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凡吧 关注:9,621贴子:32,084

回复:「Kristina°」161016丨转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Chapter 12
朴灿烈靠着他张扬的莲花跑车,站在无边的夜色中。沉沉的夜幕砸在他的身上,仿佛也要将他吞噬进无底的黑夜之中。
他点燃了一支烟叼在唇间,烟雾缭绕间凝视这座富丽堂皇却又暗藏杀机的山间别墅。只有他知道,今天晚上这座别墅里将会发生什么,只有他知道,今天晚上就决定着吴家的未来和吴世勋的命。
他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是他所期待的结果。
如果,只是如果——这么沉重的时刻,就该放飞一下自己的思绪,不然敌人没倒自己先倒了——他和吴亦凡结束了这档子破事以后,在吴亦凡疗伤之后,在他辞去这个警视厅的职位以后,也许他们还能回到当年初见的许愿池边,再重新上演一次那个相遇的画面。这一次,没有居心叵测,没有阴谋算计,没有利用机心,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一句hi。
即使一切都已经回不去当初的模样,最起码那个金色阳光的日子里的初见,他不想让它也染上灰色的阴霾。
如果还有机会的话,如果吴亦凡还想再看见这个利用他的人的话。
别墅的大铁门突兀的洞开,朴灿烈从思绪中惊醒,眉眼间写满了决绝的吴亦凡,脚下生风的向他走过来。
“对不起灿烈。”吴亦凡伸手拉开车门坐进去,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迟疑,并没有看朴灿烈一眼,“让你失望了,我帮不了你。”
朴灿烈最美好的幻想,像肥皂泡一样在铁幕下轻飘飘的升起,然后在瞬间被现实粉碎,落入尘土,一片肮脏。
“我马上就走,坐吴家的私人飞机到加拿大去,再也不会回来。”
“我这辈子不会再和吴家有任何牵扯,你要是对付吴家就放手去做吧,不要顾忌我。但是我也再也不会帮你揪出吴世勋,我做不到,我真的真的做不到。”
“灿烈,白费你这么多年的苦心了,是我欠你的。我也不会再出现在你眼前了,放过我吧。”
说这些话的时候,吴亦凡在笑。
我知道你一开始处心积虑的接近,我知道你这么多年的居心,我知道你朴家大少从来不做无用功,我知道你从始至终就是为了这一刻。我们是相互利用,你要借我一步步达成自己的目的,而我,我也在加拿大无数个孤独的日日夜夜借着你伪装的阳光和笑容**自己,告诉自己我从来都不痛,我过得很快乐。
我也利用了你,可是我最终没法偿还你的投入。
我是天字第一号懦夫,从来都不敢承认自己被扫地出门的屈辱,不敢承认自己感觉被背叛的愤怒和恨意,不敢承认自己内心最深处的伤口,不敢承认自己只是外强中干实则非常脆弱,不敢承认——
不敢承认他对吴世勋时时刻刻的想念和无法割舍的感情。
如果,只是如果——
如果当初他没有走,是他接过了吴家的重任,现在的世勋,会不会比较单纯和快乐?
吴亦凡关上车门,油门踩到最底,把一切都甩在了身后。
*************************************************************
“吴少,真不容易啊,难为您舍得动手了啊。”金钟仁的声音在电话那头有点含混不清,估计是抽着烟呢,“我还以为这辈子都得吃吴亦凡的哑巴亏了。不愧是吴少,到底拿得起放得下。”
“世勋,你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鹿晗拽住吴世勋的胳膊,面色少有的严肃,“你一直是个心里有数的人,你自己好好掂量下什么重要。”
“吴亦凡来了多久,咱的生意就乱套了多久。吴少,这可和当初说好的不一样啊。被咬死到抛出去一个我的人,我金钟仁这辈子没受过这气。不是看在您面子上,我当初就玩死他了。”金钟仁的声音听上去懒洋洋的毫无锐气,可是吴世勋知道那是一把真正的寒光凛凛的刀,不见血不会收回去。
“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你们俩怎么样我是一路看着的。世勋,放过他,就当也放过你自己好吗?”
吴世勋发现鹿晗的声音在发抖,真稀奇,他还没见过鹿晗怕过什么东西呢。自己现在这样子很可怕吗?明明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鹿晗这些年胆子长到哪里去了。
“就当是该你自己最后一点点可能好吗?!你真的打算整个人都陷进去吗?!”
我站在岸上看了你在泥沼里陷这么多年,冷眼旁观,隔岸观火,从来没有想要伸手拉你一把的打算。我鹿晗是什么人,光怪陆离魑魅魍魉什么没见过,是非黑白本就没那么容易区分,从来不蹚浑水干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儿。更何况,我还不知道你吗,你从来都不是完完全全黑暗的一个人,你最光明的地方还保留着,尽管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尽管他并不在你的身边,尽管你们从来都没有可能,可是只要他存在,你就还有救,你就还有希望,你就还能回头。
可是现在,你竟然要自己亲手抹杀掉他吗?同时也抹杀掉那个最真实最柔软的你自己吗?
“杀吴亦凡无异于杀死你自己,你以为这回我会就这么看着吗?”
吴世勋还没有回答,电话那头的金钟仁听见了,爆发出一阵张狂的大笑。
“鹿爷,杀死自己——很可怕吗?”
吴世勋弯起了月牙一样的眼睛,转过头来看着他,可是鹿晗知道他不是在笑,可是他也不知道吴世勋现在心里是怎样的情形。生平第一次,他觉得自己以后可能再也无法看穿这个人了。
“对啊鹿哥,你说笑什么。”
“他我都能杀了,杀自己又有什么可怕的。”
吴世勋的眼睛里是一片深渊。
鹿晗发现自己错了。
注视深渊太久的人,自己也会变成深渊。统领着黑暗的人,自己必定最黑暗。
*************************************************************
“……你真的不会回来了吗?”
朴灿烈一路飙车,在山道上不知道演了几出头文字D,才来得及在家门口堵住了吴亦凡。可是堵住他以后,却也没有什么话好说。
还能说什么呢。他们曾经在异国的天空下尽情的放肆自我,曾经肩并肩一同战斗,也曾经互相利用着对方直到最后一刻,这个时刻又有什么没说完的,又有什么可以说的。
“不会了。”
这似乎是吴亦凡回国以来最轻松的时刻,他的笑意一点点在这夜色中荡漾开来。
“纠缠过,理解过,但是最后也接受不了,也没法去做那个刽子手。我觉得还是不要再见面比较轻松。我解脱了,灿烈,我希望你也有一天能解脱。”
我知道他爱我,我也知道我爱他,不光是如手足一般爱着,更是如挚爱一般对待。这就已经足够了。
天涯海角,总归是有个归宿的,尽管那里已经无法归去。
寒凉的晚风吹着朴灿烈的头发,他很用力的闭了闭眼睛,也是在努力的笑着的:
“承你吉言,一路珍重。”
然后他伸手去掏自己的外套口袋:“这个给你,留着防身,这一路上还不知道……”
吴亦凡按住了他的手,笑了笑。
“我已经带上了,别担心。”
“我会好好的。”
这是朴灿烈听到的吴亦凡的最后一句话,想想还有点讽刺。


