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吧 关注:185,901贴子:1,845,000

【搬文】《在日本当猫的日子》By南瓜夹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变成猫之后在日本的生活阅读须知:第一,只是猫、只是猫、只是猫,不会变成人 第二,猫攻有金大腿,加大、加粗、加长的金大腿 我已被萌出一脸血。。。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9-17 15:36回复
    吃饱喝足的许杰用舌头不停的舔舐自己的前爪,然后再用爪子去磋磨自己的嘴边,会这么做的原因是想要将弄到胡子上面的油渍给清洗下来。
      蹲在地上的小女生见状以然是在两眼放光,忍不住的就又想动手去摸一摸许杰。
      而刚刚那位还在义正言辞的小胖墩,此时却没有出言阻拦,因为看着猫咪那萌萌的样子,他也是很想动手。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9-17 15:46
    收起回复
      第4章 被跟踪的猫和跟踪人的猫
      黑影的步伐非常的轻巧,四爪着地的时候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所以即便是许杰的猫耳朵很灵敏,却也没有察觉出有什么东西正在后面跟着它。

      一路将剩下的那些烤鱼片拖回了窝里,有了存粮的许杰今天晚上不打算再出去了。

      而那个黑影一路跟着许杰来到了烂尾楼,等到许杰进去之后,它便跃上墙头,盘着尾巴蹲坐在上面等了一小会。

      发现许杰没在出来之后,它跳下墙头围着烂尾楼四周绕了一圈,在空气中来回的嗅闻了一下,确定附近没有能够威胁到那只小猫的生物之后,就甩着尾巴离开了。

      第二天许杰是在噼里啪啦雨滴敲击地面所造成的声响中醒过来的,它抬起头在空气中嗅了嗅,里面浓重的水气和外面的声音告诉它,天气预报没有错,外面真的下雨了,而且雨势还蛮大的。

      慢条斯理的从窝里面爬出来,从一直被自己压在身子下面的食物包装袋里面挑出一片烤鱼片,用嘴叼着走出了那个废旧的保安室。

      没有通电的地下停车场里面非常昏暗,唯有出口那里才能够照进来一些光亮。

      猫虽然在黑暗中也拥有着绝佳的视力,但是许杰还是更喜欢明亮一些的地方,这个习惯在它吃饭的时候尤其明显。

      叼着食物一路小跑的许杰来到了废弃停车场的入口,然后蹲坐着一边咀嚼自己的食物,一边欣赏着外面雨中的景色。

      虽然时常会被落在地上的雨滴喷溅在身上,但是这种清闲的时光却是它许久都不曾拥有过的。

      所以许杰背后的那根猫尾巴,一直都在左右前后找不到方向的轻快摇摆着,显示出它现在有着非常好的心情。

      这一顿饭许杰吃的很慢,雨下了多久它就吃了多久。

      好在初夏的雨并不会太过缠/绵,一个多小时之后,雨势便渐渐减小,而许杰也结束了它的早餐。

      将最后一口烤鱼片咽下去,许杰开始用舌头清理自己的皮毛。

      嗯,脸一定要好好的洗一洗,爪子也是。胸口的皮毛上面刚刚溅上去不少的雨水,也得仔细的舔一舔。

      还有背部这里是最常被人抚摸的地方,不但要打理干净,还要想办法让皮毛蓬松,这样看起来才会讨喜。

      腹部也一样,这里的毛皮最柔软,摸起来手感最好,还有下腹,还有菊花........。

      舔着舔着许杰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翻着身子正在清理皮毛的它看着眼前粉嫩嫩的小菊花,整只猫僵在了那里。

      然后它瞬间翻起身子,抖了抖身上的皮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了自己的窝里。

      喵,才不要去舔那里,有本能也不行。至于便便之后的问题,那不是还有沙子和水嘛,虽然使用的时候很不舒服,那也比舔舔好。

      就这样变成猫以后一直都很淡定的许杰,面对着自己的菊花,第一次有了种风中凌乱的感觉。

      雨过之后没多久天便晴了,地面上水的痕迹在阳光的照射下很快就消失无踪。

      许杰将剩下的烤鱼片小心的藏好,再三的确认自己藏食物的地方不会被轻易发现之后,它便又起身寻找食物去了。

      依然是那条路,依然是那座校园,还是从电子门下面的缝隙之中钻过去,只不过这一次许杰没有徘徊,它直接找到了昨天中午讨食的那扇窗户跳了上去。

      看着窗户里面那个熟悉的小胖墩,许杰盘尾坐好,歪着脑袋轻轻的叫了一声,喵~~~~~。

      正在吃午饭的藤本健太闻声筷子一顿,在抬头就发现果然是昨天中午的那只狸花猫又出现了。

      看到那个小胖墩发现了自己,许杰抬起爪子,挥着梅花形肉粉色的小软垫,喵~~喵~~~的继续叫。

      健太捂着自己酥麻不已的胸口,快速的挖出一些米饭递了过去,然后将饭盒里的煎鸡蛋撕开一半,送到了许杰的脚边。

      猫儿静静的吃着从小胖墩那里分过来的午饭,而健太从头到尾都没说什么。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9-17 21:01
      回复
        第6章 藤本家的鸦管家
        狐疑不已的许杰这一次没有直接回窝,它拖着尾巴在小窝的四周转了好几圈,并且在外面解决了晚饭。

