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xial王道吧 关注:3,117贴子:29,608

回复:S.X.161024-原創-全員-亭醬短篇合輯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風綸易】

看著風田和易柏辰聊天,王以綸轉過頭看向窗外,不想聽到他們交談的聲音,更不想看到他們歡樂的樣子。

「要上課了喔,等下是室外課。」風田走過來,對王以綸說。
「啊?喔...」王以綸點點頭。

風田離開了教室,王以綸起身,打算跟著離開,心理有個問題...為什麼他身上會有菸味?他應該沒有抽才對...

而在得到答案前,他就被擋住了。

「嗨,你好。」卸下方才天真的笑容,易柏辰微帶諷刺的笑著。
「是你...?」王以綸皺起眉。
「是我什麼?」

推開易柏辰,王以綸跑了出去,沒有跑到上課地點,也沒有跟上風田,只是離開教學區,不斷的跑。

易柏辰無趣的哼聲,也離開了。

「哈...哈...」

喘著氣,他跑到校園裡最少人的地方,有些無力的坐在那,抬頭仰望霧濛濛的天空。

能染上味道的距離,是多近?


回复
51楼2016-11-04 19:54
    【十人】

    「欸,以綸,我跟你說....」
    「......」
    「喂!幹嘛不理我啊!莫名其妙...」

    看著王以綸的背影,想起方才他瞪視自己的眼神,連晨翔不解,他起床氣?不是啊,現在幾點...生自己的氣?是哪裡惹到他了...

    「欸,風田,你知道以綸怎麼了嗎?」
    「Riley?」
    「對,他怎麼了?」
    「那個...」

    風田解釋起,昨晚發生的事。

    那時候,他們兩個在房裡都打開電腦,突然,風田聽到筆電被狠狠關上的聲音,慌張的拿掉耳機,只見王以綸把筆電拿開,躺在床上臉朝內。

    擔心的上前,風田想關心王以綸,手卻被他一把甩開,愣在原地,風田無奈,坐在床上。

    「你怎麼了?」
    「欸,我叫王以綸,不叫連晨翔...」
    「我知道。」
    「可是小飛俠不知道...我不是晨翔,為什麼每次都找不到公主、王子,就被小飛俠刷過去?我不是他們的主人,他們的主人叫連晨翔不叫王以綸!」
    「那個...乖。」

    有些難理解王以綸的話,風田只是默默拍拍王以綸,想讓他的情緒緩和一些,拿衛生紙遞給他,陪他耗了一晚。

    其實王以綸才19歲,只是個剛成年的孩子,再成熟的孩子也是孩子,而且不管什麼年紀的人,都有情緒,都會哭會生氣,何況是一個孩子?

    孩子欺負大孩子,這畫面真諷刺。

    「欸,以綸,對不起...」
    「我不要你假惺惺的安慰,其實29萬小飛俠你很爽對不對?看不起我公主、王子?」
    「不是,我沒...」
    「滾!」

    被王以綸趕出房間,原本想好好道歉的連晨翔,愣在門口,眼淚隨即流下,沒有表情,就只是站在那放任眼淚落下。

    遠遠就看見連晨翔,陳向熙拖著疼痛的腳踝,走上前,抱住連晨翔,輕拍他的背。

    「乖,沒事了。」
    「為什麼...為什麼今天遇到這些的是我...」
    「乖,別哭了。」
    「為什麼...為什麼...」

    不語,陳向熙只是陪著他,其實他們都還是孩子,但都要擔起大人的責任,擔起大人都不一定受得了的負面情緒。

    其實他們都是人,都會喜怒哀樂,都想過要自殺要死,只是有的人力行了,有的人沒有,而有的人來不及行動...

    其實他們都愛過,都痛過,都傷口痊癒過,但如果傷口成了無底洞,那誰來醫都沒有用。


    回复
    54楼2016-11-07 20:35
      【桓綸】

      我和他的相遇,是在那年冬天,加拿大的街上...

      走在大街上,馬振桓出門買些東西,準備回家,卻發現巷子裡有個人,他身上衣服不厚,整個人縮在那,表情像是不信任人類的惡犬。

      「那個,你還好嗎?」馬振桓湊過去問。
      「......」他撇過頭。
      「那個...你叫什麼名字?」
      「王以綸。」

      回到家,馬振桓嘆了口氣,看著坐在自家沙發上的人...我怎麼撿了個人回來...

      馬振桓這個人總是這樣,看到路邊有流浪貓狗,總會有抱回家的衝動,不是特別愛動物,只是憐憫,只是沒想到貓狗還沒撿,就撿了人...

