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尾蛇的纪录吧 关注:4,633贴子:10,342

030 她所不存在的居所【机翻+脑补】欢迎校对+补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楼2016-09-09 20:39
    030 她所不存在的居所

    做了一个夢。
     夢見了。
     ――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梦想。
     在眼前的是,外观矮小却瀟洒的家。
     穿过玄关。前往走廊。打开门。
     暖炉一旁的,是做针线活的女人。。

    「呜……可恶……妈妈!」(PS:优妮对母亲的称呼是欧卡桑,因该翻译为母亲,但是总觉得一个7岁的萝莉叫母亲有点变扭所以翻为妈妈)

    「哎呀,怎么了?可爱的脸糟蹋了?」

     年轻美丽的女人停掉手中的活、安慰回家哭泣的孩子
     为了不伤到女儿、把裁縫道具夹在腋下、然后再把女儿抱在胸前。
     緑色的眼睛里装满的是慈母的表情于犹豫的神色。
     这个母亲、听着哭泣的孩子的倾述。

    「那个啊……大家、使坏。不和、我玩」

    「嘛……和朋友吵架了?」

     对于母亲的话、孩子摇摇头。
     过了一会儿、听到了辛辣的话。

    「……他们、不想和我成为朋友」

     就算不是吵架、因该也不会有吧。
     那个孩子,一个朋友也没有。
     合起眼的母亲眉毛无精打采地下垂。
     她一定,也已经发现什么了吧。
     到底是孩子,还没有注意到母亲的伤心的样子。

