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xial王道吧 关注:3,117贴子:29,608

回复:S.X.161024-原創-全員-亭醬短篇合輯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桓晉】

那天,病入膏肓的馬振桓躺在床上,虛弱的對易柏辰微笑,他知道自己快死了。

易柏辰沒有哭,只是握著他的手,告訴他要堅持下去,自己不能沒有他。

「柏辰,我要走了...」
「嗯,去哪裡,我陪你。」
「那個地方你不能去,答應我,你要好好找個人,和他一起走下去...」
「可是,我只要你啊。」

鬆開逐漸冰冷的手,黃偉晉撕下自己臉上那層易柏辰的臉皮,泣不成聲。


回复
78楼2016-11-20 10:14
    【風杰】

    看著新出的偶像劇,許明杰坐在沙發上,嘆了口氣。

    「怎麼了嗎?」風田問。
    「追人太累了,我比較想被追。」許明杰淡淡的說。
    「那你跑吧,我追你。」風田異常認真的說,牽起許明杰的手真摯的看著他。
    「你有聽懂我的意思嗎...」

    看著眼前的日本人,許明杰使出了「雨婷傻眼」以及「瑞秋白眼」兩大絕招,可惜風田大Boss不為所動。


    回复
    79楼2016-11-20 10:15
      【不明】

      今天,是風田的婚禮。

      羅弘証沒有飛到日本去祝福他,不是沒錢去,不是怕暈機,只是不想看他和新娘幸福的表情。

      「你知道嗎,那女人腿沒我長,身材沒我好,唱歌沒我好聽,跳舞沒我厲害,就胸比我大了點。」

      羅弘証把最後一瓶酒罐完,皺著眉,縮在沙發上望著空白的天花板發呆。

      他羅弘証這輩子沒有輸那新娘什麼,唯一輸的,是性別。


      回复
      81楼2016-11-20 10:16
        【杰易】

        那天,易柏辰坐在宿舍的客廳看電視,從房間走出來的許明杰不斷嘆氣,逕自坐在他身旁。

        「那、那個,前輩你怎麼了?」
        「我希望我是女生。」
        「為什麼?」
        「至少一個月可以休息一星期。」

        看著許明杰起身,扶著腰出門了,易柏辰覺得自己好像懂了什麼。


        回复
        84楼2016-11-23 19:41
          【十人】

          「黃偉晉這是什麼情形?為什麼和說好的不一樣!」
          「因為他們說你比較適合啊...」

          黃偉晉穿著燕尾服,滿臉無辜的看著穿著婚紗、十分火大的羅弘証。

          「哈哈,這樣感覺好像在過年。」
          「嗯,以後每年過年都一起過。」

          林子閎摟著許明杰,微微揚起嘴角,兩人穿著傳統的中國結婚禮服。

          「連晨翔我要和你離婚!」
          「婚都還沒結呢,怎麼離。」

          連晨翔笑了笑,摟著和羅弘証一樣,穿著婚紗、十分火大的陳向熙。

          「我們這樣好嗎?這裡是台灣...」
          「沒關係,我喜歡就好。」

          在風田面前轉了一圈,穿著傳統日本新娘禮服的王以綸笑了笑。

          「看他們搞成這樣,真的很難看啊。」
          「嗯,婚禮只是個形式嘛。」

          馬振桓牽著易柏辰的手,看八位兄弟忙著婚禮,又看了看彼此無名指上那個同款的戒指,笑了。


          回复
          85楼2016-11-23 19:41
            【易熙】

            「小熊,嫁給我吧,我愛你20年了。」易柏辰單膝跪下,認真的對陳向熙說。
            「你是輪迴前就愛上我嗎,你現在才18。」陳向熙滿臉鄙視的看著易柏辰。

