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桂吧 关注:28,967贴子:374,781

回复:【原创】《三千世界鸦杀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好歡樂的一更,這種小品太適合聖誕節了呀~~~不過桂桂你的第一次讓總督幫嚕了,很妙⋯⋯
看來到本壘的時刻不遠了(銀時太好了你可以去煮紅豆飯吃了)


收起回复
169楼2016-12-25 22:15
    啊啊总督干得好!求发车!话说总督和银桑爱上天然呆真是好辛苦啊,比起聪明人,笨蛋的想法果然才是难以琢磨的啊!嗯哼下次紫拉你可以服务一下总督的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0楼2016-12-25 22:29
      好欢乐的小段子,真是独特的打招呼方式啊,不过男生拍男生屁股什么的,这画面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有些误解啊,第二段的客人还是比较识相的嘛,总督内心肯定都乐开花了,原来桂现在已经成年了哦,高杉君在某些方面的技巧真是高超啊,不愧是在窑子里混迹多年的高手,看来桂桂以后的性.福生活有保障了,啊好欣慰,像桂这么正直(一根筋?)的人应该不会经常手○?所以说释放压力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啊发情狐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1楼2016-12-25 23:09
        嗯哼桂桂你就让矮杉带你进入成人的世界吧。话说问问矮杉眼睛什么时候瞎啊,完好的看着怪奇怪的(总督大人我对不起你)图超棒。桂桂天然呆辛苦矮杉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2楼2016-12-27 22:47
          党首大人依旧是老妈子啊,根本管不住自家的中二儿子嘛,还要让人负责,旁人听了总是要各种想歪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3楼2016-12-28 10:21
            【21】捞金鱼可是件慎重的事情


            穿梭在洋溢着喜兴的人群中,祭典的上空悬挂暖红的灯笼,玩味的曲调四处弥漫,深深的长夜满溢欣喜之情,心情怎能不好,恍如刹那快乐能冲淡往昔痛苦。今后高杉也不必在热闹的祭典中独自行走,他放松地看向身边两个傻瓜,笑意已悄然爬上嘴角,如今身边已有桂和银时同行,景致真是极好。

            三人在祭典上玩乐多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走散。
            最后,高杉在捞金鱼的地摊上找到了桂的身影,那人正在地摊上呆呆地看着别人捞金鱼,一动不动地盯住,像尊披着假发的石像扎在摊边,气氛微妙得诡异,于是高杉便忍不住上前去逗桂“怎么,想玩吗?”
            桂沉静冷漠地反驳“又不是小孩子,只是看看而已。”担心高杉会因为自己的举止出现进一步的行动,桂只好依依不舍地从摊位上离开。
            在高杉看来,如果只是看看而已就不会这幅表情了,大概很想要吧,可爱的金鱼之类的,高杉并没跟随桂一起离开。

            离开地摊,桂在不远处看见糊了满嘴粉红棉花糖的银时。
            “难得啊,高杉竟然没贴在假发你的背后。”银时边吐槽边舔着残留的糖分,经银时一提才发现高杉的位置只剩余人形的虚线框,桂立马张望着,从人群中寻觅高杉的身影“不是假发是桂,刚刚我们还在一起的,银时,一起去找高杉吧,他应该就在附近,我能感应得到。”
            “感应到个毛,我不提起,你压根没发现那家伙不见了吧。”银时猛抽了桂的后脑勺,就在他准备陪桂去找高杉之际,走失的一米七倒是先回到他们眼前,手里还提着水球。

            高杉亲自在地摊那为桂捞了条漂亮的金鱼,即使禁锢在小小的水球中,美妙的姿态依旧吸引眼球,高杉把水球送给桂“喜欢就拿着。”
            本以为桂会兴奋地收下自己送的礼物,却没想到桂一脸不爽地教训起来“高杉你是笨蛋吗,单独一条金鱼生活可是会很寂寞的,而且也不好生存,你实在太不慎重了。”

            并没死心的高杉闪身又带回了另一只水球,执拗的神色逐渐代替了之前的欢悦,高杉手上拿着的金鱼还没送出,桂便把原先的水球还给高杉,两个相依的水球里,各自游动的金鱼无言对视着。
            桂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扭紧了眉头 “对不起高杉,我不要但请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它们呐。”说着就丢下高杉,意味不明地自个儿走入人群。

            买棉花糖回来的银时出现在高杉身边,看到高杉那脸表情连棉花糖都会变得难吃,无奈地搔搔卷毛,银时就对着高杉手上的金鱼说“不能送金鱼,你一定也看见假发在地摊上看金鱼了吧,笨蛋,你误会他的意思,假发可是在那次之后就再也没养过任何宠物了。”
            “那是什么意思?”听语气都能知道高杉的心情极为不好。
            “想知道吗,得要有酒喝有肉吃才有力气说呢。”银也不是存心勒索高杉,只是觉得桂需要安静独处一会才借口支开高杉。

            领着高杉去了老爹的街边摊吃了起来。
            看着在水球里吞吐泡泡的金鱼,银时跟高杉分享桂童年的某段回忆“假发去温泉打工的第二年,我们曾一起去过祭典。”可是从回忆看来更像是破坏祭典,持着有点本事,射击游戏还是套圈圈什么的,两人的光顾如同灾难,都逼得店主们倒贴钱请求他们离开,是变相收取保护费的恶童吧。高杉一脸鄙视地看着银时,更加确定是那个男人把桂的设定带坏了。

            一杯烧酒下去,银时开始说正题“然后我们准备去洗劫,呃,不是,去玩捞金鱼。。。。。。”高杉明确自己刚才听见什么,不变是鄙视的低气压,但亦作不解,默默听着混蛋胡扯。
            “假发奇怪的脑袋总是注意到些奇怪的玩意,那时候,他发现了一条怪丑的金鱼,老板说那条金鱼有只眼睛瞎掉了,估计是个头小被其他同伴攻击过,没想到吧,就算漂亮的金鱼也是会互相攻击的动物呢,不管怎样掉了眼睛的金鱼是瑕疵品。。。。。。”