    「他们说『你是不该存在的』。还有『不要和贵族相处,他们很狡猾』。『大人们、可都是怎么说的』这样……」

     不喜欢暴发户、在平民的世界也是同样的。
     对于接近眼中钉,肉中刺的貴族的人则更加如此。
     特别是、面对这对母女的时候、


    回复
    2楼2016-09-09 20:40
       面对母亲的手的触感、孩子放心了一样眯着眼睛。

      「我,喜欢妈妈! 所以、当我长大了、要跟妈妈一样!」

       那句话、让年轻的母親改变了笑容。
       眼前的母亲就好像在忍耐着疼痛,这样的笑法。

      「这样子不行哦。不行」

       在竭尽全力地开玩笑一样否定了女儿的想法。
       孩子而且快速得眨着眼睛。

      「咦? 为什么?」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成为比我更棒的大人的」

       说着这些话的母亲的脸,似乎是祈祷,也像是做梦一样。

      「和平民的我有不同、你流着贵族的爸爸的血。一定、会成为一个很棒的淑女的」

      「爸爸?」

      「嗯。我也非常喜欢的你的父亲」

       在微微的红脸上,母亲说了。

      「那个人是个很棒的人。而且又是很温柔的人。现在被太太给扣住了,不过,总有一日会把你迎入家门成为贵女人的」

      「要我带走? 不是到这里?」

      「比这里更大更漂亮的房子哦。那样的话,一定会比以前更关心一下喔?」

      「真的!? 爸爸、会带我到更大更漂亮的房子!?」

       孩子高兴地发出声音。
       听着声音活泼的声音,感觉这一点很像她的父亲。。
       母亲对天真烂漫的回答露出苦笑。

      「为了那一天的到来、就必须好好的学习哦?」

      「呜~……那就不能玩了?」

      「是的,不行。必须好好地听爸爸的吩咐」


      回复
      4楼2016-09-09 20:40
         孩子暂时不服地呻吟了一下,然后注意到什么似的提高了视线。

        「……妈妈呢?」

        「咦?」

        「如果我跟爸爸去的话,妈妈该怎么办?」

         好像察觉到了母亲完全没有讲自己的事情。
         那个声音开始出现了变化,不安了起来。
         母亲的表情暗淡了。

        「……我,一定不行」

        「为什么……?」

        「夫人、会生气的」

         紧紧的、抓住了孩子的手。

        「好痛……」

        「啊!? 对、对不起? 我、不知不觉……」

         母亲拼命劝解着流着眼泪的孩子。
         女儿总算不哭了、母亲继续话题。

        「……妈妈去不了的吧,父亲的新娘还在的缘故」

        「妈妈、不是新娘吗? 妈妈只是爸爸的朋友? 绘本不是这样的哦?」

         相互喜欢的男女结合在一起、女人成为新娘与男人组建幸福的家庭。
         面对孩子絵本上的童话。
         母亲悲伤地慢慢同意了。

        「嗯……因为母亲不是新娘,所以才让你这么辛苦――」

         说话的同时、再次拥抱自己的女儿。

        「你,不能变成这样的女人。自己不要变成让妈妈哭泣的孩子。好好听爸爸的话、成为一个优秀的淑女。然后不知不觉……要好好地成为漂亮的新娘哦?」

        「如果我成为新娘,妈妈会高兴吗?」


        回复
        5楼2016-09-09 20:40
          「当然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母亲的手,温柔的梳着孩子的头发。

          「所以和妈妈约好了。如果有一天出现了我和爸爸同样喜欢的人、就要好好地成为新娘哦?」

           不要像自己一样、作为被蔑视着。
           恐怕,也有着这样的言外之意吧。

          「喜欢的人、新娘……」

           孩子笨拙地重复着母亲的言词。
           小小的孩子。一定、还不懂恋爱的意义与分量。
           但是只要寄宿着母亲的愿望、到那时领悟出来就可以了。

          「……嗯、约定好了! 绝对、要好好地成为一位漂亮的新娘!」

           宏亮的、大声的宣言。
           一定,是满面笑容说的吧。母亲看起来晃眼眯细了眼。

          「嗯。絶対哦? ――安丽埃塔」

           母亲,如同百合花蕾一样笑了。
           ……然后,母亲的愿望刻在了孩子的心里。
           很棒的淑女。
           美好的恋爱。
           美丽的新娘。
           被母亲嘱托的,天真无邪的,希望梦幻般的梦想。
           那一定是――

          「――那是我的错误」

           从梦中醒来的她、現実里嘴唇震了一下。

            ※ ※ ※

           停止对新婚除夜的甜美梦想、。
          莱纳斯・斯特莱茵・奥布尼尔因为憂鬱而沮丧了起来。

          「每天工作都是这么累,完全看不结束的那一天啊」

           那样说笑的、是每次来时都不想欢迎的拉瓦莱侯爵。


          回复
          6楼2016-09-09 20:40
             他宴席用的礼服解开变成舒服的程度,坐在沙发上悠然地喝茶茶。
             莱纳斯看到的、是下半身穿着家居服的裤子、上半身穿着长袍露出肌肉的打扮。因为没有客人、所以爵位变成了这种还没有礼貌的打扮、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刚刚弄完了房间里的事情、便急急忙忙的赶往会场。

            「抱歉、这种打扮至少到早上才可以吧」

             莱纳斯毫不隐瞒一本正经的说。

            「就只是在披露宴的上一场骚动而已。比起这个、新郎慌慌张张的、其他客人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想?」

             总之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所以被他叫出来了。在过一下子就可以了、总之事情最大的麻烦已经完成了、已经快要等不及了。

            「希莫娜也很辛苦了」

            「就这样吧。我说、再等半刻钟吧」

             面对侯爵只能萎缩。
             莱纳斯的兴奋都要被这满是皱纹的脸击溃了。

            「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伯爵。脸都糟蹋了」

            「……事情提前了,变成夜间了。」

             拼命的忍耐着快要崩溃的神経、催促着对方。
             就跟开玩笑一样、突然被叫到房间里来。恐怕、因该是有什么可以快速协商完的事情吧。

            「并不是其他事情啦。是您的弟弟」

             结果、和预料的一样。
             莱纳斯是名副其实的加入了中央集権派。虽然和侯爵会见有很多次、这个晚上被叫醒到说话、除了托里乌兹的事情外想不到会有什么。

