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吧 关注:151,115贴子:1,271,106
  • 47回复贴,共1

[专栏]林夕.也無風雨也無晴(持续更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不断更新~~~~记性不好orz 大家可以来提醒我~
好像明周只能找到近两个月的...


回复
1楼2016-10-03 12:04
    白目
    林夕.也無風雨也無晴 Jul.07.30.2016
    ·
    「白目」是台灣俚語,聽得多了也就不經意說多了,有次把「白目」帶回香港,港人問什麼意思?望文生義,眼目中一片白,不就是有眼無珠,搞不清楚狀況,有多難理解?不過,使用範圍愈廣,含意也愈來愈多。我索性開誠布公,訴說遇上白目之人的實例,示範一下。
    我養過一隻狗,後因年邁而壽終正寢。事隔不久,A君來我家處理一些公務,我一直默不作聲,當時沒有鏡子,我也不知自己的臉有沒有很黑,表情還剩下多少,在那沉悶的過程期間,A君可能為打開話題,搞活氣氛,隨口問道:「阿XX呢,跑哪裏去了。」(XX是狗狗的名字),「去了。」「去哪兒?」「去了就是死了。」「什麼?!死了?什麼時候?怎麼會死的?」
    看官,首先呢,A君幾個月才來一次,而且也沒見過他跟XX玩耍過,發生過什麼親密關係,XX去世,這反應與步步提問,分明太超過,他沒這麼緊張,我還真不知道原來A君跟我的狗有如此深厚交情。
    再者,見我本來就一臉陰霾,心情不夠好的機率相當高,目沒那麼白的人,大概即時就會理出頭緒,我的臉色跟狗有關,知道去了,大抵會噢的一聲就到此為止,我想訴說詳情,自然會多說。一般非白目者,自會避忌,因為,有些傷口,當事人樂意親手揭開來檢查是一回事,旁人冒冒失失,問也不問一下,就直接過來摸,這就是白目,在此可以解作不識相。又,即使實在耐不住好奇,想知道死因,也不會問得又大聲又急切,彷彿我有虐狗殺狗嫌疑似的。
    你說,A君是有心還是無心?當然是有心,是出於好心,想表示關心顯示愛心,但犯了天下熱心人常犯的毛病,就是有志於當社工心靈醫生的,除了要有執照,也要收到病患求助才好出手。比如剛離婚的,你一來就問是有第三者麼?可能會換來「喂喂喂,我跟你很熟嗎?」的反應。熱心好心,可惜白目,沒帶眼珠出街,因而莽撞,所以,也可以用在不諳人情不通世故的人身上。
    過了幾年,A君又來我家處理庶務,弄弄,忽然抬起頭來,問:「阿XX呢?」
    這一下,我真的愣住了。當時天已經開始暗下來,這問題問得有點悚人,雖然XX早已逝去,我的心也不是玻璃造的,不過,對一隻沒什麼交情的狗,何以一直窮追不捨?我明白,這也是一種沒話找話,打開話匣子的禮儀,有兒有女的就談兒女經,沒的,就借狗經說話,但是,既然如此熱衷於交際,沒有足夠正常的記憶力,是很容易出事的。我於是很有禮貌的說:「死了。」A君問:「死了?什麼時候?」我點頭複述一下:「在你上次問XX幾時死,怎麼會死的時候,已經死了有好一陣子了。」然後已經不知道還有什麼好說。
    所以呢,白目也可以理解為搞不清狀況,胡言亂語。港人點頭:「那麼,我懂了,我也會用白目這個詞了。」


    回复
    5楼2016-10-03 12:07
      这么厉害不如加群来互相伤害 57771996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10-03 12:07
        楼主是香港的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10-03 12:37
          你發的是林夕寫的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10-03 14:27
            太好了。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10-03 18:44
              也無風雨也無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10-03 19:36
                国庆期间回来诈一次尸


                收起回复
                21楼2016-10-03 21:00
                  你在这里更,我就不用去微博啦!反正他弃了,我也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10-07 10:15
                    一炷香的時間

                    林夕.也無風雨也無晴Oct.10.08.2016


                    「要煮這個,你大概在水燒開了以後,再等一炷香的時間就好了。」

                    水要燒開了才計時,擺明是講究的,但,一炷香時間?在這家賣食材的店裏,聽到了店主作出這樣的產品使用說明,忍不住插嘴:「一炷香的時間是多少啊?」

                    我以為只有在武俠小說裏才聽得到這種對白,「哈哈,一炷香之後,你就會毒發身亡。」現代治療系小品,鼓勵人會說「一、二,數到三,就放下」,古式言情系可能會說:「再給我一炷香的時間,我就會忘了你。」「我等你,等了一炷香,知道煙霧繚繞,連自己都看不到自己了。」

                    等人,選擇用燒香計時,沒事,差不多就行,就好像等到天色染紫,獨自怎生得黑,時間只是個概念,用時針計沒味道,可食材關乎味道,用線香計時,到底是吃什麼要那麼古意瀰漫?

