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尾蛇的纪录吧 关注:4,640贴子:10,357
  • 19回复贴,共1

032 逆転的倒计时【机翻+脑补】欢迎校对+补充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6-09-16 17:41
    032 逆転的倒计时
    「要跟我做交易吗?」

    「交易,是吗?」

     她这样说,老女人瞪大眼睛,接着脸上像是露出了笑容。

    「哼,想说什么……妥协交易吧?终于你的面具也剥落了。要威胁我,谋求自己的利益吧?」

     面面对顽固有丑陋的露老女人的话、她进行了反駁。

    「请不要误会。我的愿望只有一个。将所有一切都回到应有的地方

    「应有的地方……? 怎么说,不逊也要觊觎当主的宝座――」

    「误解比想象中的还要大呢……」

     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表情的她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明显的感情颜色。
     呆然、但是。
     猜疑心很强,几乎是被害妄想。
     知道劝导的难度后叹了口气,少女继续。

    「既然是交易,就说是对你来说也是有利的,我可是能够打包票的」

    「别拐弯抹角的啊……赶紧说正题」

     从远离正题到底是谁做的啊,一个字也不让说。不过说这种话是徒劳的。
     她坦率地提出了对方喜欢的话。

    「十年前的亡灵,因该去的地方是墓场」

    「你说什么?」

    「在这点上,我和太太应该是同样伤脑筋呢。」

     说完、她接近了老女人。
     带着某种闻上去刺鼻的香水味。

    「――我、不想被安丽埃塔妨碍哦」



      ※ ※ ※


    回复
    2楼2016-09-16 17:41
      「是,是。可以。不过托你的福新婚全然没心情做了哦?」

       希莫娜甩甩肩膀。丈夫因为初夜謀議被叫了出去、以工作为由自己只能一人独处。虽然没办法但确实非常有讽刺意义。

      「……也就是说很早就为義弟找好婚約者了。拉瓦莱侯爵还为此当担媒人吧。所以? 被那个老怪当做棋子的可怜新娘又是谁呢?」

       到底只个女性,甚至连那个老怪的花招都看不出来。
       莱纳斯沉醉着若干的優越感、暗示了一下。

      「这是、愚弟的新娘可是会觉得非常幸福的哦? 总之……关系不会太差」

      「咦。托里乌兹卿有那样的女性吗、这可真是我孤陋寡闻了」

      「知道了吗?那是你也知道的,一个人」

      「难道说……」

      感觉到答案了、希莫娜皱了皱眉。

      「没错、安丽埃塔・宝拉・卡尔丹小姐」


      回复
      8楼2016-09-16 17:43
         莱纳斯说出那个答案的瞬间、终于忍俊不禁的露出笑容。
        那个托里乌兹可恨的王牌、一転就变成了绊住他的鬼牌。奥布尼尔家与身为最大憂患的右臂、互相依偎着坠入地獄。只要一想象这个光景、就痛快至極。

        「就连侯爵也是费了很多功夫呢、不过要取得她父亲的同意、也只是時間問題。下週大概就可以了。托里乌兹应该也会认为是因果报应吧? 到底長年来的伙伴、那样子也算是好结局了吧」

         莱纳斯也是有着貴族的審美眼光的。但是那个阴森森的小姑娘、表面她确实有着傾国的美貌。然而里面、就只是那个狂人被撕开的一个悪魔碎片。
         听了那些话的希莫娜的表情、一刻一刻的变得越来越冷。

        「……没想到,我居然会这样子的鄙视一个人,。」

        「呵。这是找茬的意思吗? 托里乌兹姑且不论、但是那个女孩可不是清白的。十一年供奉这种对象、居然都不起杀心。希莫娜、你难道不觉得她因该与弟弟在地狱里被油锅煎熬吗?」

        「结果还不是要作为謀略的道具吗……事情要是向你想的那样发生、这之后的优妮小姐、不对安丽埃塔小姐会怎么想?」

         她害怕的是、托里乌兹要是舍弃的话安丽埃塔的处境该怎么办。确实与托里乌兹是自作自受、但是与他结婚的是未亡人伯爵家的小姐。卡尔丹爵的女儿有这种汚点的原因。是因为她是原奴隷。


        回复
        9楼2016-09-16 17:44
           莱纳斯说出那个答案的瞬间、终于忍俊不禁的露出笑容。
          那个托里乌兹可恨的王牌、一転就变成了绊住他的鬼牌。奥布尼尔家与身为最大憂患的右臂、互相依偎着坠入地獄。只要一想象这个光景、就痛快至極。

