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苏吧 关注:17,507贴子:281,580

回复:【电视剧】『文』逆天回来爱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翡翠谷景色秀丽,空气清新,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而此时的百里屠苏一身深紫色天墉弟子服下腰身和手腕做收紧式,完美的衬托出他修长而挺拔的身姿。   观其面容,浓黑的长眉斜飞入鬓,一双清亮锐利的眼眸中似被一层冰霜覆盖,让人看一眼都会觉得寒气逼人,挺直的鼻下薄唇紧抿,似成一条直线,却过于冷漠。   但当百里屠苏看到欧阳少恭的时候,眼神似有些变化,丝丝的暖意从百里屠苏的眸子中显现出来,抿着嘴的薄唇微微打开,声音显得低沉而真切。   “少恭!”   或许是多年未见,仿佛欧阳少恭又像当年一样被带走,声音竟有些许激动,当百里屠苏看到欧阳少恭身旁的风晴雪的,诈意风晴雪为何会出现在此地,他当年根本就没有像前世一样去幽都,复杂的目光看了眼风晴雪就移开了目光。   前世的风晴雪对他太好,让他很是感动,但是感动不代表对她有情,最后散魂是自己辜负了她,他不希望今世的风晴雪再钟情于他,那只会伤了她……   “你,难道你是……”   “百里屠苏。”   风晴雪很惊讶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认识,欧阳少恭也没有说过在天墉城有认识的人,虽然很疑惑,但是也没有打扰两人。两人惺惺相惜,竟让她觉得没有人能够插足两人之间。   “你还是如八年前一般。”   “你亦是如此!”   欧阳少恭闻言,眼神望向百里屠苏,却见到百里屠苏也看向他,欧阳少恭对百里屠苏一笑。   “欧阳大哥,你认识这位师兄?”   “八年前相识,只因一场变故,也就分开了,不成想,他竟来了这天墉城。”   风晴雪一听,原来是这样,来天墉城能够重逢,还真是有缘。她真心为两人高兴,看着百里屠苏,虽然百里屠苏冷着一张脸,但是从他刚才的反应看来,是把欧阳少恭放在心上了。   欧阳少恭的朋友也就是她的朋友,笑了笑。   “百里师兄你好,我叫风晴雪。”   天色逐渐变暗,本来还挂在天上的太阳,已经渐渐被遮了大半,一幕红霞照在欧阳少恭的侧脸,显得如此风华绝代,美妙绝伦……   时间匆匆而过,天色已经变得暗沉,一轮弯月浮在天空之上,银色的光芒洒满大地,让众人在夜间依旧还看得清楚。   此时,已经到了丑时,妖灵没有一个出现。翡翠谷中的众人就放松了警惕之心,毫无顾虑的交谈起来,而最安静的便是欧阳少恭们这三人,欧阳少恭与百里屠苏是知道有状况出来,而风晴雪见他们两人没有说话,也没有要说的欲望。   本来平静的翡翠谷忽然,一阵微风拂来,百里屠苏心中警惕起来,风速逐渐越来越大,一些小精灵出现,捉弄起众人来,风晴雪看到后一笑。   “这只是些小精灵而已,根本不会伤害人。”   只是瞬时之间,那些正在戏弄众人的小精灵被吓得四处逃窜,百里屠苏一看,心中更加警惕。   一声清啸划破天际,只看到一只火红的鸟与一只姑获鸟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风晴雪惊讶。   “这不会才是考核吧?”   “天墉城不会拿人命来开玩笑!”   虽然百里屠苏的声音冷淡,但欧阳少恭依然听得出来百里屠苏对风晴雪的态度比其他人都要缓和。难道屠苏对风晴雪还有情?双眸微眯,眼神望向百里屠苏跑去的身影,眼中散发出虐夺的神色……      百里屠苏飞快的向那火红的鸟迈步跑去,欧阳少恭脸色剧变,那鸟与姑获鸟一出现就抓伤了好几人。   “欧阳大哥。你看到那红色的大鸟了吗?”   风晴雪与欧阳少恭把受伤的人安置好后,风晴雪问着欧阳少恭。只觉是废话,这么大的鸟,他能看不到么?   “看到了。”   欧阳少恭点点头,那火红的鸟是火中强者清灵,虽没有凤凰那般强,但也比任何火属性的鸟类强,它比姑获鸟更加凶残,最是让他诈意的是前世只出现了姑获鸟,根本就没有出现清灵。   百里屠苏自然也是惊讶的,不过手中的剑快速的拔出,向清灵鸟与姑获鸟出手。   “欧阳大哥,你在这里照顾受伤的人,我去帮百里师兄。”   