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吧 关注:321,259贴子:8,999,650
  • 2回复贴,共1

转文《倾心赴仇GL》叁仟ML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度娘


回复
1楼2016-10-07 00:24
    杀戮有时
      囚鬼,二百六十多年前诞生于神秘的锻造大师佐佐木三郎之手。
      
      所以说他神秘,不是因为他一直居住在深山中,而是因为他为客人锻造刀具时会提出怪异而血腥的条件:他要求刀具的主人放出满满一刀鞘鲜血。
      
      偏他所造的刀,比正常尺寸大许多,由此,能够得到他所造刀具的九人中有六个是当时赫赫有名的厨师和医者。
      另外三人虽都得到了他们梦寐以求的武器,但最终能够使用它们的,也就只有上川秀行一人:“欺神”的主人吉田雄一惨死在争夺“欺神”的阴谋中。“焚妖”的主人佐佐木三郎的儿子佐佐木令太猝死于失血过多造成的心脏衰竭。
      
      于是有传言,三郎造的刀是嗜血的。没有了封鞘的血那些刀就不会出世,没有了敌人的血那些刀就会毫不留情的噬主,再没有了主人的血那些刀就会褪尽一身锋芒成为唾手可得的货色。“囚鬼”也不例外。
      上川秀行是名噪一时的将军,自是从来不会为血源发愁。他过世后,“囚鬼”并没有如外人所料般传入他的儿子上川健手中,而是直接落到了他刚满月的第三个孙子上川凌谷襁褓边――没有了血“囚鬼”会死,有了血善良的上川健会死。两块都是心头肉,上川秀行只能寄希望于长着一双恶魔般尖耳朵的孙子。
      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是多么毒辣。上川凌古古怪的脾气暴戾的行为不仅为上川家在今后数百年的时间里统御东亚黑道打下了坚实基础,还将“囚鬼”雪亮的刀身喂养得与日争辉。
      
      “囚鬼”传到上川龙芥手里时,已经易主十二次,裹鞘的蛇皮也换了九张之多。
      
      上川龙芥背着手仰头向树枝上一只硕大的鸟笼,并不时吹声口哨逗弄笼里的小猎鹰。
      这是只纯血猎鹰,虽然还没长成,但从它凶狠的目光和琵琶勾般的爪子上看,假以时日它必不逊色于它的父母。
      
      突然,原本安静的它急促地嘶叫一声,眼睛变成墨黑的颜色,眨眼间冲出了笼门向上川龙芥身后袭去。
      
      “回来!我知道了,你别自作聪明。”
      上川龙芥一声低吼,吓得小猎鹰在空中猛振了几下翅膀后落回他的肩上。
      
      “佐易呀,这是我养的畜生,你可别当野鸭打。”把猎鹰放回笼中,上川龙芥转身走到石桌前倒了两杯茶。
      
      来者是个身形瘦长相貌俊朗的男子,左手提着个皮箱右手握着把枪,一身笔挺的白色西服与背后矗立的尖顶教堂融合得极为完美。
      
      他似乎丝毫没有收到猎鹰的影响,将枪插回后腰便走到上川龙芥身边坐下:“上川会长,我来不是为了喝茶。”说着,他把皮箱一把推到桌子对面,“JC655的制作流程和样本。你要的东西我带来了,现在请你放了我女儿。”
      
      上川龙芥摸摸额头,漫不经心的打开箱子,取出一把小巧的手枪放在手里掂了掂:“这就是JC655吧?果然很轻,难怪能把我们的1YC比下去。”
      
      “东西你拿到了,今后没有人会跟你争亚洲军火市场,现在我能带走我女儿了吗?”男子不耐烦的松开领带,眼睛却死死盯着上川龙芥。
      
      “你杀了我们两个人,你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
      佐易,你为什么会傻到做出这样的事来?
      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把庞大的军火市场放在眼里?
      
      “你!”
      男子猛然起身,掏出手枪直指上川龙芥的眉心:“黑道生意,难免有错杀,你要是用这个为难我?至于吗?”
      
      “阿。”上川龙芥不知被地上的什么东西吸引去了注意力,只管低下头去眯起眼睛细细观察,根本没把面前的枪口放在眼里:“佐易,看看这个,刚被我踩死的蚂蚁。看,这么轻的身子,像你么?”他捻起一撮又是泥又是土的东西,放到两人中间。
      
      “你根本就没打算放了我女儿!”男子持枪的手有些发抖,原本白皙的脸也被怒火烧得通红。想起小女儿那可爱的模样今生可能无法再见,他不禁将一口整齐的牙齿咬得咯咯脆响。
      
      “谁说我不打算放你女儿的?我说到做到,你把JC655的资料拿来,我就放了你女儿。”上川龙芥伏在桌上写了张字条,抬手向鸟笼招来小猎鹰。“去吧。”随着他一声令下,小猎鹰张开双翅向天空飞去。不大一会儿,几颗信号弹在蓝色背景里熄灭,告知任务已经完成。
      
      “信?”
      
      男子看他真的打算放了自己的女儿,神色逐渐舒缓下来,收起手中的枪,转身离开:“信。”
      
      白皮鞋踩在初春的草地上难免有种骇人的快感,既是绝处逢生,又是否极泰来。
      男子见背后没有追兵,眼前也没有阻碍,一颗高高悬起的心终于能够放下。
      
      “佐易。”突然一道白光在他眼前的草地上闪过。
      
      我说会放了你女儿,可没说会饶了你――阴森的声音仿佛从地底传来,夹带着地府的寒风,散发着腥甜的气味。
      
      男子还来不及反应,只听一声布匹撕裂的响动,闪亮的刀身不知何时已经守在距自己下巴不到十公分处,刀尖上跳动着耀眼的光芒。
      
      草地,刀尖,刀刃。
      
      近了,刀尖慢慢朝自己靠近,近了,能看见的刀身越来越短···刀尖已经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可是为什么一点也不疼?
      
      上川龙芥冷笑一声,回手猛然抽出“囚鬼”。
      男子轰然倒地:那一刀,是从背后刺进心脏,他看到的,只是“囚鬼”从身体里拔出的过程。
      
      刀身上的血很浓,几乎快要凝固在刃口。
      
      “阿,光顾喂你吃饭,忘了小真的婚礼!快开始了吧?”
      上川龙芥拍拍脑袋,急忙向教堂走去。
      
      踏进礼堂大门时,他还不忘细心的叮嘱手下去清理战场:“我丢了些垃圾在那边,你们去打扫打扫,别污染了环境。”
     


    回复
    4楼2016-10-07 00:33
      最后我再来阐述一下精的特质,精是一种神奇物质,施之则生人,留之则生己。精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精是可以“内化”的,通过功法的修炼达到练精化气,还精补脑。所谓“精满则溢”的理论只适合没有修炼过功法的普通人,因为没有修炼过功法,所以他的认识就只能局限在“精满则溢”这个层面,而没有更深刻的体验。就好像看到白天鹅就认为世界上只有白天鹅,其实世界上还有黑天鹅,只是他没有看到罢了。


      回复
      7楼2016-10-07 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