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推荐吧 关注:20,986贴子:57,687

【推荐】《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帝凰之神医弃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搂搂来推荐两本小说,穿越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6-27 20:04
    自古二楼归狼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6-27 20:05
      开发!

      第一本:《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又叫《一世倾城》《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四小姐》作者:苏小暖

      介绍:她,21世纪金牌杀手,却穿为苏府最无用的废柴四小姐身上。他,帝国晋王殿下,冷酷邪魅强势霸道,天赋卓绝。世人皆知她是草包废材,任意欺压凌辱,唯独他慧眼识珠对她强势霸道纠缠誓死不放手。且看他们如何强者与强者碰撞,上演一出追逐与被追逐的好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6-27 20:08
        这本书女主苏落,男主南宫流云。女主被青梅竹马的云起刺杀后穿越到碧落大陆。


        身份:逆天大帝与妍华神女之女、珍宝轩少主、未来龙凤族当家主母 未来炼药 殿的会长

        实力:大圆满九星巅峰(之后会比上位神更厉害!)

        炼药等级:精英级皇级炼药师

        师傅:容云(炼药)、黑白双绝(战斗)

        技能:神女剑法、空间奥体神功、灼阳神功、灼阳奥体神功

        拥有元素:木系、火系、空间系、光系

        丈夫:南宫流云

        家人:逆天大帝(父亲)、妍华(母亲)、龙擎天(义父)、小克(义弟)

        年龄:十六万多岁(相当于物质位面的十六岁)

        灵宠:
        小神龙(苏落拥有的第一只灵宠、神龙岛未来王者)

        陨落红莲(天地之初诞生的第一缕异火)

        水晶古树(加强版、可以记录任何事件而不被强者察觉)

        小黑猫(原为独孤大人的灵宠,拥有厄运之体,第一个技能是放毒,第二个技能是厄运之力,第三个技能是占卜问路。)

        碧羽仙藤(苏落取名为小羽,因机遇好,遇到了当年的风舞主神,成为主神手下使者之一,被风舞主神赐予神光,从而扶摇直上晋升为大神,曾在炼药师殿堂被称为毒神。如今的碧羽仙藤是碧羽毒神陨落后的种子自行发芽生长出来,不存在毒神的记忆。)

        小凤凰(极有可能是圣火之体,成为至尊的圣火凤凰)

        坐骑:神族的日月蹄血麒麟兽

        武器:妍华匕首(主神器)、风舞剑(风舞主神主神器)