        直到确定没有任何东西跟在自己身后,它才一路小跑溜回了地下停车场的小窝里。

        第二天一早,许杰还是如同往常一样,打算到学校的大门口去享受自己的早餐。

        可是让它惊讶的是,健太这个小胖子居然先行一步早就等在了那里。

        发现迈着猫步走过来的许杰,藤本健太抱着书包兴奋的向着这边跑了过来。

        许杰见此便乖乖的蹲在地上不动,等着他过来。

        笑的很灿烂的小胖墩,献宝似得从书包里面掏出了两个煮熟的鸡蛋,拿出其中一个将皮磕破,迅速的剥好递给了许杰。

        许杰挑眉看了一眼大门上的时钟,发现距离上课还有半个多小时,既然时间如此的充沛,那这一枚白煮蛋许杰当然要好好的品尝。

        看着狸花猫优雅的低着头,慢条斯理的吃着自己剥给它的鸡蛋,健太的嘴咧的都要扯到耳朵后面去了。

        想一想这只猫昨天营救自己时那英勇威武的样子,健太不由得挺直了胸膛,一股从未有过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他藤本健太养的猫是最棒的,即勇敢又聪明,极威风又机灵。上的去大树,爬的上窗户,打得过流/氓,救的了主人,这样的猫谁家有?

        我的狸花独一无二,健太一边捡着地上的碎鸡蛋皮,一边两眼放光如痴如醉的盯着许杰。

        如果藤本爸爸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对自己儿子现在的状态给出一个很明确的诊断,那就是蠢主人候群症。

        虽然许杰还没有承认健太是自己的主人,但是小胖墩此时已经自动归位了。

        等到许杰将一整枚的鸡蛋都吃下去之后,健太已经把碎鸡蛋皮都收拾干净了。

        而剩下的那一枚鸡蛋,健太并没有剥给猫咪吃,而是放到许杰的眼前对它说道:“我父亲说猫每个星期喂给二三枚鸡蛋是最好的,所以这枚鸡蛋留给你过几天吃。你把它带回去吧。”

        许杰满头黑线的看着那枚递过来的鸡蛋,心说你让我怎么把一个滑溜溜的蛋形东西带回窝里去?

        滚蛋这个技能是黄鼠狼专精的,我只会卖萌其余的不会。

        似乎从许杰的表情之中读懂了它现在的想法,小胖子有些尴尬的将鸡蛋收回了自己的书包里说道:“还是我先给你收着吧,你等你想吃的时候在过来找我。”

        许杰闻言满意的舔了舔嘴巴,将食物放在小胖墩那里,肯定比藏在自己那个四处漏风的废弃保安室里安全。

        很快上课的铃声就又打响了,健太依依不舍的在许杰的头顶摸了几下,才拎起自己的书包,连跑带喘的向教师那边飞奔而去。

        许杰将自己清理干净之后,又顺着门缝钻进校园里,准备到自己的老地方晒太阳去。

        可是这次它刚刚趴下,耳朵里就捕捉到了空气当中羽翼扇动的声音。

        机警的猫咪立即睁开了眼睛,灵动的耳朵抖动了几下之后,许杰抬起了头。

        在他晒太阳的地段旁边,生长的一颗并不算高大的榕树。此时那颗榕树的树冠之上,正落着一只黒冠黑羽的乌鸦。

        那只乌鸦发现许杰落到自己身上的目光之后,居高临下的冲着许杰点头示意道:“猫阁下日安,我是藤本家的神羽,藤本纯子是我的主人。今早听麻雀们说起,我家的小少爷昨天下午在家门口遇袭,多亏阁下您出手相救,我们家的小少爷才能够平安无事。神羽代表家主人,向阁下您表达由衷的谢意,我以请人备好美食,请您今天下午务必赏光,随我家小少爷一同前往府中。”

        许杰抬爪扶着下巴看着那只乌鸦,如果不是两只眼睛都很明确的告诉脑袋它们看到的是一只鸟,光凭对方说话的口气,许杰还以为遇到的那位幕府里出来的大管家。

        犹豫了一下许杰还是同意了那只乌鸦的邀请,答应它今天下午跟着健太一起去拜访藤本家。

        黑乌鸦得到了回复,再次向许杰点头示意之后,呼扇着翅膀轻盈的离开。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9-18 21:49
        回复
          第9章 被保护的狸花猫
          精壮的黑猫蹲在树底下,抬头对着树上一直都在巴望的许杰说道:“那两只野狗已经走了,你可以下来了。”

          趴在树上的许杰闻言有些犹豫,追它的野狗是走远了,可是守在树底下的这两只野猫对它来说也是陌生的很。

          身上带黄斑的那只它好赖还是见过一次的,可是在树下说话,一看就很不好惹的黑猫,许杰可是头一次见着。

          发现趴在树上的狸花还是在徘徊,原本蹲在一旁舔爪子的胖黄斑,抖着厚厚的脂肪层走过来说道:“小狸花下来吧,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这些日子要不是有墨暗中照顾你,就你那四处都是窟窿的小窝,早就不知道让黄鼠狼和狐狸翻了多少回了。”

          许杰闻言身子一斜,差一点就从树上掉下来。

          见状原本安安静静的蹲在树底下的黑猫站了起来,围着小树绕了一圈然后说道:“你是想自己下来,还是让我上去把你叼下来?”

          发现那只黑猫真的有说道做到的架势,许杰连忙说道:“不用了,我自己能下的来。”

          说着它就开始往下爬。

          比起上树猫下树的时候就很少有能够保持姿势优美的。

          因为它们的爪子是内弯钩,所以往上爬的时候很容易就能够抓牢树木。而头朝下往下走的时候,内弯的爪子不但帮不上忙,而且还会很碍事,所以猫下树的时候大多数都是倒着往下走,这是需要技巧的。

          许杰当猫的时间还不到半个月,所以对下树的技巧掌握的非常不熟练。

          只见它四肢牢牢的扒着树干,半点不敢松开,所以几乎就是一路滑下来的。

          胖黄斑用爪子捂着自己的眼睛,一副不忍直视的表情,被叫做墨的黑猫,倒是甩着尾巴看的很开心的样子。

          屁/股先着陆的许杰顾不得其它,翻过身子站起来,顶着乱糟糟的皮毛对着黑猫和胖黄斑说道:“多谢二位的救命之恩,不知该如何称呼?”

