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恋爱吧 关注:260,890贴子:475,130

第一次开房叫了个服务进来的竟然是我妹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也太尴尬了啊!


锐峰玻璃机械,专业生产玻璃切割机,全自动玻璃切割机 选择我们没有错
广告
 这件事还得从我刚上高中那会说起。
  如果不是地方有政策,交点钱就可以上高中的话,恐怕以我的这个成绩,高中是怎么都上不了的,不过也正是因为上面有了这个政策,成绩贼差又喜欢调皮捣蛋的我,上了当地一个最差最烂的学校,但由于我体格瘦小,自然轮不到我做学校的大哥,不过我也确实认了一个大哥,他那双拳头特别厉害,我们都叫他“拳哥”。
  “拳哥”本名张威,在我们高三(六)班,是绝对的土皇帝,就算在我们整个学校,也是排的上名号的人物,沾着拳哥的光,我加入了校武术社,当个打杂的。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6-09-25 11:00
      我们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过于偏僻,去个集市都得大半天的路走,虽然学校建的还不错,不过学校管的真心不咋样,经常就有学生群殴老师的新闻满校飞。
      从高一到高三,三个年级二十几个班的学生混在一起,整个学校就有一千多人,鱼龙混杂的学校里面,少不了个擦枪走火,尤其是现在的男孩子,都处在青春期,荷尔蒙分泌旺盛的他们,除了上课睡觉之外,都喜欢做些“课外健身活动”。
      不过自从我们这个学校的武术社成立以来,学校的恶性斗殴事件就减少了不少,秩序更是一反常态的好,我想,这应该是跟那个女人的出现有关……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6-09-25 11:04
      我叫梁小天,不过大家都喜欢叫我“豆芽”,因为我长得纤瘦,留着齐耳“长”发,从远处看,确实跟人们常吃的豆芽菜没什么两样,我这外号,还是“拳哥”给我取的,虽然豆芽不怎么好听,但是相比于“拳哥”手下的另外两个“护法”绰号来听,那实在是万幸了。
        跟学校的大部分人一样,我的家庭条件并不好,也没有指望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啥的,混个高中毕业,要么回家种田,要么跟村里的打工仔一样,外出打工
        这并不是我自暴自弃,而是身处在我那样的一个家庭环境里面,真的很难有出息。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就死了,怎么死的,我妈一直没有告诉我,只是在我八岁的时候,我妈就带着我,住进了这个新家,被迫去接受一个新的“爸爸”,和妹妹。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6-09-25 11:09
          我从来不叫这个男人老爸,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怂的男人,在家怕我妈,我可以理解成对自个女人的宠爱,是对我妈的好,可是在外面,人家在他头上拉屎撒尿,他都不敢吭声,还呵呵傻笑,这样的怂包,不让我在学校认个大哥,还不会被人欺负死?
          我一直叫他叔,有时候甚至连名字都懒得叫,直接“哎”的称呼他,他也老实,从来没说我什么,应承的倒是蛮及时的。
          跟他一样怂的,还有我的那个“妹妹”,小凤,虽然只比我小一岁,却唯唯诺诺的跟个三岁小孩一样,每次我一瞪她,她结结巴巴地话都说不清楚。
          这样的家庭,我那毒蛇的老妈,自然就占据了统治地位,家里什么事情也不用干,完全一副太皇太后的样子,每天吃完叔或者小凤做的饭之后,就是摸麻将子,一摸就是一天,有时还通宵,赢了则赏我几个子,输了,倒霉的就是那俩口了,我都不知道叔挨了我妈多少骂,小凤挨了多少打,他们也不知道还口,更不敢还手。反正我妈宠我,我同样什么都不需要做的,就可以在家享受小皇帝般的待遇。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6-09-25 11:13
           十五岁的我,除了简单的认识几个字之外,最会的就是打麻将了,一有时间,我就会翘课跟村里的大妈大婶一起搓牌,手气好一点,我还能赢不少钱,拿去买点零食、看看小电影什么的,倍儿爽。就算手气差了,大不了输个精光,等哪天老妈赢了赏我几个子,或者去找我那“小妹”要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手里总会有那么一、两块钱给我用。这丫头怂是怂了点,不过脑袋瓜子还挺聪明的,当然,是用在那些没什么鸟用的死书上面。
            如果不是她的成绩拔尖,早就被我妈弄得读不下去了,我妈虽然厉害,但特别好面子,她也不能不顾及村里人的闲言碎语,毕竟对于小凤来说,她是后妈,总不能让自己的娃读书,人家的娃不读吧?更别说,我的这个高中是买来的,小凤是正儿八经的正取生。
            而我看在小凤在比我低一年级还能帮我处理作业的份上,也在老妈面前帮她说几句,她才有了这读书资格,所以,问她要钱,只是收息而已,知恩图报,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不过,最近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对这个木头“妹妹”小凤,改变了看法,好吧,准确来说,我做了一件很对不住她的事情。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6-09-25 11:20
              那是前天下午,我翘课去“打屁虫”家打麻将,“打屁虫”是“拳哥”的“左护法”,本名杨浩,长得敦厚肉多,看起来老实,内心色的很,平常有事没事就会放一、两个屁,要么响的惊天动地,要么臭的方圆万里,故而得名。
              那天手气不错,赢了个百八十块,打屁虫就让我请他吃饭,这小子那么胖,一看就是能吃的主,我当然不愿意了,不过他话锋一转,语气神秘地把我拉到了一个小角落里,神神秘秘地跟我说他发现了一个好去处,只要五十块钱,就可以结束我的处男生涯,不用再靠五姑娘伺候自己的万千子孙了。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6-09-25 11:22
                “拳哥”手下的几个伙计,就我一个人还是处男,这在我们这些小团伙里面是比较丢人的事情,不过没办法啊,我长这么大,我妈都没有教我怎么追女孩子啊,再说,我们几个人在班里面臭名昭著,哪个女孩子还敢跟我谈啊?躲都躲不及。
                本来心里是有点小激动的,毕竟长这么大,都没有碰过女孩子,更别说是那方面的了。
                不过碍于情面,表面上我还是要装作比较抗拒的神色,只是耐不住打屁虫杨浩的软磨硬泡,加上这么大了,还是个处男确实丢人的考虑下,我也就在他信誓旦旦地保证不告诉其他人的承诺之下,跟着他去了那个地方。


