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8,689贴子:5,030,999
  • 5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第十四集 咫尺天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
链接:http://pan.baidu.com/s/1hqklJKS 密码: m224


本集录入:醉笔倚风
风逍遥、铁骕求衣口白,蜜函录入
雁王口白,凤歌松露录入
锦烟霞口白,千年等__蛇录入
缺舟口白,流丨丶年录入
废苍生、锻神锋口白,丧球球录入
校对:LINGGin


回复
1楼2016-07-18 21:15
    第十四集 咫尺天涯


    【树林】
    [第二波攻塔战役,天护亲上火线,雪山银燕、万雪夜,谨慎以待!]
    逾霄汉:你就是俏如来之弟?
    雪山银燕:雪山银燕,拜候!
    逾霄汉:赫——!
    雪山银燕:喝——!
    万雪夜:银燕!
    牛胜:担心你自己吧。
    (两武佐围上)
    万雪夜:嗯?
    牛胜:将你擒下!
    万雪夜:哼!(击飞一人)顽强,喝!(与两人缠斗)<此地没有其他的民众。>
    雪山银燕:<也没有派遣其他的战力。>(逾霄汉攻上)啊!(脸受伤)
    逾霄汉:你分心了!
    雪山银燕:喝!
    逾霄汉:嗯!(架住枪,被银燕震退)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雪燕回空!
    万雪夜:暮雪沉影!
    牛胜:喝——!
    万雪夜:(挡住攻击)<奇怪,从入战到现在,冻气凝聚大不如前。>嗯?
    逾霄汉:反击,代表不受渡,可惜。
    雪山银燕:啊!
    逾霄汉:刀听万古愁!
    雪山银燕:喝——!(肩膀被划伤)呃!
    [反击,再反击,翻转,再翻转,云间独步巧运疏瀹,雪山银燕顿感对手强悍!]
    雪山银燕:(背部受伤)啊!
    逾霄汉:小子,接败!
    万雪夜:就这样的战力?
    牛胜:足够了。
    万雪夜:你们难道不知,已有一座广泽宝塔,被攻破。
    马衔:又如何?
    万雪夜:那你们也该知道。
    雪山银燕:我们还有战力!
    (跃起,锦烟霞白发突入,缠住逾霄汉,银燕趁势攻击)
    牛胜/马衔:天护!
    逾霄汉:(摆脱)哼!
    (锦烟霞步入)
    逾霄汉:原来是漏网之魔。
    锦烟霞:又是你。既已确定没外援,你们就是瓮中之鳖。喝!(对上逾霄汉)他,交我!
    (银燕见状,去帮万雪夜)


    (万雪夜震退牛胜)
    马衔:可恶!
    万雪夜:他们的功体,能引导散布空气中的热能,来抵消我的寒气。
    雪山银燕:哼,那就……
    雪山银燕/万雪夜:强行压制!


