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雏吧 关注:774贴子:10,062
  • 19回复贴,共1

【牙雏】温馨三十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暖吧第二弹,
牙雏吧再发一回。
大概就写了一半拉。


一楼百度,表白牙雏。


回复
1楼2016-07-23 14:54
    先贴一下主题,大概只写了一半。


    温馨三十题
    1、一杯可乐,两只吸管
    2、睡着的猫和他
    3、迟到五分钟
    4、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5、床单要绿色还是蓝色?
    6、领带歪了
    7、“我忘了拿浴巾”
    8、早安吻
    9、永不忘的手机号码
    10、不得已的大扫除
    11、“猜猜我是谁?”
    12、路灯下亲吻的影子
    13、十指相扣
    14、二重奏
    15、哭泣时覆上眼的手
    16、小地震时的紧紧相拥
    17、亲手剪发
    18、我回来了
    19、偶尔蹦出的粗口
    20、只有一件单人房
    21、在原地等待
    22、视频通话终熟悉的笑容
    23、Yes,I do.
    24、握着手机时转身看见
    25、海湾吻痕
    26、翻阅过去的相册
    27、雨后日光下的河
    28、带你远行
    29、相隔两地的长途电话
    30、百年后用时间见证


    回复
    2楼2016-07-23 14:55
      和牙吧同时更,看看还有没有活着的同好。


      收起回复
      5楼2016-07-23 15:00
        先贴一点,配图P站w


        回复
        12楼2016-08-13 14:37
          好喜欢
          现在看牙雏总莫名伤感(抱歉无视我)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6-09-23 00:13
            DD牙雏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6-12-03 20:35
              你们确定犬家牙的前世真的不是只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1-02 01:57
                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1-08 14:44
                  楼上有个奇怪的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1-17 10:11
                    写的好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1-18 18:27
                      Day 9 < 2016.5.17 >
                      #永不忘的手机号码#
                      #温馨三十题 造糖#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下眉上心头。
                      长期任务的,原本火影大人体谅的想要两人一起去的。结果还没收拾好,就一个反胃的直接查出了有孕。

                      啊……又来。
                      依依不舍地送他,和一个替换自己位置的分家青年离开村子。拉着他的手叮嘱了半天,要好好照顾自己之类的话。
                      对方只是宠溺地伸手揉了揉我的头,他不像我,纵使有千言万语,也不会在这种时候矫情的说。
                      潇洒地挥挥手,临行前偷偷凑近耳边,一字一句告诉自己,“等—我—电—话——”。

                      只身一人回了空荡荡的家,前几日以为自己也会跟着走,结果把家里的小萝卜头送去了日向家。
                      恩…第一个是儿子呢。虽说自己觉得有些遗憾,但好歹了满足他儿控的心意。
                      才三岁大的儿子虽然偶有顽劣,但总体而言还是乖巧得很,应该…会是一个好哥哥吧。

                      母爱泛滥的温柔微笑着,将一侧头发收到耳后,轻轻抚摸着还未隆起的腹部。
                      欢迎…小家伙。
                      感谢,选择降临在我们家。
                      除了刚才提到的哥哥,还有爸爸和妈妈。
                      温柔、耐心虽然偶尔会蠢萌的犯犯傻,对爸爸爱到痴汉的可爱的妈妈。
                      帅气、顽劣虽然有时不解风情的笨拙,但是超级让人安心可靠的爸爸。

                      舒展地靠在软沙发上,看着客厅里那面照片墙所挂着的照片。
                      八班那张幼齿青涩的合照,第一次出任务时兴奋的纪念。
                      四战前换上忍者联盟服装的合影,当时大会又激动期待又唏嘘悲伤,多害怕会成为最后的一张集体照。
                      然后就是在一起之后被人偷偷拍到的,也被人好心的洗出来松了两人一张。那时候慌张害羞表情。
                      然后结婚、头胎、生子,一晃眼都过了那么多年了,还是那么爱他。

