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80,021贴子:5,079,673
  • 4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十三集 毒手 杀手 幕后的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
链接:http://pan.baidu.com/s/1nuDThDv 密码:u87b


回复
1楼2016-08-24 17:58
    【太虚海境·客房】
    (北冥缜来到软禁俏如来等人之处,推开房门)
    俏如来:嗯?锋王殿下……
    北冥缜:去配合太医令,医治娘娘。修儒去就可以了。
    (俏如来向修儒点头,修儒同北冥缜离开)
    北冥缜:哼。
    俏如来:<为何锋王殿下改变主意让修儒医治……>

    【荒野】
    (小明负伤颠簸而行,身后黑衣人跟踪)
    公子开明:好一个任飘渺,下手还真重,侥幸逃得生路,但是伤重如此,要赶紧赶回鬼祭贪魔殿,否则路上遇伏,吾命休矣!(继续前行)鬼祭贪魔殿就要到了,快来去。

    【鬼祭贪魔殿】
    (小明归来)
    公子开明:啊呃……
    (鬼飘伶见状上前扶住)
    鬼飘伶:小明!嗯?你不是去还珠楼,怎会受伤回来?
    公子开明:温皇不肯让我将人带走,还跟我打起来。
    鬼飘伶:Why?(为什么)
    公子开明:因为凤蝶。
    鬼飘伶:What's wrong with 凤蝶?(凤蝶怎样了)
    公子开明:一言难尽,总之,要说就要从头,要从剑无极说起。(讲述)

    【还珠楼外】
    (剑无极醒转,自地上爬起,蹒跚进入还珠楼)
    剑无极:啊……呃……

    【还珠楼大殿】
    (剑无极进入)
    神蛊温皇:剑无极,你来还珠楼有什么事情呢?
    剑无极:我不想辩解什么,但是我一定会救凤蝶!
    神蛊温皇:哦?你的意思是,没你,吾救不了凤蝶?
    剑无极: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多一人多一份的力量
    神蛊温皇:你有什么力量?救人的力量?救谁?是公子开明还是雪山银燕?
    剑无极:我……(突觉头痛欲裂,剑无极抱头痛嚎)啊……我的头……我的头……很痛……啊!
    神蛊温皇:你中毒了。
    剑无极:啊……中毒?什么时候?啊……
    神蛊温皇:照我判断,是一种名唤三丈红的蛊毒,这种蛊与七尺青互为雌雄,彼此呼应,一旦靠近七尺青,就会使寄主头痛欲裂,还珠楼中恰巧有七尺青。
    剑无极:我……啊……我不走,我不走……啊……(难忍倒地,痛得翻来覆去)
    神蛊温皇:我没叫你走,你要留就留下吧。对了,三丈红最恐怖的地方是他会刺激你的脑智,你永远不会昏迷,所以疼痛会持续下去。
    (说罢转身离开,剑无极抱住温皇的腿)
    剑无极:没救到凤蝶,我不会走……啊……
    神蛊温皇:保护不了自己所爱的人,就是废物。
    (提腿离开,独留剑无极继续忍受头疼)


