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文吧 关注:30,456贴子:171,776

回复:【授转】斗罗之这个世界被面瘫承包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赞\(≧▽≦)/~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4楼2016-07-18 09:42
    顾轻狂眼里闪过一丝阴郁,说实话,他真的不喜欢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
    他回头望了唐三一眼,却发现他手正放在二十四桥明月夜上面,显然是和他一样犹豫着要不要出手。
    现在他的手正不着痕迹的放在大师的脉象上面,明了大师已经撑不了多久,此时的他们,已然是笼中困兽。如若再不拼一把,绝对不可能活下去。
    上辈子死的憋屈就算了,这辈子要是还被一只畜生给吃掉了,那乐子就大了!
    顾轻狂手轻轻一抖,眨眼间就出现了两把双刃剑,金色为底的剑身看上去极为流畅,剑锋锐利,护手处被设计成完整的蓝色菊花,精美的剑穗被风刮的摇曳不定。偶然有光透过密密麻麻紧紧交错的粗壮树梢和宽大叶子,折射在剑上,那寒光竟是透着隐隐的杀意,让曼陀罗蛇都感到了一阵不安。
    唐三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顾轻狂这是准备和他坦(出)白(柜)了?
    好歹也算是一个混江湖的,前世唐三的眼力在紫极魔瞳的滋润下自然也是非凡,理所当然的看到了顾轻狂当时的佩剑,所以这才有了这样的猜测。
    顾轻狂没有言语,也没有搭理大师急切的呼唤,一个上去就是蹑月逐云,冲到曼陀罗蛇后面时迅速侧了一下身,左手就马上对着蛇身七寸来了一个猛刺。
    可惜曼陀罗蛇的反应也不慢,速度甚至比顾轻狂还快,猛地把蛇尾掉在树上,使他这一招落空了,不仅如此,它沾满了毒液的毒牙还险险的擦过他的衣角,那片衣角迅速的被腐蚀,小半块外衣都变成灰烬。
    曼陀罗蛇怒吼一声,尖锐刺耳的巨大声响连远处的大师和唐三都能听见,更不要说近在咫尺的顾轻狂了,那声音真的堪比魔音。
    现在它已经完全被激怒,巨大的蛇尾恶狠狠的往顾轻狂身上招呼,金黄的竖瞳瞪的老大,蛇信子丝丝的发出响声,不停地舔舐着沾满了毒的獠牙。
    唐三已经顾不得暴露不暴露了,由于对顾轻狂的担心以及对大师和自己性命的安危使他乘着曼陀罗蛇还在和顾轻狂周旋的时候,突然松开握住大师的手,身体在空中一转,左手一抬,一道黑芒已经悄无声息的电射而出。辛苦打造的袖箭终于第一次出手了。唐三的双眼此时已经完全变成了紫色,凭借着紫极魔瞳的效果,他能够清晰的看到曼陀罗蛇的每一个动作。
    曼陀罗蛇的反应比唐三想象中还要快,因为害怕伤到顾轻狂,所以那一根袖箭是射向曼陀罗蛇左眼的,只见它那蹿起在空中的身体飞快的扭曲了一下,蛇头一低,竟然躲开了要害。但袖箭速度实在太快,还是射在了他身上。身旁一直在暗自等待机会的顾轻狂迅速出手,因为没有魂环附加,内里又不足,所以只能使用最简单的砍劈刺。
    顾轻狂用借力打力的手法将蛇身猛地挑起,剑锋顶着蛇的七寸处,在空中停顿几秒又换另一只手上的剑继续突刺曼陀罗蛇的鳞片硬度远远超出顾轻狂的想象,锐利的剑锋和坚硬的鳞片之间在接触时不断的有火花出现,粗(ˉ(∞)ˉ)长的蛇身在空中不停地挣扎,蛇类嘶哑的怪叫响彻耳际。顾轻狂丝毫不敢大意,空闲的另一只手不停地像曼陀罗蛇劈去,顺便抵消它的攻击虽然不能给曼陀罗蛇起到什么实际伤害,却真真局限了曼陀罗蛇的发展。
    因为顾轻狂很清楚的知道,如果放任曼陀罗蛇继续在这片它很了解的森林里打斗,对他们而言是非常不利的。
    而在这个时候,唐三的暗器支援也到了,顾轻狂停止对它的七寸进行的突刺,果断的一个迎风回浪向后跳去,让曼陀罗蛇自由落地,庞大的身躯掉落在地上,扬起阵阵灰尘。随着一声脆响,曼陀罗蛇坚硬的蛇鳞上溅起一连串的火花。剧烈的疼痛令它再次发出一声呱呱怪叫。
