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克吧 关注:1,338贴子:7,555
  • 15回复贴,共1

【此赛克,原创】主赛克,夏亚,h有。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有原创人物,剧情走势非原著,全文虐身,ooc求轻拍
2l放文


回复
1楼2016-10-15 17:09
    今晚月光皎洁明亮,清辉透进被风扬起浮动的天鹅绒窗帘撒进托兰西伯爵家执事一片狼藉的房间。房间里不同于往日整齐的凌乱景象还昭示着方才床上纠缠的两人的疯狂,。
    良久后,赤眸恶魔优雅的穿好衣物,从容整理着袖口精致的银质镂花袖扣,床上的人被子盖过头顶,赌气般翻过身背对着刚刚与自己在床上疯狂的人,”多谢款待”恶魔笑容优雅温柔,床上的人在被子下闷闷的冷笑,”不必客气,米卡艾利斯阁下,我们各取所需而已”恶魔低笑一声,似乎为他不同于往日有些失态的回答而愉悦的发笑,”那么,合作愉快”脚步轻快的走至门前,轻轻转动把手走出房间,转身,再轻缓地合上门,一连串压抑又不失风度的动作自然流畅,克洛德可以想象出他离去的动作,接着,是一串毫不留恋的离去的脚步声。
    克洛德半晌也没起身,坐起来时便会有液体从身后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流下,腰部酸痛的感觉更甚,仿佛正在无声的讽刺自己的行为是多么下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那个人成了那种关系?凡多姆海恩伯爵的恶魔执事塞巴斯蒂安的床伴?好像不太贴切,自己更像等待君王临幸的妃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甚至,娼妓不如。
    简单整理了自己的狼狈模样,又清理了房间的狼藉。这个时候,该去老爷的房间巡视了,克洛德一面思考着本应陪在凡多姆海恩伯爵身边的塞巴斯蒂安怎么有空来找自己,电光火石间,一个想法冲进脑海,他快步走到年轻的伯爵的房间门前轻而有节奏的叩门,没有往日熟悉的应答声。他推开门,房间内一切如常,只是窗户大开,也少了本应坐在书桌前的少年。克洛德拾起那卡在窗缝间的一粒印着凡多姆海恩族徽的闪着银光的袖扣,这枚袖扣属于另一个黑发蓝眸的少年,看来,是老爷被带走时挣扎拽掉的,窗棂上还有挣扎中留下的凌乱的脚印,看来明天得叫女佣来着重打扫一下。克洛德关上房门时还忍不住想白天来做客”讨论”了一整天,晚上临走前还要把人偷偷带走继续”讨论”,真是”奇妙”的文学啊。克洛德轻轻合上门离去。
    凡多姆海恩伯爵宅邸 塞巴斯蒂安穿过长廊走过花园,不急不缓的走向那座灯火通明恢宏华丽的建筑,真是一个愉快的夜晚想起方才托兰西家执事难得失态的样子,赛巴斯勾起一抹自己也没察觉的温柔笑意。不同于与往日礼节式的微笑,正在四处找他的女佣看到他的微笑不由呆了呆,方才回过神快步跑过去,“执事先生”!女佣努力调整着急促的呼吸,“伊丽莎白小姐来做客现在正在会客室可少爷下过命令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也不许进入书房打扰他!”女佣十分着急,说话时都没有停顿,“现在梅琳她们正在拖延时间……伊丽莎白小姐要求见少爷,但是……”。塞巴斯示意自己已经明白了,没有侍者会违背主人的命令,更何况他们的主人凡多姆海恩伯爵性格并不如外表一样温柔美丽,相反,他决绝果断狠戾的手段无人不知。
    推开会客室的大门时赛巴斯突然想到梅琳的特点之一是左脚拌右脚并且总在关键时刻打碎器皿,但愿今天例外,赛巴斯再推门时暗想,但事与愿违。推开门时他刚好看到梅琳把杯子打碎,咖啡溅在了伊丽莎白的裙子上。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但伊丽莎白并没有发怒,她不愿意在一位俊美且有风度的绅士面前暴露自己任性的一面。她用一位贵族淑女具备的柔和又矜持的语气开口“塞巴斯蒂安先生,您知道的,夏尔最近总是回避我,……也回避婚礼的事,并且有悔婚的意向,我很担心,他……,现在是不是有了真正喜欢的人,而且现在正和那位小姐在一起……”赛巴斯微微欠身,“您可以忘记这些无聊的的设想”然后便转身出了会客室,梅琳示意伊丽莎白跟上去。
    “伊丽莎白小姐,少爷读书时不喜欢别人打扰他,所以他命令过如果不是执事大人亲自要求即便是女王也不能进他的书房”
    “真的吗?”伊丽莎白眼睛一亮,
    “当然”梅琳微笑着点头。
    一行人在夏尔书房门前站定“少爷,伊丽莎白小姐现在在府上,并且希望您能亲自接待她”“请稍等”夏尔声音平静,呼吸好像有些急促,一阵只有赛巴斯才能听到的窸窣声后,“请进,”夏尔呼吸平缓了许多。


