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尾蛇的纪录吧 关注:4,644贴子:10,345

016夜晚的聚会 【占坑+机翻+脑补】欢迎校对+补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突然间有动力了
求回复
不务正业的拉面师傅镇楼



回复
1楼2016-06-25 00:09
     相貌很年轻。估计还不到二十岁。
    服装非常的引人注目。镶嵌金线刺绣的深紅ジュストコール、用线刺绣衬托的黑色ヴェスト。脖子上挂着的是像要发出光芒的白色领带。就像王都的晚会里打扮的非常美丽的男人一样,可惜的是那张朴素的脸。绝对不是说难看之类的、倒不如说是五官整齐、但怎么也看起来缺乏那种奢侈的气息。平静的浮现微笑的表情、与那件服装结合起来让人出生一种困惑的印象。做伴的家臣青年,倒是非常的相称。

    「――谢谢、哥哥的代言人在哪里? 欢迎来到玛尔兰。我是托里乌兹」

     好好打招呼的姿态、给人一种人好而且不熟悉世故的贵族名门子弟的印象。盖尔有点质疑的看着这个男人,曾经听过的有着各种各样恶评的仿佛都要忘记了。
    别忘了。这个青年貴族可是、布洛森努の社交界中让奥布尼尔家的名声败落的せ元凶。【奴隷殺手】、【人喰い蛇】有着那个忌讳名号的男人。
    这个著名的男人莞尔的微笑了。

    「不好意思、子爵阁下自己出来迎接真是诚惶诚恐。果然、在今天这个可喜的日子、作为你哥哥的代言人真是三生有幸」

     浮出牙齿做着如同已经演练好的寒暄。先前青年的谩骂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根据贵族社会的传统、盖尔以下『緑の団』的团员、作为对显贵的礼仪全部单膝跪地。
     奥布尼尔子爵はこちらに気づいて小首を傾げた。

    「啊咧、那边的各位是?」

    「他们是道中雇佣作为護衛的冒険者」

    「了解。最近街道也很不安。……请你们自报家门」

     因为准许了、盖尔把头抬上来。

    「带领小队『緑の団』的队长,盖尔」

    「好像有听说过、等级是?」

    「是。在公会里受到C級的评价」

    「C級……中堅的中堅吗。道中雇佣这种護衛、这个人数也确实妥当」

     意外地对冒险者的情况很详细的奥布尼尔。不对、毕竟是数年前君臨王都冒険者【銀狼】的飼主,这样考虑的话、有这种认知是当然。
    【銀狼の优妮】。盖尔几次与她擦肩而过。那是一个不知道在想什么、無表情的可怕女人。手段极高几乎没有失败、短期解决大量任务的独行者怪物。考虑到宅邸里有着那个女人的存在、进行工作就不由得不寒而栗。


    收起回复
    5楼2016-06-25 00:10
      膜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6-25 00:11
        喔⊙ω⊙期待好几天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6-25 01:23
          深夜福利


          回复
          10楼2016-06-25 02:03
            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6-06-25 02:12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6-25 06:19


                回复
                14楼2016-06-25 06:20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6-25 07:54
                    感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6-06-25 08:32
                      赞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6-06-25 11:21
                        shuishui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6-06-25 13: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6-25 13:46
                            「真是令人怀疑,那个话」

                            「是吗? 好像听说过是那个錬金術師在进行不老不死的研究」

                            「荒诞无稽的借口哟,那个呢。所谓炼金术、就是让物質変化的一种魔法而已。把薬草調合后变成回复药、让武器与防具赋予魔法变成礼装。那种就是把物体进行各种变化的炼金术、怎么想也不可信吧」

                             魔導師的言葉非常辛辣。学得了魔法的真摯、因此延长了寿命、因此讨厌沉醉于迷信而给予恶评吧。
                             是不是感觉有趣的反应,年轻的野伏戏弄着

                            「那个、难道说? 那是子爵实际上是好人?」

                            「一刀切的不允许的哦。炼金术是历来的学问、但是学习的人都不一定是好人。而且还是那种杀死奴隷的极悪之人、不用想也不会是好人」

                            「錬金術師全部都是変態呢、只是那个子爵是特別変態而已」

                            「嘛、那种事情。実際上、王都時代就已经有活着的奴隶了、只是不允许被入住宅邸而已。那时候就有好几个人跟着一起离开王都了」

                            「并且、这里面还有着那个【銀狼】」

                            「不要说了、我不要想起那种讨厌的事情」

                             盖尔不禁按住太阳穴。
                             【银狼】的最终评价是于自己相同的等级C。但是,实际也有传言说有着与等级A同等的实力。像証明那个传言一般,曾经有一次与等级B冒险者起了争执、甚至单枪匹马的殲滅了对方。

