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游吧 关注:809贴子:2,673

魂断澳门———长篇 原创 纪实回忆录,连载中!!!(欢迎转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赌海迷航寻归路,夙夜忧思望吾乡
魂断澳门,讲述一个出身在社会底层的穷小子,如何通过自身奋斗赚取到数百万身家,却不慎误入歧途染上了赌博,最后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的故事。

赌途之路,罪孽深重;直至痛心疾首,方知时日无多
望还沉迷在欲海苦苦挣扎不能自拔的朋友,看到阿甘的惨痛经历,能从中收获一丝感触,三思而后行。
文笔有限、唯有力求真实,如有产生共鸣
欢迎加我V Luochengagan
共同探讨 如何自制心魔 慢慢寻回那个 曾经的你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键词:婚姻、家庭、中福在线、网赌、缅甸、艳遇、澳门。


回复
1楼2016-06-06 20:54

    注册澳门公司瑞丰价格合理 效率高!注册澳门公司专家

    注册澳门公司瑞豐帮您快速办妥,费用优惠!同时提供公司年审,做账报税,,税务策划,投资移民,商标注册等商业服务.注册澳门公司免费咨询热线:

    2019-02-20 09:20 广告
    章 节 预 告:
    1、垂死挣扎---末路赌徒终将陨落
    2、出身卑微---抓住良机得以小成
    3、贪图安逸---不思进取误入歧途
    4、欲望作祟---深陷泥潭妻离子散
    5、缅甸惊魂---阴错阳差偶遇良缘
    6、首入澳门---死里逃生上演逆转
    7、沉迷圣地---艳遇少妇痛失荆州
    8、心灰意冷---欲戒心魔再入缅甸
    9、欲罢不能---痴情女子舍身相助
    10、功亏一篑---痛失红颜抱憾终身


    收起回复
    2楼2016-06-06 20:58
      1、垂死挣扎---末路赌徒背影凄凉


      “7口了,不能再推拉,阿甘,来日方长,别作死...”
      老刘拉住我的手:
      “我感觉这口悬,真的,别冲动,老天又一次给你机会,多少次的教训,不要和自己过不去”。

      威尼斯人中场大厅一角,这是个Bjl免佣台.
      zhuang家获胜6点 赔一半,现已是里三圈,外三圈,连只苍蝇想飞进来都难。

      Bjl是世界各地赌场中受欢迎的赌博游戏之一。
      在澳门的DC中,Bjl赌桌的数目更是全球赌场之中最多;
      是世界公认最文明、最公平的娱乐项目。

      因为它的结果只有两种,庄或闲,输 赢 概率看起来各占50%。

      印有人像和10字样的牌,按照0点计算,谁的两张牌加起来的总数最接近9,谁就赢;
      庄家获胜赌场抽水5%,闲家获胜不抽水;免佣台则是庄6点获胜赔一半,其它点数赢不抽水。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高赔率的对子与和,对子的赔率是11倍,和为8倍,
      如果你买了庄对子、闲对子与和,俗称三宝,
      开牌时闲家一对4,庄家一对9,你就全中,利润十分可观,但是概率小。

      “大哥,大家都等着你呢,说不好就是上岸的路子,把握机会啊”
      靠在我左边的小四眼妹忍不住催我了,
      是我硬着头皮把这个庄拉长了下来,大家看我手气很旺,都在等着我下注。


      回复
      3楼2016-06-06 21:05
        我坐在台中间的5号位置,大约在半个多小时前,记不起连续输了多少把,
        我仅剩下2万筹码,根本没有想到还能起死回生,脑海早浮现出很多种结束自己罪恶一生的死法。

        我知道老刘是为我好,只是在这小小的赌桌上,无数次的轮回,已经折磨得我生不如死。
        我再也不想过这种张嘴就是谎言,闭眼就是庄闲的日子了
        如果这一次不能翻身,我便要了结自己这罪恶的一生。

        “你看前面的路,庄从来就没长下来过,小路、大眼仔、旮杂路都是打闲,你要跟就平注吧”
        “有个XX路,你还认为BJL有路吗,条条都是黄泉路,再说不都已经拐弯了,我认为会继续开,上一口你不是就提醒我了吗,还好没有信你的”。

        老刘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靓仔,唔把握就平注啦”
        坐在我右边的广东男淡淡的撇了撇嘴,他也耐不住了。

        “后天是最后期限,高利贷和XYK已经没法再拖了;算起来我最少要70万才能暂时缓过去,我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再拼一次,今晚必须要打到50万,现在已经凌晨3点多,没多少时间了,磨了多少次,最终都是个死,要死就痛快一点,我真的受够了...”
        我抬起头看了看老刘,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筹码。


