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学神吧 关注:409贴子:1,336
  • 0回复贴,共1

第六百四十六章 蜀中第一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唐敖放了一本《帝王心术》在那小孩儿的身旁,弥陀也取了一本佛经《东来佛偈》,放在了小如来的身旁。

等他们醒来,自然就能看懂这书上所记叙的内容了,弥陀他们的时间不多,要传功,也只能等下一次了,等下一次过来,怕又是一年之后,这一年的时间,也正好考验一下这两个小孩的向道之心。

“徒弟。”看着昏迷中的小如来,弥陀想交代几句,“自今往后,可要好生研习佛经,待为师下次来时,再传你神通,我草。”

本是一本正经的在装逼,可一句话还没等讲完,弥陀便看到头顶上方出现了一个大洞,数道光束落了下来,罩在他们几个的身上,一瞬间,几个人都被规则之力暴力扯走。

弥陀大骂了一声,身体却已经不由自己的渐行远去,心中千万只羊驼在奔腾,能不能让我好好的装完这场逼?

……

——

十万年后,地球。

天空陡然豁开了一条口子,几道光影撒下,就好像有人掀开垃圾桶的盖子,往里面扔了几坨垃圾。

几道光影落在地上,正是苏航等人,都显得有那么一点狼狈。

这一番景象,自然是搞得附近之人惊奇不已的。

到了眼下,苏航他们也不怕什么惊世骇俗了,尤其是对不虚他们几个来说,这些凡人们怎么想,根本就不在乎。

一下从十万年前的苏溪,跳到了十万年后的苏溪,看着周围熟悉的场景,苏航心中安定,似乎,还是这十万年后的苏溪要更加亲切一些。

“这么快?”

看到是苏航,车旁边站着的秦诗语,立马就迎了过去。

苏航长舒了一口气,可算是又回来了,似乎也还没有过多长的时间。

回到屋里,找了个凳子坐下,除了弥陀和唐敖,刚刚收了徒弟,算是有点收获外,眠狂和不虚都有点小小的心情不美丽。

毕竟,对于他们两个来说,这一趟上古之行,完全就是白跑一趟。

而苏航,稀里糊涂的接受了神皇传位,莫名其妙的就成了新一代神皇。

弥陀有那么一点小小的郁闷,自己话都还没有说完呢,就把自己给扯了回来,这也来得太不是时候了。

“苏航,我那徒弟什么来头?”唐敖兴致勃勃的望着苏航。

他收的那徒弟,居然苏航都抢着要去结善缘,想必是很有来头的,苏航必定是知道些什么,刚刚怕被抢了徒弟,他没问,现在回来了,没人能抢他徒弟了,他当然想搞清楚。

听唐敖这么一问,其他几人也都看着苏航。

“在千年前,华夏唐朝有位诗人,名叫李白,他写过一首诗。”苏航也不隐瞒,直接道,“诗中道,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我问你我那徒弟的身份,你给我念什么诗?”唐敖相当无语的看着苏航,不知道这小子莫名其妙的拽什么文。

“我知道,这是李白的《蜀道难》!”秦诗语坐在苏航的旁边道,对于苏航的话,她总是相当捧场的。

唐敖翻了个白眼,“我在问我徒弟!”

苏航笑了笑,“这诗中,提到有两个人的名字,前辈,你不觉得熟悉么?”

“唔?”唐敖顿了一下。

苏航道,“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这诗中,有蚕丛和鱼凫两个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蚕丛乃是蜀中第一位蜀王,在蚕丛之前,蜀中是无王的。”

“呀!”

唐敖闻言,使劲的一拍大腿,“是了,我那小徒弟,乃是有蚕族人,姓蚕不差,而且,他又名丛,一定是你说的那蜀王无疑。”

“嘁!”

不虚在旁边撇了撇嘴,“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了,光凭一个名字,你就如此笃定,别逗我了。”

唐敖脸上黑线丛丛的看着不虚,“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那徒弟小小年纪,便立志一统天下,岂是你这老道能够看清的,再者说,有我这个师父在,他便注定不会普通。”

“那又如何?”不虚更乐,“就算他如你所说,也不过只是个凡间帝王,有什么值得你骄傲的?”

是啊,有什么值得你骄傲的?

不就一个凡间帝王而已么?别说只是一个蜀王,就算他统一了整个华夏,成为华夏第一代王者,又能有什么意义呢,在他们几个眼里,还不都是蝼蚁一个?

唐敖被不虚这一句话给憋得没话说了,往苏航看了过去,盼望着苏航能说出自己徒弟的一些事迹来,好好的震一震这些老货。

蜀王啊,蜀中开国第一位王,蜀人的老祖宗,还不足够流弊么?

当然,这只是苏航的想法而已,说实话,除了知道蚕丛是第一任蜀王外,苏航真的一点其他的都不知道,毕竟,那么久远的时间,留下的就只有些毫无根据的传说。

的确,在不虚等人眼里,地球上一位王者,也仅仅只是而已罢了。

苏航之所以和那小孩结个善缘,也仅仅只是单纯的因为,那个小孩,很有可能就是蜀人的老祖宗。

苏航指了指刚从屋里出来的苏曦,“前辈找曦曦问问吧,她或许比我知道的多。”

苏曦在读高中,应该刚学蜀道难,也该学过一些历史什么的,苏航连忙就给搪塞了过去。

一出来就听到这么一句话,苏曦也是有点懵。

苏航往弥陀看了看,这老和尚倒是有点眼光啊,倘若那癞头小娃真是如来的话,他也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不过,虽然只是见过一面,苏航却有种感觉,那个癞头小孩小小年纪,胸中的城府却是要深得多,十万年一过,倘若还在世,如黄天霸那般成就的话,怕是不一定会认弥陀。

毕竟,当时弥陀问那两小孩缘何要拜他为师的时候,那癞头小孩的话,明显就不是出自真心,绝对是见小蚕丛碰了钉子,这才赶紧改口的。

小小年纪,心思就如此缜密,长大后还得了?

十万年操练下来,怕是更不简单。


回复
1楼2016-06-02 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