          胖黄斑闻言撑着胖脸,满面笑意的说道:“我就算了,这一位才是重点。”

          说着就用尾巴抽了抽立在一旁的黑猫。

          许杰随即将视线转移,却见那只黑猫没有说话,而是先上前几步,用鼻子在自己的耳后嗅了嗅。

          面对长宽高都要比自己多出来一节,团身就能将自己围起来的黑猫,许杰吓的一动不动。

          那只黑猫并没有什么攻击的动作,在嗅闻了一下之后,就又退了回去,盘腿蹲坐在地声音低沉的说道:“我叫墨,它是阿旺,你这么称呼我们就行。”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9-19 13:49
          回复
            健太挺起胸脯,一边将抱在怀里的许杰托给妈妈看,一边回答道:“下午上体育课的时候我差一点被躲避球砸到,是狸花又救了我,可是它却受伤了。我想把它带到这里给爸爸看一看,老师也同意了的。”

            藤本太太闻言放下手中的剪刀,示意店中其他的店员过来接手她刚刚的工作。

            自己则弯下身子抚摸着许杰的头顶说道:“这就是纯子与我说过的那只狸花猫吗?看起来真的是可爱极了。多谢你救了我的儿子健太,这个孩子最近多亏你照顾了。”

            应该是经常接触宠物的原因,被藤本太太抚摸的时候,许杰感觉到很舒服,忍不住的就用脑袋在她的手心里面蹭了好几下。

            身材同样是娇小玲珑的藤本太太,在许杰亲近自己的时候观察了一下,很快就注意到了它受伤的右后腿。

            于是她十分心疼的说道:“可怜的猫咪,腿都不敢走路了。正好你父亲现在有空,健太把你的狸花带上去给你爸爸看一看吧。”

            藤本家的商铺是三层的,第一层是藤本太太所经营的宠物美容店,第二层是藤本先生经营的宠物医院,而第三层则是医院的手术室和美容院的库房。

            健太带着许杰爬上二楼的时候,藤本先生这里正好没有病人。

            把许杰放在检查床上,健太站在一旁看着父亲给许杰检查,过了一会之后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爸爸,狸花它没事吧?有没有伤到骨头?”

            藤本先生体型微胖,长得与健太非常相像,看着他的脸,许杰已经能够预想到小胖墩长大之后的样子。

            笑的一脸温和的藤本先生带着医用的乳胶手套,沿着许杰后腿的肌肉线条一点一点的从下向上摸索着,时不时的还要在某一个部位上摁一摁。

            许杰乖乖的趴在检查床上被检查,当被按到的不为感觉疼痛的时候,它就会抽一下腿,然后叫上一声,提醒医生自己这里疼。

            藤本先生仔细的给许杰检查了一下伤势,然后很肯定的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不要担心健太,这只小猫的骨头没有任何问题。不过那颗躲避球还是给它造成了一些麻烦,恐怕最近几天它的右后腿要肿上几天了。”

            小胖墩闻言这才把提着的心放下,然后他对着父亲说出一个自己已经考虑了很久的请求。

            “父亲,我可以养这只猫吗?”健太满怀期望的对着父亲问道。

            藤本先生闻言微微一愣,然后笑了笑说道:“如果纯子与我们的描述没有错误的话,这只小猫是很有智慧的,你是不是先得征求一下它的意见。”

            健太闻言走到许杰的身边,脸对脸的注视着它的双目,很诚恳的说道:“狸花,你愿意到我家里来吗?我会把你当成家中的一份子好好照顾你的,爸爸,它应该是一只狸花吧?”

            这是小胖墩第二次对许杰提出这个请求,不过与上一次的断然拒绝不同,这一次许杰还真的开始考虑小胖墩的提议了。

            发现那只小猫似乎是真的在考虑儿子的提议,藤本先生很惊奇,但他还是儿子说道:“是的,这只小猫是一只中华狸花猫。不过从它的绒毛细密成度和眼睛的形状来看,它的身上应该还有一部分美国短毛猫的血统。”

            说着藤本先生有些试探的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照顾一只宠物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你要养猫,那所有照顾猫的事情你就都要亲力亲为,我和你母亲只会在一旁提供一些适当的帮助,其余的事情我们什么都不会管。所以到底要不要将这只小猫带回家,健太你可要考虑清楚。”

            健太闻言很肯定是说道:“我想要养它,我会给它喂食喂水换猫砂,带它打针给它洗澡梳理皮毛。狸花,你愿意让我照顾你吗?”