欧阳少恭还没说话,百里屠苏已经快支持不下去了,姑获鸟被击败也是无可厚非,最难对付的是那清灵鸟,清灵鸟的强大,现在的百里屠苏根本不是它的对手。现在天墉城里,也只有紫胤能够打败清灵鸟。   欧阳少恭看到百里屠苏就要被那清灵鸟所抓伤,不顾风晴雪的话,飞速跑向百里屠苏的身边,一把推开了百里屠苏,自己却被清灵鸟给抓住,飞离翡翠谷。   “欧阳大哥——”   风晴雪看到欧阳少恭为救百里屠苏而被抓走,担心的叫出了声。   “少恭——”   八年前眼睁睁的看到欧阳少恭为他而伤,欧阳少恭被楚影月所带走的痛苦再次承受一遍,即使他知道欧阳少恭的实力,也忍不住担心。   看到跑来的肇临,百里屠苏不愿让风晴雪去冒如此凶险,而欧阳少恭在这里没有暴露出实力,也是不想让他们所知道。   “肇临,把众人都带回去,我去找少恭。”   “百里师兄,我要随你一起去救欧阳大哥。”   “不行,肇临,把晴……风晴雪带回去,不能让她来!”   说完百里屠苏还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眼肇临,转身快速消失在树林之中。   翡翠谷不远的一处山洞之中,欧阳少恭被清灵鸟粗鲁地丢在地上,还想杀了欧阳少恭,只见欧阳少恭用手一甩,便把清灵鸟甩到一边。   欧阳少恭翻身而起,此时他衣衫凌乱,脸色冰冷,有些许狼狈,用冷冽的眼神看了清灵鸟一眼。   清灵鸟很是恼怒这个人类坏了它的事,就把欧阳少恭抓回了暂时栖身的洞穴中,本来想杀了欧阳少恭,没想到欧阳少恭的灵力竟这样的强大,这般一击就让它受伤。   顿时愤怒起来,朝欧阳少恭飞过来,欧阳少恭此时正想出手解决清灵鸟,一柄长剑从洞外飞奔而来,又给了清灵鸟一次重创。   刚刚才到的百里屠苏在洞外看到清灵鸟向欧阳少恭袭去,提剑就迎了上去,本来就愤怒的清灵鸟更加大怒,转身便迎上这剑的主人百里屠苏。   愤怒中的清灵鸟已经使出了全力,百里屠苏很快就负了伤,欧阳少恭见状,也不再保留自己的实力,双手飞快的变换灵诀,就见一道金黄色的光芒尽数朝清灵鸟飞去。   “唳……”   “踫——”   清灵鸟扬起双翅在空中连扇几下,但清灵鸟怎么会是欧阳少恭的对手,更是现在欧阳少恭魂魄齐全,而一半是上古仙灵,一半是亿年冰魄,自然是被击得倒在地上,死去。   百里屠苏早就知道欧阳少恭的实力,也不惊讶,欧阳少恭向百里屠苏走过来,双手扶着受伤的百里屠苏。   “你怎么样?云……屠苏!”   百里屠苏欧阳少恭看他的眼神中满是关切之意,心中也忍不住温暖起来。   “无碍,小伤而已,我们回去吧。”   “好。”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2楼2016-05-21 00:36
    第十八章:神医,陵端刁难少恭意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3楼2016-05-21 00:41
        欧阳少恭乘扶百里屠苏时,把了百里屠苏的脉,确定百里屠苏没有事后,便也就放下心来。令他奇怪的是,百里屠苏体内的火灵之力正在快速加强,这事得慢慢来才会知道,而且也没有伤害百里屠苏,欧阳少恭也没必要过于急切。   回到正殿,涵素也就询问了一番,因芙蕖与陵端吵了起来,涵素对这件事采取了再也不谈此事的措施。   欧阳少恭等人从正殿出来,百里屠苏就说道:      “少恭……”      “屠苏,怎么?你要说什么?”   欧阳少恭有些奇怪,百里屠苏说话怎的也变得吞吞吐吐的了,难道是在天墉城待久了?他的师尊紫胤一养一个面瘫,一个陵越如此,一个屠苏还是如此……   “多年未见,正想找你聊聊。”   “好,在下也正有此意。”   突然一旁的一个弟子看着欧阳少恭惊讶有欣喜的说道:   “欧阳先生?对,你就是欧阳先生!”   百里屠苏与欧阳少恭都诈意,百里屠苏是因为欧阳少恭从没有来过天墉城,天墉城弟子怎么会认识他。   而欧阳少恭则是忘了,虽然他的记忆力是很强,但是他也不是见过的全部都记得,对于一些不需要记得的人,自然忘却……   “你是?”   “你忘了?我是青龙镇的陵川啊,四年前,是欧阳先生你救了我们全镇的人,我的父母也是因而获救,欧阳先生可是江湖人称的神医啊!”   欧阳少恭想了想,好像确实有这件事,还有些印象。   “在下记起了,不知令堂可好?”   “谢欧阳先生关心,我的父母都很好。”   不知道陵川是那只眼睛看到欧阳少恭的关心了,他不过是问一下而已,真是够自作多情的。   “欧阳师弟,你是大夫?”   芙蕖心下惊讶,欧阳少恭既然是大夫,那来天墉城又是为何?   “是,在下四处行医,遇到患者,当就则救。”   “那你来天墉城所为何事?你是来修仙的?”   欧阳少恭就知道芙蕖会问,那陵川真是多事,什么时候不认出他,偏偏挑在这个时候。   “凡药终归是凡药,有些病痛根本医治不了,所以在下才上天墉城,来看看有没有更多的治病良方,能救更多的人。”   “先生真是以慈悲为怀,上苍会保佑先生的。”   芙蕖点点头,而在一旁的百里屠苏看了看欧阳少恭,心中想起前世欧阳少恭所为。   “我看你是想整更多的人吧……”   这话芙蕖和众弟子都没有听到,除了欧阳少恭,欧阳少恭闻言一笑,他知道百里屠苏还是放不下前世的事。   毕竟那些对于百里屠苏来说,是朋友的背叛,是仇人的痛恨,今世的他没有灭乌蒙灵谷,让百里屠苏心里已经放下许多,可是这还不够。   百里屠苏不再信任欧阳少恭,他经历过刻骨铭心的伤痛,已经无法在信任……   欧阳少恭随百里屠苏来到后山,坐在凉亭之中,欧阳少恭看着眼前的景象,前世他正是在这里与百里屠苏练剑,那时的时光真美好,可是他一直在算计着百里屠苏。   “少恭当年你的伤?”   “已经好了,你也不必自责,你是我的好友,救你也是应当的事。”   百里屠苏还关心他当年的伤势,这让欧阳少恭心里更加喜悦,若不是看百里屠苏被伤,支持不住,他也不会动手。   因为欧阳夫妇,所以他把自己的灵力全封住,只想当一个普通的孩子,只想过一个普通的童年,所以他不经常用灵力,只要能用智力解决的问题,他绝不会使用灵力。   “屠苏是怎么来天墉城的?”   “当年,你与楚影月走后,师尊便出现了,因为焚寂认我为主,我娘怕我被焚寂控制,就把我托付给了师尊。”   “原来如此……”   欧阳少恭与百里屠苏几乎是形影不离的,有欧阳少恭的地方就有百里屠苏的身影,午饭时间,就看见欧阳少恭与百里屠苏一起出现在饭堂,陵端看得牙痒痒,本就看百里屠苏不顺眼,现在又有一个欧阳少恭。   “欧阳师弟,听说你是个大夫,你说这练剑除妖也会有个伤筋动骨时候,不如你就跟着我吧。”   百里屠苏听后皱了皱眉,陵端一直与他不对盘,一直都想让他离开天墉城,而这几天他都跟欧阳少恭在一起,陵端怕是又在想什么诡计。而且,他也不希望欧阳少恭在别人的身边。   “不用,少恭与我一起很好,二师兄还是找别人吧!”   “少恭,我们走吧!”   欧阳少恭当然不会答应陵端,反正他知道百里屠苏一定会说,那他也不用在说话了,麻烦。听了百里屠苏的话,嘴角勾起,轻轻吐出一个字。   “好。”   陵端则是看到欧阳少恭与百里屠苏离开的背影,脸都变得扭曲,恶狠狠的瞪着,发出阴狠的声音。   “百里屠苏,欧阳少恭,我一定要让你们尝尝得罪我的下场。”   “二师兄,百里屠苏那里有大师兄给他的仙铃,我们上次可是被整惨了。”   肇临提醒着陵端,意思是百里屠苏现在不能动。   “哼,那个怪物不能动,难道我连一个新弟子都治不了?”   想起上次被百里屠苏整,陵端的情绪更是激动,像是恨不得把百里屠苏与欧阳少恭大卸八块一般。   次日,到新弟子练剑的时候到了,陵端一看欧阳少恭上前拿剑。   “欧阳师弟,我见你筋骨不好,你去厨房干干杂役,锻炼锻炼筋骨,才来学剑吧!”   “可是在下觉得,在下的筋骨很好,不需要干杂役锻炼筋骨。”   欧阳少恭早就知道陵端要为难他,没想到还是前世一样,真是让他无言了。想到百里屠苏这些年被陵端欺侮,欧阳少恭还真想让陵端吃吃苦头。   “我是师兄还是你是师兄,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快去吧。”   “好吧……”   风晴雪在一边听到这话,不乐意了,也知道这是陵端在为难欧阳少恭,当初也是因为她欧阳少恭才得罪了陵端,如今欧阳少恭这样,她心里也愧对欧阳少恭,走到欧阳少恭面前,把手中的剑放在了桌子上。   “师兄,我的筋骨也不好,我和欧阳大哥一起去吧。”   “不用,风晴雪,我知道你是和欧阳少恭一起上的天墉城,我只说欧阳少恭的筋骨不好,没说你的,回去!”   陵端看到风晴雪这样,心里有些恼怒,但是风晴雪再怎么说也是个少女,他自然不会迁怒风晴雪。   