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段子吧 关注:34,674贴子:211,177

我也想撸段子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看了辣么多段子,忍不住也想试试
如有雷同,就……
额,雷同也是缘分吧


2018-10-16 10:33 广告
月上中天,他依然不肯入眠,固执地只着单衣在院中独饮,凉风也逼不得他进屋。廊下的人倚柱而立,怀里是件披风。他知道那个人在等,等人为他添衣,等人拥他入眠。可惜,他再也等不到了。可惜,他不是他要等的人,他只能在他熬不住睡过去后,才能为他添衣,只能在他睡沉了后,抱他回房……日复一日,他不是他要等的人……


城墙上,一抹艳红极其惹眼,却是一个着了喜服的男子,嘴里不知念叨些什么,不少围观的议论着“看着眉清目秀的,不会是个失心疯吧?”说着,只见那男子身子微微前倾,如一只火蝶飘零落下,然后,碎成一地红花……
将军大婚之日,宾客满堂,贺声不断,“能娶到皇上的掌上明珠,将军真是好福气啊”一身喜服的新郎面上却辨不出喜乐来…


八岁那年,儿戏时,他看着他扮别人的新郎,他想那不过是儿戏
十五岁那年,他得知他有一个未婚妻,他想那不过长辈间的玩笑
十九岁那年,他日日听他说遇见了心仪之人,日日听他说相思之苦,他想幸好还有一个玩笑的婚约束缚着他
二十岁那年,他看到两家人的家宴上他那惊喜的神情和女子娇羞之色,他想不是他的终究不是他的
……
八岁那年,他扯碎了那套红衣,再没有人可以扮新娘
十五岁那年,他费劲口舌才终于从母亲那里得来一句“那不过是玩笑话,他们家是男孩儿女孩儿都不定呢”
十九岁那年,他一直对他说“你们不可能的,别忘了,你有婚约在身的……”
二十岁那年,他在席间看到那家人的女儿,他只有苦笑,明白一切都完了…………

七岁那年,他被那人护在怀里,二指宽的竹条尽数落到那人背上,他听到耳边一句低语“我会永远保护你的。”从此万劫不复,可惜,永远太短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7-23 23:32
    他不过一介戏子,凭借一副清丽的嗓音被侯爷相中,戏台上,腰肢柔若水,莺歌婉转,眼底一颗泪痣凭添几分凄楚,甚是动人。他知道,不少人在背后骂他“兔儿爷”,他不在乎。他唯一在乎的是那人醉酒那夜,抚着他光洁的后颈呢喃“你这儿的疤痕终于好了”。他知道,书房里有一幅画像,是个着戏服的男子,眼底一颗泪痣,楚楚动人。他有那颗痣,却没有那道疤,终不是那个人…………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7-27 18:01
      一把利刃穿过胸膛,如同它那冷峻的主人,让他凉彻心扉。
      他忆起这些年,他们在书房中畅谈,在院中对饮,在军帐里谋划,在沙场上并肩……
      一幕幕都是如此清晰。他以为,做不成良人,还可以是知己,不求朝朝暮暮,但愿生死之交……
      却原来,他还是妄想了……
      到头来,他也不过是他夺取江山的一颗棋子,躲过鸩酒一杯,还是躲不过三尺寒峰。
      世人皆道那人薄义寡恩,他以为只有他明白那人的苦知道那人的好,却也只有他看不见那人的铁石心肠……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7-29 00:04
        为毛只有虐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8-07 21:03
          加油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8-08 23:38
            看我的洪荒之力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8-21 22:03
              “咳咳……”屋内的咳嗽声音越发频繁了,虽然用力压抑着,听了却更使人心生怜惜。
              “仙君还能撑几日?”
              “怕是过不了明天了”接着又是一声叹息,无可奈何。
              “饶是如此,也不愿用那人的心么?”声音有些急切,还夹杂这一丝嫉妒
              “晚了,时机早就错过了……”
              是了,早在他交出了自己的心时,便已失了时机……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8-21 22:15
                终于发糖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8-21 22:17
                  两个容貌奇丽的男子立身河畔,柳絮飞过也失了几分颜色。奇的是,其中一人头上有一对角,看了非但不觉奇怪,更是凭添了几分可爱。
                  “他们说,人妖殊途,是不能成亲的。”
                  “可那白蛇和书生不还住在我们隔壁么?”
                  “他们说,兄弟是不可以成亲的,那是乱伦。”
                  “又不是亲的!”
                  “他们说,男男是不对的,有违伦常。”
                  “哥!我们都有夫妻之实了,你得对我负责……”
                  “呃,那好吧……啊,轻,轻点儿……不要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8-21 22:33
                    传说九尾狐有九条命,却没人知道,它们也只有一颗心。更没人知道,狐狸为什么爱食人心。因为它们负了心,没了心会死的,哪怕有九条命……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8-21 22:40
                      “站住!做什么的?”
                      “我来给仙君送饭,是他最爱的饺子呢。”
                      “胡说,仙君最讨厌饺子了,你别想骗我!”
                      ……
                      “站住!怎么又是你?”
                      “我来送酒的,这是仙君最爱的酒,这次我可没记错。”
                      “那你回吧,仙君早就戒了就了。”
                      ……