            健太的话让许杰感觉心中暖暖的,身后的尾巴控制不住的竖了起来,并来回的甩动着。

            身为宠物医生,藤本先生当然知道猫开心的时候是什么反应,所以他笑着说道:“这只猫的右后腿估计还要一个星期才能消肿,这段时间它需要留在医院里面修养。那么这一个星期就请健太你来照顾这只猫咪了,也算是给你们一个提前相处的时间。”

            健太对父亲的这个决定很支持,而许杰也没有反对的意思,于是它就在藤本家的宠物医院里暂时居住下来。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9-19 20:43
            回复
              店员们一边清点货物,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再过几分钟他们就可以下班了。

              健太依依不舍的抱着猫笼子,他很想要把许杰带回家里面去,可是藤本先生说受伤的小猫最好在固定的地方修养,不要随意移动,所以健太只好把许杰留在这里。

              因为有留在宠物医院住院的动物,所以二楼那边会留下人来值夜班,健太对着那名留下来值守的护工先生拜托了半天,请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大圣。

              最终在护工先生哭笑不得的目光当中,健太依依不舍的跟着父母回了家。

              晚上十点,护工先生开始例行查房,从一楼到三楼,他不但要检查门窗和电源,还要观察留下来住院的那些动物们,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等到检查完毕,确定没有任何的异常之后,护工先生才关掉电源,回屋休息去了。

              在笼子里面睡了一天的许杰这个时候正有精神,它站起身子抻了抻懒腰,然后爪子一推,猫笼子的门就开了。

              这并不是藤本家猫笼子的质量不好,而是为了照顾它的情绪,健太并没有将笼子给上锁。

              拖着受伤的右后腿,许杰小心的从笼子里爬了出来。

              一瘸一拐的走到窗边,难得有闲心的许杰开始欣赏起了夜色。

              日本的小县城并没有大都市的那种灯红酒绿,到了夜晚街道上的行人和车辆都很少,偶尔看到一个因为加班而晚归的上班族,也是脚步匆匆的一晃而过。

              没有了为生计而奔波的烦恼,许杰自重生一来第一次有了仰望星空的冲动。

              小县城里面少有工厂,所以环境保护的非常不错,最起码在这个城市的夜晚当中,抬起头的时候还能够看到满天璀璨的银河。

              抬头数星星的狸花猫一点一点仔细的分辨着天上的星座。

              嗯,那边的是天琴座,这边的是天鹅座,仙后座旁边还有一片黑云彩,咦,那片黑云彩怎么是会动的?

              在许杰的目瞪口呆之中,那片黑云彩稳稳的落到了藤本家商铺三楼的窗台上。

              许杰定睛一看,发现刚刚被自己误认为是黑云彩的,居然是那只叫做墨的黑猫。

              黑猫站在窗外定定的看着许杰,隔着玻璃窗许杰只看见它的嘴动了一下,但是说没说话或者是说了什么,许杰却不知道。

              二只猫四目相对,在外面的黑猫突然伸出爪子排在了玻璃上面。

              也不知道是那根神经没有接对,看着黑猫按在玻璃上的爪子,许杰居然伸出自己的小爪,也跟着按了过去。

              虽然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它就收回了爪子。但是从外面黑猫那抖来抖去的胡须上,许杰就是能看出它很开心。

              黑猫坐在窗台上,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许杰,最终目光停留在它的右后腿上。

              看着黑猫的目光,许杰不知为何心中就是忐忑,不由得解释道:“只是抻了一下,并没有伤到骨头,医生说一个星期左右就能痊愈的。”

              也不知道黑猫有没有听见许杰的解释,只是在此之后,它便站了起来,在窗台上来回的走了几圈。

              然后许杰就眼睁睁的看着黑猫灵活的从三楼的窗台跳到了隔壁二楼的雨搭上,然后又纵身一跃直接落到了地上,随即就在夜色之中消失了。

              如果不是三楼的玻璃窗上还留着一朵淡淡的梅花印,许杰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一只猫来看过自己。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9-20 11:43
              回复
                护工先生被许杰缠的没了脾气只好摸了摸它的小脑袋说道:“好吧好吧,既然你想要待在这里吹吹风,那我就在等一会关窗户好了。不过只能再待一小会,等我看完了下一集的电视剧,我就会过来的,那时你可不许再耍赖皮。”

                许杰乖乖的喵喵叫,护工先生又挠了挠它的下巴,才转身下楼去了。

                许杰一只猫盘坐在窗台上,它不知道自己的判断到底正不正确,它在等的那只猫会不会来。

                就在许杰盯着街道上的路灯正在出神的时候,耳边突然想起了一阵翅膀扑腾的声音。

                许杰循着声音抬头望去,却见那只让它等了半个晚上的黑猫,从三楼的上方落到了窗台上。

                那只猫嘴里叼着一只麻雀,还是活的,正扑闪这翅膀在猫嘴里死命的挣扎。

                发现许杰在窗台上等着它,黑猫显然很开心,兴奋的尾巴上的绒毛都竖起来了。

                不过很快它就把尾巴落下去了,一双猫眼瞪的滚圆,死死的盯着搁在两只猫中间的那扇纱窗,大有要用爪子将纱窗给撕烂的感觉。

                许杰见状感觉站起来,冲着外面的黑猫喵~喵~的叫了几声。

                被安抚的黑猫乖乖的坐下,将叼在嘴中的那只麻雀吐在窗台上,在那只麻雀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瞬间就用前爪将它按住。

                许杰见状赶忙问道:“墨,前两天窗台上的老鼠是你送过来的吗?”

                黑猫闻言摇了摇尾巴没有直接回答许杰的问题而是开口说道:“你受伤了,多吃一些肉可以好的快一些。”

                感情那两只老鼠是黑猫给它预备的病号餐,得知这一情况的许杰吃惊不已。

                然后它又看了看还在黑猫爪子底下扑腾的那只麻雀,心想这一只不会也是送过来给它养身体的吧。

                发现了许杰的目光,黑猫爪子用力的往下一按,那只麻雀立即不动了,不过看它还在起伏的胸口,应该是还有命在。

                麻雀老实了,黑猫也满意了,它微微低头平视着许杰说道:“死老鼠送过来你不爱吃丢掉了,我就送活的过来。老鼠不爱吃我就送麻雀过来,在不爱吃还有别的,总有一种能和你的胃口。”

                许杰对此哑口无言,从人到猫这是第一次有一个活的生物为了它的喜好而忙前忙后。

                发现许杰没有及时回话,黑猫眉头微皱的动了一下按着麻雀的那只爪子问道:“你也不爱吃麻雀?”

