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浩宝儿吧 关注:35贴子:390

离婚那些事(改文,已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可能很多人都看过这篇文吧,楼主也是因为当初被它的清新文风吸引了才发这篇文的,希望各位看官看文愉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6-15 11:00
    知道不给你们放镇楼图你们是不会进来的,所以我找了几张大致符合文章的图片。可是我不会合并,如果有人会的话,可以在底下留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6-15 11:12
      这图片为什么发不上去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6-16 11:42
        那我删了照着发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6-16 11: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6-16 11: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6-16 11:55
              也就他们俩这颜值能经得起我这么照了,可惜楼主真的不会弄图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6-16 11:57
                好惨哦!我说怎么怎么找也找不到这篇文了呢,原来被吧务给删了,找半天才找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6-16 12:39
                  这篇文是被度娘删了吗,为什么怎么也发不上去


                  回复
                  18楼2016-06-18 18:44
                    她飞快的洗完脸,用手拨了两下身前的卷发,急哄哄地奔到衣柜面前。衣柜里整齐地悬挂着琳琅满目的衣服,宝儿端撑着下巴考虑了三秒钟,开始动手拿衣服。白色折叠衬衫,深蓝色无领外套,黑色休闲通勤裤。ok!
                    从客厅的沙发拿过肉粉色手提包,宝儿套上摆在门口的平底皮鞋,从大楼里冲了出去。到达小区门口时,是7点24分。这个小区就在她工作的学校附近。以前每天早上都是郑允浩开车送她去的。十分钟就能到,但是今天,作为郑允浩的前任太太,很显然她享受不到这项服务了。
                    坐公交车肯定是来不及了,前面的路口倒是可以等出租车。因为现在这个点打车的人不多,所以只有两三个人站在那里。宝儿小跑了过去,加入等车的队伍。很快就有一辆出租车远远地开了过来,宝儿感觉身边的整个氛围都变了。
                    有什么东西在燃烧。
                    是斗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6-18 19:02
                      度娘不能再删我的帖子了,再删我就要疯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6-18 19:03
                        原本惬意的站着的人全都挺直了脊梁,望眼欲穿的看着开过来的出租车。车子停下的时候几人争先恐后地涌了上去。最先触到门把手的是一个穿着西装的小平头,他抢到先机之后其余几人都讪讪的回了原位。小平头得意洋洋地整了整自己的领带,打开车门,绅士地回头来对宝儿道:“这位女士,你要坐车吗?”
                        宝儿意外地看着他,用手指了指自己:“我”?
                        “是的。”她他侧开身子,对宝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其余几人兴趣盎然的看着他们,眸子转了转,迎着周围人各异的眼光,走了过去。待她坐上车后,小平头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略为羞涩的递给她:“你好,我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6-18 19:11
                          “我知道,你叫雷锋。”宝儿笑着将名片又塞回了他的手里,“啪”的一声关上车门,“市一小,谢谢。”
                          出租车师傅一踩油门,车子无情地绝尘而去。
                          小平头在汽车尾气中风化。
                          宝儿从包里拿出化妆包,翻了个小镜子出来。开车的师傅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是老师?看上去还很小啊。”
                          宝儿一边往自己脸上拍着bb霜,一边对司机道:“我今年都满24了。”正因为她脸看上去比较小,所以才需要化一点淡妆让自己显得成熟点。
                          司机笑着道:“我小时候的老师要是也像你这么漂亮,我现在一定是个科学家。”宝儿也笑着道:“师傅你嘴这么甜,生意一定很好吧?”
                          司机哈哈哈地笑了起来,魔性得如同刚从沉睡中苏醒的恶魔。
                          此时的郑允浩已经围着学校新区花园晨跑了一圈,他回到学校给他提供的单人宿舍,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七点三十三,不知道宝儿现在到学校了没有。他翻到联系人名单,指尖在“宝宝”两字上停顿了几秒,把手机放回了原位。
                          七点四十分时,宝儿乘坐的出租车停在了S市第一小学的校门前。宝儿付了车钱,嘴角勾起一抹笑走了进去。


                          回复
                          23楼2016-06-18 19:12
                            郑允浩接着道:“这次考试的成绩将记入期末成绩的20%。”他说着把卷子分发下去,又好心地提醒道,“因为我离婚了,所以这张卷子会很难。”
                            同学们:“……”
                            作为一个数学老师,你不能干这么没有逻辑性的事!
                            两堂课考试下来,他们才知道郑允浩嘴里的很难是有多难……教授为什么有那么多题我连题目都看不懂!
                            虽然大家被一张卷子折磨得死去活来,但也有不少人收获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郑教授他离婚了!
                            交完卷子后同学们三三两两地离开了教室,一个高挑的女生走到讲台旁,含羞带怯地问道:“郑教授,你真的离婚了?”
                            郑允浩正在整理试卷,闻言抬眸看了她一眼:“学校禁止师生恋。”
                            女生愣了愣,更加娇羞地说道:“我还有一年就毕业了。”
                            “那个时候我也再婚了。”杨洋拿起试卷,往前走了两步,“当然,对象不会是你。”
                            女生:“……”
                            中午十一点四十,市一小上午的课程全部结束。宝儿组织好班里的学生排队出了校门,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小炒店买了两份炒饭,先去学校的小食堂看了一眼中午留校的学生有没有乖乖吃午饭,然后才返回了办公室。