            「不是成功了吗? 事情顺利的结束了」

             至少、在莱纳斯眼里看来是这样的。
             托里乌兹相当于手足的最初的奴隷、毫无防备的被夺走了。那是靠着黑箱的办法让伯爵家的私生子相聚、。用王都政治的影響力、打击臭名昭著的他、这是是绝对没有钥匙能够解决的问题黑箱。
             事请如同侯爵所描绘的一样进展着。
             那么、侯爵还在想什么。


            回复
            7楼2016-09-09 20:40
              「不要想了、你痛苦忍耐的表情可是看到了」

               被看清了吗、稍微的叹了口气。

              「这只是表面而已啊。那家伙是不会簡単的把想的事情表现出来的男人。所以非常的稳定、脸上笑嘻嘻的。就像这样子」

               来莱纳斯看来、托里乌兹因该是受到了相当程度的打撃。确实返回披露宴的会場后、用毫不往昔的笑顔掩饰过去了。但是事情的发生因该让他没什么精神了才对。所以那个笑容、因该要归类于是愚弟一流的伪装。
               也就是说,那个没有愤怒和焦躁的表情,不过是为了拼命掩饰表情的面具。

              「喂! 给我好好看着啊。你们兄弟到底谁才是比较笨的一方啊?」

              「……不要开玩笑了。而且、这种事情侯爵閣下已经预测到了吧」

               比托里乌兹的人生,超过两倍的时间都在谋略中度过的,被称为拉瓦莱的男人。与参与政治只有一年的年轻人、这样一比对、就能理解了。

              「嘛、也是。但是……」

               很少见,侯爵沉默了。
               知道个大概就说出来啊、不要这样遮遮掩掩的。

              「怎么了?」

              「……那小子。确实是为难而愤怒、焦慮的眼神。也发出了敵意。眼睛就和说的一样。但是――」

               一边说、拉瓦莱的手抚了抚胡须。

              「迷惑,没有」

              「没有迷惑、是吗?」

               面对鹦鹉学舌的提问,侯爵看了看这边。

              「是那样的。弟弟因为我的策略、最重要的棋子被夺走了。那么、今後的就因该为这件事情考虑吧?」

               这样子就因该去那条街了吧。
               这是老怪自己好几次的经验。发现掉入陷阱后,一边随即便会思考想办法把损失减到最小的方法,并且那时必定犹豫——产生迷惑。然后根据面对方的迷惑便能够时不时的补刀、这是拉瓦莱往常的做法。


              回复
              8楼2016-09-09 20:41
                 为了防止那个、作为当主的自己就要进行检阅信件、让他不要读到重要的东西。
                 最坏的情况是、恐怕信件有偽造的可能性、所以需要时时監視他、所以能够知道信件在什么时候收到是最好的。这样就能够知道每一封信的来源。
                 拉瓦莱也是同样的意見。

                「那也好。我的人非常擅长这种暗地里的工作」

                「……多谢鼎力相助、欠你一个人情」

                 隐藏自己厌恶对方的想法、莱纳斯低下头。侯爵的密探潜入屋敷、这是不可能被歓迎的事情。但是、为了能够追逼托里乌兹、犹豫的理由就没有了。

                「那么,之后就按预定进行」

                「好的。一定要拖长逗留的时间、把他扣住」

                 必须在托里乌兹逗留的无法回到玛尔兰的时间里、对構築中的派閥进行離間、然后进行留在王都的策略。
                 那个人偶一般的女仆、没有给牵制住她上足枷是計算外、但是、事情进展非常顺利。
                安丽埃塔・宝拉・卡尔丹。不对、【銀狼的优妮】。
                以前调查的『绿之团』的冒险者们、报告说威胁已经丢失了、一定是不可信的。毕竟那个带着项圈可是待在【奴隷殺手】身边、活着长达十一年的怪物。韜晦的方式也已经十二分的心得了吧。那些白痴、肯定是被骗了。
                 多年来、托里乌兹阴谋的大部分十有八九都是那个女人提议的、作为有着相当于两名冒险者的不寻常实力的人,这种程度莱纳斯也是知道的。
                 从对方手中夺走可以说非常的棒。失去一只翅膀后留在敌人地盘上的猎物、只要慢慢地料理就好了。
                 莱纳斯像是初夜的水被发射后泄愤一样,沉醉于胜利的预感。
                 但是、