                            「而且,还有一个人也是冒险者」

                            「圣加仑出身的使用【両手剣】的等级B剣士吗。」

                            「雅哩雅哩。真是感到为难」

                            「啊、要在比自己强大的两个冒険者眼皮子底下调查是吗?」

                             調査。
                             以護衛名义在宅邸里潜入调查是『緑之団』的目的。
                            委托人便是奥布尼尔本家当主的伯爵、莱纳斯・斯特莱茵・奥布尼尔。
                            ――对于弟弟的悪癖有没有变本加厉的調査。在前往領地的途中、都没有收集到任何可疑的情报。在王都调查的官吏们、已经被贿赂的可能性很高、因为就连焚烧奴隷的情报都没有。如果抓住那个证据、这个秘密只要公开就能够让人说三道四了。
                             总之自己就是兄弟暗斗的棋子。


                            收起回复
                            22楼2016-06-25 20:46
                              「――但是、他不老实啊」

                               对于不得甘愿成为貴族的走狗而悲哀也没用。这几年、自己与『緑の団』的冒険者对于躍進可能性越来越暗了。可以说是看见了界限。在中堅的位置上坐久了、就开始发行以及难以成長了。盖尔知道、冒険者要提升等级成为上位的话、就需要进行必要的补足。比如说进行戦闘与探索的才能、以及向困難挑战的冒険心。具体的并不知道。然而、已经好几年在B級的壁障面前原地踏步了。

                               有了那个自觉后,他们发现了不知不觉便开始寻求稳定的收入。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毎日、与同期还有前辈对于资源的争夺、新星的崛起、能够确信估计不久后就要衰退了。如果有注意到的话会发现盖尔都要三十岁了、伙伴的重战士同样也是这种情况。像那样的诸多原因而苦恼,而害怕,最后厌烦了。魔導師与野伏还是二十多岁、这个业界也有十年之久了。彼而且、也有着成長变慢的自觉。也觉得长期这样继续下去,也无法爬到高位。
                               这样的话怎么办? ……只有辞去别当冒险者了。但是、也只能光说不动而已、除了能够战斗以为做不到任何事情的自己、事到如今再也无法回归寻常的生活了、估计也会落得成为以暴力为業的犯罪者。
                               话说到这里为止。甘愿成为貴族的走狗、为政争斗争从事諜報工作。虽然那是条艰难的道路、至少对方是寻常的人。向故事一样只身一人打到怪物、离开人群到达秘境处修习、或着说哼着小曲与大人物进行交锋这种事情实在没有必要。盖尔觉得这边还是有魅力的选择。
                               幸运的是、年轻的莱纳斯从小培养的冒険者不在了。如果自己们占据那个位置,那么估计后半辈子就衣食无忧了。这样的污秽的角色、没有信赖关系没有的新人不能当。现在、在伯爵的手力、自己就是一颗弃子。现在必须让他意识到自己是能够长期使用的棋子、是不容易失败的。这样计算着。

                              「虽然是很辛苦的工作,但这是最后一次了。只要完成了、就能够在伯爵家领薪水了」

                              「也是从与怪物拼个你死我活的每天的告别,」

                              「如果做得好、甚至能偶成为家臣哦!」

                              「为此,此次不能失败」

                              「啊」

                               完毕、盖尔往掌先扣拳を叩。兵营的屋子响彻着干燥的声音。

                              「为了我们的未来。就算对方是【銀狼】和【両手剣】之类的人、也要打到……!」



                              就这样子、夜里。


                              收起回复
                              23楼2016-06-25 20:46
                                 房子的大厅里有几个圆桌排列、而且盛饭菜的碟子被狭窄地放置着。是領民献上的吗、肉類里有着牛、羊、猪、鳥各種充実着、冒着各种香味和热气的汤。比较是在多山的国境呢、不够也有因该是越过国境在商都卡纳莱斯购买的、鱼类和贝类之类的也有。其中大人手臂一般大的海老の蒸し焼是压轴。
                                 这是玛尔兰領主托里乌兹・修日南・奥布尼尔为了庆祝新宅邸而落成的一个宴会。为了这一天的努力的奢侈凝聚了很多的座位。本来平民是会被赶出场的、但是这次宴连领地内的富农也被邀请参加了。以那个推理的话、属于使者的護衛的『緑之団』、自然也是受欢迎之列。
                                 贵族,商人打扮的身姿、对装甲装束的冒险者们来说很不舒服。焦急的等着宴会的开始、终于托里乌兹·奥布尼尔出现在讲台上。

                                「各位,对于今天有幸参加庆祝这个宅邸完成的集会的各位,非常感谢」

                                 重立的子爵家的主人,用那样的言词开始寒暄、

                                「――嘛、象自己一样毛孩子也说不出什么冗长地长谈。总之、请各位尽情地享受吧。以上」

                                 ……然后,迅速地拉开帷幕。
                                 在盖尔看来,就像是开玩笑一样。一般都要说出对国王和教会的感谢之类的话,说出包容之类的话来,但是就这样开始了? 周围的宾客们也都非常惊讶,露出惊讶的表情或者失笑。那个叫维克多的青年家臣啊、你眼睛里还有着羞恥二字吗。