                            回复
                            26楼2016-06-18 19:16
                              姚老师正一个人坐在里面玩手机,宝儿递给她一份炒饭,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她瞟了一眼亮起的屏幕,竟然是郑允浩发来的信息。
                              “咳咳!”一粒米饭呛到了气管里,宝儿猛地咳了起来。旁边的姚老师看了她一眼,凉凉地来了一句:“据说全球每天有12万人死于吃饭噎死。”
                              宝儿抽了抽嘴角,点开了手机上的未读信息。
                              “宝儿!你跟你同事说我是同性恋?!”
                              宝儿:“……”
                              她看了旁边的姚老师一眼,用手机登陆ins,翻到了姚老师早上发的一条ins。
                              校长今天没梳头:男神离婚了,可他竟是一个基佬,我该不该去做手术?[笑cry]
                              宝儿趴在桌子上闷笑了起来,杨洋的ins是她注册的,还顺手帮他把自己关注的人全都关注了一遍。她忍着笑,给郑允浩回复了一条信息:“我可没这么说,你看到的完全出自于她的个人想象。另外,她只说男神,你就自动带入你自己,你的脸是有-__________________-这么大吗?”
                              信息发出去后便石沉大海,宝儿想郑允浩该不会是气得直接把ins注销了吧?不过他真的知道怎么注销ins吗哈哈哈哈。
                              她吃进一口培根炒饭,给姚老师的ins点了个赞。


                              回复
                              27楼2016-06-18 19:18
                                ☆ 、第5章约吗
                                下午的课两点开始,宝儿因为昨晚熬夜看小说,今天愣是睡到了七点五十才醒过来。
                                她揉了揉压得有些发麻的手,拍了自己的脸几下,才收拾起桌上的课件离开了办公室。走到五年级二班的教室门口时,她提起一口气,露出一个笑容后,抬脚垮进了前门。
                                值日生一见她进来,就精神抖擞地高喊道:“起立!”
                                同学们齐刷刷地站了起来:“老师好——”
                                “同学们好。”宝儿让大家坐下,笑盈盈地开始讲课,“今天我们要学习的是造型,在学习之前,先我们来了解一下什么叫做‘型’。”她拿起桌上的几个水果模型,开始跟大家讲解物体的形状。
                                坐在最后一排的梁明灏小朋友偷偷地从课桌里拿出手机,发了条微信给自己的舅舅:“我们美术老师又开始讲只有小学生才会听的东西了。”
                                对方两分钟后发来了回复:“我记得你就是小学生。”


                                回复
                                28楼2016-06-18 19:22
                                  梁明灏:“我是一个已经学了两年素描的小学生。”
                                  舅舅:“比起这个我更在意你们上课的时候竟然能玩手机?”
                                  “理论上是不可以的……”梁明灏刚输入完这几个字,还没有发出去,就见宝儿朝自己的方向看了过来。他把手机塞进书包里,对着宝儿笑了笑,宝儿一边讲课,一边对他回以微笑。
                                  等宝儿把目光移开,梁明灏又掏出手机,删除了刚才的那句话,重新编辑了条信息发过去:“不过我们老师长得很漂亮,像宋瑾。”
                                  舅舅:“宋瑾是谁?”
                                  梁明灏:“你竟然不认识宋瑾?!”
                                  他震惊地把这条line发送出去后,才发现宝儿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
                                  宝儿低头看着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梁明灏同学,上课时间不能玩手机的。”
                                  梁明灏收起手机,对胡冰卿干笑道:“对不起胡老师,我再也不敢了。”
                                  宝儿笑着点了点头,转身朝讲台走去。梁明灏把美术书立在课桌上,又把手机摸了出来。
                                  “了解了形状的多样性和统一性之后,我们现在要试着用不同的形状来完成一副构图……”宝儿站在讲台上,朝梁明灏的方向看了一眼。呵呵呵,你以为把书立在桌子上我就看不出来你在玩手机了吗!


                                  回复
                                  29楼2016-06-18 19:23
                                    下课以后,宝儿收起课件,单手抱在怀里走了出去。踏出教室的门后,她收起脸上的笑容,揉了揉自己的腮帮。又笑得有些酸了……
                                    在办公室门口遇到了姚老师,姚老师看见她手上的蜜桃手机,一脸羡慕地道:“我猜一定是梁明灏的,他家真有钱。”
                                    宝儿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喝了一口水润嗓子。姚老师站在她旁边,拿起蜜桃手机研究了阵:“这个比起9来多了什么功能?”
                                    宝儿一本正经地道:“指纹识别功能,听说只要主人以外的人触碰,就会自动拨号到警察局。”
                                    姚老师:“……”
                                    她讪讪地放下手机,又去准备下堂课了。
                                    宝儿今天一天的课都上完了,认真地考虑起来是坐在这里等到下班,还是提前备一下明天的课。
                                    然后她考虑到了下班。
                                    值日生还留在教室里做卫生,宝儿把梁明灏拧进了办公室,等着他的家长过来。
                                    对面桌教语文的戴老师也正在训学生,宝儿听她从“到底该不该用橡皮擦扔同学”一直说到“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终于见一个家长慌慌张张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可惜是对面那个学生的家长。
                                    家长一看见自家垂头丧气挨批的孩子,就非常主动地先跟戴老师道起歉来:“卡老师,对不起,我家孩子又给您添乱了!”
                                    “噗!”宝儿差点没把嘴里的水喷出来,总算是忍住了笑,可是站在一旁的梁明灏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戴老师憋红了一张脸,跟家长纠正道:“我姓戴!”
                                    这下连刚才挨批的孩子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戴老师当然姓戴,只是因为她长得很胖,所以每次经过教室门时同学们都担心她会被门卡住,于是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卡门。熊孩子们天天卡老师卡老师地叫着,导致许多不明真相的家长都以为她真的姓卡。


