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尾蛇的纪录吧 关注:4,645贴子:10,345

024再也无法回到过去【占坑+机翻+脑补】欢迎校对+补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来想翻23 不过发现23一开始就是战斗场面没看22根本看不懂 所以先翻24
家暴现场镇楼


回复
1楼2016-07-22 23:27
    024再也无法回到过去
    ※今回は性的に際どい表現があります。苦手な方はご注意下さい。

    快逃。快逃。快逃――。
     从被魔物蹂躙的村子逃出、贝奇与恰卡并行跑着。
     舍弃父亲与母亲、还有被敵抓住的同伴、他们二人在森林里逃亡。

    「贝、奇……等一下……!」

     痛苦呼吸的恰卡的声音传来。
     贝奇的脚力比他快太多了。
     如果是平常人要是这样跑。因该会累死了,很辛苦吧。
     但是,不能停。。白樺之森的精灵们、维特族的村子、都被那个可恶的黑暗精灵率领的魔物给制圧了。追赶者肯定不会放手吧。要是停下的话、就会被抓到。因为这个強迫観念、让贝奇的脚動了起来。

    「不行、恰卡! 快跑!」

     与额头流的汗一起,眼泪顺着脸流了下来。。
     贝奇哭泣着逃跑。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回复
    2楼2016-07-22 23:27
       但是、贝奇完全不知道原由。
       现在只有,因为初吻被夺走感到的悲伤,以及那个以上重要的东西也会被夺走的害怕。

      「贝奇……贝奇っ!!」

       发出雄叫再次圧过来的恰卡。
      面对两个人的体重,背后出现了要什么咯吱咯吱的声音。
       是弓。
       因为挂在身上跌倒的弓、在她的背下被压着。
       作为猎人骄傲的证明、承受不起的负荷发出咯吱咯吱和悲鸣。

      「住手、恰卡! 求你了、住手!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月夜的森林里、响彻着少女的悲鳴。
       同时、扑咳、传来了某种断裂的声音。

        ※ ※ ※

       脸上落下冰冷的水滴、村子的眼睛看到了。
       在脸上面、正要开花的白樺木的枝头。被雨水给打落了。

      「ぐ、ぬ……っ!」

       要想站起身体来,口中却吐出了血泡。
      内臓好像是哪里受到了损伤。
       那个瞬间、菲姆用灌注魔法的拳攻击了壁障、但是遗憾的似乎没有多大的伤害。

      「ごふっ、かふっ……! 库、可恶、畜生、这个怪物……!」

      着魔法治癒、勉强的站起身体。为了治愈伤口,体力、魔力的消耗都很大。就算计算还能撑多长时间、在这个怪物面前都让人怀疑。
      但是,已经赢了。应该已经赢了。放出的魔法是雷撃系的最上位魔法≪ケラヴノス≫。在陣営的据点才能使用的、与之前威力拥有如同鸿沟般不同的一击。就算是例外般对魔法有着出类拔萃的耐久力的菲姆、吃了那个也是无法活着的。
       向魔法爆炸的中心眺望。
       ……感到吃惊的是,吃了那种大魔法攻击,菲姆还是保持着人类形状。但是、已经不能动了。顔的半边都已经消失了、攻撃用的右腕也消失了。侧腹也空着。已经死了、应该是这样子的。
       但是――


      回复
      5楼2016-07-22 23:28
        「……system・Re cover ryi」(……系统·重启·覆盖·启动)(ps:看不懂估计是计算机语言:シすテム・リcoverりぃ)

         割裂,扭曲的发出声音的同时,那个女人又动了起来。

        「完、笑吧……!?」

         吃惊的看着、菲姆的那半边坏掉的顔。
         那深处,已经消失的右半边的空洞的深处。传来的那一个不明的光辉。
         那是、什么?
         看着那个里面,那是类似于大脑的东西。但是、它的作为生物的脳放出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光泽,不时的有类似闪电的东西在上面闪过。
         简直是金属。……金属?