                面对黑猫的好意,许杰决定还是实话实说道:“我从来就没有吃过麻雀,老鼠也一样。”

                黑猫闻言想了想,发现记忆中真的没有这只小狸花捕食的场面,于是它了然的说道:“我知道了,下一次给你带鱼过来。”

                许杰闻言杏核眼笑成了月牙状,心中隐隐的有些东西似乎被捂的温温的,并且这股温度还沿着胸膛一路向上,温的它连脑袋都开始变得热热的。

                不过它还是说道:“我在这边能吃饱,医生和健太把我照顾的很好。麻雀你吃掉吧,鱼就不用送过来了,藤本医生不会让病患吃外面的东西,你送过来他也会丢掉的。”

                黑猫闻言又看了看爪子底下的麻雀,有些不开心。

                许杰却仰起怎么都藏不住的笑脸说道:“我已经好多了,医生说最多三四天我就能出院了,到时候我跟你学习怎么抓麻雀好不好?”

                黑猫这才满意抬起头,坐在窗台上找来好几圈,确定没有地方能将麻雀送进去,这才低下头一口一口的将那只倒霉的麻雀给吃了。

                黑猫的宵夜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一只不大的麻雀没几口就被它全部吃完。

                此时的它站起来抖了抖身上华顺的皮毛,对着窗户里面的许杰说道:”我明天晚上在过来看你。“

                直到那个墨色的身影消失不见,许杰那发热的大脑才开始渐渐降温。

                开动着终于能够重新思考的大脑,许杰这时才来得及想一想事情。

                将下巴垫在自己的前腿上,闭目养神的它默默的想着,非情非故的那只黑猫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

                真的只是因为一见如故吗?

                柔软的尾巴尖轻轻的抽了几下,心中有些忐忑的许杰决定,等明天那只叫墨的黑猫在过来的时候,自己一定要找它问清楚。

                但是很可惜,许杰在第二天的晚上并没有等到黑猫的到来,墨它食言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9-20 11:46
                收起回复
                  第13章 打预防针的猫
                  当天晚上许杰守在宠物医院三楼的窗台等着,一直从月落等到天明,也没能够等到那个墨色的身影。

                  失望不已的许杰垂着耳朵,恹恹的吃着自己食盘当中的猫粮。

                  正在查房的藤本先生蹲在许杰的面前观察了一下,然后对着护士小姐问道:“裕美,健太的大圣今天看起来很没精神,等它吃完猫粮之后,麻烦你给它测量一□□温。”

                  护士小姐闻言甜甜的应下了,留下许杰在那里炸了毛。

                  猫狗测量体温的时候跟人可不同,它们没有什么腋下口腔之说,公认准确的位置只有一个,那就是猫狗们的小菊花。

                  藤本先生是一位非常负责任的宠物医生,留在这里住院的宠物几乎每天早上都要被测量一次体温,以便医生了解它们的身体情况。

                  许杰刚刚入院的时候,被健□□抚着做了一次全身检查,剩下的时间都在拼命展现自己的活波康健,以避免被护士小姐轻易带走测量体温。

                  几次闹腾之后藤本先生就免了许杰每天早上的检查了,那位先生的原话是’这么有自我意思的小猫很少见,它既然有力气与心情和我们周旋,只为了不测体温,想必身体是没有问题的。‘

                  好不容易才逃过去的事情,这一次居然就要重来,许杰当然不能就这么束手...等着被人插/菊/花。

                  迅速的将垂下去的耳朵立起来,许杰三两口就吃光了食盘里面剩下的猫食,然后矫健的躲过守在一边护士小姐伸过来的手,灵活的向着藤本先生跑了过去。

                  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中间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

                  在护士小姐的目瞪口呆中,许杰四肢伸长,爪子从肉垫中伸出,以一个标准五体投地的姿势,扒在了藤本先生的白大褂上。

                  正在清点药剂的藤本先生感觉自己的肩部一沉,回头一看就见儿子的狸花猫挂在了自己白大褂的下摆部位。

                  看着对着自己目露祈求之光的狸花猫,和跟在猫身后追过来的护士小姐,藤本先生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你这小滑头,只有在捣乱的时候才会与人这么亲近。不过看你还有力气往我身上挂,应该是很健康的,这一次的量体温就算了吧。”

                  许杰闻言刚刚松了一口气,却感觉自己颈部的皮毛一紧,随即就被藤本先生拎着颈毛提了起来。

                  在凶的猫被拎住这个部位也很难反抗,更何况藤本先生的力度拿捏的非常准确,即不会让许杰感到疼,也让它没有办法挣扎。

                  一路拎着许杰下了二楼,将它放到医疗床上后,藤本先生就开始在医疗盘里面翻找东西。

                  就在许杰从医疗床上往外伸着头,考虑要不要跳下去逃跑的时候,它就被重新提起皮毛,然后挨了一针。

                  技术熟练的给许杰打过预防针,藤本先生将用过的注射器丢进一旁的垃圾桶,自己到洗漱台那边去净手,只留下许杰一只猫石化在了诊台上。

                  这一幕被等在一旁带宠物过来看诊的客人给瞧在眼里,那位带着博美犬的胖太太哈哈哈笑着对藤本先生说道:“我还以为只有我们普通人家的主人,才会为宠物看医生或者是打针而头疼,却没想到医生家里的小猫也这么害怕量体温和打预防针。”

                  藤本先生闻言温和的笑了笑,把手吹干之后走过来摸了摸许杰的小脑袋对它说道:“早点打完预防针你就能早点出院,健太在家里把小窝都给你准备好了,你不想早一些过去陪他玩吗?”