                                    回复
                                    31楼2016-06-18 19:27
                                      宝儿笑了笑,看着他道:“特别是跟他聊天的人还在讨论非常低俗的话题。”
                                      李赫宰:“…”
                                      他低头看着梁明灏,严肃的问道:“你刚才在和谁聊天?”
                                      梁明灏答:“舅舅啊。”
                                      李赫宰笑里藏刀的看了他一眼,抬起头来对宝儿说:“一定是他的大舅舅,他这个人老不正经,呵呵。”
                                      宝儿也呵呵了一声:“这次就算了,下次要是他还在课上玩手机,没收了就要等到期末才还给他了。另外,让学生把这么贵重的手机带到学校里来,如果弄丢了会很麻烦的。”
                                      “我知道了,以后都只让他用直板机,给老师添麻烦了我很抱歉。”李赫宰的笑比窗外的阳光还要和煦,梁明灏撇了撇嘴,在心里切了一声。
                                      “好吧,那今天就这样。”宝儿看了看时间,快五点了,她也想早点下班。
                                      李赫宰跟她道别,拉着梁明灏往外走了两步,又突然回过头来问道:“权老师,冒昧的问一下,你的全名是权宝儿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6-06-18 19:42
                                        私信发出去以后,宝儿又有点后悔。自己就这么跑到作者的ins上抗议,要是作者一气之下把她挂出来,那她不是要被黑到世界尽头?不过对方这么大一个神,应该不会如此小肚鸡肠吧?
                                        ……早知道刚才应该注册一个小号再发私信的。
                                        宝儿忐忑地退出ins,找了部电视剧来看。一集结束后,她终于觉得有些饿了,思想斗争了三秒,她起身去厨房炒了个番茄炒蛋,将就着吃了顿晚饭。
                                        离了婚就是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菜炒得咸了淡了,也没有人挑剔你。
                                        她飞快地把盘子洗干净,回到电脑桌旁登上了小企鹅。一个葫芦娃的头像跳得十分欢快,胡冰卿顺手点了一下。
                                        “小宝儿,下周又要开班啦,明天有节试听课,安排的是场景,你来不来?”
                                        发信的人是李云喜,她毕业之后和男朋友在网上开了一个绘画培训班,宝儿是他们的老师之一。她眯着眼睛想了想,没了郑允浩在这个屋子里,她的时间好像一下子多出来许多,刚好可以用来兼职。手指飞快地键盘上敲击,宝儿发了一个ok的手势过去:“把教室给我,还是七点半?”
                                        李云喜几乎是秒回:“试听课两个小时,八点开始。”
                                        “好的。”
                                        “你最近闲了?是不是郑教授又忙论文去了?”
                                        宝儿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自己离婚的噩耗告诉她——要是告诉李云喜,说不定明天他们全家都知道了。虽然明白纸始终包不住火,但是……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吧,她实在还没想好该怎么面对她妈妈。
                                        说起来,郑允浩的父母知道这件事了吗?他们两个都是研究人员,平时比郑允浩还要忙,她和郑允浩结婚一年,也就见过他们两次。
                                        在这种家庭里长大,难怪郑允浩会性格扭曲。


                                        回复
                                        37楼2016-06-19 09:42
                                          宝儿不自然地转过身,继续擦桌子。
                                          大扫除结束后,宝儿回到班里,听着科代表一个一个地传达完各科作业,又上讲台讲了十分钟周末的注意事项,终于将早就迫不及待的同学们放了生。
                                          宝儿自己也松了口气,周末又可以睡两天了。
                                          等她收拾好东西走到校门口时,那辆红色的玛莎拉蒂还停在那里。李赫宰倚着车身,香车美男的画面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宝儿单肩挎着包,走上去问道:“李赫宰,你等梁明灏吗?他早就走了啊。”
                                          听到宝儿的声音,李赫宰直起背脊,回过头来看着她:“我是在等你。”
                                          “等我?”
                                          李赫宰对她笑了笑,绅士地拉开车门,对她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可以和你共进晚餐?”