            那时候,年幼的桂神色严重地举手提问“请问这条金鱼会被怎么处置?”旁边的小银时虽然都习惯了桂的瞎操心,但还是忍不住要顶撞他“估计会烤熟吃掉吧。”
            老板笑着揉乱小银时的卷毛“倒不会吃掉,金鱼的味道不好又小只,祭典剩下的瑕疵品会拿去喂大鱼哦。”听见答案的桂吓得不轻,小银时倒是轻松地在旁挖着鼻屎“不一样是吃掉吗。”

            长大后还在挖着鼻屎的银时告诉高杉“出于好心,假发把瞎眼金鱼买回家里悉心照顾着,与其说那条金鱼不够可爱还不如说怪异得有点恶心,不过假发那家伙完全没在意。”银时嘴里是这么说,却每次都看着照顾金鱼的桂入神,其实自己和那条金鱼差不多吧,银时叹了口气,又喝掉一壶酒。
            高杉并不觉得自己像那条金鱼,可他也大概揣测到结局,毕竟上回到万事屋的时候,并没看见金鱼,高杉看着自己捞的两条金鱼隔着水球在互相靠近“金鱼后来怎样了。”
            “金鱼啊。。。。。。”银时仰头回想,酒精开始让他迷糊。

            金鱼在家里养了好几天,年幼的桂十分珍惜地照顾着,会跟它聊天,说银时的坏话,调了闹钟定时上药水,感情完全好得让人火大,回想到这里,银时突然觉得自己并不像金鱼,像金鱼的人是高杉才对,情况也十分相似,不管银时当时是怎么反对,桂就是那般固执地坚持着。
            原来是这样,高杉对于桂来说就像金鱼的存在,想到这里,银时好像没以前那么讨厌高杉了。

            “之后的事情,我也是听说的,桂在温泉店里很有人气,里面的客人一般都是幽灵呢,有位客客客客人偷偷跟着他来到我们家里,啊!!!太,太可怕了,对不对。”银时惨叫着一头扎进高杉怀里,整个人就像根人形震O棒般马力十足地抖着。
            高杉觉得眼前的银时真的恶心得要死,真不敢相信当初他能在胧身上留过一刀,伸手地把那货从怀里平直推开,嫌弃全写在高杉脸上,性冷淡地附和了一声“嗯。”

            强装镇定的银时,语速突然比平常加快了三倍,企图使用这个方式来减低内心的恐慌“听说那位客人很喜欢桂,从温泉店里偷偷跟过来后就一直潜伏在我们家,哈哈哈,趁着桂出门的时候,就各种姿势围观,说不定太兴奋了,中途不慎把鱼缸打翻。幽灵什么的很弱,金鱼也很弱,等桂回来后,发现金鱼已经脱水死掉了,虽然当时我都不知道家里有个幽灵在,啊哈哈哈,有个什么在?呕。。。。。。”语无伦次的银时还是吓得吐个不停。

            高杉都懒得去看身边那个银卷笨蛋,他并不能理解桂的反应,是厌恶还是恐惧?也不过是条金鱼罢了,为了金鱼的事情拒绝自己,难道在桂的心里他还不如一条小小的金鱼吗,如果真是如此,自己该有多可笑,高杉的自尊明显在这美好的夜晚受挫了。




            PS:新的一年又开始了,感谢大家一直留言鼓励和分享想法,所以打算抽取些时常回复支持的小伙伴来聊表心意,小礼物也不是什么值钱玩意,所以以下小礼物中选一,2月3是立春抽哦!
            ①你来命题,楼来画的手绘贺年卡,邮寄给亲爱的小伙伴你(限定高桂or银魂内的命题,肉还是清水还是搞笑啥,你喜欢)
            ②因不打算另开图楼,所以文中有什么片段和信息想要看图的,拥有一次指定插图的权利(建议可以把权利用在以后有肉的剧情里,黑白漫画还是单幅彩图,模式任选)指定者拥有图片授权,只要图片保留作者信息即可,不能作商用哦
            ③生贺三连更,告诉我你的生日时间,我会在日历里标记,然后在小伙伴你生日前天/当天/后天,进行3天连更


            【嗯,大概就是这样了,小礼物寒酸,没人想要也不奇怪,从元旦假期一直感冒至今,意识模糊,抽奖的信息写得不清楚,可以随便来问,最后,元旦祝大家一定要身体健康】


            回复
            175楼2017-01-02 11:56
              瞎了一只眼的金鱼难道有什么寓意吗其实就是指的高杉吧……不过总督放心,瞎了眼的金鱼也是紫拉最喜欢的金鱼的!日常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7楼2017-01-02 13:05
                金鱼是伏笔吗?不过高杉真的很宠桂呢,偷偷捞金鱼,听桂说一条金鱼很寂寞然后又去捞一条,希望桂能感受到高杉的心意,那条丑丑的金鱼为什么对桂影响那么大呢?只是因为悉心照料了一段时间所以很有感情的原因吗?楼主也要注意身体啊,感冒这种病短期内不好摆脱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8楼2017-01-02 13:48
                  这个金鱼梗用的好棒,总督大人连金鱼的醋都吃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9楼2017-01-02 16:24
                    【下集预告:金鱼捞起来就要负责哦】joy3日常,喜欢一个人就要试着去理解对方的思想,高杉很记仇,银时不好会记住,桂不听话也记住,上集吵架,这集言和,以后没事就一起去喂喂鱼吧,毫无意义的预告信息。(下次更新时间:1月11左右)


                    回复
                    180楼2017-01-02 18:19
                      原本以為1/5才有更新,很乖的等著的說,所以看到提前有更新挺開心的~
                      這一次更新,怎麼說呢~總覺得有些交代不清楚的地方呀~雖然要連貫劇情上沒有太困難...
                      (例如為啥銀時會覺得高杉對桂來說像瞎眼的金魚、然後銀時怕鬼那一段也來的好突然呀...)
                      但看來總督要完全住進桂桂的心房還需要一點時間呢~


                      順便,沒有人領禮物,那我三個都要了(你...!!!)
                      1. 想要看身高180的高杉,摟著桂在池子裡幫嚕的畫面
                      2. 好的,那這個我保留(結果還是在等肉不是嗎)
                      3. 我的生日是4/19 哈哈哈哈哈~~~三連更唷!!!不可以縮水唷~~