    收起回复
    3楼2016-10-15 17:14
      房间里,凡多姆海恩伯爵并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只是没有像往常一样穿着繁复华美的礼服,而是穿着衬衣,坐在书桌后,面前摊开着一本厚重的书籍,上面的字体繁杂扭曲,是很少有人能懂的一种生僻文字,当然,夏尔和赛巴斯除外。
      在夏尔的注视下,伊丽莎白也低下了头,赛巴斯依然笑眯眯的看向少爷和他面前那本其实放倒了的书,夏尔用眼神示意伊丽莎白在远处的椅子坐下,“到底是怎样重要的事让你不能等到明天而必须在今晚来说?”伊丽莎白考虑了一会“我想,应该把我们的婚期提上日程了,”话音刚落。夏尔便皱起眉头仿佛陷入了考虑的样子。只有站在夏尔斜后方的赛巴斯知道夏尔露出这种表情的真正原因,他想,如果藏在书桌下的托兰西伯爵没有用食指和拇指掐住少爷的腿并大有加重力道的意向的话,少爷一定会面无表情面对所有人的。


      回复
      5楼2016-10-15 18:06
        夏尔“思考”了很久后才回答“这件事,我会仔细考虑一下再给令尊答复的,如果没事那就请回吧。”
        伊丽莎白站起身,尽量掩盖住不舍并伪装成镇静。“那好吧,可别让我等太久”夏尔没回答,只是不动声色的看了赛巴斯一眼,赛巴斯会意,示意梅琳送伊莉莎白出门。就在梅琳开门的一瞬间,一扇窗被风吹开了,伊丽莎白顺便上前关上窗,发出了一声极似关门的声音。
        上帝啊,伊丽莎白终于走了!亚洛斯从桌子下钻出来那一瞬间,赛巴斯终于忍不住扶额,并在心里吐槽果然爱情会把人变成白痴,一个两个,都这么蠢。夏尔也感到亚洛斯的智商急待自己拯救,坐姿从托腮变成低头忍笑。
        亚洛斯看到眼前情景也明白了,自己错把关窗声听成关门声了,伊丽莎白还没走!亚洛斯眼刀狠狠剐向始作俑者夏尔,都怪他!提议什么出逃!还让塞巴斯蒂安去拖住克洛德,结果害的自家执事被吃干抹净不说,前戏时伊丽莎白又突然来了自己也被他塞到书桌下面闷了那么久!现在还要自己想办法骗过伊丽莎白!
        亚洛斯马上冷静下来对着目瞪口呆苦苦思索的伊丽莎白轻松一笑,挥了挥手上造价不菲的“抹布”我说我在擦地,你信吗?”
        房间里气氛更尴尬了