                      去医院复查了一下怀孕周次、状况和预产期。又去隔壁拜访了鸣樱夫妇,告诉好友这个消息,顺便找身为医疗忍者的闺密重新确认记录了一下注意事项。
                      在隔壁用了中饭又闲聊了许久,接近晚饭的时间,直到同卡卡西一起学习火影工作的鸣人回家。
                      听门外的动静,看到闺密抱着佐良娜开心地走去玄关,眼神熠熠发亮的样子。才理解的推脱着说不在打扰的回了家。

                      打开了大灯,面对冷清的房间心里泛起无法抑制的空虚感。
                      博人最近都住在宗家,自己收拾一下应该也会搬去吧…今天就算了。
                      反正也没有人在,所以只是偷懒地把剩菜塞进微波炉里,又把冷饭煮成热粥的凑合了一下。
                      刚看着锅子发呆的等时间过去,就听到餐桌上搁着的电话发出声响。

                      キバ?——

                      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匆匆走出厨房,看到显示屏上,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号码。
                      赶紧拎起了座机电话,想要嘴上不停的赶快和他分享今天的经历。但又很想听他的声音,所以只是沉默的靠着墙面,纠结地扭着电话线。
                      虽然接了起来,但却长久没听到他说话。
                      过了一两分钟才又听到了他熟悉的,忍不住更加凑近听筒的,让人贪恋的声音。

                      “…………媳,妇儿?”
                      “恩…我在。”
                      “抱歉、抱歉,刚刚委托人突然找我,没注意已经接通了,所以…哈哈,抱歉。让你等了一会儿。”
                      “没什么,因为是你。”

                      突然又是一阵静默。
                      脱口而出的真心话,想着此刻,电话线另一段的他大概是在感动,也没抢白的破坏此时的安静。

                      “饭……吃了么。恩?”
                      “啊,快了。你呢?”
                      “没还在等,这边说要好好接风来着。挺麻烦的。不过,家里没人…你不会只是热了下冷饭随便吃吃吧?”
                      ……猜得好准。捂住心口把头一垂,拉开椅背坐下,打算骗骗他的否认着开口,“我怎么做这种(不爱惜自己的……)”

                      叮——
                      得一声,微波炉热完菜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响起。
                      堵住了我想要继续狡辩的话,清晰的传递到了话筒里。
                      突然手抖的没勇气继续拿着话筒,掩面趴桌的将手背覆住额头,抿唇不知道解释什么好。

                      “……蠢。
                      都快成为两个孩子的妈了,
                      还这样…蠢媳妇儿。”
                      稍微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叮嘱起来。
                      “博人在日向家吧,
                      你明天也快点搬去吧。
                      花火就算了…唉。
                      总之,有岳父大人在我放心。”

                      大概是从生气变到无可奈何了吧。
                      憋了半天也只是轻骂出几声蠢,听到他后面的嘱咐。有些羞愧地点点头,低声诺诺应了。
                      话筒里一阵嘈杂,似乎是有人叫他去吃饭了。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催人快走,别耽搁,快要挂断的时候。
                      对方急匆匆的又是一番暖心的话。

                      “是、是知道了,那明天再说…对了,有什么想要的记得告诉我,给你带。
                      乖乖的和孩子在娘家待着,等我回来就马上去接你。
                      还有,记得早点睡,提前道一声晚安,再见。”

                      “晚…安。”
                      听到电话里的忙音,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到这句话。
                      笑着摇摇头,颇有几分遗憾的挂了电话。
                      起身继续去处理自己的晚饭。
                      在水池里洗碗筷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农历四月十一,那越来越圆满的月儿。
                      停下了手中的活,不由得感叹。
                      等它再圆一点的时候,你大概就能回来。


                      回复
                      22楼2017-03-10 12:53
                        Day 10 < 2016.5.18 >
                        #不得已的大扫除#
                        #温馨三十题 造糖#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生生不息玉。
                        又让人欢喜,又有点忧伤的消息,阿斯玛老师的遗腹子——小未来诞生了。
                        这段时间只要有空,就会同十班一起轮流上医院照顾月子中的红老师。
                        然而今天终于到了出院的时候,商量好了由十班接人拿东西,八班去打扫落成已久的屋子。