                                          回复
                                          48楼2016-06-19 14:01
                                            宝儿的眉心一跳:“这件事你还要再说十年吗?你当时才三岁怎么带你……”
                                            “嘘。”亦枫突然打断宝儿,故意凑在她耳边低声道,“出现了。”
                                            宝儿突然有一种自己在拍警匪片的感觉,她下意识地屏住呼气,偷偷回头瞧了一眼。身后真的有一个女生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们,一头齐耳短发,打扮得很清爽干净,一点也不像是跟踪人的变态狂。
                                            猛地,女生的目光和宝儿对上了,宝儿忙不迭地扭回头来。她轻轻喘了口气,就听见身后传来了哒哒哒的脚步声。
                                            很快,女生跑到他们身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亦枫微微皱了皱眉,神情有些不耐烦:“你到底想怎么样?”
                                            女生只是看着宝儿,眼神分外专注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祈求:“请问……你是他的女朋友吗?”
                                            那个眼神让宝儿不忍心骗她,可感觉到亦枫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正在收紧,她赶紧笑了笑道:“我是啊,你是他的同学吗?”
                                            女生的脸色白了白,好似受了什么委屈一般轻轻咬了咬下唇:“你真的是他女朋友吗?”
                                            “……嗯。”
                                            树梢的风似乎都停止了,只有女生的裙摆还在不安摆动。
                                            宝儿今天见识到了三秒落泪的绝技,面前的女生眼眶一红,“呜哇——”一声就哭了出来。眼泪就跟泉水一样往外涌,鼻涕也毫不客气地流了下来。宝儿看得有些呆了,她幼儿园以后就没有这样哭过了。
                                            女生哭得太伤心,路过的学生无不侧目。宝儿尴尬地想上前安慰她两句,女生却只看着亦枫,哭着说完“我以后不会再缠着你了”后,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跑走了。
                                            宝儿和亦枫还愣在原地,表情都有些僵硬。宝儿拍掉亦枫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侧头看他:“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残忍啊?”
                                            亦枫郁闷嘴角动了动,声音干巴巴的:“……长痛不如短痛。”
                                            迎面走来两个女生,正在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
                                            “刚才那个女生哭得好伤心啊,是不是失恋了啊?”
                                            “我看是。说起来,你听说F大学的郑教授离婚了吗?”
                                            宝儿的心咯噔一下,完了完了!郑教授已经红到这个程度了吗!
                                            她急急忙忙地想把亦枫拖走,亦枫已经先她一步走到两个女生跟前,皱着眉头道:“你们说什么?郑允浩离婚了?”
                                            “我、我也是听F大学的朋友说的……”说话的女生愣愣地看着亦枫,怎么这个小帅哥也是郑教授的粉丝?
                                            亦枫回头看了宝儿一眼,宝儿心一慌,还来不及解释什么,亦枫已经冲了出去。宝儿追着他出了校门,见他上了一辆出租车,也拦下一辆车,飞快地窜了上去:“帮我跟着前面那辆车,谢谢!”
                                            司机好久没遇到这样的场面了,顿时激动地问道:“追男朋友吗?”
                                            宝儿道:“捉奸!”


                                            回复
                                            56楼2016-06-19 14:32
                                              ☆ 、第11章暴露