                      收起回复
                      181楼2017-01-03 13:58
                        银桑态度转变的很快啊⊙ω⊙高杉也在逐渐的去了解桂桂呢,不过总督养金鱼能养活吗……期待楼主的各种福利!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2楼2017-01-04 22:34
                          【22】金鱼捞起来就要负责哦


                          无论何时,银时都见不得桂不开心的样子,从小就如此。虽然他并不喜欢那条金鱼但桂很在乎它,从日常细心呵护就能看出。
                          小银时拍拍桂小太郎那一丝不苟的脑袋,尽量试着把语气放温和些“好啦,我答应下次再去祭典的时候会给你捞条新的金鱼,我们赶紧回去吧,再怎么看,坟墓里的尸体也不会复活,现在你看起来就像快要哭出来的样子,难看死了。”
                          亲自埋葬好金鱼的桂正倔强着,为了不哭出来,正用尽全力忍着,给人严肃认真的错觉,只是开口说话的颤音没能掩饰好 “不用了,我哪有闲情养金鱼,只是见它那个样子实在放心不下来,至少希望能让它好好活下去,我并不是喜欢金鱼才养的。”

                          金鱼对于桂来说不是一件趣物,而是一条宝贵的生命,他只是企图挽救那条脆弱的生命。
                          银时在清楚了桂的想法后,也断掉买新金鱼的念头,偶尔在祭典上发现那家伙蹲在捞金鱼的摊档,他会随桂自个儿在那看个够,自己去补充糖分,对于这种模式,高杉并没了解到,反而跑去捞了两条金鱼要送桂,银时可不会陪高杉收场,最多就是说明情况就心安理得了,才不想管高杉的事情。

                          银时对着酒杯说“所以就是这样,假发总想帮助身边的一切生命,已经热衷到不分物种的地步了,金鱼也好矮子也好都是一样一样的。如他所言,不是想要金鱼,只是做不到熟视无睹,想保护那些生命,每次祭典都神经质地跑到摊档去监督,都不知道多少捞金鱼的客人被他吓跑了。假发并不是在拒绝你,而是拒绝承受生命之重,估计和我们相遇前,假发已经失去了很多重要的人,不想再去承受这份沉重吧。事到如今,我们能做的就是互相体谅对方的心情,别输给可笑的自尊心呐,高。。。。。。短腿狐狸。”高杉的名字叫到嘴又马上改称的银时,从刚才就一直借着酒劲攻击高杉的身高。

                          是不想管高杉,所以动动嘴皮说明就好,银时也没醉到连高杉的表情也看不清,所谓互相体谅这种事情可不存在独善其身,他才没闲情关心高杉,只是为了桂而已,银时是这么向自己解释的。

                          高举手中的水球,在月辉下闪烁水波的痕迹,游动的金鱼如同漂浮在夜空之中,如此渺小的存在,高杉思索着,扭头去看身后醉倒的银时,脑里回放着那家伙说的话。此刻,他正在试着去理解桂的想法和感受,金鱼在月下游动的影子倒映在高杉身上,美丽而脆弱,令人好生怜惜“桂的心情能更早点察觉该多好。”
                          稍不留神,在阵阵夜风抚诱下,知道自己也对金鱼说起话来的高杉不禁展露出自嘲的笑意。
                          结过账后,高杉提着摇曳的水球,看着银时却戏谑地对金鱼轻声说道“还是下次吧。”等银时下次喝醉再搀扶对方,这次果断丢下醉倒的人,独自踏在回家的夜路上,不管是狐狸还是高杉,越是聪明的越会记仇,他还是牢牢记得银时扔过他抹布还有咬过他等等。

                          祭典结束第二天,清玉屋如常出现了桂的身影,回想起在祭典那晚对不知情的高杉失态,自己确实做得不太妥当,经过反省,桂还是决定要亲自登门向高杉道歉。

                          路过彼岸桥的时候,今天似乎比日常要热闹,因为有工人正往池内倒入金鱼。
                          心里有些在意的桂便过去看了个究竟,仔细观看才发现池内的金鱼都有着各种残缺,那些是所谓的瑕疵品“没想到会有人敢诓骗青玉屋,竟然连金鱼也以次充好,太狡猾了,嗯,要赶紧告诉高杉。”桂托着下巴在小声地嘀咕着

                          “很奇怪吧,我也觉得呢,祭典结束那天,有位客人把所有残缺的金鱼给包了,托我今天送过来这边放养,高档的场所养着观赏性不高的金鱼虽然蛮是奇怪,不过那位客人还真是善心呢,想必是怜悯这些金鱼的命途吧,是个温柔的人呐。”看见前来围观的桂很是好奇,卖金鱼的店家就兴致勃勃地提起交易的事情。
                          “请问,那个客人的名字是。。。。。。”桂总觉得不太可能是高杉但心里头有着某种强烈的预感。

                          卖金鱼的店主忽然指着桂的脸叫起来“原来是你啊,祭典那天在地摊蹲了大半天的小哥,真是缘分啊,在这里也能见到你,该不会又是来看金鱼的吧。对了,那位客人你不是认识吗,那天好像跟你说过话来着,青玉屋的高杉先生是小哥你朋友吧。”
                          听完店家的话,桂看着在水里无忧无虑游着的金鱼就马上想要去见高杉,心口发闷得厉害,嫌走得太慢,桂的脚步都换成跑的了,穿越一条条长廊的尽头,桂气喘吁吁地跑到了高杉的厢房前,猛地拉开纸门,看见在里头抽着烟管的高杉侧过脸来看着自己,笑容总是那样。。。。。。

                          晨光从桂身后照进来,刺得高杉眯起了眼,阴影给桂的脸庞笼上冷色,高杉留意到桂是跑这来找他的,但愿不是无厘头的急事吧,不过眼眶看上去为何像快下雨似的,看得心里很是介意了。本以为桂会因为祭典的不愉快而暂时不想过来青玉屋找他,等金鱼的工程完成,好约桂过来道歉,现在看来,计划又被桂给打乱了,总是出其不意的家伙也太不识趣了呢。

