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tale吧 关注:84,467贴子:1,276,595

回复:【渣翻】A CHARActer Analysis──Ch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Chara會在鏡中踴躍地指出Frisk。



在他第一次調查時歌唱童遙(我懷疑Frisk真比Chara年輕?)

* 假人-攻擊0 防禦0
* 棉花心和紐扣眼。
* 只有你能入我的眼。

稱他們可愛。



抵達新居時,如果Frisk不殺光所有攻擊他的怪物,即使他曾殺戮過,Chara都會感到深刻。
這是他再次說「是你」的時候。

畢竟他曾面對過類似的情況。回到以前所說的,在該路線他認為Asriel的決定是對的,它在起作用。

然而,除了他對臨終的床的病態評論(看來可能只是忍不住),他都儘量避免對Frisk透露真實身分,通過保留某些關於新居物品的資訊。

這是為什麼?

Chara似乎是個相當內向、安靜的人。

如果我們注意他們的姿勢,Chara比Asriel更緊張,用花遮擋自己的臉。感覺像焦慮(而非大家出於某些原因把他描繪成的超自信、超氣勢病嬌)。

Asriel是他最好的朋友,而且⋯⋯好吧,他認識Frisk不是很長時間,不必要向一個可能認識不到一個禮拜、幾乎陌生的傢伙(雖然他們共有一個身體)告知所有生前的細節。

嘿,這是不是似曾相識?




小花從不透露他以前的身分──Asriel──直到認為你是他最好的朋友。同樣,Chara不怎麼認為他生前的名字跟你有關係。


收起回复
92楼2016-10-13 20:06
    【在那條連名字都不能提的路線】
    (註:原文是”Onthe Run-That-Must-Not-Be-Named” ,用了伏地魔He-Who-Must-Not-Be-Named的梗)

    ⋯⋯但在他最好的朋友面前無須隱藏,對吧?



    正如之前所說,在和平路線你教導他們Asriel所做是值得的。Frisk存活、交到朋友,以及得到「最好」的結局,全靠不回擊對手,即使被攻擊。

    但如果你走上邪門歪道,你可以做很多糟糕透頂的事情,你教導Chara和Asriel不殺生才是錯誤的,「任務」比任何人的生命都更加有價值,代表Asriel背叛了Chara,他最信任的人⋯⋯然後,這似乎,作為對應機制,Chara在Frisk的處境中投射這種關係。

    嘿,這不是很眼熟嗎?

    * 你是我一直以來都很想要的那種朋友。
    * 所以或許我把他的形象寄托在你身上。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把你當成他,(停頓)
    或許⋯⋯事實是⋯⋯Chara不是最好的人,
    Frisk⋯⋯你是我一直以來都很想要的那種朋友。
    所以或許我把他的形象寄托在你身上。」

    Asriel希望他可以擁有像Frisk一樣的朋友,所以他投射曾經的好友──Chara的形象於Frisk身上。如果你走高速公路到地獄,情況就會反轉。

    記得墜飾鎖嗎?那個說明「最好的朋友」的東西?

    ⋯⋯那個遺留在房間Asriel方向的東西?



    ⋯⋯那個Asriel生成的「最終形態」?


    墜飾鎖沒有在他真正形態中出現,所以它並非「真正」戴在他身上,而是他創造的投影。



    房間內有兩份禮物,意味著各自代表一方。在Chara方向的是破舊的匕首,對他來說種植很實用(對認識水香腸感到興奮、經常畫金色花朵,Chara似乎喜歡植物)。在Asriel方向的是心形墜飾鎖。

    很有可能墜飾鎖本來有一對,如此的話Frisk拿到的應該是屬於Asriel;Chara的已經被一同埋葬了,這解釋了為何當Frisk擁有時Asriel沒有「真正」戴上它。也有可能稱作「墜飾鎖」的原因是它只有一個,又或者可能它只是作為一個道具在禮物盒內顯示。

    不管怎樣,盒內的墜飾鎖應該屬於Asriel,屬於Chara最好的朋友。

    其中,在這路線,是屬於Frisk。

    「你」一直指Frisk,Chara此刻已經用第一人稱來形容自己了,「擋住我的路」、「我的床」,但仍偶爾稱呼「你」。即使在這路線,金色花朵的描述仍然是「一定是它們接住了你」。

    既不是Chara也不是玩家掉落花叢,而是Frisk。「你」是Frisk,仍是到處跑的人。所以Frisk戴上墜飾鎖時⋯⋯

    墜飾鎖物歸其所。





    永遠。

    你,玩家,客觀地知道Asriel是對的局外人,對Chara施以背叛的巨大痛苦,擺布他認為對比之下你是更好的伙伴。那麼Asriel就不是他最好的朋友,而是你。

    Chara在這路線沒有憎恨或甚至取代Frisk,才怪,他並非永遠都是快樂的。


    收起回复
    100楼2016-10-14 12:57
      在和平路線,Frisk會在某些情況被旁白嫌煩(尤其是在重覆調查時感到厭倦及懊惱),但大多數情況他似乎會儘量遷就Frisk。



      有時他會對反覆的調查開些玩笑,例如「雪澎」對白,又若你不斷開/關水龍頭:



      但此路線他是憤怒且沒耐性的,被「背叛」的深層憤怒,潛在的道德腐化,將其沒有靈魂的特質影響到極致,改變他的每一個行動與每一個存在,包括他的新伙伴。

      在雪町調查禮物時會被他打斷⋯⋯



      不再說「雪十面體」的笑話⋯⋯



      而每件物品都是迅速調查。



      這路線的整體語氣就是「你在做什麼?還不快走。」

      即使如此,有少數情況他其實阻止了Frisk反覆調查(實際上是玩家)。

      事實上,這路線大部分時間都由你操控,允許按照自己意願而不受干涉地移動、行動和寬恕。這些場合Chara表現非常引人注目是因為他是你無法控制的角色。



      而且他就好比是某個人坐在你旁邊,猛拉你手上的控制器繼續前進,「嘎啊!!讓!!我!!來!!吧!!!!」

      但這些行動並非微不足道,即使是你,作為玩家,帶領著屠殺路線,而他大部分時候都退居幕後,讓你「指導」(如果你按下戰鬥按鈕,那擊殺是你造成的),他會做出一些「貢獻」。


      他在叙述中犯了原始的錯誤(笑),但他仍向你提供戰鬥方針,所以你仍然是參與戰鬥的角色,而非Chara⋯⋯通常。

      在最後,最終的一擊並非由你輸出。當你的攻擊被閃避後,他迅速補上第二刀──首次由他自己來攻擊。




      這也是他首個擊殺數。在他擊殺之前LOVE仍保持19,這證明他能夠在你不指示的情況下進行攻擊,但允許你在這場戰鬥中操縱,甚至包括「寬恕」選項。你仍然在「指導」他。


      收起回复
      107楼2016-10-15 14:35
        這是補充樓:【為什麼Sans沒有計入擊殺數內?】
        原作者:同樣是determinators
        原網址:http://determinators.tumblr.com/post/142263742347/why-sans-doesnt-show-up-as-a-kill
        翻譯:一粒小麥

        總觀整場無慈悲路線,你每一次的殺戮,你的擊殺數都會增加。

        這似乎有個奇怪的例外,Sans不會計入擊殺數裡。由於在最新的補丁裡仍維持這樣,可以肯定這並非遊戲漏洞。

        戰鬥尾聲,他流血了(又或是跟他「血液」有著同樣顏色的番茄醬),當他走到畫面外,他發出標準死亡音效。那為什麼他沒列入你的擊殺數裡?

        很簡單,因為不是Frisk殺死他,而是Chara。

        當你作出第一下攻擊,Sans閃避了。第二次攻擊並非你輸出,它在你的意科之外發生,那攻擊是Chara的,那擊殺是屬於Chara。

        Chara的第一血。

        其他所有的殺生都是你自己的選擇,所以他把那些列進你的擊殺數,但這次是屬於Chara的。他在Frisk的體內,所以他們共享著他們的LOVE,但從技術上來說那擊殺是屬於Chara,所以沒列入Firsk的帳。

        Chara,在此時的無慈悲路線,在叙述中建議Frisk繼續攻擊,但沒有操縱Frisk的雙手,甚至讓他寬恕(結果被花式吊打),他於LV19(在Sans被殺前)擅自行動去作出第二次攻擊,而震驚Sans。

        所以如果Chara的殺生是跟Frisk的擊殺數分開來計的話,那麼在Sans之前所有的殺生都是你造成的,你其實有寬恕和殺害的選擇權,而你選擇了殺生。

        但Sans不是被你殺死的。


        收起回复
        108楼2016-10-15 14:43
          此後,他很快就進入花園,然後殺死在那邊等候的兩人。並非因為他不信任你做不出來(經歷一切之後,我肯定他完全料到你做得出),而是因為,我認為,他覺得必須由他來做。

          這路線的結局,他的擊殺數是3,但由於他認為Frisk是同伴,所以既然是所有謀殺的共犯,他們共享著所有殺戮帶來的LOVE和EXP。

          然後⋯⋯



          他會解說關於數值的本質、向你道謝、稱讚你等,重點是你心甘情願地做的行為和他們的合作關係。
          這裡事情演變得有趣起來。

          他給予選項。這類似「戰鬥」或「仁慈」按鈕,而今是對於世界的選擇。顯然,他已經傾向你去選擇「戰鬥」,或「消除」。

          有趣的是,他其實可以自行消除世界,但仍為此提供選擇界面。如我所說,他不喜歡強行佔據。他相信他是跟隨著你的指導(又或者他認為是Frisk的指導,但你在控制Frisk),當人總是在佔據著的話是不能被指引的。


          那,當然,不代表他不能佔據。


          選擇界面是禮貌性質,Chara任何時候都可以佔據,但他允許你做你想做的事──去指導他,不管怎樣的行為,因為他是困惑地甦醒,而且他在計劃失敗後失去自信。這就是他的意思。

          你已經導致他相信這是你一直以來的堅持,如果你選擇「消除」。



          他就像是「很好,正如我所想,你是優秀的,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然後差不多冒出愛心眼,或其他TMD不管什麼。

          選擇不要⋯⋯



          如果他不是感到沮喪,就是感到有點慌。我是指,他幾分鐘前才剛為你殺害他的家人──包括他最好的朋友,那個他認為背叛他的人,並將你取代其位置⋯⋯然後又立刻背叛了他。

          你並非懷著如毀滅世界的遠大目標,你只是為了得到樂趣而殺人,因為世界是你的遊樂場。當Chara假定你是為了某種使命,相應的怒火也隨之而來。

          他無視你的選擇,抹煞整個世界⋯⋯



          而非Frisk。

          這是抹銷世界的具現化,Undertale的窗口在抖動,我們可想像Frisk被攻擊和殺害的模樣。

          如果你在屏幕前等待幾分鐘,理清你的思路,追溯你跑這條路線顯然為了樂趣,而非「目的」,他會譴責你。



          當他對你宣洩惱火(和確認你是大部分時間操控這條路線的人),他提出了妥協。



          這證明整條路線Frisk仍保有他的靈魂,否則它不能成為談判的籌碼。

          你不會遇到比他更有禮貌地拿取你的靈魂的人了。他詢問你的同意,甚至再次確認,然後給回你想要的東西。


          收起回复
          110楼2016-10-16 16:13
            除外,這不是你的靈魂。Chara征求「你」的靈魂時,他認為其對象是Frisk(他認為他全部時間都是在跟Frisk說話),所以他拿取的是Frisk的靈魂,否則⋯⋯
            這不會發生。恭喜,你剛出賣一個八~歲的靈魂,魂淡。