                                              正值午饭时间,F大学的学生正在享受自己悠闲的周末时光。
                                              一个修长的人影从校门口飞快地闯了进来,和周围的一切显得格格不入。
                                              郑允浩早上的时候去了一趟教研室,这会儿刚从楼里出来。他看了看时间,决定先去食堂吃午饭。刚转过身,就听有人在背后叫他:“郑允浩!”
                                              这个声音绝对算不上友善,甚至可以说有些凶恶,不过郑允浩还是回过了身去——因为他听出来这是亦枫的声音。
                                              亦枫的黑发因为剧烈的奔跑而显得有些凌乱,他冲到郑允浩面前的时候,没有丝毫的减速,抡起一拳就朝他的脸上打了过去。带着凉风的拳头准确地吻上郑允浩的下巴,郑允浩被揍得退后两步,抿了抿自己发疼的嘴角。
                                              亦枫居高临下地站在他对面,身上的怒气并没有因刚刚挥舞出去的拳头而消散分毫:“郑允浩,当初是你一声不吭地娶了我姐,现在才一年你又不声不响地跟她离婚,你当我姐是什么?她嫁给你以前连男朋友都没交过一个,还为了你放弃留学,你就这样对她?你凭什么?!”
                                              他怒气冲冲地说完一大段话,又捏起拳头准备再给郑允浩一拳。
                                              “亦枫!住手!”宝儿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一把拉住亦枫的手,“这里是学校,你在做什么?”
                                              亦枫咬了咬后牙,甩开宝儿的手,站在原地没动。宝儿回过头去看郑允浩,他的嘴角泛着点青色,还渗出几根血丝,宝儿有些着急地上前扶住他的胳膊:“郑允浩,你没事吧?”
                                              “我没事。”郑允浩摇了摇头,却是没有挣开宝儿的手。宝儿从手提包里翻出一包纸巾,帮他擦拭嘴角的血丝:“你平时不是经常健身吗,这一拳你明明躲得开的吧,干嘛要站在那里让他揍?”
                                              郑允浩道:“他看上去很生气,这样或许能让他好受一点。”
                                              宝儿抽了下嘴角,亦枫这个死小子下手也不知道轻一点,幸好教研大楼这边人不多,否则被学生看到不知道要传成什么样。亦枫看着她那小心翼翼的动作,忍不住冷笑了一声:“他都跟你离婚了,你还管他做什么?”
                                              宝儿回头过来,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他一眼:“我们是和平离婚,他没什么对不起我。而且郑允浩是教授,你在学校动手打人,影响很不好。”
                                              亦枫嘴角勾起一个讥讽的弧度:“就是要让别人看清楚这个人渣的真面目。”
                                              宝儿有些生气了:“我都说了我们是和平离婚。”
                                              亦枫气急败坏地看了她一眼:“我懒得管你的事了,你自己回家跟爸妈解释吧!”
                                              宝儿看着亦枫飞速离开的背影,一下子蔫了。他要回去告诉爸妈吗?她没想到这一天竟然来得这么快啊!
                                              郑允浩看着她,询问道:“需要我过去帮你解释吗?”
                                              “……不用了。”如果他过去,宝儿相信这次她爸真的会打死他,“既然你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等等。”郑允浩叫住她,眼里的光影就像经过精心雕琢般蛊惑人心,“喜欢玛莎拉蒂吗?”
                                              宝儿只愣了一瞬,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看着郑允浩,嘴角勾着一点得意的笑:“如果参照物是哥德巴赫,那他确实更有吸引力。”她说完冲郑允浩挥了挥手,还不忘叮嘱道,“记得吃药哦,教授。”
                                              郑允浩看着她的背影走远,转身朝另一边走出。转角处站着一个人,沉静得快要跟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回复
                                              57楼2016-06-19 14:37
                                                郑允浩抬眸看着她,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宝儿晚上留在了爸妈这里,虽然她已经搬出去了一年,但她的房间还一直为她保留着。
                                                她躺在床上,看着房里摆着的自己大学时期的照片,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寝室里的阿花和男朋友谈了四年,最后在毕业那天分了手,一直单身的她却和郑允浩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这件事成了603寝室的最大奇迹,她更是被室友称为逆袭的单身汪。可是这又怎么样呢?这场婚姻仅仅一年便走到了终点。
                                                房门被敲响了两下,宝儿放下相框,盘腿坐了起来:“进来吧。”
                                                妈妈打开门,端着一个果盘进来了。宝儿拿起一瓣橙子塞进嘴里,看着她道:“妈,什么事啊?”
                                                妈妈放下果盘,在她身边坐下:“也没什么,就是你爸不放心你,让我过来跟你谈谈。”
                                                宝儿咽下橙子,微凉的果汁让她轻轻一颤:“我没事啊。”
                                                “宝宝啊……”
                                                “妈,都说了不要叫我宝宝了啊!”宝儿的眉毛被她叫得抖了两下,因为她属羊又叫宝儿所以她妈给她取了“宝宝”这个乳名,可她都这么大了她还喜欢这么喊她。就算羊咩咩也比较容易接受一些啊!
                                                妈妈甩了她一个白眼:“我看郑允浩叫你宝宝,你就挺开心的。”
                                                宝儿的嘴抽了抽,妈你和郑允浩能一样吗!他动情的时候还宝贝老婆轮着叫呢!
                                                “好好,不叫就不叫,你脸红个什么。”
                                                宝儿:“……”
                                                妈妈握着她的手,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太浮躁。不管是结婚还是离婚,都是人生中的大事,可我看在你们眼里好像都是儿戏。”
                                                宝儿埋着脑袋没接话,妈妈继续道:“不是妈妈要逼你,但你一个女孩子住在外面我实在是不放心,现在新闻上天天报道有女大学生出意外,还有那些入室行窃的,专挑单身女性下手,我可不想哪天看见自己的女儿也上新闻。”
                                                宝儿道:“我知道了,我明天去相亲就是了。”
                                                “妈妈没有让就得从他们中找一个当男朋友,不过是多个机会认识男孩子而已,万一有哪个看对眼的呢?你和郑允浩不也是相亲认识的吗?”
                                                “知道了啦。”
                                                “好好,我不烦你了,你早点休息。”妈妈说完就关上门出去了,胡冰卿重新躺回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她不记得自己前一天晚上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但是第二天一大早,妈妈就来敲她的房门了:“宝宝,起来了吗!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宝儿揉着眼睛打开房门,满脸都是倦意:“妈,难得有一个周末,你还不让我睡懒觉,你对得起周末吗?”
                                                妈妈抽了抽嘴角:“还睡!我今天给你安排了四场相亲,现在马上去洗漱!”
                                                宝儿:“……”
                                                四场?妈妈你为了把我嫁出去也是挺拼的啊……
                                                宝儿洗漱完,走到客厅吃早饭。妈妈兴致勃勃地抱着一沓资料,坐在了她旁边:“我给你介绍一下今天相亲对象的情况啊,第一个是考古学家,可有文化了!”
                                                宝儿的眼角跳了跳:“考古学家?”
                                                “是啊,你不是喜欢学者吗,我专门给你挑的。”
                                                宝儿的眼角跳得更厉害了:“我什么时候喜欢学者了?”
                                                妈妈道:“郑允浩不就是学者吗?大学教授,多有文化。”
                                                宝儿:“……”


                                                回复
                                                61楼2016-06-19 14:53
                                                  宝儿还是有些犹豫,旁边的理发师对她笑着道:“为女士付账,也是男士的义务。”
                                                  宝儿看着他们笑了一声,接过了李赫宰手里的卡。
                                                  回到车上以后,李赫宰修长的食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了两下:“这个时间点吃太油腻的东西不太好,我知道一家鲜菌店,不如我们去吃汤锅?”
                                                  宝儿的眉梢动了动,突然扭头看着他道:“李赫宰,我离过婚的。”
                                                  李赫宰的动作停了下来,就连流通的空气也短暂地停滞了一下。他沉默了阵,才开口道:“我知道,我都听灏灏说了。”
                                                  梁明灏?宝儿疑惑地皱了皱眉,他怎么知道自己离婚了的?难道是从别的老师那里听说的?
                                                  她微微抿了抿唇,问道:“你不介意吗?”
                                                  李赫宰垂着眼睑,轻笑了一声:“我介意我怎么没有早回来一年。”
                                                  宝儿抿了抿唇,低着头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李赫宰压低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他是大学教授?”
                                                  “嗯。”
                                                  “你们为什么离婚?”
                                                  “也没什么,婚前了解得太少,婚后就不停地出现矛盾。”
                                                  李赫宰沉默了下,侧过头去看宝儿:“其实我之前也交过女朋友。”
                                                  宝儿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看着他:“交过几个?”
                                                  “……三五七个吧。”
                                                  宝儿笑着捶了一下他的肩膀:“不错嘛!”
                                                  李赫宰顺势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不过我保证,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会成为我最后一个女朋友,将来还会成为我唯一的太太。”
                                                  这是对每一个女孩子来说都很动听的情话,也是郑允浩从来没对她说过的话。
                                                  宝儿承认她有那么一瞬的动心,她抬眸看着李赫宰,缓缓抽回自己的手:“李赫宰,我现在还……”
                                                  “我明白,你不用现在就答复我。”李赫宰对她笑了笑,发动车子,“现在,我们应该先吃晚饭。”
                                                  晚饭吃的鲜菌汤锅,李赫宰把宝儿送回家后,语带遗憾地道:“今天还是没能请你去看电影,下次我会提前买好票。”
                                                  宝儿眨了眨眼道:“我周二、三、六晚上都有课。”
                                                  李赫宰低着头笑了一声,才道:“我记住了,晚安,权老师。”
                                                  “晚安。”
                                                  宝儿下车后,李赫宰往窗子的方向倾了倾身:“我还忘了说,你的新发型很好看。”
                                                  宝儿笑着冲他挥了挥手,跑进了公寓里。
                                                  到家以后,宝儿换了拖鞋走进客厅,一眼就看见了摆在电视柜旁的相框。她把手提包扔在沙发上,走过去盯着照片看了看。
                                                  不得不说郑允浩是真的长得好看,就算是随便一件衬衫,也能被他穿得性感十足。眉弓,眼尾,鼻梁,唇线,一切都像是经过精密的计算,是宝儿最喜欢的那个样子。他脸上总是没什么多余的表情,所以偶尔笑起来时会显得更加迷人。
                                                  “啪!”