                「……切记不要疏忽大意啊」

                 在拉瓦莱说完最后的嘱咐后、那个陶醉的表情留下了瑕疵。

                  ※ ※ ※

                 时间稍微回溯。
                 筵席结束、大部分的賓客都离开了屋敷後、寄宿的人便全部都到了房间。
                 托里乌兹在披露宴结束后的同时也回到了房间。
                 整理着行李、埋头于作業。从那个脊背感到鬼气迫近的压力、杜耶与鲁贝尔无言地当着护卫。

                「……哟西」


                回复
                10楼2016-09-09 20:41
                   托里乌兹麻利组成的,是由水晶覆盖的台座。由金银奢华装饰在的那个东西,宛如异教徒隐藏崇拜进行献祭的小型祭坛一样。
                   其正体、是長距離通信用的魔導礼装。
                   那个礼装、与一般距離通信用的要大了不少、虽然可惜投入高価的素材也没有小型化但是性能明显増加了。这之上、也能够解体、放进旅行包后使携帯变成了可能。这与之前的魔物狩、并且袭击精灵的时候用到的东西是同一物品。
                   上次在国外进行通信直到玛尔兰郡的地下实验室都没问题。因此这次在国内、通信当然是没问题的。

                  「master发话、中枢部进行回答。再次重复。Master发话、中枢部进行回答」

                  『……这里是中枢部、作品03。通信感度、极为良好。请下命令、主人』

                   术式注入了水晶开始振动,房间里声音响彻。当然,声音是漏不到外面的,已经上了结界。
                   托里乌兹毫不拖延、对通信側的朵莱依发送指令。

                  「緊急事態発生、启动D计划。作品系列全部動員。over」

                  『D计划……』

                   朵莱依稍微喘不过气。他所说的、是事前策定的计划中、最過激的作戦。就连毫无动摇的毁掉一个精灵的村子的朵莱依也有点抗拒、有点稍微抵抗的策略。
                   托里乌兹对所有『作品』进行总動員的命令。

                  「复述呢? 03」

                  『哈、是! 失礼了! 緊急事態発生、D计划启动。作品系列开始总動員之前我想问一下。over』

                  「可以。那么、有什么疑问?」

                   平淡下令的托里乌兹、有着连那个优妮都没有的冷静。
                   不做无谓的事情、效率性地进行。除此以外没有任何考虑。
                   那样的机器性的非人类的语调。

                  『考虑动员04会非常危险』

                  「告诉他【外食】不允许。一旦到了给他下【好好看脸】的命令」

                  『了解了。但是05会不会太引人注目了?』

                  「【化妆】没有问题。【饰品】就自己想办法解决」

                   这是以防万一被窃听准备的行动指令。


                  回复
                  11楼2016-09-09 20:41
                     在杜耶看来,托里乌兹没有失去冷静。
                    但是,这是冷静的震怒。否则、托里乌兹・修日南・奥布尼尔是不会说出作品系列全動員这种让人无语的话的。自己不在的玛尔兰、已经成可被莱纳斯与侯爵干渉得到的地方。
                     那是维克多与量産型的『製品』绝对不想看到、也是普通的托里乌兹绝对不会出现的一面。

                    「其他的问题呢?」

                    『……最後。需要我的【路銀】援助吗?』

                    「不用。一开始就说了是緊急事態。按既定的【旅程】独自前进」

                    『多么的……!? 啊、不对、失礼……。指令、全部收到了。作品03一定忠实的完成主人的命令。over』

                    「期待你的表现。over」

                     完全没有体谅動揺的朵莱依、托里乌兹结束通信。
                     毫无疑问地,焦急着。
                     与下属的会话没有说过一个俏皮话,平常的托里乌兹是不可能的。
                     面对把礼装解体収納后的主人、杜耶打了招呼。