    逾霄汉:所谓的还有战力,就是你吗?
    锦烟霞:怎样?喝!鬼吟泣追风!
    (白发缠住疏瀹,两人僵持)
    逾霄汉:你的实力,不同先前。
    锦烟霞:出乎你的意料,是吗?
    逾霄汉:是。所以,(发力,锦烟霞不由向前一步)才派我来镇守!(震断白发)
    锦烟霞:嗯?!
    逾霄汉:刀平六道!赫——!
    锦烟霞:啊!
    [刀式再换,逾霄汉全神入刀,披靡六道,一扬手,誓平眼前魔氛!]
    锦烟霞:这就是你的实力?(手被划破)啊!
    逾霄汉:还有信念!为何你们要阻挡地门的信念?
    锦烟霞:杀害梵海惊鸿,就是你们实践信念的手段?
    逾霄汉:我们没杀他,是他选择自我石封。
    锦烟霞:石封。原来……他也这样选择。
    逾霄汉:喝——!
    锦烟霞:(运功)天门,就这样被你们……(发怒)喝——!践踏他人的信念,还有什么资格谈信念!
    逾霄汉:哼!
    锦烟霞:喝——!
    [怒气爆燃,一股莫名潜能源源不绝,锦烟霞如蛟龙出海,攻击瞬间提升!]
    逾霄汉:可恶!
    锦烟霞:磐毁倒须弥!
    逾霄汉:这……(被击飞)
    牛胜:天护!喝!
    雪山银燕:将他们擒下。
    [突然——]
    (一道刀气为牛胜解围,震退银燕;随后独眼龙持刀架住仁刀)
    万雪夜:啊?是……独眼龙!
    独眼龙:人称一流刀一流!
    [万雪夜一见独眼龙出招犹豫,导致节节败退!]
    万雪夜:啊!
    雪山银燕:万雪夜!喝!
    独眼龙:刀称一流,人一流。(震退银燕)仁道一斩!
    (独眼龙打飞万雪夜和银燕,去帮逾霄汉)
    锦烟霞:嗯!你……
    独眼龙:正是一流的。喝——!
    锦烟霞:你!
    万雪夜:别伤害他!
    逾霄汉:我来助你。喝!
    独眼龙:这是消耗战,众人离开。
    逾霄汉:什么?
    雪山银燕:别让他们跑了。
    锦烟霞:喝——!
    (白发攻击被破去)
    逾霄汉:走!
    万雪夜:啊!独眼龙!
    雪山银燕:他们逃走了。
    锦烟霞:先别仓皇。<方才我的力量……嗯……>现在,仍是以完成俏如来的计划为先。稍后便让尚同会群侠,齐力毁塔!
    雪山银燕:嗯,万雪夜?
    万雪夜:我……没事!(收刀)
    雪山银燕:唉!