                                                  回复
                                                  68楼2016-06-21 11:44
                                                    现在的小学生不得了啊,这么小就会搞三角恋了。
                                                    她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祸水灏,对方见她看自己,还开心地跟她挥了挥手。宝儿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对体育老师笑着道:“她们两个我会处理的,你继续上课吧。”
                                                    “那我先走了啊。”体育老师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对宝儿道,“对了,你们班的何灿又点完名就回教室了,她这学期一直这样。”
                                                    宝儿皱了皱眉,道:“我知道了,我会找她问问情况的。”
                                                    “那就好。”体育老师笑了笑,边走边对她道,“权老师,你的新发型不错哦。”
                                                    宝儿呵呵笑了一声,低头看向两个女生:“是谁先动手打人的?”
                                                    “是她!她先打的我,我才还手的!”林诗指着对面的张静怡,高声指责。张静怡不服气地瞪着她,用比她更高的声音道:“那是因为你先骂我是丑女的!”
                                                    “明明是你先骂我鼻子塌!”
                                                    “我什么时候说你鼻子塌?”
                                                    “你说了!你还说梁明灏喜欢你不喜欢我!”
                                                    “他本来就不喜欢你!他上次带了一颗水果糖都是给我吃了!”
                                                    “那他上次还请我吃过糖葫芦呢!比你的水果糖贵!”
                                                    “才不是!那个水果糖是从国外带回来的!”
                                                    宝儿:“……”
                                                    她深呼吸了几次,才忍住了骂人的冲动:“你们先告诉我,梁明灏有什么地方吸引你们?”
                                                    两个女生异口同声地道:“长得帅啊!”
                                                    宝儿:“……”
                                                    小学生不都是看谁成绩好就喜欢谁的吗?什么时候也看脸了?!
                                                    她对她们两人笑了笑,朝着操场里的梁明灏喊了一声:“梁明灏,你过来。”
                                                    梁明灏屁颠颠地跑了过来:“权老师,什么事?”
                                                    宝儿勾起唇角,对他笑着道:“这两个女生刚才为你打架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梁明灏被她笑得背脊发凉,他想了想咧着嘴道:“打架是不好的,同学之间应该互相关心,互相帮助,而不是拳脚相加。打架既不能解决问题,又不利于团结,应该严厉批评!另外,我不喜欢粗鲁的女生。”
                                                    宝儿丢给他一个“你真上道”的眼神,浅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说得好。”特别是最后画龙点睛的一句。
                                                    梁明灏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宝儿看着两个女生,问道:“听了他的话以后,你们两个有什么想法吗?”
                                                    张静怡吸了吸鼻子,眼眶都红了:“权老师,我错了,我不该动手打人的。”
                                                    林诗也带着哭腔道:“我不该骂张静怡是丑女,其实她长得一点都不丑。”
                                                    宝儿满意地点了点头:“能够意识到错误并且加以改正,就是好学生。今天的事我不会告诉你们家长,但是你们要写一篇八百字的检讨给我。现在,你们握手言和吧。”
                                                    两人本来还有些不愿意,宝儿脸上的笑容加深以后,两人飞快地握了握手。
                                                    宝儿欣慰地点了点头,又对梁明灏道:“你好像很喜欢请别人吃糖,既然这样,你明天就带一罐水果糖来,给班上的同学一人发一颗吧。”
                                                    梁明灏:“……”
                                                    他刚才都那么努力了,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他。
                                                    梁明灏走了以后,宝儿拿出一包纸巾帮两个女生擦干眼泪,轻声安慰道:“女生要学会自爱,就算梁明灏不喜欢你们,你们自己也要珍惜自己,为了一个不喜欢你们的男生伤害别人、伤害自己,是很傻的行为,知道吗?”
                                                    两个女生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一时之间安静了下来,只有细碎的阳光落在她们身上,像是闪耀的钻石。忽然,张静怡看着林诗道:“我放学请你吃糖葫芦!”
                                                    林诗回望着她,激动地道:“我家里也有国外的糖,我明天带来给你吃!”
                                                    两个女生相视一笑,手牵着手走远了,宝儿仿佛看到一朵洁白的百合之花在她们两人身后悄然盛开。


