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尾蛇的纪录吧 关注:4,645贴子:10,345
  • 32回复贴,共1

029 十一年前的亡霊<後篇>【机翻+脑补】欢迎校对+补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D 罩杯镇楼


回复
1楼2016-09-06 11:36
    029 十一年前的亡霊<後篇>

    离开奥布尼尔邸的客厅、托里乌兹与卡尔丹伯爵进行了相谈。见证人是举行这次会面的证婚人拉瓦莱侯爵。仮にも仲人が新郎新婦を放り出してまで立ち会ってくれるとは、有り難過ぎて涙が出てくるというものだ。
    扑通一声坐下的皮埃尔・卡尔丹伯爵、看着対面的托里乌兹的背後站立着的优妮发出了声音。

    「干什么、安丽埃塔? 坐到我旁边来」

    「伯爵大人。这次重申、我是――」

     对于打算说话的优妮、托里乌兹的提起手阻止了。

    「我是子爵。他是伯爵哦」

     也就是说确实爵位上托里乌兹比较底下。但是即使她真的如同卡尔丹伯爵所说是他爱妾的女儿、身分上还是他较高。
     这个奴隷的生命是属于托里乌兹的、所以这只是接受托里乌兹的命令。

    「……抱歉是我考虑不周、主人」


    回复
    2楼2016-09-06 11:36
       托里乌兹低下了头、坚持表示优妮是他自己的奴隷。
       那着身姿的卡尔丹眯眯眼、然后像是遇到杀亲仇人一样瞪着托里乌兹。
       不对、是孩子的仇、杜耶订正了想法。
       要是他的话是正确的、托里乌兹就是把伯爵的女儿当做侍奉他的奴隷了。
       这之上、伯爵不明白、他现在的情况对于冒険者来说就像是进入险地而且随时会有送命的危险。
       如果有这想法的话他随时会被自己的双手碎尸万段。只是要是那样子的话优妮会阻止的、杜耶的頭脑也被改造成了服从命令。
       优妮老实地伯爵与同席、剑拔弩张的視線收回去了。取而代之浮现的、是充满慈愛与怜悯的、看着女儿的父親的眼神。

      「卡尔丹伯爵」

       窥视着二人坐在安楽椅子上。放松腰部用最舒服的方式坐着、拉瓦莱侯爵开始了点燃的导火索准备。

      「托里乌兹卿对事情也是很疑惑哦。貴公能不能说说事情的来龙去脉呢?」

       筹划一切的罪魁祸首的还说要听故事,也真是够厚脸皮的。反正一开始就知道一切了、自己说明不就行了、这样想着。

      「失礼。知道了……」

       卡尔丹露出苦涩的表情同意了。
       然后断断续续的开口。

      「事情的始于十一年前的那件事情――」

       即是贵族,又是老年人的长话。
       断断续续的、讲了出来。

       卡尔丹伯爵、是元男爵家的庶子。是与鲁贝尔相似的出生。但是、皮埃尔・西蒙・卡尔丹不是鲁贝尔那种没有才能的人。他有着魔法的才能。
       作为宮廷魔導師、施展着精明强干的手段、王宮进行相談便决定给予他奖励、不久便获得了这个伯爵官位的奖赏。
       即使飞黄腾达。就算因为魔法的才能诞生的貴族、也会遭遇挫折。宫中的权力斗争是激烈的。身份卑微的他、能够熬过那种严苛的環境。想起来卡尔丹能够成为成功者可以说是奇跡。

       自己的地位与権力甚至超过自己的家人。对自己狠狠地大耍威风的大哥、也尴尬的说不出话。这正可以说是人生的春天。但是、那样的他也有一个不如意的事。
       那就是孩子。
      辛苦辛苦,终于获得的伯爵地位。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不要在自己这一代就结束而是能够一直传承下去。


      回复
      3楼2016-09-06 11:36
         同时伯爵捂住了脸
         那肯定是非常不想说出来的话、脸色已经自然的暴露了出来。
         被本妻逮个正着的奸夫的身影。
         已经暴露出憔悴被呼唤的愛妾的身姿。
         把回想连接起来,脑海中浮现出了让人呕吐的构图。
         在想一下、

        「这是即使说出来、也是非常忌惮的事情」

         这个男人、托里乌兹没有表示一次体谅。

        「不能说出具体的话,是因为根本没有发生吗?」(ps:看不懂原文:具体的な話をお伺い出来ませんと、何とも申し上げられませんが?)