欧阳少恭见风晴雪如此,也不惊讶,前世的风晴雪也是这样,他一直都知道,风晴雪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对,在他的眼中,风晴雪就是个孩子。   欧阳少恭嘴角微微扬起,不觉得他去做杂役有如何辛苦,也对陵端为难不慎在意一般,若是了解欧阳少恭的人便知道,他不是不在意,只是他习惯了伪装。   习惯了,就像刻在心里永远无法忘记的记忆一般,就算是失忆,也会根据本能,或潜意识这样做。   “风姑娘,不用了,你去练剑吧!在下自己去便好。”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4楼2016-05-21 00:49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6-05-21 06:57
          板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6-05-21 12:06
            为什么人越来越少?好吧ヽ(  ̄д ̄;)ノ我知道,我写得不好。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7楼2016-05-22 01:46
              第十九章:蚀骨,琴叶和鸣同甘苦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8楼2016-05-22 01:50
                第二十章:幽都,焚寂遭窃陵越归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0楼2016-05-22 01:53
                  \(≧▽≦)/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6-05-22 02:33
                    不,只是大家都在潜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3楼2016-05-22 08: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6-05-22 08:37
                        都不出来鼓励鼓励楼楼,楼楼都没动力了,没动力就想不出文来,想不出就没文看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5楼2016-05-22 23:46
                          第二十一章:山下,妖物再出幻境现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6楼2016-05-22 23:51
                            第二十二章:幻象,煞气发作陵越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0楼2016-05-22 23:58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6-05-23 00:45
                                第二十三章:猜忌,屠苏被囚终离山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3楼2016-05-24 00:53