    回复
    2楼2016-07-18 21:15
      【树林】
      北冥觞:现在,是你主动交还,或者,由本太子亲自动手?
      俏如来:为何阁下突然想讨回始帝鳞?
      北冥觞:突然?讲得一副理所当然持有始帝鳞的模样,莫非是太虚海境不该了?
      俏如来:俏如来绝非此意。
      北冥觞:不管是否此意,事实就是,始帝鳞先被苗疆盗走,后被中原相借,你们却没任何一方主动归还。现在,竟还擅自铸入兵器之中,当真视太虚海境为无物?
      俏如来:非也,而是现在仍需始帝鳞对抗佛劫。
      北冥觞:佛劫?
      俏如来:是。阁下能否再宽限一段时间,让俏如来将事情处理妥善。
      北冥觞:若你归还始帝鳞,说不定能交换鳞族更多的协助。你口中的佛劫,也许就不足为惧了。
      俏如来:这非是人力支援便能尽功。
      (北冥觞闻言,抛出戏珠,踢向俏如来)
      俏如来:(击回)嗯?!你……
      北冥觞:喝——!
      (扔出戏珠,俏如来腾身后退,戏珠一击不中后回返北冥觞手中)
      俏如来:请住手!
      北冥觞:太多理由了!(攻上)
      [执意进逼,莫名启战,让俏如来不由生疑,随即心念一转!]
      俏如来:喝——!(化出墨狂)
      北冥觞:哦,就是那口剑吗?你想用铸入始帝鳞的墨狂,对付海境之人?
      俏如来:当然不是。请阁下,将墨狂取走吧。
      北冥觞:嗯?你讲什么?
      俏如来:这不正是阁下的期望?
      北冥觞:转变得太快,必然有诈。
      俏如来:那俏如来又为何要使诈?再战下去,胜算可是在俏如来这边,使诈岂非多余?
      北冥觞:你能确定稳操胜券吗?
      俏如来:就算不能,为了始帝鳞而两败俱伤,更伤两国和气,那非智举。皇太子,请吧。(递出墨狂)
      北冥觞:嗯,真识时务,那本太子便收下了。
      (上前欲接过墨狂,俏如来却又突然收手)
      俏如来:啊,我竟忘了此事。
      北冥觞:又怎样了?
      俏如来:始帝鳞乃海境王骨,如此重要之物,该让俏如来亲自送回海境,也算达了礼数。
      北冥觞:这……不用劳烦,此事由本太子全权处理便可。
      俏如来:再怎样说,是苗疆与中原理亏,或者让俏如来陪同,也替苗疆尽一份心力。
      北冥觞:锋海主人已经应允,取出始帝鳞。苗疆方面,就不用你代偿了。
      俏如来:那俏如来就负责还中原的那一份。
      北冥觞:呃……
      俏如来:皇太子有难言之隐?(北冥觞沉默不语)其实,俏如来会如此谨慎,是因为墨狂早已受到觊觎,我担心皇太子怀璧其罪,将遭受无端横祸。这是属于墨家的争斗,俏如来实不愿无辜卷入。
      北冥觞:墨家……你所说者,怕是凰后以及雁王吧。
      俏如来:也是此次苗疆动乱的幕后推手,关于这两人,师相应有提及。
      北冥觞:对于凰后,不予置评;至于雁王,本太子倒是略晓一二。
      俏如来:皇太子见过他?
      北冥觞:羽国志异。
      俏如来:那只怕不够全面。
      北冥觞:本太子只是讶异,为何书中那名仁民爱物的雁王,如今却成了推动阴谋的黑手。
      俏如来:两年前,苗王与俏如来,也非是皇太子如今所见这般。
      北冥觞:看起来这当中有很多故事。
      俏如来:也许皇太子该与师相深谈,会得到更多的答案。(北冥觞沉思)不只要了解雁王,此次苗疆发生的动乱,皇太子亦可让师相知悉,好让海境做下防备。然后,顺道转告佛劫内幕,待皇太子与师相分剖利害,也许能通融暂时无法归还始帝鳞的苦衷。
      北冥觞:你所说佛劫,究竟是什么,为何语重心长?
      俏如来:这就要从天门、地门说起……(讲述)
      北冥觞:哈啊?!地门为始,遍及九界?
      俏如来:正是。
      北冥觞:如此荒谬的计划,非人力所能及,这个故事,很难取信本太子。
      俏如来:若皇太子不信,可以观察以达摩金光塔为中心,以广泽宝塔所扩展的领地当中,是否有反常的人事物,但切勿靠近广泽宝塔。至于始帝鳞……先前为了对抗魔之甲,曾注入啸灵枪,此事师相亦知情。既有前鉴,相信皇太子转达佛劫情事之后,师相会再斟酌宽限。
      北冥觞:师相亦知始帝鳞流向,这本太子倒没听说。
      俏如来:原来皇太子不知,难怪皇太子会毫无预警,找上俏如来一讨始帝鳞。
      北冥觞:本太子会找时间问师相。
      俏如来:或者俏如来可以马上陪同。
      北冥觞:就说不用了。
      俏如来:好吧。皇太子尚有疑虑?
      北冥觞:如你所说,锋海主人与你协议在前,却还让本太子找上你,这居心啊……
      俏如来:或者锻神锋前辈是要皇太子亲自见证,俏如来有足够的能力保住始帝鳞。
      北冥觞:若是这个理由,本太子接受了。
      俏如来:现在,皇太子的意向?
      北冥觞:本太子不是说接受了吗?
      俏如来:啊,多谢皇太子。来日,俏如来会亲上海境……
      北冥觞:不用劳烦,届时,本太子自会……
      (忽闻——)
      梦虬孙之声:真的被我找到了!
      梦虬孙:(怒气冲冲现身)看到鬼!
      北冥觞:唉呀!麻烦到了!(转身溜走)
      梦虬孙:别跑!(追去)
      俏如来:这是怎样一回事?嗯……罢了,方才一番说词,锻神锋前辈应该不会再受到无谓的滋扰了,而当初欲师叔隐瞒的真相,至此,也算是能推敲了。(收剑)保持原状,亦无不可,目前仍是以地门之事为首要。(离开)


