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物眷族吧 关注:12,853贴子:34,540

【自译】我的怪物眷族第三卷 文库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_(:зゝ∠)_。。。。。。第二卷弄完了,,第三卷……稍微提高点质量把,,弄完以后花点时间校对改一下错字。。。


回复
1楼2016-06-09 15:10
    噗,楼主真勤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6-09 16:01
      勤劳的楼主----by上浮的水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6-09 19:27
        额,我还以为3卷是有生之年,毕竟台版已经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6-10 06:08
          哦哦哦哦 感谢翻译君 翻译君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6-10 09: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6-12 01:03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6-06-12 12:58
                02 彼与此的巨大龃龉

                坐落在深林之中的要塞。对其的印象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厚重。岁月的积淀深深刻在石壁的表面,原本的质量在经历时光的洗礼之后多了某种别样的重量。

                从这个位置看到的要塞外壁,想必也只是它的一小部分,即便如此,也足以让人认识到这座要塞的宏伟。

                我还以为自己肯定会被带到村子或者街道这样的地方去呢……仔细想想,在被异世界人希蓝称为【树海】的危险森林里,道理上说都不可能会有那样的地方存在。

                仅仅是以冰冷的金属保护人体肯定是不够的。若非把自己封闭在用数以千万计的石块堆砌而成的坚固箱子里,人类肯定无法在这种地方生存下去。

                【转移者的各位。此处便是我们的[[奇利亚要塞]]】

                精神时刻紧绷的希蓝,此时声音中也带上了浓浓的安心情绪。

                【请安心吧。我们骑士团,会定期清扫要塞周边的怪物。此刻,要塞中应该已经做好了欢迎各位的准备。各位的同胞,想必也已经迫不及待了吧。那么,请出发吧。奇利亚要塞,已经近在眼前了】

                一行人停下的脚再次开始行走。脚步十分轻快。

                【除了我们以外,也有其他的转移者在要塞那边吗】

                趁着兴奋的学生们各自相互诉说心情的时候,我向希蓝发问。

                【是的。有一位和您们一样,幸运地穿过了森林的人】

                回答的希蓝,声音有些阴翳。

                【遗憾的是,独自穿过森林的人,除了您两位以外,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除了我和水岛同学以外,只有一个人……吗?但是,这里不是也有很多和我们立场相同的学生吗】

                我环视了一圈氛围有些浮躁起来的学生们,继续问道。

                如果真如希蓝所说,那他们到底算什么。

                【因为他们并非和您两位一样,独自穿过森林出来的人】

                【那,是怎么……?】

                【奇利亚要塞为了搜集这片树海的情报,在森林中拥有数个前站哨点。您的同胞,正是隐匿在那些地方。在我们【同盟第三骑士团】,巡视四处据点之后,像这样将他们带出来的】

                【……原来如此】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做出了这样的回复。

                是说觉得奇怪。

                过去我们转移者在这个森林里建造的暂时住处【据点】,因为作弊者的暴动崩溃了。

                那个时候,在据点生活的学生数量有800多。

                那其中,究竟有多少人活着离开了据点呢?

                100吗,200吗。又或者,幸存者的数量是这数倍吗?

                无论如何,对于逃离据点的他们来说,踏入怪物肆虐的这片森林,只不过是在离开一处地狱之后又踏入了等在前方的另一处地狱罢了。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所以毋庸置疑。实际上,若是没有与莉莉的邂逅,现在的我也是曝尸荒野的吧。

                除去像我这种偶然情况,其他的人哪怕是全军覆没都不足为奇。

                在发现被骑士们保护的这群学生的时候,我还在惊讶【居然有这么多人幸存下来了吗】,原来是这个原因。老实说,在我看来若是在这片森林彷徨到现在,此处幸存下来的学生数量也未免太多了。

                【不过,真是世间无常呢】

                希蓝用感慨颇深的语调说道。

                【刚才,我所说的据点,说起来就是我们骑士团探索树海深处的时候,用来休息的地方。看上去,只是普通的山间小屋】

                【……】

                【只是由于设置了汇集了魔法技术精华的【结界之魔石】,怪物无法接近。转移者的各位正是藏匿在那些地方,所以才得以幸存至今。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我不禁沉默了。