          「就连侯爵也是费了很多功夫呢、不过要取得她父亲的同意、也只是時間問題。下週大概就可以了。托里乌兹应该也会认为是因果报应吧? 到底長年来的伙伴、那样子也算是好结局了吧」

           莱纳斯也是有着貴族的審美眼光的。但是那个阴森森的小姑娘、表面她确实有着傾国的美貌。然而里面、就只是那个狂人被撕开的一个悪魔碎片。
           听了那些话的希莫娜的表情、一刻一刻的变得越来越冷。


          回复
          10楼2016-09-16 17:44
            「……没想到,我居然会这样子的鄙视一个人,。」

            「呵。这是找茬的意思吗? 托里乌兹姑且不论、但是那个女孩可不是清白的。十一年供奉这种对象、居然都不起杀心。希莫娜、你难道不觉得她因该与弟弟在地狱里被油锅煎熬吗?」

            「结果还不是要作为謀略的道具吗……事情要是向你想的那样发生、这之后的优妮小姐、不对安丽埃塔小姐会怎么想?」

             她害怕的是、托里乌兹要是舍弃的话安丽埃塔的处境该怎么办。确实与托里乌兹是自作自受、但是与他结婚的是未亡人伯爵家的小姐。卡尔丹爵的女儿有这种汚点的原因。是因为她是原奴隷。


            回复
            11楼2016-09-16 17:44
              「……没想到,我居然会这样子的鄙视一个人,。」

              「呵。这是找茬的意思吗? 托里乌兹姑且不论、但是那个女孩可不是清白的。十一年供奉这种对象、居然都不起杀心。希莫娜、你难道不觉得她因该与弟弟在地狱里被油锅煎熬吗?」


              回复
              12楼2016-09-16 17:44
                「结果还不是要作为謀略的道具吗……事情要是向你想的那样发生、这之后的优妮小姐、不对安丽埃塔小姐会怎么想?」

                 她害怕的是、托里乌兹要是舍弃的话安丽埃塔的处境该怎么办。确实与托里乌兹是自作自受、但是与他结婚的是未亡人伯爵家的小姐。卡尔丹爵的女儿有这种汚点的原因。是因为她是原奴隷。


                回复
                13楼2016-09-16 17:45
                  「结果还不是要作为謀略的道具吗……事情要是向你想的那样发生、这之后的优妮小姐、不对安丽埃塔小姐会怎么想?」


                  回复
                  14楼2016-09-16 17:45


                    回复
                    16楼2016-09-16 17:46
                      但是、婚姻実際上是要共同对話的。要是在婚約段階托里乌兹觉得麻烦的话、真的会想娶那个女孩吗。

                      「……」

                       本来不打算对希莫娜说。或是结婚后才说的、因为这样子必定会触碰到那个女性的逆鱗。
                       想起在计划书上的调查报告。

                      (经过侯爵的调查、那个女孩――确实是无垢之身)

                       那个悪妻做出的、是对当時六歳的孩子的残酷行为。而那时给愚弟灌输那些丑恶习惯的,也是因为莱纳斯的嫉妒。这些大概是正确的、

                      (即使那些罪全部都是托里乌兹的、婚前只要让卡尔丹伯爵那那件事情作为交渉就可以了。呵、侯爵也真是做得滴水不漏)


                      回复
                      19楼2016-09-16 17:47
                         总之就是。十一年前约瑟芬夫人的事情要是暴露了、卡尔丹伯爵家的名誉就会受到损害。正妻对庶子做过的残忍事情。只要经过流传、就会威胁到正嫡的继承。在这之前、只要把黑锅全部扔给托里乌兹就行了。


                        回复
                        22楼2016-09-16 17:48


                          回复
                          25楼2016-09-16 17:49
                             莱纳斯对于抹黑家名的与奴隷殺手一起工作的女人、就算变成怎样他可不会去理。

                            「怎么这么说、希莫娜? 要是像你所说托里乌兹、与那个奴隷――不对现在伯爵的小姐才是。不是正好、再次重新认识对方吗」

                            「嗯、是的――」

                             希莫娜吐出真话。

                            「但是我对你的做法完全不明白、莱纳斯」

                             感觉到在语言中所包含的毒,不禁感到畏缩。
                             莱纳斯和她相遇的仅仅是一月前。以後、就把她的事放置在了政务的阴谋中。对她来说、对莱纳斯与托里乌兹的印象没有很大的差别。倒不如所属于被害者側的弟弟、更加有親近感。