                      桃树下,一颗毛茸茸的脑袋靠在酒坛子旁,坛子确是见了底的。梦里是谁在说他包的饺子最美味,是谁在说他酿的酒最醇香……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8-21 22:51
                        更叫lz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8-22 09:20
                          好看,加油楼主


                          幼时,他把自己当成孤儿,母亲不过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人一次醉酒的意外,却因着自己成了妃子。那人膝下儿女成群,他的存在可有可无。而母亲看他的眼神总是带着怨恨,后来他才知道,母亲本来是有爱人的,他的出生带给她的不是富贵,而是禁锢……
                          直到一袭白衣出现在他眼前。从十五岁认识他开始,似乎那人就只穿白色,也只有他能将白色穿得那么好看……那人教他识字习武,说要助他登上高位,明明才大他六岁,可眼中的自信让他不忍拒绝。日日的陪伴让他感觉有了依靠,不再是只身一人,心底的情愫也让他舍不得拒绝……
                          他以为,等自己成了帝王,便可以与那人携手山河。谁知,等来的确实一句“陛下后宫无首,膝下无子,已是到了选妃的年纪……”他从来不曾想,会从那人口中听到这句话,一字一句划过他的心脏。原来,登上帝位,他还是孤家寡人……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8-30 06:24
                            “阿离!阿离!你开门……开门……阿离,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阿离,你别赶我走好不好……若离!开门!……若离!混蛋!你说过许我一辈子的!你不准赶我走!”
                            “呵……那不过床笫之间的情话,你还真信了么……”
                            一句话,带着不屑与嘲讽,碎了门外人的心,扑灭了所有的热情和勇气……
                            想起每次犯迷糊时,那人微扬的嘴角,曾以为那是纵容的宠溺,现在想来是在嘲笑自己的愚蠢吧?蠢到相信了床上的情话,蠢到将自己完全交付,傻傻的捧着一颗心任人凌迟……