      【黑水城】
      (小玉转身面对鲁缺,鲁缺震惊其容貌,将她带到身后)
      小玉:啊!
      (风间始欲拉住小玉之手,被鲁缺一刀断臂)
      小玉:你的手!你的手!
      风间始:啊!小玉!(左手拉住小玉)快走!快走啊!喝——!(将小玉拉回)
      鲁缺:哼!(一刀劈落)
      风间始:(挡在小玉身前,背部溅血)啊!
      小玉:风间大哥!
      风间始:啊!呃!小玉!你……快去找人来帮忙!
      (推着小玉远离战场,身后鲁缺步步进逼)
      小玉:(挡在风间始身前)我不准你伤害他!
      鲁缺:你要救他?
      小玉:你是谁,为什么要伤害风间大哥!
      风间始:别靠近他!
      鲁缺:你叫小玉。(缓步上前)
      风间始:喝——!(攻上,被鲁缺一拳击飞)啊!(勉力起身,拦住鲁缺)啊!(鲁缺一拳击落)啊!
      小玉:啊!别打了!别再打了!
      风间始:(爬起)啊……小玉……(抓住鲁缺的脚)快走……
      (鲁缺脚步不停,走向小玉)
      小玉:(举着匕首)啊!你……你别过来!别过来!我!我……
      风间始:不准你……伤害她……(又被重击)啊!(一脸血,倒地)
      小玉:风间大哥!啊——!(愤怒刺去,鲁缺不闪不避,肩膀溅血)啊啊!(受惊松手,连连后退)啊!你……你……(血蜿蜒到鲁缺手上)血!血啊!
      (风间始艰难爬来,被鲁缺一脚踢飞)
      风间始:呀啊!(欲起身却无力,昏倒在地)
      鲁缺:(轻触小玉面容)燕娘!
      小玉:风间大哥!(打开鲁缺之手,奔向风间始,被鲁缺一手刃击在脖颈)呃!风间……大哥……(昏倒,被鲁缺带走)


      【黑水城】
      (鲁缺带小玉离开,两村民经过,察觉有异)
      村民:啊,那个不是小玉吗?小玉啊!
      (两人追上鲁缺)
      村民:你是什么人,为什么……
      (鲁缺转身)
      村民:(惊骇)啊!鲁鲁鲁……鲁缺!你你你……
      (天际一道落雷降下,鲁缺旋身闪避,随后又是雷击袭来)
      鲁缺:喝!(张嘴将雷电吸入)
      燕驼龙:(施术)金刚四将,四方神兵,化雷成气,化气成冰!
      [燕驼龙手捻法印,即时救援!]
      燕驼龙:赫!去!
      鲁缺:萧山九恨·湘湖云影深!(破去术法,袭向燕驼龙)
      忆无心:(来到)啊,危险!金石盾!(石头飞出震退鲁缺)
      鲁缺:又是废字流!
      村民:快点,快找大匠师跟废苍生!(跑离)
      燕驼龙:你是什么人啊,为什么来黑水城闹事!你快放人喔,不然,本龙就把你打到作狗爬!
      忆无心:快放开小玉姑娘!
      鲁缺:闭嘴!告知废苍生,五日后,鲁缺会在那个地方等他!(转身离开)
      燕驼龙:你别想走!五行动气,气转八卦,天雷降!喝——!
      忆无心:焚石灼!赫——!
      [为阻不速之客,燕驼龙、忆无心,齐施雷火异术,鲁缺不愿拖战,手起一刀!]
      鲁缺:萧山九恨·响天竹风涛!
      [强悍绝伦的一刀,燕驼龙首当其冲!]
      燕驼龙:啊!(术印破碎,被震飞)
      忆无心:(赶紧接住)啊!危险!金石盾!
      (不敌刀气,两人飞出)
      忆无心:啊!
      燕驼龙:呃!
      (两人勉力起身,鲁缺已带着小玉走远)
      忆无心:啊!小玉……小玉!
      燕驼龙:啊,你有怎样吗?
      忆无心:我没事,但是小玉被他带走了!
      燕驼龙:咱们两人,拦不住他啦。
      忆无心:奇怪,小玉姑娘才说要去破窑,怎会……
      燕驼龙:不对,快去破窑看看!
      (急忙赶去,忆无心随后跟上)


      回复
      3楼2016-07-18 21:19
        穴道)
        常欣:呃……啊……啊……(昏倒)
        玄狐:(扶住)你做什么?
        常欣:先将她弄昏。之前,你不是也是这样处理的?
        玄狐:我要救她。
        飞渊:先带她回村落。
        玄狐:嗯。
        (抱起常欣离开,飞渊跟上)