来自iPhone客户端59楼2017-08-08 20:40
回复
    Chapter 13
    A城的深夜总是冷的,不知何处而来的风总会灌满了整座城市,可是这座城市却又仍旧空荡荡的。
    吴亦凡的车子行驶过无人的街。这个时候,有头脸的人物都在过他们灯红酒绿的夜生活,在吴老太爷的寿宴上醉生梦死,上演着一出出荒诞剧。平头小老百姓过着自己柴米油盐的日子,老婆孩子热炕头,哪管外面是否正在无声的天翻地覆。
    就在要永远的和这座城市说再见的时候,就在下了决心永远不再和那个家有任何瓜葛的时候,脑子里却又不合时宜的闪现出曾经的画面,内心居然还有点依稀的想念。
    这叫犯贱。
    吴亦凡淡淡的想着曾经不知人间疾苦的童年,尚未沾染权欲和心机的少年,和最终千帆过尽终于知道什么叫咫尺天涯的如今。一幕幕像是走马灯在他眼前回放,仿佛过了今夜这些记忆,就再也不会有人想起。
    吴亦凡拐弯绕过一个“此路不通”的告示牌。
    他想起那个初次体验黑暗血腥的时候,那是吴老太爷倒下,他临危受命,接下吴家全盘。他才发现自家来的每一分钱,都浸透那些无辜的血泪,沉重的无法承受。他第一次真真正正的发现,原来自己从出生的那一刻,就站在了白骨堆起的顶端,荣耀的背后,写满了肮脏。
    就连吴老太爷的倒下,也是一场精心策划尽在掌控的阴谋。
    可是他能怎么样呢,谁能知道那个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老人,只是在给自己放一个筹谋已久的假期呢?谁能知道这个看似风烛残年的老人,将他接下来的每一举,都限制的死死的,无法跳出一步呢?
    他除了按照那个老人希望的来做以外,什么也做不了。
    因为这一切,本就是计划好的。
    将吴世勋的娘家亲人斩草除根,是必须的,否则夜长梦多,吴家将会永远在刀尖上行走,不知何时这颗地雷就会爆炸。而这一举动,也将会永远的伤害吴世勋,在未来吴家家主心上,插下重重一刀,吴世勋也必然不会放过这么做的人。
    这样的事,吴老太爷怎么会去亲手做呢?他是吴世勋的爷爷,将来要享受吴世勋的孝道,要在吴世勋的侍奉下颐养天年,给自己培养出一个心怀仇恨的孙子,这种可能会伤到自己的事,他怎么会干呢?
    所以他要适时的倒下,要有人适时的接班,要有人一肩挑起未来吴家家主的怒火与怨恨。这个人选,除了本就是私生子的吴亦凡,还有谁更合适呢?
    本来,这个孙子,就是错误,就是不该存在的。他从来就不是吴家未来的希望,吴家将来也绝对容不下一个有可能危害吴世勋继承的人。
    他的牺牲,是所有人的期待。
    吴亦凡在一个“前方施工”的告示牌处转弯。
    加拿大,是他自我放逐的开端。那一刻起,他知道自己没有亲人,没有依靠,也许也不会有未来。
    直到朴灿烈出现。
    许愿池边,一个砸到他头的硬币,为他带来了永远笑着的乐天派朴灿烈。然而相处日久,他并非对朴灿烈毫无戒心,私下一番调查,就此知道了朴灿烈的来意。
    原来也是利用。
    但是那个时候,朴灿烈真的是他唯一的慰藉。有他在,似乎才有了快乐的一丝踪影,才有了享受生活的理由,才有了之后意气风发的大侦探吴亦凡。于是也就不说透,继续维持着他们之间的友谊,给自己活下去的理由。
    朴灿烈在认真的快乐,他在认真的天真。
    曾经他也以为,这一辈子就是这样了,有朴灿烈在身边,一起破个案子,出去兜风,吃吃喝喝,谈笑风生,生命在这样的点点滴滴中消磨,也就无声无息的过去了。
    可是再次见到吴世勋的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只要是爱着的人,哪怕他不能给他快乐,也是甘愿的。
    吴世勋像是他生命中的一个疙瘩,他知道总有一天他会遍体鳞伤的绊倒在这儿,但是看着吴世勋,他就没法绕过去。
    即使自己选择了永远不见,他也会在心底里一遍遍描摹回忆,直到死的那一刻。
    “嘀——”
    一声喇叭响起。
    随后,大片大片的车灯在吴亦凡面前亮起。面前这条陌生的路上,许多黑色的车子无声的隐匿于夜色中。
    守株待兔。
    金钟仁逆光而立,唇上叼着一支烟。
    “等你很久了,吴亦凡。”