        回复
        6楼2016-10-15 19:30
          伊丽莎白会信这种鬼话吗?!她又不是傻!伊丽莎白仿佛想明白了什么,她颤抖着声音尖叫道“真是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
          夏尔漫不经心的抬头“既然你都懂了那就……”然而下一秒伊丽莎白冲到亚洛斯面前,要开打了?赛巴斯暗想,夏尔也忽然立起,“住手……”
          纳尼?!
          只见伊丽莎白郑重地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您是客人!夏尔怎么能然您做这种工作呢?!请您务必要原谅他这种失礼的行为,身为他的未婚妻请让我替夏尔道歉并作出弥补!"然后拿过亚洛斯手上那原身是礼服下摆的”抹布“一头钻到桌下开始打扫,
          亚洛斯眼神一暗,双手无意识攥紧,太有罪恶感了,明明是自己有罪,还欺骗了这个单纯的女孩……“
          夏尔皱起眉,轻声道”生气了?“亚洛斯不着痕迹的躲了躲,”伊丽莎白还在“想了想,他又补充道”他毕竟是你的未婚妻“”可是我最终一定不会娶她“夏尔打断他的话,见亚洛斯不说话,夏尔冷笑,语气里有愤怒,也有失望”我一直以来都在干什么啊……你还是只信任克洛德!“……
          在外面用自以为很小声音吵架的人并没有发觉擦地的声音小了很多,他们的对话一字不落的传进伊丽莎白的耳朵,伊丽莎白用力擦着地可面前这一片始终有水擦不干,眼泪无声地落在地面上,真是的,她又不是什么也不懂的无脑大小姐,这种事明明是已经无法挽回的了,可自己为什么还要装疯卖傻,希冀还有挽回呢,她了解夏尔,他一定是真的爱上了亚洛斯。而且,一定不会和自己在一起……


          回复
          7楼2016-10-15 20:29
            不是单机了,好开心,高二狗在课上发的,错字和标点错误还有语句不通顺处还请原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10-16 06:41
              就这样气氛古怪的过了很久,最终,伊丽莎白不但擦干净了地面,还在地板上仔细打过了蜡。众人面对着光可鉴人的地板沉默了许久,伊丽莎白一脸期待的的看着夏尔,夏尔咳了咳,打破平静气氛“擦的,很干净”伊丽莎白开心的离去,只是这一事见的恶性后果持续了很久,并且受害人只有夸奖了伊丽莎白开心的离去的夏尔,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只要在他的房间里亚洛斯就会避开他求欢的要求并且疯狂打扫房间。亚洛斯看着夏尔有些郁闷的神情,心里冷冷一笑。活该,谁让你夸伊丽莎白的,活该!
              在几何里三角是最坚固的结构,但这从不适于人与人的交往规律,朋友间这种关系就意味着总有一个人要受些冷落。在男女关系间则意味着有一个人要出局了,而往往这种出局和认识时间长短或感情有多深厚是没关系的,感情再如何深厚,也比不上对的那个人带来的触目惊心和震撼。靠脆弱的亲情支撑的关系总是显得互相牵制,摇摇欲坠。而有些人看上去只是过客,但他只是微微回顾,就足够让世界众神灰飞烟灭,万佛俯首称臣,分崩离析,天塌地陷。


              回复
              13楼2016-10-28 21:18
                后文写了一篇伊丽莎白的gl番外


                回复
                16楼2016-10-28 22:44
                  第二天,当克洛德走进亚洛斯的房间时,亚洛斯已经平静的坐在房间里,和往常一样。
                  有时候,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看别人说谎,比揭穿谎言更有意思,所以克洛德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老爷早安”
                  亚洛斯有些不自然的快速应答了一声,而克洛德并没有放过这个话题。
                  “今天您起床很早呢”克洛德状似无意的掀开窗帘
                  亚洛斯闻言差点把咖啡洒在面前摊开的书上,今天他起床当然早得很,只不过是从夏尔的床上起来的罢了,天知道,他现在腰还酸得很呢,亚洛斯决定带开话题,克洛德余光把一切尽收眼底,但不揭穿谎言才是明智之举。
                  亚洛斯轻咳一声,把面前的书翻过一页,语气轻快“好像有很久没有举办过舞会了呢。”克洛德微微颔首,亚洛斯轻轻转了下蓝宝石般美丽的眼睛,“嗯……好像上次舞会你没有出现”亚洛斯合上书,托着腮笑着看克洛德“这可是相当失礼的”见克洛德琥珀色的眸中有一丝困扰快速流过,眉头也微不可察的皱了起来,亚洛斯微微一笑,完美报复了克洛德不揭穿谎言带来的尴尬。
                  “想起来了,是那个有名的花花公子温莎子爵对你表现出兴趣,虽然你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他,但是”亚洛斯声音里有掩不住的愉悦“但是他对你更感兴趣并且更纠缠你了。”克洛德想起温莎纠缠他被塞巴斯蒂安撞见那天夜晚塞巴斯蒂安是如何对待他时,不由身体一僵,亚洛斯察觉到他的变化,双眸灿若繁星“哈哈,真有意思呢。”他笑得直不起腰来’“既然这样,那就办一场舞会吧,你,也必须到场哦,这次可不能再逃避了,毕竟,身为主角,不到场那这场戏可就失去观赏价值了“亚洛斯仿佛小孩子恶作剧得逞般笑了起来。
                  有趣,可真是有趣。原本只是想转开话题,可是却让他想起了更有意思的事,想起前一阵子的发现,亚洛斯微微垂眸,好戏,就要开场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回复
                  18楼2016-10-28 23:02
                    从现在开始,之后的每一更都会变得画风清奇,最后he,相信我手稿已完结,但字数太多用文档录入真的累死朕了