            一旁的連晨翔和馬振桓勾肩搭背表示:我只是笑笑不說話。


            回复
            86楼2016-11-23 19:42
              【桓易】

              馬振桓覺得很奇怪,最近家裡的牛奶多了好幾罐,也不知道是誰的。

              看見易柏辰在喝,馬振桓湊了過去。

              「你幹嘛一直灌牛奶?」
              「我想長高啊。」
              「長高幹嘛?你還會長嗎?」
              「我還在發育期啊!這麼瞧不起我,改天身高別被我超了!」

              看自家小天使傲嬌的走了,馬振桓覺得委屈。

              還在發育期、身高被超了...馬振桓反應了過來。

              隔天,易柏辰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那幾大桶牛奶都不見了。


              回复
              90楼2016-11-26 16:08
                【宏晉】

                今天要拍MV,在游泳池拍。

                大家很High,因為夏天嘛,雖然不能去海邊,但游泳什麼的比沒有好。

                但有一個人的表情很難看,非常難看。

                「偉晉你快下去啊,幹什麼。」導演有些不耐煩。
                「我、我...」我天殺一個旱鴨子怎麼敢跳下去。
                「別怕,我會接住你。」羅弘証看黃偉晉戰戰兢兢的,對他喊著。

                看羅弘証張開雙臂等著自己投入他的懷抱...不,是完成拍攝,黃偉晉深呼吸一口氣,跳了下去。

                跳下去的黃偉晉很想表示,自己一個一米八二的男人都踩不到底,這泳池是有多深。

                「羅弘証你手放哪兒...」
                「我看你怕啊,不然我放開好了。」
                「別,踩不到底太恐怖了...」

                黃偉晉很為難,猶豫著該不該把自己腰上的手移開。

                整個劇組都很為難,這MV是還要不要拍了?還是自己該迴避一下?

                其他弟弟們很為難,他們如果拿哥哥當模範,他們怕劇組會崩潰,那MV還要不要拍?

                今天真是個愉快的一天。


                回复
                91楼2016-11-26 16:08
                  【不明】

                  想起之前的事,王以綸突然覺得自己很傻。

                  那時候明明知道他有喜歡的人,而且還交往了很久,卻還是賴在他身邊,抱著一絲僥倖想趁虛而入,把自己的一切都賭上了。

                  結果呢?賭下去了,才發現自己賭不起。

                  自己總是看著他笑,但現在回想起來,自己不開心的時候,拖自己出門逛街的不是他,自己哭的時候,因為辭窮而只能抱住自己的人,也不是他,而是那個人。

                  但自己早就把那個人趕跑了,知道那個人喜歡自己,卻利用他的愛遊走在這曖昧。

                  「我曾經和以綸約定,相守三十年,不離不棄,我要信守承諾。」

                  那個人對自己開過這個玩笑,那時想抬頭看他,卻一陣強光照過來,太陽反光讓自己看不清他的表情。

                  那時候一切都還很正常,這些感情是什麼時候開始變質的?

                  上網搜尋自己的名字,裡頭是曾經的輝煌,而如今,已經誰都不在了。

                  他們離開成為LUCKY,而自己留在原地成為SURVIVOR。


                  回复
                  92楼2016-11-26 16:09
                    【風綸】

                    「風田,你講個笑話。」王以綸認真的說。
                    「王以綸。」風田認真的回答。
                    「啊?我叫你講笑話你喊我名字幹什麼?」
                    「你的存在就是個笑話。」

                    王以綸愣了愣,低下頭,風田一臉無辜的看著他。

                    「誰教你這個的!?易柏辰?黃偉晉?我去找他算帳!」
                    「那個,是大哥...」
                    「風田記住了,我剛剛什麼都沒有說,什麼都沒說。」

                    王以綸開啟秒慫技能。


                    回复
                    94楼2016-11-26 16:10
                      【宏晉】

                      靠關係混進結婚會場,女孩臉上滿是興奮,雖然要看他牽著別的女人的手,但見見偶像單身的最後一面,至少不會遺憾。

                      坐在離舞臺不遠的地方,女孩默默的等著新郎新娘出場,她想親眼看看,要和羅弘証相守到老的那個人。

                      剛反應過來,一陣歡呼和掌聲,羅弘証已經牽著一個漂亮的女孩走上舞臺了。

                      主持人的開場白女孩沒聽進去,只是告訴自己,等等新郎親吻新娘時,自己必須冷靜,別衝上臺了。

                      「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
                      「親下去~親下去~」