                                「……这可不像属于伯爵家的人应有的举止」

                                「わ、是为了不让我们等着费气吧?」

                                「愚蠢,就算是为了展现感谢之礼的意思,首先也必须要以语言为主」

                                「着子爵说是被赐予的,但实际是被放逐的,就得到了吧……」

                                 像是貴族的年老长者、表现出露骨的不快感。喝着葡萄酒说着吃惊于灰心的言语。
                                 当然、把心里话全部说出来这种不礼貌的做法是不会做的。因为这个原因,下面的宾客的都因为托里乌兹做法摸不着头脑地窃窃私语。

                                「领队。关于那个男的、我们即使不调查、那些不好的传言也不是也能够轻易找到吗?」

                                「嘘!」

                                 愚蠢的说漏嘴的野伏,真不知道内心是怎么想的。
                                 即使不是完全知道礼法的盖尔也知道、托里乌兹·奥布尼尔的除了行为举止有点问题外。老实说,那个孩子气似的青年在贵族社会中这样做下去也并非是没有问题。无论怎样对与集在这个场上的全体相关贵族人员来说已经是没了好印象,反而使得有了愚昧的坏印象。并且那个消息会登上社交界的信息网,眨眼之间传播下去。那一点是冒险者的自己也明白。同行已经的擦亮眼睛竖起耳朵在收集情报了,哪个世界都一样。


                                收起回复
                                24楼2016-06-25 20:46
                                  「……是。谢谢你,主人!」

                                   叙述礼仪的言词中,充满着无法形容的百感激情。

                                  「……」

                                  「……」

                                  「……」

                                  「……」

                                   盖尔对着光景唖然了。
                                   现在的声音是什么?
                                   拼命象隐藏胸的心跳一样的,微弱地颤动的声音吗?
                                   现在的真的是那个【银狼】发出的声音吗?

                                  「呐啊、领队」

                                  「什么」

                                  「认错人了,不会吧?」

                                  「但是,太好了……」

                                  「不过、那张脸确实没有搞错……」

                                  「名字也一样啊……」

                                   虽然有她在贵族们被调戏时,还是默默忍耐的冲击。
                                   那个可以说是因为職務的原因而忍耐的解释。
                                   但是、现在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怎样看也是因为自己被担心而感到喜悦。而且还相当热烈。

                                  「怎么说呢、简直就是普通的女仆一样感到喜悦的样子……」

                                  「这样的话、与那个主人的关系不就是――」
                                  「请等一下!这样就是那个【銀狼】本来的形象!」

                                  「因该怎么说嘛、如果是同名而且相似的別人还比较容易理解」

                                  完全同意、盖尔点头。
                                   如果仔细观看、现在的优妮也是毫无心思工作的様子。依旧是看不出表情,但是,总感觉脚步有点轻快。外行人看来不出来吧、即使几次迎面擦肩走过的程度、只要是曾经认识她的人,都能够发现。之前就像是猛兽经过的緊張感、和现在的她比起来、简直判若云泥。那个与真正的女仆别无二致。

                                  「【銀狼】可以认为衰弱了……吗? 这个」

                                   否定魔导师的话的线索,没有立刻找到。
                                   并且稍微考虑也同意了。
                                   盖尔理着複雑的想法开口了。

                                  「但是。也得考虑会变回从前的那个可能性。与那个比起来,我们要是衰弱的更加松缓就没有意义了」

                                  「但是。也听说了还有另一个人冒险者了?」

                                  「【両手剣】的圣加仑剣士吗」

                                  「或许、是为了扶持【銀狼】而雇佣的?」

                                  「……说许有可能」

                                   注意到的时候,夜也深了。宴会也不久结束了、盖尔的工作也开始了。

                                  「反正,不能疏忽大意。我们要工作直到完成为止」

                                   那样说完,自己和他人都勒紧了气。
                                   乘着家人数岁的夜深人静的时候、为黑夜乘到各个角落开始调查这个邸宅。因为宴会招待客人住宿,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好象没有过于严格戒备。现在最大的懸念是【銀狼】的脅威变弱了多少、不过就算削弱了多少也不会变成容易的工作就是了。


                                  收起回复
                                  28楼2016-06-25 20:47
                                    016夜晚的聚会【完】


                                    收起回复
                                    29楼2016-06-25 20:47


                                      回复
                                      30楼2016-06-25 20:55
                                        感謝翻譯~~~


                                        回复
                                        31楼2016-06-25 21: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6-25 21:53
                                            感谢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6-06-25 23:30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6-06-26 00:01
                                                哇~一大波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06-26 00:27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6-06-26 08:04


                                                    回复
                                                    37楼2016-06-26 08:20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6-06-26 10:15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6-06-26 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