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吧 关注:35,709贴子:472,661

【猫鼠原创】宴席·亲事(日常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次发文,文笔不好请谅解哈在下本来是鼠猫党,是看了晓城兽的《开封奇谈》后才逆CP 的(强烈推荐(图为有妖气截图(猫鼠太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8-03 00:23
    一、
    自打五爷入了开封府供职后,陷空岛和开封府就开始来往数次。这年头开封也没发生过什么大事,展昭和五爷巡街时有闹贼都是五爷抢着去抓。
    “我来!我来!我来抓贼!”
    白玉堂抢活干时,就一边阻止展昭上前一边盯住小贼去向,展爷每次都被闹得哭笑不得…顶着毒太阳走完一街又一街后,回开封府时就顺便买点好吃的好好犒劳五爷。

    这晚,展昭和白玉堂巡街回来,刚踏入大门展昭就被包公叫去,五爷一脸漠不关心的样子蹦达去洗澡了。

    “大人。”
    展昭稳稳地行了礼便端端正正地坐下,眼神安逸得看不出一丝浮躁。包公便放下了公案,欣喜地说:“展护卫可还记得茉花村?”
    “记得,与陷空岛隔江便可见得。”展爷道。
    包公便告诉展昭,茉花村的丁氏二兄弟已在赶来开封府的路上,在开封府附近的醉仙酒楼设了一番宴席,特意邀请展昭去做客。来的人还有陷空岛岛主卢方、翻江鼠蒋庆。

    这可把门外偷听的白玉堂给吓坏了。
    然而当包大人提起茉花村时,展昭早已内心一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8-03 00:28
      二、
      “五爷呢?”
      正当展昭入房问着一仆人时,五爷就踏入展昭的院内徐徐走来。
      “爷在这。”
      展昭笑了,站在门口的台阶上看着五爷走来。五爷喜欢看他这般模样:站得笔直,不管是在月光下、焦阳下还是微弱的烛光下,他微微的笑容都很好看。
      他是个很好相处的官爷。

      “明天你得自己去巡街了。”展昭低头看着台阶下的五爷道,五爷挑起了眉,故作问为何。
      展爷复笑道:“你自己不是偷听得一清二楚了么,别以为我闻不到耗子味。”
      “哼。”五爷白了他一眼“连我大哥都来了,准是谈你和丁三的亲事了,回来时给我带一份甘梅红薯条!”
      说完,五爷就大跨步地入了房内,仆人便赶来烧澡水、备香胰。独留展昭在门口闷闷思索…
      要是真的只是去给白玉堂买一份甘梅薯条那么容易就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8-03 00:30
        三、
        一大早的,就收到丁二兄和卢方还有四爷已到开封的消息了。展昭扎起了头发,依旧戴着乌纱帽,穿着红官袍。六品官爷赵虎帮展昭打包好了各类玉器装在马上,等着展昭。

        “我巡街去了。”
        “你好像没睡好?”
        “……”
        玉堂确实一整宿都没睡,他的眼神除了困意更多的是低落,心绪万千。展昭将手盖在五爷的脸颊上,轻轻地用拇指擦了擦玉堂的眼睛。
        “你给我留神点,巡街时要打起精神来。”
        五爷无奈地闭起眼很散漫地点了点头,摆开了展昭的手就上街去了。

        醉仙楼也一大早开张,里面有四位贵爷休息着。店小二早已在酒楼里擦亮桌子等闲客来了,忽而传来马蹄击打着大理石砖的响声哒哒响,浓雾中抹有一点红。那是展昭,牵着一匹黑马,身边跟着的赵虎配着一把刀。
        店小二便快步上楼报信:“四位爷,展大人来了。”
        屏退了店小二,翻江鼠便开始嘀咕起来:“这御猫一听到咱已到达的消息就赶来了,一是不想怠慢,二是想尽快与我们谈完事来推掉这顿酒席。”

        丁二老都熟知展昭性格,也默默赞同蒋庆所言。卢方赶忙下楼,展爷一进来看见卢方便立刻拱手到:“卢岛主,好久不见!”
        “展大人快请,二楼有上等雅座!”卢方也拱手请到。展昭便接过赵虎手中四盒玉器,跟着卢方上了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8-03 00:32
          四、
          “哎哟!展大人!一听到咱到达的消息就赶来啦,还带了礼品,真是费心了!”蒋四爷的情绪莫名高一丈,还一番热情。
          “展大人还得等到午时喝了酒才准走啊!”丁大哥温和地对展昭说到,丁二哥则谢过展昭后代收了玉器放置在桌上。
          “四位爷都客气了,来到开封还不忘惦记着展某,由是感激!”展昭说完,便和卢方一同坐下。