                    「真的要这样做吗、主人啊?」

                    「通信已经听到了吧?」

                     得到了不打算停手的回复。
                     与通信时一样,冰冷地像是要砍伤一样的声音。。

                    「把女仆长放置在那里、真的不要紧吗? 这样的情况下、会被卷进去哦?」

                     鲁贝尔叙述了担心的理由。
                    D计划――逃离计划的最强硬方案、搞不好离开托里乌兹的优妮会被牵连而吞噬、就是那样的危险方案。
                     但是、主人直截了当地回答。

                    「……所以呢?」

                     那是怎么说的,是一个非常冷淡的声音。
                     这下,杜拉也无法抑制头部的血起了。

                    「你……!」

                     无意中踏出的脚,却不自然地站在了不自然的地方。
                     手术导致的命令。不过多么憎悪、多么憎悪也好、都无法对主人下手


                    回复
                    12楼2016-09-09 20:41
                      ガレリン魔導院。是进行魔法相関的研究は、世界的最先端的地方、圣加仑的魔窟。如果连那里也发现不了、属于技术低端的阿尔圭尔王国的調査当然也没用。

                      「就算解剖了,也什么都不明白。无论怎么看我的脳手術都不会留下任何痕跡。脳是非常敏感的器官、要是留下看见的痕迹的话是会影响機能的。更何况当时在优妮的身体也是有动过外科手术、脳部可是比脸部的伤口更难治愈。要是真的认真一一検証那得花费一段时间」

                       ――第一,难得找回爱女的卡尔丹伯爵。估计都不会拷问,更不用说解剖了吧。
                       托里乌兹得出结论。
                       ……恶心的高论。这是面对现在都一直支持自己的女人的发言吗? 那个男人面对优妮完全没有任何肺腑之言。虽然知道他没有正常人的感情、但是完全没想到会到这个程度。
                       这样冷血就连鲁贝尔也皱眉。

                      「……那么、閣下不进行女仆长的奪還行动吗?」

                      「啊、我们不动。现在逃出王都是最優先的」

                       结果、那个結論是不动。
                       托里乌兹背靠着椅子。

                      「而且身份还存在的话,我想以后也会回到我的地方。」

                      「身份?」

                       面对突然说出的台词,不由得眨了眨眼睛。
                       究竟是什么意思。卡尔丹伯爵已经取回爱女了、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

                      「鲁贝尔、了解了吗?」

                      「嘛、可以猜到一点吧」

                      「喂,你们两个人知道了什么。好好地说明」

                       面对如此追求、腹黒的二人就像是看着坏学生一样看着杜耶。

                      「在披露宴之前说了吧? 政治結婚哦」
                       鲁贝尔叹气混杂说。

                      「在王都的高位貴族、听到拉瓦莱侯爵的话后、能够对接近玛尔兰的托里乌兹閣下不产生敌对心的、能和閣下立即結婚的女性。这样的对象、你觉得有几个?」

                      「这样一说的话……」


                      回复
                      14楼2016-09-09 20:42
                        对贵族的常识很生疏。听那种话也会明白的――没有。

                        「――什么、该不会……!?」

                         知道了。知道了。
                         面对眼睛要掉出来的杜耶、托里乌兹露出玩味的脸、分明是假惺惺的拍着手。

                        「明察。那么、……卡尔丹伯爵、那个人」

                         卡尔丹是居住在王都的伯爵、拉瓦莱的话也听到了。托里乌兹是身为女儿的奴隷主人的令人厌恶的男人、玛尔兰的招待是绝对不会来的吧。虽然、他的女儿优妮。要是归了托里乌兹、肯定会非常高兴地結婚的――也许。
                         実際上、这因该是托里乌兹看出了侯爵的謀略、所以想到了左右逢源的办法吧。但是成为身份合适的女儿被托里乌兹娶后、平心而论、那也是非常危险。以其入赘作为他人女婿、还不如自己――这样想的可能性。
                         但是、