    来自iPhone客户端60楼2017-08-08 20:40
    回复
      Chapter14
      金钟仁的出现代表了什么,吴亦凡心知肚明。

      他可能走不出这个A城了。

      “初次见面,久仰大名。金钟仁。”

      吴亦凡就像是没看见金钟仁手上的枪一样,站在车边神情自若,仿佛寒暄。

      “吴大少好风度。”金钟仁咧嘴笑笑,一身邪气,“也是,在加拿大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怎么会怕我这一手包围呢。老实说,就算这样把你完全包围了,看着你毫无反击之力,我也不能完全放心,总担心着你要翻盘。”

      吴亦凡本来还略有散漫,然而听了这话,身体却慢慢僵硬了。

      金钟仁不是无理示弱的人,他会这么说,代表还有后手……

      冰冷的枪管,抵住了吴亦凡的头。

      他知道是谁。

      吴世勋。

      夜风在两人之间穿梭,撩起吴世勋的发丝,吴亦凡的衣角,带着凛冬的无情萧索。

      可这一刻,两个人都不觉得冷。

      心底是千里冰封,眼底是落雪无声。

      他早该知道的,这样一出盛大开幕紧锣密鼓的大戏,必须要有配得上它的高潮。死在金钟仁手里,左不过一句成王败寇愿赌服输而已。

      死在吴世勋手里,那才叫有意思,才叫浓墨重彩,才叫永无转圜之地,这出荒诞剧才能灯火尽消的落幕。

      从此也就死在吴世勋的心里,他再也没有那些丝丝缕缕剪不断的情意,再也没有深夜梦里故人重来的回忆。

      再也翻不出个续篇来。

      这就是吴世勋的做法,要断就是一刀两断,结束就不会再给你开端。

      爱的时候固然容你让你把心都掏出来给你,不爱你的时候就统统拿走,包括你的命。

      “你要杀我吗?”

