禮堂了。」


                      回复
                      123楼2016-12-18 13:49
                        【桓易】

                        「我這輩子的願望是生日和忌日同一天。」
                        「啊?你發什麼瘋?」
                        「這樣喜歡我的人一年只要痛一次啊。」

                        那天,馬振桓開玩笑的說著,易柏辰朝他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一年後,馬振桓的生日,派對結束了,可還有人沒回家。

                        馬振桓也沒打算趕他走,有誰會趕自家愛人走了?每天都嫌相處時間不夠了。

                        「辰辰你這是要把自己送給我的意...易柏辰你幹什麼!?」
                        「幹什麼?幫你實現願望啊。」
                        「易柏辰你瘋了嗎?離我遠一點!」
                        「我幫你完成心願了啊,為什麼你都不說話了?」

                        抱著馬振桓滿是鮮血、逐漸冰冷的身軀,易柏辰一臉困惑。

                        『我這輩子的願望是生日和忌日同一天。』


                        收起回复
                        124楼2016-12-18 13:49
                          【晨熙】

                          其實,連晨翔和很多人一樣,一開始都覺得,他媳婦兒人如其名的,就是一隻剛出生的可愛萌熊。

                          不具殺傷力,又特別可愛,性子好又聽話,雖然自己不是什麼大男人,但他就是一種小女人的範兒。

                          他之前一直認為,他家萌熊單純可愛,人畜無害,絕對沒有所謂的隱藏屬性…可他錯了。

                          「陳向熙你好娘~你真的是男生?」
                          「我不是你娘,我也不想要你這種兒子,別半路認老媽還認到男女不分了,要不要我幫你登協尋海報?還是先送你去精神病院?」

                          看到自家兄弟微愣的樣子,連晨翔表示把我單純可愛的媳婦兒還來啊!!!!

                          這個一臉淡定的在腹黑、還莫名毒舌的傢伙我不認識...我想靜靜,別問我靜靜是誰!


                          回复
                          125楼2016-12-18 13:50
                            只要記得開電腦,而且存貨量夠,我都會日更的。
                            只是我開電腦了也常常忘記更


                            回复
                            126楼2016-12-18 13:52
                              【不明】

                              「能不能讓我任性一回?為什麼總是我在讓你?你是哥哥我才是弟弟你知道嗎!我沒必要為了你的愛委屈求全!」
                              「所以,你現在想怎麼樣?」
                              「我知道你從小就被捧在手心上,所以總是讓著你,想等你長大,可我發現,我真的等不起。」

                              看著離開的人影,他皺起眉,一股委屈在心裡咆哮,這種感情太過於陌生,他害怕,他無助的想哭。

                              「我任性過頭了...?不都是你寵的嗎?」

                              從小被捧在手心上?對,可寵著我的,一直只有你這個小我不到一歲、從來不願意喊我哥的弟弟。

                              從小接收你無止盡的好意,明明比你大卻一直被你照顧著,明明比我小卻一直把我當成小孩,一直到了現在,我只要生氣你就哄小孩似的要我乖點。

                              等我真的放棄要讓你覺得我成熟,而正式要依靠你時,你卻說你委屈求全了?到底誰委屈了誰?

                              「好,我答應你,這是你最後一次任性了...快點回來,不然我不原諒你...」

                              他蹲在地上哭喊著,走遠的人沒有聽見。


                              回复
                              127楼2016-12-18 1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