                      臺下的人們露出羨慕和祝福的表情,拍著手,起鬨著。

                      在羅弘証吻上新娘的那一刻,女孩祝福的掌聲停了,淚水止不住的落下。

                      她哭不是因為臺上的新娘不是自己,只是看見了坐在臺前,默默鼓掌的黃偉晉。


                      回复
                      97楼2016-12-01 19:02
                        【晨熙】

                        當年,因為被捧高而以為自己真的有本事的連晨翔,在受到身邊的人吹捧後,毅然決然的退出SpeXial。

                        但這場賭局,他輸了,而且輸不起。

                        他的離開好像什麼都沒影響,九個人的SpeXial,還是好好的,好像從來都沒有他的位置。

                        多年後,靠實力回歸的他,正在接受節目訪談,畢竟待過團體,不免得被和過去的兄弟比較。

                        「和你同時期加入SpeXial的馬振桓,現在也退出了,但闖出了一片天,你心裡有什麼感覺嗎?」
                        「希望自己和他都能夠越來越好吧。」
                        「你覺得你和他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嗎?」

                        連晨翔說了很多,回憶依依湧出,偶爾傻笑偶爾哽咽,那些回憶好像都還歷歷在目。

                        「那你覺得自己和他最大的差別是?」

                        連晨翔愣了一下。

                        「他可以愛陳向熙,而我沒資格。」


                        收起回复
                        98楼2016-12-01 19:02
                          【十人】

                          「老公,要好好照顧我們的小寶貝喔。」黃偉晉甜蜜的笑著,摸了摸肚子。
                          「當然,他是我們愛的結晶啊。」易柏辰跟著微笑,輕輕搭上黃偉晉肚子上的手。
                          「他們現在是什麼情形…」
                          「他們好像演八點檔演上癮了…」

                          一旁的羅弘証滿臉黑線的看著他們,而馬振桓只是一副「我懂你」的表情拍了拍他。

                          難得回宿舍就看到這個畫面的許明杰默默投以他們鄙視的傻眼式白眼。


                          回复
                          99楼2016-12-01 19:03
                            【風綸】

                            風田很困擾,非常困擾,雖然自己的中文水平有上升,但還是遠遠的不夠,總是聽不懂兄弟們的聊天內容,偶爾還會被捉弄。

                            而這天我們風田小朋友特別認真的在找王以綸。

                            「啊,什麼事?」王以綸一臉茫然。
                            「以綸,幫我找個女朋友吧!」風田一臉認真。
                            「你瞎說什麼啊…幹什找女朋友?」
                            「因為大哥說,想快點學好中文,就找個女朋友。」
                            「你知道女朋友什麼意思嗎?」
                            「不知道。」

                            風田一臉無辜的說,很認真的搖搖頭,王以綸無奈,他一直覺得自己不是什麼嚴肅的人,但遇到這比自己大,卻像個孩子的日本人,他總不得不認真了。

                            「別找什麼女朋友了,要學中文我教你吧。」
                            「那以綸是我的女朋友嗎?」
                            「不是!!!!」


                            回复
                            102楼2016-12-04 20:11
                              【閎杰】

                              林子閎單膝跪下,拿著一個盒子,深情的看著許明杰。

                              「親愛的,嫁給我吧!」
                              「林子閎…」
                              「嗯,怎麼了?」
                              「人家求婚都是送鑽戒,你為什麼送項鍊!」

                              面對許明杰的憤怒,林子閎也沒說什麼,站起身,替許明杰戴上項鍊,輕輕在他耳邊說。

                              「傻瓜,這個項鍊的墜子就代表我,而長度剛好貼近你的心臟,代表你的心裡有我啊。」


                              收起回复
                              103楼2016-12-04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