        十二大骑士之神器:暮云剑、昊天锤、海皇三叉戟、陨日刀、冰心棋子、迦蓝幽索、七色碧霞绫、九阳壹尺(这是解救父母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6-27 20:14
          男主角。龙凤族的继承人,在碧落大陆历练时与苏落相遇相识相爱。
          身份:龙凤族的继承人、碧落大陆东陵国晋王、诡刺的落影大人
          实力:中神(拥有超品级的星座)
          师傅:龙擎天
          技能:龙凤虚影(六重)、神之右手
          拥有元素:水系、雷系、风系、黑暗系
          妻子:苏落
          家人:南宫老爷子(爷爷)、南宫墨渊(南宫家主、父亲)、桓婉凤(南宫夫人、母亲)、南宫墨琛(六叔)、南宫亦清(小叔)、南宫流皓(大哥)、南宫流星(三弟)、南宫珈怡(三妹)
          年龄:十八多万岁(相当于物质位面的十八岁)
          武器:龙血剑
          发小:楚容锦(楚三)、宁天浩(宁大)、林若羽(林四)、北辰影、蓝渲、暗夜冥
          战神营军衔:少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6-27 20:16
            苏落的家人
            逆天大帝
            苏落的父亲,灵界之王,目前行踪不明。
            妻子:妍华
            女儿:苏落
            妍华
            苏落的母亲,神女,目前行踪不明。
            丈夫:逆天大帝
            女儿:苏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6-27 20:19
              吃饭,精彩片段销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6-27 20:31
                精彩片段:
                1.
                “丫头,闲着无聊,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南宫流云神态怡然自得,声音邪魅低沉。苏落仔细想想,应该不会有比现在的情况更差的了,她冷着脸点头,“你说。”“就猜池里那两人吧,如果她们能躲过去不被发现,就算你赢,若是他们躲不过去,便算本王赢,如何?”“赌注是什么?”苏落穷的很。“胜者为王,败者……暖床?”南宫流云凤眸上挑,很有兴致地建议。苏落神色清冷,冷冷瞪了南宫流云一眼,那眼神直白地像在看白痴。南宫流云表示很受伤,他捂住胸口,虚弱地建议:“胜者躺好……败者扑倒?”苏落简直无语了!这个男人还能再无耻一点吗?他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好不好?第一次见面说话怎么就这么露骨呢?她一现代化过的人觉得脸红。“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南宫流云慵懒地拨弄着她耳边发丝,闲闲地说,“难道你非要胜者为王,败者为后不成?若你执意如此,也不是不可以呢。”苏落没好气地翻白眼。“还为王为后呢。你不是太子吧?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苏落揶揄地白了他一眼,干脆道:“哪里有那么复杂?如果我赢了,你欠我一个条件,若是我输了……”“那就亲本王一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6-27 20:52
                  2.
                  “你……”干嘛两字尚未说出口,苏落便感觉到一道浓重的阴影朝她柔软唇瓣袭击而来,来势汹汹,无可阻挡。“唔——”唇瓣被攫住,柔软而炙热的触感,苏落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头晕目眩……眼前是那张放大的脸,这个俊美的不像话的男人正闭眼忘情地吻着她。他的吻强势霸道,如暴风雨□□,在她口中攻城略地。苏落抗拒地伸手去掰他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开,适得其反是:晋王殿下的手有如铁箍般越收越紧,紧的她差点痛呼出声。狂热的吻,铺天盖地,霸道的,强势的,却又不失温柔的。苏落刹那间迷失了自己,酥软地沉醉子啊他的温柔乡中。氧气的殆尽,迫使双唇微分,她大口地喘气着,眼神醉人中带了一丝迷离……等她回过神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凌厉!“啪——”重重一巴掌甩向他的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6-27 20:57
                    没人咩QA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6-27 20:58
                      啊啊QA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6-27 20:59
                        邪王里的精彩语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6-27 21:02
                          好一个阴险毒辣的女人。
                          好一个道貌岸然的男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6-27 21:05
                            苏落,你这辈子注定是我南宫流云的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6-27 21:06
                              龙凤一滴心头血,亿万年不变的契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6-27 21:06
                                你想要征服天下,那么我征服了天下,你是不是就会来征服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6-27 21:12
                                  人若负你 我便杀尽天下人
                                  天若负你 我便血染半边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6-27 21:12
                                    说好了是一辈子,差一年,差一个月,差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6-27 21:1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6-27 21:15
                                        哼唧,木人,下一本明天发。哼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6-27 21:16
                                          楼楼有网盘么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6-06-27 22:34
                                            对了,这两本书都在宜搜小说里有,全本免费的。邪王已经七千多章了,我看小暖打算上万章吧,,还早呢。神医已完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6-28 00:23
                                              一定要选第一个哦(´-ω-`)下面的都停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6-28 00:27
                                                第二本:《帝凰之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试问女子的贞洁有多值钱?大婚当天,她莫名其妙地在郊外醒来,一件薄纱、一身青紫,在众人的鄙夷下,一步一个血印踏入皇城……
                                                她是无父无母任人欺凌的孤女,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铁血王爷。她满身是伤,狼狈不堪;他遗世独立,风华无双。她卑微伏跪,他傲视天下。如此天差地别的两人,却阴差阳错地相遇…… 一件锦衣,遮她一身污秽,换她一世情深。21世纪天才女军医将身心托付,为这铁血王爷风华天下、舔刃饮血、倾尽一切,只求此生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却不想生死关头,他却挥剑斩断她的生路……
                                                医者:下医医病,中医医人,上医医国。神医凤轻尘,以医术救人治国平天下的传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6-28 09: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6-28 09:35
                                                    精彩片段:1.
                                                    凤轻尘只觉得一股热流冲向脑门,就这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呆呆的看着那男,眼也不眨。
                                                      脑不自觉的崩出:“陌上人如玉,公世无双。”的评价。
                                                    这男俊美透着优雅,优雅带着尊贵,尊贵又有着无尽的威严。
                                                      什么话都不要说,只这么静静的站着,便给人一种卓尔不凡、高贵不可侵犯的的感觉。
                                                      一花一世界,一念一清静。
                                                      这个男人,自成一个世界。
                                                      这样的男,是女人的天敌,他有着让天下女人都为之疯狂的本钱。
