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宋吧 关注:1,205贴子:44,624

(续更)江南烽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前面的就不发了,太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6-01 23:41
    崇祯十年的正月,朱由检过得很不愉快。
    济南城虽然没有破,但一府之地也被糟蹋得不成样子。好不容易盼到卢象升大破建奴,将其逐出济南,还没等皇帝把心放回肚子里,南京那边又来了一条噩耗:澳洲人攻进了南京城!
    当看到电文内容时,崇祯差点背过气去,幸好这些年他也算不断经历各种打击,心理承受能力还是有点,才没在温体仁面前出大丑。
    温体仁给崇祯看的电文不是澳洲人发来的原文,因为写得过于通俗,他进行了一些改动,不过大意没有变:老温啊,南京那帮人不地道。咱们说好的拿盐税抵押贷款,可那些孙子一门心思要把事情搅黄。南京户部扯什么纲地,就是拖着不给盐引,南京刑部又给我们泼脏水,说我们卖毒盐。咱们也算打过几次交道,你说我们哪次不是老老实实的做生意?上次北京德隆放不了款,我们还不是通过张公公把银票给你了。现在既然他们不肯给盐引,我们就自己去拿了,顺便也把南京的投资环境整治一下。你放心,南京城的产权和使用权不会变更,管事的人也大致不会变,我们只是准备成立一个江南盐业公司,维护一下正常的食盐生产和供应秩序,改善一下灶户们的生活环境,帮两淮盐运司减轻一下工作压力,顺便挣几个小钱。为了完成这一艰巨的任务,我们打算在秦淮河和大运河边开两个办事处。请放心,税我们肯定会足额缴纳的,也不会有人侵占盐引了。如果生产情况良好的话应该比现在你们收到的要多。这对于我们应该是双赢,希望你不要受到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影响,采取一些激化矛盾的做法。
    看完之后,崇祯皇帝仿佛一下老了三十岁,机械的把电文放在桌面上,跟温体仁商量起如何解决这件事。温体仁的意思是不妨先观察一下,毕竟现在的大明朝廷也确实奈何不了他们,不如看看他们到底会不会按照电文上说的做,现在先顺势把盐引的发行权收回交给北京户部好了。但崇祯觉得这样太过了,澳洲人此举对大明的冒犯和伤害太大,要是就这样默不作声,谁还会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名声也就彻底完蛋了。所以无论如何都得出兵表明一下态度,哪怕不到南京也行。可问题是建奴还没有全撤出关外,现在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队伍押送着财货人口出关,北京周围的明军根本无法南下,之前张梁二人带的军队被赶到了太行山边联系不上,只能让河南那边的明军动一动了。牟文绶离得最近,可以让他去走走。
    君臣二人商量完事情天已经快黑了,温体仁急匆匆的向宫门走去,一路上他还在思索下一步的打算。他知道的事情远比告诉崇祯皇帝的多,这次皇帝肯定心里没底,但依照澳洲人一贯作风和温体仁的私人消息渠道来看,应该不至于大变。澳洲人做事一向稳妥,一个广州他们就用了七年才吃下肚子,南京应该也不会太着急。眼下倒是可以在盐政上做点事情。
    大明盐政早就烂到根上了,与其在澳洲人退出南京后继续让那帮盐商吃得脑满肠肥,不如借用澳洲人的力量另起炉灶,顺利的话,也能把票盐法推出去。当初商议以盐税换贷款时他预料到盐商可能反扑,但这些人能作死到这个地步还是出乎他的意料。幸好看起来还没有太过激怒澳洲人。
    虽然常被攻击说无一策可挽救危局,但他看得远比御史台那些喷子清楚。大明眼下最急迫的问题有两个:没钱打仗和打不赢。他在钱这件事上做了许多,但明军的战斗力不提高他做的都没用,等澳洲人准备好了,他刮出多少钱都得换主。现在澳洲人对建奴的胜利让他看到了希望。根据他和张凤翼这两年的交流,澳洲人不止强在坚船利炮,更强在上下同欲,这次以步卒大胜建奴骑兵便是一个有力的证明。因此他打算借助澳洲人训练出一支明军,此事要快,要赶在澳洲人决心动手吃掉大明之前。眼下不管怎么虚以委蛇,都绝对不能和澳洲人闹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6-01 23:42
      让温体仁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髡贼攻破南京的消息就传遍了北京城,惹来满城风雨。
      都御史唐世济,御史张缵、赵继鼎等,给事中陈启新,以及刚扳倒户部尚书侯恂,自己升为户部左侍郎的宋之普等人要求皇帝发兵惩戒髡贼。给事中何楷、李如灿、傅朝佑,殿试读卷官林欲楫,刚当上东宫讲读官的吴伟业,正要告病退休的罗元斌,少詹士蒋德璟以及刚回京的侍读学士黄道周等一大批人则在刘宗周的领唱下再一次弹劾奸相温体仁。龚鼎孳、刘同升、钱肃乐等今科要参加复试的举人更是直接鼓动太学生再次闹事,大有不把温体仁赶下台不罢休之势。
      面对严峻的形势,温体仁感到了很大的压力。倒不是这些跳到台面上人有什么压倒性的能量,哪怕过些日子路振飞他们几个的弹劾都到了,对弹章能把自己埋起来的温体仁也不是多大的事,他担心的是这事情捅出来得太快了。那封电文是绝密的,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皇帝应该是不会干这种事情的,那么最大的怀疑对象只有一个人,曹化淳。
      曹公公此人虽然远不能说是人畜无害,但这些年也没在明面上跟自己作对,此时突然跳出来想做什么?温体仁想不明白,不过他知道,现在已经到了决战时刻。这些年作为首辅,自己得罪人无数,从勋贵到东林到缙绅到普通百姓,没几个人对自己有好印象,现在能依靠的,唯有圣眷。可跟曹化淳比圣眷还是很有难度的,特别是当他想见皇帝,却得知皇帝正在跟曹公公说话时。
      张彝宪死后,温体仁在宦官中再无强援,那些外放的监军太监或许几年之后能派上用场,但现在是指望不上的。虽然宫中的消息仍然能通,但效率就要打个折扣,在这种时候很可能误事,若是曹化淳有心对他封锁消息,情况可能更严重。因此他必须及早做出反应。思前想后,他决定上辞表,现在正是皇帝需要他的时候,不可能准许他离开。不管他的敌人们在策划什么阴谋,只要皇帝下诏挽留他,这一轮危机就算过去了。