            當然,他留下了一個疑問:為什麼他在結局做這些事情。

            我相信他在嘗試向你追究。



            這句話出現在他建議「妥協」之後。如果你為了尋求樂趣殺死所有人,然後又嘗試跟他們和睦相處,他現在可以從中阻撓。他不會在中立結局進行干擾。


            你逼他走到不歸路──殺死Asriel,而他也確定你不能讓它還原。

            但如果你重新創造世界之後又不去尋求快樂的結局,他會譴責你。



            「又是令人糾結的慚愧!」
            ──你,大概。

            而他疑惑到認為有義務去告訴你該做什麼,字面意思,別的東西。

            「雖然我再也不能理解這種感覺,但我認為道德上應該告訴你去做某些事情。」


            有些人認為這事情是指「毀滅人類」,但拜託,LOVE只是你傷害他人意欲的多少,那玩意對付怪物就跟切豆腐一樣,但在現實世界,他只是個拿著園藝工具的憤怒屁孩,人類用拖把就可以隨便擋開。

            最重要的是,人類的毀滅只有一個靈魂之差。




            Asgore會奪取Frisk的靈魂然後殲滅人類,通過一對一近距離的殺死小孩,他證明了他的膽量是做得到的。如果Chara想毀滅人類,他只需向Asgore交出Frisk的靈魂就可以了。他甚至可以選擇棲身於現在已經完全沒有靈魂的、像小花般決心注射的身軀,但他從不這樣做。

            另外,當他能夠毀滅世界時,這行動已經毫無意義,Chara對你生氣的根本原因,是你沒有目的地殺生,然後逃避責任。

            即使在第二輪,他仍試圖提醒你承擔責任。




            功能上來說,你買了遊戲因此你能遊玩,但那並不會阻止這憤怒的12~歲任命自己,對你進行最後無止境的審判,假設你只為樂趣而選擇殺害所有人,然後又自以為可以逃避一切。

            因此他出現於這路線,Chara是Undertale一直以來的最後支柱,努力地嘗試讓你為自己所做的事負責任。


            收起回复
            111楼2016-10-16 16:22
              昨天的事事出突然,我幾乎都是處於緊張又慒逼的狀態,很感謝有些吧友願意幫我說話,讓我壓力有稍為緩和些,以及為防引戰114樓已刪,雖然還不知道事情還會怎樣發展,但今天也照更一些吧。


              回复
              116楼2016-10-17 22:31
                【在和平結局】

                除了叙述,Chara同時在這路線的結尾為Frisk作出貢獻。



                在確認無論他或Frisk都無法移動、使用存檔之後,他給了這建議:



                當他想到這裡,他在你的選擇界面上提供了一個全新的選擇。



                如果你去拯救你的朋友,但又接著退出(按shift或X)



                ⋯⋯他會像上述的語氣般驚訝,因為你幹嘛從拯救他們的選擇中退了回來。

                但他起初甚至不清楚這可不可行。



                直到起作用。



                當Frisk終於達到條件去拯救Asriel,他需要觸發與他經歷過的友誼的回憶──這就是他如何拯救其他人,透過回想他們相處的時間。



                謎題、戰鬥、玩笑、打電話、擁抱,他似乎只能觸發與他朋友的共同回憶去拯救他們,他不能利用Undyne的回憶拯救Alphys。

                Frisk沒有能夠拯救Asriel的共同回憶,幸好,他知道某個人可以。



                Asriel的記憶與Chara產生共鳴。



                接下來的戰鬥,當Asriel告訴Chara他是多麼的在乎他,旁白陷入沉默。


                收起回复
                117楼2016-10-17 22:36
                  一切過去之後,他陪Frisk直至最後⋯⋯



                  ⋯⋯但沒辦法知道他在結局之後如何。

                  在他不能依附Frisk後,小花來給Chara報告狀況⋯⋯




                  ⋯⋯但神秘的黑色空間是某種特別的地方,它是未知的,甚至不能肯定是一個「地方」、怎樣到達、怎樣與裡面的存在溝通。

                  小花也曾在中立結局的這種空間與某人對話。

                  因此他們在和平結局後的狀態和未來是未知的。

                  但是,縱非未來,我們知道少許他們在和平路線前的過去。


                  收起回复
                  118楼2016-10-17 22:39
                    以後樓主會放慢速度更,因為差不多要趕上現在進度了,請大家諒解 m(_ _)m


                    收起回复
                    124楼2016-10-18 19:50
                      第三部分:在生活中

                      【為什麼他爬上伊波特山?】

                      傳聞很早就流傳「爬上那座山的人都一去不返」。根據故事,Chara登上山並在嘗試近距離觀察大坑時掉了進去,但我們更在意的是為何他爬上這座山。



                      「為什麼你會爬上一座每個人都說會從中消失的山?」



                      ⋯⋯想消失?