        【金雷村】
        飞渊:嗯,你们是?
        长老:啊,是你们啊。啊,欣儿!欣儿怎样了?!
        (欲靠近常欣,玄狐抱着常欣后退,戒备)
        飞渊:唉,你们怎么清醒了,你们还好吗?
        长老:我们很好啊,有什么不好的?
        阿清:原来是玄狐跟飞渊女侠啊。早餐吃了没?我家里有热的馒头,别客气啊。
        长老:你看欣儿啦!
        阿清:欣儿?啊!巫女怎样了?(上前)
        玄狐:(后退)你们到底是谁!
        长老:我是长老啊。你忘记了?
        阿清:我是清伯啊。
        小七:啊,村长,玄狐,你们好。
        玄狐:清伯最讨厌我,小七最怕我。你们,不是清伯,不是小七,不是村长;这个地方,不是金雷村!
        阿清:你是在讲什么啊?我们只是受到大智慧的感召,放下了偏见与敌对。
        长老:我们现在感觉很幸福,跟以前不一样。啊,不是,比以前更幸福快乐。
        阿清:连封婶也不发疯了,她也能过着正常人的日子,一切都是大智慧的功劳啊。
        小七:我还是小七,他也是清伯。你若不信,你可以问我们,自俏如来入村到现在,到白蛟的故事。你的到来,每一件事情,大家都记得清清楚楚。
        飞渊:这就幻了,是啥情况?
        长老:所以啊,你也别抗拒了,将欣儿交给我们,跟我们啊,一同皈依大智慧啦。
        (众村民走向玄狐)
        玄狐:闪开!(气劲迸发,震退村民)
        村民:啊!
        阿清:你为什么要抗拒我们啊!
        (玄狐不语,转身飞速离去)
        飞渊:啊,等我啊!(告别)大家再见,下次再见面喔!(追去)


        【树林】
        (玄狐急奔,飞渊跟在后面)
        飞渊:等我一下!哈,哈……你跑这么快要干嘛啦。
        玄狐:那个地方,变了。(放下常欣)
        飞渊:变了就变了,也不用发脾气吧。啊,你刚才的心情,你还记得住吗?
        玄狐:嗯?
        飞渊:愤怒,那就是愤怒,你有这种情感了。
        玄狐:现在我不想讲这,我要救她!
        飞渊:不只是她,还包括所有的村民,我们一定都要救。只是,要怎样救啊?
        玄狐:你照顾常欣,我一个人前往广泽宝塔。
        飞渊:稍等一下,那个地方很奇怪,而且,对方的人马不少,若没对策以及把握,千万不可莽撞行事。依照我的经验分析,要处理这桩事情,一定要对症下药,急事缓办,谋定而后动。
        玄狐:你也会被影响,只有我做得到。
        飞渊:你很番呢,讲都讲不听。常欣目前安全躺在你那,你到底是在紧张啥?虽然啊,紧张也是一种爱的表现方式。总之,你给我时间,我给你办法。
        玄狐:什么办法?
        飞渊:嗯……你等我一下喔,两分钟。(查书)找到了,就是这本!(翻阅孙子兵法)有了,上兵代谋,其次谋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玄狐:做什么?
        飞渊:这是一本啊非常厉害的兵法,有这部兵法,广泽宝塔不怕没办法对付。等一下,我跟你解释这么多,你也是听不懂。我用兵法,啊不是,是方法,用方法来去试探广泽宝塔的地形与阵势,你静待我的消息。
        玄狐:我先照顾常欣,然后呢?
        飞渊:接下来,就别让她醒来。只要她别醒来,就不会四处趴趴走,这样她就没有危险了。
        玄狐:然后呢?
        飞渊:然后……她若有流汗,要记得帮她擦汗;她若是踢被子,棉被就要给她盖好,千万不要让她去冷到,你要知道,感冒是对身体不好知道吗?
        玄狐:知道。
        飞渊:嗯,乖。
        玄狐:嗯?
        飞渊:不用太佩服我。
        玄狐:那我什么时候,前往广泽宝塔?
        飞渊:我会通知你。坐着,留在这等我消息
        玄狐:兵法能顺利救回常欣?
        飞渊:没骗你,真的没骗你。
        玄狐:好,我等你。(走到常欣身边坐下)
        飞渊:广泽宝塔,变态的组织,惹到飞渊就是你们的不智。(疾奔而去)