                                  那九头蛇的其他八个头疯狂的向百里屠苏打去,百里屠苏那里能躲得过这么多蛇头,就算他有煞气,也没有这么多只手啊!   眼见百里屠苏就要被九头蛇打到,陵越忍不住了,忍着伤口的疼痛,就这样冲过去就百里屠苏,欧阳少恭见状,只好出手,一道灵诀打过去,九头蛇就倒在一边,百里屠苏立刻就把九头蛇大卸八块。   陵越被欧阳少恭打晕,现在正倒在地上,百里屠苏看见是欧阳少恭,又因为空气之中全是九头蛇的血腥味,更是刺激了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抬步向欧阳少恭走来,欧阳少恭知道现在的百里屠苏已被焚寂煞气占据了理智,最有效的办法是唤醒他。   “屠苏,我是少恭啊!你醒醒,不要被煞气控制!”   百里屠苏脚步突然停顿了一下,但还是再次向面前的欧阳少恭走来。   “屠苏,不,你不是我所认识的屠苏,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被煞气所控,而你,不是他,你只是另一个意识!”   百里屠苏走到欧阳少恭面前停下,手中的焚寂也抬起,向欧阳少恭出手,可到一半的时候理智竟回笼一些,看着眼前这个露出关切的眼神,一字一句的让他控制焚寂,凭欧阳少恭的身手,怎会不避不挡他的攻击……   “少恭,快走……”   “屠苏,我说过,不会弃你而去,又怎会食言!”   理智再次被侵蚀,手中的焚寂还在往下,眼见欧阳少恭就快要被焚寂给劈成两半时,一阵光芒乍现,一个人影出现,身着蓝白相见的道袍,雪白的发丝被风吹的飞起来,面上没有任何表情。   欧阳少恭见紫胤要强行制住屠苏,猛然快紫胤一步,双手抓住要落向他头顶的焚寂,手中鲜血淋漓,欧阳少恭的鲜血刺激了百里屠苏的大脑,百里屠苏瞬间理智归来,看到欧阳少恭的的双手还紧抓着焚寂,鲜血沿着手臂流下,瞬间,欧阳少恭的袖子变成血红色,眼眸中流露出一丝痛苦。   “对不起。”   说完向后倒去,极为小声的话,凭紫胤与欧阳少恭两人的修为,自是听到了,欧阳少恭正想接住百里屠苏,这次却被紫胤抢先,陵越也被紫胤带走,紫胤临走时还看了看欧阳少恭,那眼神过于复杂,却让欧阳少恭读懂了,天墉城怕是不能待了……   回天墉城后,百里屠苏因偷盗焚寂,煞气发作,伤好后就会被关入后山的山洞之中……   风晴雪因知道百里屠苏就是韩云溪后,便来到后山,就看到百里屠苏在向洞内走去。   “韩云溪!韩云溪……”   百里屠苏转头便看到风晴雪,没有讶异,只是平静的望了望风晴雪。   “韩云溪,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紫胤也没有说什么,让风晴雪问就是,向百里屠苏点点头。   “何事?”   “当年我大哥去乌蒙灵谷后就再也没有回幽都,你一定知道对不对?”   “你大哥的事我不知道,当年我们回去看得时候,他就已经不见了。”   风晴雪不敢相信,怎么可能,风广陌明明去乌蒙灵谷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幽都,可百里屠苏又不会说谎,没有任何办法,就离开了后山……   百里屠苏从安陆村回来后也没有去见欧阳少恭,就算见了也不知该如何解释,算起来他是第二次煞气发作,而这两次都是因为欧阳少恭。   他很后悔,后悔又被煞气控制,还伤了欧阳少恭,这次发生的事情也让他释怀颇多,梦魇的困惑也不再出现,不管今世的欧阳少恭如何,他一定会坚持自己的信念,哪怕欧阳少恭仍像前世一般。   欧阳少恭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其实他的伤早就好了,若是以前魂魄缺失的情况下还真不好料理焚寂的煞气,他的魂魄已经完好,煞气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让紫胤觉得奇怪的是,百里屠苏煞气因欧阳少恭而发作,也是因欧阳少恭而压制。   还有就是被焚寂所伤,竟这么快就好了,这个欧阳少恭不简单。想着便走入剑阁,红玉见紫胤走进来。   “主人。”   紫胤这些日子不在天墉城,有位故友找他有要事,就让陵越多多看着点百里屠苏,因百里屠苏来天墉城八年,煞气没有发作过,他还是比较放心的,可是这一次,焚寂煞气却突然间发作,还好他回来了。   “欧阳少恭是如何认识屠苏的?”   红玉听紫胤问百里屠苏的事,就把自己从芙蕖那里听来的告诉紫胤。   “听说是屠苏小时候认识的,已相识八年有余。”   “八年前。”   紫胤讶然,百里屠苏与欧阳少恭已经认识八年,那么韩休宁所说的那个为救百里屠苏而重伤的人就是欧阳少恭吧!   现在紫胤不担心了,欧阳少恭能为百里屠苏做到如此地步,可见百里屠苏在欧阳少恭心里的重要性。只要不伤及百里屠苏,欧阳少恭有何心思他也不用管。   “师尊。”   陵越的声音从剑阁外传来,紫胤一如既往的淡然语气。   “进来。”   陵越依言走进剑阁,陵越受的伤被欧阳少恭所治疗已好大半,虽对欧阳少恭心存感激,但也忍不住怀疑,他记得明明自己要去帮百里屠苏,突然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那时和他在一起的只有欧阳少恭,除了他还有谁。   “师尊,我觉得欧阳少恭这人不简单。”   “欧阳少恭如何无从考量,但为师相信他不会伤害屠苏。”   陵越一怔,紫胤这么一说,就代表紫胤已经知道欧阳少恭隐瞒实力一事。紫胤淡淡的看了看自己的徒儿陵越。   “这次屠苏煞气发作不是偶然。”   陵越了然,这一切的一切都与焚寂连着关系,这人的目的是为焚寂?   “是有人故意为之?”   “不错,在来天墉城之前,为师就发现屠苏体内有封印,那封印过于强大,现在看来,或许就是欧阳少恭设下的。”   这些紫胤从未提过,就连百里屠苏自己也不清楚他体内设有封印,陵越自然也是第一次听到,也想起百里屠苏经常作梦一事。   “师尊,屠苏八年来都做一个相同的梦,梦境之中皆有欧阳少恭。”   这让紫胤疑惑,梦境,这事他从未听说。   “梦境?你为何没有告诉过为师?”   “屠苏让我不要告诉您,害您担心。”   “胡闹。”   “陵越知错。”   紫胤与陵越在此谈论欧阳少恭,现在的欧阳少恭颇为无奈,见还是前世一样的结果,也不愿在待在天墉城,是时候离开了,怕是紫胤也对他有所怀疑,更不能在此久待。   打定主意离开天墉城,欧阳少恭就去找陵越,在离开之前要去与百里屠苏辞行,在陵越房间却没有看到他,正当欧阳少恭准备回去时,背后就听到陵越的声音。   “少恭?你来找我?”   欧阳少恭闻言,转过身来,看到陵越正疑惑的看着他,莞尔一笑。   “陵越师兄,在下是来辞行的。”   陵越一听是来辞行的,眉头一皱,但很快便消失了。   “你要离开天墉城?”   “是。”   这让陵越看不懂欧阳少恭,要来天墉城的是他,要走的还是他。   “为何?”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4楼2016-05-24 00:53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6-05-24 07:10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6楼2016-05-24 17:16
                                        今天不更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7楼2016-05-25 10:00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8楼2016-05-26 08:02
                                            还有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6-05-26 22:23
                                              呜呜,楼楼好倒霉,手机不见了,没办法,所以一个月内都不知道能不能更新,抱歉啊,大家,一月后楼楼一定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2楼2016-05-28 00:13
                                                第二十四章:威胁,追下天墉一同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3楼2016-05-28 00:16
                                                  第二十五章:天墉,青玉坛内邀少恭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5楼2016-05-28 00:17
