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doc吧 关注:15,121贴子:316,188

【雷安】中篇 《暴雨来临之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祭度,这都要吃度娘娘您会胖的




咿呀啊啊啊啊啊!!!我开了个坑!!
如题雷安only不逆不拆//////
实在没忍住,控制不住我的贱手啊啊啊
楼楼叫青鸟,想和大家一起愉快地玩耍请莫要嫌弃【身高只有16cm可以随意欺负】
因为是准初三党所以不定期更但一定不会坑相信我!
不知道后期是否会有自己撸的配图请莫要嫌弃
【深深地鞠个躬】感谢戳进来的小伙伴们/////
最后小学生文笔请莫要嫌弃【哭唧唧】不要大意地用意见砸死我吧!!
用过的镇楼再用一遍【你们看不出来你们看不出来】↓↓↓


然而重要的话已经说了三遍///


开篇


灰暗的天空涌动着无形的气流,暖流与冷风相遇,撞击出更加强劲的狂风。它们呼啸着穿过街道,空气中似乎都充斥满压抑的气息。几片落叶抑制不住的翻飞,旋转着冲向高处。即便人们早已习惯了时常光临这个小小王国的阴霾,却也还是止不住地抱怨着。


“或许是早已注定的相遇。你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浓厚的乌云背后隐藏着几欲呼喊出声的雷鸣。这一切的一切都使我胸腔里充斥着的慌乱更加疯狂。在踏入这片土地后,我便遗失了方向。看起来并不友好的天气更是催促着我赶快寻找属于我的一席之地。可是,我的心为何隐隐作痛?像是,被什么紧紧扼住,又像是,被牵引着去往某处。


“在暴雨来临之前,让我们就这样紧紧依偎着彼此吧。”


宝石般青蓝的双瞳倒映着时隐时现的闪电,破旧的长围巾猎猎作响着。地上躺着一块精工雕琢的黑色石头。我弯腰拾起,四处张望,街道上的人本就寥寥无几,却一致地向我投来异样的眼光。


“你才是,需要被人护在身后的那个啊。”


轰鸣的雷声一声令下,听,暴雨来临了……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6-09-15 22:53
    Ⅰ.终将再见
    “龙之所以拼死反抗屠龙者们,是因为它也有无法轻易拱手相让的宝藏要守护。”
    ----------------------
    太阳早就沉没到看不见的天空尽头,取而代之是浓厚的乌云。纵使是被教导要时刻保持冷静,安迷修的心脏也还是止不住地剧烈跳动着。初次来到这个鲜为人知的王国,他实在没有料到会有诸多麻烦。


    现在他正漫无目的地走在并不熟悉的街道上,几片落叶毫不在意低沉的气压,在空中翻飞飘舞着。阴沉的乌云压得很低,仿佛伸手可及,而云层背后,似乎还有隐隐的闪电。安迷修紧张地捂紧口袋,那里面有他捡到的一块雕工精细的“黑色石头”。深深刻在心底的骑士道告诉他必须马上找到失主,而明显阴沉的天空却迫使着他停下脚步。


    看来是有一场大雨。


    门被推开时风铃轻微地摇动了一下,来者十分拘谨。安迷修不得不走进一家酒馆,尽管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冲动想要立马见到那块黑石的主人。“抱歉,呃,我想在这里等到雨停,不好意思。”青蓝双眸反射出他的尴尬,毕竟安迷修并非为了买东西。


    吧台前,正擦拭着餐具的奶奶闻言抬头。一个看起来大概十七八岁的男孩用门掩着半边身子,他的着装很质朴,但绝对整洁,褐色刘海下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诉说着请求,他正等待着许可。


    “嗯,请进。”


    得到许可后安迷修便沉默地坐在一旁,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女性,即使对方是一位和蔼的老人。正思考着今夜何处度过,忽然一只银盘子放在了他面前,里面盛着几只烤土豆,一旁的木杯中还有温水。“只有这些了,孩子,不嫌弃的话就吃吧。”老人略歉意地点点头,拉开另一面的长椅坐了下来。安迷修一时语塞,涨红了脸一副极不自然的样子摆摆手:“啊…不用麻烦的,我…”话还没说完,肚子就很不争气地响了,安迷修更加难堪,他没准备买药以外的钱了。也不知老人是看出他的窘迫还是怎样,微笑着说:“没事儿的,这么点儿就算了吧。”安迷修还想拒绝,但他实在饿极了。“那么谢谢您了。”