    唐三心中暗叫可惜,袖箭依靠机括发出,速度、力量都没问题。但就是不够巧妙。只能直来直去的攻击对手。这也是机括类暗器的通病。不过,曼陀罗蛇的防御也令他吃了一惊,要知道,他的袖箭虽然只有三根,但可都是由铁母打造而成的,机括弹射力又极强。却依旧没能真正伤害到眼前这头魂兽。
    曼陀罗蛇这才分散注意力到远处的唐三身上,身上的鳞片同时亮了起来,墨绿色的鳞片上覆盖着一层淡淡的黄光,速度骤然增加,几乎只是一瞬间就已经扑到了唐三面前。
    顾轻狂轻哼,一个不附带攻击效果的蝶弄足迅速飞出三十尺拦住曼陀罗蛇,对着唐三低吼了一声:“唐三,让老师去安全的地方再来助我一臂之力。”
    唐三愣了愣,方才放手时大师因为惯性的奔出了十余米,而他在顾轻狂吼了以后马上又用玄玉掌推了一把,大师直接奔出百米以外。这一切都是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此时大师已经来不及救他们了。
    关键时刻,唐三的心反而变得极为冷静。玄天功功运全身,这种正宗上乘道家内功此时令他进入了心如止水的境界。眼看着曼陀罗蛇大张的蛇吻和与它缠斗在一起的顾轻狂,丝毫没有慌张。右手一翻,顾轻狂之前给他的那柄短剑已经翻入掌心之中。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6-07-23 22:07
      曼陀罗蛇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不是现在的唐三所能抗衡的,眼看着蛇头扑至,唐三脚踏鬼影迷踪,身体微微一晃,已经横向平移出三尺距离。唐三知道,对于自己来说,机会只有一次,即使有顾轻狂在,但如果不能成功,那么,曼陀罗蛇是绝不会再上当了。
      关键时刻当机立断,唐三将自己所有的玄天功功力几乎全部运到了双手之上,掌心中蓝光闪烁,左手一吸一送,身体在鬼影迷踪的作用下再次变换了一个方位。
      他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帮他拖延的顾轻狂,心里飞快的闪过一丝迷茫——为什么他要三番两次的护住顾轻狂?
      但是眼下的情况不容他继续思考这样的不相关的事情,唐三与顾轻狂对视一眼,顾轻狂侧了一下身,脚下一蹬,运起轻功向唐三身侧飞身而去,手上的剑武魂却丝毫没有留情地往曼陀罗蛇的左边的蛇瞳刺去。
      这次,顾轻狂完全没有留手——不是他对自己实力的信任,而是他对唐三的信任。
      曼陀罗蛇只觉得一股吸力突然从自己头侧传来,蛇头不受控制的转去,此时,顾轻狂的剑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又缠了上来正中它的蛇瞳,它痛苦的怪叫起来,金色的左眼已经被鲜血染红,而它因为扑击唐三,蛇口大张着,正要闭合。
      一道蓝汪汪的光芒仿佛是凭空出现的一般,静静的等在那里,就在曼陀罗蛇的蛇头转过来的一瞬间,就在它蛇口闭合前的刹那,就在它视力模糊的那一秒,噗——
      顾轻狂早在冷冷的看着 接近四米长的蛇身几乎在一瞬间僵硬了一下,那柄尺二短剑,已经完全没入蛇口之中。下一刻,曼陀罗蛇的身体剧烈的动了起来,一时间,地面上飞沙走石,它那坚硬的身体扫过之处,不论是灌木还是小树,都像是受到了龙卷风的洗礼一般,枝叶残破,四散纷飞。
      全力刺出那一剑后,唐三脚踏鬼影迷踪已经飞速退开,正好在间不容发之际躲开了曼陀罗蛇蛇尾的一扫。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对于蛇的特性极为了解的唐三绝不会认为曼陀罗蛇会立刻死去。
      “小三,轻狂。”大师急切的叫声令唐三惊醒过来。他知道,自己刚才所做的一切,已经不可避免的呈现在大师和顾轻狂的眼前。自己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而这一切,显然是不能被任何人知道的。顾轻狂很聪明,所以他刚才的所作所为根本瞒不过他,现在怎么办?