                          “来找我?”高杉打趣地靠近桂,明知故问。
                          靠近看,桂微微发红的脸上挂着细薄的汗珠,明亮的眼眸中闪烁着泪光,桂正用倔强认真的眼神看着自己,高杉丢下烟管便不再言语,他喜欢桂这个样子,眼里只专注着他的表情,独占所爱之人的眼神。

                          “为什么你要买下那样的金鱼?”桂还站在门外,喘着。
                          高杉笑笑,拉住桂进入厢房“别站在门口说话,桂你今天有点不太一样,难道急着来找我就是问金鱼的事吗。”
                          “不全然,高杉,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桂显然失去日常的冷静。
                          “是我买的,银时把过去的事情都告诉我了,金鱼以后由专人饲养,会在这安度余生。刚刚你过来时,大概也看见了吧,那些破破烂烂的小玩意。桂,我也对金鱼没兴趣,只是试着去理解你的想法,若生命中有无法承受之重,下次就该向我坦言,我会陪你一起承担,我们说好了要相濡以沫。”

                          噗通!顷刻好像有什么突然跳进了桂的心里头,逐渐升温至全身,火热得桂不自然地把视线从高杉身上移开,即便移开视线仍旧高温难下。寻思着,桂只好选择闭上双眸,环抱双臂,想要禁锢着自己奇怪的感受 “没想到高杉你也有这种觉悟,很不错。祭典那天,我也有失态的地方,毕竟你不清楚我的过去,今天才想来向你解释并且道歉。。。。。。”

                          “道歉就不必了,要能换成kiss,我倒会接受。”感受到高杉的声音就在脸前震动,桂赶紧张开双眸,无可抗拒地与面前的高杉四目交投,似曾相识的情绪瞬间占据桂的思维,入侵骨髓,沉迷得难以自拔。
                          “永远都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高杉刚吞下桂的嘴唇,强烈的灼痛感便侵蚀着他,本能让高杉迅速远离了桂的脸,果不其然。。。。。。高杉不爽地挪开身子,递给桂一盒纸巾,他捂住痛得不想说话的嘴巴。

                          桂呆呆地接过纸巾,直到摸着自己的鼻血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迎合了高杉的吻。
                          对于单纯的小处男而言,即使是初尝亲热也太过于刺激了,桂麻利地用纸巾把鼻孔堵上,为了推卸自己主动迎合的责任,桂不合时宜地对偷吻受伤的高杉说起了风俩话“乘人之危的家伙真是活该呐。”明明自己也兴奋得流出鼻血来,真不见得能比高杉正直多少,正如松阳曾经断言,桂长大后成为了不解风情的人。
                          不愿深究自己的情感,桂认定那只是一时糊涂,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思春期的反应再正常不过,推搪着当时对高杉意乱情迷。和狐妖做朋友已经足够荒唐了,要是真的到了要爱上的地步,那种荒唐可是会招致毁灭彼此的危难,一定要对高杉适可而止,桂提醒着自己要保持好分寸,否则会连累到高杉。

                          擦着鼻血的桂还是有点在意,想扭头去查看高杉的伤口,却意外确定了高杉被自己说的风凉话气得不轻。
                          因果循环,大概也是这时候起,高杉决心日后要在床上好好教训桂,还真不该招惹记仇的对象。

                          微风抚过静谧的池面,倒映出彼岸桥上的俩人,无法忘记第一次跟桂在这里相见的情景,也无法忘怀桂在桥上驱邪的高雅身姿,此刻与桂并肩于桥上的情景也将永藏于心,高杉斜着绿眸窥看桂,隐于言语的心意等候着盛放的季节。
                          “如果担心它们,可以多点过来看望。”高杉总会做些小动作,想要更多地占有桂。
                          “下次来见你的时候,再一起来看金鱼才是明智的选择,我还没闲到专程来这里看金鱼的程度。”最让桂放不下心,想要见的,早就时常印入眼帘,常伴于身,遥远的记忆也许会消逝,可纠缠于心的思念如同茂茂芳草不断重生难竭。

                          “想试试喂金鱼吗。” 高杉给了桂一些饲料,两人在桥上安静地向水里挥洒着。
                          “虽然残缺不全但还是很努力地想要活下来,多少觉得和自己同病相怜,所以不能眼睁睁看着它独自与命运对抗,可那条金鱼也只是比原定期限多活上几天而已,终究我还是无法改变任何事物更别说命运。”桂突然开口对高杉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纠缠在他心中的晦暗未曾对其他人提及却意外平静地选择了对高杉坦白。

                          “被你关爱的岁月里,那条金鱼一定感受到活着的幸福,它不是孤独地死去,并不是什么也没有改变。不要担心,金鱼和桂,我会一并照顾好的。” 高杉隐约从金鱼的身上看见了桂的影子,说不定,像金鱼的人就是此刻被拥入怀内的桂。

                          桂这次并没从高杉的怀里反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桂的脸蛋好像有点发红,他睁大闪亮的双眼由衷地惊叹道“不愧是青玉屋是·头牌,高杉你很会撩人!”
                          以高傲著称的高杉从没撩过任何一位客人,常对桂所流露出的柔软和包容更不是世人用金钱能收买的“笨蛋,我只喜欢撩你。”
                          听不懂情话的金鱼也像会害羞般,连忙呼出泡泡便匿入深处,留下荡漾在秋日的涟漪




                          PS:桂氏的血对狐妖都具有腐蚀性哦,这个设定,大家应该还记得吧,即使是因为色气而流出的鼻血也一样效果;之前,每个人对于金鱼的看法都是自己脑里的各自观点,并不存在对错和矛盾,所谓一千个人眼里有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吧。


                          回复
                          184楼2017-01-10 10:51
                            沙發 哈哈哈哈哈~


                            收起回复
                            185楼2017-01-10 11:19
                              話說這裡的桂桂幾歲呢?感覺腹黑性格還沒養成的樣子吶


                              收起回复
                              来自iPad186楼2017-01-10 21:27
                                【下集预告:雨天坊主】天有不测风云,谁说带伞就不会湿身,到底什么是雨天坊主,还记得当年的棒子和糖果兼施吗,避雨不如玩uno,玩uno不如留宿,朋友你听说过安赫儿天使瀑布吗,偷看睡颜的都不是什么正经OO,毫无意义的预告信息。(下次更新时间:1月17左右)