      吴亦凡转身,原本顶在太阳穴上的枪,就抵在了他的额头中央。

      吴世勋的手丝毫没有抖,这是拿惯了枪杀多了人才会有的稳定。

      谁也不知道他的心有没有颤抖。

      “我仁至义尽了,吴亦凡。”

      “我做出了所有我能做的来挽留你,可是你就是不愿意。我拿我所有的秘密来交换,可是你都不肯回头。那我只能把我付出的,再收回来。”

      “我走到今天这一步,身上已经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命了。我能为你一命换一命,但我不能拿吴家开玩笑。”

      “你已经不是吴家人了,你也知道的太多了,这样的人不死,大家都不放心。”

      “请你就此沉默吧。”

      这是吴世勋杀人前说过最长的一席话,夜色里他的眼角发红,却没有泪。

      似乎是很久,似乎也是一瞬,吴世勋的手放在了扳机上。

      所有人的目光沉甸甸的压在吴世勋的手指上,没有人做声,可是所有人都期待,手指按下的那一刻。

      吴世勋的手很稳,即使在这样巨大的沉默之下。

      稳稳地顶着吴亦凡的额头,也稳稳地没有扣下。

      那一刻他看着吴亦凡,像是看见无数个匆匆流逝的昨日,在岁月中无声的枯萎,模糊,最后被忘却。又像看见许许多多个日子后遥远的未来,寡淡的年岁里无声老去,在巅峰处看云起云落,然后永远默然。

      原来一生也就这样注定了这样活。

      只有一幕依旧鲜活明亮,现在仍旧历历在目……

      碧草如茵的庭院里,百年古树的翠盖下,两个少年躺在树荫下躲避着午后灼热的阳光。年长的那个拿着一本书,在给小的那个读诗。小少年尚且不开窍,对文学诗歌一无所感,倒是催眠的不二法宝。

      那首诗在他心里蓦然响起,犹如穿越了重重时光,终于抵达在他的耳边。

      吴亦凡看着他久久没有反应,终于做出了下车以来第一个动作。

      他的手伸向自己的口袋,锃亮的枪身在月光下光芒一瞬!

      “吴少小心!”

      “开枪!”

      “他有枪!”

      刹那间纷纷扰扰很多声音,刹那间天地也都静了。

      吴世勋扣下扳机,一个血洞开在吴亦凡额头。

      一切都结束了。

      那个人的眼神涣散了,倒在了冰冷的路面上。

      A城的深夜总是冷的,不知何处而来的风总会灌满了整座城市,可是这座城市却又仍旧空荡荡的。

      风里有声音,他在轻轻地念。

      “当我死时,世界啊,请以沉默为我守住一句话:‘我曾经爱过’。”

      一眨眼是铁幕沉沉下涌过来的黑衣人搬走遗体清理现场擦去血迹,一眨眼仿佛又是那个有点热却很安静的夏日午后。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在叫∕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来自iPhone客户端61楼2017-08-08 20:41
      回复
        尾声
        城郊的公墓,被纷纷扬扬的落雪白了头。一向静谧无人驻足的地方,难得的迎来了几位稀客。

        一身黑色长大衣的青年长身玉立在雪中,神色淡漠疏离。周围的侍从虽然撑着黑色的伞,无奈被他叫退,只能担忧的望着他。

        吴世勋苍白细长的手指,慢慢地抚上了墓碑,欲语还休。

        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条黑色皮质项链,放在墓碑前,在一捧捧雪白的花瓣中格外醒目而刺眼。圆形的项坠上镂刻着暗银色的字体,刚劲潇洒的“吴”字在这苍白的日子里,依旧熠熠生辉,跟吴世勋大衣上别着的另一个吴家家徽交相辉映,刺痛了谁的眼。

        朴灿烈看着家徽,默而不语。

        斯人已逝,又何苦说穿真相。

        “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就是它束缚了你一辈子。不过现在你也没那个本事逃脱,所以就戴着它上路吧。”

        “哥哥。”

        今天做完了最后的悼念,吴世勋就没打算再来这里了。

        从今之后再也没人能动摇他,再也没人能够挡在他前方,未来将是他触手可及的盛世。

        也是他这一生最后绝唱。

        吴世勋转身离开,朴灿烈走到吴亦凡的墓碑前蹲下,跟墓碑上黑白遗照久久对视,然后笑了笑。

        “我知道你喜欢我的笑,所以无论怎样都会笑给你看。”