                    好在那店主與顧客都是和善之人,聽我一問,倒沒有嫌我唐突,還樂意聊起來:「一炷香就是一炷香。像我現在用的這種。」那是拜神用的,我笑笑說:「一炷線香的話,也要看那根香有多長,多粗,還有香料的密度,同樣長短的香,有機會你試試看,要燒完,可以有十五分鐘到一小時的差別。」我懷疑店主是個活在古代的人,不喜歡數時間,只愛感覺光陰點滴燒掉,需要畫面感。

                    古代土地供應充足,計時器可以很奢侈;最有名的日晷,一個像現代壁鐘的石底板,陽光的陰影侵蝕到哪一格,就是幾點。可即使有庭院可以擺這個陣,日光不聽使喚,一畝烏雲就足以迷失了時間,陰天下看不準別人該來了還是你性急。

                    還有銅壺滴漏,弄起來的陣仗可以去到幾層高的,最高一層交日壺,然後是月壺,最後是受壺,邊漏邊感受時光漏掉。也可以簡單點,用沙漏,只上下兩端,也很有畫面,我懷疑用這個計時,會特別珍惜時光。有一家很精緻的火鍋店,不但食材弄成很多花式,更會配備不同的沙漏,你涮這個,就給你一個三分鐘的沙漏,滴下最後一粒,撈起來就對了。那次每樣每樣的涮,每個每個的滴,沒嫌麻煩,到想起沙,喝多的沙,時間如恆河沙數,屬於自己的,連恆河一彎角的沙子都沒有,大概只足夠涮熟了幾塊生命的薄片。

                    吃火鍋,難免喧騰雜亂,有個沙漏在旁,桌面也像多了個平靜人心的點綴。有一種叫響鈴的,其實就是炸腐竹皮,本身是熟的,薄薄的,最佳吃法,是涮它三四秒左右,韌而不糊。那時在電台工作,我喜歡用唸一段口簧來計時。財務公司廣告受條例所限,須得在最後加上牌照資料,一般限定在三秒內唸完,免耽誤寶貴時間,於是涮這種響鈴,我會以急口令節奏唸:「放債人牌照號碼:xyz2468」諸如此類,唸完了,那響鈴真是多一秒太軟,少一分偏硬,剛好,真的比一炷香靠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10-08 23:14
                      LZ该更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11-11 15: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2-20 19: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4-14 12:44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7-04-28 22:42
                              要是简体就好了,看繁体字太困难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4-30 15:10
                                頂~樓主什麼時候可以再次更新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5-23 08:3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9楼2017-05-23 09:36
                                    失眠絮语
                                    失眠有兩種,一種是慣性,一種是偶爾睡不着。

                                    偶爾睡不着的,有兩種,一種莫名其妙,無特別緣故,有特別原因的,有兩種,一種是太晚時喝了茶或咖啡,或吃得太飽,一種是太興奮或太傷心。以為多愁善感或傷春悲秋已經過時,原來很多人自己沒這習性,卻會穿着時裝帶着清朝的眼鏡看人。有位朋友慣常問候語是「昨天睡得好嗎?」有時回答「睡不着」,對方就會直接理解為「有心事」,繼續關切有什麼心事。或者到接近下午才回信息時,也會問:「怎麼那麼晚睡?睡不着嗎?有事情要想嗎?」雖然關心讓人感動,但每次要澄清沒事沒事,也實在由感動變滾動,疲於奔命啊。

                                    「有心事」三個字對我來說不但有點肉麻,而且對很多慣性失眠協會會員也不符實情。心裏有事?事情當然陸續有來,只看有沒有影響到睡意而已,即使有事情懸而未決,也很少會想到上睡牀去;在牀上一躺就是幾個小時,通常因為神經系統受刺激,例如繼續用手機看這看那,一發不可收拾,後來索性斬草除根,入夜後把手機從睡房撤離,隨着電視節目一起自生自滅,雙手不用有任何動作,不讓肌肉緊張,慢慢就會失去知覺。