                                                    回复
                                                    73楼2016-06-21 12:05
                                                      宝儿今天有两节课,上午的课是最后一节。她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办公室,还是把姚老师的红糖拿出来兑了水喝。不过并没有多大好转,第一节课结束后,姚老师看她半死不活的趴在桌上,就把她扶去了校医室。
                                                      校医开了一片止疼片给她,宝儿吃了药,又在校医室躺了一会儿,才感觉好了一些。撑着上了一节课,午饭也只简单地吃了几口。下午上课之前,她还是去教室里点了下人数,然后才轻飘飘地飘回了办公室。梁明灏看她走远,发了条短信给李赫宰:“舅舅,权老师好像生病了,今天一天都没什么精神。”
                                                      李赫宰修长的手指正噼里啪啦地敲击着机械键盘,《死囚派对》第二部一开始连载就受到了读者的火热追捧,他每天都要收到许多催更票,趁着《戒婚》完结,他准备今天更个两万字,让读者开心开心。
                                                      桌上手机的屏幕亮了一下又暗下去,李赫宰码完一章,点开手机看了看,眉头缓缓皱了起来。他关掉电脑,拿起车钥匙出了门。
                                                      下午宝儿上了一节课,还是请假早退了。止疼片的药效好像过去了,腹痛又一阵一阵袭来。她以乌龟爬的速度好不容易挪到校门口,腰却突然被人扶住了:“你怎么了?”
                                                      宝儿意外地看着眼前的人:“李赫宰,你怎么在这?”
                                                      李赫宰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皱着眉头把她扶上了车:“我送你去医院。”
                                                      宝儿顿时有些难为情:“不用了,我只是……生理痛。”
                                                      李赫宰的动作只滞了一瞬,又流畅地发动车子,把玛莎开了出去。只是他眉宇间略微的不自然,还是泄露了他的尬尴:“嗯,那你需要买些什么吗?”
                                                      宝儿突然有些想笑,不过她还是没坏心眼地让李赫宰去帮自己买卫生棉:“家里好像有止痛药,你直接送我回去就行了。”
                                                      她虽然这么说,不过李赫宰还是先开去了一个药店,回来时手上拿着一小包药。宝儿抱着肚子缩在一边,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怎么跟店员说的?”
                                                      李赫宰系好安全带,侧头对她微微一笑:“就说我女朋友生理痛啰。”
                                                      宝儿别过头去,他这么坦然自己反而更尴尬了。
                                                      郑允浩从教室里出来的时候,收到了一条葫芦娃绘画教室的消息:“亲爱的同学,我是教务。因为二凡老师今天身体不适,所以今晚的课改到了明晚,给您带来麻烦非常抱歉。请知悉。”
                                                      郑允浩皱着眉头想了一阵,好像明白了什么。
                                                      ,.


                                                      回复
                                                      75楼2016-06-21 12:15
                                                        郑允浩的表情没什么变化,甚至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没关系,需要我帮你办理续住手续吗?”
                                                        赵阿姨摇摇头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办就可以,你还没吃午饭吧?我中午请你吃饭,算是赔罪。”
                                                        郑允浩道:“赵阿姨不用客气,午饭我就不吃了,我还得回学校一趟。”
                                                        “那好。”赵阿姨未再挽留,郑允浩跟她告辞,走出了房间。
                                                        对面的1818房也在这时传来开门声,房里的人走出来时,两个人都愣在了门口。
                                                        “郑学长?”宋瑾扶了扶脸上的大墨镜,有些惊喜地看着他,“你怎么也在这?”
                                                        郑允浩对她点了点头,往电梯间走去:“我送我妈妈的一个朋友过来。”
                                                        “真是太巧了。”宋瑾跟着他走进电梯,对他笑着道,“我家房子在重新装修,我暂时住在这个酒店。过两天应该就能搬回去了,到时候请你来吃饭。”
                                                        郑允浩没什么反应,宋瑾也不知道这个算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等在外面的前厅部主管对他们礼貌地鞠了个躬,侧身让他们先出来。宋瑾压了压帽檐,跟郑允浩一起走出电梯。刚走到大厅,郑允浩的步子就猛地一顿,宋瑾疑惑地朝前看了一眼,见一男一女正站在前台谈笑。
                                                        男人背对着她,她看不到他的长相,不过那个女生她倒是记得——虽然换了发型,但正是郑允浩的前妻。
                                                        宝儿也在这时看到了郑允浩,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郑允浩旁边的那个女人,虽然戴着墨镜和帽子,衣服也穿得很低调,但就是宋瑾吧!
                                                        郑允浩滞了一下后,一言不发地走到了前台,宋瑾的眸光动了动,跟着他走了过去。李赫宰顺着宝儿的视线转过身去,正好撞上郑允浩的目光,空气中仿佛炸裂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郑允浩沉着脸,一开口就让人觉得四周的气压在急速降低。前台员工的目光在他们四人身上转了一圈,笑着递了一张房卡给李赫宰:“您的房间已经办理好了,1106房,这是您的房卡。”
                                                        气温又蹭蹭蹭地往下掉了几度,郑允浩垂眸看了那张房卡一眼,抬起头来对宝儿道:“你们两个来开.房?”
                                                        他的脸色实在不怎么好看,但李赫宰的心里已经放起了鞭炮——艾玛他怎么会有这么机智的员工!必须加薪!
                                                        得到李赫宰赞许的眼神,前台员工脸上的笑容更甜了。
                                                        宝儿看了一眼站在郑允浩身边的宋瑾,在心里呵呵一笑:“那你们两个又是来这里做什么的?”
                                                        前台员工闻言,笑着对郑允浩道:“先生,是要退房吗?请出示一下您的房卡和押金单。”
                                                        李赫宰现在简直想把她提升为前厅部经理。
                                                        宝儿这次真的是呵呵一声笑了出来:“哦,你们两个来退房啊。”
                                                        郑允浩的嘴角动了动,终于忍不住一把拉过宝儿,不由分说地把她拖出了酒店。