        拿出其中最大的那个,放在掌心,双手合十,闭上双眼,
        我好像看到了女儿张开双手朝我微笑着奔来,嘴里兴奋的呼着“爸爸,爸爸”。


        回复
        4楼2016-06-06 23:08
          “连续3把,都是一枪过,妈了个X,拼了,再梭一次,要么翻身,要么就...”
          女儿的身影仿佛给了我勇气,我用力一拍,把十万的大饼砸到庄上,
          余下的稍作整理整理,也一并推了上去。
          这些叠起的小小塑料片,承载着我的小命、家人的寄托、
          女儿的未来以及朋友的期待,即刻会随着它的易主而倾覆所有的希望。

          紧接着庄的位置上很快就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筹码,
          这个点还在搏杀的人大多都是在追数,
          都和我一样希望借着这条长龙翻身。


          四眼妹开始只下了一万,看到大家情绪高涨,一咬牙又加了两万多上去,她的手上总共不过五万。
          我右边的广东男子更是推了5个大饼上去,他是台上下的最多的,看来他的信心比我更足。

          监台查点了一遍筹码过后,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限红160万,台面180万,超了20万”
          僵持了有一两分钟,没有一个人愿意拿回来自己下的筹码。

          “又不是包赢,哪位老板抽点回来啦,这样耗下去什么时候能开牌”
          对面这个约摸50上下的老头荷官也有点失去耐心,
          “开完这一把,我就要下班了”,说完看了一眼我旁边的广东男。

          大家随着他的视线,齐刷刷的对着广东男看去,他有些不情愿的拿回了两个大饼,
          等待这把牌开牌的时间足足有一刻钟,终于就绪了。


          回复
          5楼2016-06-06 23:14
            加油、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6-06-06 23:23
              突然就在荷官终止下注的前一秒,坐在桌子最左侧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人猛的把手中的筹码全部往前一推,只不过他是推在闲上,大约十来万,然后闭上眼睛十指交叉握在了一起祈祷,和我们一样等待老天的审判。

              “你他妈别反着打了,我们在也筹不到一分钱,你想逼死我吗”
              站在小胡子身后的女子看起来模样清秀,年纪不大,约20出头,
              披了件淡黄色外套,满脸愤怒的扯了扯小胡子的衣服说到。

              “死就死,你给老子滚,别在这吵吵了”小胡子红着眼瞪着黄衣女子。
              前面几把他都下的闲,已经连输了好几手,
              桌台一角的屏幕上显示这局牌到现在总共开了57手,
              之前的庄最长一直没有连续开过5手,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什么,
              但是眼前这样的牌路,但凡有经验的赌徒,都不会继续反着路打,尽管BJL没有路。

              看来他上头了,我没有慌,反而信心倍增,老子这段时间以来都被别人当灯打,终于来了个比我更亮的。
              “快点开牌吧,班长,再给我个一枪过”
              “买定离手,开牌了”
              老头咧了咧嘴,抬头冲我来了个诡异的笑,然后摆了摆手示意停止下注,
              迅速的从牌靴里面发出了四张牌;先把两张闲家牌推给了小胡子,
              然后看了看广东男,广东男示意继续由我来开牌,便把庄家的牌推给了我。


              回复
              7楼2016-06-06 23:24
                开牌,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小胡子先用双手紧紧的盖住两张扑克,然后眼带凶光的看了看我,
                仿佛是我把他杀的如此狼狈,这一把将是我俩的决战一般,然后低下头开始咪牌。

                他把牌挡的很严实,生怕被人看见就会破了他的好牌一样。
                生死局,我出奇的平静,没有以往的忐忑,不知道是为什么;
                或许是女儿又一次给了我力量,或许是小胡子这会黑透了顶,
                又或许是大家都胜券在握,坚信这是一条长庄,
                我只是把两张牌叠在一起,并没有去咪牌,等着小胡子先开。

                “小小,小小...”开始有人喊了,慢慢的喊声越来越整齐。
                只见他先小心翼翼的翻出来一张黑桃10,然后继续捏着另一张慢慢的抬起牌边。

                “又是一张四边,一定要吹掉,吹掉..”黄衣女大声喊道。
                “顶起,顶起来...”四眼妹冲着黄衣女握紧拳头不甘示弱。


                买了庄赢的人都跟着她一起有节奏的大喊,气势排山倒海迅速的淹没了黄衣女,她知趣的闭上了嘴。
                我和广东男对视了一眼,他伸手拍了拍我的肩,“一定系条10,佢咁黑,唔使惊!”。
                “操XX...两张四边都吹不掉一个...”小胡子愤怒的把剩下的那张牌扔了出来,真的又是一张黑桃10,两张扑克已经被他搓的不成形了。

                “好,哈哈,中了对子,要是再开一对就好了...”不知从哪传来一声尖叫,像是菜市场小贩子的吆喝。
                我长嘘了一口气,大喊一声,给我来一对9。


                回复
                8楼2016-06-06 23:37
                  “一枪过,一枪过...”后面的人齐声呼喊,整齐的声音好像经过排练一般,人越聚越多。
                  我慢慢掀起上面一张牌的角,
                  “有脚”,广东男立马说到。