      杀了他们灭口么?唐三相信,如果只有大师一人,凭借无声袖箭的攻击力和特殊性,自己至少有七成把握可以做到,罗三炮此时已经没有攻击的能力。但若再加上一个喜怒无常的好战分子鬼面阎罗,他的胜率可能根本达不到五成。可他又怎么可能那么去做呢?大师是他的老师,顾轻狂是他的师兄,虽然相处只有几天的时间,却已经得到了唐三真心的尊重。而顾轻狂虽然看样子是个很冷漠的人,但只要他愿意为你打开心门(?),你就会发现其实他……呃……唐三想还是等他先想办法走进他的内心再说吧。
      总而言之,唐三没办法,只能撒谎了。
      脚下故意的一个踉跄,唐三直接滚倒在地。
      大师伸手一抄,他毕竟也是二十九级的大魂师,虽然武魂差了些,但魂力还在,一把扶住唐三,“小三,你怎么样?”
      “老师,吓死我了。那蛇怎么没追来。”
      大师盯视着曼陀罗蛇正在恐怖破坏的样子,责怪道:“刚才你怎么突然松手了,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你们一个个怎么都这么胡来?轻狂如果你父母知道了,该会有多心疼。”
      大师揉揉眉心,哀叹道:“你们两个不让人省心的小祖宗噢。”
      顾轻狂不轻不重的哼了几声,深知顾轻狂脾性的大师清楚,这孩子死要面子,这样的态度其实也算是软化了,那几声也算是暗示性的道歉。
      唐三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在大师面前混了过去,现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这到不是他故意装出来的,他已经有些脱力了。而顾轻狂则在他身边闭眼假寐,即使已经调整过呼吸,但离他很近的唐三依然听得出他略显急促的呼吸和絮乱的心跳。显然他们因为刚刚那场恶战都已经很累了。
      面对百年曼陀罗蛇这么强大的魂兽,刚才那一瞬间他们已经用出了全力,如果那一下控鹤擒龙没有将沙罗曼蛇的头吸过来,如果那一秒顾轻狂没有刺中曼陀罗蛇的蛇瞳,那么,结局将完全会变成另一个样子。
      唐三在想什么顾轻狂不是很清楚,但他现在也能理解——他们一定要变强,强到最起码不会再像今天这么狼狈的差点被一只畜生给吃掉。
      顾轻狂送给唐三的那把短剑只有一尺二,虽然不长,但刺穿曼陀罗蛇的大脑却已经足够了。那是致命的伤势。
      大师表示虽然过程艰难了一点,但是唐三的魂环总算是有着落了。
      唐三则满脸接受不能——这么凶残的爬行类动物给他当魂环?看到自己的第一魂环就会想到今天的九死一生真是够了好嘛!
      可惜大师的脑回路和唐三完全不一样,所以根本不了解唐三为什么隐约表现出来的抗拒,反而是认真的跟他解释了原因。
      顾轻狂见那边师徒二人似乎到现在还没有说完,觉得无趣便在地上用内力一蹬,脚尖准确无误的对着层层盘旋而上的树枝踩来踩去,最后找了个隐蔽却视线极好的地方把身形隐没在树叶中,从上而下的俯瞰着森林,保护唐三在吸收魂环的过程中不受攻击,但视线却不由自主的转向正在吸收魂环的唐三身上。
      顾轻狂懒散的倚在树干上,垂下眼睫不知道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6-07-23 22:09
        这种心跳不正常。
        脸红的像生病一样,就差喷气了,不正常。
        师兄今天也不正常。
        不知道自己被调(ˉ(∞)ˉ)戏了的唐三心想。
        #所以这个世界是怎么了_(:зゝ∠)_#
        #有没有一秒出戏的赶脚?#
        顾轻狂见唐三沉默下来,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轻哼一声靠回树上:“那这样吧,你就是我的了,除非我不要你,谁都不许拿走你的命。我不允许以后再出现今天这样的情况,懂?”