                        一遇到这种事情就变得干劲十足,嘴上咬着黑色发圈,伸手抓抓头发,替自己绑了一个干净利落的马尾。
                        进门之后率先站在客厅中央,双手叉腰地皱着眉四处环顾。最后深吸一口气,二话不说的就开始麻利地给队友们安排工作。
                        客厅、阳台都交给细心的志乃,
                        卫生间、储藏室需要好好清洁的地方,就不客气地扔给精力旺盛的牙。
                        男生不太方便的卧室,则是自己挽挽袖子麻溜地跑去打扫清洁、清洗、晾晒床单。
                        等打扫完,还要根据昨晚熬夜拟订的食谱去楼下买菜,准备一桌丰盛的晚餐。


                        总之…一本正经地推开凑上来,想要对自己今天偶尔雷厉的作风调侃些什么的牙。
                        歪着脑袋,轻攥着拳头抵住人的肩膀,又抬头笑得和善。
                        避开志乃拉人到角落叮嘱着说,“恩,要是我去检查你负责的区域时,发现了任何的灰尘…晚饭就,别 想 了。不会因为是你就随便放水的,好~好加油?”
                        看人瞬间垮下来的面孔,不由笑着想,果然,再怎么温柔内向的自己,也会有着那样看似奇怪的执着吧。


                        忙活许久,将换下来的被单放进洗衣机里,闭上眼睛长吁一口气,擦着额头的薄汗转身打算看看其他人的状况。
                        结果刚迈出两步睁开眼,就被不知什么时候倚在门框上,安静地看了许久的家伙吓了一跳。


                        “キ、キバ……”
                        忍不住软瞪了人一眼,见他只是坏心的眨眨眼表示无辜,然后咧唇一笑。
                        径直走了过来,对着卫生间的镜子,将人从背后环抱,把头靠在肩膀上蹭了几下才开口说,“完成了…媳妇儿交代的任务。”


                        不习惯亲眼看镜子里两人亲昵的举动,因为害羞而视线逃避的,往他没有靠的那侧肩膀偏去。
                        因为头发扎起来的缘故,所以很容易就被人伸出手,捂住两侧耳朵的把头掰正回来,直视前方。
                        温暖的手掌覆在耳上,周围的声音都变得沉闷起来。安静的卫生间里,只有洗衣机运作的声音在节奏的响着。


                        看着镜中两人的动作,明明还是交往期间呢,却恍惚地还以为这是在自己家中。
                        掰正之后,他就松开了左侧耳朵,继续搂住自己的腰,把下巴抵在肩上。
                        今天一直都没好好说话,还冷漠地赶人四处打扫,这会儿黏人极了。视线刺激下也害羞地任由他抱了。


                        “打扫干净了…奖励。”
                        似乎是有些累了,没精打采地说道,提到最后两个字时,倒是眼前一亮的精神了。
                        果然,比起任务来说,家务什么的更让男生头疼吧。
                        抬手盖住他仍覆在自己右耳的手上,十指紧扣住,一起将自己的脑袋,推向他的方向,轻轻啄了一下脸颊。


                        “……不够。”
                        话音刚落就被人拉着手顺势翻了过来,右手与他的左手握紧着,按在洗手台冰凉的瓷上,眼前的脸放大凑近地就要吻过来。
                        虽然被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但还是很迅速的反应过来,抬起左手拦住他的动作。
                        被人询问不解的眼神凝着,支支吾吾半天才低声犹豫地提醒了一句,“……志乃。”
                        一个挑眉不在意的样子,他咧咧嘴坏笑着说,“别担心,你不是列了菜单要买东西么,我扔给他了。”


                        “啊?”
                        明明把单子放在身上的……放下刚才拦着他靠近的左手,低头翻了一下口袋,才发现早就被人给摸走了。一时忘了其他,只是惊讶的抬头问人,“什么时候?”
                        “老早……”看我就这样转移了话题,有些不满地眯眼,“恩,奖励?”
                        感叹他的顽劣可爱,又好气又好笑的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顺从地闭上眼睛,嘴里应着,“是、是。”


                        结果……刚吻到动情的时候,传来了大门打开的声音,叽叽喳喳地好多人。只听到井野抱怨了句,“真的是,谁那么粗心居然不上锁?”
                        吓得睁眼想要马上推开人,可他却上了瘾不想那么快停下来,反而改为拥抱着搂得更紧的卷着舌头吮吸。