                  许杰闻言有气无力的喵了一声算是给了个回应,然后便垂头丧气的爬回了三楼。

                  一步步挪回自己的临时病房,许杰趴在毯子上一动不动。

                  昨天晚上它等了黑猫一整夜,今天早上又躲着护士小姐跑了一层楼,最后还挨了一针。这样的一番闹腾下来,才不过半岁的小猫身体早就挺不住了。

                  于是很快猫笼子里就又响起了小猫的呼噜声。

                  一睡就是大半天的许杰是被食物的香气给钩醒的,睡眼惺忪中迷迷糊糊的看到健太的小圆脸扒在了猫笼子上。

                  半睡半醒的许杰被健太的圆脸吓得顿时睡意全效,立时就清醒的站了起来。

                  发现许杰醒了,健太立马献宝似得将一小盘的东西抵到了许杰的面前说道:“大圣,这是我妈妈刚刚做出来的虾子,我给你留了两个,赶快吃。”

                  随着盘子一起过来的,还有那股海鲜特有的鲜香味,那是猫最喜欢的味道,难怪连睡着的猫都能被钩醒。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9-21 13:27
                  回复
                    低头一看,递过来的小盘子里面躺着三只红通通的海虾,每一只都要有许杰的两只爪子那么大,头尾相碰成u行的摆在盘子里,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活着的时候下的锅。

                    发现自己的狸花猫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盘子,健太一边慢慢的将盘子往外移,让笼子里面的小狸花能跟着出来一边说道:“大圣,这最新鲜的北海道大虾,我妈妈一早买回来养在水里下午煮给我们吃的。什么都没放,只加了一点点的海盐,非常的鲜美吆,快出来尝一尝。”

                    睡过了午饭和晚饭的许杰都不用健太在多说什么,乖乖的跟着小胖墩端着盘子手,从笼子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小狸花扑到盘子里面去吃虾,藤本太太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小猫没事真的是太好了,一早听你父亲说它没精神,后来又一睡就是大半天,真是叫人担心。”

                    藤本纯子双手抱肩,看着狼吞虎咽的许杰冷冷的给出了一句评价:“吃货一个。”

                    对于纯子的评价,许杰权当没听见一样的继续大吃。

                    这位小姐别看身材很萝莉,身手却是相当女王的,前几日刚刚在县里的跆拳道比赛青少年组获得冠军。

                    是货真价实的冠军,因为男子组那边的第一名因为出言不逊,在比赛之后被这位大小姐给修理的金光灿烂,所以私底下大家都叫她冠军而不是第一名。

                    冠军一词出自西汉,当时有一列侯爵号谓之冠军侯,取功冠三军之意。

                    此称号非大勇之人不可得,最早的一位冠军侯便是当年千里战匈奴的霍去病将军。

                    有鉴于这位小姐彪悍的战斗力,许杰很大度的表示我不跟小女生计较。

                    就在许杰它忙着低头吃东西的时候,藤本家的那只黑执事,正落在鸟架子上,和一只眼睛不太好,刚刚被送过来准备看诊的雪纳瑞聊天。

                    只听那只自带天然胡子,看起来有些年纪的雪纳瑞低声的对着黑乌鸦说道:“昨天晚上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们家那边的野狗在外面吵了一个晚上。”

                    黑乌鸦闻言啄了啄自己的羽毛,细声细气的说道:“今天早上起来听猫头鹰说,昨天晚上西城的野狗群和南边的野猫群打起来了,听说猫和狗都伤了不少。”

                    雪纳瑞闻言很感兴趣的继续问:“那它们两边到底谁赢了?”

                    黑乌鸦闻言扇了扇翅膀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猫头鹰说两边打的太激烈,它没敢过去看,怕被误伤。”

                    原本安安静静吃虾的许杰听到它们的对话突然一愣,心说上一次被救之后,那只胖黄斑曾经说过,追着它咬的那两只野狗就是西城的,那黑乌鸦嘴里南面的野猫群不会就是黑猫它们所在的那个群体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昨天那只黑猫为什么没过来倒是好解释了,原来是带着队伍和野狗打架去了,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越想越出神的许杰,抬起头立着耳朵仔细的听,连美味的大虾都忘记吃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9-21 13:29
                    回复
                      黑猫这时转身将许杰让出来说道:“小狸花说它有办法可以治疗你。”

                      许杰这时候正在目测胖黄斑的体重,然后吐掉盒子按着它预估出来的体重仔细的研究起上面的用法用量。

                      看着在那里埋头研究的狸花猫,胖黄斑对着墨的小声问道:“那只小狸花该不会是能看懂那些盒子上面花花绿绿的文字吧?”

                      墨闻言眯着眼睛观察了一下,然后非常骄傲的挺起了身子。

                      胖黄斑见状用身子撞了一下旁边的伙伴,十分艳羡的说道:“行呀伙计,真有眼光。咱们猫里面这么有学问的可是少见,狗里面也没有,这次看那帮只会学舌的八哥还怎么在咱们面前炫耀。”

                      就在它们说话的时候,许杰这边已经研究出结果了。

                      它用爪子将药盒扒开,小心的扣出里面的胶囊,滚到胖黄斑的身边说道:“这个一次一粒,一天二次,饭后吃。”

                      胖黄斑将那粒胶囊踩在脚下,低头看了看然后抬头问道:“这东西可以治疗发热?”