                                回复
                                187楼2017-01-10 23:14
                                  啊好喜欢男友力max的高杉啊!我只喜欢撩你!两个人的感情也在升温!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8楼2017-01-11 22:12
                                    这一更好甜,高杉君干的漂亮,宠溺着桂的高杉更加迷人呢,不过桂对生命的看重和想要拯救弱者的行为,也都特别吸引人~话说,前几更内,明明两人在水里做过不可描述的事,果体应该都互相看过了,为啥没流鼻血,反而清清淡淡的一个kiss却流了呢?这不科学。。顺便脑补了一下莲蓬篇里面桂桂一本正经的流鼻血讲着义正言辞的画面。总觉得小处男这个设定带感十足,比起直接开动,这种慢慢攻略的过程才更叫人心痒痒呢,不管是情感上还是身体上的攻略。。。啊青涩的小果实桂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9楼2017-01-11 23:54
                                      嗷嗷期待新章节!也顺便催一下特别篇!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0楼2017-01-13 22:13
                                        总督撩人技术我给满分,桂桂还不乖乖的躺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1楼2017-01-14 11:58
                                          只是來看一眼有沒有更新而已。
                                          嗚嗚嗚⋯⋯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2楼2017-01-16 15:22
                                            【23】雨天坊主


                                            交积的乌云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雨。
                                            高杉看着窗外的雨时,心情格外不错,但出门没带伞的桂就没什么好心情了,留意到桂正看着窗外的雨发愁,高杉便笑着提议道“桂,今晚就留下来过夜吧。”

                                            高杉的微笑看起来总觉得有点不怀好意,桂思考着这是错觉吗?可越是打量高杉的脸越是看见幻觉中的高杉在邪恶地笑道“我今晚就要把你吃掉。”极为不安的预感瞬间占领桂的思维,安全起见还是决定赶快回万事屋,免得夜长梦多。
                                            “不。。。。。。不用了,我看雨也不是很大,就算不打伞。。。。。。”准备动身离开的桂惯性把手伸出窗外感受雨势,雨刹时就下成瀑布一样,伸出窗外的手指关节在暴雨的冲击下清脆地折断,连人都差点被冲力拉到窗外去。

                                            废尽全力求生才脱离暴雨的冲击,脱险后的桂狼狈地躺倒在高杉面前,而高杉对于眼前的灾难出奇淡定地吞吐着烟雾,让桂觉得整个画面好像只有他一个人画风不对。
                                            桂极力掩饰内心奔溃的对白“这不是委内瑞拉天使瀑布吗!为什么天空会落下委内瑞拉天使瀑布般的暴雨!真的假的,是我见识少吗,杀人网球杀人篮球都算了,就算是漫画下杀人雨也完全合理吧,路上的行人怎么办。重点是,我已经无法回去万事屋了吗。

                                            此时,仿佛把眼前的奇景视作日常的高杉,淡定地说道“怎样,雨天很反复吧,上一秒还是细雨,下一秒就变成委内瑞拉天使瀑布,真替路上的行人担心啊。”
                                            “你刚刚说了委内瑞拉天使瀑布对吧,果然是委内瑞拉天使瀑布,高杉是你干的吧,连我心里想的对白都知道。”桂激动地往骨折的手疯狂地包绷带,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奔溃。

                                            “哼哼哼,我怎么可能做得出这种事情。”高杉的微笑依旧散发着不怀好意的气息,桂看见幻觉中的高杉邪恶地承认“ 嗯,这都是我干的,除了我还能是谁。”想象到这里,桂再也坐不住了。

                                            “高杉,借我把伞吧,那我就可以回去了。”桂只是固执地挣扎,心里根本没想过借到伞后要如何对抗委内瑞拉天使瀑布式暴雨,不过与高杉呆在一起整晚,会绝对失身相比,对抗暴雨的压力要轻松得多。
                                            “抱歉,桂,我从来不用这种东西。”高杉简单的答案让桂完败,确实谁也没见过雨天出门的高杉,再退一步说,淋雨也不会生病的狐妖出门应该也不需要打伞吧。
                                            桂从精神世界的旁白中回过神的时候,高杉已经把为他准备的浴衣拿出来了,旁边还放着桂常用那个牌子的洗发液但高杉是怎么得知的?还没来得及解惑,桂的视线就落到洗发液旁边还有一瓶写着润滑。。。。。。

                                            桂面对着那瓶玩意再也淡定不住了,一秒飞奔出长廊,cos着光速跑者21号奔跑在整个清玉屋里借伞,却整个清玉屋都没有一个人有伞。
                                            “怎么会这样!”桂的惨叫声回荡在清玉屋里。
                                            乐在其中的高杉悠闲笑道“真是个可爱的笨蛋。”

                                            “总督说,谁也不许把伞借给桂哦,这样。”跑完清玉屋上下都借不到一把伞的桂回到高杉面前,一脸疲惫地冷笑着“所以,那个总督是谁,是你吧,高杉。不要否认,肯定是你吧,高杉。总督是你下的命令吧。”
                                            “真不能小看你呢,还能刨根问底到这个程度。”高杉意味不明的赞赏完全让桂开心不来。
                                            “少糊弄我了,高杉,现在就以总督的身份下令让大家把伞借我,游戏是时候结束了,赢的人是我。”不知道何时夺走松阳之剑的桂,转眼就死亡O记画风附体,拔剑挟持住高杉,决心要从对方的诡计中逃回万事屋。

                                            两人走出长廊,被挟持的高杉十分配合桂的行动,说是处于享受的状态也不为过“各位,现在就把你们手中的伞都借给桂吧。”高杉磁性的声音回荡在四下,院内所有房间的门窗都几乎同时打开,大家举起手中的鸡尾酒狂欢起来。隐约中,桂好像听见有人说“总督要请大家喝酒,费用全记他的账上。”
                                            大家把鸡尾酒上装饰用的小纸伞抛向桂,在清玉屋的空中纷纷飘落着五颜六色的小纸伞
                                            犹如一场借来七彩雨,人们沸沸扬扬的笑声让雨夜成为热闹的夜祭。