                            听着门外彻底没了动静,床上的人才松了一口气,接着便是一阵猛烈的咳嗽,似乎要将肺都咳出来一般。嘴角的血不受控制的溢出……细看之下,那人脸色苍白如蜡,已是虚弱到不行。桃木的床沿上有着几道痕迹,那是被人用力抓出来的,还隐约有血迹未干……
                            想着那人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不由得一紧……
                            他怕,怕那人会在他成为一抔黄土后忘了他,所以哪怕是被误解,他也要他记住自己,哪怕,只是因为恨而已……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8-31 23:58
                              “啪!”一声清脆,黄衣男子那白皙的脸上多了几道指痕,“你打我?你就为了那个妓女打我?!”脸上布满了震惊和不甘,还走一分委屈……
                              “妓女?你以为你比她清高几分?你和她有什么分别?”听见眼前人从薄唇中吐出的话,本就白皙的脸更是退了几分色,泄掉了所有辩解的底气……
                              是啊,他和那个女人有什么区别,一个千人骑,一个万人压……
                              当初明明打算守住心的,却被那人强势的缚在身边。他知道自己配不上那人,却还是只为那句“我不要你的从前,只要你的今后”而失了防守,一日日沦陷……
                              却原来,身份依旧是根刺,刻意回避尚未察觉,一旦显现,伤得人血肉模糊……
                              到头来,还是自己奢望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9-01 23:56
                                他是首屈一指的人偶师,
                                亦是心若磐石的彩绘家,
                                曾经,是……
                                他是善恶不分的纵容者,
                                亦是疯傻难辨的痴情郎,
                                现在,仍是……
                                那棱角分明的脸上寒霜尽现,世上已没有什么能打动他,只因他是最好的人偶师,金钱权利统统不能入他眼,容貌姣好的女子也美不过他所描绘的木偶……
                                俊逸面目上的寒霜却渐渐褪去――他做出了最好的一个人偶,极品白瓷锻造的肌肤,墨石镶嵌的眼睛却灿若星辰……按照计划,这个将是他贴身侍从,他也如是做了。只是不曾料想,他对着一具空壳竟会失了心神……
                                人偶师是操纵者,为了能完全驾驭人偶,人偶是没有心的,哪怕外表同人无二。
                                可他却将心给了出去。也是,日日相对,神目相接,又怎么守得住那颗寂寞的心?
                                没人会想到,有了心的人偶会怎么样,他亦如此。直到所有人偶师都找到他,消灭魔物的声音一阵高过一阵,他还未想明白,为何他的人偶会成为嗜血的魔物?在他愣神之间,是谁的剑划过虚空,直奔他胸膛。下意识地闭了眼,却未觉痛楚。“叮!”是什么,碎了……
                                从此,世上再无一个面带寒霜的人偶师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9-10 00:14
                                  今天高产
                                  因为晚自习都用来撸段子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9-26 23:12
                                    红妆为卿卿不见
                                    珠泪黯然湿鸳鸯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9-26 23:15
                                      一袭青衫的男子躬着身,毕恭毕敬:“听闻魔君大人最近要务繁忙,怎么有空光临寒舍?”
                                      “我是来求药的。”冷面的魔君微微皱眉,与这竹林小屋显得格格不入。何时起,他们之间需要如此礼数?
                                      “药?什么药用得着您亲自来取?派人来拿便是。”说话间以立起身,方才的恭敬之态荡然无存。
                                      “茯泠子”
                                      ……一阵静默横在两人之间,世界忽然失声……
                                      “魔君可知,此乃世间罕有?”
                                      “所以我来问你要。”
                                      果然,他的用处仅此而已,与他而言,他不过一味药材……
                                      “明日派人来取吧。”
                                      明知,世间仅有三株茯泠子,他便是其一……
                                      也是,和那人相比,茯泠子算什么?他的命又值几个斤两?
                                      故作的恭敬和轻松分崩离析,只留下一个背影消失在阖上的门扉中,隔绝了一切恋想,也掩盖了门外那双露着疼惜的眼睛……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9-26 23:45
                                        为了见到他,三年边关苦寒,他忍得;日夜不休的谋划作战,他苦得;身中毒羽,刮骨之痛他挨得……
                                        可当三年的思念与煎熬换来的是他美妻在侧,娇儿在怀,一切都成了笑话……
                                        那一颗历经生死的坚毅的心却敌不过稚儿口中一句爹爹……
                                        想要报复他,想要夺回他,却终究是舍不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9-26 23:57
                                          屋子被大红包围:红烛红绸红灯笼,红幔红字红喜帕……
                                          门外依旧有宾客喧嚣,劝酒声此起彼伏,丫鬟小厮也忙里偷乐……
                                          好不热闹,好――不热闹……
                                          一切都在屋外,似乎与他们都不相干。一颗珠泪落在红裙上慢慢晕开……
                                          “别这样,今后你便是我妻,哭伤身子,对孩子不好,现在,我也算是孩子的父亲了呢……”静默的新郎官扬了扬嘴角,却忘了舒展开眉头。没有人知道,那日表妹告诉他,她怀了那人的孩子时,他的心如坠冰窖。怪不得,那人一夜未归,连面都不愿见就急着出征了……
                                          红烛燃尽,他的世界从此冰天雪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9-27 13:26
                                            上一世,他是太子身边的侍读,未经世面的少年怎敌得过日夜温柔相伴?那颗稚嫩的心终是系在了那人身上。怎知,一方情痴却换那人十里红妆,负了他一世情长……
                                            这一世,他是主,他为仆。心上的锁硬是被那人的悉心照料腐蚀,消失。本以为这次他可以希求,到头来只得那人声声请求,求他成全那段小姐与侍卫的佳话……
                                            上一世负了情,这一生移了心,来生,他再也不要遇见他……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9-27 23:09
                                              “你一直在书房?”说话的男子眉头紧锁,盯着眼前人。
                                              “嗯。”倚在门边的青年轻吐出一个字,便再不愿多言。
                                              “你总是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会生病的,看你一股子的墨味儿。”言辞间,不自觉的伸手,想拂开他那垂落在眼前的发,却被侧身躲开。一时间,伸出的手不知落于何处。终于,还是从袖中掏出一方红贴“他本想亲自来送的,但你知道,他身子弱,不宜出门,便让我代他见见你……”
                                              “我收下了,你回吧,我想休息。”话还未说完便被青年打断。
                                              男子看着青年的脸色有些发白,想是真的累了,便静默不语。只是双目仍在他脸上流转,直到青年再次提出让他离开,才回过神来,眸子暗了暗,却也未多言便转身离开。
                                              徒见背影,青年看不见他嘴角的笑,笑得很苦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9-28 13:09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