                        「那个伯爵的话、是假的吗?」

                         那是个疑问。可愛的可愛的生离死别的女儿、会把她交给托里乌兹吗? 卡尔丹伯爵是不会答应的、只会这麼想。

                        「要是这样子――」

                        「不、大概伯爵的话是真的哦」

                         在杜拉的脑海里浮现的推测,一句话被否定了。
                         托里乌兹再次说明。

                        「我买了她之后、对体格再到貴族的装扮有了疑问、为什么这么高的魔力。这之中对同年代的黒髪緑眼的女子进行搜索后、觉得恐怕就是安丽埃塔・宝拉・卡尔丹小姐吧」

                        「……那么、优妮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发现吗?」

                        「啊、有兴趣的只是她的性能。而且当時优妮也因为各种各样的眼神而记忆混乱着。所以那孩子听到自己正体的機会因该不多。多半、优妮自身直到现在、才想起安丽埃塔的过去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伯爵就更不支持了。
                         但是、鲁贝尔摇头。

                        「会答应的。没有错误」

                        「有相当大的确信吗,根据是什么?」


                        回复
                        15楼2016-09-09 20:42
                          「变成这样的话、D计划也会成为她的慈悲」


                          回复
                          24楼2016-09-09 20:45
                             鲁贝尔发言。

                            「那个女仆长。如果知道自己的存在会损害到閣下的利益、那么估计会生无可恋。在这灾祸中、因为自殺而失去生命也不用怀疑的」

                            「嘛、ね……」


                            回复
                            34楼2016-09-09 20:50
                              知道答案后所有人一起来了嘎大叹息、淡淡地包含着湿气。
                              并不是说、对于自己最古老的棋子、完全没有感情、这种事情。
                               他脸上浮现的表情,似乎也不是刚才为止的愤怒和焦虑,而是忧伤。结果、単单只是杜耶看错了吗?
                               也就是说、托里乌兹下如此忙碌的下結論的原因。是为了让自己逃出的同时、让绊手脚的従者有自決的機会、所以王都特大災害才会实行。
                               ……。


                              回复
                              35楼2016-09-09 20:50
                                (……喂,等一下?)

                                 忽然、杜耶想到了。
                                 托里乌兹的话、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D计划的実行、优妮的死。让他自杀死去。
                                 刚才说他好像默认的东西,刚才这个男的说什么?


                                回复
                                36楼2016-09-09 20:51
                                  『――有八成的可能性,没关系――』

                                   八成。
                                   那个D计划発動後、所说的优妮的生存率的话。
                                   如果做自杀也不怀疑的情况,所得好像死绝了一样。
                                  ……为何? 为何、会有这种矛盾的话?

                                  「……咦、主人」

                                  「哦,注意到了吗?」

                                  对于询问的杜耶,托里乌兹浮起微笑容。
                                   这房间里那张沉默寡言的话与不高兴的脸,这次第一次笑了。
                                   乍一看就很温和,但那是不实的,是不吉利的微笑。


                                  回复
                                  37楼2016-09-09 20:51
                                    030【完】


                                    回复
                                    38楼2016-09-09 20:51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6-09-09 21:47
                                        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6-09-09 22:08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6-09-09 22:49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6-09-09 23:01
                                              感谢大佬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楼2016-09-09 23:16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6楼2016-09-09 23:44
                                                  感谢翻译!这书机翻看下来感觉很有难度啊…


                                                  ---贴吧极速版 For UWP


                                                  回复
                                                  来自WindowsPhone客户端47楼2016-09-10 00:34
                                                    翻譯快看得也快腦子也轉得更加快(我居然看懂了翻譯和作者都超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8楼2016-09-10 01:47
                                                      感谢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6-09-10 03:21
                                                        disaster plan 灾祸计划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6-09-10 07:14
                                                          辛苦了!


                                                          回复
                                                          53楼2016-09-10 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