                    回复
                    22楼2016-12-03 11:16
                      告诉你一个很快就不是秘密的秘密,兰斯居然也是恶魔……亚洛斯低笑一声,向后靠在夏尔身上。“什么?”夏尔微微转头,亚洛斯露出狡黠的笑容,语气既撒娇也有些抱怨“塞巴斯蒂安出手太慢了,这样下去克洛德可就要被抢走了,所以……hey夏尔,想不想看看执事们失态的样子?”夏尔表情微不可察的一变,总有些不祥的预感,亚洛斯是要闯弥天大祸的节奏吗?亚洛斯笑容格外灿烂“好剑也是要好好淬一道锋刃才会更加锋利,所以,我找了一块很好的磨刀石哟。”有一回,夏尔早送他回去了一会,塞巴斯还在克洛德的房间,自己刚好路过,听到塞巴斯临走前说兰斯也是恶魔,并且是他的死对头,要克洛德小心,不要吸引他的注意,这丈夫叮嘱妻子一样的语气啊,亚洛斯连连摇头,下一秒,克洛德大力合上窗,但可以看出,那天晚上克洛德的心情相当愉悦。所以从那天后,亚洛斯频频邀请兰斯作客并且刚好让他看到塞巴斯从克洛德房间出来,所谓对手,就是要从各个方面打击对方,以对方的痛苦为自己的快乐,兰斯素来切身贯彻这一观点,所以他已经秘密关注克洛德很久,据可靠消息,他暗示了那个无脑的温莎给克洛德下药。自己办这个舞会就是为了给这件事创造机会。开玩笑,克洛德可是恶魔,一般的药怎么能对付他?夏尔松了口气,这恰恰是自己选择兰斯的原因,亚洛斯不紧不慢的补上下半句,因为只有恶魔才知道如何对付恶魔。
                      听完这一席话,夏尔无言望天,并在心里默默给塞巴斯蒂安了一根蜡烛。
                      湖边,好不容易在温莎劝酒的攻势下逃出来的克洛德背后一冷,头脑也变得不太清醒,怎么会这样?自己怎么可能会醉?克洛德扶额,该死,自己怎么会变的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混沌的脑海里闪过温莎公爵递给自己那杯颜色古怪液体时的笑容,克洛德无力地攥紧拳头,可恶,绝不可以失态,特别是在那家伙面前。


                      回复
                      27楼2016-12-04 09:17
                        下一章有克洛德和别人的前戏,精神洁癖者绕路,不过相信我吧,你们期盼的塞克和夏亚肉不远了,野战呦


                        回复
                        32楼2016-12-17 19:32
                          @y992012


                          收起回复
                          33楼2016-12-17 19:35
                            @紫晶晓夜