      於是馬振桓收養了「流浪人」王以綸。

      「你餓了吧?要吃什麼?」
      「......」
      「就不能說句話嗎...我隨便做嘍?」
      「隨便你。」

      端著鍋子出來,看著王以綸狼吞虎嚥的樣子,馬振桓忍不住一笑,雖然個性有點倔強,但吃相倒是很單純。

      他們倆就這麼同居了,但很少對話,關係十分微妙,這生活一過過了十年,王以綸有了工作,和他熟了些,卻依然不告訴馬振桓,當年自己淪落街頭的原因。

      「振桓,你聽過日久生情嗎?」
      「你可別對我生情。」
      「可是啊,來不及了。」
      「你知道吧,我對你是憐憫,稱不上愛。」
      「知道,我知道。」

      馬振桓清楚明白,自己曾把憐憫當成愛,但這愛淡了就什麼都沒了,甚至會開始厭惡。

      不如我當壞人吧,隨便施捨憐憫,是我的錯。

      「把感恩當成愛,我又算什麼?」

      王以綸淡淡的問。


      回复
      56楼2016-11-07 20:36
        【晨熙】

        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人,他愣望著。

        「What areyou doing...?」
        「We are making love now.」
        「不要特別強調那個now!還有不要用we!」

        看自家人兒一臉不滿、躲到一旁的樣子,他輕笑。

        「We are made love yesterday.」
        「......」
        「We are make love everyday.」
        「你夠了!」

        陳向熙受不了,把連晨翔趕出房間。

        於是,連晨翔睡了三天的客廳...


        回复
        57楼2016-11-07 20:37
          【宏桓】

          「十年後,我若未娶,你若未嫁,我們就在一起。」
          「好啊。」

          十年前,兩個孩子天真的笑著,說著不知到哪來的臺詞。

          而十年的時間,發生了很多事。

          「十年了,你未娶我也未娶,我未嫁你也未嫁,我們在一起吧。」
          「......」
          「我知道,你的答案是好。」

          放下手上的花束,自己喝了一杯酒,隨後把剩下的都撒上。

          撫上粗糙的觸感,馬振桓輕吻了羅弘証的墓碑,拍拍咳不停的自己,微微一笑,癱在幕前,一旁的小草染上鮮紅。


          回复
          59楼2016-11-08 18:55
            【綸晉】

            端著剛煮好的粥,黃偉晉走進那間房間,微微一笑,坐在那人面前,溫柔的吹涼湯匙裡的粥。

            「弘証,吃飯嘍~」
            「......」
            「不要不吃飯啊,鬧什麼脾氣?」
            「......」
            「好啦好啦,快點吃,好不好?」

            見眼前的人不理會自己,黃偉晉無奈,還是不斷勸著。

            從縫隙裡看見,黃偉晉的舉動,王以綸一陣惱火,甩門進去,一把捉住黃偉晉的手。

            「黃偉晉你什麼時後才要清醒!」
            「以綸你住手,弘証的晚餐...」

            來不及說完,滾燙的粥灑了出來,燙傷了黃偉晉,王以綸嚇得趕緊鬆開手,但沒收回原先的態度。

            「你還要對這人偶說多少話?」
            「什麼人偶?這是弘証啊!」
            「羅弘証死了!他死了!你把這人偶當成替代品很久了!」
            「王以綸你要幹什...」

            王以綸強勢的拉過黃偉晉,緊緊抱住他。

            「答應我,忘掉他,好不好...」
            「以綸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弘証在看,快放開我。」

            王以綸沒鬆手,只是抱的更緊,把頭埋進黃偉晉肩裡,黃偉晉也沒反抗,默默拍著他的背,以對朋友的憐憫的立場。

            為什麼,你選擇離開了的羅弘証、做為替代品的人偶,卻不願選擇不斷陪在你身邊的王以綸。


            回复
            60楼2016-11-08 18:56
              【閎易】

              有一天,你會穿上帥氣的燕尾服,和你美麗的新娘,一起步入紅毯。

              或許,我沒能穿上特地準備好的新娘禮服,或許,那個擁有你的愛的人兒,也不會是我,但我願意賭。

              可是,我輸了啊,輸給命運,老天爺想我了,叫我上去陪陪他老人家。

              我要走了,記得想我喔?