                                    那天跟同道中人說起,原來大家都有共同體驗,如果是電影台,碰着慢板文藝片最適合入眠,千萬小心提防周星馳,雖然看過不知多少遍,經典對白倒背如流,可惜總耐不住誘惑,哪怕是中途插入,正因為太熟悉,知道下一節就到某經典場面,不如看完再轉台躲避,結果一直看到散場,然後自責收場。於是得出一個結論,我們只會被悶到入睡,被逗得忘了休息,因為心裏有事而失眠,實在太奢侈,如果有事才失眠,那就省事了。

                                    有些人要在無聲無光下才有機會睡着,每人習慣不同,不知道慣性失眠協會會員,有多少比例像我一樣,在黑暗與死寂,感覺與世隔絕情況下反而無法入眠;不是因為有幽閉空間恐懼症,不是怕黑,是太專心想睡,才不能好好睡。這有點像忘記過去不愉快事情,要決心忘記,便愈記得起,最佳辦法是不太刻意地逃避,可惜要拿捏剛剛好的分寸,沒那麼容易。

                                    失眠最忌看有關如何入眠,人為什麼會失眠以至所有跟情緒的書;人遇上煩心事,壓力大到承受不住,唯一良方是面對,但這配方留待清醒時使用吧,拆彈工程不適合夜間進行。正如昨晚失眠時,電影台剛好首播黃秋生的《失眠》,才看了開頭,好像會很恐怖,會刺激大腦,就知道這關頭不能看下去,然後想到以上種種關於失眠種種體會,太理性,於是果然失眠收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8-03-31 18:59
                                      林夕:很久沒接吻的人有福了

                                      發佈日期:27分鐘前

                                      眼見別人打開瓶蓋就喝,那些瓶裝茶瓶裝水也不知放了兩三天沒有,水還好,瓶裝茶一開封,就會變壞,除非防腐劑下得夠多,可以放幾個星期不腐的茶,給你也不敢喝。

                                      一般人會奇怪我太挑剔,水放着怎麼會壞?我也不曉得,總之但凡密封過的,打開來就像潘朵拉盒子,總覺得有些變故,看見水蒸氣聚在瓶子內壁,渴了也不想喝就是。

                                      有些人以為我有吃喝潔癖症,其實我奉行眼不見為淨,水被曬過熱過才會有蒸氣,不巧讓肉眼看到而已。我當然知道,和尚戒殺生到一個程度,連喝一口水也要唸個經方得安心,為有無量數的微生物在一瓢水也,微生物不就是細菌?在家裏喝剛剛燒開的滾水,稍微丟冷了,想必也會有新鮮的生命誕生,更別說在外面吃飯時,奉上來那杯水了。

                                      樂觀的人看見半杯水就是半滿的水,不是半空的杯;性格無所謂的人,看見放久了的水就是曾經煮滾過的水,不是微生物的培育所,正如從酒家廚房端上來的菜,盤子沒看見有污漬就是乾淨,碗盤堆疊一起洗那個場面,沒經過就不存在。

                                      所以我只是一般人一般見識而已。而專家之所以是專家,自然有非一般的見解。據專家分析,瓶裝水打開後,直接用口來喝第一口還好,第二口第三口,喝下去的細菌會以倍數計算。道理很明顯,毋須放大鏡,口沫混合了瓶口的水,成為細菌溫牀,幾秒內即以幾何級數速度滋生。

                                      當然,先把水倒杯子裏喝也不是辦法,要喝就要接觸杯子邊緣,第一次能免疫,第二口開始又跟瓶蓋一樣,總不成沒喝一口就換一個杯子。杯子即使擦乾淨,那抹布呢?也曾有專家說,抹布是滋生細菌的最佳載體,嘩,那毛細孔每用一次,非得在鍋裏用一百度水煮上十分鐘,難以斬草除根、全族殲滅。要讓洗杯碟的菜瓜布永絕後患,真意想不到,專家建議每一星期換一塊,如是妙法,恐怕細菌滅絕以前,地球已經喪命,這樣的人類,哪裏供養得起啊。