                      许杰闻言摇了摇尾巴说道:“可以的。”

                      说着它又瞧了一下胖黄斑受伤的尾巴,发现伤口并不是太深,也没有炎性的渗出物,只是伤口周围的皮肤看着有些红肿。

                      看样子虽然有炎症却不是太严重,这样的话口服抗/菌药应该就可以控制了。

                      记住了许杰说的用法用量之后,胖黄斑突然话锋一转说道:“小狸花,你看咱们互相之间都帮过彼此的大忙,就能算是朋友了。既然是朋友怎么可以不知道姓名,认识这么久了我们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呐。”

                      墨在一旁听着,见许杰闻言有些发愣便说道:”我前天听那个人类的幼崽叫你大圣,那是不是你的名字?“

                      许杰闻言杏核眼向上弯,笑了笑说道:”那是健太和他的家人对我的称呼,实际上我的名字叫许杰,你们叫我阿杰就好。“

                      胖黄斑闻言伸出爪子点了点许杰的小脑袋说道:”好,就叫你阿杰。你这个弟弟旺大爷认下了,以后再敢有野狗追你,旺大爷替你出头。“

                      不过它说完之后却小心的看了身边的黑猫一眼,发现墨没有反对的意思,这才得意洋洋的昂起了下巴。

                      聊了一会天,许杰在心里面估摸了一下时间,然后站起身子说道:”我得在护工先生看完电视剧之前回去,不然等他检查房间的时候发现少了猫狗,是会给藤本医生打电话的。“

                      黑猫闻言站起来说道:”我送你。“

                      胖黄斑扒在窗台上,看着那两只猫相携而去的身影,眯着眼睛自言自语道:”多么般配的一对,看样子墨的窝里面就要迎来新的主人了,我也应该挑个时间去找自己的窝了。“

                      为了赶时间,墨盒许杰这一次都是跑着往回赶的,来到藤本家商铺下面的时候,许杰盯着三楼的窗户看了看,发现并没有被关上,可见护工先生的连续剧应该是还没有结束。

                      但是面对怎么回去的问题,许杰又开始挠头了。

                      它原以为黑猫能够上去,自己沿着它走的地方走,应该也能够上去的,可是真到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还是是高估自己了。

                      黑猫上楼的路线很简单,藤本家一旁的路上立着一根很高的电线杆,那根电线杆是旧式的,用木头制成,黑猫只要爬到三楼窗台的高度,然后向着窗台这边一跳就可以了。

                      看着已经爬到上面去的黑猫,许杰在下面默默的留着眼泪,那根电线杆子为了防雨防腐,人为的在上面刷了油漆,摸起来滑溜溜的,比大树难爬多了。

                      许杰先后尝试了好几次,都是爬不到二楼就滑下来了,最终没有力气的它只能在低下望洋兴叹。

                      墨见状又从那根电线杆上爬了下来,走到许杰的身边,趁它不注意一口就咬在了它的后颈部,然后叼起来就往电线杆上爬。

                      许杰此时是面无表情的,因为它已经被吓傻,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等到墨叼着它跳到三楼的外阳台上,许杰才后知后觉的炸了毛。

                      黑猫将衔在口中的小狸花轻轻的放在阳台上,然后一点一点轻柔的给它舔着炸起来的皮毛。

                      浑身发热的许杰觉得自己现在毛下的皮一定如同胭脂一样红的诱/人。

                      将许杰炸起来的皮毛全部舔的平复下去,墨轻轻的嗅了一下,然后很满意许杰现在这种全身上下都是自己气味的感觉。

                      护工先生上楼的脚步声对于现在的许杰来说简直就是天籁,它激灵了一下,马上就站起来,一边成顺拐状往窗户里面走,一边说道:“护工先生过来了,我先回去就不送你了。”

                      墨闻言微微一挑眉,侧耳听了听那个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然后起身说道:“我先走了,明天再来找你。”

                      然后也没在借力,直接从三楼的高度一跃到底,平安落地之后快速的消失在了夜色里。

                      被留在窗台上的许杰看着打开的那扇纱窗欲哭无泪,不知道一会要怎么对护工先生解释。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6-09-21 22:04
                      回复
                        第19章 出去浪的猫
                        目送着藤本夫人带着健太离开,许杰爬出房间来到小院子里,找了一个光线充足的地方,一边晒太阳,一边静静的等着墨的出现。

                        今天的阳光非常好,照的许杰身上暖洋洋的,刚刚吃过早饭的它,在温暖的阳光之中,又开始打瞌睡了。

                        睡意正浓之时,却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把阳光给挡住了,睡眼惺忪的抬头一看,才发现墨不知道何时已经来到。

                        甩甩头把瞌睡虫摇走,站起身子伸了一个懒腰之后,许杰轻声的问道:“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不叫我?”

                        黑猫闻言凑过来,用头顶蹭了蹭许杰的脸颊然后说道:“你要是困就先睡,捕猎的事情不着急。”

                        许杰闻言连连摇头说道:“我不困,我想快点学会狩猎。”

                        开玩笑猫每天的睡眠时间要超过13个小时,在没有危险的时候许杰觉得自己几乎是可以做到有地就能睡。

                        要真的按墨说的睡够再走,那捕猎的事就不用学了,直接睡到地老天荒就好。

                        墨闻言想了想说道:“有太阳的时候老鼠是很少出来的,鸟类的话要到郊外才好捕一些。你要是想出去玩,我就带你去一个好找食物的地方,那边也有猎物抓,而且还有许多好吃的东西。”

                        什么都不懂的许杰自然不会去反驳墨的话,它欣然同意了黑猫的安排。

                        见小狸花同意了,墨便站起身子说道:“我们先要去的地方有点远,你要跟紧我不要迷路。”