        「你、难道是……格雷姆吗!?」

         战栗的呻吟了一下。
         格雷姆。用无机物做成生物的形象,泳衣驱动的一种使魔。这个女人,正体就是这个吗。可是、如此可怕的高性能、令人惊愕的精度的人体模型、真的是书上所说的那种东西吗。
         菲姆不回应喃喃自语嘀咕着。

        「机体、检查ck。灯光・ar、右腹侧、损坏。ガガ……発动機異常。――修復。主要機構、演算装置『奥利哈刚・脑』、主動力源『ヴリル・发动机』没问题。戦闘続行、は、可能」

        (ps看不懂:機のう、ちぇっck。ライト・arむ、右腹bu、破soん。ガガ……発セイ機koうに異常。――修復。主要機構、演算装置『オレイカルコス・ブレイン』、主動力源『ヴリル・ジェネレーター』ともに問題無シ。戦闘続行、は、可能デス)

         然后、左眼闪过了光芒。

        「让您久等了、と、在此道歉。另外、你们的脅威度、は、级别调整上升。放弃捕獲、し、改为殲滅」

         说完、金属制的怪物再次逼近。
        身体已经动不了了。有的只有疲労、失意与絶望、仿佛全身的力量都被夺走了。本来魔力和体力就比不上。经,没有任何对抗的手段了。

        「你们……什么人」

        「感觉有回答的必要。我原来的正体、厳重、に、被保护着」

         菲姆使用剩下的左拳。那就像是要冒涜精灵戦士一样拉弓姿势。


        回复
        6楼2016-07-22 23:28


          回复
          7楼2016-07-23 00:40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7-23 00:52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7-23 01:01
                幸苦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6-07-23 01:14
                  后面菲姆那段好像有点乱,到底谁才是菲姆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7-23 01:39
                    感谢翻译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7-23 03:03


                      回复
                      13楼2016-07-23 06:43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7-23 07:50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7-23 08:02
                            朵莱衣给贝奇加那个魔法干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7-24 11:03
                              「……呼」

                               突然像是清醒了一样的严肃
                               眼睛力照应的,是有沮丧和轻蔑。。
                               因为用光了魔力,而无法维持身体的婆婆大人,感觉到那是跟看虫子一样的视线。

                              「什么啊? 那就是保持了两千年以上的年轻身体的原形? ……正是让我的期待大受打击啊。还想着以为有什么秘密、原来只是装嫩」

                              「库……っ」

                               被毫不留情的痛骂,婆婆大人露出耻辱的声音。
                              那个声音、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清澈,只剩下嘶哑。
                               手足也消瘦下去、脸上也被加上了好几条皱纹。
                               总之就是、老女人。即使是拥有千年寿命的青春常驻的长命种精灵也好、也是无法逃过衰老这个残酷的法则、那个证据就在那里。
                               到现在为止的年轻的身姿,不是是用魔法勉强维持的东西。

                              「所谓女人的天命是什么东西? 『那个样子、是你们这种年轻人看不到的~☆』呢? 还是说那个年长的姿态、只允许女性看到? 哈哈哈、笑死了! ……居然在期待着你的正体、真是浪费。啊ー啊、还是杀了好吧。实在是不像吸她的血啊」

                              「……闭嘴!!」

                              绝对无法原谅这种无理的嘲笑、婆婆大人无法理解这种对手。精灵擅长的、是借用精霊之力的属性魔法。对于人类的聖職者使用的神聖魔法。精灵的賢者也不会、要是能够使用、就能够对这个吸血鬼造成有效的打击吧。
                               然而更麻烦的是,这个吸血鬼的眼中已经没有玩的意思。那感觉完全变了,剩下的就是为了工作而宰杀眼前的目标。
                               正因为对方正在玩,所以现在才撑到现在。

                              「闭嘴――」

                               吸血鬼随随便便地走近、

                              「――你啊」

                               就像是踢垃圾一样、老女人的细脖子被吹飞了。
                               因为失去了它的主人,身体下坠了,。
                               同时吸血鬼深深的叹了口气。

                              「好不容易、才能出趟远门的、但就这样子? 不可能啊,完全不觉得搞笑。啊~、讨厌讨厌。还是快点回去、喝些培養物的血吧。……前辈、精灵処女的血、能够稍微分点给我吗……。一定会、非常好喝的……。呜哈哈、我真是不幸啊……」


                              回复
                              20楼2016-07-24 22:35
                                这个在自言自语的吸血鬼――他的名字为编号04、夏尔・弗朗茨・施密特、满月的夜晚消失后。留下的是,一具老女人的无头尸体,以及被展开魔法战的惨祸痕迹。、。

                                  ※ ※ ※

                                 在身体如同被撕裂般的疼痛中,贝奇哭了。
                                 为了看不见可怕的现实而硬闭的了眼睑,视线完全是漆黑的。
                                 完全失去力量枯萎的耳朵,恰卡苦闷的喘气不断传来。

                                (好痛啊……好痛啊恰卡……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贝奇! 啊啊、贝奇! 你、是你的错……!」

                                (不能原谅吗? 因为我的错?)

                                「你,因为这样,我……!」

                                (因为这样……恰卡生气了、痛苦吗? 伤害到你了?)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不需要了……っ!」

                                (要做吗? 如果是这样,请原谅我好吗?)