              回复
              举报|8楼2016-09-25 11:26
                  这个地方距离我们学校并不远,就是一片民房,附近有几家在建的房子,隐隐约约可以听见从里面传出来叮叮咚咚的响声,看来,拳哥说的哪里有“市场”,哪里就有“生意”的话,还真没有说错。
                  打屁虫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只见他东拐西拐的带我进了一条巷子,此时下午六、七点钟,夏天的这个点,往往是黄昏,太阳落山的时候。


                回复
                举报|9楼2016-09-25 11:31
                  有吧友在不?休息一下,吧友出来冒个泡!


                  回复
                  举报|10楼2016-09-25 11:33
                    南京这家不锈钢复合板公司出名了 , 质量好到爆,全国都很有名
                    广告
                      站在巷子口,打屁虫停下了脚步,在自己的裤子口袋里面摸着什么,掏了半天,才递给我一个皱巴巴的塑料小块,虽然没用过,但我也知道这个塑料小袋里面装的什么东西怎么用。
                      “你进去这个巷子,左边第一家,那个不错,身材正点,活儿好。”
                      打屁虫推了我一把,再扔给我一个“鼓励”的眼神,意思很明显,兄弟我帮你把风,放心去吧。


                    回复
                    举报|11楼2016-09-25 12:09
                        在这个班里面,我没有什么朋友,除了拳哥,我最要好的朋友就是打屁虫了,他说的话,我当然不会怀疑了。
                        我们这边的治安还是比较差的,我倒是不担心有什么条子进来查房什么的,只是这是我的第一次,虽说内心激动,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紧张的,现在打屁虫就在外面,说好听点,是帮我把风,说白了,就是看我够不够胆,能不能跟他们玩到一起,毕竟到现在,每次打架,拳哥都没让我出手,总是说时机未到。
                        打屁虫是拳哥的心腹,说不定打屁虫今天带我来这里,也是拳哥的安排,可能今天,就是拳哥说的时机,不管是不是这样的,反正我现在已经来了,而且,走进这个巷子,似乎不干点什么,我出去就没脸见人了……
                        巷子口有一块灰色破旧的幔帐,挡住外面的视线,完全看不见巷子里面的景色,可当你一走进这条巷子的时候,就会看见三人一队,五人一伙的年轻人聚在一起,有的闲聊着,有的打着牌,看他们裸露在外的纹身和嘴角叼着的烟,我就知道这一趟可能没那么简单了,他们应该就是电影里面说的那些负责拉皮条的家伙。