                                                    “朋友?我看你这副冷冰冰的木头模样,也只有少恭这样才愿意吧!”   方如沁听方兰生这样说百里屠苏,觉得不好,毕竟百里屠苏是欧阳少恭的好友。当下斥责:   “兰生!”   而欧阳少恭只是看了眼方兰生,方兰生就在方如沁眼神下不再说话。他绝对不承认是嫉妒了,八年未见,他是很想欧阳少恭的。   “如沁,小兰,你们先暂时在这里住下,不久之后你们就可以回琴川了。”   “那少恭,你一定要快点,我一点也不想待在这里……”   百里屠苏看到方兰生还要说的样子,立刻就道:   “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不顾方兰生呼唤的声音,瞬间拉着欧阳少恭的手出了房间。看了看百里屠苏拉着他的手,没有挣扎,随着百里屠苏走出了房间。   方兰生可能没有注意到欧阳少恭的神情动作,但在一旁的方如沁看得是清清楚楚。欧阳少恭居然如此放任百里屠苏,可见百里屠苏在欧阳少恭心里是多么的重要。欧阳少恭看百里屠苏的眼神中,明明透露出一丝宠溺,那是该对恋人才有的,欧阳少恭在这段时间里,总是观察百里屠苏。   方如沁心中一惊,不可能,百里屠苏可是个男子,欧阳少恭怎么会对百里屠苏动情。   一定是她看错了,对,是她看错了。   天墉城内,百里屠苏被囚后,幽都婆婆和风晴雪也回去幽都了。当红玉回到剑阁的时候,就发现焚寂既然不知所踪,使得天墉城大乱,涵素得知,派出所有弟子寻焚寂,陵越得知焚寂被盗,随即想到百里屠苏还被囚在后山洞中,马上就去看百里屠苏如何。   可当他来到后山时,山洞之中空无一人。看着空洞的地方,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焚寂也丢失了,又担心百里屠苏是被鬼面人抓走,心急如焚,陵越在床上无意间看到百里屠苏留下的信。   师兄: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屠苏已经离开天墉城,焚寂是屠苏拿走,若有因此引得天墉城大乱,屠苏日后必会回山受罚。    百里屠苏   恼怒百里屠苏不知轻重,又庆幸百里屠苏不是被鬼面人抓走,想起来了师尊,陵越便赶过去,紫胤看到陵越来,就知道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   “有何事?”   “师尊,屠苏他带着焚寂离开了天墉城。”   “简直是胡闹!”   紫胤一听,叹百里屠苏真是不知轻重,而又想起韩休宁的嘱托,也不知道该怎么与韩休宁交代,本以为百里屠苏知道轻重,没想到……   紫胤的反映是陵越意料之中的,当即说道:   “恳请师尊让弟子下山,把屠苏找回来!”   突然想起那次百里屠苏所说的话,紫胤没有刚才的怒气。   “不用了,就由他去吧。”   “师尊,屠苏身上还有焚寂煞气,若发作可怎么办?”   陵越很是着急,百里屠苏是他从小带大的,他一直认为把百里屠苏当作弟弟来看待,可,现在不一样了,他对百里屠苏的感情似乎变了,变得不正常……   他对百里屠苏竟出了这样的心思,这让他懊恼又无奈。当他看到百里屠苏与欧阳少恭亲密无间的时候,心中竟是不满,心痛也是有余。若这样他还不知道这是他对百里屠苏有情,就妄他在世间行走如此久,现在百里屠苏离开,他就想焦急的找到百里屠苏。   “屠苏也该是离开之时,现在有欧阳少恭,屠苏体内的焚寂煞气不足为患。”   紫胤想起百里屠苏几年前便与他说,总有一天百里屠苏会离开天墉城。   “师尊,弟子不肖,若有一天弟子离开天墉城,请师尊不必找寻,这都是弟子的命运。”   百里屠苏跪在紫胤的身前,说出自己有一天会离开天墉城,紫胤听到,当然认为百里屠苏的胡言乱语,想下天墉城除妖一直是百里屠苏的愿望,但现在虽然焚寂煞气未发,可是也不保准下山后不发。又想起韩休宁的嘱托。   “胡闹,离开天墉城,你该去何处,你母亲把你托付于为师,为师怎能让你如此胡闹。”   百里屠苏知道紫胤是为他好,但一想起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更是坚定了下山之念,他不知道,此时,欧阳少恭已经成为他的执念。   “娘那里,她会理解我的,而且我会告诉她,我也会去找她!