        被霸权主义者噎到无语的唐三:“……”
        在很久以后,唐三突然回忆起现在他说的话,不由的感慨当初自家那位就这么会讲情话也是醉了。
        唐三勾勾唇,露出一个极为温柔的笑容,像是温暖的阳光融化了冷硬的冰块,带着一股朝气:“好。”
        真的……好感动……
        孤儿都是缺少温暖的,就像顾轻狂,就像唐三,所以他们无比渴望光明和温暖,于是他们紧紧相拥,互相感受对方与自己的体温交融,血液相通。
        ——或许从顾轻狂第一眼遇见唐三的那一刻起,他们的命运也紧紧相连。
        在他们都成神以后,唐三扶着和戴沐白他们一醉方休的顾轻狂回家,偶然间听到他的一句喃喃自语。
        唐三蓦地笑了。
        他说,遇见你真的很幸运。
        然而这都是后话了。
        现在听了两个徒弟墙角的大师装作刚醒的样子,不轻不重的咳嗽了几声,看似迷茫的望向他们:“我这是怎么了?”
        或许是顾轻狂在大师还没倒地的时候就封了他的穴让他歇息的原因,本来还要多睡上几天的大师很快就醒了。
        顾轻狂默默的把之前就炖好差不多不会那么烫嘴了的肉汤端给唐三,表示自己完全不会伺候人。
        唐三一边喂汤一边跟大师交谈,顾轻狂就在旁边看着他们。
        大师有些不自在的回视他:“轻狂,你怎么了?”
        闻言,唐三也跟着去看顾轻狂,而顾轻狂就那么自然的站在那里,声音不大:“没什么。”他稍微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只是突然觉得,如果以后有人娶了小三会很幸(性)福。”至少在伺候人这方面很幸(性)福。
        待嫁状态中的唐三:“…………”口胡!为什么我是嫁的那个?
        三观被刷新的大师:“…………”闪瞎眼了的单身狗。
        ——————
        【本章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6-07-23 22:26
          柳龙一呆,马上大叫起来:“萧老大!你不人道!这棍子可是我的武魂!”w(゚Д゚)w想想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要进去那肮脏的地方,简直是不能忍好吗!
          也许是因为萧老大的那些话,柳龙跟王圣对打的时候变得有些放不开手脚,红着脸几乎是不敢触碰他的下半(。・∀・)ノ゙身。
          王圣虽然也有些不自在,但是他又怎么可能会放过柳龙明显的缝隙呢。
          一场打斗以后,众人见证了柳龙扑街的瞬间。
          接下来就是唐三登场,成功一招打飞了对手以后,萧老大喃喃的道:“妈的,难道要变天了,现在的小字辈怎么都这么厉害?”难道小魔王还不够厉害吗!现在又出了一个可怕的人他们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萧尘宇,六年级学员,武魂,狼。十一级一环战魂师。”那个所谓的老大表情凝重,放在唐三眼里则是变成了浓浓的不知好歹。
          现在师兄都快三十级了,这个所谓的头号跟班才只有十一,用不知好歹都不能形容这个家伙了。
          何况师兄还是先天越魂力,现在都还没赶上当初师兄的魂力就敢去调(。・∀・)ノ゙戏别人,唐三表示他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个人的作死程度了好嘛。
          当唐三亮出魂环的时候,一名高年级学员按耐不住嫉妒地试图拿萧尘宇当枪使:“老大,废了他,不过是一个蓝银草,魂环厉害点又有什么?”
          顾轻狂的眼神嗖嗖的往他那边射去,形如冷刀子的眼神把那个高年级的学员弄得极为不安。
          不过稍微让他心情好了点的是,还好那个他所谓的头号跟班还没有没脑子到这种程度,冷静的开始在心里打小算盘。
          顾轻狂懒洋洋的走到一群工读生的旁边,对着唐三扬声道:“小三,上去给他们这些所谓的老资历一点颜色看看,不然就别说你是我师弟!”