                      回复
                      举报|12楼2016-09-25 12:13
                         我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确信自己带着钱,胆子也大了一些,以前听见打屁虫跟人吹牛的时候,讲过类似的场景,以前还以为是他吹牛逼的呢,目前看来,这样的地方还真的有,而他也说了,只要你来了,带着钱,就没人管你,毕竟他们也是做长久的买卖,还有激烈的竞争呢。
                          回头看了看,巷子入口站着几个人,正在满脸带笑地看着我,除了他们之外,我的突然出现,还引起了不少其他人的注意,当然,打牌的那些人除外。
                          我相信这些人不是来揍我的,不然我也不会从进来到现在还是毫发无伤的,按照打屁虫的指示,我进入巷子之后,就朝着左边看过去,那是一个很简单的平房,就是简单的砖头砌起来的,就连门都是简易木板做的。
                          在门的旁边,站着一个约有一米七八的小伙子,看了我一眼,就朝我招了招手。


                        收起回复
                        举报|13楼2016-09-25 12:16
                            我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那小哥也是热情,直接掏出一根烟,塞进我的嘴角:“你就是‘拳哥’说的那个豆芽菜吧,长得还真像!额呵呵呵呵……”
                            很难想象,他这么年轻就有一口黄牙。
                            我点了点头,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心里却是无奈的,想不到,这还真是拳哥的安排。
                            “东西带了么?”
                            黄牙抡了抡手指头,我将下午赢的一百交了上去,他笑着把我推了进去,说好的五十,都没找我钱。
                            “算了,都是老大的人。”
                            我苦笑着被他推进了门,屋内充满着浓郁的荷尔蒙味道,呛得我几度作呕。使劲地眯了几次眼,我尽量地让自己的眼睛适应屋内的光线,没有窗子,倒是屋顶有几个透明的玻璃,提供微弱的照明。


                          回复
                          举报|14楼2016-09-25 12:19
                              就在我疑惑着要怎么做的时候,一盏酒红色的灯光在这个狭窄的房间亮起,入眼的是一张床,还有床边的一个只穿着内裤,露出雪白大腿、环抱着双膝的女孩子。
                              她个子瘦小,皮肤却白嫩莹润,娇躯更在瑟瑟发抖,有着乌黑秀发的脑袋深埋在双膝之中。
                              而就在我血脉喷张,兽忄生大发的那一刻,她抬起无辜的双眼,让我刹那石化,那赤着雪身的女孩,竟是我妹妹小凤……
                              尴尬,百分之百的尴尬,而这种尴尬也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同样大惑不解的,还有床上的那个她。
                              “哥……哥……”
                              我这才看她一眼,她便结巴了起来,身体更是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我想,如果不是我穿着衣服的话,跟那些进来这里的嫖客没什么两样吧,而因为哥哥的这个身份,我来到这里,让我跟她同时懵逼之外,她更多了一份恐惧。
                              “哥,我……求求你,不要告诉……爸爸……好吗?”
                              小凤颤抖地说着,声音中充满了恐惧和害怕,我也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害怕,如果被叔知道了,恐怕小凤非被打死不可,而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凤竟然会出来干这个。


                            回复
                            举报|15楼2016-09-25 12:22
                              家里的财政大权完全掌握在我的老妈手里,叔和小凤是没有钱的,就算家里要添置什么东西,他们也会向我妈再三请求,我记得有一次,小凤就为了买一支笔,被我妈打了一顿不说,还没要到钱,最后还是我扔给她一块钱去买的,我也不是什么老好人,这样做就是为了让她帮我抄作业而已。
                                那个时候的小凤,擦着眼泪兴奋地点着头,她也是那个时候才开始叫我哥的,虽然凭空多了这么一个妹妹,但是看在她伺候我且能解决作业的份上,我还是乐于接受的。
                                “哼,没钱你就出来做这个?咱么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撂下这句话,我就走了,没有想到我这刚出门,就看门口站着“拳哥”和打屁虫杨浩,还有几个我不认识的家伙。
                                “豆芽,这么快啊?想不到你除了长得瘦不拉几的,还是个秒男啊,哈哈哈哈……”
                                门口传来打屁虫杨浩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拳哥”等人的嘲笑声,周围的那些社会青年,还有一些从民房里面没有接活的年轻漂亮女人,纷纷探出头来看着我,同样笑的花枝乱颤。
                                糗,真特么糗!
                                可是更糗的,还是我这房里的妹妹,好在打屁虫杨浩和拳哥并不知道我跟小凤之间的关系,如果他们知道了,恐怕我就没脸再在学校待下去了,这事再让我妈知道了,我还不被她打死!