        【树林】
        (北冥觞疾驰,身后洞庭轁光旋至)
        北冥觞:啊!(脚步受阻)
        梦虬孙:抓到了!(接剑,飞身拦住)好佳在苗王,讲你是去找雪山银燕或者俏如来,现在你没地方跑了!
        北冥觞:出手攻击本太子,你这是以下犯上。
        梦虬孙:就是以下犯上!嗄——!(持剑攻上,四周树木摧折)
        北冥觞:(闪避)你出手这么重。
        梦虬孙:我已经报备过了,要让你半死不活!(再攻)
        北冥觞:反了,真的反了!赫——!(踢出戏珠)
        [擒与逃,再起战端,北冥觞运转戏珠,战技虽奇,却难逃梦虬孙诡妙身法,抽身不得!]
        梦虬孙:你用踢的,我用打的!嗄!
        (棒球姿势抽回戏珠;又一回合后)
        北冥觞:(接住戏珠,被震退)啊!(欲跑)
        梦虬孙:(拦住,剑架在北冥觞脖颈处)没步了吧,跟我回去!
        北冥觞:你真是……逼本太子……(将戏珠别在腰上,空出手)
        梦虬孙:(不解)嗯?
        北冥觞:掀牌啊!喝——!
        (混天拐自袖中滑出,击向梦虬孙)
        梦虬孙:啊!(被震退,又攻上)
        (双拐架住洞庭轁光)
        北冥觞:赫——!(发力震开梦虬孙)
        梦虬孙:那是……
        北冥觞:混天拐!
        梦虬孙:装模作样!嗄!(攻上)
        [奇兵出世,如鱼出渊,北冥太子游走棍影之间,英姿更显不凡!]
        梦虬孙:(连连后退)可恶!
        北冥觞:不服,就拔剑啊!
        梦虬孙:你!(被一击震退)
        北冥觞:不敢冒犯,那就……喝!
        (攻上,梦虬孙抵挡,北冥觞借势退走)
        北冥觞:再见!
        梦虬孙:啊!别……啊!(欲追,被飞来戏珠打中倒地,起身)死小孩……北冥觞!!呃……奇怪,他是什么时候,学到这种兵器,以前没听讲过啊?看到鬼!管他学到什么,敢打我的脸,就算是皇太子,我梦虬孙,也一定会把你电到金烁烁!哼!(步离)


        【树林】
        (地门众人退至此地,逾霄汉拉住独眼龙)
        独眼龙:嗯?
        逾霄汉:为何要退守?
        独眼龙:大智慧的决定。
        逾霄汉:大智慧……(沉思)
        独眼龙:你们先绕回地门。
        牛胜/马衔:是。
        (逾霄汉拔刀)
        独眼龙:这次,俺没带酒。
        逾霄汉:(自残)不需要。(收刀)是大智慧遇见了失守的结果,才让你前来?
        独眼龙:是俺自己来。
        逾霄汉:大智慧知道吗?
        独眼龙:也许知道,总会知道。
        逾霄汉:我相信。
        独眼龙:大智慧不会怪你。
        逾霄汉:我明白。你……又救了我一次。
        独眼龙:这么介意谁救谁,那就寄放吧。有朝一日,俺无法脱困,你就必须来救俺了。
        逾霄汉:有需要吗?
        独眼龙:俺也希望没有。
        逾霄汉:如果真正没有……
        独眼龙:能抵几坛酒?
        逾霄汉:十坛?百坛?
        独眼龙:太少了,整片黄泉,还差不多。
        逾霄汉:若非黄酒成泉,你是要往生才去喝吗?
        独眼龙:过命的交情,方能不讳言生死。
        逾霄汉:哈,我赞同。
        独眼龙:走吧。
        (两人步离)
        逾霄汉:既然是过命的交情,问你一个问题,不会介意吧。
        独眼龙:什么问题?
        逾霄汉:方才在战场上,那名白发刀客,他好像很在意你。
        独眼龙:曾经在圣战阻挡俺,也到地门作过客。
        逾霄汉:原来就是他!
        独眼龙:很后悔放他走吗?
        逾霄汉:也许我们会再见面。
        独眼龙:俺也这样认为。
        逾霄汉:你真的没察觉吗?
        独眼龙:察觉什么?
        逾霄汉:其实你,也很在意他。(独眼龙停步)或者你已察觉,他很有佛缘,是吗?
        (独眼龙不语,跟着逾霄汉离开)