    回复
    3楼2016-08-24 17:59
      【清卯宫】
      北冥异:儿臣参见娘娘。
      北冥华:这么晚了,还来请安啊?
      北冥异:皇兄不也是吗?
      北冥华:我来清卯宫是为了谈正事。
      北冥异:嗯?
      未珊瑚:连日来的风波你们皆看在眼里,而有很多事情不宜在众人面前直言。华儿便是顾及此念,才选此时来见本宫。
      北冥异:看来是儿臣打扰了。
      未珊瑚:无妨。因为我们在谈的是缜儿。
      北冥异:三皇兄?
      未珊瑚:本宫想听你对他的看法。
      北冥异:单凭过往印象,有一股刚毅不屈的傲气,个性执拗,为人谨慎,有条不紊,却少圆滑。
      北冥华:这样的缜弟为何会一反常态,挺身参与王储之选?
      北冥异:皇兄是在怀疑什么?
      北冥华:缜弟只是心思缜密,却不是纵横朝堂的料。他守边关这么久,此番入宫却能马上掌握状况,这不是单纯的守界经验就能达成,正好我心中有一个动机充足的人选。
      北冥异:谁?
      北冥华:缜弟的策士,误芭蕉。
      未珊瑚:异儿,本宫记得跟在你身侧的谋士与误芭蕉同样,是卸任丞相覆秋霜之徒。
      北冥异:正是伴风宵的师妹。
      北冥华:误芭蕉成为缜弟的策士据闻不过一年有余。在她得到雨相亲赐“冷簷知雨”四字之前,根本是名不见经传的姑娘,甚至……娘娘,有一件事,儿臣不知该不该说。
      未珊瑚;说吧。
      北冥华:两年前,误芭蕉与皇兄有过一段情。
      未珊瑚:前太子与她?嗯……
      北冥异:皇兄此言倒与我所知有所出入。据伴风宵所言,梦虬孙与误芭蕉有一段过去。
      北冥华:那是在皇兄之后的事情了。误芭蕉虽然出身鲛人,也算尊贵,却未能攀上皇兄,反而被皇兄交托给梦虬孙。那时梦虬孙虽被册封龙子,但在海境的规矩中他仍是……
      北冥异:龙子之位是欲星移请命另设,虽享有与文丞将军同样的俸禄,却无实权。皇兄的意思是,误芭蕉有可能因此心生不甘,而三皇兄的改变也与她有关?
      北冥华:我甚至断言,这次缜弟会出面竞争王储,就是受到她的煽动。
      未珊瑚:藉此事爆发而夺得主导权,在第一时间彻查所有相关人员。虽然本宫相信缜儿不是心胸狭隘之辈,但若针对右文丞之举是受旁人煽动,只怕不过开端。
      北冥华:儿臣已经观察很久了,方才还看到误芭蕉与梦虬孙交谈,只是儿臣一靠近他们又恍若无事。
      未珊瑚:过往之事难免不知如何自处。
      北冥华:如果只是单纯叙旧是没问题。
      北冥异:皇兄连梦虬孙都不愿相信?
      北冥华:预防万一。现在梦虬孙更代掌师相,又是性情中人,若念旧情,内神通外鬼就麻烦了。
      北冥异:娘娘,皇兄忧虑不无道理,若误芭蕉真怀恨在心,报复事小,利用三皇兄而登相位事大,还请娘娘定夺。

      【海境】
      梦虬孙:刚才那边就是太医令了。本来只有修儒去看过,现在也让你绕一圈,让他们也看一下你。是说,这次还真顺利,有修儒帮忙就不是不一样。那个药,绝对可以救王。
      俏如来:梦虬孙,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抱歉,非是我刻意探问,但从你入清卯宫开始,情绪就有异状。我离开之前,娘娘要我多关心你。
      梦虬孙:娘娘啊……又让她操心了。
      俏如来:我知道你的压力,有事直说无妨。
      梦虬孙:哪有什么事情。
      俏如来:从我此次入海境开始,便察觉内部矛盾甚多,你未曾真正掌握职权。这一次,辛苦你了。
      梦虬孙:娘娘连这个也说了啊……
      俏如来:倘若师相还在……
      梦虯孙:又是他!老实讲,我很讨厌提到他,真的非常讨厌!想不到……明明这么讨厌像他这样的人,结果,我却做了同样讨厌的事情。
      俏如来: 什么事情?
      梦虬孙:我用代掌师相的权利,削了那个皇三子的威风,让修儒可以去医治娘娘,怎样?很呛吧!
      俏如来:原来是你。
      梦虬孙:哼,拥兵自重,结果呢?还不是要向欲星移的佩剑低头。哈……权力,很了不起啊。我以前就这么讨厌这样的欲星移,谁知道连我也变得这么讨厌了。但没了这一口剑,我就什么也不是。替海境做事,哈,梦虬孙,你……凭什么?(俏如来从背后拍了拍肩)
      俏如来:你喝醉了。
      梦虬孙:这是苦茶。(俏如来接过百里闻香,饮了一口)
      俏如来:确实,太苦了。
      梦虬孙:是啊,为什么我以前没察觉,原来这茶,这么苦……(捂脸,流泪,俏如来放下手中的百里闻香,上前安慰)抱歉,让你……看到这么失态的我。
      俏如来:无妨,我也曾经像你这样失态过。
      梦虬孙:结果呢?
      俏如来:结果我……(拿起百里闻香递给梦虬孙)拿起来继续喝。
      梦虬孙:哈,这下喝完了。
      俏如来:是啊,无论怎样的苦,总有喝完的一天。
      梦虬孙:多谢你,俏如来。
      俏如来:谢什么?我只喝了一口。
      梦虬孙:海境还有很多坛,我们可以慢慢喝。
      俏如来:哈。
      梦虬孙:好了,收拾心情,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对了,顺便跟你介绍一个人,他刚才还帮了我一件大忙……