                      這不開心的第三個原因就是Chara想爬上山的理由。



                      攀登伊波特山的「小孩」想自殺。

                      Asriel沒有向Frisk明說原因,但小花對Chara說的話明確地解釋了。


                      「我認為這裡已經沒有生存的意義了,所以,跟你一樣,我嘗試自殺。」

                      正如我們所知,Chara後來的自殺計劃成功了,據Asriel的觀點,在Asriel的體內融合他們的靈魂的計劃並不會讓他的存在抹滅。所以小花指出他爬山的「不快樂原因」,就是「抹滅他的存在」。


                      收起回复
                      125楼2016-10-18 19:54
                        【到新居的旅程】

                        在Chara掉落之前,有些怪物遷徙到新居的跡象,那些決定性的因素使他們長途跋涉到洞穴的另一端。

                        第一,Asriel似乎在廢墟舊居居住過一段時日,如同廢墟舊居的兒童房是叫⋯⋯


                        而在廢墟舊居的桌邊,他、Toriel和Asgore都有屬於他們的椅子。

                        兩張屬於大羊的大椅子,和一張屬於小羊的小椅子。

                        重點是,Asriel似乎一直待在廢墟裡,因此才能發現受傷的Chara。



                        Chara或許在那裡待過一陣子(大概兩星期至一個月,顯然還沒足夠時間去添置他的個人傢具),如同他其中一幅掛在廢墟舊居房間的金色花畫,與新居房間的擺放位置是相同的。



                        我們都知道,怪物被封印在地底後,撤退到距離屏障最遠的一端,因為他們害怕另一端的人類。

                        * 被困在結界之後,懼怕人類進一步的襲擊,我們撤退了。
                        * 撤入地底,深入,再深入,直至我們走到洞穴的盡頭。
                        * 這裡就是我們的新家,我們把其命名為⋯⋯
                        * 「家。」

                        然而,有些東西改變了。在洞穴的盡頭廢墟,待了漫長的年月後,在那裡Asriel出生了,然後他發現了Chara,怪物突然意識到他們不再懼怕人類了。

                        * 不再懼怕人類,我們搬離了舊城市,家。
                        * 我們勇敢地面對刺骨的嚴寒、潮濕的沼澤,和灼熱的高溫⋯⋯
                        * 直到我們到達了現在稱為我們首都的地方。
                        * 「新居。」

                        ⋯⋯然後遷徙到新居。(那裡似乎有兩卷歷史書缺失了)

                        Asgore他自己也改變了想法,關於當他們離開結界後人類就會殺光他們。


                        * 很久以前,Asgore和我都同意逃離地底是不可能了⋯⋯
                        * 當我們一旦離開,人類只會殺害我們。
                        * 因此他改變主意時我覺得有點被背叛。

                        過了這麼長歲月,為何他會改變主意?

                        因為他有「人類與怪物的希望」。

                        Chara掉落時怪物仍在廢墟,然後他強烈暗示去讓他們不再懼怕人類,與其遠離屏障,還不如勇敢去發展洞穴剩下的空間,同時改變了Asgore對人類的想法。


                        回复
                        131楼2016-10-20 17:22
                          【為什麼他憎恨人類?】

                          Chara從不坦白原因,因此我們需要在這裡循序漸進地探究HOPE(之後會解釋這是什麼)。

                          這對白緊接在「我知道Chara爬這座山的原因,那不是開心的理由」之後,Chara爬上這座會吞噬旅人的山,是為了「抹滅自己的存在」,這跟憎恨人類的理由有關。

                          但跟他爬山的理由不同⋯⋯

                          他拒絕談論這事,即使是與Asriel。自殺已經是很隱私的話題,他連這都願意說給Asriel,那麼他有些更加隱私的事情很明顯不願讓Asriel知道。

                          而這並非因為他殺過人。

                          這些是初始數值,他的暴力等級是1,與0處決點數相關,它們隨時隨著Frisk-Chara組合殺生而增長。

                          他憎恨人類的原因是因為人類普遍都是最壞的嗎?


                          哈,Asriel已經明白這點了。Chara似乎詳細談過這事情。

                          那麼他憎恨人類的原因是與一些特殊、私密到不能讓Asriel知道的事情有關,並非謀殺,而那事情嚴重到令他想去抹滅自己。

                          與此相關,我想讓大家注意一個不爭的事實。


                          回复(2)
                          133楼2016-10-22 14:27
                            【Chara的村莊、從實際而言、鬧心玩意】






                            那村莊和他們所看到的死亡之山,就是與地下世界的距離,Frisk大概花一兩天就能走完的路程。根據過往記錄,人們應該都是被禁止前往的,所以他們既然是小孩(那些棺材全都跟Chara的棺材一樣大小,而Frisk的行走圖也剛好能放入去),不可能要求搭便車到達,也不可能自行開車。

                            那些自己摔落到地下世界的孩子可能都是自己步行前往的。他們可能全來自同一居住地。來自這個村莊的八名孩子全都想「抹滅自己的存在」,在一個較短的時距之內。

                            而且,在他們來到地下世界時,他們有些共同點。


                            收起回复
                            134楼2016-10-22 14:30
                              轉載翻譯審核通過證明:


                              回复
                              142楼2016-10-23 15:32
                                【重置的能力】



                                狀況:在你重置接著她猜測你喜歡的口味之後。



                                狀況:Asgore對於你能無數次起死回生完全不覺得驚訝。他與其他孩子戰鬥過,而且他似乎曾經聽過類似的事情。

                                那些像Chara一樣爬上山,並且來自相同的村莊的孩子,也有在旅途中存檔和重置的能力。但他們在最後放棄了,因為沒有決心,他們真正的死去,而他們的存檔和重置能力傳給了其他人。

                                我們知道同一時間只有一個存在能夠擁有存檔/讀檔能力,當其他擁有更大決心的人到來後,小花的能力就被奪去了。因為某原因,這擁有能力的個體曾經是過往的多個墜落的孩子,即使不是全部,也絕非偶然。這是有原因的。

                                我相信Chara也曾經有那能力,Frisk的存檔就是他的名字。



                                而和平結局之後小花對他有個疑問。



                                他在詢問Chara,那存檔和重置的能力是不是他一直所對抗的。鑑於Chara甚至在和平路線隨著Frisk使用這能力(這裡指在最後的最後,保存他們以存活),他可能是指Chara在生活中的努力。可能Chara相信他的死亡會消除這力量,他或許透過自殺來消除,並失去生存的意願和決心。

                                而這是怎樣與他憎恨人類的可能原因(連對Asriel都從不說明)相繫呢?