                因为我回想起了与加藤相遇时候,我自己也睡过一晚上的那间小屋。

                看来,那是她们骑士团的东西。

                话中所说的结界之魔石,想必,就是那块阻止莉莉和洛丝进入山间小屋的不可思议的石头。那个地方的魔石,被我为了让莉莉她们也能进屋而破坏掉了……。

                这时,正回想当时情况的我,突然发觉了不妙。

                【眼前的那座要塞里,也有使用那种结界之魔石之类的东西吗?】

                一个弄不好,可能我身边的莉莉,躲在她身体里的菖蒲,以及我左手缠着的绷带下的艾莎莉娜,都会被挡在要塞的外面。

                想到这里我大惊失措,不过幸好,我的疑念立马受到了否定。

                【不。奇利亚要塞里并没有使用结界的魔石。设置好的结界之魔石的作用范围十分有限。充其量也就只能覆盖一座小屋。若是要用来覆盖整片要死啊,却是力不从心了】

                【啊啊,是这样啊】

                【而且因为做法已经失传所以这是稀有品,但是相对的效果却又很有限,最多只是驱赶怪物而已。并不能完全防止入侵。再加上本身设置的条件就十分苛刻,这片土地用不了。当然,话虽如此,也无须担心。因为这片要塞里有超过1000名的士兵驻守在此】

                【是这样啊。这还真是让人安心】

                适当的给了点反应,我抚胸舒了口气。

                这个消息不错。看来今后已经可以基本不用考虑结界的魔石会对我们造成障碍的可能性了。
                重新取回了冷静,我望着周围样子有些浮躁的学生们。

                【不过,【世间无常】吗。真的,正如您所说呢】

                重复了一遍希蓝刚才的话语,我叹了一口气。

                【他们还真是幸运】

                【请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孝弘阁下】

                【不。因为听希蓝刚才的话,他们不仅偶然地找到了设置了结界之魔石的山间小屋,而且还偶然地被去到那里的希蓝小姐给救了不是吗。这不是相当的幸运吗】

                更进一步说,他们的境遇和自己有着相似之处。

                我在逃离了据点之后,身心俱惫地在森林里彷徨,最终到达了那个洞窟。本应殒命在那里,却出其不意地与莉莉邂逅了,然后才有了如今的我。

                说不定,我是与走在周围的学生产生了共鸣。

                【不对,有点不同】

                不过,我所产生的想法,却被希蓝否定了。

                【这并非偶然。我们之所以会奔赴树海深处的山间小屋,是因为收到了【说不定会有幸存者,希望我们能予以保护】的请求】

                【收到了请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希蓝的话,我陷入了混乱。

                这里并非我们所居住的地球上的国家。先不论会被偶然遇到的人保护起来的可能性,会特地伸出救助之手的人不可能会有。无论是谁,都没有道理会不惜踏足怪物栖息的危险森林也要救出无缘无分的异邦人。

                再说,那个救助请求到底是谁发的。


                回复
                14楼2016-06-18 12:13
                  好能阿= =忙著RE還能繼續翻這


                  收起回复
                  15楼2016-06-18 16:51
                    何等的勤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6-22 08:51
                      在回房间的路上,我和干彦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通过之前的对话,我已经知道了大部分自己想知道的情报了,所以已经没有什么想问的了。

                      但是,干彦似乎不是。

                      【孝弘啊】

                      在来到房间门前的时候,干彦提出了问题。

                      【或许你不是很想去回忆起来,如果觉得不快的话不回答也无所谓呐。就是我们据点结束的那天的事情,有件事我能问一下吗?】

                      【什么事】

                      【你不是,和正树、总司在同一个区划工作的吗】

                      干彦说的是我们都认识的友人的名字。

                      【你知道那些家伙怎么样吗】

                      【死了哦】

                      我就想着会不会是问这个。

                      所以,我觉得自己是用平静的声音回答了的。

                      【就在那天死了。在我眼前】

                      除此以外,不打算再多说了。

                      ——一个人是被痛苦地折磨以后死了。

                      ——另一个人是被浑身浴火化成灰了。

                      就算把这件事说给他听也没什么用。

                      所以我觉得,还是不说比较好。

                      【这样啊】

                      我是打算尽可能简洁地传达的,但或许,还是被察觉到了什么。

                      干彦不再多问。相对的,说了这句话。

                      【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当然,水岛同学也是】

                      【是啊。我也觉得,还能和你见上面太好了】

                      干彦一笑,然后离去了。

                      目送着他的背影,我叹了口气。

                      刚才说再见上面很高兴是真的。但是,结果,直到最后我还是对干彦有所隐瞒。

                      失去的东西,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人命也好,表里如一的关系也好,甚至,过去的自己也是。