                                                        回复
                                                        83楼2016-06-21 13:27
                                                          还有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6-07-03 14:31
                                                            郑教授不愧是郑教授,简直是直戳心窝。当他的学生得有多强大的心理承受力啊。
                                                            何灿的妈妈也被他一连串的发问给问懵了,她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动摇似乎是在深深地反省自己的基因。
                                                            郑允浩冰凉的声音再次响起:“别人家的孩子再优秀,也不会叫你妈妈。”
                                                            何灿的妈妈一愣,就连何灿都仰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眼神里还闪烁着只有小女生才有的崇拜。
                                                            等母女两走进学校以后,宝儿呼出一口气对郑允浩道:“郑教授,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啊?”他平时就连跟自己吵架都是一副探讨学术的正经口吻,这么简单粗暴的怒气实属罕见。
                                                            宝儿站在校门看着车子开远,撇了撇嘴,像往常一样挂起一抹笑走进学校。
                                                            办公室里今天格外热闹,宝儿在走廊里就听到了说话的声音。她进去的时候,众人突兀地安静了一秒,接着姚老师就大惊小怪地凑到她身边:“听说昨晚你被抢劫了?有没有受伤啊?”
                                                            罗老师也挤过来问:“权老师,你没事吧?”
                                                            “我没事。”宝儿对他们笑笑,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比起我你们是不是应该优先关心一下何灿?”
                                                            姚老师耸耸肩:“我小时候也离回家出走过,不过听说昨天晚上年级组长的火气很大啊。”
                                                            “听谁说的?”
                                                            “门口保安。”姚老师在自己椅子上坐下,语带双关地问宝儿,“你损失了些什么?”
                                                            宝儿抽抽嘴角道:“钱包和手机。”
                                                            姚老师张大眼睛:“你那个钱包得上万吧?”
                                                            宝儿痛苦地捂住心脏:“求不提。”
                                                            姚老师配合地闭了嘴。宝儿收拾好东西,往五年级二班的教室走去。
                                                            教室里也和办公室一样热闹,因为昨天宝儿给同学打了电话,何灿离家出走的事已经不是秘密了,宝儿估计不出一个早上,就能传得全年级人尽皆知。
                                                            平时在班里跟何灿比较要好的几个女生正围着她叽叽喳喳,就连班长都一本正经地站在旁边开导她。宝儿拍了拍手,提醒道:“好了,都回自己的座位,开始早读了。”
                                                            同学们纷纷回了座位,梁明灏坐在最后一排朝她喊道:“权老师,你昨天晚上被抢劫了?”
                                                            宝儿扯出一个干瘪的笑:“已经报案了,同学们也要多加注意人身安全。”
                                                            梁明灏前排的顾磊兴冲冲地问道:“是劫财还是劫色啊?”
                                                            宝儿深吸一口气,对他笑着道:“顾磊同学,刚才戴老师说你上次的语文考试又不及格,家长会的时候你可能需要单独到讲台上发表一个演讲。”
                                                            顾磊:“……”
                                                            要是真这样他会被他爸毫不客气地打死。
                                                            “权老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宝儿继续微笑:“不想发表演讲也可以,今天回去把《岳阳楼记》抄十遍,明天交给我。”
                                                            顾磊愣了一下,回过头去问梁明灏:“《岳阳楼记》是什么?”
                                                            梁明灏道:“取名大全。”
                                                            顾磊若有所悟地回过身去。
                                                            宝儿走了以后,梁明灏拿出手机,开始舅舅发短信:“舅舅!权老师昨天晚上被人抢劫了!”
                                                            梁明灏发完消息以后,本来以为舅舅有会中午的时候才会看到,没先到第一节课下课后,李赫宰就直接给他打了个电话过来。梁明灏躲到男厕所,偷偷摸摸地接起电话:“舅舅,要是被人逮到这个直板机都保不住了。”
                                                            李赫宰直接道:“把电话交给你们权老师。”
                                                            梁明灏眨了眨眼,把手机塞进裤兜里,屁颠颠地跑到办公室门口看了看。宝儿正坐在里面备课,他想了想,喊了声“报告”就冲到了宝儿的跟前。
                                                            宝儿抬起头来,看着他问道:“什么事?”
                                                            梁明灏偷偷地把手机塞进宝儿的手里,小声道:“我舅舅想跟你说话。”
                                                            宝儿迟疑地看了他几眼,才拿过他手上的直板机,走到窗边:“李赫宰?”
                                                            “宝儿?你昨晚被抢劫了?你没事吧?我今天给你打电话一直打不通。”
                                                            李赫宰的口气听上去很着急,宝儿应了一声道:“我没事,手机被抢走了,等我买到新手机再跟你联系。”
                                                            电话那头的李赫宰似乎呼出一口气,沉默了几秒道:“今天放学的时候我来接你。”
                                                            “啊?”宝儿的眉头动了动,“不用了,我今天下午已经约了人了。”
                                                            “什么人?”


                                                            回复
                                                            95楼2017-07-14 21:40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