                                「贝奇……啊啊、好可愛啊贝奇! 就像女孩子一样!」

                                (嗯,很可爱哦。像个女孩子的样子。……真的、我已经不管了)

                                「哈!更多的!接受我吧!」

                                (接受? ……啊,稍微地,不痛了? 恰卡真是聪明啊。请吧,这样接受就行了啊。我,是笨蛋,所以不知道啊)

                                「贝奇! 啊啊,一直……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非常喜欢!」

                                (呜呼、呜呼、呜呼。贝奇也是,恰卡什么的最喜欢了啊……?)

                                 折断了,坏掉的心。
                                 已经再没有去想事情的精神了。
                                 最后跟随着他的话,收纳了新的物品。
                                 然后贝奇稍微的、让自己重生了。


                                回复
                                21楼2016-07-24 22:35
                                  ※ ※ ※

                                  「呀哩呀哩。真是逃到相当远的地方啊」

                                   从背后传来;恶声音,恰卡停下动作。。
                                   声音的主人、是名为朵莱依的黑暗精灵女人。今夜、自分的村子受到袭击的黒幕。持有魔眼、恐怖的魔導師。出现在了背后、恰卡马上恢复了冷静。
                                   然后,看到眼前的现实。

                                  「……………………………咦?」

                                   筋疲力尽,在泥泞中横躺的贝奇。
                                   感到吃惊的扶起来,白色的东西从细长的双腿流到了在地上,落到了泥污下面。她的双腿。正对着自己。

                                   ――这是什么?

                                   精力萎靡,紧张蜷缩的同时,有什么温暖的东西从腰间落下来了 
                                  贝奇的瞳孔、空虚地看着自己。

                                   ――我到底在做什么?

                                  「乍一看以为是小鲜肉,但实际却比想象的更加贪吃吗。纳? 还是,还是因为对方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对手的缘故?」

                                   背后的女人,就像是窃笑那难看的样子的他。
                                   恰卡、已经没有回嘴的精神了。
                                   事到如今,还想掩饰什么?  这个。
                                   眼前的肢体,责备着他。

                                  「无论如何,这是最后了。撒啊、来吧。还是说、腰已经没有力气了吗?」

                                  「这是、什么」

                                   尽颤抖的声音擅自从喉咙挤出来。

                                  「ん?」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

                                   打招呼的,是丢失了神志只剩下贪婪的她。
                                  提问的、是那个看着自己的朵莱依。


                                  回复
                                  22楼2016-07-24 22:35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7-24 22:36
                                       不敢相信。坦然的、如同女神的贝奇、会遭遇这种事情,不能理解。
                                       所以,问了为什么。
                                       朵莱依以丝毫没有动摇的语气回答了。

                                      「没什么……只是如果让同伴拖后腿的话不是更有効率吗? 在这几分钟里,实在无法使用不擅长的束缚魔法。话说回来、要是在逃跑的背后使用攻击魔法的话、难得的捕獲対象就会死了。所以对那女人旁边的男人施了媚术。効果如同说看到的一样。那个女孩没受到一点伤、就回到我的手心里了」

                                      「那样啊、那么没問題了……」

                                      「怎么了,那么自己没有吃到的感觉吗? ……哦、那女人出血了吗? 这种傷是你造成的哦、虽然确实是我的错……。但是、嘛、这也是误差的范围内哦。不过那也是和情人一起做、这也算是达成了她的愿望吧?」

                                       突然、頭变得熱了起来。
                                       这女人绝对不能原谅。村子被袭击了、好多同胞都被杀了、残存的都被抓了。而且、还让自己的双手玷污贝奇。这位对自己重要的、比任何事都重要的女性。
                                      赤热的愤怒,恰卡动了。

                                      「……≪召唤・使魔≫!!」

                                      调动所有魔力、行使無詠唱的魔法。逃哩之际被自己抛弃的狼、穿越了空间飞到了恰卡的旁边。
                                       憎恶的感情一时地借给他力量、使高等魔法的即時行使成为了可能。
                                       朵莱依看到后、本来就愉快的心情使嘴角再次起伏了。

                                      「嗬,使魔传唤的即刻使用吗?真是高兴的誤算啊。你、是比想象中更加高级的上等素体啊」

                                      「闭嘴! 我要、这个女的――」

                                       杀了、在这个命令发动之前、

                                      「那么、我也――≪召唤・使魔≫」

                                       ズズン。
                                      地上出现了巨大的身驱,瞬间把恰卡的使魔踏碎了。

                                      「啊……」

                                       发不出声音。
                                       这压倒性的力量。


                                      回复
                                      24楼2016-07-24 22:36
                                         刚才猛烈燃烧的戦意、如同洗了氷水浴一般消失了。