          开封府里,公孙策才刚洗漱完毕。正要去禅房就收到蒋四爷寄来的信件,信里多是请求公孙策这几天让五爷单独巡街。
          公孙策这才反应过来,丁二老也把丁三带来了开封,她正住在客栈里。丁二兄准是想让展昭和丁三单独相处的时间多一些,给展华两人牵红钱。
          公孙策赶忙来到禅房,和包大人商量了一番。想到,丁二兄欣赏展昭,待展昭也不薄,包大人也多给展昭时间去见月华,公孙策来给展华二人算算八字。这么多爷来帮忙牵红线,若是没人干扰,这亲事应是准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8-03 00:35
            先更这么多了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8-03 00:35
              让五爷单独巡街,这是故意支开他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8-03 00:45
                请问下您的镇楼图是猫鼠的还是其他什么,千万别用逆cp图片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8-03 00:57
                  来一份红烧味鼠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8-03 05:52
                    顶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8-03 06:54
                      听你的去看了那漫画,然后发现……黑五爷黑的太凶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8-03 09:37
                        白耗子醋意浓浓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8-03 09:40
                          小白好可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8-03 22:12
                            六、
                            第二天,大哥送来了新衣服和几枚玉冠。大哥果然了解白玉堂平生最爱白色了,每件袍子都是南方各名坊制出的白绸段子制成的。有几套还绕着一层薄丝、绣着青花纹,很好看。展昭见了也赞口连连,说特别适合白玉堂。
                            展昭也知道白玉堂喜欢穿好看的衣服到处溜达,他在陷空岛的时候穿的衣服可比这些更昂贵、更高雅。

                            “走啦巡街去啦,别在这羡慕了。”
                            “你好像又没睡好?”
                            “……”
                            展昭习惯性的用手盖住五爷的脸,用拇指稍微用力地擦了擦白玉堂的眼睛。五爷的眼角比展昭的细长,眼神和展昭耿直、温和的眼神不一样,是带有几分傲气、不易近人的。
                            反正就是一双很吸引人的眼睛。

                            “你这贼鼠脑不是机灵得狠吗?怎么还不认路还要我带你呢?”展昭想起昨天中午五爷扔下的那番话,便捧着五爷的脸笑着问道。
                            白五爷翻了个白眼。展昭松下了手复道:“我已经看了蒋四爷送来的信了,公孙策也告诉了我昨天中午你和先生的谈话。我会遵照大人的旨意去见丁月华的,但我不会用太多时间见,即便是大人给我多些假期我也不会答应的。”

                            也许在外人看来,白玉堂就是为展昭办亲事而得到很多假期来打抱不平。但在五爷心里,丁月华、亲事、展昭才是他懊恼的。或许没有人知道,展昭在五爷心里是什么地位。
                            “那你什么时候去见丁月华?”
                            “今晚就见,把亲事谈了就送她出城。”
                            “那你认不认这门亲事?”


                            “……你为什么要问那么多?”
                            五爷方才清醒过来,感觉像是从十八层楼摔了下来一样,现在就特别想把眼前的贱猫给踹飞。一脸无奈道:“爷爷关心你你还不稀罕呐?!唉……世态炎凉呦……”
                            “哪里凉?太阳还大着呢,再不巡街就正午晒腚啦!”
                            “我说你这苦命的猫到底有没有读过书?!”
                            展昭开始走向井口。
                            “你赶紧去马房牵马啊,我去洗把脸!”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你说啥?”
                            “我说你是只死贱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8-04 10:25
                              两人互动很有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8-04 10:36
                                ddupup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8-04 12:02
                                  加油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8-04 14:0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8-04 14:19
                                      八、
                                      “你要去见丁三了吗?”
                                      天黑了,展白二人早回到了开封府。展昭和白玉堂一起把马刷了几遍,拜见了包大人后。展昭才不急不忙地梳洗,换了身便衣。
                                      出发前,展昭去看了看白玉堂。估计是太累了,白玉堂整个人都颓废在竹席上,闭目养神。展昭走前去找了把椅子坐在席子边,才发觉白玉堂是消瘦了好多。
                                      “才走了几步就累了呀,以后我还怎么好好提拔你呀?”
                                      “你怎么还没去找丁三啊?”
                                      “我还没想好说什么。”
                                      “就你这怂样还提拔我,笑话。”
                                      “你觉得我这样讲好不好?”
                                      “唠嗑唠嗑呗。”