                  然后我把牌横置,慢慢的向上抬,四个黑桃出现了。
                  我没有继续看,而是掀起另一张。
                  也有腿,广东男这次没有说话,我知道他在等我,看这一张牌是几边。

                  随着我把牌横置慢慢掀起,四眼妹大喊一声,“好,三边,顶啊,大家顶啊...”
                  我迅速的把第一张放在掌心往桌上一拍,“10”果然是张10。
                  感觉告诉我剩下的那张肯定是张肥婆,我不想在眯了,
                  瞄了一下小胡子和黄衣女,他们的眼神没有了开牌前的杀气,
                  只是很呆滞的盯着我的手,等着我把利刃插入他们的心脏。

                  “好吧,怨不得我啊,朋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不过这一把你死定了”我暗暗得意,
                  看了看身后,大家的眼神都向我聚焦,仿佛我成了主宰他们命运的神,
                  全然忘记曾在这小小的赌桌上无数次得意忘形之后,被杀的像条落荒之犬的窘境。
                  随即把另一张往台面上一拍。

                  “哗,6点....”
                  “6点也好啊,6点是赢钱牌,赢一半也好”


                  回复
                  9楼2016-06-07 08:09
                    怎么不是肥婆?我有点懵,身子不自觉颤了一下,
                    老头拿过我的两张牌铺好,“庄6点,闲0点,闲家补牌”
                    很快从牌靴抽出一张派给了小胡子。

                    “BJL乜最多...”广东男大声的咆哮。
                    “当然是公最多...”四眼妹向后来了个嘶哑的尖叫。
                    “公,公....”大伙的节奏又起来了。

                    “完了...”突然心里泛起一阵凉意,感觉告诉我,他补的一定是张三边,
                    我不是被他直接补死就是他补个6或7,然后我缩水自杀,这场景太熟悉了,天 要亡我....

                    小胡子还没有开牌,我盯着他的额头,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眉眼慢慢舒展,
                    果然,他像打了鸡血一般大叫一声顶起,兴奋的把一张7甩在台面,
                    黄衣女也随着大叫了一声好,得意的看着我和广东男。

                    我无力的瘫软在椅子上,荷官按照规则又派了一张牌给我,
                    我面带乞求的看着他,他把头扭向一边,不愿与我直视,
                    大概是看多了赌徒们没有下限的透支着自己的一切。


                    “老天,求你给我张白茫茫吧,求你了..“
                    我双手重叠的盖在这张牌上,在心里默念。

                    每每生死关头,我都试图用最后一次的祈求来博取老天的怜悯,
                    只不过这一次的境况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艰难,我很真的很害怕老天突然一狠心,不管我了。
                    “老天爷,求求你再仁慈一次吧,真的是最后一次,我还有很多很多的牵挂....”


                    回复
                    10楼2016-06-07 08:31

                      澳门新濠天地《水舞间》双重娱乐优惠

                      现凭《水舞间》门票即可以半价购买《影汇之星》及《蝙蝠侠夜神飞驰》门票每位节省高达港币125.请即网站订票,感受水舞澎湃兼享双重娱乐的震撼冲击!

                      2019-02-20 09:20 广告
                      “白茫茫,白茫茫,一根毛...”
                      稀稀落落的声音没了刚才的热情,这样的牌面实在令人难以接受,九成九的几率是挂了。

                      最后关头,我还迷信了一下,把牌往四眼妹位置的数字三移了过去,
                      企图像周星驰一般,搓出一个三来,四眼妹立马歪过身子,配合我的举动。
                      我一丁点一丁点的抬起牌角,四眼妹鼓足了腮帮子使劲的对着我开牌的方向吹气,
                      好像她有特异功能,只要这张牌角出现图案,她势必要吹的一干二净。
                      “好哇...没有腿,真的是白茫茫啊...”

                      我像打了一针强心剂,迅速从刚才的惶恐中抽身而出,狠狠的把牌扔出去,
                      相继与老刘、眼镜男、四眼妹击掌庆贺;身后的人沸腾了,这张3来的真TM是时候,
                      我全然忘记老天爷再次怜悯了我,又认为自己是赌神附身了。

                      荷官把牌整理排列好,翻出庄赢的牌子,逐一的赔付筹码。
                      小胡子瘫靠在椅子上,没有表情。
                      “满意了吧,你他妈的就是个SB..还看什么看,滚回去吧”
                      黄衣女骂骂咧咧拉着小胡子要走,小胡子任他拉扯,无动于衷。


                      回复
                      11楼2016-06-07 08:38
                        支持


                        收起回复
                        22楼2016-06-08 09:51
                          接下来有惊无险,又连着开了三个庄,我用4万却只过了两关半,
                          中间开了一手6点赢,不过也达到了预期 ,然后牌局结束,人潮渐渐散去。
                          “100个本银,净系得10个多,好彩碰著呢条路,打返嚟都赢咗90多,你点呀”广东男开心的清点他的战果。
                          “我只赢了30,没有你那个魄力啊,唉...”
                          “我也打回来还赢了30多万,后面几手你怎么不继续推,不然你怎么也上到100多啦”四眼妹替我惋惜。
                          “靓仔,我叫阿文,你呢,留个电话,醒咗一齐,你手气好好,我哋到时包个台好做一啲点呀,走,我请你哋食饭去”
                          “好啊,好啊,带上我,我叫徐敏”四眼妹抢先说到。
                          “走吧,吃点东西歇歇,明天没有什么压力啦”老刘很开心拍了拍我。
                          阿文点了很多菜,他们胃口不错,我却还沉浸刚才的那局牌,好可惜,好后悔,为什么不敢继续冲, 都已穷途末路,豁出去才有一线生机,老天,你是在玩我吗???