        「――给我留点口德,小鬼!」

         结果,伯爵震怒地站起来。
         就这样对着桌子对面扑过去、打算把托里乌兹的胸口提起来叫他尊重点。
         然后被制止了

        「伯爵大人」

         不是别的正是优妮。

        「请镇定」

         平坦的声音带来的责备、让卡尔丹露出看起来非常意外的脸。
         当然会那样吧。他考虑的、都是为了女儿――比谁都要信任的女儿――却有自己的考虑。

        「但、但是、安丽埃塔――」

        「这不是很好吗、卡尔丹伯爵」

         至今为止都在静观其变的拉瓦莱侯爵开口了。

        「看这位被称为你女儿的这个少女,虽然还是不开窍。却老实的陈述了意见」

        「侯爵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伯爵」

         安静而且犀利的声音。


        回复
        6楼2016-09-06 11:36
          「也该说下去了吧?」

          「……很抱歉」

           带着难抑制愤恨的表情,卡尔丹勉勉强强答应了。
           他开始庄重地说下去。

          「……与奸夫通奸的安娜玛丽、非常的害怕。最后因为太过向后仰,坐的椅子都向后倒下去。看到这里、约瑟芬……居然说平民的女人就是没有没规矩,而且还没有例外! 结果因为是不贞的证据,被单方面下罪。安娜玛丽都没有会过嘴。我看她也该是在害怕着什么,以其说是害怕被判决通奸罪,不如说因该是更直接的威胁。就像是……身边的危険、一样――」

          「哦、这样啊」

           于是托里乌兹是恍然大悟。
           身边的危险。身体的的危害。还有不义私通的冤罪。
           如果集合这些线索,大体上的想象谁都能够推测出来吧。
           总之。首先对于不忠的奸夫方,那是事实。但是这是约瑟芬夫人考虑的、是她实行的、伯爵是这样主張的。
           考虑事情的真实性。十一年的、那场家庭对話,卡尔丹伯爵的夫婦関係、伯爵确实也会这样想把。

          「对不起、说出了没必要的话。那么最后又怎么样?」

          「啊……约瑟芬那家伙、叫来了法院的人。把自始至终的错误、全部推向安娜玛」

          「……法院? 法院的话、是那个高等法院吗?」

           托里乌兹说出冒冒失失的话。
           毕竟是一个很夸张的组织,突然牵扯到那里很吃惊吧。杜耶是这样想的。
           所谓高等法院、就是阿尔圭尔王国的法官约束大臣的機関名。主要是担任司法,有着立法时上奏建议书的权利、一个说三道四的地方。
           说实话、生来就是一把剑的杜耶是无法理解貴族与文官之间的集会的。以前只要跟随谈论起谋略来、頭就会觉得发痒。
          何にしろ、どの程度の位階の役人かは知らないが、そんなところの人間まで引っ張ってくるとは、夫人の形振りの構わなさも尋常ではない。

          伯爵瞪着里乌兹。

          「……如果还想听下去就不要说那么多话」

          「啊抱歉」


          回复
          7楼2016-09-06 11:37
            「从伯爵的话可知道安丽埃塔小姐可是一度、到了被高等法院下达驱逐命令的」

            「我有可能会让历史重演吗?」

             同时有人插嘴了,是拉瓦莱侯爵。

            「伯爵不知道也关系哦。毕竟这是与生离死别的女儿的突然再会、着实让人高兴。因该也没把事情一一想好。靠我这把老骨头、也能够多少为这件慶事提供点帮助哦?」

             你说什么呀,这是杜耶的老老实实的感想。
             筹划了一切的,就是这个拉瓦莱侯爵吧。
             终于理解了。这次的阴谋是把托里乌兹的棋子——最大的战力上最老的亲信夺走。
             优妮的真正实力作为局外人的拉瓦莱因该不知道,但是有两名冒险者被杀的事因该有调查过。这样就夺走托里乌兹的棋子、想想都觉得对面非常危険。
             长年在托里乌兹手下工作。关于他的信息是比谁都清楚的。不过能否在优妮口中得到情报、这之后还是得侯爵来判断。策謀の定石を心得る者なら、まず身柄を押さえておきたい対象である。(ps:看不懂,估计是日本谚语,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意思)
             真是最坏的情况……这种时候、托里乌兹没有阻止的办法。就算是用武力与洗脳的手段、可是目撃者实在是太多了。会有很多地不自然的痕迹残留、毕竟现场有很多眼睛在看着。