                              回复
                              举报|16楼2016-09-25 12:25
                                我低着头,想要冲出这片民房,却被“拳哥”一只手像是老鹰抓小鸡一般地拎了过来。
                                  “豆芽,你今天到这儿玩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你不是一直想要跟我混么?你看这片怎么样?”
                                  拳哥指了指眼前的这些小屋子,抽着一根黄鹤楼对我说道,语气之中充满了霸道和毋庸置疑。
                                  拳哥不仅拳头厉害,长得也很壮,在他的面前,我就像是刚出生的小鸡,除了服服帖帖的顺从,没有半点逃出去的可能,我也没有想到,拳哥他竟然跟这些社会青年还有这样的联系,我虽然叫他大哥,但是我并不想混社会啊!
                                  我只是希望有个人能庇护我而已……
                                  “好,挺好的……”
                                  这么多人在,我不得不屈服在拳哥的淫威之下。
                                  “那你今后就负责这个房间小凤的生意,有没有问题?”
                                  拳哥朝着我吐了一口密度超大的烟团,呛得我只咳嗽,自己却不紧不慢地说着,而他的这句话,让我整个人都懵逼了。


                                回复
                                举报|17楼2016-09-25 12:31
                                    听拳哥的这意思,是让我当拉皮条的?而且,还是给我“妹妹”拉皮条?
                                    “拳哥,我,我什么都不懂,这么重要的任务,我怕我弄不来,干不好,您看……”
                                    我畏畏缩缩地说着,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肚子上传来一阵剧痛。
                                    “去你妈了个比的,拳哥让你干事,你特么还叽叽歪歪的,还想不想活了?”
                                    倒在地上的我,蜷缩着身子,腹部传来的剧痛让我身体不断地抽搐,这踹我的是站在拳哥身后的那个高个子,左边整个肩膀上面都纹着一条青色的龙,看起来分外瘆人。
                                    “阿龙……”
                                    拳哥叫了一声,止住了想要上前踹我的纹龙少年,摇了摇头,让他退下。
                                    “豆芽,你也知道你拳哥我的为人,你今天的事情,我们可都看见了,如果你不想弄得全校皆知的话,我想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还有,今天发生的事情呢,我不想其他人知道。”
                                    拳哥蹲下身子,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脸:“今天就先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咱们学校见了!”
                                    说完这句,拳哥就带着兄弟几个走了,留下满脸怨毒的我。
                                    难怪他们那么小,就懂得那么多荤段子,难怪他们总是有钱大吃大喝,难怪打架的时候,拳哥总不让我出手,原来他们背地里都在干这种事情。
                                    我虽然坏,但是我坏的很讲究,更别说当我认识到他们这是一条不归路的时候,我肠子都悔青了。
                                    “哥,你没事吧?”
                                    正在我捂着肚子想要挣扎起身的时候,一个怯懦地声音响了起来,身穿丝袜高跟的小凤来到了我的身边。
                                    “滚,不要用你那肮脏的身体碰我,我嫌脏!”
                                    我甩掉小凤朝我伸来的小手,满脸的嫌弃和鄙夷,虽然她不是我的亲妹妹,可是好歹叫我哥,我真没有想到,她竟然背着我做这样的事情!