                        许杰闻言点点头,两只猫就这样出发了。

                        黑猫带着许杰穿街跃巷,许杰跟在墨的身后,才知道原来在每个城市当中,野猫都会有一些不引人注意的属于猫的路,它们称之为猫路。

                        街延、墙壁、房顶,树林甚至是下水道,都可以成为它们避开危险,在城市中来回穿梭的路线。

                        许杰感觉墨这一次带自己去的地方距离藤本家一定不近,因为它们兜兜转转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到达目的地。

                        中途黑猫曾经停下来问它需不需要喝水,许杰感觉还不算口渴就拒绝了。

                        现在早上一过,天气就开始热起来,走了这么远的路途之后,许杰已经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好在墨说它们的目的地马上就要到了,它说再过一条马路,就是那个很好捕食的地方。据说那里有吃又有喝,对任何一种动物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好的觅食之处。

                        隔着马路,许杰抬起头看着对面墨说的那个觅食处,高高的大门之上烫金的大字写着xx渔获市场。

                        这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海鲜市场吧?健太没有带它来,黑猫却将它带过来了,难道它今天命中注定与海鲜有缘?

                        不过猫要是敢接近海鲜市场,一定会被人赶的吧,没有一个贩卖海货的摊位老板喜欢有野猫在自己的摊位前面乱晃。

                        胡思乱想的许杰对着还在前面领路的黑猫问道:“墨哥,那边的渔获市场是不是就是你说的好捕猎的地方?我们到那里去捕猎,会不会被人用棒子赶出来?‘

                        黑猫闻言停住脚步往渔获市场那边看了一眼,然后说道:”那边不行,那里虽然食物多但是人看守的很紧,我们要绕到后面去,那边既有食物又安全。“

                        墨所说的地方是渔获市场的后门,这里也是市场倾倒垃圾准备转移的中转处。

                        在这里猫可以轻易的翻找到许多因为不新鲜而被抛弃的海鲜或者是海鱼,除了要小心一下收运垃圾的工人之外,对猫来说这里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找食的地方。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6-09-23 09:50
                        回复
                          墨舔了舔自己的前爪,然后抬头对着许杰说道:“阿杰,你可以下来了。”

                          许杰闻言扒着仓库里的货架一点一点的往下蹭,滑到地面之后向着黑猫一路的小跑。

                          隐约中它发现墨的旁边堆起了一座‘小山’,高度直接到黑猫的肩膀,而它的一只前爪上,似乎还按着什么东西。

                          就在它想要靠过去看清楚的时候,仓库的大门那边传来了一阵钥匙开锁的声音。

                          随着仓库厚厚的防盗门被打开,久违的阳光也跟着守门的大爷一起撒了进来,原本昏暗的仓库立马就变得明亮起来。

                          大爷带着老花镜的眼睛十分的犀利,他马上就发现了那些堆在墨身边的‘战利品’。

                          暗自估量了一下那些老鼠的数量,喜笑颜开的守门大爷竖起大拇指对着墨说道:“看这高度怕是有不下而二十只的数量,干得好大黑猫,我就说你一定是最棒的。”

                          说着守门大爷低头一看,发现墨的爪子下面还摁着一只老鼠。

                          那只老鼠并不大,而且看起来还是一只活的,守门大爷见状问道:“怎么还留了一只?”

                          墨闻言没有出声,却也没松爪,那只小老鼠还是被它摁在地上。

                          守门大爷见状只好说道:“好吧,好吧,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刚刚松阪老板知道你过来给他捉老鼠,他很高兴,说只要你干得好,仓库里面的干货随你选,这一回你想吃什么?”

                          墨闻言歪了歪脑袋,似乎正在思考要吃什么,许杰却忍不住兴奋,凑过来在黑猫的身上使劲的蹭。

                          墨刚刚捕猎的样子实在是太帅了,心生崇拜感的许杰感觉自己浑身都在发热,忍不住的就想在黑猫的身上蹭来蹭去。

                          墨面无表情的的由着许杰在它身上来回的蹭,却在它翻身的时候低下头,快速的在许杰尾巴根处嗅了一大口。

                          受到惊吓的许杰虾米一样的跳到一边,不知所措的看着黑猫。

                          虽然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它对黑猫已经非常的熟悉,而墨也经常会在它的身上嗅来嗅去,可是却从来没有尾巴根这种敏感的部位。

                          面对许杰的惊慌,墨倒是十分的镇定,似乎刚才伸过脑袋去嗅人家的尾巴根的那位并不是它一样。

                          站在一旁的守门大爷自然也看到了墨刚才的动作,他那有些浑浊的眼睛在黑猫和狸花之间来回的扫视了好几遍,然后恍然大悟的笑了笑。

                          只见他眯着眼睛,用一种即怪异又调侃的语气说道:“原来是这样的,那我知道你们需要什么了。”

                          说着守门大爷快速的走到一排货架旁,从里面取出了一包用透明塑料袋包裹严实的东西。

                          那位大爷将拿包东西抵到墨的眼前,用一副你懂得的口气对着它说道:“这里面是产自北海道的蚬干,个大饱满都是上等货,我保证你们吃了一定会喜欢的。”

                          墨闻言低头嗅了嗅那包东西,然后摇了摇尾巴,看起来非常满意的样子。

                          只见它转过头示意守门大爷将那包东西递给许杰,然后用嘴叼起那只还活着的小老鼠,另一只爪子将那些死老鼠往守门大爷那边一推,表示交易结束。

                          然后它在守门大爷那高声的:“要常来呀。”的呼唤之下,带着许杰从仓库中走了出去。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6-09-23 11:54
                          回复
                            楼主加油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6-09-23 13:46
                            回复
                              棒棒哒!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6-09-23 23:1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