    老人又端来一杯水,等着男孩儿吃完简陋的一餐。她问起安迷修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在游荡,换来一通意想不到的详细解释。


    “其实,我是才来到这个王国,什么都不太熟悉。本来只是想买点这里比起别处更便宜的药材就回去,可谁知道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而且看起来还会下大雨。


    “路边我还捡到一块看起来很昂贵的黑石,本来想去找失主,但看着马上要下雨还是停下来了。”


    说着安迷修从衣服口袋里掏出那块石头。仔细看起来,有点像鳞片,还系着一根紫色的绳子。安迷修就是再热心也不会这么急着物归原主,可这一次,他却难以抑制失控的心跳。总觉得,很熟悉;总觉得,他的主人在等待着失物也…在等待着他。


    老人脸色瞬间难看起来,苍老的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惊慌:“你!你从哪里捡的?!快放回去!!”


    “唔…!!!!”安迷修刚想解释,双眼却一瞬间模糊,仿佛世界一下子失了轮廓,只剩下渐变的色块。此时,窗外一道闪电划过,高空中空气爆炸的巨响淹没了木门被野蛮踢开的声音。


    雷鸣过后,豆大的雨点敲在地面,毫不留情。门口处,一位黑发的少年浑身压抑着能量,一双紫瞳中涌动着兴奋紧紧锁住安迷修,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眼:


    “你,找死?”


    tbc


    回复
    举报|4楼2016-09-15 22:58
      窝的妈!!!我好像说掉了!!
      架空!!架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肝文肝傻了!!!!


      回复
      举报|5楼2016-09-15 23:03
        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哦哦!!!!等后续!!!!!★


        青鸟儿辛苦啦!!!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6-09-15 23:09
          果断收藏


          辛苦xx青鸟大佬!!


          又有粮吃了(ˉ﹃ˉ)青鸟大大辛苦了(:3▓▒


          好棒!有眼福了


          青鸟加油wwwwww


          居然卡在关键位置!


          来给青鸟小天使捧场啊啊啊!收藏好评!mua比心!加油٩( *´﹀`* )۶♬*゜


          喜欢


          【又有粮吃星糊躺地
          那莫非是雷狮什么重要的东西


          青鸟爸爸好!!!!
          青鸟爸爸超棒!!!!!!!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我吃得超开心!!!!!!!!
          那块黑石到底是啥啦,看起来是雷狮随意丢在路边,然后谁捡到它雷狮就和谁打一架【爸爸不要大意来打我脸吧!!!!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6-09-16 09:25
            哦哦哦哦哦图文双修的太太!期待后文!


            青鸟(不知道能不能这么叫)写的好好(✪▽✪)很期待下文哦(´-ω-`)


            真好看


            我靠青鸟聚聚【扑通】


            表情包超可爱wwwwwwwwwwwwwww坐等吃粮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超期待后续!!!!


            喜欢最后一个,好表情


            果断收藏◆


            Ⅱ.选择性目盲
            ---------------
            “追忆着令人麻痹的光和痛,让明黄与湛蓝融合为青色;让暖流与寒潮撞击出闪电。”


            双手不自然地悄悄抚上双剑,弓步也借着餐桌的掩护扎开。眼前重影杂乱交错着,或许不在稀有的疾病范畴内而更应该归纳于针对他的障碍。能感知到的光线变得毫无意义,穿透视网膜的明暗强度被数量级放大,连阴影都无法辨别。安迷修想起无数个有类似的暴雨陪伴的时刻,凭借着缥缈虚幻的感觉勉强察觉周身,仅是因为风雨声盖过了气息。揣测,猜忌,忐忑不安,他也只能一边时刻保持着高度紧张一边祈祷着积雨云尽快散去。‘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啊啊啊!!’安迷修的心脏像是要冲出胸膛,极端难耐连血液循环都忘记,迟钝地起伏着。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肌肉,不能确定自己看起来究竟是否还是冷静的表情。而他也确实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在雷狮眼中是什么模样。


            站在门口的少年无比清晰地感受到闷热的气流夹杂着雨滴扑打在他的后背。雷狮怔怔望着褐发的少年,望着他明亮的瞳眸。那双青蓝的双眼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浅浅的光芒。仿佛被激荡起涟漪的湖水,将不安层层晕染开来,又像是此刻所有借雨水折射的点点微光都落进他的双瞳,落进他的内心。