                                  回复
                                  举报|18楼2016-09-25 12:34
                                     “哥……”
                                      小凤呜咽出声,眼泪一滴滴的滑落,脸上更是写满了委屈。
                                      “哼,还有脸哭,我们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你今天就别给我回家了,我嫌脏!”
                                      我朝着小凤怒吼一声,然后挣扎起身,用我生平最快的速度朝着外面跑了出去,我不想留在这儿,不想被人知道我有这样的一个“妹妹”,一个年纪轻轻,就出卖自己肉体的“妹妹”,,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都感受到了我的委屈,回家的路上,下了好大的雨,没有带伞的我,来了个透心凉。
                                      “小天,你可算回来了,再晚一点,你妈就要让我去找你了!”
                                      刚进门,叔就拿出一件衣服递给我,想让我换一身干净点的衣服。
                                      “滚,别碰我,我嫌脏!”
                                      我瞪视了叔一眼,碰也没碰他,就把他手里递过来的衣服扔在地上,“砰”的一声,关了我的房门。


                                    回复
                                    举报|19楼2016-09-25 12:41
                                       “小天,都怪叔忙着收稻谷,没能给你去送伞,让你淋湿了,叔错了,不要生气了好吗?”
                                        房门外传来叔认错的声音,我忍不住地摔门而出,瞪视着他:“你特么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这么怂?啊?遇到事情,除了认怂就是道歉,你特么还能不能有点出息?还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站起来说一句人话?你长的这么高,这么壮,难道就是个摆设吗?干农活那么大的力气,就不知道用在别的地方吗?你这么怂的男人,谁跟着你都要倒八辈子的霉!”
                                        也不知道是不是从拳哥那里受的气,我一股脑的朝着这个后爹的身上撒了出来,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但是这一切的事情,都跟他脱不了关系!
                                        “小天,你在外面被人欺负了吗?”
                                        憋了半天,叔老脸通红地说了这么一句。
                                        “哼,被人欺负了又怎么样,你能帮我做主吗?除了跟老师反映情况,你还能做什么?你那幅德行,还能帮我出头不行?”
                                        我别过脑袋,不想去看他:“我真不知道我妈怎么会嫁给你,如果是我,宁可死也不会跟你这个窝囊废一起过日子!”
                                        啪……
                                        一记闪亮的耳光抽在我的脸上,脸上瞬间火辣辣的疼了起来,妈的,你特么还勃起了是吧?


                                      回复
                                      举报|20楼2016-09-25 12:44
                                         正在我回过身来,举起胳膊,准备还手的时候,我妈却站在叔的身边,朝着我的脸,又是啪的一大嘴巴子。
                                          “妈,你!”
                                          我完全没有想到,我妈会在这个点出现在这里,平常这个时候,她不都是在村东头的王婶家打麻将吗?
                                          “你妈我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指指点点,快给你爸道歉!”
                                          老妈横着眉毛,满脸怒气地朝着我横道。
                                          “我不!我没说错,凭什么道歉?”
                                          我倔强的撇过脑袋,让我给这个男人道歉,门都没有!
                                          “秀兰,算了,小天还小……”
                                          叔扯了扯我妈的袖子,让我妈就这样算了。
                                          “滚,我不要你在我妈面前假惺惺,你特么就是一个怂逼,不要在我面前装什么烂好人,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能因为妹妹小凤的原因,我忍不住地怒斥出声。
                                          “小天!”
                                          我妈怒喝一声,找了一根擀面杖,朝着我胳膊肘就是一棍子:“让你胡说八道,我让你胡说八道!”


                                        回复
                                        举报|21楼2016-09-25 12:48
                                           从小到大,我妈就没有打过我几次,更别说这次拿擀面杖打我,我当时就懵逼了,可是我内心的那股倔劲,愣是让我没有哭出声,也没有求饶,就那么被她打的身体一抽一抽的。
                                            “秀兰,你这是要打死孩子吗?”
                                            叔终于男人了一次,从我妈的手中抢走擀面杖,挤在我的身前,护着我。
                                            “小天,你要是不跟你爸道歉,今天这事,我跟你没完!”
                                            老妈喘着粗气说道。