                      【主人】

                      莉莉抱着我的手臂,在耳边轻呼道。这个声音,似乎因为不安而有些颤抖。

                      是在担心我啊。

                      我的手绕过她的腰际,抱住了她。

                      【谢谢。不过,没事的】

                      【……真的?】

                      【真的啦。不是逞强说说的】

                      要说不羡慕……那也太假了。

                      实际上,面对能够无条件表现出信赖的学生们以及骑士团的人们,我感觉到了【龃龉】,也受到了打击。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法像那样活着了。已经无法融入那个圈子里了。因为为此所需要的东西,已经不会再回到我的手里了。

                      但是,这种事情怎么都好。

                      【因为,我有你们在呢】

                      比起因为失去而悲叹,更应该守护好怀里的这份温暖。

                      为此,要有所隐瞒。无论何时都要慎重。

                      这就是,现在的真岛孝弘这个人类。我对这么做的自己问心无愧。

                      并不打算不认同从今往后将会作为英雄活下去的他们,更不打算嘲笑他们,但是,也不会随意贬低自己。就像是他们有作为勇者的物语一样,我也有着要和莉莉他们一同生活下去的,只属于我的物语。说不定,将现在的自己与他们进行比较之后,对此产生的强烈实感正是今天一天下来我最大的收获。

                      【该回房间了吧】

                      我离开了莉莉的身体。

                      【来开个会吧。现状把握得差不多了。明天,还有很多不得不向希蓝小姐打听的事情。这个世界有没有除了我以外的怪物使,关于离开这里之后的食物准备,再就是……语言的问题必须要处理啊】

                      【很不擅长呢,外语】

                      【连你都这么说吗。……期待能用魔石吧】

                      我和莉莉一同进入了房间。

                      然后,房门啪地一声关上了。


                      回复
                      26楼2016-07-03 11:29


                        回复
                        31楼2016-07-05 15:49


                          回复
                          32楼2016-07-05 15:49
                            楼主今天怎么不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6-07-09 13:56
                              大佬的翻译是把精霊和エルフ都翻译成精灵了吗?感觉稍微有点奇怪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0楼2016-07-10 14:11


                                回复
                                42楼2016-07-12 07:57
                                  前排,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6-07-14 21:12
                                    07 作为眷属,作为主人

                                    在结束了对树海中牺牲者的吊唁后,我们回到了地面上。

                                    此刻感受到的解放感,想必不仅仅是因为离开了封闭空间的关系。地下灵廊的空气有种独特的沉重感。

                                    【在这之后,孝弘阁下和美穗阁下是打算去同其他训练的人汇合吗】

                                    回到地上之后,紫兰给了我一个提案。

                                    【方才,从团长那听说其他的各位勇者大人训练差不多要结束了。所以,这个……因为我拜托你们陪着我参加同伴的悼唁,导致你们错过了参加训练的机会,所以虽说有些僭越,但我想我可以教导两人剑术和枪术,请问两位意下如何】

                                    说真的,这个建议不坏。

                                    至今为止我与葛贝拉之间进行的训练,在让身体习惯战斗这点上十分地有意义。

                                    但是,却有一个大的问题。

                                    葛贝拉是个很优秀的战力。然而,由于她拥有着能够无需技巧而以一力破万法的战斗能力,以致她没有武术的底子。而要她教导自己也不会的东西,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而另一方面,如我这般脆弱的人类,为了得到能够不扯同伴后退的战斗力,名为武术的技巧绝对是必要的。

                                    从这层意义上说,紫兰的提案不错。

                                    反正紫兰已经意外知道了我能够使用魔力。事已至此,就算接受她的训练,也不必再害怕暴露什么了。而且届时不会有其他转移者在场,感觉也轻松。再者,我也打算着,且不论是什么形式,只要参加过这边的训练,之后也能有更好的借口不去参加那边的训练了。

                                    我给莉莉使了个眼色,见她点头确认之后,向紫兰表示了同意。

                                    ◆ ◆ ◆


                                    收起回复
                                    47楼2016-07-16 10: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6-07-17 07:00
                                        对安排了晚饭的紫兰道谢之后,我和莉莉回到了房间。