        “只有今天,我真的笑不动了,只能给你看这样的苦笑啦。”

        那个家徽,怎么就这么刺眼呢你说?晃得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朴灿烈抿着唇狠狠搓了一把脸,满手濡湿。

        吴亦凡你看看,自从遇见你,我就没落过一次好。平生第一次为不是爹妈的人掉眼泪,你***有能耐。

        他伸手覆上那家徽,在底部一按,弹开。

        一团模糊不清的东西,还有一个微型录音器。

        朴灿烈太知道那是什么。

        那个微型录音器,是他寿宴那天安在吴亦凡的家徽上的。他知道吴世勋对着吴亦凡,从来不会撒谎。

        有了这个证据,扳倒吴世勋易如反掌。

        可是他还是最后回头,把它交给了吴世勋。

        那是最后的希望,也是吴亦凡自己的保命符。他就这么交出去了。

        至于那一团东西……

        吴世勋的家徽里面放的什么,吴亦凡的家徽里就是什么。

        说不得一腔心意,隐隐深情罢了。只是唯有真相揭开的时候才能公诸于天下,最应该知道的人,不能知道。

        自饮心血的人,用所有的沉默,护他迎头一枪。

        “我答应你,吴世勋什么都不会知道。”

        朴灿烈知道吴亦凡最想要的是什么,他在他墓前,给他最后的爱,就是保护吴世勋所有的不知。

        朴灿烈的身后,站着沉默不语的张艺兴。

        其实今天来的人,压根儿就轮不上他。他跟人家非亲非故,充其量说得上认识而已,他不来才正常,来了反而诡异。

        不过……

        张艺兴冲着照片里那人眨了眨眼睛。

        我似乎有点对不起你呢,所以这最后一程,我还是来送送你吧。

        当初的当初——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张艺兴有点迷茫,不明白吴亦凡把他专门叫出来,还找了这么一个安静的地方是为何。

        吴亦凡斜倚在墙上,单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一半脸藏在阴影中看不分明。

        “张医生,我想问您的是……”

        “您在处理伤口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吴世勋的身上……”

        吴亦凡似乎有点说不下去,但还是强逼着自己问了出来。

        “他的身上,有没有什么纹身?”

        张艺兴愣了一下。

        “这就是您想问我的问题吗?”

        他分明看出,吴亦凡藏在大衣口袋里的手枪形状,看出吴亦凡发白颤抖的指骨。

        他真想知道答案吗?

        张艺兴知道,他是大侦探,破过很多棘手难题,是正义的代表,走在阳光下,是朴灿烈专门请来帮助缉毒的人才。

        可是这样的人,在他面前藏着枪,那样用力的握紧,傻子都知道他在想什么。

        “没有。”

        吴亦凡其实什么动作也没有,但是张艺兴就是知道他松了一口气,那已经对准他的枪口,也终于放手。

        “很抱歉,我隐瞒了吴少。不过我相信,你也不想让他知道。”

        张艺兴的酒窝漾起,藏住了又一个秘密。

        那是吴亦凡无可奈何的爱。

        远方。

        “金爷,吴少过来了,您看这……”

        金钟仁叼着烟,袅袅白烟遮住了他的脸,看不清楚什么表情。

        面前是一把染血的枪,吴亦凡临死前要拿出来的,致命武器。

        也是促使吴世勋痛下杀手的最后一击。

        金钟仁掂了掂那把枪,突然怔住。

        这个手感……

        然后他举起枪,对着虚空扣动了扳机。

        一簇鲜艳的红玫瑰盛开在枪口。

        长久的静默后,他看着雪中走来的吴世勋,做出了一个决定。

        “去把它处理掉,一点痕迹都不要有。”

        这个秘密谁都不能知道,注定要被永远的埋葬。

        吴家家主,要的是现在的吴世勋,而不是知道真相后永坠痛苦的吴世勋。

        在一个又一个被人有意埋葬的秘密后,吴世勋迎着风雪漠漠走来。

        走向他的盛世辉煌,寂寞无限。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从此以后,山河永素,日月渐冷,岁月寂静。

        他要背负着盛世的孤独,独自行走。

        他在天堂,也在地狱。什么都有,也最终一无所有。

        唯有爱与死亡能改变一切。


        来自iPhone客户端62楼2017-08-08 20:42
        回复
          血与蜜之地正式完结。


          来自iPhone客户端63楼2017-08-08 20:43
          收起回复
            要开新文了,小可爱们把格式打给我可好,平板功能不全qaq


            来自iPhone客户端64楼2017-08-08 20:46
            收起回复
              太快了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7-08-08 21:4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