            雷狮本来是不着急的,可是现在倚靠着木门脑海中被欣喜和激动填满,无以复加的混乱使他只能下意识的吐出那三个字。他没有要打架的意思,甚至只是想打个招呼而已,可话到嘴边,又是暴戾的挑衅。未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雷狮很后悔自己的冲动。眼前之人所带来的气息是那般熟悉,有天空的气息,有湖心高塔的芬芳,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怀念。他承认,从几天前开始就能感受到一股不平凡的力量似经受了重重记忆被装殓的洗礼向着他一步一步靠近,或许是早已注定的相遇,如此突兀且不加任何解释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酒馆外狂风降落在雷雨飘摇的夜晚,顺着敞开的门肆意冲撞进入。雷狮一刻也不愿将视线移开,狠狠瞪了老妇一眼示意她噤声,老人也知趣地上了楼。而就如同安迷修不知道此时自己的模样般,他也不知道这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少年。


            “…呼,嗨?”雷狮站直身子,双手插在口袋里,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她走了,我就直说,是你拿了我的东西吧?”


            一瞬的怔忪,空气里流动的压抑减去一半,安迷修还有点缓不过劲,我?拿了别人的东西?半梦半醒之间,雷狮已经站在他的面前。安迷修紧张地后退,毕竟他还没忘记那句“找死”。


            看起来阵雨不会下太久,可如果对方趁着这时候攻击…他也没把握呢。


            “嘿,我说,你听见我问你了吗?是你拿了我的鳞片对吧?”雷狮伸出手在安迷修面前晃了晃,将脸凑得近了些,也不见安迷修除了后退以外的反应。他看不见?


            “鳞片?”安迷修这才反应过来,是说我见到见到的石头挂坠是他的东西吗?“呃,您……是指一块系着紫色绳子的石头吗?”他定了定神,将手从刀柄处移开。极力想要看清声音的主人,却是无果而终。


            “嗯哼。确实是我的东西,还给我不是应该的吗?不过我看你状态不太好啊。”


            “是吗?原来是这位先生您的失物啊,我马上还给您。以及谢谢关心。”顿了一下,像是斟酌了一番,安迷修还是道出原委“雷雨天气是会暂时看不清,过一会儿就会好了。”如果不是来找麻烦的话…就这么说了没关系吧?骑士必须待人诚实。


            雷狮站了一会儿,打量着安迷修,又望向门外逐渐散去的雨幕,抛出一句话:“建议你别待在这儿,跟我来吗?”


            “哈?”


            “走吧。”


            雷狮向前一步,抓住安迷修的手腕,不由分说地拉着他向外走去。“等等!我……”这,根本没准备要人回答好吗!


            “算是感谢你帮我捡到我的东西了,看你像刚来的,不如跟着我好啦。”以为安迷修看不清,雷狮头转向门外,嘴角扯出一个恶劣的笑容。


            “雷狮,我的名字。”


            “您好,我是安迷修,那就承蒙关照了。”


            “雨停了,没有再打雷了啊。”


            恍若第一次睁开双眼,再一次清晰起来的视线中,安迷修终于看见了。乌云散去,半月投下世初的光芒,亮了眼前的他的背影。漆黑的碎发和简洁的外套,还有他隔着手套也能感受到的手心温度。


            “雷狮先生……其实是个很好的人啊……”默念着萌发的思想,安迷修并未察觉,此刻两人胸腔里共鸣的心悦。
            ---------------
            【直到现在才更真是对不起大家】
            【感觉好逗……太牵强了,对话也是各种ooc啊啊啊啊啊,哭唧唧】
            【而且瞪老人的那一段真是……啊啊啊傻逼极了!!】
            【写不来感情萌芽顺手找了个xx梗当靶子千万别打我】
            【感觉自己写得不明显,所谓安哥奇怪的样子就是视线空洞没有焦点,还会有点泛光,渣文笔心累】
            【最近精神有点恍惚质量下降真是不好意思】
            【斟酌再三也还是觉得这感情太突兀了,剧情毫无逻辑,嫌弃自己…】
            【昨天考虑了一下把其他的画删了是我手贱真是对不起】
            【先屯点糖,然后开虐√】
            【千来字暴死我了,瘫】


            收起回复
            举报|31楼2016-09-25 00:18


              雷总见面第一次就把人家拐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看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10-04 08:24
                暖暖暖暖
                【以及吃粮吃的好开心^ q ^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6-10-05 2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