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瑶吧 关注:29,744贴子:936,441

凡瑶衍生文(紧接电视剧碧瑶挡剑后来写,情节自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十年了,碧瑶,我没想到,他真的守了你这么久,”幽姬望着寒冰床上静静沉睡着的碧瑶,目光里流淌着无尽的哀伤,喑哑的声音一字一句落在周围清冷的空气里,“有的时候,幽姨总在想,你的坚持,他的坚持,真的值得吗……”
身后的门忽然开了,一个黑色身影缓缓地走进来。幽姬回过身,却见来人神色间皆是疲惫之态,十年的时光,终于让当年那个正道少年彻彻底底变了一个模样,尤其是那双曾经通透清灵的眸子,如今只剩下一片灰色的冷漠,再也不见点碎星火。鬼厉拖着步子,一步一步走向石床,即使是经过一旁的幽姬时,目光也始终不曾离开石床上的人儿。
张小凡……”幽姬终于还是开了口,这十年来,她深知他所受的苦楚,心中的恨意也早就只剩下悲怜。
鬼厉却仿佛没有听见,只径直走向碧瑶,然后靠着石床缓缓地跌坐下来,神色漠然。
张小凡。”幽姬见他颓废模样,有些怒其不争,语气中不免染上了一层厉色。
张小凡……”鬼厉喃喃着,忽然低声笑了一声,眼神迷离,“这世上早就没有张小凡这个人了,现在活着的,是鬼厉,鬼王宗的副宗主。”
“你何必这样?”幽姬看着十年来沉默寡言的鬼厉,脑海中忽然闪过十年之前的那一抹碧色身影,那样决绝不悔,眼里腾起一片雾色,“碧瑶,她是不会想看到你现在的样子的。”
鬼厉眼中闪过一抹痛苦,轻轻地低下了头,一只手却紧紧抓住碧瑶冰凉的手,死死地不愿放开。
幽姬也不愿再多说,这满室的凄冷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深深地望了一眼碧瑶,转身离去,轻轻合上了石室的门。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6-09-24 20:48
    插楼!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6-09-24 21:02
      又有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9-24 21:11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9-24 21:12
          楼主,剧情走向是甜吗?甜的就一直跟下去!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6-09-24 21:13
            啊啊啊啊啊啊,有文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9-24 21:15
              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6-09-24 21:18
                还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9-24 21:23
                  加油↖(^ω^)↗


                  回复
                  9楼2016-09-24 21:35
                    “知道我今天去哪儿了吗?”幽姬走后,过了很久,鬼厉才抬起头,对着碧瑶轻声说道,紧皱的双眉也稍稍舒缓了一些,“我去了万毒门。”
                    周围依旧是一片死寂,鬼厉不知不觉停顿了许久,仿佛等着下一秒,床上那个女子就会起身偏着头好奇地问自己,你去那个破地方做什么?只可惜,期待始终只是期待。
                    “你爹让我去找秦无炎结盟,”鬼厉声音又低了一些,显得有气无力,“鬼王宗,还需要万毒门的力量。”
                    “在万毒门的时候,我和秦无炎交手了,”鬼厉深情地望着碧瑶,嘴角不禁扯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十年来,他身手进步得很快,也更有门主的威势。碧瑶,你知道吗,以前,见到秦无言,我只想着正邪不两立,杀了他就能为那些死在他手上的冤魂讨个公道。可是今天,我看着他举着斩相思拼了命杀向我,那因为仇恨而发红的眼眶,我忽然觉得就这样死在他的剑下其实也挺好。”
                    鬼厉一边断断续续说着,一边伸手理了理碧瑶额前的碎发,动作轻柔,像呵护着珍宝一般:“十年了,碧瑶,我真的累了,杀人够了,冷静够了,也熬够了,死对我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可是,当秦无炎把斩相思架在我脖子上的那一刻,我忽然想到,要是我就这么死了,你怎么办呢?你若是一直这么睡着,我就是到了黄泉也见不到你,我不能让你一个人。若是,有一天你醒了,你见不到我也会伤心难过,我舍不得。”
                    鬼厉说着,声音渐渐颤抖起来,而床上白气缭绕着的女子依然沉浸在甜美的梦乡中,丝毫察觉不到身边人内心的巨大苦痛。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6-09-24 21:47
                      楼主继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9-24 21:57
                        “我没有完成你爹交给我的任务,”鬼厉收拾了一下情绪,接着说下去,“离开万毒门的时候,秦无炎只是冷冷地看着我,我也不想和他再有交涉。但是,碧瑶,只要我在,我就会帮你守住鬼王宗,保护你爹,不会有人再伤害你了,我发誓。”
                        终于说完了,鬼厉轻舒了一口气,他环顾着四周,冷冷清清,碧瑶怎么会喜欢呢?“别怕,我在,我一直都在……”鬼厉附在碧瑶耳旁说道,心里却是难得的安宁……
                        鬼厉石室出来,已近黄昏,他只是想先回禀鬼王再去陪伴碧瑶。可是,当他来到大殿,除了鬼王,幽姬鬼先生,青龙,秦无炎居然也在。鬼厉略微怔了怔,站在一侧一语不发,而其他人似乎刚刚进行了一场密切的讨论,神色各异。鬼王深知鬼厉每次回宗必先看望碧瑶,也不多说,只是偏头低声吩咐了鬼先生几句,就起身往门外去了。经过鬼厉身边时,淡淡道:“从此以后,鬼王宗和万毒门就是同盟,就不要无端生事了。”
                        鬼厉微微颔首,鬼王转身离去,鬼先生幽姬随后也相继离去。
                        我不会放过你的。”秦无炎经过鬼厉身边的时候,冷笑着轻声道。“是吗?你没这个本事。”鬼厉瞥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一旁神色严峻的青龙,头也不回地大步而去。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6-09-24 22: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9-24 22: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9-24 22:5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9-24 23:23
                                人设还算符合电视剧的性格特征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6-09-25 00:23
                                  世间最毒一字——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9-25 07:20
                                    不要太虐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9-25 07: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9-25 07:54