          萧尘宇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不止如此,他身后的那些高年级学员已经开始内讧了。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因为萧尘宇背后的‘靠山’才有底气来挑衅工读生,现在人家的‘靠山’都站在工读生那边去了,他们来这里不是明摆着求人炮灰他们么。
          萧尘宇阴暗的看着唐三,他还以为学员之间那些说顾轻狂有师弟这件事只是微不足道的小道消息,以顾轻狂的性格,绝对不会承认弱者。
          那么他现在这样张扬的态度,就说明现在他眼前的唐三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呐,来吧,让我看看,凭什么你能够得到顾轻狂的承认。
          唐三。
          ————
          _(:зゝ∠)_你们以为他是小三的情敌?你们想太多23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6-07-23 22:30
            暖O(∩_∩)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6-07-24 10:03
              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6-07-24 14:03
                好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4楼2016-07-25 15:56
                  顾轻狂跟唐三火速赶到食堂打(qiang)包(jie)了一大包食物以后又马上去了大师那里。
                  于是大师眼巴巴的吃着碗里吃得快吐了的鸡汤而对面的两个人乐呵的大吃特吃自己喜欢的,心里一边不停的碎碎念看错了眼居然收到了两个不肖徒弟,一边默默的被顾轻狂苦(xin)口(zai)婆(le)心(huo)的劝说等他病好以后想吃什么吃什么。
                  大师从顾轻狂那里得知唐三已经在他的监督下去武魂殿注册并且领到了金魂币,满意的暂时离开饭桌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银闪闪的信用卡:“轻狂,(划掉)虽然你很可怜没有去武魂殿注册【←毕竟顾轻狂是在家里觉醒的,所以只需要把武魂和魂力报上去就算注册了,但是并没有补贴领】(/划掉),但是好在你父母给你打了钱来。”
                  “…………里面大概有多少?”←穷逼唐三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内心的滋味。
                  明明是同一个世界一起穿越过来的,怎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这么大呢?
                  顾轻狂摊摊手:“从小到大基本没动过,现在估计已经有差不多几万金魂币了吧。”
                  的确,从他穿越过来以后,就完全不像原主那样每个月的最后一天立志把里面这个月没花完的全部都花光,反而有事没事就去找他父母要钱买这买那再偷偷存下来,于是他现在存了近十年的私房钱真的不少。
                  唐三内心嘤嘤嘤的泪奔。
                  唐三回了一趟宿舍跟小伙伴们道别去了刚刚他跟顾轻狂路过的那家铁匠铺。
                  好在唐三跟顾轻狂相处了一段时间,也算是清楚了顾轻狂的脑回路。
                  之前他们两个看似为了人生哲学(?)而撕逼,唐三却知晓实际上顾轻狂其实也只不过是和他说笑罢了,要是唐三真的铁了心要去开个铁匠铺做个‘毫无前途’的铁匠,顾轻狂还不得顾着两个人的面子帮忙意思意思?
                  唐三成功的解决了目前的就业问题,而且秀了一把他的父亲交给他的乱披风锤法,离开时愉快的盘算着什么时候才可以做出唐门暗器顺便送给顾轻狂一个。
                  每天清晨,唐三都会照例趁着朝阳初生去修炼他的紫极魔瞳,上午正常上课,下午到铁匠铺打工,晚上再聆听大师的教导,然后再跟着顾轻狂边聊边走回工读生宿舍,夜里则修炼玄天功。可以说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绝对充实的。
                  不过唯一遗憾的也就是顾轻狂慢慢变得有些忙,听大师说是顾轻狂的父母让他开始接触庞大的家族产业,中午在餐厅甚至根本看不见他的人影。唐三和大师无法,只能轮流给他送饭去。早上上课顾轻狂也可以明目张胆的补觉,下午却过着慢悠悠的老年人生活,晚上修炼。
                  诺丁初级魂师学院,一个学期就是一年的时间,在整个过程中学员是不允许回家的,但亲人却可以来探望。唐三不只一次期盼着父亲的到来,可直到整个学期结束,也没看到唐昊的踪影。幸好他的生活足够充实,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念。就连顾轻狂传说中的父母都来探望了好几次,唐三第一次看见他们的时候跟其他第一次见的人一样目瞪口呆。
                  一个妻奴儿控,一个粉红儿控,顾轻狂是怎么顽强的长成现在这个彪悍的样子的?!