              對了,我看到有人發了這幾句話,我想親手寫下來給你看。

              六道輪迴走幾回 人來人往愛了誰
              遇見孟婆又一回 轉世今生再見誰
              下一世能否與君相隨——

              看著信的最後一行字,「易柏辰絕筆」,林子閎只是抱著信,忍住不讓眼淚落下。


              回复
              62楼2016-11-08 18:56
                【閎杰】

                這是一個閎杰放假日期剛好碰到的故事

                拿起有一陣子沒碰了的,自己的手機,林子閎看著解鎖螢幕上,自己和那人的合照,微笑著,他今天也放假呢。

                打開社群網站,想看看那人發了什麼照片,但一點進去便愣住了…

                許明杰,你衣服不能穿好來嗎?粉絲是給你多少錢叫你賣肉?你的肉是我的你有問過我的意見嗎!

                「子閎,我回來了。」爽朗的聲音,在他耳裡聽起來卻像是撒嬌。
                「喔。」林子閎敷衍的回答,沒看他一眼。

                想著或許是自己太晚回來了,他在鬧脾氣,許明杰上前抱住林子閎,對他撒嬌、安撫他,但被林子閎無情的一把推開。

                男兒有淚不輕彈,目前做為軍人的他,怎麼會不知道這句話?但被許久不見的愛人無故冷淡對待,許明杰忍不住落淚。

                「林子閎,你還愛我嗎?你外面的那位是男人還女人?」許明杰的聲音微帶哽咽。
                「啊?不是啦,你別誤會…」聽見那哭腔,林子閎才發現眼前的人兒眼眶泛淚。
                「不要再騙我了,把人帶回家了是嗎?我自己走沒關係!」
                「就跟你說不要誤會了…」

                一把捉住打算離開的許明杰,林子閎把他擁入懷裡,安撫著他,感受到熟悉的溫度,許明杰哭的更慘。

                許明杰用著哭腔,拍打林子閎的胸膛,問他為什麼不理自己,抱怨著自己有多想他卻被這樣對待,過了一陣子才安分不動了。

                「別哭了,嗯?」
                「你幹嘛不理我還推開我…」
                「對了,我還沒和你算帳呢!」

                拿起手機,把畫面轉向哭哭啼啼的人兒,那是他懷中人兒的照片,衣服沒穿好,兩點都快露出來了。

                看著畫面中的自己,許明杰不覺得有任何不妥,一臉困惑的看著林子閎。

                「你衣服穿好不行嗎?」林子閎無奈的問。
                「熱啊...」許明杰小聲嘟噥著。
                「要我幫你變更熱嗎。」林子閎微笑。
                「好啊,但先開冷氣吧。」許明杰雙手環上他的頸子。

                得到意外的答案,林子閎微愣,他以為許明杰會嬌羞的推開自己。

                果然,都是男人啊。

                打開冷氣,切到24度,林子閎速度很快,自己跑到嘴邊的肉,沒有不吃的道理。


                回复
                63楼2016-11-08 18:57
                  【風綸】

                  意識到這不明的情愫時,已經晚了。

                  加入SpeXial這個團體,王以綸真的覺得很累,但看著自己身旁同期的團員,明明一句中文都不會卻敢來台灣,讓他很佩服。

                  團體很和諧,雖然有時粉絲互嗆,會覺得有些尷尬,但還是會想辦法化解這氣氛,然後又開始一起笑。

                  大家都對他很好,大哥羅弘証偶爾會摸摸自己的頭,鼓勵自己,但真正願意讓自己摸他頭,還會貼心的稍微蹲下的,只有風田。

                  黃偉晉脾氣好,會忍受自己去鬧他,但真的會完全包容他的,只有風田。

                  他喜歡去鬧林子閎,雖然對方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不嫌自己吵的,只有風田。

                  連晨翔有一雙桃花眼,不知道擄獲了多少少女的芳心,但能讓作為少男的他心動的,只有風田。

                  大家都說,陳向熙很可愛,而且天然萌,但能萌進王以綸心裡的,只有風田。

                  王以綸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總被和易柏辰湊對,其實看了看易柏辰的發文,裡頭的少數合照中,易柏辰旁邊站的都是風田而不是自己,他真要喜歡也不是喜歡自己吧。

                  前陣子馬振桓回來了,王以綸覺得這前輩應該是溫柔系的,但那溫柔總讓他想起風田。

                  「是不是因為我發現的太慢,所以你離開了?」

                  王以綸自嘲的笑著。

                  看著羅弘証拐著黃偉晉背劇本,看著林子閎緊緊抱著剛回來的許明杰,看著陳向熙被連晨翔上下其手,看著易柏辰開心的跑去黏馬振桓。

                  王以綸只是抱著風田的照片縮在角落。


                  回复
                  67楼2016-11-14 19:19
                    【易晨】

                    打開門,他走向角落的少年。

                    「翔,看著我。」易柏辰提起連晨翔的下巴。
                    「折斷我的翅膀卻要我飛?笑死人了!」連晨翔踹了他一腳,但沒踹中。
                    「乖。」