                                        我用惠捧到房间来的热水清洗过身体之后,换上运动衫,吃完晚饭躺到床上。莉莉则坐到了床边。

                                        【主人,累了?】

                                        【是啊,有点】

                                        疲惫溶于全身化作睡意。

                                        四肢和各个关节上,残留着紫兰的训练带来的疲倦。

                                        身体上的疲劳还没什么。

                                        非要说的话,还是精神上的疲劳更让身体觉得沉重。

                                        自来到这个要塞之后一直都是如此,除了在自己的房间,我必须时刻保持谨惕。

                                        这么一提,就觉得仿佛是回到了还在树海必须对怪物的袭击保持时刻戒备的时候,主观上甚至感觉还是来到要塞以后的生活更累。

                                        不是眷族的怪物在发现我们身影的瞬间就会袭击过来。所以,是敌是友一向泾渭分明。就遇见的对象的处理方式上,还是生活在树海的时候更加轻松。

                                        然而,在这里却不能这样。

                                        形容起来的话,就是所有的存在都是灰色。对每个擦肩而过的人都必须保持戒备,但又不能主动发动攻击排除威胁。

                                        今天要塞的一天,积累了相当多的疲劳。

                                        幸亏还不至于辛辛苦苦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来到这里之后知道了很多事情。但另一方面,却也因为完全找不着解决问题的头绪而正头痛。知道的越多,越是明白眼前困难的棘手。

                                        【那个啊,主人……主人?睡着了?】

                                        我正打算回答“还醒着”,意识却是滑入了黑暗的深渊。

                                        ◆ ◆ ◆


                                        收起回复
                                        50楼2016-07-18 12:5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6-07-21 14:19
                                            08 人偶的挑战 ~洛丝视角~

                                            我把锉刀搭到手中的木片上。

                                            东西已经差不多成型了。说起来,现在应该算是把自己的想象化为实物所需的最后加工阶段。但这并不意味着能够松懈,这反而是比之前的工作更不能大意的工程。

                                            这个步骤所需要的,是加工美术品般的纤细。

                                            不过,我本就没有见过如是称呼的实物。

                                            但是,我还是能够理解所谓的【美术】是并非以实用性、而是以外观的美丽作为价值的概念,我也能正确地认识到自己现在正制作的物品,非要说起来的话正是属于那一类东西。

                                            因此,必须要细心、细心再细心。

                                            锉刀的角度哪怕只是稍微变换一点点,到时候做出来的表情也会差到令人吃惊的程度。所以,真的完全容不得大意,我一边全神贯注地思考着,一边进行作业。

                                            ——一想到自己正在制作的是什么,会觉得作的太华丽实在是不识抬举。

                                            ——但是,一想到自己是为什么而制作的,又会产生无论制作地多完美都感觉美中不足的念头。

                                            我现在,正在制作我自己的东西。

                                            正以我的意志,制作我的所有品。

                                            这是十分罕见的事情。

                                            我会以我自己的意志制作他人的物品。又或者,在主人的命令下,制作我的物品。这种情况,至今为止发生过数次。

                                            但是,我从未出于我自己的欲求,制作过我自己的东西。

                                            从这层意思上说,这才是我第一次真正得到的我自己的东西。而且不仅如此,这个物品在完成的那一刻,甚至会作为构成我的一部分,所以我才不想做的太过华丽。感觉那并不适合我,所谓的不识抬举也正是指的这一点。

                                            然而,在这里。虽说这个是【我的物品】,但同时,从本质上看也并不是【为了我而制作的物品】。

                                            毕竟,这东西做出来,自己一般是看不到的。在日常生活中,能看到这件东西的只有其他人,而现在,这所谓的其他人正是在我心中的位置重于任何人的主人。这么一想,就觉得不管自己再怎么竭尽全力也不为过。

                                            【做好了】

                                            完成了所有的工序,制作精妙的【少女脸】出现在我手中。

                                            年龄,大致和主人相同。虽然五官端正,但或许也正因此而有些欠缺特点。肌肤略过于白皙,但有着少女般的顺滑弹性。我最下苦工的地方,就在于为她点缀上冷静的感觉。

                                            【如何呢】

                                            我把这件作品递给在一旁看着我进行作业的友人。

                                            她是我的协助者。她本身并没有制作物品的能力,但若是没有她,我在这方面的创作根本无从谈起。

                                            她从各个角度认真观察我的作品。

                                            微显阴暗的表情,篝火照亮的洞窟,以及,手中精妙的手工品。这些要素组合起来,总觉得她的身姿好似令人悚然的魔女。

                                            “呼”,友人那薄薄的嘴唇里叹出一口气。马上就要告知结果了。若是我拥有呼吸的机能,毫无疑问会因为紧张而屏住气吧。

                                            【完美】

                                            【那么……】

                                            面对探出了上半身的我,友人——加藤真菜她,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重做】

                                            ◆ ◆ ◆


                                            收起回复
                                            57楼2016-07-26 14:36
                                              自我们与主人分别,已经过去了三天。