                            (何等的混账……)


                            回复
                            26楼2016-09-16 17:50
                               脑海中浮现出想到的事情。
                               那些一般的貴族、会原谅那个【奴隷殺手】吗? 不可能。属于正式貴族的莱纳斯就更加不可能了。

                              「……我的事,你能够谅解就好了。反正时间是很充足的」

                               这是竭尽全力寄出的话。
                               结果希莫娜的回应是冷笑。

                              「所以。你连有血缘的弟弟都没有的谅解機会,没血缘的我又怎么可能会谅解?」

                              「我已经给了他足够的時間与機会了!」

                               大声的怒吼、用力的把手砸向桌子。受到殃及杯子里冷掉的紅茶也飞了出来。
                               希莫娜瞪着他、莱纳斯也忍受不住了。

                              「那个恶癖已经持续十一年了! 这期间、我可是有多少次想要他停止!? 但是都没有成功、这难道不是托里乌兹自身的问题!? 所以到了这里……我已经不想忍了!」

                               看莱纳斯的眼睛也知道他无法忍耐。但是、为什么没有成功。为什么到了如今、才说忍受不了弟弟? 因为失去了许多东西吗? 那个新妻安全不打算理解。
                               只要每次提到托里乌兹她就要顶撞。不仅如此,看着莱纳斯的視線都会变得冰冷。
                               真是不讲理的。为什么,自己要遭遇这样的眼神?

                              「……我们谈不来呢」

                               这么说来希莫娜都是在拖后腿呢。虽然是妻子、但是确不能够帮丈夫做事。

                              「啊、很好。……我也觉得没有必要」

                               莱纳斯视线也不看着她走开,默默地把目光投向外面的景色。
                               完全理解不了那个女人。平时倒是聪明贤惠、但是遇到弟弟就完全的唱反调。
                               但是不管怎样都好。希莫娜已经完成自己一半的任务了。婚礼邀请托里乌兹到王都,把他扣留。为此需要伴侶。这之后、下半身只要为莱纳斯生孩子就可以了。
                               浪费精神和这种女人交谈、是在降低自己的身价。要让代官到伯爵家領土、从那里得到的裁决书是必要的、真正讨厌的是要跟中央集権派的諸侯笑面相迎。自己过多接近拉瓦莱了。与其他的贵族的联合不主以维持在派系内的存在感,总是被那个老怪切掉。形成予定派閥之前、自己都自身难保。这个时间、就当个模範愛国志士吧。

                              「啊啊,吃屎!!」

                               变得不想考虑了。最近因为托里乌兹陷入困境抑郁多少点治疗了,才刚刚打算开始。工作确实辛苦,但是在那之上家庭的事才是痛苦的。莱纳斯想着自己一直为这个家庭操劳着。最一开始是父亲、接下来是最悪的弟弟、在下来是妻子。为什么自己会对怪人怎么有吸引力、他们还一个接着一个的来打击自己。看着卧室里自己痛苦的容貌、真希望那个美人来帮助一下、但是从日常会話来看是不可能的。


                              回复
                              27楼2016-09-16 17:50
                                「啊、因为有很大的声音,啊、太太已经出去了……」

                                 牙齿里就像是被塞入了什么一样、肝火旺盛。刚才要殴打人虽然也只是想想而已。但是、这并不是说自己就一定会自制的住。而现在理由有多了一个。

                                「然后呢?我要去找对方吗?」

                                「不っ、那、那个……」

                                「带项圈的居然还有風情测试貴族的气量。这可真是僭越了」

                                 说完伸手抓住奴隶的头发强拉硬拽。从触觉感觉到她顺从之后,一个咂嘴。便拉到屋内打开钥匙。
                                 这样子、莱纳斯把对方当做希莫娜发泄了。

                                  ※ ※ ※

                                「啊啊、是的! 你的哥哥是最坏的!」

                                「请不要说到这种份上義姉。这样我会很为难的」

                                 对房间要说出拜访、義弟苦笑着接受了。


                                回复
                                30楼2016-09-16 17:51
                                  希莫纳坦率说是来发牢骚的、奇妙的是这个悪名高的次男、托里乌兹完全没有那种感觉。确实见面之前自己有着类似于要和坏蛋战斗的感觉、但是实际现场起来却是一个平静的人,感觉也很少生气。而且与传闻的不同,是奴隶很温柔的人,带着的女仆也不会被残酷的对待。