                                即使Asriel說過Chara曾經對抗重置的力量,他作出此非難。我認為這是Chara所恐懼的。(這是公正的指責,因為開啟遊戲只能表明他有重置和重新遊戲的意圖,而Asriel領悟到如果被重置的話就只能去抵抗他。)

                                但Chara似乎痛恨利用重置的能力來逃避責任,你濫用這能力會使他非常生氣。




                                他會極力讓你對於自己作出的行動負責,防止你不顧後果地濫用能力。

                                這有可能他重置的神祕力量是與憎恨人類的原因有關連,也就是說,必須保持機密。那村莊的人們想濫用他的能力,而他們從不承擔責任,接著幾十年後其他可以重置的孩子因為同樣原因登山。

                                這也解釋了Chara在結界外面的一些奇怪行為。



                                我們知道Chara對這些花有種偏執──在他的床邊有幅他畫的金色花畫。但我不相信他作出那樣的請求,以及抱起自己身軀越過結界,只是為了看那些花。

                                是他強迫Asriel作出攻擊嗎?當然不。Chara抱起自己的身軀前已經在控制Asriel的身體了,而且Asriel也同意過奪取六個靈魂。如果他認為Asriel會有任何「背叛」的可能,他就不會相信Asriel,就不會告訴他登山的原因、作出墜飾鎖的證明,和交他靈魂。




                                我認為那些村民的想法和他們連串的進攻只是一場意外,那兩個12~歲孩子融合的「強大存在」不太可能預料到這種事情。


                                回复
                                143楼2016-10-24 17:10
                                  而且⋯⋯


                                  結合了一個靈魂的怪物、人類融合體的外表似乎會有些恐怖。絕死之真神(The God of Hyperdeath)擁有足夠多的靈魂以塑造他理想的形象,但只有一個靈魂時,他的外貌是「非常令人不安」,甚至被怪物形容成「恐怖的怪物」。那些村民可能因為Asriel可怕的外貌,而假定他殺害了他手中的孩子。

                                  如果Chara真的想誘使村民攻擊,他大可在那些村民面前殘害自己的遺體,假裝攻擊它;而他所做的只是抱著它到金色花圃上。這畫面有點像父母抱著熟睡的孩子到床上。

                                  但我認為Chara想讓村民看到他的遺體。



                                  Chara,有著我們不知道的原因,對於要求人們對自己行為負責有極端的執著。他憎恨人類的原因──我相信這源於那些村民,他們做了很可惡的行為導致Chara認為他們罪該致死。

                                  他想讓村民看到他的遺體;為了讓他們對逼使自己攀山的行為負責,為了揭示他們將要死的原因。如果Chara只要有決心就能夠重置(村民濫用過的力量),Chara的死亡甚至有可能是對所有人的表示,他失去了生存的慾望。

                                  我覺得他嘗試在訴說⋯⋯



                                  而且我不認為他的最終目的是向人類重啟戰端──他似乎真的想打破結界。

                                  也就是說,他有否全面考慮過,如果怪物被封印在地底之後,設法打敗討厭的人類,然後重新統治地面會怎樣?多半沒有。畢竟,Undertale的事件中可見,很多怪物本身也只是「對人類的毀滅感到無比興奮」。



                                  而且,我不認同「只要他的背景是悲劇,謀殺就可以被允許」(這從來都沒有人聲稱),但這種思維類似於,怪物相信為了打破結界,殺害七個人類小孩是可以允許的,儘管怪物靈魂理應是由愛和同情心組成;這是種「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帶有缺憾思維,而Undertale帶出的信息是,誰都無權奪取他人性命。


                                  Chara也將【打破結界的計劃】歸類為「我們的計劃」,這不同於「我的計劃」。



                                  他們的計劃是「只」奪取六個靈魂──這是直到Asriel同意後才能叫做「我們的計劃」,即是⋯⋯




                                  如果有另外任何不可告人的動機,他會說那是「他的計劃」,雖然Asriel在事後醒悟用謀殺奪得的靈魂打破結界,即意味著與復仇的人類戰鬥,如同他的父親在對人類宣戰後所做的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在結界被打破時旁白的一剎那:

                                  * 結界被打破了。

                                  這是遊戲中其中一個旁白語氣出現異樣的短暫瞬間,這甚至與Chara最後在致命地獄邊境(見註)的說話方式一致(但語速之慢及文字間距之大又不及他在接到Asriel電話的瞬間),他對結界的打破產生情緒反應。
                                  (註:「致命地獄邊境」原文Lethal Limbo,應該是在捏他Limbo這款遊戲的氛圍與屠殺路線結尾的漆黑場景相似,如果有誤還請指正)

                                  他或許還認為打破結界是他的目標,作為「人類與怪物的未來」。

                                  還記得Asgore在他臨終時說了什麼嗎?

                                  * 你不能放棄⋯⋯
                                  * 你是人類和怪物的未來⋯⋯

                                  他已經聽過這段話,這角度是Asgore在懇求他。

                                  現在,作為擁有一個人類靈魂的一個人類,得知怪物可以吸收人類靈魂以通過千年來封印他們結界,如何去成為「人類與怪物的未來」呢?如果是你,一個求死的孩子,理解那線索之後?