                                        『グ、グ、グ……』

                                         叫出来的是、単眼的巨人。
                                        袭击村子把同伴推向絶望的深淵的、那个独眼巨人。
                                         战栗的笑声、让恰卡冻结了。

                                        「korakora。那不是你的食物。……真是的、虽然说智力低下的使魔容易控制、但是白痴到这种地步也是让人讨厌呢」

                                        「ひ……」

                                        「ん? 已经死心了吗? 意外的、不会胡搅蛮缠呢。嘛、早点理解也省下了不少功夫」

                                         对嘲笑自己的女人的声音,已经无法抵抗了。
                                         自己一个人是看不到胜算的。仲間死的死被捕的被捕。長老的婆婆大人失踪了。贝奇……也坏掉了。
                                         森林的地面碰到了膝盖。是泥水弹开的那个声音、贝奇微微移动了身体。

                                        「恰卡……?」

                                        「一起来……一起来……」

                                         邀请自己的那个声音因为没有回答,那声音,不忍耐不住而抽泣起来了。
                                         总是拉着胆怯的自己的手的贝奇。她、被自己做了非常过分的事情。让自己做那种事情的、那个令人憎恶的人、本来应该去跟她拼命的。然而懦弱的自己、连这个也做不到而颤抖着。
                                         这个渺小而悲哀的自己。

                                        「恰卡? 哭了? 害怕吗?」

                                        「对不起、贝奇……! 我、我……!」

                                        贝奇慢吞吞地爬到恰卡身边,温柔拥抱那个身体。
                                         然后对朵莱依说。

                                        「求、求你……不要对恰卡、做可怕的、事情……」

                                        「呼呜?」


                                        回复
                                        25楼2016-07-24 22:36
                                          「能够受到赞扬十分光荣、主人」

                                           面对我的话,麻利的答复中道谢的是朵莱依。而对此,看起来有点复杂的表情的是杜耶。

                                          「……这样真的可以吗、你?」

                                          「什么事?」

                                           一定、是在说她袭击精灵的村子的事情吧。只要是注意到的话,就会发觉,朵莱依曾经生活过的村子,被人类袭击灭亡。而这次,实行犯罪的是她。
                                           但是,比起现在。我听说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一定是好的吧?为了主人的目的我做了非常好的贡献,您要是表扬的话也可以。你有什么在意的吗?」

                                          「……就是这样。对不起,不用在意」

                                          「对对! 杜耶先輩你说的对!」

                                          と、一个劲儿来插嘴的夏尔。

                                          「对了! 要是这样子、下次也来探索下黑暗精灵的村子如何? 黑暗精灵在地下也能生存吧。这样的话就需要我了、那个生擒会比较高兴――」

                                          「喂,笨蛋!?」

                                           呶呶不休的说话的夏尔的嘴,杜耶慌忙按住。
                                           是考虑朵莱依的才不让発言的吧、为了她、

                                          「嗯?你想到了好主意吗」

                                           朵莱依然看不出有什么感慨。
                                           当然。她曾经对于氏族的感情、黑暗精灵来说種族的同属意識、全部被我给調整了。
                                           事到如今,她已经没有在意曾经的同胞了。也许有多少的亲近感也说不定。

                                          「不是吧!那里面有个可爱的孩子,我想要一个人转转!」

                                          「结果,那个。你也不动摇吧。……长寿种是高贵重,你被当成玩具一样什么的」

                                          「那个那个、如果发现了黑暗精灵的村子、会注意一下的。如果再没有主人的命令下能够随意搜索吧」


                                          回复
                                          28楼2016-07-24 22:37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6-07-24 22:40
                                               结果,真有这样的一天吗?
                                               听了这句话,那个炼金术师露出了满面笑容。


                                              回复
                                              42楼2016-07-24 22:42


                                                回复
                                                44楼2016-07-24 22:43
                                                   ……然后恰卡获得了力量。
                                                   狩猎的手段与以前难以比拟,魔力量也变强了。
                                                   现在作为守护村子的优秀战士的一员。
                                                   村子。
                                                   只要能够守护護、就别无所求了。
                                                   即使、是因为那个悪魔的所为、作为使魔的巢穴。
                                                   这样、至少算是有点接近由贝奇守护的、那个白樺之森了。


                                                  回复
                                                  45楼2016-07-24 22:44
                                                    「恰卡? 怎么了? 看来像是有事情一样、做了什么事吗?」