                        然后毫不意外的被人找到,啧了几声又配合地关上了门。
                        ……整个晚饭时间,全程低头拿汤匙拨弄着眼前的味增汤,没脸见人。
                        被调侃了,又忍不住拿脚轻踹了好几回厚脸皮的始作俑者。
                        急着把志乃打发走又忘记关大门,听到有人来还不知道停的大大大大笨蛋——


                        回复
                        23楼2017-04-14 15:29
                          Day 11< 2016.5.19 >
                          #“猜猜我是谁?1”#
                          #温馨三十题 造糖#


                          彼年豆蔻,青春懵懂,情窦待初开。
                          七八岁最是男孩子们皮的时候了,班里突然盛行起了,“摆摆我是谁?”的游戏。
                          也就是说,从背后捂住一个人的眼睛,然后用刻意改变的声音,让他猜自己是谁的把戏。


                          应该,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吧。
                          太内向的女生,万一戏弄哭了,惹来伊鲁卡老师就难收场了。大概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一般不太会有人来对我开玩笑来着……
                          这样想着,有过一阵短暂的担忧,但也没多放在心上。


                          寻常的课间,一手撑脸看着窗外蓝蓝的天空,云卷云舒自在逍遥。风吹着校门口的树叶轻轻摇晃,颇有几分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无奈感。
                          想到族内的各种操心事,父上、妹妹和堂兄,就这样默默发着呆。
                          背景乐是前排小樱,再一次被鸣人戏弄后带着厌烦的怒吼。
                          以及后排井野对两个幼驯染,叉着腰叮嘱着,上课别睡、上课别吃、别学他们简直恨铁不成钢的声音。


                          完全没意识到,背后有人靠近的声音,等双眼突然被盖上,一片漆黑才反应过来。
                          敏锐的嗅到,对方身上那抹不掉的野性味道,于是从惊吓中很快恢复了过来。
                          虽然还是被这样亲密的接触,给闹得满脸通红,但还是略微安心的,主动阖上了双眼。


                          “猜~猜~我是谁?”
                          故意掐着女性化的奇怪声线,明明一出现就暴露了,还这样玩着,让人觉得好笑。
                          配合着假装苦恼地揪着手指,试探着开口猜到。
                          “小樱?”
                          “不、不。继续——”
                          就猜错一回儿,就把人愉悦地忘了变声。
                          真的是,顽劣的孩子气。
                          “井野?”
                          “不对,怎么还猜错,笨蛋。”
                          兴致略减的,感觉他盖住眼睛的手松了松,想着该不该继续猜错呢。
                          想了想还是装傻吧,于是开口又猜。
                          “恩,鸣…鸣人君?”


                          突然察觉到人的动作一僵,顿了几秒,才放下了手。闷闷地从后排走了回来,坐回自己身边。
                          气氛变得奇怪起来,转过头不解地看他。
                          “キバ?”
                          沉闷了半响,才见他抬起头来,盯着自己的双眼,突兀的问了一句让人瞬间脸红无措的话来。
                          “你——是不是喜欢他?”


                          突然被问这样的问题,而且还是男生。有些不知所措的支吾着,看他突然黯淡的眼神,视线离开自己,瞥向桌面。又突然鼓出勇气的抬头再次锁向自己。
                          “ヒナタ,我——(喜欢你)。”
                          上课铃声突兀的响起,盖住了他原本要说的话,时机不佳的被掩得彻底,只见他长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低落地趴在了课桌上。


                          同学们哄闹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伊鲁卡老师也很快走进了教室,没时间再去追问什么了吧。
                          然而…
                          那泛红的脸颊却已经暴露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自己其实,看懂了他最后用唇形所说出的话。
                          但是,现在还不到时候吧。
                          摊开书本,故作镇定的开始记录伊鲁卡老师所讲的关键点。其实本子上,却偷偷写上了他的名字。


                          キバ——


                          有朝一日,等你正正式式、亲口说出来的话,我再给你回答吧。


                          回复
                          24楼2017-04-14 15:30
                            Day 11< 2016.5.19 >
                            #“猜猜我是谁?2”#
                            #温馨三十题 造糖#