                    易柏辰吻了一下,連晨翔早已沒有眼珠的雙眼,離開了。


                    回复
                    71楼2016-11-17 18:57
                      【閎杰】

                      「兄弟,我重嗎?」看林子閎站的有點不穩,許明杰忍笑著問。
                      「怎麼會不重?」林子閎笑了,撐起許明杰,「我背著全世界啊,你說呢?」

                      那人只是在一旁看著,沒有說話。

                      『如果有一天去參加林子閎的婚禮,我會哭得很慘,不是因為新娘不是我,而是看見在台下默默鼓掌的許明杰。』


                      收起回复
                      72楼2016-11-17 18:57
                        【風晉】

                        「啊...痛痛痛...你輕一點...」
                        「等下就不痛了,忍耐一下。」

                        小心的幫黃偉晉上了藥,風田輕輕的幫他貼上OK蹦,站起身,揚起笑容。

                        「謝謝...唉,被弘証看到又要被他唸了。」
                        「團長很兇嗎?」
                        「他這個人啊,其實很溫柔,就那臉面惡了點。」

                        看著黃偉晉表情微帶幸福的離開了,風田沒說什麼,默默的收拾醫藥箱。

                        明明你痛了,安慰你的是我,明明你傷了,擦藥的是我,但揚起笑容的時候,你眼裡、心裡的,都不是我。

                        可是偏偏啊偏偏,就算我想把這些告訴你,但用日文表達你不會懂,會笑,用中文表達你會半懂,依然會笑。

                        我知道啊,這份感情就是個笑話。


                        回复
                        73楼2016-11-17 18:58
                          【閎易】

                          我一直覺得,易柏辰這人很不靠譜,年紀小、愛玩,有時候講話不經過思考。

                          知道他才剛成年,但偶爾會覺得看不慣。

                          但一切,好像都在那個時候,開始有了改變。

                          「咳咳咳...」
                          「什麼聲音...」

                          半夜起床喝水,卻發現有房間傳出咳嗽聲。

                          偷偷打開門,發現裡頭的易柏辰坐在床上,雙眼被揉的紅腫,鼻子貌似擦到破皮,表情像失了神,用過的衛生紙隨手一丟,也沒有力氣去看有沒有丟進垃圾桶。

                          明明滿身是汗,卻好像不敢開冷氣,還把身體用棉被緊緊裹住,表情痛苦的壓著耳朵。

                          我知道,他應該是過敏了,而且是耳鼻喉連貫的那種,我有經驗我知道,但我從來不知道他會這樣。

                          默默拿了幾個冰塊,包在毛巾裡,我進了他的房間。

                          「欸,頭過來一點。」
                          「子閎...?」
                          「這樣應該會比較舒服一點。」
                          「嗯...」

                          輕輕把毛巾貼在他眼睛上,再把毛巾貼在他鼻子上,他看起來好多了,雖然等下他可能會鼻子很癢,但至少不會到痛。

                          看著他終於可以入睡了,我拿著毛巾離開了。

                          那一瞬間,對他的那種不認同,好像全部消失了,有種不明的感情浮現出來。

                          他比自己想像的堅強,卻比自己想像的脆弱。

                          「別多想了,只是憐憫。」

                          我對自己說著,默默回了房間,那夜我徹夜未眠。


                          回复
                          74楼2016-11-17 18:58
                            【不明】

                            今天,十個人聚在一起,看著眼前的報告。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他們紅了之後,就一直有人匿名寄信給他們,什麼「SpeXial同人CP走向分析圖」的。

                            看了半年一次的仔細彙整,他們發現一件事:黃偉晉可以反攻,但不會成功、易柏辰可以反攻,雖然很少成功。

                            於是,他們有了一個問題:如果他們兩個湊對了,誰攻誰受?

                            八人異常認真的討論起來,兩位當事人尷尬的看了眼彼此,沒有參與討論。

                            「就這麼決定了!」

                            兩人驚訝的一愣,這麼快就決定好了?

                            看了眼他們用來討論的紙,一片空白。


                            回复
                            75楼2016-11-17 18:58
                              【風閎】

                              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風田,林子閎走了過去,坐了會,發現他都沒理自己。

                              「喂,風田!」
                              「......」
                              「風田!你幹嘛不理我?」
                              「......」

                              見風田無視自己,林子閎伸出手想推他。

                              「啊...」

                              看見自己有些透明的手穿過了他的身體,林子閎愣了會,默默收起手。


                              回复
                              77楼2016-11-20 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