                                      於是想到擦浴缸穢漬的菜瓜布,那些都是我們皮膚上留下來的細胞累積的屍骸,真是擦之不盡,生生不息,以後浸泡泡浴,就很難跟浪漫掛鈎,連舒服安樂都要扣分。還有那新肥皂,經不起一雙手的幾番廝磨,便變成凹凸不平的俗物,早晚成為皮屑的收集站。

                                      然而這些總就是身外物。

                                      唾沫卻是我們口裏最親密的夥伴,專家不提點我們還好,一說到這個,未免想每個人口含億萬細菌,舌頭味蕾就是牠們的溫牀,什麼吐氣如蘭,想明白了就是一團微生物的體味——因為肉眼視而不見,只能用想的。所謂大菌食細菌,我們本身就與細菌混為一體,牠中有我我中有牠,箇中關係,可以創作一首有人敢寫沒人會唱的情歌。

                                      專家建議別徒口喝瓶裝水的忠告,與其說是為了衞生,不如將之看成警世良言比紅樓夢那面找出骷髏的鏡子有效多了。肉慾?好肉酸啊,很久沒接吻的人有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8-04-21 19:44
                                        等好久了 楼楼还会再更新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8-05-27 08:34
                                          林夕:畏貓記



                                          發佈日期:45秒前
                                          標籤:
                                          畏貓記林夕
                                          喵星人與汪星人的支持者,也是兩個星球的人,愛狗人比較簡單直接,喜歡狗的忠直,要牠怎樣就怎樣,牠想怎樣,也就怎樣,不造作的關係最理想。

                                          愛貓人愛跟貓玩一個進進退退遊戲,貓近乎悶騷,不要不要的,其實最後還是要,神秘中有親善的一刻,慵懶中忽地會露一手彈跳功夫。好比一桌子的人,總有個特別主動積極的免費司儀,帶起話題氣氛,過分活躍到喧賓奪主的會有點狗,貓則深藏不露,一直悶在一邊旁觀,若忽然說到感興趣的話題,一出聲,大家才發現原來他不是啞巴,而且也能談笑風生,換了一個人似的,貓就是這樣愛理不理,理起來卻止不住,理還亂。

                                          愛貓愛狗兩種人,怕貓怕狗,一般都一網打盡,都怕會跑會跳的動物。也有人怕狗不怕貓,因為狗咬人新聞聽得多,狗又比較大隻,友善起來熱情難當,兇起來無理可講;狗一吠,可以嚇退賊人,就沒聽過貓喵喵叫會有人膽怯。

                                          所以怕狗之人看見什麼就是什麼,怕貓之人,極其量怕其眼神,還有,可能就是爪子,不過貓沒有當打手的護主基因,爪子也不用來抓人。人不犯貓,貓懶得犯你,即使純種貓一代比一代有狗性,終究毋忘驕矜,骨子裏帶叛逆。

                                          有人畏貓如鼠,方圓幾米不要出現在她視線之內,如果她作客養貓之家,最好先把貓關起來好讓她進門,可是貓啊,即使是主人,也要詐騙牠入懷,方可以就範。如是者一次兩次,貓不笨,會記仇,以後就抱懷裏往廚房方向進發,牠就先行跳離險境了。

                                          貓對陌生人如此疏遠,有什麼好怕?本來以為她看過些什麼電影有後遺症,例如鬼魅好不容易打發了,末尾還來一個老貓閃過的鏡頭,預兆案情未了。卻原來少時幫人補習,曾留有陰影。那裏有隻貓,會不動聲色地,往她腳下進發,讓她神經緊張,隨時要戒備,我想,如果是狗,大概怕也怕得理直氣壯些,還沒接近,就可以喊救命去了。

                                          對她來說,貓可怕像無聲狗,雖然咬不死人,卻會忽然出現在桌上臉旁,又會一眨眼就飛上冰箱頂,再重新凌空飛降桌面,其嚇人程度,好比會飛的蟑螂,在於防不勝防。據我評估,如是畏貓者,屬於精神緊張,想像力過分活躍之人,其實跟貓性有相像處。

                                          每個人的死穴,就在他個性。我教她破貓要訣,就是要掌握貓性,跟應付悶騷的戀人無異。貓起了心走近腳邊,刻意誇張要迎接牠前來,最好張開兩臂,只要還有做貓尊嚴、沒犯賤到底的,一般都會掃了貓興:我本來想要,但你主動要的話,我偏不給。

                                          結果,真丟臉,欲拒還迎原來已經過時,那貓馴化已久,遺忘了自古以來德性,呼之即來,揮之不去,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8-06-04 18:54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