                          回复
                          24楼2016-06-08 10:00
                            盛夏如水月光,老家阳台,妻子小眉依偎在我的怀里。
                            我贴着她的耳根告诉她我的愿望:
                            我要她给我生一个女儿,我们要养一大群鸡鸭,再弄一个很大的菜园子。在园中那棵茂盛的桂花树下,摆一张大大的桌子,每天做好饭,我可以逗着女儿和我嬉闹,吃过后又围着我撒娇的叫着爸爸....

                            手机把我震醒,是个梦,令我魂牵梦绕的梦,
                            我十分想念,曾经的妻子和我那乖巧的宝贝女儿。
                            阿文告诉我他和徐敏已经包好台在御匾会等我。
                            放下手机,我有些激动,鼻子一酸,泪滴了下来。
                            我早已经没有家了,很久很久没有听到女儿叫我爸爸。


                            把老刘叫醒,两人静默了足有五分钟,他满脸失落,我想他应该也是梦到他的儿子。
                            “我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今天来个了结吧”
                            “好吧,你要稳着点,记住你的女儿在等你,祝你大红,我就不陪你下去了....”
                            我知道他对上一场制止我的行为有些懊恼,如果反过来为我鼓劲,效果差距十分明显;
                            可就如同那荷官所说,如果知道是包赢,还会有赌场的存在吗,我也不会是现在这般模样。
                            他是为我好,所以我只是一时恼怒,怒我自己不够狠,并没有怨他,不过我也没有劝他和我一起下去,
                            因为我已经默默鼓足了劲,打到200万,一次性解决所有的债务,以后再也不踏进这个人间地狱。

                            谁又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回复
                            25楼2016-06-08 10:06
                              御匾会,阿文挑了一张中间位置的台,拿出了全部的存码,大约200万,原来他也在这里厮杀了几天几夜几乎没有合眼,上一场差点让他清袋,按他的意思是借了我的运,在生死关头完成逆袭。
                              他大我几岁,老家是广东韶关,没来澳门之前是一个不大也不小老板,家族在广州经营着皮草生意,
                              一次陪客户在澳游玩偶然接触了百家乐,很快便陷入其中。一年不到的光景,让他倾家荡产,
                              送给澳门不下一千万,具体的数字已经算不清了,欠下巨债后,不但把自己的生活颠覆,
                              还搞得家人惶惶不可终日,这次来想方设法借了100万高利贷,作殊死一搏;
                              赢了,他还可以在家人的扶持下慢慢回到从前的圈子;
                              输了,立马跑路投奔在非洲某个国家的朋友,总之是回不去了。

                              徐敏说来也算是个小富二代,妆容精致,总扛着个墨镜,细一看十分可人。
                              老家江西,父母有自己的生意,她是独女,26岁的年龄在内地很多都已相夫教子,可惜她遇人不淑。
                              起初是被他男友带到澳门,以便男友上头及时加以制止;
                              谁知适得其反,不信邪便撇开男友自己赌,结果一个猛子栽的比他男友还凶;
                              据说送进去也有小两百万,最终两人分道扬镳,这才知道赌场的凶险,
                              不过她十分不甘付诸了大好的青春年华之外还葬送这么多的金钱,把这笔账全都算在了澳门的头上。

                              赌徒之路是何其的相似,不同的过程,相同的结局。
                              其实无论输多少,对于赌徒而言,没有质的区别。
                              人分三六九等,能力各有不同,有人输十万、有人输一百万亦有人输一千万甚至上亿,
                              这些都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有朝一日,只要你走上这条路,
                              迟早都要面对信用破产,三观尽毁,家破人亡,神仙都救不了你。


                              回复
                              26楼2016-06-08 10:16
                                三人信心十足,加起来我们有300万的筹码,都想要对仇人兵不血刃,
                                阿文的目标是先上500万,然后再从长计议,我和徐敏手上目前的本金差不多,
                                目标也一致,都是200万。

                                这是一张抽水台,庄赢抽5%,阿钢主动说,
                                不用你们打水,我包了,你们下多少直接搭在我的上面,
                                赢了我直接赔给你们,如果红了,码粮给你们俩分了,
                                大家齐心协力,这一场性命攸关,希望我们就此都能脱离苦海。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阿文的仗义让我和徐敏很是开心,
                                免掉抽水对我们可不是个小数目,码粮也给我们,
                                不过比起他的目标,这些完全可以忽略。

                                牌局开始,路子像狗啃了一般,该连的不连,该跳的不跳,没有任何规律;
                                我们很有默契,都没有下重注,偶尔小注试试水,不停的飞牌,
                                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给魔鬼予以迎头痛击。
                                大约开了20多手,这时候路子似乎有了一些变化,
                                连续开了五个庄后又开出两个闲,徐敏跃跃欲试。

                                “会不会拉到齐头,我想跟闲了”
                                “我都系咁谂,一齐上啦,点呀”
                                “好,一起上...”