      就在温体仁开始写辞表时,崇祯皇帝正眉头紧锁。曹化淳给他看了前段时间调查得到的一些很重要的东西。各处巡盐御史的调查报告中提到宋之普和温体仁勾结,企图控制盐引结党牟利的情况,这倒不是太让皇帝意外,温体仁也在他面前说过准备对盐引动手,除了结党让他有点惊讶。但还有些材料是从沂州来的,交代了此次罗岱在沂州遇害的过程和疑点,并重点提到沂州宋家和大店庄家那个阉党余孽的情况。事关沂州那个白莲教妖道,崇祯皇帝就不能不慎重了。
      按照沂州太守王崇显的报告,去年春天宋之普的父亲宋鸣梧病重时,宋家曾经专程从苍山县赶到大店庄求药并送来北京,等宋鸣梧病情稍可,并于夏季回到沂州后,又曾多次以治病为名去大店庄找那个妖道。妖道现在在沂州势力很大,身边聚集了数千人。还有一个消息,据说妖道是从广东来的,有个道观在临高。
      阉党余孽、白莲教、澳洲人,一个个让人心惊肉跳的词语在崇祯皇帝的脑海里打转,他仿佛看见了一张精心织就的大网正在前面等待自己。不过温体仁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他是受人蒙蔽还是同流合污?崇祯想不明白,也不敢去想。不过,至少本能告诉皇帝,和澳洲人联系的渠道放在温体仁手里已经不能让他放心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6-01 23:42
        几天没写,思路都不连贯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6-01 23: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6-01 23:48
            等你很久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6-01 23:50
              期待已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6-02 00:02
                原来的帖子能搬运出来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6-02 00:03
                  有骑马兄的江南同人,澳宋吧有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6-02 00:18
                    楼主好棒!这个同人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6-02 00:21
                      太感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6-02 00:27
                        荒了半个月了,还是同人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6-02 00:36
                          楼主续更了,喜大普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6-02 01:09
                            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6-02 06:26
                              这才是元老院该有的气场嘛!杀伐果断,谁敢挑战元老院的威信,谁就被刺刀串成肉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6-02 10:10
                                楼主续更了,喜大普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6-06-02 10:28
                                  有骑马兄的江南同人,澳宋吧有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6-02 10:34
                                    手动置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6-02 11:1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6-02 11:54
                                        喜大普奔,革命的低潮期可能要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6-02 12:48
                                          好啊,可以继缝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6-02 15:02
                                            有骑马兄的江南同人,澳宋吧有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6-02 18:20
                                              扑通
                                              你在水贴时,可以艾特以下机器人 @刘明希吧 @湖岗吧[湖岗] @旬阳城管 @百百机器人 @这是机器人[嘟嘟噜] 你只要@它们,它们就会立刻回复你,给你带来更多经验 你回复它,它也会回复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6-02 18:36
                                                朝堂斗争好难写,骑马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6-02 21:02
                                                  康忙来吧!