                                  你會如何去滿足你父親的願望,成為「人類與怪物的未來」,當知道可以使用哪些資源:你的一個人類靈魂、你的boss怪物朋友⋯⋯以及運用你的知識去尋找六個壞人的人類靈魂?

                                  我們知道他對此使命無比執著,因為⋯⋯


                                  ⋯⋯即使死亡之後,他仍惦記著。


                                  收起回复
                                  152楼2016-10-26 18:48
                                    【Chara與Dreem家庭】

                                    新居裡有散布不少線索,而且角色互動之間都反映了Chara與收養他的家庭彼此愛護。

                                    【Toriel】

                                    Toriel顯然非常關心Chara。在他死後她帶著他的遺體到廢墟,給他更妥善的葬禮⋯⋯



                                    她拿走他最喜愛的花的種子,在他的墓地上種植⋯⋯



                                    甚至在房間內種有這花。



                                    她從廢墟大門離開Frisk後(那時候她認為再也不會看到他),她到Chara的墓前安靜地站著。



                                    我相信Chara真心愛著他們,Chara也許被Toriel所重視。他說話的方式(也許語氣不是一模一樣)跟她十分相像:



                                    有些叙述感覺就像來自Toriel本人。


                                    回复
                                    156楼2016-10-28 13:04
                                      而Toriel是被譽為既強大又聰慧的人同時,

                                      他應該把她視為榜樣。

                                      他似乎也繼承她的幽默感。



                                      與她的戰鬥當中,他給予檢查選項:



                                      當她最後開始心軟,訴說保證會照顧Frisk和央求他回到樓上,旁白變得沉默。



                                      如果她被殺,那麼,即使在屠殺路線──Chara曾覺得對她說他們做什麼都是無用──他在她的房子遊走時會表現悲傷。


                                      收起回复
                                      157楼2016-10-28 13:09
                                        樓主這幾天得了重感冒⋯⋯整天都頭昏腦脹的,明天狀態好轉再更吧


                                        收起回复
                                        162楼2016-10-30 17:10
                                          吃藥後身體有好了些,於是保持決心的開更!


                                          收起回复
                                          163楼2016-10-31 18:46
                                            【Asgore】

                                            Asgore和Chara似乎挺親近的。

                                            小花甚至對此評價⋯⋯



                                            那個,即使小花的「百種方法」都不能使Asgore向他展示靈魂,Asgore卻會為Chara展示⋯⋯這意味著小花認為他有一些偏袒。(小花,你讓整個房間的氣氛變得尷尬了)

                                            Asgore似乎在Chara的一生中都向他寄託希望,期望他成為「人類與怪物的未來」。

                                            * 你還不能就此放棄⋯⋯
                                            * Chara!保持決心⋯⋯

                                            當他發現Frisk的眼神與Chara有著相似的地方,他立刻將此希望寄託給Frisk。



                                            但我們知道Asgore關心他的程度超乎想像,即使他死後仍相當重視他。

                                            在Undertale的事件中,Asgore似乎十分依戀他最喜愛的花⋯⋯




                                            ⋯⋯它甚至在他的三叉戟上出現。


                                            收起回复
                                            165楼2016-10-31 18:54
                                              而且他把它泡成茶來喝。



                                              (似乎也是Chara所喜歡的)



                                              在他的房間內看到的禮物,他形容它為一把普通的園藝工具(就一般而言但除了一個場合你字面意義上嘗試殺死每個人)

                                              * 「破舊的匕首」
                                              * 適合用於切割植物和藤蔓。

                                              他學習到水香腸時感到多麼興奮




                                              Chara和Asgore可能曾經花過不少時間一起學習園藝;或許從這時候開始Chara培養金色花,亦是Asgore在他死後栽培金色花的原因。


                                              收起回复
                                              166楼2016-10-31 18:59
                                                【毛莨事件】

                                                他會真的去殺害一個他如此關心的人嗎?

                                                Asriel將他們所做的事情形容為一場意外,由於「毛莨」(buttercup)字面上與「幾杯黃油」(cups of butter)十分接近。



                                                Chara連水香腸的模樣也不知道;他的知識並不廣範。即使是我,玩Undertale之前也不知道原來毛莨有毒,而且我還挖過一個洞、很大的洞來種辣椒。

                                                如果他真的、真的想得到boss怪物的靈魂,他大可從比較弱小的Asriel下手,或者直接攻擊便可;即使在和平路線,只有LV1的情況下,Frisk仍能夠將Asgore打到殘血跪下。

                                                人類就是這麼強大。



                                                而且,如果Chara蓄意透過烘烤派來秘密地殺害他的父親,他就不會讓Asriel成為見證人。




                                                再者他儘可以不斷重置直到計劃成功,如果那就是他想要的結果。

                                                (那麼為什麼當誤毒事件發生後他不重置?)

                                                這就是他對這事件的真實感受的表示。



                                                他打算用毛莨毒殺自己。

                                                毛莨中毒──一個真正慘烈的死法,如果你有讀過相關的症狀──這是他所選擇的自殺方式。

                                                這個登山尋求死亡的孩子,肯定可以想出其他自殺方式⋯⋯例如他所持有的「園藝工具」、墮落,或者甚至怪物的彈幕。相反,他選擇了一種特別痛苦而可怖的死法,這症狀可讓每個人都認為是毛莨中毒,隱瞞他想要自殺的真正企圖。

                                                這就是他所做的。




                                                為什麼?

                                                他這次是為了對自己負責。他可能以此彌補自己的過失。

                                                Toriel甚至擔心Chara會認為她和Asgore會因誤毒事件對他生氣(因為這是他選擇自殺),嘗試去安慰他,說他們都想Chara醒來:




                                                ⋯⋯所以為什麼他會對此一笑置之?