                                回复
                                27楼2016-06-08 10:18
                                  阿文拿出两个十万的筹码,我和徐敏各五万,一齐推到了闲上。
                                  荷官是个扎着马尾的少妇,一脸雀斑,语气很是友好。

                                  看我们把筹码都叠在一起,她笑着问我们哪位看牌,
                                  阿文和徐敏都说让我来,我直接让她把庄家两张都打开。
                                  一张A一张4,合计5点,我先拖开一张,是一张7,
                                  迅速的掀起另一张的角,空了,再换个方向,没有头。

                                  “好,一枪过...”
                                  “都系咁强,犀利...”
                                  “码宝吧,怎样?”我看了看他俩。

                                  码宝就是过关的意思,1万赢了变成2万,2万继续推,就是4万,再推赢了就是8万,
                                  这种打法最涨士气,也是迅速达到最大盈利的方法;
                                  已是末路赌徒的我在感觉来临的时候最喜欢这样,
                                  不过这是一把双刃剑,顺的时候大杀四方,衰的时候分分钟让你两手空空。
                                  赌徒某些时候的默契不用言语,大注开门红,他俩都没有撤回盈利,
                                  稍作整理后都压在闲上。
                                  庄家开牌,点数比上一手还小,3点,我先后翻出两张4,气势如虹一枪过。
                                  闲四口了,开始就想好了要赌它与庄齐头,都没有犹豫,继续码宝,赢了我就快接近100万,机不可失。


                                  回复
                                  28楼2016-06-08 10:28
                                    这次庄家开出了一张5和一张2,合计7点,我有些紧张,先开了一张,是个A。
                                    节奏很慢,直到第二张牌三个方块的边露出来,我才松了一口气,只赢不输了;
                                    换个方向,小敏和阿钢拼命的在一旁鼓劲,可惜任他俩施尽浑身力气,
                                    也没有把这个三边顶出一个图案来,这是张6,和了。

                                    一番纠结,决定飞一把,结果真的是庄赢,我们都暗暗庆幸。
                                    继续飞牌,又飞出一口庄。
                                    大家不约而同把之前撤回来的筹码都压在庄上。
                                    闲家两张合计4点,我先开出一张公,也翻出一张4。
                                    闲补到了一张8,庄不用补牌了,再下一城。
                                    有惊无险过了三关,无限美好的开局,好运似乎要降临,我们心情大好,也放松了神经。


                                    我全然忘记了这次来的目的,来之前,联系的了老家一个高利贷,偷偷的用家里的土地证和户口本作抵押,
                                    借了20万,承诺一周还23万,大约10个小时后,是我到期还款的最后时间,我再也筹不到一毛钱了。
                                    广发、交通、平安、中信以及光大的信用卡都逾期了半年以上,合计40余万,已经起诉,
                                    如果我这个时候停下来,先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至少就还有机会再遭受轮回的蹂躏。
                                    上述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我根本停不下来,目标是200万,200万才可以让我有重生的希望。
                                    甚至在上一手牌一点险胜的瞬间,我又改变了想法;
                                    如果冲到200万,我要留50万在澳门继续博,我已经开始转运了,
                                    久违的大胜,强烈刺激了我的神经,我要拿回我失去的所有,还要加倍。


                                    回复
                                    29楼2016-06-08 10:51
                                      欲望的膨胀加速死亡的步伐,魔鬼张开了它的爪牙,没有下限的赌徒不值得怜悯,
                                      我根本没想到,连续的三把胜利,竟然是我在赌台临死前的 回光返照。
                                      我更不会想到,把自己的小家葬送之后,丧心病狂的我即将让父母也没了安身之地。

                                      “五庄四闲而家又三个庄啦,点打?”
                                      “顺着来吧,打闲...”
                                      我表示同意徐敏的意见,不过我只下了5万,阿文选择20万平推,徐敏下了10万。
                                      雀斑荷官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居然没等我开口,直接打开了闲牌,
                                      一张9一张小人儿,这样的牌令我没有了看牌的兴趣,直接翻开,8输9。

                                      “飞牌”我有点恼怒的朝她喝道,她没有任何表情。
                                      又开了一个闲,继续飞,飞出一个庄,再飞,是个闲,我让她停下。
                                      “跳了,打庄!!!”徐敏率先下了10万。
                                      阿文继续平推20万,我也跟了5万。
                                      我让她不要开牌,让我先看,两张3,只有6点,其实也不小了。