                                                    贝奇、看到自己悲伤的脸一边这么说。
                                                     ……她真的完全变了。
                                                     言行就像年幼的孩子,一点点就立刻哭起来。恰卡因为这种不安的样子,他出来狩猎的日子总是磨磨蹭蹭地。。
                                                     以前,明明是她带着去自己去狩猎的。

                                                    「没有那样的事,贝奇……我也能回到你的家里来,很高兴」

                                                    「真的吗!? 哇ー啊!」

                                                    「啊哈哈哈! 真的是热情呢、因为新婚吗?」

                                                    「嗯,想起从前了。」

                                                     这样说笑着的她的父母,没有注意到女儿的变化。
                                                     这也是那个恶魔的做法。


                                                    回复
                                                    46楼2016-07-24 22:44
                                                      贝奇坏掉的事情必须让周囲影響降低到最少、只能留下最小限度的记忆。記憶操弄、把记忆认知为从很久以前的贝奇。同时弄到这个家族没有任何交流障碍的情况。精灵的女性,原本是没有狩猎的。能够贞淑的给予丈夫能支持就可以了。尽管精神她的精神回归到了孩童时期、然而她的母亲依旧可以教她家事。所以,什么问题都没有。


                                                      回复
                                                      47楼2016-07-24 22:44
                                                         那个村子里、那个自尊心强女猎人已经消失了。有的、只存在于与她相伴的男人的記憶里。
                                                         所以她没有和他做过残酷的事情、他没有做出夺走她重要的东西的、残酷的事情。
                                                         但是、这对恰卡来说是非常残酷的事情。
                                                         只有他、知道没有改变的她。
                                                         现在,痛苦也不断地持续着。

                                                        「哦哦,对了! 今天有什么、好像是杀了一只鹿哦? 看、这可是上等的肉哦!」

                                                        「肉? ……呜咦」

                                                         父親拿出肉的时候、贝奇害怕地避开了。
                                                         是因为朦胧的记忆里,残存着那夜流血的的记忆吗? 她好像讨厌吃肉了。烤肉的话还会少量入口,但是生腥味较重的东西就会极端地避开。
                                                         狼肉之类的,已经吃不下了吧。

                                                        「喂喂,那是你丈夫杀死的肉啊?要好好地的烤,不得留下」

                                                        「恰卡吗? 呜、嗯。那么、加油。努力吃掉的话,会表扬我吗?」

                                                        「嗯、看到贝奇努力的样子、我也会高兴哦」

                                                         这样鼓励,贝奇的脸高兴的绽放出笑容了。
                                                         满月般的笑容、恰卡不经想到。
                                                         就像了那个如同夜晚的月亮一般在远方的、偶尔会跟雨云一样的,虚幻的笑容。
                                                         如同沐浴在阳光的照射下太阳般的,带着敏锐的光辉的坚强的笑容。他所倾慕的表情,已经没有了。

                                                        (这个女孩,是贝奇啊……)

                                                         那样想,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已经改变的她、总有一天会因为他所召唤的狼而想起来吧。
                                                         仅仅只是样子存在着,内在已经完全改变的,那个可怜的野兽。
                                                         对于残酷和指责自己的她的话,直到现在才知道。
                                                         抱着敬意殺死对方的原因、现在总算理解了。

                                                        (这是报应。向我歪曲天意的,报应……)

                                                         染指作为魔法老师的老婆婆和大人们都不教授,违背自然的天意使用的魔法。
                                                         那个惩罚就是罰自己最愛的人坏掉了、然后那个残骸被寄过来的报应。
                                                         那么,赔偿的道路是? 


                                                        回复
                                                        48楼2016-07-24 22:44
                                                          那样坏掉的她,总有一天回到原来的样子吗?
                                                           那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会来呢?真的会来吗?
                                                           ……精灵的寿命很长。与人类相对,是接近永远的。
                                                           那个与其说福音不如说与诅咒相似。
                                                           自绝对不能表现出来。那个悪魔会把对自己不利的棋子丢掉、实际为此的部署已经开始了,在他的头中被教育时开始。
                                                           恰卡的一生,将会陪伴自己的罪过的证明度过一生吧。
                                                           漫长的、漫长的一生。

                                                          「恰卡? 怎么了? 快、快一起、吃饭啊?」

                                                          「嗯。知道了,贝奇」

                                                           沉思中的恰卡、被贝奇强拉到餐桌上。
                                                           他停止痛苦的思考,把自己的一切委身与她。
                                                           与那种感触、那份令人怀念的初恋的記憶。


                                                          回复
                                                          49楼2016-07-24 2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