                            尚不思量,亦已难忘,无处话凄凉。
                            夕阳何事近黄昏,不道人间犹有未招魂。
                            有人说,那些从来没有相爱过的人是不会真的死去的,因为未曾爱过也便未曾真的拥有过生命。
                            在我们所能拥有的一切事物里,生命无疑是最珍贵的。恰如在所有能让我们分开的事物中,死亡——是最美好的。


                            空荡孤寂的屋子,卫生间那个坏掉的水龙头,再也不会有人去修理,滴答、滴答——的,发出寂寞的回响。
                            天花板上的蛛网虽然在上周末时,被前来看望自己的儿孙们打扫干净了。
                            但毕竟年数已长,裂出几道浅浅的暗痕。
                            最中央的那盏白炽灯不在那么明亮,灯丝被烧得黑灰,灯罩也蒙尘着柔和的光。
                            那个几十年前搬进这里时,两人精心挑选的风铃还挂在那。被多年的潮气侵蚀,就算细心的擦抹干净,发出的声音也不如过去清亮。


                            ……尽管如此,那样的亮度,对于一个即将迈入古稀之年的老人而言,也还是太刺眼了一些。
                            收回越来越昏花模糊的视线,连血界的优势,都无法挽回视网膜的衰退。
                            视线下移、扫过墙面,发觉那印着温馨的鹅黄小花儿的墙纸,也耷拉着,黏性不复从前。


                            谁说时光匆匆不留痕呢。
                            坐在镜子前,看着自己那张不在美丽的容颜,花白的头发,不再像多年前那样柔顺顺滑,许多杂发梳不好的蓬在外头。
                            虽然刘海盖住了额上的皱纹,但是眼角的却是遮不住的。
                            曾经那水汪汪的眼睛,仿佛蒙尘上了一层灰。再怎么努力着想要睁开,都无法做到提起半分的神采。


                            原先粉嫩嫩的薄唇,随年龄增长而变得发白、厚实了些。
                            试着向过去一样微笑,发觉除了那个酒窝尚挂在脸上,其他的一切都已改变。
                            抬起手来看了看,多年修行、家务的,关节处长着不少小茧。
                            发皱的皮肤,没了年轻时候的光滑。
                            看着自己的手,恍惚还记得当初刚结婚的时候。


                            家里还没有孩子的二人世界,晚饭后,偷懒地把碗筷丢到水池。
                            还在担心的看着未收拾妥当的餐桌,就被他拉出门去。撇下不甘心的嗷嗷乱叫的赤丸,沿着木叶那人迹罕至的河堤,十指紧扣着慢悠悠的散步。
                            出门前太色尚可,还亮着光。等回家再一次经过河堤的时候,已经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
                            两个人总会停下来并排在草地上坐着,靠着他宽阔的肩膀,看着水里倒影着那晚霞的光华,发着呆的畅想着未来。
                            然后又突然的抬头与他相视一笑,顺应着晚风的温柔,缠绵地轻吻上一回,才羞红着脸再次牵着手回家……


                            正想着心事呢,突然一双冰凉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
                            有些阴冷可怖的声音,低沉着问道。
                            “猜猜…我是谁?”
                            愣了一下,但很快淡定下来,扯了一下唇角,似笑非笑。
                            “你…是鬼。”


                            “啊——就不能像小时候一样,配合着多猜错几回么?”
                            阴冷声音瞬时变成顽劣的抱怨,无奈地变回一缕烟,又飘回了书柜中央供着的骨灰盒里。
                            “…笨蛋,快六十年了,还没玩够。”
                            垂头任刘海盖住双眼,口中抱怨地骂着。
                            长满皱纹的脸上却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只是转瞬之间,眼底又被那化不开的忧伤侵占,眼角瞬间湿润起来,一滴泪毫无预兆的。吧嗒一声掉在衣服上,染出一个深色的圈儿。


                            “真的是,笨蛋…”


                            回复
                            25楼2017-04-14 15:30
                              啊~啊~我不知道说啥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7-12 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