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蓝吧 关注:707贴子:8,613
  • 9回复贴,共1

【授权转载】Endless Story(全图鉴持有者为主//PM无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先是授权图




回复
1楼2016-05-31 16:36










    回复
    28楼2016-06-01 14:45










      回复
      30楼2016-06-01 14:52











        回复
        37楼2016-06-01 15:12





          回复
          38楼2016-06-01 15:13











            回复
            39楼2016-06-01 15:17






              回复
              40楼2016-06-01 15:18
                CP.36
                全校师生都因为清洁整所学院而陷入忙碌的状态,但赤却在途中离开了……

                校门外——
                赤不顾身后黄的呼唤,径自往前走。
                “等……等等我啊!赤……赤哥哥!”黄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好不容易,才追上他的。
                其实准确来说,是赤自己停了下来,才让黄追上的。
                “赤哥哥,为什么不开心了?翘掉打扫的话,校长会生气哦。”黄小心翼翼说着的同时,还偷偷瞄着赤低下的脸,但不管怎样还是看不见他的神情。
                “黄……”
                “嗯?什么?”以为赤愿意对自己诉说心事了,黄不禁感到开心万分。
                然而,并没有……
                “没什么。”说了又能怎样?说了不代表可以接受,喜欢不一定是占有,在其背后默默守护她,对黄而言是最好的吧?
                “是哦。”闻言,黄情不自禁流露出失落的表情。
                看在眼里的赤顿时懊悔,难道他的决定是错的吗?
                就在赤想说些什么来打破僵局时,银突然从远方慌张的跑来。
                仔细看,他手上还抱着一个人呢!
                “是琴音,为什么?”黄见全身是伤的琴音仍旧昏迷不醒,不禁担心得很。
                “先送去保健室再说。”说罢,银便加快了速度,往保健室赶去。

                ✚✖✚✖✚✖✚

                沉睡中,那个恶梦怎么也挥散不去——
                看着一架接一架的直升机慢慢升起,然后飞远。
                “我又无处可去了……吗?”琴音的泪还在流着,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些泪是代表着她现在的心情,还是因为多年来的压抑而爆发。
                “你看再久,也不可能回去那里的了。”突然,身后传来了让她感觉讨厌的声音:“可恶的丫头,早就知道你不值得相信的。”
                “萨奇!”为什么?她不是已经带着爸爸离开了吗?为什么她会出现?
                难道她注定躲不开吗?魔王的仆人,恶魔的爪牙……
                “呵呵,你以为可以逃过我的威胁吗?别忘了你我协议过的事。”萨奇一副高高在上的自大模样,瞬间转变成厌恶某些事物的表情:“然而,你却出尔反尔,背叛了你我之间的协议。”
                面对萨奇,虽然她很讨厌对方,可是她的确背信了。
                “爸。”无视掉萨奇,琴音看向其身后的斯提夫。
                她不求什么,只求一个笑容,从小直到现在,一直都只有这个愿望,难道这个愿望就这么难实现吗?
                “……”看着神情悲伤至极的琴音,斯提夫一时也说不上什么话,但他却想起了那个时候,水晶说过的一番话:
                “爸爸,琴音到底是?”
                “是用你的基因细胞造出来的克隆人。”斯提夫用有些难看的神情道,虽然嘴上在回答着水晶,可是他的心思早已迷失在别的事情上。
                此时,他的心情是复杂的,他很高兴能够再重见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儿,但也很纠结为什么当时的盖奇斯会告诉自己,找不到水晶还说她们家空无一物、也许搬家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欺骗他?
                “爸爸!”呼唤几声之后,斯提夫还是没有反应,于是水晶叫得更大声一些。
                “怎么了?”
                “爸爸,为什么我总觉得,琴音……琴音有着很悲伤的眼神?”似乎察觉到什么的水晶带着质问的语气说到:“爸爸是怎么看待琴音的呢?”
                “怎么看……她即使是由你的细胞衍生出来的,不管再怎么像你,也不可能,不可能成为你啊!”不知为何,斯提夫每次提到这点上他就会失控了。

                也许他知道错的人其实是自己,他一开始就不应该做这种实验,更不应该在做了并后悔以后,再把所有的气发泄在琴音身上,所以才会恼羞成怒了吧?
                “琴音,当然不可能变成我的啊……”
                闻言,斯提夫不禁抬起头望向水晶,也许在这件事上,由水晶来开解斯提夫的心结是最有效的吧。
                “因为她和我一样,是一个生命,我们是两个人,不同的个体,她的感受和我的感情,是不可能连在一起,所以就算琴音是克隆我的基因诞生的,但是她已经有自己的人生了啊。”
                “水晶……”
                “爸,你有没有想过,我和琴音都是来自同一个人的血脉,我是爸爸的女儿,她自然也是啊。”
                说到这里,才使斯提夫恍然大悟,没错!他和水晶既然是亲生父女,那和琴音自然也是啊,然而……
                “我以往,都是怎么对待她的?我是怎么对琴音的?”斯提夫像是精神崩溃了一般,不断自问自答着同样的话:“我连名字都未给她取一个,甚至是不断的叫她冒牌货……”
                “爸爸……”虽然知道错在于斯提夫的转牛角尖,不管是琴音还是那个实验的事情,可是看见自己最敬爱的爸爸像失常了一般,又不禁觉得心疼。
                忽然间,仿佛听见了外边传来金微弱的叫喊:“水晶!水晶!”
                是金来了!他来救她了!
                “金,我在这里!”
                ……