                                            “看啊,桂,我为你借来的伞,喜欢吗?”高杉接住了其中一只蓝色的小纸伞,递到桂的面前。
                                            红着脸的桂好像被打动了,缓缓地伸出手去想要接过高杉给的小蓝伞时,突然刮来的寒风,让两只叛逆的小纸伞不偏不倚地插进了桂的双眼。
                                            “高。。。。。。杉。。。。。。我讨厌你,混蛋。”桂发出愤怒的叫喊声,捂住被纸伞点缀得飙血的的双目,碰碰撞撞地回到高杉的房间避雨。

                                            浪漫的七彩雨一下演变成血淋林的危险陷阱,众人似乎都感受到总督的杀气,不约而同地安静回到屋内,紧闭的门窗弥漫着可怕的安静。

                                            不管怎样,桂倒是因为下雨的原因留在高杉那过夜了,不要去深究到底是哪种雨。
                                            睡前,高杉陪桂玩了盘uno赔罪,双方说好输家要按照赢家的要求做一件事,游戏并没花太多时间分胜负,而桂大概从游戏中收获到的正如他自己开玩前立的flag “哼哼哼,uno并不是只能从中得到胜负的游戏,就算下点赌注也不会让它变得浅薄。”
                                            画面一转,桂的脸色变得尴尬“果然不能和狐狸玩游戏呐,总觉得是设定差异,还有最近有点失眠,出门的时候有点情绪,银时的脚太臭,右手的旧伤有点复发,星座说今天不宜玩uno等等原因才发挥不好,就算状态不好,我也是会愿赌服输的。”没想到自己会输给第一次玩uno的高杉。

                                            “确实不只能得到胜负的游戏呢,不过我赢了。”高杉故意逗弄桂,看着他不能镇定的模样特别有成就感,作为胜出的玩家,高杉淡定地提出思考出来的结果“嗯,那就让你嫁给我吧。”
                                            “没听说过有人用uno定终身的,我拒绝。”桂怀疑高杉是怎么理解游戏的定义。
                                            “那就当我的恋人吧。”高杉淡定地提出另一个思考出来的结果。
                                            “那我得谈多少场uno的恋情,拒绝。”桂极度怀疑高杉是怎么理解游戏的定义。
                                            “那今晚成为我的人吧。”高杉认真地提出着奇怪的要求。
                                            “拒绝用uno约炮,怎可以玷污uno神圣的灵魂。”桂还没发现高杉的重点。
                                            “我明白了,对嘴喂了这壶酒吧,狐妖都是这样玩的。”高杉说得像真的一样,实际上才没有这样的玩法。
                                            “太可耻了,高杉你再不能提出合理的要求,我就不奉陪了。”桂依旧没发现高杉的重点。

                                            就寝的时候,高杉拉住了桂的手。
                                            觉得这种姿势不好睡的桂提问“真的要这样拉着手睡到天亮吗,这要求好奇怪,为什么?”
                                            “你小时候总害怕响雷,既然不给抱就拉着手吧,这样应该能安心入睡。”漆黑中看不见高杉的脸,桂静静地看向高杉那边,估摸高杉说的是不是自己,因为桂小时候虽然不喜欢雷声但也不至于害怕,一定是高杉记错了,不知道是记住哪一世的自己了。
                                            近在眼前的男人独自在记忆中度过了百年,突然桂觉得眼前的高杉很是孤独,由不得需要靠近安抚。
                                            他与高杉十指紧扣并挪到对方的床铺上去,相拥而睡“高杉你记错了,害怕的人是你,所以才会一直想要粘着我,安心睡吧,我就在你身边。”

                                            在漆黑中不知道过了多久,保持着相拥姿势的桂整晚都不能静下心去睡,借着雷鸣的白光,他倒是看见了一件罕有的宝物,那就是高杉安详而优雅的睡颜,桂悄悄靠近高杉,心想:一定是因为不想错过这个才睡不着吧,嗯,一定是了。






                                            小剧场:
                                            某天,走在山野间的高杉遇见一条被巨石压制的白蛇。
                                            高杉看了白蛇一眼便继续安静地路过,发现能看见自己的白蛇突然很兴奋地喊住了高杉“你能看见我吗,你是妖怪?请你帮帮忙,为我推开巨石吧,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换做过去,高杉会直接离开,但是桂多管闲事的毛病似乎感染了他,无奈地停住了前行的脚步,高杉问白蛇“你不像作恶的妖怪,为什么会被压制在这里?”
                                            “原本我是奉山神大人的命令看守灵石的,可是前些天下过大雨,泥土松散让灵石从山上滚落,一时情急想要上前阻止。。。。。。没想到被压住后,我就失去妖力,在这呆了好几天了。”白蛇看起来没有撒谎,高杉还是很善于观察脸色的。

                                            轻易推开巨石让白蛇脱身的高杉准备离开,热情的妖怪偏要报恩,自主钻入高杉袖子里,高杉看了看这条愚蠢的白蛇觉得和某个家伙有几分相似,所以并不讨厌“明天就回去吧,如果非要报恩,明天回去前,你就帮我一个忙,听说蛇妖可以控制雨天。”
                                            “好啊,下雨什么的最简单,都听恩人你的。”白蛇变成小小一只呆在高杉袖子里,次日,桂来清玉屋找高杉,快要回去的时候,天开始下雨了。。。。。。


                                            回复
                                            193楼2017-01-16 23:45
                                              哈哈哈哈桂桂你就安心的失身吧!最后莫名好暖,黑夜中互相取暖的二人。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4楼2017-01-16 23:55
                                                哈哈哈,原來天使瀑布是這麼來的,連手指都折斷了啊喂⋯⋯總督你好歹心疼一下。
                                                不過結婚、相戀,來一發,都沒能讓桂醒悟嗎。說起來,怕打雷,真是個不錯的切入點(就用來給桂理解高杉而言),啊啊,桂桂對於高杉老想要他,到底怎麼想的呢?對桂來說,構成在一起長相廝守的條件是什麼呀⋯⋯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5楼2017-01-17 00:05
                                                  【下集预告:幸魂篇】预知未来本身就是槽点满满的事情,无限NG重拍的节奏让人疑惑,还记得万圣节的初吻事件么,这次的故事又是从痒了脱开始,啊哈哈哈哈哈,嗓门很大的人初次登场(下次更新时间为:22~24号,三天连更,因为某人生日)