                                      回复
                                      30楼2016-06-08 10:54
                                        然后她无比犀利的直接翻出一张7和一张公,叉烧了我们。
                                        好好的单跳才几口又变了,我感觉很不好,想停一下,
                                        阿文和徐敏都选择跟闲,开牌又被庄赢了。

                                        “飞几口看看,别上头”我瞪着雀斑荷官,她面不改色。
                                        “好吧,这他妈的,耍猴啊,狗日的..”小眉很是郁闷。
                                        连飞四口,居然都是闲,我想跟闲,阿文表示再看一下,
                                        徐敏看了看下路,则认为闲不会继续了。
                                        有分歧那就继续飞,结果又飞出一个闲。
                                        我不想看着好牌就这样飞走,果断下了10万闲,
                                        阿文狠推了40万,徐敏只跟了5万,
                                        闲真的赢了,继续平推跟一把,居然又断了。

                                        “庄唔连,打闲”阿文怒气冲冲的又推了80万上去,我也推了20万,小敏下了10万。
                                        阿文说这把他来看,稳稳的翻出两张合计8点,结果又让我们傻了眼,庄家一张4配5,又他妈的8输9。

                                        转眼间没有了盈利,这让我们十分恼火,继续飞牌,却又飞出了三个闲,飞的我们三直摇头。
                                        没有损失本金,大家暂时还能自控,徐敏和我都只下了五万跟闲,阿文还是20万。
                                        闲赢了,不过我们一跟又他妈断,它又出现了,恐怖的轮回。


                                        回复
                                        31楼2016-06-08 10:57
                                          反复几次,断断续续,赢一把输一把,码宝就死,牌局到了四十多手,
                                          我只剩了30万,几乎打回原形,徐敏只剩了20万不到,阿文折了一半。
                                          都不想打这局牌了,趁雀斑女洗牌的间隙,我抽了支烟,顺便去洗了把脸,
                                          坐在厕所的蹲便器上晕了一会神,告诫自己一定一定要稳住。

                                          等回来时已经开了十来把牌,台上换了个中年男荷官,面相儒雅,这牌局看起来路子很不错,
                                          开局单跳了三把后又是三庄两闲三庄,不过他俩在上一轮的被杀的有点畏手畏脚,
                                          目测并没有多少收获。我有点惋惜,为什么没等我,刚才还告诫自己要稳住,
                                          瞬间没了耐心,不想被心魔左右;这口牌看规律是拍拍连了,打闲,他俩已经重注,
                                          我也不甘示弱,一狠心下了三分之一,妄图拉下两个闲,靠这两手牌一转颓势。

                                          徐敏自告奋勇要开牌,她很有气势的直接拍开一张,是个9点,
                                          然后让庄家开两张,大喊一声 小小 ,如她所愿,
                                          庄家合计2点,她很有自信的慢慢掀开另一张。
                                          不是公也没有腿,是张2,
                                          补牌,补到一个6,合计已经7点不小了,我们都很淡定,似乎胜券在握,
                                          这时荷官很阴险的从牌靴抽出一张和小敏一模一样的花色点数6,庄家赢,一点绝杀了我们。

                                          瞬间又都懵了,我再一次感受到胸腔憋气的窒息,有些绝望。
                                          接下来老天再也没有怜悯我们,不管我们多么谨慎,该死的荷官总是变着花样开出我们意想不到的牌,
                                          连续近十把没有一把赢,很快我们都几乎空袋,三个人木讷的趴在台上,没有了交流,眼神无比空洞。


                                          回复
                                          32楼2016-06-08 11:00
                                            徐敏看好了一口庄后,率先鼓起勇气,愤怒的把剩下的筹码全拍了上去,
                                            我双手发抖已经不敢下注,阿钢也没有动弹。
                                            她很恼火我俩畏畏缩缩,让荷官不等我们,直接开牌。

                                            闲两张合计1点,她咪牌也是1点,闲补了张公,
                                            她居然补了个四边,任她百般乞求也没有顶起,气数已尽,先我们一步,阵亡了。
                                            不过她不会孤单,很快,我和阿钢前赴后继,全部葬身在魔鬼的腹中...

                                            两日后...
                                            “不要睡,不要睡,起来..起来了…”
                                            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我迷糊的睁开了双眼,他们换班了。
                                            好难得才睡了这两小时,地下负二层的冷气真的可以冻得死狗。
                                            我试着想伸个懒腰,却感觉使不上劲,四肢告诉我,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酝酿了有足足一分钟,终于我一个趔趄翻起了身,狠狠的瞪了一眼眼前这个身材魁梧、棱廓分明的恶煞;
                                            而他只是嘴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冷笑,简直就是在鄙视我“看看你这幅狗样…”
                                            我顿时没了底气,此情此景的我和一条狗有区别吗?
                                            说实话,这副模样,狗也未必愿意和我一较高下。


                                            回复
                                            33楼2016-06-08 11:09
                                              很快我以常人无法比拟的自我调节能力,把仅存的那一丝精力,撑起丢了魂魄的躯干,
                                              一言不发拿起鞋子正要穿起,伴随着强大的冷气迎面吹来一阵恶臭,我艹...被熏的作呕了...