                                              在事前讨论的时候,主人和莉莉姐应该是会被进行接触的骑士们带出森林,到某个村庄才是。像那样被带到要塞里完全就是出乎意料的情况,考虑到万一的时候能否立即赶过去,这情况相当糟糕。

                                              然而,即便如此,我们该做的事情还是一样。等待主人的联络,如果通过心灵感应感知到主人发生了什么变故的话,哪怕过五关斩六将也要及时赶到。为此,我希望尽可能停留在离主人更近的地方。
                                              于是,我们向着能眺望到主人所在的要塞的山头进发,找到一个合适的洞窟之后便驻留于此。这个洞窟似乎是怪物挖出来的巢穴,也不知道巢主是不是老早就被讨伐掉了,完全不见踪影。

                                              【请问以加藤小姐的目光来看,到底哪里不好了呢?】

                                              而我此刻正位于这个洞窟内,对着友人当面提出询问。

                                              【……真菜】

                                              回答地很简洁。……不对。这个,只是抱怨而已吗。含有责备意思的眼光盯了过来。这种不发一语的目光,实在是很适合她使用。

                                              【请叫我真菜】

                                              就在最近,身为友人的她,拜托过我用真菜这个名字称呼她。

                                              而我,还不太习惯这种称呼。因此,有时就会像现在这样弄错,而惹得她闹别扭。

                                              【从……真菜的眼光来看,我的作品到底哪里不好了呢?】

                                              【并不是说哪里不好】

                                              我再问了一遍,真菜的嘴角微微柔和了些。

                                              【只是,怎么说呢,感觉少了一点人情味】

                                              【人情味,吗】

                                              我重复了一遍真菜所说的词语。

                                              ——亲口,重复道。

                                              对。我现在,正试穿着我刚才制作的头部。

                                              不过由于并没有做出和人类同样构造的声带,所以实际上只是【配合声音改变口型】而已,但乍看之下,应该都会觉得是我正亲口说出话语。

                                              先前刚刚制作完成的东西,正是我作为少女的脸部。也能说是为了让主人抱我,而踏出的第一步。如果只论外形,我有自信自己做的东西正如真菜刚才所说,十分完美。

                                              为了达到这一步,我所走过的路途绝不平坦。

                                              别看我这样,对于制作物品我还是有着相当的自信的。无论什么东西都能够如我所想地利用木材加工出来,这正是身为魔法·傀儡的我所拥有的特性。

                                              对。【如我所想】。而认识到这也意味着我无法制作出【无法想象出来的东西】这一点,是在开始尝试制作这个物品之后。

                                              制作人类的面部,和平时的作业完全并不是一回事。说到底,那和我至今为止的作品,方向性上就不一样。

                                              我至今为止的创作,都是追求机能的。虽说实用,却显粗犷。然而,这次的作品本质上却是近似美术品。哪怕是用同样的材料同样的道具,目的不同的话所需要的技术自然也是不同的。

                                              哪怕只是差了数毫米,都会造成整体平衡感的崩溃。一个弄不好,甚至会崩溃得不成人形。最开始的几个作品,真的做得很糟糕,让人不堪回首。

                                              理所当然的,这项作业前途多舛。

                                              话虽如此,我也不能放弃。如果这点程度的困难就死心,那一开始就不会动手。况且,还和主人定下了要让他欣赏的约定。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放弃这个选项了。

                                              在那之后就是不断练习,一点点地提升技术。

                                              说起来,从某个时刻开始,突然,不管做了多少的作品都会有种无法抹去的违和感。

                                              说实话,那时真的慌了。若不是真菜告诉我那是我踏入了所谓【瓶颈】,我一定会受到莫大的挫折吧。

                                              与人类相似的外观与形态,一旦相似程度到了某种地步,那些细微的不同之处就会变得很显眼,反而令人更觉得阴森不快。这个,似乎就是所谓的瓶颈。

                                              若要改善,唯有更接近人形一途。

                                              自那之后接受了数十次的指正,我每次都尝试让作品更加完善。现在这个究竟是第几十次的作品,我自己也已经数不清了。

                                              就连这种看不到头的错误尝试,真菜也和我一起挺过来了。

                                              这即便说是我们共同劳作的成果也不为过。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我所做出来的成品,五官上莫名和真菜有些相像。而真菜又长着一副和她年龄并不相配的偏幼面容,摆在一起看起来说不定会像是一对姐妹。只是,这也要先处理掉真菜指出来的人情味的问题才行。