                                        顶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9-25 08:04
                                          我还没想好写虐文还是甜文,只是,想到就写,但主线是凡瑶不会改变。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6-09-25 10:40
                                            其实虐文也不错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6-09-25 11:11
                                              还有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9-25 12: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9-25 12:14
                                                  秋夜里,起风了。大竹峰张小凡的房间里却是灯火通明。田不易也不知道是第几次来到这里了,每次鬼使神差地走到这儿,总是要进来小坐一会,不然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今夜,宋大仁带着小灰也在这儿,小灰一直受宋大仁的照顾,和他非常亲近,一人一猴正玩闹着,田不易看着,不觉得闹心,反而不知不觉出了神。
                                                  忽然,小灰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撇下宋大仁就往门口跑去。可是,宋大仁怕夜里起风早把门拴得紧紧的。小灰在门上胡乱抓了一通,呜呜地直叫。田不易怔怔地看着那扇门,心忽然沉了下去。
                                                  “小灰,你要去哪儿啊?”宋大仁喊道,又回头看了一眼师父,见他微眯着眼,神色复杂,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事了。
                                                  “师父……”宋大仁心有疑虑。
                                                  “别开门。”耳旁却传来田不易粗哑的嗓音。
                                                  小灰仍是不死心,拼命地用爪子挠着,气急了,还用身子去撞。房里此刻静得很,只剩下小灰撕心裂肺的叫声和不断的撞门声。
                                                  而门外一袭黑袍的鬼厉,同样怔怔地望着房里烛火映照下那个端坐在高位上的身影,不禁握紧了拳头。
                                                  良久,他还是默默转过了身。
                                                  “咯吱,”身后的门忽然开了,小灰飞跃到鬼厉怀中,久别重逢的熟悉气味让它格外兴奋。鬼厉难得地温柔,轻抚着它。
                                                  小凡……”宋大仁试探道。鬼厉缓缓回过身,宋大仁见他一身的阴厉之气,眉宇间再没有当年的光亮,一时晃了神。鬼厉看了一眼宋大仁,想说点什么却开不了口。田不易从门后缓步而出,正与鬼厉四目而对,两人终是沉默无言。
                                                  “大仁,你带着小灰去别院。”田不易开了口,语气中是不容置喙的命令口吻。宋大仁会意,把小灰硬从鬼厉身上扒下来。临走前,还无奈地拍了拍鬼厉的肩膀。
                                                  “还愣着做什么?要我请你进来吗?”宋大仁走后,田不易怒道,仿若很久以前的模样,“都这么多年了,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个闷葫芦!”说罢,负手进门。鬼厉愣了愣,还是跟着走了进去。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0楼2016-09-25 12:59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9-25 13:02
                                                      楼主写的文很有感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9-25 13:12
                                                        屋内的摆设还是和多年以前一模一样,鬼厉四处看着,难免触景生情,神色落寞。“坐吧。”田不易见他身形消瘦,整个人活像具行尸走肉,心下一阵痛惜,拿着茶壶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了。鬼厉走过来,安静地坐下,双手不自觉拿过了茶壶,替田不易倒了一杯茶。“你师姐嫁给齐昊了,”田不易一边喝着茶,一边说道,“你六师兄前年新得了件法宝,你知道他之前那个破骰子实在是拿不出手……”田不易絮絮叨叨地说着,仿佛要把这十年来发生的事在今夜都说尽了。鬼厉安静地听着,却丝毫没有打断的意思。两个人就像回到很多年以前,促膝长谈,谁也不愿打破这份来之不易的平静。
                                                        火烛不知不觉燃去了大半,“苍松叛变后,你的好兄弟林惊羽当了龙首峰首座。”最后,田不易如是说道。鬼厉心里其实早就知道,在鬼王宗,即使他有意回避青云的事,可一些消息还是多多少少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这样很好。”鬼厉今夜第一次说话。那漠然的声音让田不易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师娘很想你。”田不易又说道,鬼厉抬起头,忽然发现师父在十年之间竟老了许多,多半是自己让他蒙羞,伤心了。“师父……”鬼厉低声唤道。田不易听着,眼里终是浮现了一丝很久没有出现的笑意。
                                                        “好,难得你不嫌我老了,变糟老头子了,还愿意喊我一声师父。”田不易欣慰地笑着。鬼厉的眼眶不禁微微泛红,“您不老。”
                                                        “傻小子,人总是要老的,这几年,我越来越经常想起你们师兄弟以前的往事,有时候想找个人说话,呵,除了你师娘,没人愿意安安静静听我说一整天的。倒是你,跟根木头似的,愿意听我絮叨,”田不易笑着说道,见鬼厉缓缓低下了头,笑意又渐渐褪去了,“只是没想到,我老了,变唠叨了,你的话却更少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3楼2016-09-25 13:44
                                                          楼主给力,又更了,还有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6-09-25 13:58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