                                  回复
                                  31楼2016-09-16 17:51
                                    「托里乌兹卿、你知道哥哥喜欢怎么样的女性吗?」

                                    「嗯……品格和品德好像不是第一吗? 那个人、从以前就对礼仪非常严格呢」

                                    「确实那也是重要的。都是、需要品格和品德的仅仅只是奥布尼尔家的正妻而已、这是身为莱纳斯・斯特莱茵的伴侶的我认为的」

                                    「呵~呜?」

                                    听着奴隷用高超的手法做着泡茶準備的声音、希莫娜开始谈了起来。

                                    「就是是那样的吧?,正妻只要嫁给他生孩子就可以了。我在想他在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这应该不是新娘子会说的话哦」

                                    「这就是新娘子的话哦。……我、清楚地明白了。莱纳斯様与我、合不来」

                                     在今天的交流终于明白了。莱纳斯对她没有任何要求。希莫娜在那个家里、她并不是必须的。只是結婚的必要才偶然紹介到了属于女人的希莫娜。
                                     当然,贵族的婚姻大概就是那样的。爱之类的东西,结婚后哺育就行了。因为那是平民一生都无法到手的安宁生活。作为义务应该要忍耐。那是明白的。
                                     但是、莱纳斯完全没有履作为貴族对于另一半的義務、连最低限度的敬意也没向希莫娜表示。嘴上说的都是自己的事情,完全没有重视她的事情。重视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自己就是一个冷感的生子道具而已。
                                     结果、最关心只是对弟弟的阴谋。整天做着贬低唯一的血親、还要自己同意的可笑之事。这种薄情男怎么可能能让女人展开心扉。
                                     托里乌兹搔着脸颊说。

                                    「作为参考、那么哥哥到底喜欢什么女性呢?」

                                    「唉呀,这个对新娘来说不是忌惮的话题吗?」

                                    「对不起,想得不周到」

                                    「开玩笑的。不用介意。你的那种不客气的说法,我可是相当中意的呢?」

                                    说完、可以看到他困惑的表情。年齢は希莫娜と同じか一つ下辺りのはずだが、そうした表情は酷く子どもらしかった。

                                    「对啊。他喜欢的……不就是与我正相反的女性吗?」

                                    「与義姉正相反、是吗」


                                    回复
                                    33楼2016-09-16 17:52
                                      「失礼、因为是紧急事件、详细事情请今后打听。……我想要有时间换衣服、可以吗?」

                                       简单打断对话的托里乌兹、跟男人直接对话。
                                       男人摸摸胡子、想了想、

                                      「好吧。便装确实不适合进行神聖的審理、許可。我在馬車等着。快点」

                                       他許可了。

                                      「那么。我知道了!」

                                       他的声音很开朗。
                                       简直就象――面对恋爱的对方一样。
                                       希莫娜,完全不明白。

                                        ※ ※ ※

                                       ――完全不明白。
                                       服侍卡尔丹伯爵家的女仆、現在混乱至極。
                                       原因是一个星期前自己服侍的、伯爵庶出的大小姐。说到今天显出要进行华丽的武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是发疯了吗?
                                       不禁想起那样无礼的想法与情景的原因,是眼前的展开。

                                      「……果然,还是这副打扮最舒服」

                                       那样说话的大小姐――安丽埃塔上穿的是女仆装。臙脂色的连衣裙与純白的围裙。頭上顶着喀秋莎、完全就是女仆的姿态。确实是楚楚凛冽的装束,适合这个少女的东西,但是,对于伯爵家的女儿着样子是不好的。

                                      「那,那个女仆装,你从哪里拿到的?」

                                      「只是翻了伯爵大人的东西而已」

                                       对于回答,忍不住提问。
                                       伯爵大人? 这是什么啊,完全是对个他人的遣词用语。
                                       不是、比起那个有更加麻烦的問題、

                                      「请止住,大小姐! 是高等法院的传唤啊!? 要好好根据自己的身分进行着装啊!」

                                       就是那样。安丽埃塔呗高等法院传唤了、所以选了这个装扮。在厳正審理的場合、伯爵家女儿穿着女仆装? 这绝对不是神志清醒的绝对。
                                       她却若无其事地说。

                                      「那就没有问题了」


                                      回复
                                      37楼2016-09-16 17:53
                                        032【完】


                                        回复
                                        39楼2016-09-16 1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