                                              五分钟后,我背着背包,一屁股坐到威尼斯人西翼大堂外的台阶上,现在才不到六点,
                                              这里却早已人满为患,和我一样经历赌场搏命般惨败之人多得无法计算,且无一不是衣冠不整,满腹愁容。
                                              我连想都不用想,就能猜出他们绝大多数的内心在打着什么算盘,
                                              无非就是在懊悔,怎么就控制不了,赢了不走,非要烂屁股;
                                              还有一种便是经历过无数次的轮回,早已习惯被杀的片甲不留,与其空想浪费时间,
                                              不如尽快思量着如何才能编造一个连自己都深信不疑的谎言,
                                              即便是可能面临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甚至牢狱之灾的窘境,那也不如马上筹到子弹,痛快淋漓的厮杀一场;让多巴胺尽情的分泌吧,这便是这些病态赌徒们的悲哀,输了不可怕,可怕的是手里没有了筹码....

                                              翻了翻口袋,拿出了昨夜仅存了的一支五叶神,迅速的点燃痛快的吞了两口,仿佛只有手中的这支香烟,才能够体会我内心的落寞与寂寥,再一次的回想起这短短几年来走过的路,
                                              不知身边是谁放起了音乐,那刺耳的歌词: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的离开,我曾经堕入雾的黑暗,想挣扎无法自拔...”


                                              回复
                                              34楼2016-06-08 11:13
                                                我,只是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吗,我还有挣扎的力气吗?
                                                心情沮丧到了极点,尽管经历过无数次这种被掏空了五脏六腑的感觉,
                                                看着自己沾满了鲜血的双手,我问自己,“你还能继续吗”…老天,让我解脱吧,我真的扛不住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兜里的电话把我震醒了,生死之战后,整整40多个小时,就靠着天明前在地下负二层的沙发上窝了两个钟,我是有多疲倦,在这人潮喧闹的过道,坐着水泥台阶上我居然睡了近一个小时。

                                                电话是老刘打来的,40岁,北京人,在这个被魔鬼笼罩的城市,他是为数不多的在赌徒里还尚存一丝善良的人,和我一样,已经输得如同行尸走肉,前后也就几个月的时间,他失去了他曾经所拥有的一切,铁了心要在这里活下去,因为他也回不去了。
                                                老刘和多数赌徒一样,除了输掉家庭与信任、地位和尊严以外,
                                                另外合计输掉了大约700多万人民币,留给他的只有不忍回忆的痛。
                                                每个人的承受能力不一,有的人在赌桌上一把可以送掉成百上千万,还能举手投足间让你钦佩他的潇洒,
                                                也有的人,输掉10万就已经是命悬一线,所以金钱在这只是个数字而已,
                                                只要你频繁的踏入了这个门,很显然结果都是惊人的相似。


                                                回复
                                                35楼2016-06-08 11:21
                                                  抬起头,天空蓝的没有一朵云彩,
                                                  晨起的阳光,刺入了我的双目,带来一阵天旋地转。
                                                  这个点海峡对岸的人们多数还在沉睡中,我却感觉到一股燥热,
                                                  它既来自于这个城市特有的气候因素,更多的是源于我内心的惊恐不安。

                                                  突如其来一丝凉意让我打了个冷颤,压抑的情绪如潮倾泻而来,
                                                  鼻头一阵酸楚,整个人刚有点复苏的状态,迅速的降到了冰点。

                                                  我努力的想要控制自己,毕竟这是在大庭广众,
                                                  一个大男人莫名其妙的流马尿总是会惹来些不怀好意的目光;
                                                  然而,有些时候你越想好好把握,越是不尽人意,感觉即将失控,
                                                  那不值一文的自尊促使我马上离开这里,
                                                  我逃一般的弹起,可笑的是,还没有来得及远离人群,不争气的泪珠已经夺眶而出....


                                                  威尼斯人的人造运河清澈见底,河底到处都是来自世界各地游客布施的硬币,
                                                  一天下来数以计万;在头顶人造天空的映射下散发出五彩斑斓,让人目眩神迷;

                                                  可是此刻它们却对我不怀好意,好似要闪的我双目失明才善罢甘休。
                                                  我扭过头,转到了二楼的餐厅,找了个靠墙的角落坐了下来,
                                                  该死的肚子也似乎嗅到了这里美食的芬芳,发出一阵咕噜咕噜声,
                                                  才想起我从昨天到今天,就吃了一顿“扒仔饭“,也真是为难它了。
                                                  掏了掏干瘪的即将净过我脸的口袋,
                                                  累计硬板在内共还有港纸100余元,人民币36块,花了50港纸,不到10分钟,
                                                  一份曾被我形容过可以与狗食相媲美的“扒仔饭”被一扫而光。

