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线夫妇吧 关注:67贴子:330
  • 24回复贴,共1

【见贤思齐小说】见贤思齐续前缘——针线夫妇苦尽甘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楔子
一天的奏章总算是批完了!
朱祁镇合上最后一份儿折子,将手里的毛笔在笔洗中涮干净了后,甩了一甩湿漉漉的笔尖儿,将它倒立着挂在了案桌一侧的梨花木笔架上。他弯下腰,伸手从案几底下黑色的小暗格里,拿出一本蓝色封面的线装书翻开来看。
页数翻得很快,似是想从这部书里,寻找到他想要的东西。终于,“谭允贤”三个字好似位优雅的少妇一般,步入了朱祁镇的眼帘。
字体端正有力,秀丽温婉。俗话不俗啊!字如其人,见字如见人。
朱祁镇心中感慨,嘴角微微扬起,沧桑却不失俊朗英气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这笑容里,有欢喜,有欣慰,更有一种苗盼春雨般的激动。
谭允贤,不是杭允贤…这么说,她是真的从过去不幸婚姻的阴影中走出,心里完全放下了朱祁钰和她那未出世就夭折的孩子?她拜托程存霞将这部书送给我,是…是她在暗示我,她一直在西塘等我?
他还清晰地记得那天下午,程存霞将书送到他手上的情景…
彼时,程存霞说,“陛下,师妹在西塘开了一家医馆。这些年来,她都是独自一个人生活。向她求婚的人也不少,却都被师妹拒绝了。她说,她要等送镯子的人出现,可是…”
等送镯子的人出现…真的吗?她,竟为了等他,拒绝了所有求婚的人。程存霞的这番神助攻般的话,听得朱祁镇心潮激荡,险些儿没忍住欢喜,在这个曾经太医院的院判,自己的臣子面前暴漏心事。
他扬了扬嘴角,扯出了个不自然的笑容,假意沉稳地接过话道:“可是,那个送她镯子的人一直没有出现!对吧?”
程存霞点头“嗯”了声儿。他低头沉默了许久,方才大着胆子抬起脸看着朱祁镇,话说得有些结巴:“陛下,其实…其实,在,在郕王还在世时,臣就看出师妹的心里有了别的男人。只是,臣…”
话还未说完,便被朱祁镇有些粗爆地打断了。他摆了摆手,蹙眉道“好了!书放在朕这里,你下去吧!有些事不知道,反而是件好事!”
“臣冒昧了,臣,臣告退。”程存霞尴尬,赶忙退出了乾清宫。
雕梁画柱,富丽堂皇的乾清宫中,此时,唯有朱祁镇一个人,坐在悬着返朴归淳匾额下,高高的金黄色盘龙御座中。宽大的手掌轻轻地,抚着程存霞呈上的那部《女医杂言》,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淡淡的笑容,浅浅地浮现在他沧桑却不失俊朗英气的脸庞上。
这么说,她也是爱他的,一直没有变?
其实,早在十多年前,他们从瓦剌逃回京城的路上,允贤向那些朝鲜人介绍,说他是她的扎基亚时,他的心里就明了了她真实的感情。当朱祁钰因嫉妒,恼羞成怒而大发淫威,吼叫着让侍卫制住他,企图对他不利。允贤挡在他面前,斥责朱祁钰‘你根本不配做皇帝!’
他清晰地记得,允贤说这句话时,虽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就话音便能感觉得到,彼时的她是一心护着他的。唯有爱可以解释这一切!
想着,该是去找她的时候了,趁着还有相聚的机会…
“来人…”朱祁镇沉沉地喊了声儿。
话落,便有一个青衣宦官跨入了门槛儿,恭恭敬敬地躬身向朱祁镇行了个礼,小心翼翼地问道:“万岁爷,您有何吩咐?”
“你去将太子朱见深给朕叫来!”朱祁镇沉声吩咐道。
小宦官应了声儿“是”便退出了乾清宫。
须臾,一袭藕荷色圆领长袍的朱见深,便走进了乾清宫的东侧暖阁…


回复
1楼2016-06-11 16:15
    来了,坐等更新,更到二十章即可加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6-11 17:16
      @ 爱新觉罗紫潇 @jamesdas @清新琴儿 @浅蓝色般的梦境 @倾城为衾


      回复
      7楼2016-06-11 21:31
        @爱新觉罗紫潇


        回复
        9楼2016-06-11 21:32
          其实我觉得相逢那段允贤应该说一句扎基亚或者元宝,不应该说齐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6-11 23:08
            好吧,在四楼看到了说了。楼主可以邀请更多人关注本吧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6-11 23:09
              也不知为何,走了大半天的路,两人硬是没有说一句话。直到快通往医馆的那座拱桥时,朱祁镇方才启口,打破了良久的沉寂道:“允贤,正如你所说,直到一年前皇后去世,我才来找你的!临终前,皇后什么都跟朕说了。她说,她对不起我,也对不起你。”
              闻言,谭允贤音线扬起“嗯”了声儿,蹙眉,脸上写满了困惑不解。
              “彼时,她说,担心我和祁钰为你,破坏了兄弟之情都不过是借口而已。她拆散我们,是因为你进了我的心。皇后她很早就知道,我对她没有男女之情,只有亲情和责任。如果,我娶了你,她不但留不住我的心,即使我这个人她也得不到了。同时,她也看出了你的心思。皇后说,你只是为了报恩,不想伤害她,才违心地说你只爱祁钰,将我视为朋友。我当时听着,真的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有时,我也挺后悔,既然喜欢你,怎么就不干脆将你干脆拉进宫。管你愿不愿意!你嫁给了我,想朱祁钰也不敢怎样。他若敢妄动,我就派王振杀了他也是情理之中。当年,太宗永乐爷对付妄图夺位的宁王不就如此吗?”
              挽着他的一侧胳膊的谭允贤,听了这话并未心生反感。她歪过脑袋,弯起眉眼,扬着嘴角看着他问道:“那你为何不这么做呢?”


              回复
              13楼2016-06-12 10:27
                回复
                15楼2016-06-12 10:31
                  @书素0 @ ps羚


                  回复
                  16楼2016-06-12 10:34
                    @ps羚


                    回复
                    17楼2016-06-12 11:28
                      喜欢祁镇和允贤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6-19 11:04
                        我英语渣以后跟我说话别带字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6-23 19:22
                          加油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6-25 10:19
                            已加精快更新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6-25 10:20
                              楼主还在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7-19 20:56
                                收起回复
                                24楼2017-05-04 15:15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8-10-02 2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