                            回复
                            34楼2016-12-17 19:37
                              亚洛斯飞快的把夏尔拉到窗边,“啊,兰斯呢?”亚洛斯十分失望“兰斯?”夏尔眉心一跳,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刚才兰斯抱着一个人过去打野战哦”夏尔松了口气,又哭笑不得,他伸手在亚洛斯的腰上不轻不重的捏了一把,“这么感兴趣……要不要亲身试验一下?”“才不要”亚洛斯果断拒绝,二人勾肩搭背正准备再发动一轮虐狗攻势,亚洛斯的目光却被方才兰斯经过的地上的一样东西吸引住了,眼镜?款式还挺眼熟的,咦咦,桥豆麻袋!那……不是克洛德的眼镜吗?!亚洛斯缓缓转头,正好与瞬间安静下来的夏尔对上目光,“亚按你的计划现在和兰斯在一起的是克洛德吧!”“夏尔我看到了克洛德的眼镜!”二人同时惊叫出来“没关系,我可以让塞巴斯蒂安去阻止兰斯”夏尔十分淡定“可是少爷,执事大人被凯瑟琳小姐约出去散步了呢”梅琳恰好经过,【哔—】夏亚夫夫对视片刻“亚,刚才你有看到什么吗?”“啊,刚才什么也没发生啊”
                              呵呵呵呵今晚的月亮真好,天凉了,让兰斯自己作死吧,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哟


                              收起回复
                              39楼2016-12-17 20:32
                                番外:论神(bang)助(dao)攻(mang)的危害
                                圣诞节要到了,伦敦上下一片欢乐气氛,所有人都在忙于自己的事情,贵族们的管家也忙得团团转,指挥仆人布置房间,初次者可能会手忙脚乱,但对于有经验的情况就好上太多了。今天也一样完美的执事大人塞巴斯蒂安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工作。可今年的工作似乎扩大了范围除了凡多姆海恩家,托兰西伯爵家的工作也被交到塞巴斯蒂安手中,原因是克洛德请了假,据说是腰疼。批准放假的也不是托兰西伯爵,而是夏尔,至于原因嘛,据传是闪到腰了。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会客厅里,亚洛斯状似漫不经心的以一种尽量小幅度的动作上身前倾端起咖啡,但还是不可避免牵扯到了腰部,不由的表情纠结了一下,坐在对面伊丽莎白及其未婚妻叶伦对视一眼,同时用同情的目光凝视着亚洛斯,仿佛他是病入膏肓即将举行告别仪式的尸体,“亚洛斯,其实这次我们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叶伦笑容神秘,“我和伊丽莎白在旅行中找到了一种特效药,可以治疗腰疼”
                                没用的,自己的腰疼才不是闪到了,而是运动过量而且是床上运动。亚洛斯在心里暗道,不过还是要感谢两位好友的热心。正想着就看到伊丽莎白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瓶子里诡异的配色让亚洛斯表情微微一变,好吧,自己好像还没有为医药学献出生命的打算,至少在反攻夏尔之前。“哦,亚洛斯,这个你吃可不行,要给罪魁祸首吃才有用” “毒死夏尔吗?”面对亚洛斯的问题叶轮微笑“买卖不成仁义在,不过这药的作用或许比毒药还要严重”据二人的解释这种药服用一次就会造成早[哔——]的效果。掺在液体里或固体里都可以,只要服下就会立竿见影。猥琐的作用让亚洛斯忍不住发笑,不过真的有用吗?再者早[哔——]而已,会对夏尔造成叶伦描述的杀伤性效果吗?正想着,有人礼貌的敲敲门,是今天强迫自己去工作却因腰痛而不得不早回来的克洛德,看着克洛德和今早出门时相比明显换了一件的衣服,三人齐齐叹气,看来又被吃干抹净了。伊丽莎白也取出了一样的药给克洛德。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叶伦就被叶伦的哥哥兰斯派人来叫走了,“路易斯伯爵,兰斯公爵说他没有意见替您处理公务,但就目前情况来看如果您再不回去那下次再见兰斯大人恐怕就是在兰斯公爵的葬礼上了。”想想自己桌子上堆积成山的公务,叶伦长吁短叹的上了马车,表情悲壮犹如即将去赴死,送走这对夏尔一手促成的欢喜冤家,亚洛斯沉默片刻“克洛德,你准备给塞巴斯蒂安下毒哦不是下药吗?”克洛德皱眉,这个也正是自己纠结的问题呢。
                                忙完工作,塞巴斯蒂安推开房门,克洛德正对着一杯红酒发呆,难得出神恍惚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塞巴斯蒂安总觉得那杯红酒的颜色好像格外深


                                回复
                                53楼2017-02-08 2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