                                              【嘛,这个先算它过了吧。但是,有一个比这还要严重的问题】

                                              真菜以她素来的淡薄声音说道。从她不大有感情起伏的表情上或许很难想象,但她也是鼓足了干劲的。我很清楚这一点。实际上,她所指出的问题大多一针见血,全是些为我的尝试起到了很大帮助的谏言。

                                              【洛丝小姐就是表情作不好。在外观上已经相当像人了……话虽这么说,倒不如说感觉有些完美地过分反而没什么人情味变得像是天使一样了,不过表情还是不行】

                                              真菜正紧盯着我的脸。不。是在观察。

                                              【技术倒是已经上升到制作出的成品如果不说话的话已经和人类看不出区别的程度了,但是在细微的神情活动上,违和感还很大。口型的动作和出声的方式也乱七八糟的。只要这一块问题解决了,那就算五官有些过于端正,也没什么关系了吧。但反过来,不管脸型再怎么像人类,如果表情不对的话就功亏一篑了】

                                              【虽然多少有点自觉,但总是做不好。……请问就这么差吗?】

                                              【说实话,很吓人】

                                              我们至今为止已经无数地交换过意见。事到如今,也不会再因为多余的顾虑而藻饰言辞。

                                              真菜一如既往地用直截了当的说法指出我的缺点,而我也,一如既往地听了进去,情绪相当低沉。

                                              良药苦口利于病。话虽这么说,这也不意味着它会让人温暖。

                                              【肌肤的触感感觉倒是很不错呢】

                                              真菜好似看透了我的心思,伸手抚摸着我的脸颊。

                                              被她的指尖一戳,我的脸颊微微陷了进去。

                                              【因为有真菜的帮助】

                                              【呼呼。能这么顺利,我也觉很高兴。不过,话说不管是【疑似大马士革钢的剑】,还是最近作的【黑色装备】。只要是洛丝加工的魔法道具,在完成的时候从外观上都和木头相去甚远。所以我想,那么这种感觉的应该也能做出来吧,没想到居然这么顺利】

                                              既然能够做到像是钢铁一样坚硬,那没理由做不到像是肌肤一样柔软。

                                              这是真菜的理论。也是我前所未有过的想法。

                                              【听真菜这么说的时候,还感觉无从下手,但是还真是有志者事竟成啊。不过,这种程度也说不上是满分就是了】

                                              哪怕是合格了也还和满分差很远,这就是我现在的感觉。

                                              比如说,肌肤有些白的过分,这是因为它没有连皮肤下流淌的鲜血都再现出来。充其量也只是仿造品。就算划伤了也不会流血。而且因为没有毛孔,若是近看,一下就会发现这是人造物品了吧。

                                              而且没法做出什么夸张表情。因为我无法再现皮肤下肌肉的动作,没法自然地表现出皱纹。

                                              面容做的尽可能给人以一种冷静的印象,也只是为了尽可能抑制这方面出现的违和感。既然表情上有限制,那么只要制作成看上去表情不是那么丰富的类型的脸就可以了。虽然有效果,但也只是权宜之策。

                                              就像这样,怎么也无法跨越的技术上的极限层出不穷,结果,我的脸就变成现在这样无机质的印象了。

                                              这不是【人类少女的脸】。而是【人偶少女的脸】。

                                              不过,如果就【看上去像人的人偶】的层面上看,我自己也觉得已经做得很不错了。但这也就意味着,【一旦动起来就功亏一篑】。

                                              【总之,能走到这一步都是多亏了真菜的协助】

                                              【被那样地摸了那么多次呢】

                                              真菜收回拉扯着我的脸颊的手,挠起了自己的脸颊。

                                              为了参照,我迄今为止数次充分抚摸过她的面庞。多亏了真菜的这个建议,至少在肌肤的触感上,我自信已经忠实再现出了少女的触感。


                                              收起回复
                                              58楼2016-07-27 15:39
                                                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0楼2016-07-30 10:40
                                                  LZ好厉害


                                                  回复
                                                  61楼2016-07-30 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