师尊,请您答应弟子。”   “你可知若下山之后,焚寂煞气发作,你当如何?”   “若是焚寂煞气发作,屠苏必自刎也不会变成怪物。”   “如此不珍惜性命,怎可下山?”   “生命的真谛不就是让自己领悟世间乐事!而下山便是屠苏心所向往。”   “你为下山如此,可是值得?”   “心之所向,无惧无悔,谈何值得。”   紫胤见无法留住百里屠苏,便也不再说话,百里屠苏所执意要做之事,怎样也会去做。便随他去吧!   “你,罢了,想怎么做就看你自己吧!”   “多谢师尊。”   紫胤如今想起,那时百里屠苏就有下山的心思,怎么留也留不住,现在下山,何必再管。   “可是……”   陵越还想再说,欧阳少恭,若没有欧阳少恭,百里屠苏怎会离开天墉城,怎会离他而去……   “不用再提,屠苏心中既已决定,就随他去吧!”   陵越听此,也不再说话,离开了,陵越离开后,紫胤唤来红玉。   “主人。”   “你去跟随屠苏,若有危难,即刻相救。”   “是,主人。”   红玉听后就离开天墉城。   ……   两人出来后,便被青玉坛弟子请到大厅,雷严正在那里恭候两人,雷严见到两人相伴而至,并没有露出意外之色,这样已是司空见惯的事。在路上已经看过许多次了,看得次数多了,自然也就习惯了。   见两人已到门口,雷严从椅子上站起。   “欧阳先生。”   欧阳少恭的确是恼了雷严,他本想不再见方如沁,他本就愧对方如沁,方如沁的爱意如此明显,如今还是为他苦等多年,若不是雷严,他也不用再次见到方如沁,也不用如此苦恼。   “雷坛主有事还是快些说才是。”   雷严闻言,虽是用了特殊的方法才把欧阳少恭请入青玉坛,但若是给他巨大的好处,也不怕欧阳少恭不答应。   在他的眼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抵住权利的诱惑,只是他确实想错了,欧阳少恭就是不受权利诱惑的人。   他赌错了……   “先生果然快人快语,那我就直说吧!”   “青玉坛已成立百年,以炼丹之术闻名江湖,但至今为止也没有资质出众之人领携本门,导致门派衰落,先生乃是神医,若有你加入,门中典籍任其翻阅。”   雷严想得倒是美,雷严也没有想过,自己答不答应?以前答应他是因为想利用他,现在,他有值得让自己利用的东西么?   “丹芷长老之位已空缺多年,雷某诚心相邀,先生可否考虑考虑。”   这里还有其他的青玉坛弟子,心里大为不满,丹芷长老之位是空缺多年,但也不用让欧阳少恭来做吧!就算欧阳少恭现在加入,也是一个新入门的弟子而已。   怎能让欧阳少恭担当这丹芷长老之位!   “雷坛主此番美意,在下本不该推脱,只是……”   雷严听此言,以为欧阳少恭是有难言之隐,但不管如何,一定欧阳少恭答应。   “先生有何事为难?不妨直说!”   “……”   欧阳少恭沉默不语,一阵之后,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   “可容在下考虑?”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6楼2016-05-28 00:19
                                                      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7楼2016-05-28 11: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6-06-02 20:54
                                                          第二十六章:符鸟,雷严阴谋遭监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9楼2016-06-04 22:45
                                                            第二十七章:承诺,必守一生永不忘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1楼2016-06-04 22:48