        【树林】
        (俏如来等待,银燕三人来到)
        雪山银燕:大哥。
        俏如来:第二层的广泽宝塔,也攻下了吗?
        雪山银燕:是。(点头)
        锦烟霞:不对!
        俏如来:嗯?
        锦烟霞:以地门的战力而言,这样轻易就被攻下两层,实在太可疑了!
        俏如来:当然,我想大智慧,也有他自己的盘算。
        雪山银燕:什么盘算?
        俏如来:或者他,是希望我深入吧。
        雪山银燕:再来,我们就要攻入光明殿了。
        锦烟霞:只要杀掉大智慧,我们就能让一切恢复。
        俏如来:是,这是最好的办法。
        锦烟霞:那下次进攻,就是决战的时刻。
        俏如来:大智慧,就是这样想的吧。


        回复
        9楼2016-07-18 21:50
          【光明殿】
          逾霄汉:参加大智慧。
          念荼罗:嗯,你们都回来了。
          逾霄汉:最靠近地门的广泽宝塔,也失陷了。
          千雪孤鸣:挖靠!连你加上独眼龙也守不住?
          独眼龙:大智慧不希望我们守住。
          千雪孤鸣:啊?
          念荼罗:我们的目标是救世,我不希望制造太多的杀戮。
          藏镜人:诱敌深入,这是大智慧的想法。
          念荼罗: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光明殿,这样,很好。
          逾霄汉:这会破坏圣地清净。
          念荼罗:但是有你们在此,就不怕圣地遭到破坏。让他们深入一战,就是我的目的。


          【树林】
          俏如来:但就算我们深入了,单靠我们现在的战力,能可对抗大智慧吗?一旦进入佛国,锦烟霞姑娘就会受到佛气影响。届时,未必能轻取四大天护任何一人,更何况深不可测的大智慧、以及叔父跟独眼龙前辈。
          万雪夜:缺舟,缺舟如果肯协助我们。
          俏如来:如果缺舟先生肯协助,那胜算加添不少。但你有办法联络缺舟先生吗?
          万雪夜:也许有,但是,主导权不在我。
          俏如来:自最后这座宝塔攻入光明殿内部,钟声六个时辰一响,考虑到撤退时的困难,留一个时辰做保险。攻入光明殿后,就要直取大智慧。我们,只有五个时辰的作战时间,五个时辰一到,就算取得优势,我们也要马上撤退。否则,一旦钟声响起,我们有可能全军皆没!


          【光明殿】
          念荼罗:五个时辰,他们会用五个时辰的时间来进攻。只要拖住他们超过五个时辰,地门,就能渡化他们。
          藏镜人:五个时辰?只怕他们一个时辰也支持不住!
          千雪孤鸣:好战份子啊,大智慧一直在强调不想要杀人,他一直强调一直强调,不然你是没听到喔。
          藏镜人:真要开杀,半刻,吾便可将他们杀尽!
          千雪孤鸣:唉,真的是好战份子,我已经感受到你内心的愉悦了!
          念荼罗:千雪。
          千雪孤鸣:嗯?大智慧还有什么吩咐?
          念荼罗:这一战,你不用参与。
          千雪孤鸣:啊?为什么啊?
          念荼罗:你另有任务。
          千雪孤鸣:但对方是要打进来光明殿呢!
          念荼罗:两场战役,已经让我了解到他们的战力,这一战,不需要你。
          千雪孤鸣:那……我要做啥?
          念荼罗:应付一个非常奇特的存在。