                                                收起回复
                                                182楼2016-11-04 15:04
                                                  【嘲笑和行動】

                                                  重要的是,我認為要了解「對事物一笑置之」並不只是站在那裡笑得像魂淡一樣,它意思是「使局勢得到舒緩」,這個過程可以包括開玩笑和大笑。

                                                  另外,看以下情況:



                                                  看來他設法向Toriel舒緩狀況,透過開玩笑(可能是與黃油相關的雙關語),這就是為什麼Asriel形容「一笑置之」是他認為應該做的事。

                                                  事實上Asriel從不認為以笑面對父親的痛苦是正確的(老天,他又不傻),而這會驚動上述的Toriel,他們的胡言亂語檢測機,順帶一提⋯⋯

                                                  ⋯⋯可以在25碼處勁炒蝸牛。

                                                  鑑於他以毛莨痛苦地自殺, 他似乎是真的被所發生的事情深深地困擾,為了應對及緩和局勢,他選擇了這種方式:自己承受相同的症狀,然後用他的靈魂達到打破屏障。

                                                  這之後有另一條線索,在真正的實驗室:

                                                  對Snowy(Snowdrake暱稱)的母親,你獲得與她兒子相同的行動選項(其他合成怪物也有與其對應怪物的選項)。

                                                  但選擇大笑會引起旁白的奇怪反應(他已經有些奇怪了,整場戰鬥都重複著「好冷」)。



                                                  戰鬥中他似乎完全走神了,而且描述Frisk沒有做的行為,實際上他是有做,但更像是Chara他自己會做的。

                                                  再次選大笑會令Chara罵你:



                                                  而且,儘管笑「到眼淚從他臉上流下來」,他不曾說「但你不覺得好笑」。他說「但這不好笑」。這是叙述事實,不是Frisk的感受;Chara不認為這可笑。

                                                  有趣地,有一個對應這的情況。



                                                  他是Snowy的父親,比較這裡你與Snowy母親的話。



                                                  這跟他說的話形成對比,不論Chara或Snowy的父親都不覺得它可笑,而他們都直接道出來。

                                                  他似乎利用笑聲去應付非常困擾他的情況,他變得混亂,甚至錯誤地描述Frisk完全沒有做的行為。

                                                  那笑聲是一種應激反應,即使他已經哭泣,仍然「不能停止」。

                                                  這是,呃,幾乎聞所未聞。


                                                  * 每個人都經常笑著和說笑話,嘗試忘記我們當下的危機⋯⋯


                                                  收起回复
                                                  189楼2016-11-06 15:24
                                                    而且,有趣地,選擇「質問」的話⋯⋯



                                                    ⋯⋯結果是更加混亂的回應,他甚至不說明他認為你做了什麼,而是猜測你說了「類似的話」。這有點擔憂他到底是從哪裡得到過這種確切的回應。

                                                    再次選擇質問會使他質問你。



                                                    這反應不是針對「你」所說的,所以它沒有說出來。假定這空間是只有Frisk才能聽見,否則下列的文本肯定會引起某山羊的注意⋯⋯



                                                    ⋯⋯他正在對你引導這些話,而你是作為選擇過兩次「質問」的人。這對應了當你選擇兩次「大笑」之後他對你說「但這不好笑」的某些瞬間(這使他們混亂),及其他情況。

                                                    * 你告訴雪鴨沒有人會喜愛他的行為⋯⋯
                                                    * 他努力地去反駁,並完全被壓制得抱頭鼠竄⋯⋯

                                                    如果你一遍又一遍地持續質問Snowy,忽然Frisk會說些很刻薄的話,而旁白的語氣會明顯變得沮喪。同樣,這有點令人擔心Frisk到底是從哪裡得到過這種回應。

                                                    雖然有些人認為這裡「你」所指的對象不同於以往,是出於某些原因這是指Chara,因為Frisk可以是個不會犯錯的瑪麗・斯圖(見注)。實際上,是玩家去選擇這些行動,Frisk僅是實行其內容。
                                                    (注:瑪麗・斯圖Mary.Stu,是Mary Sue 及Gary Stu的合稱,前者是過度理想化的女性角色通稱,後者則是男性角色通稱。)

                                                    如果你持續無視 GreaterDog(大狗狗),Chara也會變得擔憂⋯⋯



                                                    而且對於糖果盤他會強烈指責你。



                                                    如果你選擇不好的行動,它們全部都是歸於你的。壞的行為都屬Chara而好的行為都屬於Frisk,這說法是錯的,所有行動都是由「你」造成,是玩家,魂淡總司令。如有任何行動是Chara所做,他總是叙述它為「我」,由於你在控制Frisk,Frisk的實際輸出是受到限制的。

                                                    Chara只是提供選項,所以你可以完全自由地做好事,或做壞事(或「翻桌」,或「尖叫」),他不會出於偏見而阻止你去選擇行動、妨害你的「指導」。

                                                    通常。



                                                    如同前述的大笑,這次是在腐化的情況,回溯到更早以前⋯⋯



                                                    ⋯⋯他只有在殺害超過21及以上的人後會覺得狗糧可笑。

                                                    由於它之前都不可笑,可以推測在旁白直接殺害超過20人時發生了重大變化。

                                                    基本上,你使他變成另一個小花(除了一個在Frisk腦海裡的人),把自己快樂建築在別人痛苦上的傢伙,即使這既不是小花也不是Chara的真正本質,否則就算沒有殺害所有的狗,他也總是會覺得狗糧可笑。

                                                    不是因為他是沒有靈魂的傢伙才會覺得這可笑,他同時也被腐化。


                                                    收起回复
                                                    193楼2016-11-08 14:38
                                                      【Asriel】