                                          回复
                                          举报|22楼2016-09-25 12:54
                                            我不知道老妈今天抽什么筋,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把我打的伤痕累累,心里的憋屈,混合着身上的疼痛,我忍不住地怒喝出声:“我没这样的爸爸,我没有!如果我的爸爸还在世的话,他会怎么看你,怎么看我?我没有赵德柱这个爸爸,我没有……”
                                              我哭了,真的哭了,从小我就被人欺负,却从来没有人帮我出头,我常在想,如果我也有爸爸,那该多好,可是我没有,当我走进叔叔家门的时候,我也想叫爸爸,可是,当我被人打的鼻青脸肿的时候,他却只是找人家家长抱怨,结果我被打的下不了地。
                                              这样的爸爸,我要着干嘛?
                                              “你爸爸?”
                                              老妈苦笑一声,两行清泪忍不住地流了下来,叔叔想要上前劝阻,却被我妈推到一边:“梁小天啊,梁小天,你不是要知道你爸爸怎么死的吗?那我今天就告诉你……”
                                              “秀兰,别……”
                                              叔还想阻止我妈,却被我妈瞪得不敢抬头,呵呵,他就是那么怂,还有什么资格做我爸爸?
                                              “你那么想你爸,你知道你爸是杀人犯吗?”


                                            回复
                                            举报|23楼2016-09-25 13:01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我是怎么过来的,只是知道小凤一天晚上都没有回来,叔出去找了一晚上,也没有找到,第二天的早上,我饭都没吃,就去了学校。
                                                “小天,拳哥交给你的事情,你想的怎么样了?”
                                                还没挨到放学,我就被拳哥的左右“护法”给叫了出去。
                                                这是学校后山的小树林,平常很少有人来这儿,就算今天我在这儿被人打,也很难有人发现,就算发现了,恐怕也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这个学校,不仅要学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要懂得明哲保身的意义。


                                              回复
                                              举报|24楼2016-09-25 13:06
                                                杨浩,我想清楚了,这件事我不能干……“
                                                  我没有叫他打屁虫,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次我是认真的。
                                                  “不能干?”
                                                  王猛一只手拎着我的衣服领子,把我按在一根松树树干上,恶狠狠地说道:“这么做,就是背叛拳哥,你知道后果么?”
                                                  王猛就是拳哥的另一个护法,绰号“疯狗”。与打屁虫杨浩所不同的是,王猛个子高大,脾气火爆,发起疯来,自己人都揍,论关系,杨浩跟拳哥走的近一些,但是论实力,两个杨浩都打不过一个王猛。
                                                  感觉到脖子处传来的压力,我低着头:“我知道,可我不能这样做。”
                                                  “那,你不想知道你妹妹去哪了么?”
                                                  说话的是杨浩,在他的示意下,王猛放下了手中的我,还给了我一个恶狠狠的眼神。
                                                  “你知道小凤去哪了?”
                                                  我抬头看着眼前斜靠在柏树上的杨浩,忍不住地追问道,昨天小凤一晚上都没有回家,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夜不归宿,而我还以为今天能在学校看到她的,没有想到,今天她也没有来上学,整个人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回复
                                                举报|25楼2016-09-25 13:11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对这个妹妹这么在意,可能,是因为她的失踪跟我有着不小的关系,我有点良心不安吧。
                                                    “我不知道,不过拳哥还是知道些的……”
                                                    杨浩点了一支香烟,熟练地吐着烟圈说道。
                                                    “拳哥?”
                                                    我微微一愣,没有想到,我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恐怕他们会……
                                                    “所以,你可以在好好想想,这事,你是做还是不做?”
                                                    杨浩拍了拍我的肩膀,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用报纸包裹严密的东西,塞进我的怀里,率先离开了小树林,王猛伸出食指,恶狠狠地指了指我的鼻子,跟着杨浩离开了。
                                                    摸了摸手里这沉甸甸的东西,我的心里忍不住地五味杂陈,怎么办?


                                                  回复
                                                  举报|26楼2016-09-25 13:13
                                                    仔细想来,我根本没有选择,只能按照拳哥的意思去做。
                                                      最后一节课,是语文课,本来我是准备睡过去的,却没有想到,那个秃头的语文老师,当着大家的面,把我点了起来。
                                                      “梁小天,你说你作文不想写就算了,干嘛还让人代写?这么秀气的字,是你那个爪子能写得出来的?”
                                                      秃头的老师当着大家伙的面,把那个作文本摔在我的面前,一副恨铁不成钢地样子说道:“我要是你,早就回家种田了,待在这里,浪费学校资源,去培养一个废物!”
                                                      听着老师这话,我特么真想砸个椅子过去,不过我也狠清楚,在班里,我这瘦弱的体格,还真没有一个老师是可以让我随便欺负的。