          【树林】
          雪山银燕:最大的问题,不是五个时辰的战斗,而是,如果大智慧真将叔父,独眼龙前辈等人,都守在光明殿,那我们根本难以攻下!
          俏如来:如果是这样,单靠我们,确实毫无胜算。太过慈悲的敌人,对我们,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黑水城·房内】
          风间始:啊……小玉,小玉……
          废苍生:臭小子。
          (风间始醒来)
          废苍生:燕驼龙,劳烦你去替我端一盆热水过来。
          燕驼龙:好啊,我去端。
          风间始:废苍生前辈,小玉,小玉她人呢?啊……啊……(欲起身)
          废苍生:躺好,不要动,你的手臂,我们有好好保存,忆无心已经去找修儒了,希望……还有机会。
          风间始:嗯。
          (忆无心带修儒入内)
          忆无心:前辈,修儒来了。
          废苍生:修儒,麻烦你。
          修儒:风间大哥!你怎会变成这样啊!(一番检查后)啊,这……
          废苍生:怎样?
          修儒:虽然燕驼龙前辈将风间大哥的断臂处理得很好,但对方的刀法特殊,伤口接合处的神经完全被破坏,这……修儒无能。
          忆无心:啊,怎会这样?啊!
          修儒:风间大哥,对不住,如果我第一时间就在黑水城,说不定……
          风间始:所以……我……我以后,连打铁,也没办法了吗。
          忆无心:啊,废苍生前辈……
          (废苍生离开)
          大匠师:修儒,风间始先劳烦你了。
          修儒:是,前辈。
          (大匠师离开)


          【黑水城·破窑】
          (废苍生打铁,大匠师来到)
          大匠师:看到风间始变成这样,你怎么想?
          (废苍生停顿了一下,继续打铁)
          大匠师:他回来了,还带着当年的恨。
          废苍生:那是我的责任。
          大匠师:但我们都明白,燕娘的死是意外。
          废苍生:就让他恨吧。(将铁投入水中淬火)
          大匠师:像你这种铸法,只会浪费手上那块铁。
          废苍生:我不需要你来教我如何打铁。
          大匠师:劣铁再劣,千锤百炼,犹原可成器。
          废苍生:那是你讲的。
          大匠师:为什么,你就不愿再一试?是怕又一次失败,所以连寄望都不敢吗?
          废苍生:(锻打几下后铁断开)你看,轻轻出力还不是断了?还讲什么千锤百炼。
          大匠师:像你这种力道,就算坚固如墨狂,也早晚被你敲断。方法力道不对,再好的铁,也会变成废铁。
          废苍生:哼。
          大匠师:这块铁不是当年那块,也许没当年那块的材质,但你必须承认风间始,有鲁缺没有的特质。
          废苍生:你今天废话真多。
          大匠师:不谈风间始,那小玉呢?鲁缺认出了小玉,也带走了小玉。
          废苍生:五天后,我会去找鲁缺。
          (大匠师转身离开)
          废苍生:就这样?
          大匠师:不然你说,我还能怎样!(离去)
          废苍生:劣铁。


          【乱石岗·窑炉】
          (鲁缺回忆:
          废苍生之声:不灭火要爆发了,缺儿,你们快走啊!


          废苍生:你急什么?好铁怎能这样铸?一寸三分,我教了好几次了。
          鲁缺:我会做到,我能继承废字流。
          废苍生:废物!你继承不了废字流。
          鲁缺:我一定能做到!
          废苍生:重来……重来!再重来!


          鲁缺:我与燕娘是真心相爱。
          废苍生:将心思用在那种地方,所以你才会一事无成。
          鲁缺:我会成功,墨狂会在我们这一代完成,废字流的污名,一定能洗清。(跪下)
          废苍生:那就做给我看,要不然,你连姓废都没资格。
          鲁缺:我有办法,我想到办法了!


          燕娘:相公,啊!不灭火要喷发了,我们快离开!
          鲁缺:我要成功了,就差一点了,我要让爹亲承认我,我要让爹亲承认我们的婚事,我要让爹亲知道,我不是一块劣铁!)


          【废窑】
          (废苍生回忆:
          废苍生:缺儿,不灭火要爆发了,快离开!
          鲁缺之声:我不能失败,我不会失败,我能成功,我能……我能!
          燕娘之声:啊——!
          鲁缺之声:燕娘!燕娘……燕娘啊!!)


          回复
          10楼2016-07-18 21:50
            ====================END====================
            查河蟹关键字真的要人命


            回复
            14楼2016-07-18 2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