                                                  收起回复
                                                  196楼2017-01-17 13:17
                                                    玩uno这样玩也只有总督了,真是的,总督只是想睡你而已,党首大人您就从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8楼2017-01-17 19:23
                                                      就知道是总督搞的鬼,为了留人想尽了办法真是辛苦了啊。。居然真的只是玩了UNO然后好好睡觉,这跟“快来我被子里,看我手表是夜光的 ”有什么区别,不过睡觉那一段真的好温暖,孤寂了多少个轮回的高杉,终于等到好好活着的桂了啊。。。(白蛇什么的,好怕它突然变成一位漂亮的大姑娘说要报恩呢,那就麻烦了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9楼2017-01-17 21:08
                                                        啊哈哈君要登场了吗?joy4总算齐了,表示越来越喜欢啊哈哈了,老好人,高富帅,三连更简直不要更棒哈~~楼主多过几次生日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0楼2017-01-17 21:12
                                                          啊既然都睡了要不要来一发感觉总督好辛苦,一直在追逐着不断轮回的紫拉,希望两人最后能一直在一起!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1楼2017-01-20 18:46
                                                            【24】幸魂


                                                            高杉做了个梦。
                                                            梦中有着粉色长发的女人,她已经没有了呼吸,尸体漂浮在水面上。
                                                            棕发的男人倒在雪地里,夸张的出血早被凝固,应该死亡有段时间了,树林里还隐藏着另一个神秘人,他手上沾染鲜血,也许就是杀害那两人的凶手。
                                                            腥红的利刃刺穿了桂的肺部,他无力地堕入水池深处,高杉放弃眼前的战斗,迅速跳进水里把负伤的桂捞起,桂的身体逐渐失去体温,正在自己的怀里死去,被绝望吞噬的高杉撕心裂肺地叫喊着。

                                                            睁开双眼,扩张的瞳孔被收缩,高杉凝视着天花板良久后得出一个结论:这只是梦,他是不会再让在自己面前死于非命的。
                                                            清醒过来的高杉发现房间的香薰早就烧完,他烦躁地点燃烟丝,心情仍是难以舒缓下来便给桂发了条短信【桂,你还活着吗?】

                                                            【一般人第一句话应该是问好,鉴于你不是人,我会原谅你的,高杉】见桂很快就回复自己的短信,高杉似乎松了口气【看来还精神奕奕地活着。】都怪那个奇怪的梦过于真实,高杉只要回想那些琐碎的片段就会被它扰乱心神,不得不大清早就发信息去确定桂的情况。
                                                            【谢谢你一大早用这种让人不悦的方式关心我。】隔着手机都能感受到桂的气势,高杉看着手机露出了丝微笑容,和桂对话能让他找到真实感,忘却那些刻入灵魂的伤痛与混沌。

                                                            【今天来看金鱼吗,顺路拜托你帮我买痒了脱。】高杉从某个时候起就喜欢上痒了脱的味道,冰箱的痒了脱已经被他一天一瓶地喝完了,今天更需要被痒了脱治愈,他知道桂是不会拒绝帮忙的,看见短信应该会带上痒了脱过来找他,等见到桂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高杉是这么想的“快点过来,我在等着。”
                                                            倚坐在窗上,看着远处放空,整个世界都不真实,比起从嘴里吐出的薄烟还要飘渺。那个该死的梦让高杉总觉得心绪不宁,他讨厌这种感觉,很不祥。

                                                            桂迅速来到超市,拿起痒了脱就去排队结账“高杉最近痒了脱喝得有点多啊,为什么呢,难道痒了脱还会让狐妖上瘾?”自言自语的桂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高杉从他嘴里抢痒了脱的情景,脸马上就沉下来“该不会是。。。。。。”一个激动没把握好力度,桂把手上那排痒了脱给掰成两半。
                                                            结账时,痒了脱全靠贴住交叉胶布来保持一排完整的状态。到了高杉厢房,看着有点不一样的包装,高杉拿起换了独特包装的痒了脱问“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排有起床气的痒了脱。。。。。。炸毛了。”看着桂一本正经地在胡说八道,高杉好像猜到痒了脱换包装的原因便不再追问。

                                                            请桂喝痒了脱消气的高杉,撕开自己那瓶的时候,发现盖子上印着中奖的字样 “桂,你盖子也有这个吗?”高杉亮出自己中奖的盖子。
                                                            “厉害啊,高杉。”桂惊叹着打开自己那瓶看看“呃,我的没有。”
                                                            于是,两人喝过痒了脱又回到超市质询中奖的事情,售货员兴奋地把他们领到抽奖前台解说道 “你们将获得一次抽奖机会,中奖率为100%的抽奖活动哦,奖品十分丰富的说,请你们派出一位代表来摇滚筒吧。”
                                                            听见抽奖,桂勒起袖子,干劲满满地主动上前“我一直想试一次超市抽奖的滋味,机会终于来了,一等奖!!!”桂呐喊着摇动抽奖滚筒,从里面掉出来的是颗金珠。
                                                            售货员把奖品送到桂手上“恭喜,是一等奖,你们获得了两日三夜的双人雪山旅游代金卷哦。”

                                                            刚刚还在超市的高杉,现在却身在青玉屋的厢房里,手上拿着那排贴着交叉胶布来保持完整的痒了脱,高杉问桂“这是怎么回事?”不对,高杉真正想问的不是痒了脱的遭遇而是刚才发生的一切,为什么自己又回到青玉屋。

                                                            “这是一排有起床气的痒了脱。。。。。。炸毛了。”高杉看着桂用同样的语调和表情说着二十几分钟前说过的话,全部都跟刚才发生过的一样,只有自己意识到不同。高杉看着手中那瓶痒了脱,撕开盖子,果然里面也印有中奖字样。
                                                            为了知道之前所看见的一切是否会在现实中全部重演,高杉决定按照剧本演一次看看。