                ✚✖✚✖✚✖✚

                突然,‘哄’一声大响,才使斯提夫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看清楚眼前的情况,原来琴音和萨奇已经在开战了!
                而且看情势,似乎是萨奇屡占上风。
                “你已经没用处了!”说罢,萨奇就准备向琴音发射能量攻击。
                可是早已被打得全身伤的琴音,别说是还击了,连闪躲的力气都没有。
                虽然她不是弱者,但萨奇尽是在她走神的一瞬间趁虚而入,这一点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就算看穿了对方失神的刹那,也不可能那么精准的掌握到,并且加以攻击。
                萨奇却办得到,其每一下攻击不仅仅在琴音失神的瞬间击中她,还是招招狠毒且致命的。
                “琴音!”
                “爸……”
                在萨奇将重伤的琴音打入大海的瞬间,总算让她听见了,作为父亲的,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而且是用担心自己的心情在叫着。
                虽然不是笑容,可是父亲的关心,也已经让琴音感到再没有遗憾了。
                然而,她现在唯一的牵挂是……

                ✚✖✚✖✚✖✚

                眼皮轻微的抖动了一下,随后缓缓睁开眼。
                看了看四周,才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似曾相识。
                “琴音,你醒了啊!”第一句听见的,是黄的声音。
                “黄……”下一秒,琴音的瞳孔似瞬间放大了几倍一般,随后一副痛苦的模样钻入被子里。
                “琴音?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痛啊?”迟钝的黄全然没发现对方的异样是因为什么。
                “黄,求求你,不要再关心我了,我曾那样对待你……”
                也许是因为恶之牙的出现,让琴音不得不再次回想起从前,不得不面对自己的过错。可是,知道内情的只有她自己……
                “那样?怎么样啊?”黄表示听不懂她的话:“你不是救了我吗?从萨奇的手上……”
                黄不懂,她救了自己,就更应该对她好啊,为什么琴音反而那般的求自己呢?
                “你不会懂的!”
                “你不说我当然不懂啊……”黄担忧而焦急,到底琴音是受到什么打击了?以前她都不会这样的啊,到底是为什么?
                见状,银轻轻的伸手搭在被子上,小心翼翼道:“琴音……”
                “我们先走吧。” 赤说道,随后又用眼神示意黄也一起。看情形,目前让银一个人呆在这里会比较好吧。
                “嗯。”

                关上门,代表赤和黄都离开了这房间。
                “琴音,别再把自己收起来了。”
                别再把自己的心……
                “……”慢慢翻开被子的一角,露出半颗头的琴音,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银,这可爱的模样不禁让银回想起小时候的她。
                “琴音。”不理会对方是否抗拒,银力道恰好的将她从被子中拉起。
                “喝!”有些吃惊的琴音轻叫出声,但是很快又被幸福的感觉取代。
                “小银……”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叫你了,很久很久,不曾直接见面了。
                闭上眼,琴音贪婪的嗅尽对方身上的味道。
                这一刻,多希望能够永远停留,一直这么下去。
                情绪稍微理智了后,琴音才意识到,自己正身在合众学院里。
                看情形,自己似乎没有被结界隔绝,所以才会来到这里的。难道他们没有告诉阿戴克校长吗?自己的所作所为……
                自己的,所作所为?
                “不!”

                突然间,被琴音用力推开的银,显得一脸迷惑。
                “怎么了?”
                “我们,不该这样……”在脱离银怀抱的瞬间,琴音迅速来到了窗边。
                “什……”察觉到琴音想说什么的银欲阻止,可是却还是慢了一步。
                “小银,我们……”停顿了会,最后还是决定说出口,所以她不能再如此称呼对方:“你,我,之间的事,不论过去或是现在……都忘了吧。”
                就在银错愕的瞬间,对方突然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
                “琴音!”看着从窗边落下的倩影,银失控的叫道。
                要他忘了?怎么可能!如果当年不是他自己离开,抛下她一个人的话……
                何况是要他忘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不可能!
                “琴音!”银的呐喊,几乎是传遍了整座学院,只可惜,他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因为其呼唤的对象已经远离了附近。
                T.B.C.


                回复
                42楼2016-06-01 15:21
                  啊我在特别篇那里追这篇文没想到吧主居然搬运过来了,每次看完一篇又期待下一次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6-07-05 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