            「啊、忘记了重要的事……她的原名、有就是安丽埃塔・宝拉・卡尔丹小姐的证据吗?」

            托里乌兹吞下苦果、没有办法。

            「托里乌兹卿……作为父亲的我,会看错自己的女儿吗?」

             伯爵傲然地反驳。

            「那个黒髪、如同翡翠緑玉制成的宝石眼睛……就是安娜玛丽的缩影、过些日子还能带一些证明安丽埃塔的东西过来」

            「黑发绿眼的女性、不光只有你愛着的母女吧」

            「还用说嘛!? 不只是我就连约瑟芬也是那个反应、还错认成了安娜玛丽的亡霊! 这就是这个女孩就是她的孩子,然后是我女儿的证据!」

            「不,哪有具体的证据……如背上的痣等等」

             托里乌兹的话、让拉瓦莱侯爵大吃一惊。大概、维克多也会这样想、这也是父子的共通点。但是、这对那老陰謀家没有発揮预想的效果。
             卡尔丹伯爵看着托里乌兹。

            「卿……这边也问一下。你是什么时候入手那个女孩的?」


            回复
            9楼2016-09-06 11:37
              「有什么事吗、安丽埃塔?」

               好像是因为胜利了、卡尔丹伯爵悠闲地询问着。
               真不愧是原宮廷魔導師、内心咒骂着。
              不管怎样巧妙地隐藏,但是这个程度的愤怒和杀意。如果你手段了得,那么就应该注意到了吧。

              「从刚才开始好多次来着。……我是优妮」

               优妮优重复那样的主张。自己不是安丽埃塔・宝拉・卡尔丹、只是优妮而已。
              已经不行了、杜耶这样想着。
               事已至此、本人说什么话也是没用的、已经进入了不可解决的阶段。
               長年作为奴隷被传唤的女儿、就算是嘶哑着喉咙为主人发言、也只会是被认为悪質洗脳教育的原因。不对、事実上托里乌兹对优妮实施的、是更加恶劣的脑改手术。
               作为証言的信任是没有问题的。作为宮廷魔導師对王国有着実績的卡尔丹、与忠诚于王家的第一派閥領袖拉瓦莱。这个二人組、更是让认证不可动摇。而且、作为奴隷殺手的錬金術狂人托里乌兹・奥布尼尔的共犯奴隷。如果进行贵族审判、无论哪个都会支持。
               这个主从是想说什么,事情已经完全向卡尔丹胜利的方向前进了。
               暂时就像卡尔丹伯爵所说、优妮是自己的女儿安丽埃塔的主張、就算是谎话连篇的胡扯也无妨。

              「辛苦了。因该这样说、安丽埃塔小姐……」

              「……托里乌兹・奥布尼尔。我可爱的女儿,是不是被你非常有礼貌地教育了?」

               简直象硬是强迫她这样说一样、托里乌兹看着这两位貴族。一般的貴族、都是用和他一样的態度看待事情吧。优妮擁護托里乌兹的立场,反而会害了他。这场策略与権力的游戏……是托里乌兹输了。
               尽管如此,这个卡尔丹的气魄。不愧是原宫廷魔导师、自称为优妮的父亲。与愤怒相呼应、甚至连眼睛都能看到魔力的渦巻。
               ……在观察方面自己也发挥才能了、杜耶这样想着。
               优妮的界限,马上就要到了。在这之上要是混着殺気与魔力又会怎么样呢? 因为托里乌兹的直接命令,如果不是大脑的洗脑效果、这二位老貴族估计就会被杀了。而且还是洗脑后令其自殺。
               当然,托里乌兹不允许在这里发生流血冲突。

              「――≪リリース≫」

               啪叽、清脆的破碎声。
               发出那个声音是优妮颈部的东西。。

              「………………咦?」


              回复
              11楼2016-09-06 11:37
                 然后托里乌兹是沙发上站起来,亲手打开了门。
                没有一点谦恭的样子。这样子、鲁贝尔和维克多又要辛苦了、どうしてこんな時だけそう振舞えるのか。