      回复
      7楼2016-08-24 17:59
        【海境·御膳房】
        砚寒清:是海境的贵客。
        俏如来:幸会,在下俏如来。
        砚寒清:龙子!(砚寒清打断了正要偷吃的梦虬孙)怎么带贵客来这个地方了?
        梦虬孙:嘿嘿,就带朋友来看一下。
        砚寒清:桌上的菜肴,是修儒协助送来的,还不能被确定是否还有被下毒而未察觉。
        梦虬孙:俏如来,他就是我所讲的砚寒清。跟右文丞一样,是这个时间第一波被调查的人。
        俏如来:所有的菜肴在呈上之前,都必须经过这里吗?
        砚寒清:试菜,是我的责任。
        俏如来:根据娘娘的说话,若此处没问题,那就是送出的过程被动手脚,中间可被买通的人,一查便知。但要追溯源头,却未必顺利。
        梦虬孙:是怕有人刻意隐瞒?
        俏如来:行凶者在第一时间便知晓太医令、御膳房,右文丞会被针对,这段期间也可能已经着手毁灭证据。若真是宫内之人所为,锋王殿下怎样监管,难免疏漏。
        梦虬孙:你认为是声东击西,所以可以先摆脱嫌疑咯?
        俏如来:这俏如来不敢断言。
        梦虬孙:啥!
        砚寒清:俏如来所言有理,若对方是用这种心态,在第一时间洗清嫌疑。之后,反而会有很多时间慢慢处理。
        梦虬孙:不然砚寒清啊,你是多希望自己还有嫌疑?
        砚寒清:如果只是微臣等人有嫌疑,那还算是小事。
        俏如来:砚寒清说的没错,也许,这就是凶手真正的目的。
        梦虬孙:怎样说?
        俏如来:若是宫内之人,要下手的时间很多,为何偏偏选在此时动手?
        梦虬孙:在三位皇子夺嫡当下犯案,摆明就是要搅起一团污水。
        俏如来:或者,在宫内的人,是在等待下令者进一步的指示。
        梦虬孙:这样,三位皇子的嫌疑就更加重了。
        俏如来:而这可能就是凶手希望我们想的。三王之乱,凶手想再制造一次这样的局面,逼诸位皇子造反。
        梦虬孙:你听过三王之乱?
        俏如来:娘娘与霄王殿下,皆曾提及这段过往。
        砚寒清:微臣也有印象,听说是师相回到海境时,才平定此乱。
        梦虬孙:看到鬼,为什么所有的人提到三王之乱,都只记得是欲星移平定的。
        俏如来:无论娘娘或霄王殿下皆是这样说的,有何问题吗?
        梦虬孙:连娘娘都这样讲,真的让人看不下去!当初欲星移回到海境,三王之乱早就爆发超过一年,如果没有其他的人帮助王,怎有可能等到欲星移回来收割成果!
        俏如来:莫非鳞王身边尚有智囊?
        梦虬孙:虽然彼时我还流落江湖,但是多少都有听到风声。受册封为龙子之后,也在宫中得知全部始末。当时海境制度还存有丞相、统帅两职,欲星移的结拜兄弟也就是下一任统帅备选,尚未任职的裨将身份,助王抗衡,而王身边的智囊……就是皇贵妃娘娘!
        (另一边,未珊瑚带军队会见锋王和未珊瑚)

        【还珠楼】
        剑无极:(剑无极走进还珠楼)<将五百畸眼族民放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对方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图。>温皇。
        神蛊温皇:你对救凤蝶这桩事情上面有什么疑虑?离开还珠楼,去外围顾守。
        剑无极:为什么叫我……
        神蛊温皇:你只剩下这个功能。(两人各自离去)

        【还珠楼外围】
        剑无极:是你!
        公子开明:嘘。我有事情要请你帮忙。
        剑无极:什么事情?
        公子开明:为我,为中原,替我……对付温皇。

        [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十四集——难以抉择的取舍。]


        回复
        8楼2016-08-24 18:00
          知性女性,最是动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10-22 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