                                                      回到小羊這邊。

                                                      好的,所以他倆在生活中非常親密。



                                                      其他怪物記載他們情如手足。



                                                      小花說他們是「形影不離」。



                                                      他們曾是緊密的玩伴:

                                                      *你說了一個關於兩個孩子在泥濘的花圃玩耍的笑話。


                                                      而且同樣為蹭鼻子弄得尷尬。

                                                      * 那兩個在一块兒簡直令人難以忍受⋯⋯
                                                      * 在公眾場合互相蹭鼻子,膩在一块兒秀恩愛⋯⋯
                                                      * 讓他們的孩子們特別尷尬⋯⋯

                                                      他們似乎也會彼此交談,而且談很多:



                                                      Asriel可能扮演著照顧Chara的角色。他知道Chara有自殺傾向,而其中有一部分小花指出:



                                                      出於某些原因,他認為Chara會對他的自殺企圖感到驚訝,因為他曾想「跟隨他的腳步」。

                                                      有可能Asriel曾多次勸說Chara重拾生存意志,或鼓勵,或保証,因此小花會認為Chara可能不會相信他嘗試「跟隨他的腳步」及「抹滅自己存在」。

                                                      Asriel也曾嘗試照顧Frisk。



                                                      這就是他真正的模樣。Asriel是富慈悲及惻隱之心的人,那是他人格的兩大核心(因此當他失去感受它們的能力時改變這麼大),而Chara似乎是理性及富同理心的人。

                                                      他們的對話當中,Chara喜歡跟他分享一些經驗或對人類的看法:


                                                      * 不管大家怎樣想,但是那邊不會像這裡一樣友善。

                                                      即使他憎恨人類的確切理由仍保持祕密,那些對話當中他透露了對人類的強烈恨意。


                                                      回复
                                                      196楼2016-11-10 18:24
                                                        樓主只是想發表下關於這貼的個人感言⋯⋯當初決定做這篇文字量巨多的文章翻譯時,真的需要非常大的決心,因為我英文真不咋地,是經常挂的學渣,所以翻譯錯誤是一定有的,文句也有奇怪的地方,但我已經盡力了,還請多多包涵⋯⋯(土下座)
                                                        但這篇文章對我的影響太大了,首先是讓我對Chara的好感度直接上升200%(以前超討厭他的,其實是我誤解他了嗚嗚),然後也更了解其他角色及遊戲細節,甚至是UT的內涵,基本上看完這篇文章時我對UT產生了新的理解,於是就覺得這樣的好物如果沒什麼人知道的話就實在太可惜了,而且也看到過不少因誤解而討厭Chara或過度美化Frisk、甚至逃避作為「玩家」責任的玩家,所以在UT吧潛水三個月後冒出水面大膽開貼了,翻譯的過程雖然辛苦但也挺樂在其中,得到大家的支持和鼓勵也是決心的來源!所以很感謝來看貼的各位,我會努力繼續把它翻完的!
                                                        如果以後也看到有誤解Chara、誤解Frisk、誤解UT,甚至不承認自己是作為玩家責任的人時,就用這篇文章當磚頭,狠狠擲向他們吧!!!


                                                        收起回复
                                                        200楼2016-11-11 13:03
                                                          而且似乎Chara也曾嘗試用同樣的方式照顧Asriel,從以下對白可見:



                                                          在屠殺路線的過程中,小花不曾說過這話,所以這是他在生前對Chara說的。在他們一起生活時Asriel告訴Chara「他是唯一理解自己的人」。除了這一次,Chara是獨一無二的,因為他是唯一同樣沒有靈魂的另一人。

                                                          Asriel在和平路線時也說過此話:



                                                          看來Asriel在他的生命裡也經歷過一些事情,而Chara提供了(顯然是準確的)有關他性格和感受的分析,使他感覺被理解。

                                                          Chara擁有去嘗試「照顧」他人的潛力,鑑於他有時也會嘗試對Frisk這樣做⋯⋯


                                                          * 假人-攻擊0 防禦0
                                                          * 棉花心和紐扣眼。
                                                          * 只有你能入我的眼。




                                                          而在叙述裡他也花費相當多時間分析Frisk的感受。

                                                          不過,Chara看來有時會相當嚴格,對於扮演一名「成人」(即使在他的說話方式)⋯⋯



                                                          所以他和Asriel的年齡肯定相當接近,而且Chara非常堅決,他對於符合自己年齡的行為要求到了苛刻的程度。

                                                          這點上他似乎有對Frisk寬容,在與戰無不勝MTT的戰鬥中給予他「尖叫」的選項(所以Frisk可能比他年輕幾歲?)⋯⋯



                                                          但他以Frisk的年齡作界線,劃分了大叫的可接受程度,嗯,在某處。


                                                          (要注意這是旁白說的,不是MTT,他旁邊已經有一個對話泡,而且他的文字全是大寫)


                                                          回复
                                                          208楼2016-11-12 15:32
                                                            但根據小花,他們似乎曾一起快樂地玩耍:



                                                            但對於Asriel,不只因為他是「特別」,是還可以一起玩耍及理解他:


                                                            他只是真的、真的關心他。

                                                            就像,真的真的關心他。




                                                            (雖然我不想扯這麼遠––就像有些人顯然有,有謀殺的企圖,而他又是沒有靈魂的存在時,他認為某一個人是Chara,於是留住他防止他離開,這跡象表明了他本身是多麼關心Chara;然而這無疑是不好的行為。)

                                                            所以,呃,不管怎樣,希望所有(非沒有靈魂的行為)的愛都是相互的。


                                                            收起回复
                                                            209楼2016-11-12 1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