                「那么、侯爵閣下。告辞了」

                「还有。路上要小心伯爵」


                 就像是要把场合交给拉瓦莱一样。
                ここには、この館の当主の弟がいるというのに、だ。
                对此没有人提出异议。最不服的女人、也已经完全放松了身体。
                 优妮像是看着世界末日一样的表情、被卡尔丹伯爵领了过去。
                 在这擦身而过的瞬间、

                「无论什么时候都会以那样的状态存在的话,我会为难的。所以、请您考虑一下自己的本分」

                「……咦」

                「如果心情平静下来了、请好好的考虑一下。你应该怎么办啊——人生很长」

                 托里乌兹的台詞、一个很平常的,不擅长的安慰的样子。
                 究竟是不是真心的、着无法判断。
                 如此优妮回头了。
                 托里乌兹像是要别离一样不回头。
                 两个人的距离,渐渐远去。

                「话说侯爵閣下不回去吗? 媒人这样子長时间离席、作为新郎新娘可是会很没面子的」

                 打开门的同时、向室内的拉瓦莱搭话。
                 仿佛就像是、忘记了优妮的事情一样。

                「哦……是吗」

                 惊讶与托里乌兹毫不往昔的丢弃自己的仆人、拉瓦莱侯爵从椅子上站起来。

                「托里乌兹卿也要做同样的事情吧。毕竟你是新郎的弟弟吧?」

                「是的,是的,嗯!是那样的!要回去的话,那得早就好了!」

                 结果用这种夸张的说话方式。
                 发出怎么大声、会引起对方不快的。
                 确实这一次输给了拉瓦莱、为了今後要给对方的一个好的印象。但是、这也太露骨了吧。
                 杜耶看着、拉瓦莱看似心情不错、但是确眼神锋利。
                 在怀疑托里乌兹是不是受不了打击吧。


                回复
                14楼2016-09-06 11:38
                  「喂喂……体谅老人也好。卿也是作为王国保管封土的子爵、作为人的立场上。妄りに腰の低さを見せつけるのは感心せぬぞ?」

                  果然,侯爵说话尖锐了。

                   ――即使跟我点头哈腰、也是没用的。
                   ――而且根本就感觉不到理由。
                   ――最后、你可是我派的敵人。在边境割据的地方贵族。

                   看着老貴族的視線、托里乌兹眯着眼接受了。

                  「真是不错的忠告、诚惶诚恐――」

                   其语言和表情,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浮起笑容的托里乌兹眼睛里寄宿着光。
                   那不是面对实验对象。并不是那么快乐的眼神。
                   也不是面对障碍对象。并不是那么冷漠的眼神。
                   那是混合憎恶的热与拒绝的冰冷,矛盾的光。
                  托里乌兹・修日南・奥布尼尔第一次看见――是面对敵人的目光。

                  「――下次要是有機会、我会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谢。侯爵阁下」



                  回复
                  15楼2016-09-06 11:38
                    029【完】


                    回复
                    16楼2016-09-06 11:40
                      镇楼好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9-06 12:39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9-06 14:13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9-06 14:49
                            感谢翻译君,话说侯爵要倒霉了吧


                            收起回复
                            21楼2016-09-06 15:24
                              就剩你一个翻译了,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9-06 19:04
                                王国篇原来这么早,有点忘了
                                王都炎上篇、家族动乱篇、国境骚乱篇、教国篇,哦,前三卷不就是加笔很多?


                                回复
                                23楼2016-09-06 19:44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9-06 20:41
                                    wooo~要到高潮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9-06 22:01
                                      我已经可以看到侯爵的结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9-06 22:16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6-09-06 23:24
                                          请问大佬下次更新是什么时候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6-09-06 23:36
                                            QaQ优妮……太悲伤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9-07 01:54
                                              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9-07 19:31
                                                看來要到高潮了~~高潮了


                                                感謝翻譯!!!


                                                回复
                                                32楼2016-09-07 22:20
                                                  感觉男主通篇都在受气 对方说啥就是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6-09-08 11:36
                                                    求剧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6-09-08 19:42


                                                      回复
                                                      35楼2016-09-15 05:13
                                                        感谢楼主


                                                        回复
                                                        36楼2016-09-17 15:05
                                                          感谢翻译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7-08-15 1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