                                                      这天明明阴沉的可怕,可那男站在那里,身上却有着淡淡的金光,似满天的风华,都被他一人占去一般,让人移不开眼。
                                                      那男早早看到了凤轻尘,却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站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6-28 09:41
                                                      2.
                                                      安平公主并不急着对凤轻用刑,而是站了起来,欣赏着刑罚室内的刑具。
                                                        不嫌脏、不嫌烦的问身边的人,这些刑具的用处。
                                                        “公主,这个叫梳刑,上面全是铁钉,在背后这么轻轻一刮,那肉就会像粉条一样掉下来。”
                                                        “公主,这个是小号的重枷,套进手指和手臂上里面,慢慢增加,直到把手指或手臂压弯为止,这样不会见血,手指和手臂却能全废了,而且再高明的大夫也医不好。”
                                                        “公主,这个叫幽闭,里面全是毛刺,套在下身,让人坐立不安,这里面的毛刺,会将人的下身和小腹全部扎烂。”
                                                      “公主……”
                                                        身后的人一一介绍了起来,安平公主饶有兴趣的听着,眼神却落到凤轻尘的身上。
                                                        可惜,让安平公主失望的是,凤轻尘并没有露出害怕或者恐惧的神情。
                                                        凤轻尘闭着眼、垂着头,一副死气沉沉的样。
                                                        安平公主却不恼,浅笑盈盈的道:“凤轻尘,你别着急,今天本宫有得是时间,为了怕你撑不住,本宫不仅准备了一支百年人参,连太医都带来,无论如何,都会吊着你一口气,让你好好享受。”
                                                        安平公主问了问了,吓了吓了,凤轻尘却没有半点反应,根本没有起到威胁恐吓的作用,有点兴味索然,坐回主位,抬手示意侍卫上前,可以开始用刑了。
                                                        “公主,先用哪套刑具。”
                                                        “陆大人有什么好建议吗?”陆少霖对凤轻尘的维持如此明显,安平公主怎么不知,她这是故意的。
                                                        “公主喜欢就好了。”陆少霖颇为冷漠的道。
                                                        “既然如此,那就先上梳刑吧,本宫记得凤小姐的背,在皇家别院可是受了伤的,不知道这一梳下去,是不是能见到白骨。”安平公主的语气,就好像在谈论,今天天气不错一样。
                                                      凤轻尘幽幽的睁开眼,又垂下双眸,如同枯井一般。
                                                        面对陆少霖,她还能想办法找突破口,可安平公主吗?
                                                        不用想了,她就是巧舌如簧也无用,说不定还会因为她说太多了,而将她的舌拔了。
                                                        “愣着干吗,还不快动手,要是见不到白骨,本宫拿你们试问。”安平公主一拍桌。
                                                        “凤轻尘,我就不信,折不断你的傲骨,陆大人会怜香惜玉,本宫可不会。”
                                                        凤轻尘的平静,让安平公主没有半分成就感。
                                                        在皇宫,只一个仗刑就能让宫女吓得瑟瑟发抖,这凤轻尘还真是有胆识。
                                                        “公主恐怕会失望,凤轻尘绝不会如公主所愿。”
                                                        凤轻尘闭上双眼,任侍卫将形架调转,背对着安平公主。
                                                        教她的教官说,遇到这种变态刑讯手法,可以选择自杀。
                                                        可是……
                                                        死过一次的人,真心的怕死。
                                                        既然她连自杀的勇气都有,又怎么可能会没有面对的勇气。
                                                        呼……
                                                        面对墙面,凤轻尘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双眼。
                                                        无论安平公主用什么刑法,她绝不会吭一声。
                                                        她娘当年在血衣卫大牢,历经四种大刑不吭一声,她也可以做到。
                                                        凤轻尘全身绷紧,等待着痛苦的降临。
                                                        “公主。”侍卫将铁梳双手奉上。
                                                        “等一等,把凤轻尘转过来。”安平公主一抬眼皮,吩咐道。
                                                        她没兴趣看凤轻尘的背,她要看得凤轻尘那张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
                                                        “是。”侍卫照办,将刑架转了回来,又往前移了移,以方便行刑。
                                                      凤轻尘依旧闭上眼,不言不语,好似一切都与她无关一般。
                                                        事以至此,她就是有力也无处使,与其浪费力气做无谓的努力,还不如想着,她能不能撑到安平公主满足她变态的心里。
                                                        “动手吧。”安平公主的眼,闪过一抹狠厉。
                                                        凤轻尘感觉身后一寒,手指不自觉弯曲了起来,如果不是四肢被束,她肯定会全身颤抖。
                                                        她以为她不怕,可现在才知道,所谓的不怕,其实是自欺欺人。
                                                        哪怕做了再多的心理准备,真正面对时,她依旧无法克制心的恐惧。
                                                        怎么办?怎么办?
                                                      救命呀!
                                                        有没有人可以救她!
                                                        凤轻尘咬着唇,无声的呐喊,而她脸部的扭曲,让安平公主心情大好:“哈哈哈,凤轻尘,我以为你在血衣卫大牢被大刑伺候惯了,不会怕,原来你也会怕。这要就更好玩了。”
                                                        “动手。”
                                                        森冷的铁刺刺入凤轻尘的肌肤,血珠冒出。
                                                        “唔……”凤轻尘忍不住痛叫一声,背部僵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6-28 09:50
                                                        你们猜有木有人来救轻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6-28 09:52
                                                          看过啊,还在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6-28 09:54
                                                            啰嗦的要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6-28 0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