                                      展昭凝视着在席子上闭着眼的白玉堂,或者说,是在细看白玉堂长长的睫毛,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到:
                                      “以前,你因为一个称号处处与我作对。现在,你已经愿意和我说话了,我很开心。”
                                      “不管你我如何走到一起,是别人安排,还是天意,我都会好好对你。”
                                      “我从小就是一个人,什么也没有,我也不需要你给我什么,我只要你健健康康地活着,让我能真真实实地看着你,永远永远。”
                                      “我会好好地保护你,你是我的人,我会付出一切地对你好……”


                                      展昭顿了顿,终究没有说下去了。只看见白五爷那一边细长的眼角溢出了眼泪,流进浓浓的黑发里,半晌才沙哑地回展昭:“说得挺好的,就是有点无聊,我都困出眼汁了。”
                                      展昭笑了笑,擦了擦五爷的泪,转身离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8-04 14:56
                                        www小白(ಥ_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8-04 14:58
                                          楼主更文好勤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8-04 15:03
                                            明天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8-04 15:38
                                              居然觉得有点萌,然后猫把耗子欺负哭了呜呜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8-05 17:05
                                                九、
                                                展昭现在心情很复杂。
                                                客栈里丁月华的房间里是空无一人。
                                                展昭手里攥着一枚蝴蝶耳钩,那是去年展昭和丁月华比武时展昭偷偷取下的,比武期间完全没有向月华出击过。展昭就在门口站了一会,才看见有一位穿着褶裙的马尾少女从走廊尽头走来。
                                                丁月华无聊得去逛了一下厨房就哼着小曲回来了,回来得很突然。

                                                “三姑娘。”展昭温和地笑道“别来无恙?”
                                                丁月华瞬间傻了,其实哥哥们口中的贵客,丁月华也隐隐猜到是展昭,但也不敢去想……没想还真是……“展……展大哥?!”
                                                “正是展某,好久不见。”展昭拿起了丁月华的一只手,讲蝴蝶耳勾放在丁月华的掌心上。
                                                “展某已做了一个决定,正要与丁姑娘谈一谈。”


                                                ——————
                                                五爷一觉醒来就天亮了,眼睛模糊了好久才看得清,才发觉自己被盖着一张丝被。
                                                五爷原本想把展昭给喊出来,但不知为什么叫不出展昭的名字。他昨夜应该把那番话说给丁月华听了,那番话就连一旁人都被打动得眼泪哗哗了一整晚,更别说一位喜欢展昭的姑娘了。
                                                终究,五爷还是软摊在竹席上。

                                                “五弟!咋还在睡呐?”
                                                这般狡猾的声音,这般熟悉的声音,白玉堂立刻睁开了眼睛“四哥……四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8-05 17:14
                                                  翻江鼠叫 蒋平 吧。楼主写的很好看!


                                                  收起回复
                                                  32楼2016-08-05 21:45
                                                    啊啊猫儿没跟她结婚?难道是要五爷跟她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6-08-05 21:46
                                                      所以说,会he吗,一定要he啊求你了楼主_(:з)∠)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6-08-05 21:58
                                                        加油楼主 一定要he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6-08-05 22:17
                                                          番外一:蝴蝶耳钩
                                                          丁姑娘回到了茉花村,第一件事就是扑在床上整理思绪……怎样才能忘记自己爱慕已久的展昭,怎样才能忘记昨晚展昭亲口说出拒绝认亲时自己尴尬的表情……
                                                          丁姑娘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丫鬟一边收拾丁三的行李,一边安慰道“小姐啊,你别哭了……你想想,展大人是那么的优秀,武功高、人品好,大家都夸他‘谦谦君子,温婉如玉’,喜欢他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多了去呢,或许你会遇到只属于你的呢!”
                                                          “丫头别再提他啦我要疯啦……”
                                                          “不提不提丫头该死该死!”丫鬟有点手忙脚乱了,忽然扛啷一声,掉了一只耳钩。
                                                          着地声异常清脆,还会闪闪发亮,正是展昭还来的蝴蝶耳钩。
                                                          “什么东西掉了呀?”
                                                          “没……没什么小姐……”
                                                          “拿出来我看看!”谁知丁月华一下子就站在后面了,吓得丫鬟一松手。
                                                          丁月华拿起了这枚耳钩,取出了另一枚登对的耳钩,饶着屋子走了一圈……
                                                          “丫头!把这玩意当了,拿些钱来给我,我要出去走走!”
                                                          “去哪儿啊?”
                                                          “开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6-08-06 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