                  唐三暗搓搓的想起了小舞现在还在盖着的漂亮被子,化身真相帝的认为是顾轻狂嫌弃他母亲塞给他的被子才转手赠予小舞。
                  至于武魂殿,在唐三进行魂师评测后不久,武魂殿的人就来到诺丁学院找了大师,大师没有告诉唐三他们谈了什么,唐三也没问。但从大师脸上比平时多了的笑容,唐三猜想,武魂殿和大师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变得好了许多吧。他把这个猜测告诉了顾轻狂,却看到顾轻狂满脸诡异。
                  顾轻狂家有一个信息网,专门收集各种消(ba)息(gua),于是理所当然的顾父顾母在手下呈上来的大师资料里面看到了大师和武魂殿那位的某些不可告人的小秘密,连带着顾轻狂也知道了。
                  压住嘴角抽搐的冲动,顾轻狂在心里默念了三遍‘这一切都是误会’以后,淡定的对着便秘脸的唐三点点头,自认为脸上怀揣着毫无反常实际上难以言喻的表情离开了。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6楼2016-07-31 09:05
                    第十六章·史莱克(二)
                    ————
                    大师在得知悲剧三人组都喝醉了其中两个男的睡在一起的时候正在喝牛奶,萧尘宇苦着脸被小舞差遣到这里,然后报告完毕以后被大师满脸惊恐的喷了一脸乳白色液体。
                    这个时候校长进来了:“欸,小刚,你知不知道——”
                    校长娇(?)躯一震,嘴巴惊讶的张张合合,像是被抛弃的前女友一样:“你们居然……”
                    萧尘宇着急的抹了抹脸上的牛奶,眼神悲悲切切:“校长,不是这样的QAQ……”
                    “不用解释了,窝不听!”校长突然捂住耳朵,转身就跌跌撞撞的走向门外,“祝你们幸福!”
                    大师:……什么鬼? (╯`□′)╯(┻━┻
                    萧尘宇:@¥#%&*^
                    一头雾水的大师急匆匆的跟随校长的脚步冲了出去,现在他满脑子都是万一小三被顾轻狂那个hentai给以酒后乱(。・∀・)ノ゙性的理由给酱酱酿酿了怎么办,完全没有看到在他背后萧尘宇满脸‘我好像明白了什么’的古怪表情。
                    要知道顾轻狂可是一个已经有生理需求的蓝孩子了呀!(并不)
                    小三,湿胡马上就来救你,一定要保住你的贞(。・∀・)ノ゙操呀!
                    脑袋里已经被‘原来他们之间是这么回事,我好像真相了’刷屏的萧尘宇摇摇晃晃的顶着满脸牛奶从大师住处走了出来,路过的学生被群攻石化,脑子里不知道YY了什么。
                    然后萧尘宇就悲剧的发现,第二天他马上就出名了。
                    *****
                    唐三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穿戴整齐躺在顾轻狂的住处了。
                    他摸摸旁边,冰凉凉的早就没有人的体温了,心莫名的一空。
                    他抚着头痛欲裂的脑袋,摇摇晃晃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就看见床边给他端着醒酒汤的大师满脸复杂:“小三,你没事吧?轻狂晚上有没有对你做些什么?”
                    “……”唐三脸皮一僵,想起昨晚顾轻狂咬的那一口,刷的就脸红了,“呃…不,他没有。”
                    大师把汤端给他,定定的看了他许久,幽幽地叹了口气:“祝你们幸福。”
                    他突然想起,这句话好像前不久是不是哪个说过?
                    唐三以为大师会责骂他们昨晚居然喝酒胡闹,还错过了课程,却万万没料到他会说这句话,马上被呛了一下,撕心裂肺的咳嗽起来:“咳咳——哈?……咳咳。”
                    “……”没什么不对啊?徒弟要谈恋爱做师傅的当然得支持呀!大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对了,你家师兄在两个时辰前就走了。”
                    唐三突然沉默起来,呐呐的说道:“……这么快?”
                    是…因为看到他脸上的牙印才马上离开的吗?
                    拜托,明明是他被咬了,为什么逃跑的是顾轻狂?
                    “他说,你要努力变得比现在更强,因为他也在另一个地方变强。”
                    “那他还说了什么吗?”
                    “他还说,他愿意等你两年,一直到你来找他。”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6-07-31 09:11
                      唔,不想更了,明天再继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6-07-31 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