                                                    回复
                                                    举报|27楼2016-09-25 13:19
                                                        更何况,我现在还跟拳哥关系正处在微妙状态,如果我想找他帮我出头,那那个拉皮条的事情……
                                                        “哼,真特么多管闲事!”
                                                        白了秃头老师一眼,我散漫地将那个作文本翻开,上面几乎都是小凤的字迹,这不得不让我眼前一亮,作文本的最后一篇是名为“我的哥哥”的文章,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眼球。
                                                        我的哥哥叫小天,大家都喜欢叫他豆芽,因为他长得比较瘦弱,只能被别人欺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哥哥也跟那些坏孩子混在一起了。
                                                        别人都怕我哥哥,可是我却不怕,因为哥哥从来都没有欺负我,还对我很好,有时候回家晚一些,他就会跟在我后面,当那些坏孩子拦路问我要钱的时候,哥哥总是帮我糊弄过去,保护着我。
                                                        哥哥喜欢打麻将,赢了钱就会给我买点吃的,有时候还会给我点零花钱,我都会小心翼翼地存起来,不让妈妈发现,也不敢告诉哥哥。
                                                        上次给哥哥洗鞋的时候,发现哥哥的鞋子坏了,我准备在后天哥哥生日的时候送他一双新鞋子,可是我买鞋子还差点钱,哥哥的好朋友跟我说,只要跟他去一个地方就可以给钱我,还帮我交资料费,我答应了他,哥哥一定会喜欢那双他问妈妈要了好多天都没有买的鞋子吧。
                                                        他们都喜欢叫我哥哥豆芽,我知道,哥哥现在是豆芽,但是我相信,哥哥总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谁也不能欺负他的!
                                                        这是一篇日记里面的节选,是小凤替我交的作业,只是没有想到,这丫头竟然用我的作文本,写她的日记,也难怪秃头老师要发那么大的火了,而我也是火大,特么这点作业都处理不好?


                                                      回复
                                                      举报|28楼2016-09-25 13:33
                                                          给她东西吃,是我心情好,让她给我多出点力,碰到拦路要钱的,把她糊弄过去,是不想人家知道她是我妹妹,不是见不得人,而是怕她丢我的人,我真的没有想到,小凤竟然会这样想我,而且,去那个地方,竟然是为了存钱给我买鞋!
                                                          除了当场懵逼之外,我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词来形容我当时的感觉了,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不顾众人的目光冲出教室的,我也不知道我哪儿来的勇气,去找到翘课在网吧打游戏的拳哥的,只是当时的我,像是发疯了一般的质问他我妹妹去哪了,换来的却是一顿恶毒的痛打……
                                                          在网吧的休息区,我头晕目眩了好久,才起身回到自己的家里,老妈见我鼻青脸肿的模样,二话没说,拿起擀面杖朝我身上就是一顿乱打,嘴里还叨叨着我这么大个人了,还不听话,还在外面打架给她惹麻烦。


                                                        回复
                                                        举报|29楼2016-09-25 13:36
                                                          如果不是那个男人在的话,指不定,我又要被我老妈给打晕了,而我的倔脾气让我一个字都没说,关于我被打的,还有小凤消失的消息,我一个字都没说。
                                                            不是我藏着掖着不好意思说,而是我答应了小凤,不能告诉他爸。
                                                            晚饭是叔送到我房里的,全身酸疼的我,什么都没吃,更难受的是,我半夜还发了高烧,在床上躺了三天。
                                                            我不知道我这三天是怎么过来的,只是小凤再也没有回来过,这期间叔和我妈出去找过好几次,可是依旧音讯全无,为此我叔还专门去报了警,警察也只是来我家简单地录了个口供,让我们在家等消息。
                                                            我很想告诉我叔,甚至是警察我所知道的关于小凤的消息,让他们去把拳哥抓起来,追问小凤的下落。但我知道,以拳哥他们的手段,一推二三五,没凭没据,警察也不会拿他们怎么样,相反,我会被他们揍得更惨……
                                                            那天晚上,我起来上厕所的时候,看见客厅的灯还亮着,透着门缝,我看见厅屋里面抱着小凤书包落泪的叔叔,我的心猛地被什么刺了一下,很疼很疼。


                                                          回复
                                                          举报|30楼2016-09-25 1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