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学神吧 关注:409贴子:1,336
  • 0回复贴,共1

第六百五十四章 你还没遇到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如苏航这样的,不过返虚境界,在大道眼中,完全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就算是不虚他们几个,恐怕也是好不到哪里去,谁会去注意蚂蚁窝里出现了两只一模一样的蚂蚁呢,但是,当这一堆蚂蚁里,出现了两只巨大而一模一样的蚁王,想不惹人注意可就难了。

太敖就好比这样的一只蚁王,苏航带他去十万年前,完全就是在向大道招摇,到时候恐怕怎么死都不知道。

说实话,苏航有些怕了,有些后悔听太敖讲了这些。

“十万年前的上古神战打得那么厉害,为何大道没有现身?”好半天,苏航道。

太敖笑了,“换了是你,你会在意一群蝼蚁的战斗么?”

苏航恍悟,想想也是,恐怕,那人还巴不得大宇宙世界的修士们打生打死呢,多死一些人,说不定对他还少几分威胁。

“那……”

苏航忽然想到,自己这一心阻止上古神战,岂不是违背了大道的心意,他会不会搞自己?

太敖似乎知道苏航在想什么,忽然就笑了,“六千五百万年前那一战,大道虽然胜了,但也付出了极重的代价,受伤怕是不轻,像你这样的小虾米,他才不会在意你,别把自己想得太高了,等你到了我这境界,再去担心不迟。”

呃……

太敖这话,说得苏航真是感觉有点怪怪的,有种被损了的感觉,但是,心里却还带着几分的庆幸。

“放手去干吧,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太敖哈哈一笑,“我都没怕,你怕什么?胆小可成不了大事。”

这话说得苏航握了握拳头,是啊,有什么好怕的,之前不还满腔的热血么?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大不了就是一死罢了。

“那个。”苏航顿了一下,扯回了正题,“前辈,禁武令可还在你手?”

太敖微微颔首,“在,怎么,你想拿回去?”

苏航干笑了一声,“晚辈斗胆猜测,当初前辈之所以拿走我的禁武令,想必就是和十五年前的上古神战有关吧?”

的确只是苏航的猜测,但是,苏航心中已有**成的把握。

禁武令只有三次使用的机会,先前已经使用了两次,仅剩下一次,若在自己的手上,怕是早就废了,龙神将其拿走,很可能就是这个原因,而且,指不定就是自己在十万年前交代给太敖的。

太敖只是笑着,想来是默认了。

“那前辈可否将禁武令交给我,上古神战波及太广,以我一人之力,实在难以掌控全局!”苏航腆着脸道。

眼眸里,带着几分期盼。

如果有禁武令在,应对上古神战,他也多了几分底气。

然而,太敖却是摇了摇头。

“为什么?”苏航就有些不明白了。

“禁武令暂时还不能给你,因为,你还没有遇到那个人。”太敖开了口,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又道,“嗯,或许你已经遇上了,只是,现在的他,还不是他。”

“一个人?谁?”

苏航就有些不明白了,太敖这是在打什么哑谜?什么他还不是他?

“等你遇上了,自然就清楚了。”太敖只是笑笑,没有再多说。

“前辈,你别话只说一半啊。”

苏航有些着急,最讨厌这种说话只说一半的,完全就是在钓人的胃口。

太敖淡然一笑,大袖一挥,场景转换,两人又坐在那乌烟瘴气的房间沙发上。

“回去吧,明天再来找我,我带你去个地方。”

太敖起了身,抖了抖身上的睡衣,丢下一句话,也没再理会苏航,直接进了里屋,至于是干什么事情去了,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里屋很快就传来了刚刚那女人的娇笑声。

……

——

“航哥,怎么样?把那小子揍扁了么?”

看到苏航从楼道里下来,陈三立马就带着一帮兄弟围了过来。

花了这么久的时间,必定是经历了一场大战的,看苏航身上也没什么伤,那必定是刚刚那小子被揍了,陈三心里如是的想着,只可惜没有亲眼见证。

苏航正想着龙神刚刚的话,被陈三一打断,往陈三看了一眼,心中突然有些羡慕这帮混混,其实,像他们这样,安安分分的当一只蝼蚁,也挺好的,至少,不用担惊受怕,可以随随便便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挤出一个笑容,苏航拿出一小块玉石,丢给了陈三。

陈三拿着那块玉,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拿去卖了,足够还你的债了,剩下的钱,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做点生意,别在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了。”苏航留下一句话,直接就走了。

“航哥?”

原地呆立了半晌,陈三回过神来的时候,苏航都走远了,赶紧喊了一声。

“噗通!”

直接跪在了地上,陈三都感动得哭了,大声喊道,“航哥,你的大恩大德,我陈三总有一天会报答你的。”

听着背后传来的声音,苏航苦笑着摇了摇头。

苏航可没想过陈三报答,这小子也报答不了什么,那玉石也就一边角渣料,只在这凡界值点钱而已,世人都只看重外表,所以它值钱,但对苏航来说,它和路边的石头没什么区别,这小子让自己见到了龙神,也算是有一功。

……

——

理工大附近,苏航以前买的房子。

好久都没回来,显得有些冷清,也只有苏蓉偶尔上蓉城办事的时候,才会来住那么一两天,其余时候,也就秦诗语会过来收拾打扫一下。

“怎么看你心情不佳?是遇上什么了?”

晚饭后,苏航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秦诗语走了过来,有些疑惑的看着苏航,跟着陈三去走了一趟,怎么回来就感觉心事重重的样子?

回过神来,苏航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我能帮你么?”秦诗语道。

苏航笑了,转而岔开了话题,“今晚要在这儿过夜么?”

秦诗语一听,脸红了一下。

“陪你待会儿就回去,要不然我妈就得打电话问东问西了。”秦诗语道。


回复
1楼2016-06-05 2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