                                                  扒仔,也称叠马仔,字面解释是处理筹码的人,实际上是在澳门依靠DC现金换取泥码为生的特殊的人群,
                                                  他们是有组织性质的,低价收入泥码,或是靠关系获得泥码,然后拉取赌客替其洗码,从中牟利;
                                                  同时也放高利贷,这类人鱼蛇混杂,大部分都是曾经的赌客,已经输得无法扭转心灵回归正常,沦落于此;
                                                  他们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乏资质优异者通过某些低劣手段掘得大桶真金白银金盆洗手,
                                                  但绝大多数令人厌恶,且不会得到善终,因为他们和我一样,都行走在罪恶中。


                                                  回复
                                                  37楼2016-06-08 11:32
                                                    利用这水足饭饱的闲暇,我翻开手机,打开记事本,
                                                    扫了一遍这些让我无比厌恶却又无能为力的数字,
                                                    这些数字前面的名字,除了银行高利外,都是对我寄予期望,盼我重生的人。
                                                    我已经无暇思量他们若知道我此刻境况的心情,因为我早已经麻木。

                                                    成为欲望的傀儡后,什么血肉亲情,兄弟朋友,江湖道义,都已经逐渐一文不值了,
                                                    远远不及在那赌桌上给予庄家致命一击的快感。

                                                    粗略统计了下:高利23万,当时谈的是1.5的周息,信用卡总共额度46万多均已封卡,
                                                    利息我压根没有计算,其它债务110多万虽说是不计息,但对于现在的我,无异于一个天文数字
                                                    合计负债:近200万人民币。

                                                    在我一次次试图效仿女蜗补天的壮举徒劳无功后,
                                                    天,终于崩了,这一秒,我无耻的闪过一个念头,
                                                    世界末日,你快快来临吧,天崩、地裂、狂风、海啸,你们他妈的快来呀,
                                                    把我带走,把所有人都带走,让我的罪孽与你一同消失,让我了无牵挂,让我快点结束这该死的轮回吧!!!

                                                    幻想始终是幻想,就如同我无数次博弈中在小有收获后做的白日大梦,
                                                    阔绰的别墅,气派的豪车,花不完的银子,众人追随的目光...

                                                    忽然间内心隐藏的魔鬼跳出来给我迎头一棒,对我诡异的一笑,孩子,
                                                    醒醒吧,你没有机会幻想了,你的今天、明天、不会是最坏的结局,
                                                    后天你才会知道什么是更坏...哈哈哈哈,没有最坏,只有更坏,我知道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我死不足惜,可那些为我不遗余力盼我重生的人,他们何罪之有?

                                                    该面对的你又如何能逃脱,你能够不服输,但你是否能够不认命?
                                                    妹妹的信息没有因为我的忽略而停止,
                                                    好吧,我不能死,也不敢死,我只有当自己患了不治之症,
                                                    老天要让我尝遍冷暖换来我的重生,
                                                    执着在错误的道路上,既是无知,也是愚昧,总之我不要再害人了。

                                                    命运这样安排,我顺你,拿起手机,没有多余的字眼:
                                                    “我在澳门,寻死觅活的话就不说了,我没有路费,你转点钱给我,
                                                    一切等我回来再说吧,欠所有人的,这辈子我一定要还!”
                                                    “你没事就好,哥哥,不过我真的不知道去哪给你凑路费,
                                                    我得想想办法看,你千万别想不开啊,等着我”
                                                    “不管情况有多么糟糕,只要你的人没事,家里人不期望你有太大的作为,
                                                    债大家一起想办法,慢慢的还,总有一天会还完的,
                                                    以后一家人只希望能安稳的过点小日子就行了,
                                                    我只能凑到1千,直接转到你微信上吧,你必须好好的完整的回来,
                                                    天大的事情回来再说,爸妈和我都等着你...”

                                                    天边隐去了最后一抹霞光,街灯初亮、夜幕降临。
                                                    拱北关闸依旧人潮拥挤,进来的赌客们无不洋溢着必胜的神情,
                                                    都想迫不及待的去捞一把,老刘把我的背包递给我:
                                                    “兄弟,回去好好静静,别想太多,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


                                                    回复
                                                    38楼2016-06-08 11:38
                                                      然而,就在一小时之前,我把车票定好,买了两包烟,套出了多余的500港纸,
                                                      直接找了个BJL的桌台,闭上眼全部压在了庄上,没有一点悬念,
                                                      闲9点一枪直接把我毙命,我还有救吗…


                                                      关闸这一侧的珠海,华灯溢彩,车水马龙,依然是一片繁忙的景象。
                                                      每个人来此的赌客,都有一个绚丽多彩的梦,
                                                      那个梦,是他们最纯真的,也是最邪恶的..


                                                      回复
                                                      39楼2016-06-08 11:3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6-06-09 10:54
                                                          老哥,抽甲天下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6-06-09 1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