                                                  你在水贴时,可以艾特以下机器人 @刘明希吧 @湖岗吧 @旬阳城管 @百百机器人 @这是机器人 你只要@它们,它们就会立刻回复你,给你带来更多经验 你回复它,它也会回复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6-06-02 21:33
                                                    骑马楼主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6-06-02 22:25
                                                      周绎歪头看了看楼下大街上密密麻麻的人头——那是太学生在发揭贴,冷笑着接过家仆献上的一杯澳洲格瓦斯,斜睨对面的人,那人面前什么都没有。
                                                      “你的主子已经回老家去了,你还留在京师做什么?”
                                                      粗鲁的话语并没有让那人有什么变化,他低着头,轻声说道:“回南京的是我东家的兄长,东家还在这儿。”
                                                      “大胆!”“无礼!”旁边两位陪客作大怒状。一介白身敢在他们面前坐下,还敢对堂堂国舅这么说话,实在是目无尊卑。
                                                      周绎摆了摆手:“有礼没礼的事情不提,你东家大前年坑了我周家几万两银子,我也不想提了。就说这次,我刚拿了十万引,一眨眼工夫,几万两银子打水漂了。这你可得给我个说法,不然的话……”
                                                      “这说法,您得找澳洲人要去。”那人朝楼下一指,“是澳洲人坏了规矩,大家都是吃了亏的,不光您家,像这城里的田家、曹家、王家,哪家手里没有几万几十万引?像我们东家说的,这事得大家一起出力才行。我们东家眼下能做的事情也就是外面这些了。”
                                                      “说什么瞎话!你们不过是想借机会把温体仁弄下来罢了。这种事情我们掺和不上。”周绎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
                                                      没有接递过来的茶杯,那人一点不打算告辞:“澳洲人您是肯定会出手对付的,别的不说,就是为您在上海招商局的干股,也不能放过他们。只是您缺少帮手,一时半会对付不了。”
                                                      “咳咳咳……”周绎呛着了,仆人连忙上去给他捶背。只听那声音接着在耳边嗡嗡。
                                                      “攘外必先安内,奸相是必定要除的,先除了他,才能对付澳洲人。这事不必国舅出手,不过等温体仁倒了,您可不能袖手。”
                                                      周绎把气喘匀了,伸手一指茶杯:“知道了。到时候再说。”
                                                      等那人走了,周绎对着那两个陪客说道:“怎么说,这事?”
                                                      一个看着有点年纪的说:“此事当从长计议……”话还没说完,一杯格瓦斯就泼在脸上了,“人家都打上门来了,你还从长?”
                                                      另一个赶紧说:“兹事体大,当报与国丈,由其定夺。”周绎见手里的格瓦斯已经泼出去了,便一巴掌抽在他脸上。他父亲周奎本来就是个小气鬼,现在年纪大了,把钱财愈发看得真。上次兄长周络受人撺掇,花了几万两银子要得髡贼的生财之道,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父亲一生气,打得兄长半个月下不了床。要是他跟父亲提这事,不管要花多少钱,屁股上一顿板子是没跑的。
                                                      要说这髡贼确实可恶,自从他们到了江南,周家各处产业的收入便一天不如一天,澳洲货门类齐全,质优价廉,而且他们不走牙行的路子,也不认例规,谁也争不过他们。特别是去年澳洲人的松江布全面铺开之后,周家在江南的几十个官牙私牙饿瘦了一大半,还有一小半直接死掉了。本来周家也不只是在江南有产业,但现在天下动荡,那些产业能苟延残喘已经算很好了,多数都只能关掉了事。这次建奴入关,更是把北直隶的产业一扫而空,让他父亲过年都没个好脸色。
                                                      可澳洲人兵强马壮,杀性又重,跟他们放对,花钱如流水是一定的,自己不能当出头鸟。思来想去,他决定先不动,等田弘遇的动作,反正田家砸在手上的盐引比周家只多不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06-02 2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