                                                            他对正在撕开盖子的桂问同样的问题“桂,你盖子也有这个吗?”高杉亮出自己中奖的盖子,他下意识地在重演中仔细观察着,企图寻找答案。
                                                            “厉害啊,高杉。”桂惊叹着并打开自己那瓶看了看“呃,我的没有。”分毫不差的画面在高杉眼前重演。

                                                            喝过痒了脱后,他们去了超市,面对着同样的售货员向他们走来,同样的兴奋自然流露并无虚假,再次把他们领到那个熟悉的抽奖前台解说“你们将获得一次抽奖机会,中奖率为。。。。。。”“100%的抽奖活动哦,奖品十分丰富的说,请你们派出一位代表来摇滚筒吧。”高杉就像未卜先知地把对方想要说的话,一字不漏地同时说出。
                                                            售货员好像有点吃惊,只好尴尬地笑道“原来你抽过了啊,那。。。。。。客人你们这次也要加油哦!”终于出现了与之前不同的新内容,高杉寻思着,也许只要做出和之前不同的行为,就能触发新的发展,使事情无法继续重现。

                                                            桂凑近高杉耳边问道“高杉你什么时候抽过了,你自己来的还是跟谁一起来,抽中什么来着?我们也算经常见面,为什么都没发现你厢房里出现新的东西,难道我对于高杉你已经熟视无睹到这种程度了吗?!”
                                                            高杉也搞不清楚自己算不算抽过一次了,因为在他的记忆里,这一切基本都真实地发生过一遍,现在正准备二次重演,如果现在才是真实的,那刚刚所经历的又是什么?
                                                            “和你一起来的,抽中一等奖,相信我,谁都有些想熟视无睹的东西,尤其。。。。。。”高杉看着桂笑而不语。

                                                            完全没读懂高杉的讽刺,桂很快就按照自己的思维去理解了“哈哈哈,高杉你还没睡醒吧,我们还没开始抽奖呢,不过没关系,就让我来负责抽奖吧!我一直想试一次超市抽奖的滋味,机会终于来了。。。。。。”桂呐喊着摇动滚筒。
                                                            “一等奖。”高杉和桂异口同声地说出了结果,一颗金珠从滚筒里面掉了出来,售货员带着同样的兴奋表情说着同样的话“恭喜,是一等奖,你们获得了。。。。。。”
                                                            “两日三夜的双人雪山旅游代金卷,吗?”高杉的脸上一点兴奋和喜悦都没有,是因为他已经察觉到,即使试着做不同的事情,结果还是不会改变。所幸就是,这种奇怪的体验仅是发生过那么一次,为了放松心情,他还是和桂去了雪山旅游。

                                                            麋鹿,蓝天下的雪境,温泉,缆车,还有极具风味的高级旅店,景观和设备都很不错,高杉和桂打算尽情体验这次意外之旅。
                                                            与此同时,在万事屋的银时还美滋滋地睡着回笼觉,客厅的桌子上放了一碟饺子,面下压着的纸条写着【给你做好的早餐别当晚饭吃,我出去旅游的时候,银时拜托你要像个大人那样好好自理。PS:不是假发是桂】没有桂的看管,银时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

                                                            雪坡上的旅客纷纷被身穿紫色羽绒服的身姿吸引,利索地滑翔在雪白的世界,力度和韧性都完美结合其中,大家认为他一定是来度假的职业选手,否则怎会随意做到那么多优美的高难度动作,简直超越人类的存在。
                                                            “因为他确实不是人类啊!人类怎么可能做到这个程度。”看见高桂在雪地上的英姿,滑得并不理想的桂完全没心情欣赏,尤其那些兴奋的少女们就在高杉附近侍机,把纯洁的白色都染成散发着酸臭味的粉红。
                                                            桂自言自语着“早知道跟银时来就好,搞得像粉丝见面会一样,之前还说讨厌雪,现在看起来简直就是雪地上的高杉般,必须用雪球糊那家伙一脸。”说着桂就立刻收集雪来揉团。

                                                            摘下护目镜,少女们为露出脸容的高杉而骚动,高杉在人群中寻找着桂的身影,他似乎看见桂在雪地上投入地弄着什么,并没被他卖力的表演所吸引。

                                                            想要引起对方注意的高杉朝桂喊道“假发你不会只想来这里堆雪人吧,冰雪O缘后遗症吗?”
                                                            “不是假发,是桂。”桂举起一只直径比自己肩宽还大的雪球,想用它跟高杉开恶意的玩笑,没想到前面的路人不小心撞了他一把,脚下的滑雪板就向后溜。举着雪球而失去重心的桂直接滑到了高速坡道去,上演着全程举雪球惊叫的高速滑行,从表情的生动和声音的逼真度而言,高杉觉得桂的表演也很让人印象深刻。

                                                            目送玩脱的桂,高杉旁边有个嗓门好大的人也在愉快地围观着桂的表演“啊哈哈哈哈哈,陆奥你看,那人真像个笨蛋啊。”高杉的视线落在了陪同嗓门好大的人的女人身上。
                                                            “不不不,还是你更像笨蛋,看。”叫陆奥的女人说着便毫不犹豫地把那家伙推下高速坡道去,看着对方在坡道上滚成雪球。陆奥满意地点了点头就从高杉身边离开。

                                                            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小心点,似乎有人在监视着我们。”她提醒着素不相识的高杉。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和背影,陆奥就是曾出现在高杉梦中的遇难者。她身上有狐狸的气息却异常干净得不带一丝血腥的气味,高杉能确定陆奥她是只狐仙。


                                                            PS:万圣节特别篇中,桂告诉高杉味道应该用自己的方式去定义,尤其味道也能是某种记忆,于是高杉便从桂口中抢了痒了脱,连同桂的初吻一起喝掉。
                                                            雪地上的高杉,玩笑梗吐槽,对象为近期一部基情番冰上的尤O里,原来在桂眼里的高杉是这样的,哦~~~
                                                            冰雪O缘,玩笑梗吐槽,迪O士O尼某动画的主角,妹妹总喜欢唱某首关于堆雪人的歌来撩姐姐。


                                                            回复
                                                            202楼2017-01-22 0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